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瓦涅斯的葡萄藤
  • 点击:3812评论:182017/06/02 23:53


01

我一直都记得第一次见到陈渭老爹时,踧踖不安的样子。老爹是父亲的事业伙伴,他们同龄,而且意气相投,几十年来,合开了海鲜档,葡萄园还有那闻名遐迩的餐馆:哈瓦涅斯。

那是我不到30岁的时候,那时的我真年轻,唇红齿白。每天淋沐着晨光暮霭,迷醉在自由自在里。那段时间,我孳孳汲汲地写了不少文章,却得不到任何的社会回馈。也许过于急躁,或不得章法。一个交往多年的朋友给我发来长长的邮件,结尾文绉绉地说,“刍荛之见,仅供参考。”他大致意思是我的文章达到一定水准,但不见得被社会主流接受,我的文字批判性太强,而歌颂太少,不符合时代。这让我极度惶遽,不知如何回复他。我大致是他认为的那种社会刺头。

但我大致也不是那种颟顸度日的人,但一天的荒唐就在一点一滴消失的时间中无情瓦解。我目送时间的消逝,脑子一片空白,丝毫没有灵感。犹豫不决中,我孤零零地渴望奇迹的来临,可是,终究没有来。在辗转反侧中,我不能这样下去,因为,我看到没有希望的未来在招手。

某天,我醒来,发现就苍老得不成模样了。

那一天是惊蛰后的第一天。我忽然发现我动弹不了,我惊恐地叫来二娘。“怎么了,泉儿?”二娘关切地看着我的样子,惊慌失措地叫了起来,“老于,你快来看下,泉儿怎么了?”

我当时还不知到发生什么。知道父亲进来,嘴唇发紫,嗫嚅着说不出话。

“赶紧拨博济医院电话,二娘,给我大衣。”

我茫然地看着他们。我摸了自己的脸,就像一张粗糙的僵尸皮革,满脸的沟壑,坑坑洼洼地刻镂在脸上。我意识到这种惊世骇俗的变化,我想下床,却不能动弹。透过床头的三角镜子里反射的微弱光线,我看到自己的容颜:稀疏的头发,松弛的牙齿,低垂的眼睑,就像秋天风干的葡萄架下那些无生气的葡萄藤。

“泉儿,不要动。”二娘关切地说,“你爸已经叫了救护车了。”

我的眼泪不听话地落了下来,我已经无法抬头去擦拭。我记不得昨天发生什么,前天呢?还有一个月前,一年前?都完全被擦除一样,不留痕迹。

“老陈,你过来一下吧,泉儿不知得了什么怪病。……好的,多个人多个主意,不管它了,什么葡萄园,……也许是食物中毒。”

父亲给陈渭老爹打电话时,老爹在葡萄园安排工人清理那些残余的枯藤,那是一场霜冻后的产物,老爹很心疼,今年葡萄歉收,又遭遇百年一遇的霜冻,雪上加霜。

虚惊一场。我没有患那种令人费解且致命的疾病,不过是肌肉萎缩症的一种。在博济医院住了一周后,我决定回家。父亲拗不过我,陈渭老爹刚好有中医馆的朋友,中医治疗或许是更好的方法。经过漫长且枯燥的针灸、推拿与神经压迫式治疗,我的身体开始变得轻盈。记忆也慢慢恢复起来,除了某些复杂的片段,基本都能想起。

最让我欣慰的是,我可以下床,在二娘的搀扶下,从床的位置移到阳台的位置。二娘拖出了一只圆椅,带雕花的靠背,能闻到淡淡的檀香味。我已经忘记是父亲哪里买来的还是祖父留下的,这不重要,现在属于我的座椅。我靠在那里,头微微后仰,眼睛向上斜15度左右。我微闭着眼,疲惫且干涩发痒。阳光很轻柔,这是典型的南方的初春气候,氤氲的水汽里有淡淡的花香。这些不知名的花香从阳台下钻上来,让我有点想打喷嚏。

