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柏
  • 点击:3336评论:242017/06/28 09:05
  • 第四届福田区“睦邻文学奖”十佳

由子离婚了,一个特仗义的哥们终于自由了。关于细节,我们都知之甚少,用他自己的话说:“没啥理由,就是过不下去了。”签名画押后,由子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们叫来:喝酒。

“喝!”由子的脸在摇晃的霓虹下看不清楚表情,混乱的DJ震得人头晕晕的,五脏六腑都绞在了一起。“庆祝由子重获自由!”我们一帮朋友大声喊着,叮铛的碰杯声在音乐的缝隙中飞溅出来,很快就被更大的声音淹没了。几滴晶莹的珠子从由子的脸上滑下来,在仰头的瞬间,它被重重地甩了出去,无声无息。我不忍看,也装作没看见,将眼前昂贵的芝华士一饮而尽,我知道由子心里难受。

“离婚好玩吗?”邻桌的一个陌生女孩歪着头凑了过来。五彩的霓虹在她光洁的脸上滑过,长长的睫毛扇乎着蓝色的妖媚,遮挡着一双惊艳的大眼睛,性感的嘴唇饱满而结实,随着她不动声色的表情一张一合,让人产生一种浑身战栗的电。这要命的女人啊!这让男人疯狂又哀伤的人间尤物……

“好玩!”由子粗着大嗓门喊道:“就像便秘很久,然后扑通一声拉出来的感觉。”“哈哈哈……”我们憋了一会儿,忽然一起哄堂大笑起来。

大概酒喝得不够多,我有些局促,担心这粗俗的话会吓坏那女孩。谁知,她轻蔑地一笑,竟扭身走向我们这群疯子,端起放在我面前的那杯酒,一仰头便喝了个精光。然后,默默放下杯子,用她那双迷离动人的大眼睛将我们扫了一遍,在狂躁的金属乐中大喊:“我正在便秘!”

就这样,我认识了这个疯狂的女孩——卷柏。

就这样,“本色”酒吧成了我们周末逍遥放纵的聚会据点。没有电话相约,也从不挥手再见,却总是一见再见。大家如同约定俗成,一到星期六9点,就三三俩俩聚拢在酒吧厅里最显眼的桌子旁。见面也不拘谨,好像熟烂了一般,拿起一支冰镇喜力便一口气吹到底,算是打过招呼。一过十二点,就趁着酒劲,吆喝来胸前挂着大串夜光项链,扭着完美屁股的吧女,将桌上摆满透明的岩石方杯,冰绿茶和苏打,围着高高一瓶芝华士,睁着猩红的眼睛,开始说起不着边际的疯话来……恍恍惚惚,一个夜晚就过去了。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更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些啥。

由子和卷柏出手都大方,动不动就把成千上万的酒拿来糟蹋。由子倒能理解,重获自由,所有的钱都是他自己的了,他只愁有钱没处花。可这个神秘的卷柏又是为什么呢?柔弱的身形,自由散漫的气质,一双迷离的眼睛总是开小差,实在让我们看不出她有过人的经济实力。更让人惊奇的是:她开得竟然是路虎V5,至少得两百多万。我们都猜不出底细,她也从来不说。

卷柏很少说话,也不谈自己,一来就坐在一边,默默听我们吹牛。酒喝得豪爽,烟也抽得很凶,而且要抽劲大的中华329,娴熟的夹烟姿势看起来烟龄不短,至少也得四五年的样子。熬夜让她那张动人的脸时不时浮着一层困倦的神情,而娇艳醒目的指甲却让她那双苍白的手在霓虹的闪耀下透着神秘的力量。

“也许,我不该这么嗜酒。当年,我妈就是因为这东西离开我爸的,那年我才三岁。” 卷柏第一次向我透露自己的身世时,已经喝得有几分醉了,她眼底蒙着一层灰,看我的神情有些恍惚。我冷不丁清醒了一下,带着我自己也不知道的表情看向她,说实话,对于卷柏的身世,我并不感意外。这座城市就像美国的纽约,落魄的异乡人、光鲜的政界要人、IT精英高端人才、投机倒把的商人从四面八方来到这里,每个人都能说出点惊心动魄的故事来。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我想必是嘴里含着口水,舌头也有些不听话,一股酸酸的书生气从脑颅里忽然冒了出来,“其实,你不必告诉我这些,在这个小城里,谁不是来流浪的?萍水相逢,何必相知……”

