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四个圳事:从大寒到立春(组诗)


立春:等风来

立春,我等一朵南风来

季风来自南方,有爱情的盐分

返潮:母亲的泪水打湿的地板

春天不请自来。打开朝南的窗子

一只蝴蝶拜访窗台

摆渡我,进入春天的心血管


立春,适合太阳开放。开在光和影的交叉口

一头白鹿就那样从墙上飞出,对我嘶鸣

温柔如母亲。这是壁画里逃跑的那一只

贫瘠的语言和灵魂深处,长出的雪白翅膀

投入高山与大海的胸腔


这是我第一次赞颂春天

关于飞扬的眉骨,金色的炉台

或勒杜鹃鲜艳骨髓里的温暖

冬天依然不肯快速退房

南风已经把门敲响:新生婴儿的声音


雨水:想起一只蝴蝶

就这样失眠了。自我催眠也失去效用

躺在带花纹的枕头上,脖子扭向左边

有只蝴蝶从绣满油菜花的枕巾飞出

穿过我耳际,咬住我的耳垂,说爱我

让我误以为是我的春天


在立春与惊蛰之间毫无预兆

这只蝴蝶左边翅膀的斑纹让我想起

凹坑的葡萄架经常停留的那只

粉色的尾翼上蘸着油彩,令人生疑的味道

爱我的那些事物:祖母,栅栏,小河的微澜

想起一只蝴蝶带给我的爱情

如翅膀刮起的南风


这个夜里,我与之共眠。倏地,蝴蝶飞走

不见影踪,消失在夜里的电波密码

野生的葡萄架下,清晰浮现

一条河流冲击的坚硬面庞


惊蛰:蚕吃桑叶

偶然抬头,一只蚕和我对视

我们相视而笑,它继续低头吃着桑叶

缓缓地嚼着,无比虔诚,对于它

这样鲜嫩的桑叶如绫罗披在身上

足够温暖一个迟到的春天

惊蛰到谷雨,一只被养大的蚕吐尽

口中死亡的导火索:这是命运的曲线

裹在桑叶里,哀歌四起

白胖的兄弟,请告诉我如何穿越你

摆布的方阵,与深入骨髓的破茧疼痛


我是一片被蚕吃掉的叶子

沉在黑子下的斑点堆积起来的骨骸

那些断裂的脉络让阳光侧漏

滴入我血管尽头。我从不恨,吃掉我的虫子

他们死在我之后,我们是恋人:合在一体

一个人的终结,也是另一个人的终结

我们在不朽中互为血肉,熔入化石

等你带我登上最后一班蝴蝶列车


春分:花田错

花早谢了。田野为之责怪了春天

盛放的花瓣离开枝头的时候

大地阒然,皱起了眉头

风将花瓣聚拢在泥土的裙裾旁

“一亩田能收集多少花瓣?”

爱人纤细的手劫持花的香味,缩回鼻腔


“一亩风可以盛满无数花香”

她额前的绯色刘海垂下,花瓣应声而落

碾入泥土,同汗水搅拌在一起

而花就在这时凋谢了。一亩田记得

一场雨水在春天还没来之前

蠢蠢欲动的模样


从此,春分两段

一段化成爱人睫毛上亘古的玫瑰

一段镶在河岸,化作花田


清明:雨

一场清明雨不足以

让我抚摸自己的老年斑

松弛的牙齿还在嘎嘎作响

无法咬合砂砾混着土地的脚跟


嗓子里有喑哑金属碰撞的声音

那是金属锁匙旋转锁孔的声音

是猎人用绒布擦拭枪管的声音

被枪管送入天堂的豹子的声音


铿锵的雨坠落天井。坚硬金属

如烫手的子弹呼啸过耳垂

而烈焰被一场雨浇灭

扳机依然火热,子弹依然冰冷


清明,天未清,人未明

一场雨将天地,粉刷得干净


谷雨:渡口沉默如海

谷雨时节。低沉朗诵完那首诗

送别一个优先走近我生命里的人

背景音乐落幕。渡口萦绕着我的嗓音

有掌声从水岸那边滑翔降落

远离的人,也是归来的人

胸腔燃着火的爱,却沉默如大海


心情的暖春。在文锦渡的背景乐里

长袖起舞的蜘蛛或白鹭

走进梦里的青蛙,蛇和蝙蝠

这些忽然可爱起来的小物质

并列站在我视野的同心圆里

从1到7,意念趋于幽默,而颂曲

点燃所有歌唱者热情的金属花腔


退居海的幕后,我从不恋战

无声的渡口更新了号码牌:

花儿从梦中被叫醒,浪花从海里被唤回


立夏:佛诞日

去年四月初八

我煮好百香草,等水慢慢变凉

我要将身体沐浴洁净

将隐蔽的心隙敞开

以便佛光刷洗肮脏的城池


甘草与百香草的清芬入鼻

淋在身上,那些带走庸俗和欲望的液体

香汤无比甘甜,适合洗佛

更适合洗我平凡的身体,与庸俗的灵魂


洗佛高于一切清洗,洗心和脸面

我等庸俗之人,有幸接受佛光的笼罩与宽恕

佛走过的路上,为我

燃起蜡烛与松明。氤氲的清香

拂拭我,摸着黑暗的石子路


我的身体正赶往弘法寺

而我的心已抵达光芒


小满:深图午后

在发霉的午后,等一个过期的人

疲惫的感情躺在沙发

一本书咨询我世界末日的

难题。之后,我被蒙住双眼

被要求喝下凉咖啡

翻转到左边,一棵树

刻着日子深入喉咙的疼痛感


下水道不会钻出答案

去深图有如朝圣一座庙宇

某种未卜的力量萌动。企图

擦去思想的污垢,换副脸孔佯装圣人

乖戾,嬗变为庸人们的福音书


熙来攘往。贪婪嗅着书页的庄严

我摆正自己的法相,以免弄污殿堂的光

嘴巴里驶出一辆南瓜车

我用一本线装金刚经作为交换

然后驾着车子飞奔向悬崖


芒种:夜读山·海·经

归于根与茎,归于浪花的牙齿

鱼的翅,月光的触须。一只飞蛾的影子

布绒玩具立于硕大的蜗牛的触角

我化身一只魔兽。虚拟的孔武有力

被击碎的蛋壳,如玉米剥落的牙齿

无数弹壳脱离枪膛


天堂理应离开地狱

蝉的蜕,蛇的皮肤,龙的脚趾

之于我,刚硬的角质层。目光虚无之外

长眠于泥土之下


若你被泥沙裹挟,浸入山脊的高潮

我开始从你的阵地撤退

不堪一击


于是,在双层皮肤之间,刀的痕迹昭然可见

也呈现于你与我的爱之间


夏至:一颗橡树果实落在我左肩

毫无预兆,当我从一张画里撕下面具

摊在雕花的桌面

夏至,从年迈的皱纹里走来


这个六月,从喧哗的苦性食物里

抽出筋骨,中和过量的盐分

或从甜浆果里捣出浓汁,用琥珀碗盛放


剪断脐带的婴儿在温水里受洗

琴匣搁浅在门后,那从楠木取下的肋骨

损毁于琴弦的哭诉


六月的黄昏燥热,荒无人烟

一条长尾鬣蜥从棕榈树下经过

一颗橡树果实落在我左肩


小暑:望向海的眼睛

浪花起起伏伏挑逗船桨,如少女娇嗔

一只海鸟没顶住诱惑


轮渡。飞过天穹的孤鸟

给我勇气的海的烟囱,那根岁月的指南针

桅杆,让我杜绝船桨摆渡的压强


望向海的眼睛,并不仁慈

深情的漩涡吞噬渔船,飞鸟和漂浮的木杆

连同脆弱的骨骼,连同贫瘠的牙齿


我无惧这一切。这些天赐的蛊惑和磨砺

我欣然接受,你们高于一切虚伪证言

高于谎言,羞耻和坑坑洼洼的空虚


我接受了大海的波澜壮阔

躲在某一朵浪花里

任海水吞噬我的身体


大暑:台风眼

立于风暴的肚脐。瞳孔放大

海浪高于所有喷涌的血液,骨髓与软组织

风不听从大地的召集,远处的鸽群

坠落,而被告知蓝色的骨,火焰般的云朵

与白色的熔浆


鸟被压榨。当钻石沉沦,泥沙俱下而瞳孔闪亮

埋葬于脚趾之下。红树林的白鹭止于高空

风暴的诡异的遗言


台风在大鹏半岛的耳根登陆

坚如磐石,诺曼底海滩也不过如此

过境的台风最终成为远客

我们本应冷眼,而散发了过度热情


立秋:今夜万物安睡

夜幕降临时,我在门之外

东南向的星升上屋子的檐角

星星向我致意,这个时候,适合万物

静静挽手,互相亲吻彼此


秋天的首映式。我们举起蓝色的手或

墨绿的眼线下冗长的纹路

左脸上翻起云霞、花朵与霓虹的影子

在右脸上放飞玫瑰或鸢尾花


此刻,万物聚拢在一起安睡

彼此默默对视,读着诵经,从唇语里

渗透出核桃的鱼尾纹,那点血色

在午夜沉入梦魇的星空


万物静寂。没有声音的对角线从

相框的内部透析出一点血色

夜里安睡的万物摆在我眼前

子夜黑色的钟鼓,轻轻挽起我的手


处暑:在时间的目光里相遇

我如蝴蝶展翼飞向你的眉梢

我们一起数着时间的性别

用性感词汇伪装我们爱得深沉

然后沉睡,吮吸着手指

抚摸各自的脚踝和肚脐,像两个

陌生的孩子抱在一起取暖


闷热的太阳发酵,刺目而温暖

我必须拥抱这辽阔的光芒

想象和我爱的人相拥

这些阳光下的亲昵行为无需报备

这种毫无遮挡的调性,不需