阳光透过薄薄的窗纱,我看到阳台那头的方形鱼缸里,几条鹦鹉鱼快活地游着,这是陈渭老爹送给我的。他知道我很喜欢鱼,还取笑我前世是猫。鱼缸旁边是那只漂亮的红珊瑚,用水晶玻璃罩着,父亲从海南带给我的。忘记哪年他和二娘去海南旅游,二娘执意要给我带的。鱼缸另一侧还摆着一只贝壳,浅白色的主体颜色,由浅入深地变成米白、浅黄、桃红、霞紫、浅青、靛蓝,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一道道波纹折射到玻璃鱼缸的边缘,形成一道道光斑,漂亮极了。我在数着变化的颜色数量,但总是瞬息就变化,难以捕捉。这只贝壳是我的未婚妻从希腊带来的。

那只叫maimai的小猫又在屋檐上喵喵地叫着么?我看了她一眼,她朝我喵喵地唤了两声,跳下了阳台。它灰白、柔美的毛色在薄薄的晨曦中闪着光芒。我叫着她,她轻轻地从另一侧跑到我跟前,它抬头看我一眼,嘴巴微微张开,露出了尖尖的细牙,吐了下舌头,缓缓地离开了。此时听到有人叫我,泉儿,泉儿!是老爹来看我了。他推开门,就看到他提着一兜水果进来,有我喜欢的黑提与无籽葡萄。

“现在好点了吗?”老爹很关切地问,伸手在我脸上轻轻捏了捏,“程教授说你恢复得不错,果真如此。”

“你爸呢?”他似乎找父亲有事,很快就离开了。

“估计和二娘去买菜了,刚刚出去的。”说着,maimai索地一下跳到地板上,惊起一堆灰尘跳跃着,像欢快孩子在太阳底下自由跳跃;她倒是实实把我吓一跳。

不一会,二娘回来了。“你爸和老爹一起出去了,说餐厅有人愿意接手。”

我这才记起来,之前父亲一直在找哈瓦涅斯的接手者,一直没有谈下,估计老爹带来了意向的人选。如果不是迫不得已,父亲坚决会捍卫他苦苦打造的哈瓦涅斯,对于喜欢苏格兰风笛的父亲而言,哈瓦涅斯的名字是神圣的。一次他在爱丁堡听到圣桑的小提琴曲时,泪流满面。他后来对我说的,在很长的叛逆期里,我几乎不跟他说话。还有一个原因,他背叛了我的母亲,母亲的离世他至少要负主要责任。但我实在无法怨恨无辜的二娘,她和父亲在爱丁堡旅游时,疯狂地爱上了父亲。

陈渭老爹时常对我说,二娘是世界上最好的妻子,如果父亲不珍惜,他都饶不了他。我相信老爹的话,作为二娘的亲兄长,没有谁比老爹更加懂二娘的了。在那段冷战时期,老爹是我精神上的父亲。在我心里,老爹更像我的父亲。他支持我考大学,然后从事写作事业。他不让我染指他们的生意,知子莫若父,他们都知道我不是做生意的料。

“丽彩的生意头脑是你不能比的。”丽彩是我妹妹,小名maimai,和我的猫同名。她没嫁澳大利亚之前,我们一直住在一起。她对父亲充满敬重,且是他和老爹的得力助手,全然不像我,除了反叛就是自以为是的才华。

每当我赞叹别人像芭比娃娃的漂亮小孩时,“你的小孩呢?”她总是点拨我,“你看赖哥哥都两个孩子了。”我白了她一眼说,“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样的午后,适合听萨拉萨特的《流浪者之歌》,最好倚在茂盛的葡萄架旁,阳光清朗。那只叫maimai的小猫在不断追着自己的尾巴转圈。二十年前,父亲买下这个葡萄园时,他刚与母亲离了婚。我躲到远方表姑的家里不愿意见他们,还是老爹去接我回来,告诉我,以后我可以选择跟他生活。我慎重地考虑了几天,还是决定跟父亲一起生活。半年后,父亲迎娶了二娘,那时的二娘光彩动人,他们没有摆酒,没有通知宾客。只是两家人吃了餐饭,简单地举行了基督婚礼。在教堂里,我听到最美妙的赞美诗,那首云上太阳,令人心碎。二十年过去了,如今我双鬓都有了白发。父亲和二娘都老了,老爹也老了。