“好了,我便秘,行吗?” 卷柏猛地吸了一口烟,大声地说。

“好。”我不做声了。

“今晚的酒钱,够我妈辛苦半年的。” 卷柏的泪忽然如串珠般流了下来,这是我从未看见过的模样。我傻傻地看了她一眼,连片纸巾都没递给她,却把她眼前的杯子倒满了酒。

“跟你说这些,不是我信任你,只因为在这个城市里,没人认识我,你也无处去说。” 卷柏一眼就看透了我的心思,无所谓地冲我笑了笑,端起酒杯便一饮而尽。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笑中带泪的模样,我的心脏微微刺疼了一下。我知道:她的故事不仅仅是这些,她来到这片陌生的土地,一定还有更深的秘密。从她时不时就意识抛锚的恍惚状态中,我能感受到她内心底里巨大的不安。

我默默地看着她,蓝色加长的睫毛膏给她通红的眼睛挂上了忧伤,高挺鼻梁下微红的鼻头让她看起来既柔弱又无辜。至今,我还能记起她的神情,还有那天酒的味道和昏黄的灯光。和她在一起的每个日子,都是醉熏熏的,意识会不自然地恍惚起来,连胃都会莫名其妙地绞痛起来。

不知为什么,我并不期待她把故事讲给我听。这种不情愿,大概是因为我不愿意看到不幸与美丽牵扯上什么关系吧!然而,从她那双颤抖着晶莹的大眼睛中透露出的渴望,我看到了致命的柔弱。那一刻,无论换做谁,无论做什么,都会为她赴汤蹈火,更何况仅仅是倾听呢!


很少在白天里看到卷柏,如果凌晨不算的话。

“钢琴课结束了,陪我吃个早饭吧!” 卷柏在电话那头有点疲惫。我迅速看了一眼表,已是中午12点了。早饭?!我忙着答应,随手抓了包就走。

一杯咖啡,一包烟,卷柏披着一件棕色长衫就坐在显眼的窗边,看见我也不打招呼,浅浅的一个笑便是问候了。不加修饰的长发松松散散地落在消瘦的双肩上,纤细的手指夹着半截烟,不施半点粉脂的脸上发着透明的光,卡萨布兰卡的旋律弥漫在牛排和咖啡之间,一切都应和着卷柏的气息,浓厚而神秘。隔了一段距离,我略带迟疑地看了她一会儿,我差点不认识她了,或者说,我根本就不认识她。

“来杯什么?” 卷柏歪了歪头,问我。

“白开水,谢谢!”

卷柏笑了:“要的东西都和你这人一个样。”

我并不反驳,微笑着坐了下来:“怎么这么晚了,还没吃早餐?”

“习惯了。”卷柏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那么,你是教钢琴的,钢琴老师?”我试探着问,和酒吧里的卷柏相比,现在的她更沉静也更恬美。

“是的,五岁开始学的。” 卷柏眼中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厌烦,“你不是号称我们的心灵导师吗?难道看不出来吗?不如,让你看看我的手吧!”说着,她笑着把左手伸向我,略带戏谑,“是不是一看就知道它什么也干不了?除了弹琴,当然,还有夹烟。”说着,她把右手夹着的最后一截烟轻轻压进墨绿色的烟灰缸里,薄薄一层清水轻柔而干脆地淹了余热,发出一阵嘶嘶的声音,很快就全熄了。

“想听故事吗?”卷柏瞄了我一眼。

“随你。”

她笑了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汤姆家的西餐厅落地窗窗帘很厚,棕色的罗马式亚麻褶皱吸走了很多光亮,图案奢华的壁纸和修饰过分的雕花柱头似乎也抢走了很多意识。大概是地势底的原因吧,尽管我们坐在窗边,光线还是很难照进来。新区的生意总是惨淡,整座大厅只散落着三四个食客,更不要说二楼了,想必一定是空无一人。

