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遇见亡命之徒
  • 点击:1644评论:82017/07/23 18:20

1

在没有遇见宁古之前,我几乎已经断定,我就是世界上最倒霉的人。我的倒霉在于人生的每一步都充满坎坷,在于当下的生活一片黯淡糟糕。举例子说吧,我很少加班,却总是工厂里最忙的那一个,往往半夜三更还要被叫去,检查电路,检查机械,甚至网络问题也要我去排查,有时候,我自己都分不清我是电工还是网管。加班的工人有加班费,我呢?用老板的话说,我的工作就那一块儿,不管白天黑夜,讲好的工钱,每月两千五,负责全厂的电路、电器,当然包括机械,所以不存在加班。我操他老母,这算什么工作?你一定会问,我为什么要忍气吞声,为什么不炒老板鱿鱼?唉,一言难尽。

我遇到宁古是一个意外的机会。按说,一个人遇到另一个人,没什么好奇怪的,深圳这么多人,遇见谁都不奇怪。可是我遇到宁古真的是一件奇怪的事。那天是我们厂的年轻人和他们厂的年轻人打篮球友谊赛,输赢无所谓,就是释放一下年轻人的活力,像我这种将近四十的中年人,也就是消耗一下激情,喊喊口号,跑两圈龙套,根本上不去场。篮球赛之后各找各的大排档去吃宵夜。

我们很意外地选在了一处,难怪,黄村这么大个小地方,找个像样的大排档也难,这个叫于记海鲜的店应该算是不错的地方。我们两围台挨得很近,各自吆五喝六地喝啤酒、吃海鲜,互相敬酒、扯臊、骂娘、吹水。

就在大家喝得高潮迭起的时候,我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宁古,宁古,你干掉啊!”我醉眼朦胧,望望自己的空杯,已经是空的了,是谁在跟我较劲啊?我正纳着闷,就见邻桌角落里站起一个秃顶男人,看起来三十五岁上下,一件红色篮球服汗哒哒地挂在身上,塌鼻梁,小眼睛,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说实话,见了这人,我当时就惊呆了,落座这么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我却一直没有注意到邻桌有这么个人,他竟然默默无闻到这种地步。更诡异的是,他竟跟我长得如此相像,塌鼻梁……,我几乎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假如你在某个场合见到与自己长相酷似的人,一定会惊诧万分。似乎时光在某个角度与自己高度重合,你会怀疑你与前生的自己相遇了。

我望着他,他竟然叫——宁古——和我差一个字——我叫宁古塔。我当时真的差点晕过去。

我这个糟糕的名字是我爷爷给起的。我爷爷并非大儒,我姓宁,我娘生我的时候是在古塔医院,我爷爷说,就叫宁古塔吧!于是,我有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名字。多年以后,我读了点书,才知道这个名字的糟糕之处,它竟然是古代流放犯人的地方。这么具有谶意的名字是否注定了我糟糕的命运所在,我一时解释不清,但是我糟糕的命运既已注定,我又有什么好追究的呢?我还能追究谁呢?

就是在我的命运极度糟糕的时候,我遇见了宁古,他的名字比我少一个字,但听起来好听多了。只是这长相,怎会如此重叠?

我懵懵懂懂凑过去给他敬酒,以便仔细观察他的面庞上的细节和内在气质,我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们互相劝着喝光了杯中酒,我没有离去,就近找了个凳子坐下,我不错眼珠地盯着他,终于从他的举手投足和话音语调中觉察到了诡异,他和我的性格神似,内在气质也活脱脱是一个人。他也定定地望着我,很显然,他也被我的长相和气质惊呆了,他直勾勾地望着我,仿佛回到了前世纪,那双因惊诧而变得更小的眼睛觑起来,要把我看个究竟的样子,我心想:你看吧,我俩没啥区别!他问我:“你,你是?”我说:“我叫宁古塔,咱们认识一下吧!”他结结巴巴地说:“好,好,好好好!”他的目光没离开我的脸,塌鼻梁上满是汗珠,他一定受到了惊吓。