父亲和老爹都转不动那些生意,餐厅、葡萄园还有鲜蔬果,我没兴趣接手这些。当我看到他们一起去钓鱼时,颤巍巍的脚步才证明他们的年龄,七十岁过后,光阴如水般消逝。


02

我身体自然一天天好起来,我可以到楼下去散步了。春风已过,雨季就要来了。我特别喜欢雨季来之前的这些风轻云淡的日子。当年在葡萄园,我会穿过整片葡萄地,一阵阵葡萄的芬芳随风吹来,像涂抹着鱼肝油的清鲜味道,我总会闭上眼,深深地吸一口,要十几秒,让五脏六腑都浸润后,缓缓吐出。老爹家的那条牧羊犬再那里转圈,我打个呼哨,就径直跑了过来。“小虎,老爹呢?”它摇着尾巴,仿佛见到我很开心的样子。远处传来悠扬的洞箫,很快,老爹就和父亲一起往我这边走来,飘逸极了。

说实话,相对于刻板的父亲,风流隽逸的陈渭老爹显然让我喜欢,每次与父亲说话,不苟言笑,那抹浓黑的胡子犹如鲁迅先生般严肃,自小我就怕他。而老爹是另一番模样,他会把我扛到肩上,“坐好了,好儿子。”然后快速奔跑起来,逗得我哈哈大笑。父亲总是一脸嗔怪,你瞧,“都是你把我儿子惯坏了。”与母亲离婚后,父亲更加阴郁,尽管他是克制的人,但偶然的发怒还是让我惧怕。但生活的美好还是让我忘记父母分离的痛苦,我会在春夏交接期间,眯着眼数着花丛中的蝴蝶,总会有一只漂亮的凤尾蝶掠过我的葡萄架,悠悠然飞到远方去了。

父亲和老爹一边饮茶一边商量餐厅转让的事儿,我不想打扰他们。我也插不上手,小妹也不想回来接手这棘手的生意。如今,做什么生意都要褪掉一层皮,何况靠他们几个七十多的老人,显然不现实。本来他们应当安度晚年的,又不甘于自己的产业无以为继。

老爹的孩子们也都不愿意接手,一个女儿与我相仿,在洛杉矶;一个儿子陈冉学的是拓扑学,对生意深恶痛疾。我与陈冉见过几面,他总是取笑我,“大作家,最近出什么作品?”我战战兢兢地说,“还没出来呢?”老爹有时也会独自一个人坐在葡萄架下,静静地闭上眼睛听着《哈路西亚》,久了,泪水湿透了眼眶。我怀疑我的一些品质被潜移默化影响了。

远处,教堂的钟声静静地敲响,我仿佛也听到了《哈路西亚》的曲调。我靠在栽满秋海棠、波斯菊和三角梅的风铃长廊的柱子上,我空白的脑子开始有了记忆,仿佛回到那个自由的清晨。我和未婚妻在海滩上来回奔跑,躺在半是细沙半是海水的岸滩上,颀长的身子在太阳照耀下,拉着更长的影子。她起伏的胸脯让我想到故乡那些曲线完美的山峦,她扑在我怀里,我们接吻,在阳光下甜蜜地接吻,旁若无人似的。

“寄居蟹。”有个小孩叫了起来,我们羞涩地分开,她拉着我的手奔向远处的浴室,我发现自己未刮净的胡茬看上去很漂亮,远胜于平素光滑的下巴。她摸着我的下巴,“还记得露西吗?她怀孕了。”我很惊讶,露西是个十七岁的女孩,她疯狂地爱上了她的老师,一个体态略显肥胖的中年人,那人我见过。他来参加过我的新书发布会,我还签了名。应该是我的第二本小说集《哈瓦涅斯的葡萄藤》。

“露西很喜欢你的小说。”她继续说,我对露西倒是印象不大深刻,记得是一个大眼睛的女孩,有两个小梨涡,在我看来,她就是一个小萝莉。

我感到她还没说完,示意她继续,“那男的死了。”听完这句话,本来很好的阳光瞬息黯淡下去,我难以置信,“他妻子失手杀了他。”