“看你说的。我有那么冷漠吗?”我看了一眼离我们不远的、表情僵硬的侍者,“你若愿意告诉我,我便会听。”

“嗯。”卷柏垂下眼睛,似乎在想如何开始。

我端起蓝色的玻璃方杯,默默地喝了一口。

“三岁那年,我妈离开我爸,就把所有心思放在我身上了。” 卷柏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似乎鼓了很大的勇气,才说,“我爸除了人长得帅气点,什么也没有,没有责任感也没有钱,除了喝酒就是玩,和我现在差不多。”

卷柏眼睛也不看我,只是飘忽着有些茫然的神情盯着桌上那朵玫瑰花,“我妈离开了他后,一门心思栽培我。就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时时盯着我。看到我的手没有?再看看我的脸!我从来没干过家务,她也从来不让我晒太阳,我吃什么喝什么都得经过她同意。我的指甲定期修,我的头发按时剪,就连我每天要穿的衣服都是搭配好放在床头。这,就是我的童年。不!是一直到我离开她。”卷柏一口气说完,喝水的手微微颤动着,苍白而透明,青色的血管清晰地分布在手背直至指尖。

“我完全听命于她,因为她生命里只有我。”卷柏说,“用她的话来说:我必须美丽,不能有一点点瑕疵。”

“知道为什么吗?”她停了一会儿,扫了我一眼,“她这样做,绝对不是出于爱!”说着,她轻轻咬了咬牙根,“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让我嫁入豪门。在我五岁起,她就给我定了位。”卷柏说这话时像在说某种商品,带着嘲弄。

“你有嫁入豪门的资本,你妈有自己的道理。”我认真地看了她一眼,无论如何,我不相信一个妈妈会如此自私和势力。

卷柏苦笑了一下,说:“来,吃甜点吧!”说着,把一份精巧的香浓芝士推到我面前。

我也不客气,拿起精致的银色小勺就舀了大大一块。

“我交的朋友都是我妈严格筛选的,非富即贵。”

卷柏似乎并不想和我辩解,她也不管我是否在听,自顾自地说下去,“你可以想象吗?我和我妈挤在一个不到50平米的分配房里呆了二十年!而我妈只是胶皮手套厂的一个普通工人,你信吗?”说着,她从烟盒里又抽出一支烟来,刚点上就猛吸了一口。你绝对想象不到,一个那么纯净的女人和那么娴熟的动作可以如此复杂的结合在一起,我眼前掠过一阵凌乱的风。

“我信。”我点点头。

“我考上艺术学院就恋爱了。” 卷柏甩了甩挡眼睛的头发,“那是我唯一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情。他是油画班的,一个充满才情和浪漫情调的男孩。”卷柏的嘴角飘过一丝笑,“可惜,他不是豪门,只是一个普通好人家的孩子。我们偷偷摸摸地看电影、滑雪、在齐腰的油菜花地里接吻……”

“一切都逃不出我妈妈的眼睛,她用一记耳光结束了这一切。”卷柏的眼睛一下子灰下来,用力把还未抽完的烟丢进回忆里,一股呛人的焦味熏得我俩眼睛都有点微红。

“你不是写小说的吗?”她玩世不恭地瞅了我一眼,戏谑道,“这故事你喜欢吗?”

还没等我想好怎么回答她,她接着说了下去,似乎并不介意我的看法。

“对于那次初恋,我妈妈只问了我一个问题,就是我还是不是处女。当我说是时,她才从绝望中缓了过来。她曾告诉我,那张膜是嫁入豪门的通行证。”

“大三那年,我参加了一次车模展。妈妈对于这样的活动十分感兴趣,不惜代价把我打扮成最抢眼的那一个。”

“你不用打扮也是最亮丽的。”