我记得那天晚上,我们喝了很多杯,别人吆五喝六就吆五喝六去吧,别人吹水就吹水去吧,我要和宁古喝,喝到一醉方休!我们百年修得同个姓,我们千年修得长相同……我的话多起来了,我也告诉他我的诧异、我的敬仰,还有……我的意愿,我愿意和他成为朋友。他嗫嚅着答应了,显然他也有此意愿。

我们聊了很多话,聊着聊着,我们竟然如出一辙地对自己的处境不满起来,这更加增强了我的信心,不不不,我是说谈话的信心,要知道,在深圳,找一个正儿八经的值得托付的谈话人该有多么难啊!他说:“我和你的处境差不多少,我虽然有加班费,但是那点工资,根本不够养家啊!我老婆在商场打扫卫生,工资还不如我多,孩子在上中学……我苦心盼着自己升为拉长,可是车间主任那个龟孙子处处刁难我……”

在他的怂恿下,哦,这个“怂恿”似乎不太妥当,这样好像他有预谋一样,事实上,是我自己打开了话匣子。我说:“是啊,我之所以忍气吞声,不给加班费也给她干,是因为……”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也许是酒精作怪,也许是酒逢知己千杯少的缘故,我竟然把我迟迟不敢透漏给别人的秘密给说出去了,“我,我不瞒你说,我没有身份证啊!哦,不不不,不是没有身份证,我是不敢拿出身份证来。我过去在老家的时候,在镇政府工作,镇政府新进了一批电脑,当天夜里就丢了两台。镇长说,这么丢下去不行啊,他就让我想办法,我有什么办法想啊?我就在窗栏杆上通上了高压电,结果,嗨,出人命了呀!你猜偷电脑的是谁啊,是镇长他小舅子!”

“哦哦哦,我明白了, 我明白了!”他也是个先知先觉的人,对于我的处境也明白了八九分。

“你说,我背上了人命,而且这人命是镇长的亲戚,你说,啊,你说,我还能在老家待下去吗?”我想到往事,心里就懊恼不已,嘴也不好使唤了。

“那是肯定不能了!”他对我报以理解和同情。

“还有啊,我来深圳也只能隐姓埋名啊!你说是不是?我怎么还能要加班费呢?是不是?”

他点头,“那是,那是!肯定不能要。”

和宁古相遇这一天,成为了我生命的重要转折点,我有了知己,他与我长相神似、命运交叠、处境相同,我们大有相见恨晚之感,大有酒逢知己千杯少之感。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兴奋的呢?

从此我和宁古神交起来。

2

其实仔细想想,宁古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我们交往了一段时间之后,我觉得他不过就是个话痨而已,若论友谊深厚,我俩根本谈不上。你想想,假如那人就是你的影子,你愿意和自己的影子交往到友谊深厚吗?人啊,就是奇怪的动物,他可以自负,可以自恋,但是就是不会和自己产生深情厚谊,像我这种对自己处境不满的人,和与自己处境相似的人交往,很快就乏味了。假如我企望着建立深厚友谊,几乎等于自寻死路。我与宁古在茫茫人海相遇,充其量是单调乏味生活的一个调剂,因为除了他,我几乎谈不上有朋友,甚至连一个肯说话的人都没有。不瞒你说,去年我因为一点工作上的事,在车间发了一句牢骚,很快就传到了女老板的耳朵里,为此我被那女人找去谈话多次,还被郑重警告,这次算是栽了个大跟头,从此我便少言寡语了。

与宁古谈心,我就很放心,他不会出卖我。第一,我们不同厂,牵涉不到个人利益冲突;第二,他跟我处境相同,而且也总是牢骚满腹,怨气冲天。我们俩半斤八两。和他在一块,我有种发泄的快感。