“那露西呢?”我其实不是关心露西,而是她的肚子里的孩子,那是值得怜悯的小生命。

“露西死了。早产,盆腔大出血。”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 关键词:意识流亲情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曾嵘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1
  • 曾嵘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1
  • 其琛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6-08
  • 何逵打赏1000,共计6000
  • 2017-06-07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6-05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6-05
  • 520周冠打赏36000,共计36000
  • 2017-06-05
  • 隐词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06-04
  • 何逵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7-06-0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曾嵘评委2017/08/21 14:42:55
    • 分享到:
  • 这篇小说很美,文笔很美,主题很美!文中洋溢着美的气息和美的情感,就连疾病和死亡,因为有了亲情和友情等大量情感的填充,似乎都带上了美丽的光晕。爱情,随着失忆症已经消失,“我”试图重新找回它,却无疾而终,这有点令人遗憾。如果在治愈过程中,再加上一些关于爱情、亲情和友情的思辨性的对话或心理,增强生活的感悟,也许读者和小说的共鸣会更多一些。
  • 谢谢曾老师的提名和精彩点评。
  • 这是一篇尝试之作,有点意识流的感觉,情节上不太注重关联性,更在乎感觉,就是老师说的文字的美,情感的美。多谢老师的建议。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7/06/05 10:25:48
    • 分享到:
  • 从5月29日开始,邻家文学社区网全网模式的周冠评选正式启动了!祝贺飞泉成为全网模式启动后的第一个周冠军!这篇作品能获得周冠军,我认为是凭文字和构思取胜!飞泉有写诗的功底,本身又从事与文字有关的工作,在文学这条道路上走起来会比我们更顺畅些!作品之所以有光芒,是因为情感的芬芳!岁月无情但亲情无价。也只有情感,让人陶醉其中!感叹岁月无情,但一路的前行中,历经悲伤,收获接力的情感。是一篇很不错的小说。学习
  • 春丽最近也写得蛮多的,一起加油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7/06/03 15:30:03
    • 分享到:
  • 本文讲述的是:“我”和未婚妻度蜜月时,发生了意外事故(文中没说什么事故, 留白)后一直失忆,时断时续地记起什么,又什么都错乱了。十几年来,一家人集体照顾我,历经三位老人的陆续去世,小妹出嫁,回归,自己慢慢恢复到可以自理,文中展示了亲情,友情和爱情。四只猫代表着家族传承,三个老人和新一代人的交接,感叹岁月无情。
  • 哈瓦涅斯是圣桑的名曲,象征着奔放,和流浪者之歌、哈露西亚等音乐类似,有点吉普赛的流浪悲情,又有圣歌的唯美。其实我想讲述的是岁月无情但亲情无价。

    回复

    • 张夏4举人2017/08/22 17:54:47
    • 分享到:
  • 我一直以为诗人写小说难免语言过于华丽,过于喧嚣。但飞泉这个小说,超出了我的意料,而且确实比去年那两篇小说强多了。有一种忧郁,也有一种温情。看得出来作者阅读量很大,落笔间有点西式风格的感觉。可朔之才,加油。
  • 谢谢夏姐的妙笔点评。以你为榜样。

    回复

  • 祝贺@
  • 谢谢你的认可

    回复

  • 文章的前半部分有些压抑,以一个患者的角度,书写了大半生零散的记忆。带我们走过岁月的长河,经历几代人的变迁。在亲情的召唤下,患者渐渐康复,生活的色彩开始明朗。以一个患者的角色写故事比较容易布置场景,有不合理的地方均可以做解释。而且主角在一个充满温暖的家庭里生活,所以不难看出故事设定是悲情的,但整体却有种淡淡的暖意。
  • 其实温暖是最初的设定,但剧情悲戚,或许是为了验证亲情可贵

    回复

    • 何逵2童生2017/06/06 10:05:37
    • 分享到:
  • 这如行云流水般的文笔,忍不住赞一个,还没看完,先马着。
  • 多谢打赏和点评。

    回复

  • 写的真好
  • 下次早点发啊,我上周都没打赏,这周才发现
  • 多谢支持,我也是刚知道还有这个赛制,以为微咖结束就结束了

    回复

  • 最近来访
  • 23610积分
  • 4星
  • 3钻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深圳市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深圳市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58
  • 177243
  • 95
  • 23610
  • 这篇文章的故事情节给人的感觉是老生常谈、在语言叙述上朴实无华。可这样的文章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依旧是经久不衰、百读不厌的经典!因为“助人为乐”的故事正如“花坛边上的那块馍”般,永远讲不完;“林桂芳”这类默默无闻、做好事不求回报的“中国好人”亦像“花坛边上的那块馍”般,不断地涌现!