卷柏并不接我的话,惨淡地一笑:“是啊,所有的镜头、聚光灯都对准了我,包括我现在的老公。”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本色卷柏四季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唐兴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31
  • 朱铁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1
  • 唐兴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0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5
  • 费新乾提名10000,共计11000
  • 2017-08-25
  • 一诺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7-07-04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6-29
  • 叶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6-2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篇小说的文字和气蕴都特别好,从一开始读来就很美很舒服。主人公卷柏和絮儿的形象立体而动人。虽然她们只是萍水相逢,但相互之间的坦诚和信任让人感动。美人卷柏追求幸福而又自尊自爱的个性令人感佩。虽然她的爱情故事没有太多的表现,可文字背后的惊心动魄让人揪心。絮儿的“傻”和单纯也是那么的可爱。深圳很美!
    • 黑雪2017/09/06 09:45:35
    • 分享到:
  • 感谢这座城市,感谢和我一起成长起来的朋友。大概应了那句话:“一些文字,如果从心出发,就一定抵达另一颗心的深处。”而小说,一旦植根于生活,必然能走到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 黑雪2017/09/06 09:46:31
    • 分享到:
  • 感谢评委唐先生细致入微的评价,感谢您的支持和鼓励!

    回复

  • 薛丽娜是邻家的新人,但所发三篇作品,质量都不俗。这篇《卷柏》有种华丽的忧伤,就像被撕裂的织锦、丝绸,女主人公“卷柏”背后有着不堪的经历与家庭。幸好她摆脱出来了,获得了重生。至此,“卷柏”的象征意义显现出来:生命力顽强,涅槃重生,就像《飘》里面的斯佳丽。文字老到,情节流畅,而且很好地融入了深圳元素。作者说,在深圳总有看不完的风景,讲不完的故事。每个人都有故事,于是,这座城便有意思了。诚哉,斯言。
  • 我总是忍不住对漂亮文字的偏爱。一篇文章没有很好的文字来支撑,再好的故事、再好的内容也是白瞎了。
    • 黑雪2017/09/06 09:32:00
    • 分享到:
  • 外出两个月,闲逛于街头巷尾,看人世间的繁华和落寞,感觉自己如沧海一粟。返回深圳,来到睦邻,看到您的评价,心里顿时又生出满满的欢喜和力量。我是幸运的,也是幸福的。我会固执、任性、但充满力量地写下去。
    • 黑雪2017/09/06 09:47:51
    • 分享到:
  • 感谢评委费新乾先生对我如此高的评价和鼓励,心里很温暖。

    回复

  • 两个女孩在深圳的夜色中相遇,她们在白昼的反面喝酒聚会纵情青春,但却只能算是彼此的陌生人。正因为陌生且毫无交集,女孩卷柏讲述了自己的经历。那段不堪的屈辱压抑的婚姻生活,导致了卷柏的逃离。在深圳,每天都有这样的情节在发生和消逝。而后便是蜕变和重生,应合了卷柏这种可还魂复生的蕨类植物的命名隐喻。故事挺简单的,脉络也不复杂,但是原本很轻的构架,却写得质感韵味兼备,读来舒服柔和,这是很难得的能力。
    • 黑雪2017/09/08 20:57:42
    • 分享到:
  • 年轻的日子便是这样吧!总有肆意挥霍的青春,然后换来幡然醒悟的暮暮迟年。就像您说的,在深圳,每天都有这样的情节在发生和消逝。而后便是蜕变和重生。
    • 黑雪2017/09/08 21:01:08
    • 分享到:
  • 感谢您对小文的至高评价,我满心欢喜,充满力量。

    回复

    • 叶紫7520积分 2017/06/29 10:32:53
    • 分享到:
  • 小说的气场,富丽得,像一支在夜风中摇曳着的罂粟花。受金钱及地位吸引的婚姻,也是如此。外表亮丽,内里毒性颇深。我对小说中,卷柏的甜蜜还没来得及吮到嘴边,就结束了,真感遗憾。也许,作者要表现的是冲钱而婚的婚姻,都不用世俗的日子堆积到慢慢翻脸,就翻手覆云了。验正了流传的一句话“有钱人的翻脸,比翻书还快。”小说的语境,独特。有点像安妮宝贝的叙事方法。
    • 黑雪2017/06/30 17:35:30
    • 分享到:
  • 感谢您用了如此细腻而充满画意的文字来评述这部小说。结尾处是我刻意的设计,想制造一种戛然而止的效果。希望您喜欢。