装腔作势的鼓掌或写贺词

或一切假惺惺的恭维——阳光下

易碎的肥皂泡


不忍这样道别离去

我从花生壳里剥出时间

往青蛙骨骼里注射激素

我总是做这样无聊的事情,以证明

我生动地存活,跳舞,唱无人听懂的歌

无人证明深井里死亡的鸟类

毁于蛇,鳄鱼,还是其他物种攻击

我静静等待鸟类的死亡报告

时间已悄然回到指尖


白露:燃灯者

初秋的夜,海上升起星宿和灯笼

撞击的电波经我之手

潜入海里的黑色

和插入天穹的灰白


在我眼睛里,海逐渐淡去的最后光线


月落并没有乌鸦啼鸣

黑暗压得大地无力呼吸

我被遗弃在出发地的拐角

在苦等一场拯救


黑暗中,松香在火光里被燃起

木鱼被敲响,铿锵的音质

让黑暗退却。有声音被放大

证言里有白露与霜的关节炎

港口:子夜渔船里树立的火把


秋分:落叶从远方逃回

一片落叶从远方逃回我的下颚

在夜里掏空我跳动的心

我心脏的脉络和某片叶子的脉络

宛如同卵双胞胎

彼此用颜色浸染对方的表层

用我温暖的牙齿咬住它的影子

下垂线抵达的位置是我要攀高的位置


宁静的落叶不适合与斑驳的指头为伍

它只是从铺满巨兽的血迹的被套上

取下的绿色手杖。一枚绣在落日旗帜上的脸谱

飞过雀鸟和鹈鹕倚靠的枝头

那是我不轻易递交的邀约:在地上

随意挥笔涂下的字影,渗入粗糙的缝隙


请赠与我壮阔的勋章

带我回到我熟稔的脉络,无需躲在黑暗里

从新生的叶脉表面透析出血色细胞

提炼供养我的蛋白酶。我只看见

突破疾病防线飞驰远去的白点

在死亡放大镜里逆序生长


寒露:在布吉屠宰场

一只羊腿被拿下,如同我的身体部分

被切除,彻骨的疼

一只羊跪在另一只羊的旁边

咫尺看着伙伴的身体

被钢刀一点点剔除

放入白色的塑胶桶,内脏与血水

互为一体,如同我熟悉的肉身

轻盈地放在襁褓里


泪目里,一切生离死别显得虚幻

刀刃下的谎言、沾满鲜血与肮脏的手

生动如傩戏。夜场的欢歌不会变成挽歌

我无力拯救我的同类被终结

寒露凌晨,等侯在屠宰场,听见

掩埋在地缝里的哀鸣,怒放出花朵


霜降:时光的墓穴

卧倒在火柴盒里的冰山,不会引燃自己

引燃的我,躺在时光的墓穴里


我撬开冰冻的墓穴,挑出杏仁与核桃仁

挑出鱼骨和猫骨,从一群妓女中挑出修女

我扮演神父,假装给她们洗礼

靠着欺骗活着。假装诵经可以拯救灵魂

凭借灵感爱着肉身


只有少数人想着秋天和冬天

想着长夜里灯盏照耀身体的死穴

想着另一个屋子里,曾相拥而眠的人

直到一个人被阴影拐走

一个人坐等风声


立冬:深圳无雪

立冬无雪。如同有些事情

永远不会到来,关于飞雪只是传说

立冬的深圳,被冬天抛弃的α星

只在梦中迎来冬狮醒来


立冬,有匹张嘴咆哮的梦魇朝我嚷嚷

我窥见时间螺旋线,从天而降的

豹子成行,匍匐在地:一条冻僵的蛇


我借你的手爬过暗夜。暗夜里有死亡的谜题

雕刻出迷人体香。开满鲜花的河床有

月光流淌,我微微抬起沉睡的眼睑

奔流的想象:安静如雕塑,冰冻如时间


立冬无雪,只有无字碑


小雪:高空中有酒

夜很漫长。我如星宿不眠

安静的冬虫企图迎着风雪走向春天

影子隐没于狭窄的巷道

逶迤处,只留一片虚掩的月光


被风枯干的朵朵手掌,粉色的指尖

让我怀念起重机的沉重铁臂

搅拌的灰尘和泥浆。我的手划过大地

冻坏的肌肤。月光小径,铺满想象的毛毯

  • 标签:二十四节气哲理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笑谈一生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心灵拾贝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胡野秋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胡野秋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柏亚利打赏了100邻家币
  • 》更多