    黄元罗花坛边上的那块馍

    2018/2/23 9:24:17
  • 没有一种感情比亲情更浓烈,没有一种温暖比得上回家过年!春节,这是每个人都盼望的日子,在外漂泊打拼的游子们终于可以回家与家人团聚了!在街上,到处是游子归家的身影。空气里流淌着思乡的气味。回家,是每一个中国人心头共同的期盼,也是一份美味的心灵鸡汤。它不仅是肉体上的行走,而是精神上的迁徒。

    寒塘听雨风雪再大,也要回家

    2018/2/21 15:32:18
  • 这是一篇散文化的小说,没有过多的故事,却有浓酽得排解不开的愁肠。作者对14岁少女春芹初恋的心理描写十分细腻纤毫,就像有一根肉眼难以看见的丝线,在情感深处更深处轻挠,让人深陷其中,以自己的初恋去陪春芹一起萌动初开。那些个阳光灿烂多梦易感懵懂生涩好奇渴望,都化作点点轻泪,在起风下雨潮湿雾霭长着蒲公英牛膝草的乡村,消融。

    笑谈一生净水已生萍

    2018/2/19 13:19:36
  • 看完这篇活色生香的小说,我更想聊聊隐藏在背后的社会背景和趋势。我真不知道那个表演功守道的瘦小男人是救了中国经济还是毁了中国经济,实体经济的雪崩性倒塌堪比当年的国企下岗潮,更甚。抛开欠钱不还的道德层面,实体创业的艰难跃然纸上,无论是个体户、全民创业、工厂、超市、实体店,未来的萧条无法预见。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尽管下跪催款略微夸大,但也说明,在生死存亡面前,什么道德、荣辱、身份、羞耻都不值一提。

    江飞泉

    2018/2/9 12:15:38
  • 三角债的网,铺天盖地,罩住男欢女爱,罩住灯红酒绿。无论老板员工,还是商家厂家,董事长总经理,都在网里苦苦挣扎;男的女的,说尽好话,下跪磕头美人计出卖肉体,无所不用其极。与哀鸿遍野相对应的是资金的流向,房产升值无止境。《网》,揭开社会的骚动,从一个侧面描摹社会转型期的困扰迷茫,刻画细腻,指向清晰,真切的警世文笔。社会浮躁已久,转型的阵痛毋庸遮掩粉饰,对症下药乃必须。

    默然

    2018/2/9 10:07:55
  • 一赞薛大姐发文的时间,寒冬时节凌晨四点多,真有你的;二赞薛大姐个人兴趣爱好,既高雅别致,又涉猎广泛;三赞薛大姐的影评,洋洋洒洒中诗意侧漏。当我们蜷缩在被窝里做黄粱美梦时,您早已端坐在书桌旁与文字为伴;当我们沉浸在毫无营养的娱乐节目中并嘻嘻哈哈笑着时,您正在品阅经典大片并留下若干精彩点评。您不进步,谁进步呢?

    黄元罗胶片里的荣光

    2018/2/9 8:21:54
  • 我感觉这篇文章有冲击月冠的节奏,描写细腻,人物具体,有商业,有文学,有抵抗,有坚守,我们都在一条欲望的河流里沉沦,为了生活而放弃什么,但从内心,从远方,我们也不想沉沦,个人的坚持比集体的陷落更打动人心。我最喜欢最后的一拉,是凄惨背景中的亮点,杜顺风这一拉,虽然拉不回这个掉头的社会,拉不回"王思懿"继续走向酒店包房,但这一拉,如精卫,如夸父,还给人以希望。