    回复

  • 看写小说作者的名字是来邻家社区文学的新人,但就小说的文本来说,小说情节流畅、语言干净、很注意细节的描写,想必也是个有资历的作者。由子离婚,“我”与卷柏在酒巴遇,从不相识到无话不说,整个情节没有娇柔造作,卷柏是一个在妈妈的保护下长大的孩子,虽然嫁给了富二代,不用工作,不用做事,花钱有人给,但她生活得并不幸福,吃饭不能说话,穿着睡衣不能到客厅,老公有外遇但又不在外留宿,更重要的是老公还要打人。
  • 时光是一付良药,多年后,卷柏离婚了,生活独立了,还改悼了酒瘾与烟瘾,还遇到了爱自己的郝医生,结果是美好的。一个神奇的女孩和一段曲折的感情故事,非常吸引读者。
    • 黑雪2017/06/30 17:32:35
    • 分享到:
  • 看时间,知道您是在深夜读的此文。一个热爱的读书的人,往往是喜欢安静的。而夜晚往往是一天中最安静的时刻。
    • 黑雪2017/06/30 17:33:06
    • 分享到:
  • 婚姻和爱情是永恒的话题,也是我们得以幸福和不幸的缘由。我是个爱听故事的人,您是个爱读故事的人。如此说来,我们都是幸福的。愿您有个愉快的周末!

    回复

  • 生活是复杂的,人也是复杂的,但无论怎样复杂,不能失去基本的道德水准。因为金钱而结合的两个人,如果一方因为有金钱撑腰而自大,霸气,目空一切,另一方因为缺少金钱,而自卑,惶恐,匍匐于地。这样的两个人,不是夫妻,而是主子和奴仆的关系。缺乏感情维系的夫妻绝不可能长久。由于现实的原因,卷柏走得很艰辛,但还是冲破了和瓦解了其母亲给其设计的情感,走自己的路,谈自己的爱,也算有些微的暖色。
    • 黑雪2017/09/06 09:24:56
    • 分享到:
  • 每个人都有故事,每个人活着都是一场大戏。只是有些人,从来不说,有些人,却说得太多。 小说来源于真实的生活,正如您所说,生活是复杂的。但是,总有些人,能活出生命的本色来。我们祝福她们吧!

    回复

  • 丽娜这篇小说很棒,象征意味浓郁。加油
    • 黑雪2017/07/04 17:35:46
    • 分享到:
  • 在文字的世界里,一起享受美好。彼此祝福和加油!

    回复

    • 一诺110积分 2017/07/04 10:30:17
    • 分享到:
  • 这篇小说看了很多遍。卷柏,一种生命力顽强的植物,与生俱来。人也何尝不是?小说中的卷柏从母亲的处心积虑到愿望实现的养尊处优,再到希望的破灭,最后到重生,这正是卷柏不曲的精神。
    • 黑雪2017/07/04 17:39:29
    • 分享到:
  • 涅槃重生是这部小说想要表达的精神,也是深圳这座城市的独特魅力所在。在这座城里,总有看不完的风景,讲不完的故事。借用我喜欢的一句话来说:每个人都有故事。于是,这座城便有意思了。

    回复

  • 一场离婚牵引出了一场邂逅,一个神奇的女孩和一段曲折的感情故事。
    • 黑雪2017/06/30 17:22:41
    • 分享到:
  • 初来乍到,不懂规矩。回复您晚了,实在抱歉!您言简意赅地综述了整部小说,字字玑珠!非常感谢!

    回复

  • 最近来访
  • 1790积分
  • 3星
  • 2钻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84369
  • 13
  • 1790
  • 因为热爱邻家,所以才愿意为邻家建言。据说,当年的邻家币之制,是王盛菲提出来的。可见,一个网站想要完善,得多聆听来自民间的智慧建言。关于邻家赛制,元罗一直在邻家玩耍,是最清楚邻家的一切赛制。要完善一个网站的成长,是需要多方达人的集思广益。元罗积极,总是第一时间提出建议。写这样的建议很花时间的,元罗辛苦了!文友们也要多跟帖来讨论2018的新赛制。2018,崭新的开始,全新的赛制,更应有积极参与的我们!