我家住在黄村金盛路24号,这是一片农民房,出租给我们这些外来工居住,我一家三口挤在三十多平米的一居室里面,南北不通风,头顶一盏大吊扇。三伏天,这大吊扇看着威武,其实没什么用,呼呼转着,风是热的,我五岁的女儿常常半夜热醒,满头满脸都是汗珠子。我媳妇在新一佳干清扫工,每月一千五百块钱工资,下班回来捎回一把超市里卖特价的空心菜,蒜蓉炒炒,一家三口也吃个饱。在南方极度燥热的天气里,在这个三十平米的出租屋里,我和老婆很少做爱,天热,折腾一通热得要死。另外就是还有孩子挤在我们的床上,折腾得声音大了,肯定会被听到,那还不羞死先人。所以我和老婆没有床第之欢。这倒也省事,我们各顾各的命,各睡各的觉,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我老婆半夜的鼾声比我的鼾声还要大,她常常半夜起来冲凉,然后坐在吊扇底下吹风扇,再热了就去外面晃,一身破旧的睡衣总是汗溻溻的。我比较少出去走,楼下胡同里有一间发廊,里面彻夜亮着粉色的黯淡灯光,我知道那里是干什么的。我老婆常常对着那个方向吐唾沫,口中谩骂有词,她是绝对不允许我去那种地方的,非但不准去,即便是我不小心多看几眼都是不行的。她倒不是为了别的,她只心疼钱,她说,如果我去那种地方,半夜她就会拿把剪刀把我那个劁掉。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恶狠狠的,我小腹就一阵疼痛,仿佛真的被割了一样。我老婆只允许我去逛黄村公园,那里人多、热闹,他愿意我去看热闹,但不准我跳舞。

傍晚时候,黄村公园里有人用防护带围起一个大场地,在里面教跳舞,永远都放着那支舞曲《你怎么舍得我难过》,黯淡灯光里传出那个男人的口号声:“一二三四,一二三三四,跳跳跳……”我和宁古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约会,我们坐在公园的石椅上,在暗淡的灯光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天气热死人咧!”

“嗯。”

“都说深圳好,就是这个天气,也没啥好咧!”

“是呢。”

“你们工厂开资了没?”

“没呢。”

“你这个月的加班费高不高?”

“高个屌”。

宁古从来不反对我的话,偶尔会暴露一下他的坏脾气,这一点令我欣慰,我也正需要这种氛围。所以我也常常引导他向着不满的方向去胡侃。

“你提拔拉长的事,怎么样了?”

他突然变得极度亢奋,眼睛丝丝冒着火苗,“我日他祖宗,这领导迟迟不愿意提拔我,也不知他弄哪样。论能力,我不差,论资历,我也可以啊,我在这个厂干了三年了。他们眼睛盯着的就是那几个溜须拍马的,哪会喜欢我这种闷葫芦!”

他越说越来劲,几乎暴跳起来了。对于他这种情况,我是想见到的,我对生活的诸多不满,此时在他暴跳如雷的状态下,得到了释然——哦,原来天底下不幸之人不只我一个。

3

我和宁古的交往很神秘,我老婆根本不知道。有一天,我老婆下班回家,瞪着一双诡谲的眼睛望着我,吓得我毛骨悚然,我骂她:“你瞪着那双吃屎的眼睛望着我干甚?”她不依不饶,来了一句狠话:“我是不是该给你劁掉了?”“你疯了吧你?”“我刚才见到一个人,跟你长得一模一样,朝胡同那个小发廊走去了。”