    昆阳森林

    2018/2/9 3:13:44
  • 作者由鼠及人,从老鼠的形象、老鼠的生活习性、老鼠的胆小怕光、老鼠嘴馋偷食等联想到人的处境。在作者的身边,有那么一群穷人,因为生活困难到城里打工,没有文化找不到好一点的工作。还有个同乡,从原来的“黄毛老鼠”,因为积极肯干,生活阔绰变得,“像只肥大的猫”。还有一个学长,由原来的风光无限,因迷上赌博,变成一只在菜市场到处觅食的畏鼠”。作者善于观察,将老鼠的生活写得细腻。把人的处境写得详细,值得学习。

    春风妙语为鼠

    2018/2/9 0:17:53
  • 《出轨》中的留守妇女“菁菁”与刚认识不久的陌生男“胜利”、《隆胸》中的贤内助“常相思”与朝夕相处的丈夫“卢钢强”、《网》中的职业女性“王思懿”与跟她一起进入公司的男同事“杜顺丰”,这些处于不同场合且身份各异的男女之间的情感瓜葛让卫华兄用他那特有的俏皮语言写得活灵活现,读后令人爱不释手,久久无法忘怀!

    黄元罗

    2018/2/8 9:07:14
  • 这篇小说塑造了一个饱满的退休妇女朱素莲的形象,折射出生活中的多少酸甜苦辣。朱素莲人心倒是不坏,却因为性格上的好管闲事,成了同事和邻里的公敌,近乎一种“平庸之恶”。在其老公死后,她终于得到安静的居住环境,却深深坠入生命的空虚和黑暗之中。这种升华式的结尾很是巧妙,也十分有力量。

    东门小王子下坠的夜晚

    2018/2/7 21:30:20
  • 各种诗性勃发的意象令人目不暇接,浮想联翩。乡愁和漂泊之恸沉进诗行,羊台山和大鹏所城等本地意象拉近了诗歌与读者的距离。象征隐喻的手法和参差错落的形式,以及诗中蕴含的复杂情感,让人想起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东门小王子丰满的石榴

    2018/2/7 20:23:11
  • 这篇小说与当下年轻人的生存现状贴合得比较紧密,走出校门,在城市中摸打滚爬,就业艰难,职场艰难,怀抱艺术理想的毕业生难上加难。作者站在旁观者的视角,冷静地观察,客观地呈现,赋予文本一定的文学感染力。通读作者的几篇小说,不难发现这篇在语言表达方面比前几篇进步不少,比如“那一辆辆奔弛的轿车是否驶入前方的黑洞?在林立的高楼间,自己如扛着米粒的小蚂蚁,压抑地喘不过气来。”

    东门小王子洗白

    2018/2/7 20:14:09
  • 作者笔下少女朦胧的内心悸动,以及周围青山碧水的自然环境,让我联想起沈从文的湘西系列小说,“她”的情思和举动,也颇具“翠翠”等少女的自然美感。值得一提的是,叶京京还在用心描写自然环境,这在当下小说文本中已难能可贵,比如“桥下流水淙淙,她视线沿着流水望上去,蒲公英、酢浆草、牛膝菊、稻槎菜在水边依稀可见,最常见的是芒草,枝叶细长而柔韧,山风过处,一径的娇媚。”安静迷人的文字。

    东门小王子净水已生萍

    2018/2/7 20:01:01
  • 生意不好做,老板夫妻跪了、罗思凡跪了、顾春生跪了、小老板跪了。这被网商经济重压下的实体经济败相真是触目惊心。这一连串的跪中唯有杜顺丰的一跪来得有些莫名,不过是一个心怀写作梦想的中年朝圣而不得便如天塌地陷。外人觉得不足以与那些生死存亡相比,但我却觉得这是作者深埋在其中的情怀。最后杜顺丰对王思懿的一拉,也是对自己最后的一拉。管他娘的天崩地裂,我要活出自己、为追求自己的梦想人生殊死一搏。作者答案也。

    陈彻

    2018/2/7 13:46:13
  • 继《回家》的潮商后,卫华兄又交出了一份商场催款的力作,生动地描绘了近十年来深圳的实业曲折和艰辛,以催款为线索,引出一个个商业创业故事,一环扣一环,其中有句话说:大家一起死。道出商场博弈中的悲凉。当然,文中对商人嘴脸的刻画,点到即止,各有所需,是为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对全体社会与房价共舞的描写,博人无奈一笑。好文,大大支持!

    木易

    2018/2/7 9:23:5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