• 1
  • 2
  • 深圳是义工之城,当义工,写义工,论义工的义工语言,我称之为“第三种语言”,即在权力语言与市场语言之外的中间语言或无功利性语言,是深圳文学新的叙事空间,意义深远,值得重视。
  • 2018/08/19 09:35:23
  • 分享到:
  • 谢谢您的认真阅读和点评,谢谢您的提名!古城与余伯互为隐喻,互为呼应,我希望给这个不算复杂的故事嵌入厚重的历史感。
  • 2018/08/19 11:31:54
  • 分享到:
  • 标题直接就用夜壶是不是更有意思呢?
  • 2018/08/18 15:41:58
  • 分享到:
  • 杂志投稿用的夜壶,贴这里观众太多,怕有人不适,谢谢打赏
  • 2018/08/20 09:06:07
  • 分享到:
  • 2018/08/17 16:26:33
  • 分享到:
  • 2018/08/16 11:17:45
  • 分享到:
  • 2018/08/16 11:03:35
  • 分享到:
  • 言简意赅! 感谢作文评委关注!
  • 2018/08/16 10:01:53
  • 分享到:
  • 2018/08/16 09:19:39
  • 分享到:
  • 2018/08/15 21:58:19
  • 分享到:
  • 2018/08/18 15:04:25
  • 分享到:
  • 2018/08/15 16:35:46
  • 分享到:
  • 2018/08/15 14:42:35
  • 分享到:
  • 呀,有错别字,纠正一下:文风简单明了,不影响人物和故事构架。
  • 2018/08/14 16:13:35
  • 分享到:
  • 谢谢关注深圳人,每个人都是一本书,这座城市总是能让人对生活和未来充满激情和想象。这也是我国内外兜兜转转后又回到深圳的原因。
  • 2018/08/16 11:09:06
  • 分享到:
  • 特别喜欢第二句,原来咸咸湿湿的男人更有女人缘,反过来想,那有特别有女人缘的是不是特别咸湿呢
  • 2018/08/14 11:37:27
  • 分享到:
  • 不是生于粤西北,是祖籍粤北,生于北方,北方人能写活广东人,更要点
  • 2018/08/14 11:46:28
  • 分享到:
  • 谢谢段兄的评。本人的经历稍显丰富。跟粤西粤东都有扯不清的关系。在语言上,无论是外国语,还是各地方言,我都很感兴趣。
  • 2018/08/15 08:45:56
  • 分享到:
  • 2018/08/14 11:10:13
  • 分享到:
  • 晓霞读得很仔细。这说的既是过去,也是未来。这既是一个结尾,也是一个开端。好戏才刚刚开始......
  • 2018/08/15 08:35:46
  • 分享到:
  • 多谢鼓励!作为写作者,遇到好的写作素材就想尝试一下,权当练习吧!
  • 2018/08/15 09:45:52
  • 分享到:
  • 站在罗湖桥上,跟伸懒腰有关
  • 2018/08/14 11:13:28
  • 分享到:
  • 有可能,但不保证谢谢打赏
  • 2018/08/13 19:33:07
  • 分享到:
  • 2018/08/12 22:37:58
  • 分享到:
  • 2018/08/12 22:37:34
  • 分享到:
  • 2018/08/12 22:37:14
  • 分享到:
  • 第二页最后,他们我送回老家,应该是,他们把我送回,,,
  • 2018/08/16 04:34:22
  • 分享到:
  • 谢健兄
  • 2018/08/16 09:19:39
  • 分享到:
  • 08年的诗歌,史蒂文斯去年才读无法影响我。《玫瑰庄园》没读到全面的。《玫瑰贺词》受洛尔迦影响。《自画像》和《咖啡馆》受翟永明影响。《二月之书》散文倾向性写作。《病学报告》是生病时的随意书写。
  • 2018/08/13 19:33:55
  • 分享到:
  • ennn,所以说诗人是感性的,可以把生活点滴融进诗里,简而不简,隐秘而伟大。
  • 2018/08/14 16:29:23
  • 分享到:
  • 夫妻俩经营的工厂被地产商“侵入”,失去事业支撑。貌似从此洗干净手做体面人,然而生活并不允许他们如此度日。丈夫用补偿款投资互联网金融,渐渐把家底
  • 2018/08/12 22:40:40
  • 分享到:
  • 夫妻俩经营的工厂被地产商“侵入”,失去事业支撑。貌似从此洗干净手做体面人,然而生活并不允许他们如此度日。丈夫用补偿款投资互联网金融,渐渐把家底
  • 2018/08/12 22:40:51
  • 分享到:
  • 手机操作不太方便😓
  • 2018/08/12 22:41:45
  • 分享到:
  • 实业小工厂被地产商“侵入”,主角貌似从此做体面人,实则已失去事业支撑。丈夫用补偿款投资互联网金融,家底渐空。妻子则追逐从前未曾有过的美貌、虚名、妄想上流生活,终究是格格不入,壁垒森严。
  • 2018/08/15 11:36:00
  • 分享到: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