“你他妈别胡说八道,你——”“滚”字还没说出口,我立刻想到了宁古。

我不能说,宁古的秘密就是我的秘密,谁还没有个秘密呢,谁还不得找个出口发泄一下呢?我一直就这么想,宁古这么做,我完全支持,谁还没个七情六欲呢?谁说男人有了压抑就该忍着?不能,忍着会出毛病的。反正我理解他。他活得够苦了,即便有点污点,也不为过。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小人物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曾嵘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9-01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9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9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7-25
  • 何逵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7-2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读到第五节,猜到了宁古与宁古塔是同一个人,应该说,已经很不错了。这种平行叙述是相当有难度的,把一个人的个性与特点一分为二,互相映照,互相补充,又不能有质的游离,又不能贴得太近,其尺度掌控,精度要求太高,需要具备一定的天分,才能达到完美的程度。略感不过瘾的是,故事的基本元素,比较普通常见,尤其是最后跳塔的情节,恐怕连一般社会新闻版的编辑,都已经丧失新奇感了吧。当然,结构精巧,这是作者最大的成功之处。
  • 多谢评赏,多谢指正,定当厉兵秣马,再接再厉,写出更多的好文字。

    回复

    • 曾嵘评委2017/09/01 07:13:41
    • 分享到:
  • 作家在小说的前头部分,塑造了两位相同又相异的人物,让读者了解到底层男人生活的艰辛和不易,以及男人内心最隐秘的暴力和色欲。最后又合二为一,上升为一个普世的主题,即人的多面性。正如王元涛老师所言,这种平行叙述的难度非常高,着实体现了作家的功力。
  • 曾评委的评论让我信心倍增,写作良久,不多受到肯定,这次甚为感动,多谢多谢。

    回复

    • 黄元罗3秀才2017/07/25 07:30:37
    • 分享到:
  • 记得在今年邻家520微咖大赛期间,蒋玉巧老师有篇名为《续写征集:邻居》的佳作颇受众多读者好评并勇夺周冠军。她的那篇微咖写的是某位原配因丈夫有了外遇并携小三私奔后而出现精神分裂。您的这篇文章写的是在深圳底层打拼的中年男子宁古塔因工作压力过大而出现精神分裂。蒋老师的文章是螺蛳壳里做足了道场,您的这篇文章是悬念迭起中不断演绎精彩!略显遗憾的是,佳作发出的时间节点不是太好,错失了极有可能夺冠的良机。
  • 多谢拨冗来读拙作,中奖实为所求,不过能拥有君这样的读者,实为幸运,再次致谢,并祝生活顺意,身体安康!

    回复

  • 色情和暴力,应该是男人隐藏在灵魂深处密码,不管是富裕还是贫穷,作者塑造了另外一个人,在反复的陈述中,写出了双层的贫困,双层的悲凉,双层的卑微,在生活的,现实的压力下,暴力已经不可避免,这个暴力撒向社会,就是社会的灾难,撒向自己,就是家庭的灾难。因此和谐必须要共同富裕,才能保证。
  • 回复
    • 叶紫3秀才2017/07/27 14:16:48
    • 分享到:
  • 无论活得卑下或高尚,我们内心都有一个影子,那就是我们的内心。小说巧妙地借了一个同名同姓的人,来诉说了“我”的一切不满与与隐私,让人读来感动身受。这小说手法新颖,语言恰合人物的身份,可见作者写小说的功力。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040积分
  • 2星
  • 2钻
  • 当我敲击键盘的时候,我感受到文字的热度。
  • 当我敲击键盘的时候,我感受到文字的热度。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24340
  • 5
  • 1040
  • 这篇文章的故事情节给人的感觉是老生常谈、在语言叙述上朴实无华。可这样的文章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依旧是经久不衰、百读不厌的经典!因为“助人为乐”的故事正如“花坛边上的那块馍”般,永远讲不完;“林桂芳”这类默默无闻、做好事不求回报的“中国好人”亦像“花坛边上的那块馍”般,不断地涌现!