    吴春丽新赛制下应有新变化

    2018/1/15 10:32:34
  • 2018年1月11日(周四)晚上9点的“邻家文弹”可算得上是二十八期邻家文弹中持续时间最长、参与观众最多的一期!整场内容真的如主讲嘉宾费新乾先生那般:“文学发现”设想、“全民写作”计划让“邻家人”热血“沸(费)”腾;“普惠文学”、“皮肤主义”、“有机文学”让“邻家人”“心(新)”中希望满满;2018年,邻家文学社区推出的全新游戏规则让“邻家人”觉得“前(乾)”景一片大好!

    黄元罗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5 8:29:46
  • 谢过先生的分享。生活节奏加快和智能手机的广泛应用,催化推进微小说的欣欣向荣,或许符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相适应的基本原理。先生乃闪小说高手,释疑闪小说推心置腹,施教深入浅出,认真拜读,受益良多。虽说文无定法,却也有基本套路,学习借鉴,少走弯路胜于盲人摸象。更有,狭小空间泼墨闪小说所须的精雕细刻工匠精神,于小小说短篇小说甚至中长篇小说,都有着广泛的意义。

    言默然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12 19:51:54
  • 忆往夕,壁立千仞,共峥嵘;掀新篇,海纳百川,同辉煌。邻家文学,五年里,迎纳天下文笔开创一片天地;新年伊始,费新乾,吹号角,召唤新朋旧友齐聚再接再厉。过往成就,有目共睹有口皆碑;再创辉煌,须携手并肩同心协力。闻号角,蠢蠢欲动,文笔虽拙,甘洒一腔热血。我辈五零后,读书不多坎坷不少,阅历经历还算厚实,脑憨手笨了一点,何不趁还没迷糊还能敲击键盘,赶在夕阳落山之前,释放淡然恬实的灿烂?

    言默然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2 14:13:35
  • 昨晚的邻家文弹,张夏说:@憨憨老叟 重写一个108将吧。把我们后来的也夸夸嘛。谢林涛说:@憨憨老叟 重写一个108将吧。把我们微咖人也夸夸嘛。红月亮说:@憨憨老叟 现在要一千零八。他们的打趣,令我想起苹果手机的更新,苹果手机的更新算是飞快的。关于“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的版本,这个是经典版。在此,@憨憨老叟,现在2018年了,什么时候推出一个“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的新版,在更齐全的加载中,体会新榜单

    吴春丽夸夸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

    2018/1/12 11:18:54
  • 昨晚,天冷,颈椎病的原因,只能躺在床上,将手机举高来看手机。本期的开讲嘉宾是费老师,精彩怎能错过。 古人写诗讲究章法,把律诗、绝句的布局分为起、承、转、合四个部份。清代学者刘熙载在《艺概》中对此加以总结:“起承转合四字,起者,起下也,连合亦起在内;合者,合上也,连起亦合在内,中间用承用转,皆兼顾起合也。”睦邻要往回追溯,起因是:文学发现,全民写作,邻家币机制…五年睦奖,历经多元磨砺,睦邻模式更成熟

    吴春丽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2 10:43:20
  • 该首微诗歌“微”言大意,“诗”意人生,南国的冬天虽说很少见到“雪”,但因竞争所带来的“血”雨腥风却着实不少!所以,长期生活在南方的人基本上都有“南方真的很难”之感。友情提醒一下:作者来邻家贴文,若单纯是以文会友,文章篇幅长短不问;若是想搏个“名”或“利”的话,像这样的微诗歌,最好一次性能发上个三五首,作为草根一族,文章篇幅过短,结果大多是“寸草不生”!

