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种感觉却让我有些惊慌——凡不可说的应该沉默,而我却坏了规矩。让我更惊慌的是,这些文字会不会让我成为冷酷的机器人,为何不能写点风花雪月呢?为何不能写点泛抒情和假体颂歌的东西呢?
  • 2019/07/10 12:23:35
  • 分享到:
  • 我能写出来吗?是我的风格吗?这组作品保持了《子弹与蔷薇》(30首)的风格,但似乎更加冰冷。好在,星星诗刊发了其中几首,让我看到一些希望。我的目标是一百到一百五十首,或许到时可以出个集子了。
  • 2019/07/10 12:25:48
  • 分享到:
  • 最后想说的,不要解读,不要阐述。或许终究只能敝帚自珍,但孤芳自赏毕竟也是自己栽培的花儿,不是么?谢谢所有前来观赏的朋友,只要有人读一下,甚至点评下,我就赚大了。
  • 2019/07/10 12:29:06
  • 分享到:
  • 收到,我们商议下,有意请元罗兄做今年的提名评委,不置可否?你对邻家作品看得最细,打赏最及时。
  • 2019/07/09 09:19:39
  • 分享到:
  • 不知可否
  • 2019/07/09 09:20:15
  • 分享到:
  • 多谢本家兄的推荐,但目前不能答应您的邀请。一是,今年我仍是阅读者和投资客,若做提名评委,可能会存在“厚此薄彼”倾向;二是,迄今没去过深圳,对这些地域色彩浓厚的文章稍显“陌生”
  • 2019/07/09 15:00:07
  • 分享到:
  • 小熊老师好!感谢您的阅读和点评,我们都是在深圳从事教育工作,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我们自己清楚,我们感谢梦想,感谢特区这片热土,感谢曾经经历过的艰辛和磨难。我衷心地祝福你们
  • 2019/06/30 14:34:23
  • 分享到:
  • 谢谢鼓励,由衷感谢!我将继续勉毅前行。
  • 2019/06/20 16:57:27
  • 分享到:
  • “在深圳,十多年来,我就这样一路走来,任一职爱一职学一职,始终坚持学习,学习成为了我的哲学、我的宗教和我的情怀”。欧阳老师慧眼。
  • 2019/06/21 16:03:54
  • 分享到:
  • 谢谢鼓励,由衷感谢! 我觉得,对于我这样出身的出身于底层的农家子弟而言,学习可能是自己唯一的尚方宝剑。 再次感谢!
  • 2019/06/21 23:10:09
  • 分享到:
  • 谢谢鼓励,关于明心伤疤,我想表现社会一个现象,一些企业对伤疤人士的歧视,不想写那么明显,关于船员的。故事,可能我自己想尽量写的精短些,也可能是能力不够,再次谢谢指出。
  • 2019/06/20 09:14:37
  • 分享到:
  • 期待更多新作!
  • 2019/06/20 15:17:58
  • 分享到:
  • 论坛、朗诵、征文、讲座、书友会……每周,深圳都会有各种文化活动,有心的人,总能找到最好的精神寄托,我敢说,深圳的文艺形式是全国最丰富的,政府舍得投入,百姓乐于参与。
  • 2019/06/16 08:15:10
  • 分享到:
  • 是的,发自肺腑地感谢政府和社会人士的积极推动。睦邻文学,也是贡献力量之一。
  • 2019/06/17 10:54:12
  • 分享到:
  • 谢谢老师的耐心指导,后续会结合老师的意见完善以后的篇章。这两篇小故事是基于身边真实故事改编。唉,时间总是这样,既能坚守些什么,又能改变些什么,不论如何,她总能为每个人铺好一条路,或平坦或曲折……
  • 2019/05/21 09:36:18
  • 分享到:
  • 感谢唐老师用心点评。正如您所言,确确实实,诗歌不是也不该是炫技场,诗歌是而且也应该是传导体——传导热,传导爱,传导诗人对这个世俗世界和纷扰人间的体察和体恤,敬畏与包容。
  • 2018/09/13 13:55:01
  • 分享到:
  • 心与心之间,诗歌最短。在所有文体当中,没有任何一种文体能够像诗歌这样简洁明快,迅疾高效地抵达人心。
  • 2018/09/13 13:55:37
  • 分享到:
  • 诗人可能身处世界的最低处,但他的心永远站在上帝身旁,以一双饱含泪水的眼睛俯瞰尘世,爱着民间;以一双最敏感的耳朵,倾听苍生的呼吸,感知苍生的疼与痛,欢与悲。
  • 2018/09/13 13:56:14
  • 分享到:
  • 诗歌至圣,诗人至尊。诗人此生最大的骄傲,就是写出过热泪般滚烫的、饱含爱与痛的诗歌;他们不用手,而用心和嘴唇,擦亮这个冠冕——诗人。
  • 2018/09/13 13:56:46
  • 分享到:
  • 2018/09/15 10:17:51
  • 分享到:
  • 感谢张军先生的首肯和用心点评。确实如您所言,诗歌写作需要诗人在深入生活之后跳脱开来,对生活及其各类物件“冷静旁观”。
  • 2018/09/11 11:40:04
  • 分享到:
  • 生活并不是诗歌,但是,我愿意把生活过成诗歌——就是用诗歌的思维去面对生活中的一切,这,大约也是我“诗歌日记”——《深圳日记》的写作初衷吧。再次感谢您!