    黄元罗花坛边上的那块馍

    2018/2/23 9:24:17
  • 没有一种感情比亲情更浓烈,没有一种温暖比得上回家过年!春节,这是每个人都盼望的日子,在外漂泊打拼的游子们终于可以回家与家人团聚了!在街上,到处是游子归家的身影。空气里流淌着思乡的气味。回家,是每一个中国人心头共同的期盼,也是一份美味的心灵鸡汤。它不仅是肉体上的行走,而是精神上的迁徒。

    寒塘听雨风雪再大,也要回家

    2018/2/21 15:32:18
  • 这是一篇散文化的小说,没有过多的故事,却有浓酽得排解不开的愁肠。作者对14岁少女春芹初恋的心理描写十分细腻纤毫,就像有一根肉眼难以看见的丝线,在情感深处更深处轻挠,让人深陷其中,以自己的初恋去陪春芹一起萌动初开。那些个阳光灿烂多梦易感懵懂生涩好奇渴望,都化作点点轻泪,在起风下雨潮湿雾霭长着蒲公英牛膝草的乡村,消融。

    笑谈一生净水已生萍

    2018/2/19 13:19:36
  • 看完这篇活色生香的小说,我更想聊聊隐藏在背后的社会背景和趋势。我真不知道那个表演功守道的瘦小男人是救了中国经济还是毁了中国经济,实体经济的雪崩性倒塌堪比当年的国企下岗潮,更甚。抛开欠钱不还的道德层面,实体创业的艰难跃然纸上,无论是个体户、全民创业、工厂、超市、实体店,未来的萧条无法预见。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尽管下跪催款略微夸大,但也说明,在生死存亡面前,什么道德、荣辱、身份、羞耻都不值一提。

    江飞泉

    2018/2/9 12:15:38
  • 三角债的网,铺天盖地,罩住男欢女爱,罩住灯红酒绿。无论老板员工,还是商家厂家,董事长总经理,都在网里苦苦挣扎;男的女的,说尽好话,下跪磕头美人计出卖肉体,无所不用其极。与哀鸿遍野相对应的是资金的流向,房产升值无止境。《网》,揭开社会的骚动,从一个侧面描摹社会转型期的困扰迷茫,刻画细腻,指向清晰,真切的警世文笔。社会浮躁已久,转型的阵痛毋庸遮掩粉饰,对症下药乃必须。

    默然

    2018/2/9 10:07:55
  • 一赞薛大姐发文的时间,寒冬时节凌晨四点多,真有你的;二赞薛大姐个人兴趣爱好,既高雅别致,又涉猎广泛;三赞薛大姐的影评,洋洋洒洒中诗意侧漏。当我们蜷缩在被窝里做黄粱美梦时,您早已端坐在书桌旁与文字为伴;当我们沉浸在毫无营养的娱乐节目中并嘻嘻哈哈笑着时,您正在品阅经典大片并留下若干精彩点评。您不进步,谁进步呢?

    黄元罗胶片里的荣光

    2018/2/9 8:21:54
  • 我感觉这篇文章有冲击月冠的节奏,描写细腻,人物具体,有商业,有文学,有抵抗,有坚守,我们都在一条欲望的河流里沉沦,为了生活而放弃什么,但从内心,从远方,我们也不想沉沦,个人的坚持比集体的陷落更打动人心。我最喜欢最后的一拉,是凄惨背景中的亮点,杜顺风这一拉,虽然拉不回这个掉头的社会,拉不回"王思懿"继续走向酒店包房,但这一拉,如精卫,如夸父,还给人以希望。

    昆阳森林

    2018/2/9 3:13:44
  • 作者由鼠及人,从老鼠的形象、老鼠的生活习性、老鼠的胆小怕光、老鼠嘴馋偷食等联想到人的处境。在作者的身边,有那么一群穷人,因为生活困难到城里打工,没有文化找不到好一点的工作。还有个同乡,从原来的“黄毛老鼠”,因为积极肯干,生活阔绰变得,“像只肥大的猫”。还有一个学长,由原来的风光无限,因迷上赌博,变成一只在菜市场到处觅食的畏鼠”。作者善于观察,将老鼠的生活写得细腻。把人的处境写得详细,值得学习。

    春风妙语为鼠

    2018/2/9 0:17:53
  • 《出轨》中的留守妇女“菁菁”与刚认识不久的陌生男“胜利”、《隆胸》中的贤内助“常相思”与朝夕相处的丈夫“卢钢强”、《网》中的职业女性“王思懿”与跟她一起进入公司的男同事“杜顺丰”,这些处于不同场合且身份各异的男女之间的情感瓜葛让卫华兄用他那特有的俏皮语言写得活灵活现,读后令人爱不释手,久久无法忘怀!