    黄元罗南国的冬天

    2018/1/11 9:02:48
  • 很好,很深情,很不装。这不是你惯常的风格,但更朴实,更温柔敦厚。也许面对亲人,一切经验和技巧都是多余的,它只需要情绪的流动,山川草木,磨盘菜畦,都会来帮你,帮助把哀思与深情整理成诗的模样:结构与逻辑,意境与韵味。那些逝去的和仍然健在的亲人,与我们与简单的语言交流着:“你回来了。”“我们都很好,天气很凉,你要多穿点衣服。”但背后却粘连着一切美好。发现和歌咏这种美好,是诗歌应尽的义务。

    笑笑书生致亲人书

    2018/1/10 11:40:14
  • 闪小说因为其篇幅精短,处于快节奏生活状态下的读者们才有时间阅览;闪小说因为其内容精彩,看多了各类文体的读者们才愿意去品阅。本期主讲嘉宾憨憨老叟先生结合其经典作品《碑》《白云飘》《心愿》等给观众们派发了闪小说如何立意、闪小说写作技巧、闪小说怎样造势等一系列“干货”,让我们在2018年第一场暴雪中感到阵阵温暖。

    黄元罗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8 10:01:36
  • 热烈祝贺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揭牌暨谢林涛闪小说作品研讨会召开。我作为深圳的一名闪友,发去了贺信。我虽然在闪小说领域没有成就和建树,但是我依然爱着闪小说,也一直进行闪小说创作与学习。并且会一直坚持下去。深圳闪小说开放很多鲜花,有很多闪小说写作高手,他们把爱恨情仇都贯穿其中,得到了许多媒体的认可,得到了很多读者的喜爱,是闪小说创作的高地,我表示热烈祝贺,不遗余力支持闪小说创作祝贺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落成!

    潮湿的梦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7 16:00:13
  • “不碰。爸一口回决。”读得我有点心疼啊,春丽,也许这是你自己上次回去的真实事件吧。长年在外,因此同你父亲的见面也越来越少,为了生活,这真是无可奈何的人生啊。见一面便是一面,有时,没有见到面,但思念却是与日俱增的,思念成灾,化作文字了。父亲老了,一碰就碰在他的心坎上,一碰,在聚少离多的多的日子里画上了离别的一个句号,他怎能舍得你的离别啊。不得已而不碰吧。

    红红的雨蝴蝶不飞

    2018/1/6 14:47:25
  • 祝贺闪小说创研基地成立,祝贺谢林涛作品研讨会成功举办。双重喜事真是鼓舞人心。庆幸有老叟老师一直走在创研闪小说的路上。作品来源于生活而又要高于生活,只有对生活无限的热忱和沉淀,才能积累出好的素材。如果先生的墓志铭,白云飘等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作品。谢林涛老师总结的真好。空白不是留白。要在针尖上跳芭蕾,太形象了。

    电击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5 22:15:06
  • 1月14日,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就要成立,在这个时间上,开讲嘉宾由憨憨老叟来担当,这个契机点的把握,特别好!在此,提前祝挂牌仪式暨谢林涛作品研究讨会圆满成功!本期憨憨老叟的开讲,干货够足,肯定花了很多的心思!要了解闪小说的历史及创作方法,就一定要认真阅读这第27期的邻家文弹。憨憨老叟说,写好闪小说需要四个字:微、新、密、奇。在讲“细节”描写时,还以其作品《白云飘》为例,如此细腻化讲解,让人很是受益!

    吴春丽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5 15:29:52
  • 实际上这篇篇小说是2017年6月份写出来的,历时半年多时间。我所反应的人生就是一条船。大家在船上可以欣赏沿岸的风景,可以观察美好事物。但是遇到狂风暴雨,舵手不掌好舵,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文章中的幺姑就是其中之一。开始飞黄腾达,后不善于经营管理,听信谗言,不切实际的想法很多,想发大财,结果导致公司倒闭,全军覆灭。最后政府卖掉设备,给员工发生工资,这个就是生活当中的一只船。需要破浪前进,完成生命搏击。

    潮湿的梦一条船

    2018/1/2 22:08:15
  • 很多人希望某篇小说在故事情节上能精彩纷呈,在最终结局上善恶终有报。我们多么愿意看到文章中的“陈小雨”这位如扶桑花般有着微妙的羞涩美的女孩,出污泥而不染,能在某种机缘巧合下有个好的归宿。只不过,“扶桑”也有可能是“服丧”,果不其然,在鸟城某休闲会所大厅里做技师的陈小雨最终也成为她口中的“穿短裙的姐姐”。令人唏嘘的无奈却又让人不得不承认这就是残酷的现实生活!

    黄元罗夜扶桑

    2018/1/2 10:18:3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