  • 2018/09/11 11:40:25
  • 分享到:
  • 他虔诚、充满正念、执拗得可爱——这正是遍地俯仰皆可得的父辈形象。那些聪明的人大致也是有的,但很少。大多是庸常的人生。我不知道,文中也没点明,他这种性格的养成是源自军营,还是源自母亲改嫁的敏感而老实之心
  • 2018/09/08 23:47:23
  • 分享到:
  • 但从他用自己的“卖身钱”补偿给乡亲——而这种损失几乎与他无关——足以证明他的憨厚、淳朴。这个父亲让人感动。而他为女儿不顾一切地去与不择手段的竞争对手周旋,更让人肃然起敬。 父亲啊。真的深深打动我。
  • 2018/09/08 23:47:41
  • 分享到:
  • 这是一个有信仰的父亲,尽管我们无法归纳他的信仰是什么,在有形与无形之间,但正是这种正念多少影响了女儿,于是就有了王桑北在不那么顺遂的人生有了坚韧、不懈、执着的优良品质,也让“应许”有了高地。
  • 2018/09/08 23:56:13
  • 分享到:
  • 应许之地,出自《旧约·创世纪》记载以色列人祖先亚伯拉罕由于虔敬上帝,上帝与之立约,《旧约·创世纪》其后裔将拥有流"应许之地":记载以色列人祖先亚伯拉罕由于虔敬上帝,上帝与之立约,流奶与蜜之地。点题。
  • 2018/09/08 23:57:16
  • 分享到:
  • 谢谢老乡叔叔的打赏支持,咱们湘牌“夜郎国”的子孙后代无论去到哪里,都有点“夜郎自(志)大”的倾向。吃水不忘“挖井人”,因为湘情而幸福,因为湘音而骄傲!
  • 2018/09/23 23:23:20
  • 分享到:
  • 提名一下,以为对现代商业题材写作之提倡。
  • 2018/09/05 15:14:19
  • 分享到:
  • 感谢关注、置评!我定将思考!
  • 2018/09/05 15:58:13
  • 分享到:
  • 廖评委,听你箴言!结构已稍调,第3节已撤换。歌词删了两首。仓库大火,个人认为几百字描写已经足够,再添笔墨就累赘了。语言方面,个人认为或者因人而异。另不喜太短句或太长,我爱翻译体。多谢你的意见!多谢了!
  • 2018/09/05 19:09:05
  • 分享到:
  • 呵,只是个人意见,文学无定律
  • 2018/09/06 08:44:39
  • 分享到:
  • 当初对第3节,我是有所犹豫的:时间跨越到七八十年代,空间从蛇口迈到粤西,大了点。现按你意见,抽掉后再在其它章节中一笔带过。反正我个人感觉是紧凑多了。当然,其他人是否认同,我尊重他们的感受
  • 2018/09/06 09:40:42
  • 分享到:
  • 发稿后文友们与我私下交流,都给予了肯定,说很吸引,别有洞天;或说节奏紧凑,一气呵成,看了三遍,像谍战片。但唯独廖评委一人持这样不同的意见。当然,不同的人见仁见智,但我开始思考:为何会存在这样大的差异?
  • 2018/09/16 19:51:52
  • 分享到:
  • 目前线上线下所有读者意见中,有且只有廖评委你一人发出这样的评语,我已认真思考、比对过。当然,见仁见智,我捍卫你置评的权利,人人若此。那么,恳请允许、批准我也说一句:你身为评委,应对得起主办方、读者。
  • 2018/11/29 09:45:53
  • 分享到:
  • 所以,请恕我个人认为:从题材、情节、细节、文笔这四种主要的小说要素出发,你将这一部独一无二的深商题材稿子一棍打死的评语,是不公正、不中肯、不负责的……
  • 2018/11/29 09:46:54
  • 分享到:
  • 个人喜爱讨论甚至争论学术、技术,纯粹对事不对人,就像练散打的拳手,“擂台上如仇敌厮杀,擂台下像兄弟相敬”
  • 2018/11/29 10:39:30
  • 分享到:
  • 谢谢郭老师的点评,辛苦了。写大芬画商和艺术家,其文艺气质和哲学、修道等都是出于刻画人物的需要,毕竟大芬油画村有别于其他商业圈。至于婚恋,只是人间烟火的产物。以上,都非小说意图和主题
  • 2018/09/04 16:49:12
  • 分享到:
  • 我并无意探索和宣扬哲学玄学,只是塑造了九米这么一个人物。唉,好像我说多了。
  • 2018/09/04 18:11:06
  • 分享到: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