    黄元罗

    2018/2/8 9:07:14
  • 这篇小说塑造了一个饱满的退休妇女朱素莲的形象,折射出生活中的多少酸甜苦辣。朱素莲人心倒是不坏,却因为性格上的好管闲事,成了同事和邻里的公敌,近乎一种“平庸之恶”。在其老公死后,她终于得到安静的居住环境,却深深坠入生命的空虚和黑暗之中。这种升华式的结尾很是巧妙,也十分有力量。

    东门小王子下坠的夜晚

    2018/2/7 21:30:20
  • 各种诗性勃发的意象令人目不暇接,浮想联翩。乡愁和漂泊之恸沉进诗行,羊台山和大鹏所城等本地意象拉近了诗歌与读者的距离。象征隐喻的手法和参差错落的形式,以及诗中蕴含的复杂情感,让人想起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东门小王子丰满的石榴

    2018/2/7 20:23:11
  • 这篇小说与当下年轻人的生存现状贴合得比较紧密,走出校门,在城市中摸打滚爬,就业艰难,职场艰难,怀抱艺术理想的毕业生难上加难。作者站在旁观者的视角,冷静地观察,客观地呈现,赋予文本一定的文学感染力。通读作者的几篇小说,不难发现这篇在语言表达方面比前几篇进步不少,比如“那一辆辆奔弛的轿车是否驶入前方的黑洞?在林立的高楼间,自己如扛着米粒的小蚂蚁,压抑地喘不过气来。”

    东门小王子洗白

    2018/2/7 20:14:09
  • 作者笔下少女朦胧的内心悸动,以及周围青山碧水的自然环境,让我联想起沈从文的湘西系列小说,“她”的情思和举动,也颇具“翠翠”等少女的自然美感。值得一提的是,叶京京还在用心描写自然环境,这在当下小说文本中已难能可贵,比如“桥下流水淙淙,她视线沿着流水望上去,蒲公英、酢浆草、牛膝菊、稻槎菜在水边依稀可见,最常见的是芒草,枝叶细长而柔韧,山风过处,一径的娇媚。”安静迷人的文字。

    东门小王子净水已生萍

    2018/2/7 20:01:01
  • 生意不好做,老板夫妻跪了、罗思凡跪了、顾春生跪了、小老板跪了。这被网商经济重压下的实体经济败相真是触目惊心。这一连串的跪中唯有杜顺丰的一跪来得有些莫名,不过是一个心怀写作梦想的中年朝圣而不得便如天塌地陷。外人觉得不足以与那些生死存亡相比,但我却觉得这是作者深埋在其中的情怀。最后杜顺丰对王思懿的一拉,也是对自己最后的一拉。管他娘的天崩地裂,我要活出自己、为追求自己的梦想人生殊死一搏。作者答案也。

    陈彻

    2018/2/7 13:46:13
  • 继《回家》的潮商后,卫华兄又交出了一份商场催款的力作,生动地描绘了近十年来深圳的实业曲折和艰辛,以催款为线索,引出一个个商业创业故事,一环扣一环,其中有句话说:大家一起死。道出商场博弈中的悲凉。当然,文中对商人嘴脸的刻画,点到即止,各有所需,是为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对全体社会与房价共舞的描写,博人无奈一笑。好文,大大支持!

    木易

    2018/2/7 9:23:5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