  • 王威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风居住的街道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王威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虞宵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虞宵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杨点墨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吴春丽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费新乾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费新乾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叶紫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笑笑书生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红红的雨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深圳的红树林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故里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风居住的街道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憨憨老叟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虞宵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王威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分享到:虞宵评委1250积分2016/09/09 22:34:46

    去年第一次做提名评委,第一次接触飞泉的作品,犹如走进宇宙洪荒,天地初开,惊艳和震撼感迎面而来!飞泉越来越汹涌、喷薄的创作激情,令人惊讶和惊喜。他的诗歌,瑰丽又奇特,气吞万象,豪迈不羁而透出婉约和深情,他写节气,写大地,写母亲,写落花,写书房,写得与众不同。对我来说,诗歌还可以这样写,不可思议!祝愿飞泉在诗歌创作的路上越州越远!

    分享到:江飞泉2016/09/09 23:32:22

    太惊喜了,谢谢虞老师的提名,与祝福。很开心能得到虞姐的点评与帮助,真诚谢谢了

      回复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6/09/09 12:57:26

    飞泉真的是高产,小说、诗歌都出手不凡。这组《二十四个圳事》写得气势磅礴,诗情澎湃。看这组诗,感觉一下子回到当时看笑笑书生的《关不上的门》,同样的才气横溢,十八般武艺尽现,语言天花乱坠,精彩词句纷呈,让人眼花缭乱。从形式上,从技巧上都趋于完美。文无定法,当作者将文字表达到一种极致,这也是一种成功,或许有炫技之嫌,或许有形式大于内容之弊,但终是瑕不掩瑜,遮掩不住文字的光芒。

    分享到:费新乾2016/09/09 13:02:08

    只是以作者的才情,还需要为诗歌注入更多的感情,就像《冬至》那首,有血肉体温,有眼泪心跳。另外,作为组诗,是否能做到一个整体,做到1+1大于2?这很重要。

    分享到:江飞泉2016/09/09 13:09:16

    很大的surprise,绝对是。刚刚从外回来,就看到这个惊喜。感谢费老师的赏识与提名。的确也如费老师所说,诗歌有些瑕疵,我会利用这个月时间,好好再打磨打磨,争取更加完美。

    分享到:江飞泉2016/09/09 13:09:24

    再度谢谢

    分享到:笑笑书生2016/09/09 14:14:53

    热烈祝贺飞泉兄入决

    分享到:江飞泉2016/09/09 15:31:22

    谢谢瑄瑄,能跟你的《关不上的门》相提并论,荣幸极了

    分享到:白木2016/09/09 15:45:04

    祝贺入决,大喜事儿

    分享到:江飞泉2016/09/09 15:45:53

    谢谢白白,你也加油。

    分享到:吴春丽2016/09/09 16:20:28

    祝贺入决,大喜事儿

    分享到:白木2016/09/09 16:34:22

    春丽牌复读机,开播啦

    分享到:云替2016/09/09 23:06:13

    祝贺,意料之中。

    分享到:江飞泉2016/09/10 00:04:43

    谢谢云替兄弟。

      回复
  • 分享到:憨憨老叟评委34990积分2016/08/12 11:08:29

    二十四个节气,二十四首音韵铿锵的诗篇,每一篇读来,都能令人或有顿悟,或生发感慨。如《立春》的南风潮,洇湿双眼。又如《雨水》的那只和我共眠的蝴蝶,一夜之间穿透电波消失得无影无踪。太阳落山又一天,冬至一过又一年。《冬至》了,游子也该归家了,‘冬至是最后的仪式“/故乡是个动词/……诗中很多这样近乎白描的语境,很喜欢这样的句子,无来由的,就能牵动人的心绪。是啊,能冲淡思乡乡愁的,是那条长长的归家之路。

    分享到:憨憨老叟2016/08/12 11:09:41

    无独有偶的,我也在今年开始,以二十四个时令节气,写了一个闪小说系列,不过,只完成了二十篇,还有四篇至今无法下笔完工,是为一憾。向飞泉学习!

    分享到:江飞泉2016/08/12 11:18:13

    谢谢叟哥。其实我自己也是怀着感动写的,耗费精力,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还有冬至那篇似乎很多人喜欢,可能写出了游子的心声。

    分享到:江飞泉2016/08/12 14:46:51

    @憨憨老叟 期待你的24节令微咖

      回复
  • 分享到:胡野秋评委2670积分2016/09/30 15:03:35

    写自然节气的诗歌多如牛毛,但要写出新意颇难,这一组诗新就新在抓住了农历节气与都市生活的格格不入,甚至不断看见“反季节”,这就跳出了看图说话的藩篱。而且用词、想象也屡见新鲜。

    分享到:江飞泉2016/09/30 15:11:55

    谢谢胡老师推荐及打赏。胡老师真是慧眼,居然看出了我藏在里面的一些小心机。确实是节气表面的华丽规整与都市生活的苦闷无序之间的反差与碰撞,季节是表皮,生活是内核。祝胡老师国庆快乐

      回复
  • 分享到:王威评委2680积分2016/09/19 17:50:20

    飞泉的诗歌,是耐读的。需要一边细读一边静想,农家的二十四个节气,全都变成了诗人驰骋想象的指向性符号。由此引出的意象一个接一个,令读者应接不暇。这一组诗歌,格调铿锵,有一种类似呐喊的声音,代表了深圳的精神。如最后一句:温暖与热度会冲破寒流光,会最终从暗夜里,破土而出。

    分享到:江飞泉2016/09/19 18:17:09

    谢谢王威老师的精彩评点,的确,深圳需要一种铿锵,中和因疲惫和倦怠造成的灰暗气息,才能让我们更加振奋向前。

    分享到:江飞泉2016/09/21 22:27:22

    谢谢王老师打赏

      回复
  • 分享到:杨点墨4280积分2016/09/09 18:13:23

    飞泉的诗,最爱引经据典,或明用,或暗用,虚实相间,言简义丰,显得生动含蓄而不呆板晦涩。字里行间的唱叹不休,气势磅礴,令人感觉头上悬了一轮明月,照亮了窗外灰暗的夜空。又似晚风吹来的花香,馥郁而华丽。此外,韵律和节奏把握得也很得当,非常方便阅者诵读。

    分享到:江飞泉2016/09/09 23:24:01

    谢谢点墨的精彩点评

      回复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55
  • 10000
  • 71
  • 1767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03/25 03:53
  • 陌上花
  • 保定李立军(老李飞刀)评》
  • 浮途
  • 老黄牛学飞翔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