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葡萄入榨
  • 点击:6080评论:252017/08/04 19:10
  • 第五届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十佳

你若不投葡萄入榨,它就不能变成酒。——题记


近期我因常去荔枝公园练歌,从六约坐地铁三号线到红岭站下,走过那段熟稔的红岭中路抵达公园。中午会到红宝路上海馄饨店吃碗荠菜肉馄饨,或到宝安南路那家屹立近十年的永和吃碗豆浆,或到松园路那家煲仔饭吃碗咸鱼茄子煲,饱啖一顿后心满意足地回归。每每这时,我都会感到幸福,如同几次梦中醒来,眼泪汪汪,道不清是何原因,无数熟悉的人事冲入记忆,让我难以释怀。我时常会想,哇,我在那些地方居然生活过十年。那些如烟往事像泪腺里无法阻挡的液体,滚滚而来,让人猝不及防,让我不得不开启记忆模式,用文字记录那些故事。

这些记录我体温、脉搏、鼻酸、心跳和泪腺的文字,每个字都无比真实,除了一些敏感人名,我竭力将最真实的内容呈现给大家。所以,我不认为它是自传体小说,像保罗奥斯特的《穷途,墨路》,也不是像亨利梭罗的《瓦尔登湖》那样的格调散文。当然更不是纯粹的回忆录,我远还不到余生无所期盼、只靠回忆苟延残喘的时候;更不是个人传记,毕竟只选取了十年生活片段,而非人生的全部。

阿兰·德波顿说,一切真挚的情感都是值得尊敬的。而苏珊·桑塔格又说,唯有深情能够拯救这个绝望的世界。最让我震撼的是卡尔维诺深情的表白,世间恐怕没有比真情更让人振奋人心的了,它是我活着的唯一理由……正是这些睿智的声音给了我勇气,告诉我可以用最真挚的情感,记下某一刻、每一瞬间的感动,并将这种感动传达给爱自己和自己爱的人。

我宁愿把它当作生活读本,或者借用马龙白兰度的影片《现代启示录》,命名为生活启示录,尽量真实且详实地记录从毕业初年借居红桂路,到十年后离开这里的诸多片段,或许能构筑出如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或史铁生《我与地坛》那样的文本,寄望于在很多年后,能有个清晰、温暖的记忆梳理——这或许是这些文字的价值。


2002年:十元店,红桂路,荔枝公园


2012年购房搬到横岗六约之前,我在园岭附近住了整整十年。

这十年里,搬了五次家,住了六处地方,但从未想过离开这块深情的土地:这块被东西向的深南大道、红宝路、红桂路,南北向的红岭路、宝安南路围成的区域。直到如今,我心中无法泯灭那种强烈的想回去看看的愿望,尽管物是人非,但我知道,这种感情超越了时间、空间、行政区域和地点名词的束缚,深深地铭刻在骨子里。这种感觉熟悉得如童年的腮腺炎,如脚底被玻璃划伤的七公分伤疤,或骨折过的右手肘骨那样刻骨铭心。我想,这就是我与这片土地的命运契约,无论怎样的变迁都无法隐去当年的记忆,连爱情都比不上,连抑郁症都比不上,只能是生命才可以有同样的分量。

2002年,春夏交汇。我在几个香港人合资开的小公司实习,当时我寄宿在老乡位于松坪山的临时居所,每天坐455路小巴士,花上近一个半钟头到公司,搞得我每天身心俱疲,直到再也无法忍受。原本经过深南大道那些花坛和林荫的欣喜,全然化作瞌睡与厌恶心理,我再也不想住松坪山了。正愁身无着落时,同事阿赖说,他住的那个地方还不错,问我愿不愿意一起去看看。

我们坐10路公交车到荔枝公园站,跨过马路就到了他住的地方。他说这原来是深圳武警七支队家属大院,现在都转租出去了。入门后是一个不大的院子,正值初夏,一簇簇耀眼的红色花朵开满枝头,“这是簕杜鹃,深圳市花。”

他带我去二栋四楼的一间屋子,一位老太太接待了我们。老太太姓陈,南京人,人非常善良,虽精明但还是抑制不住眉目间的优雅。我们都叫她陈姨,其实她有个很男性化的名字:陈能贵。这是一处由套房改成的三室,没有客厅但有厨房和公用洗手间。洗手间在最外边,粗陋的三合板木质门,敲门时发出的沙哑闷响,让人感觉随时可能被破门而入而春光乍泄。一间大的屋子摆了三张上下铺廉价铁床,呈“凹”型排布,对面一张枣色桌子上摆着一台电视,如果记忆没错,应该是东芝电视——老太太后来还说过,这台东芝电视花了她不少钱。隔壁一间屋子略小,也是三张上下铺,还有一个简陋的木质衣柜,衣柜门稍不小心就掉落,仿佛是老太太为了防盗故意这么设计的,若谁起了歹心,难免手脚颤抖,肯定会不小心碰到衣柜门,就能提醒主人,贵重财物有风险——尽管住这种地方的人大抵也没有多少贵重财物。再说来来往往的各色人等也是如过江之鲫,谁也不知什么时候离开。阿赖跟我说,这边都是这样的屋子,因为租金比较便宜——我觉得不能叫房租,应该叫铺租,一天8-10元——“十元店”的叫法就是这么来的。这些“十元店”接济过无数无家可归的人,这些人中有炒股失败者、失恋者、失业者、待业者、同性恋者,甚至吸毒者,当然少不了深圳城中村的特产——二奶与娼妓。陈太太与几个不明身份的女人住在最小的一间屋子,似乎也相处融合,一个叫阿华的妇女住了整整两年,几乎就把这里当成家了。唯一的小阳台分为两半,分别给几间屋子的房客晾晒衣服用。

我觉得虽然住客杂乱,但还可以接受,就定了下来。反正一个月才二百元,可能是这个中心区最便宜的价格了。阿赖住在楼下另一间十元店,本来想搬来一起,想到那边房东也是熟人,不好动迁,就罢了。他带我去楼下士多店(当时还不知士多店是store的翻译,杂货铺的意思)买了席子、脸盆,不需其他太多备置。心想这里不过是过渡的住房,暂时将就着吧。没想到一住就是大半年,若非后来发生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我估摸还会住下去。

至少有三个人是长期住客,一位就是湖南的彭叔。彭叔据说原来也是资产丰厚之人,做了不少生意,但不知为何堕落到住十元店的地步。他五十多岁,肯定不到六十岁,但头顶上几乎没有头发,周边稀疏的几根头发也像衰败的枯草贴在青灰色的头皮上,让我想到印巴战争中被炸毁的地雷区。他有两道粗眉毛在宽阔的额头两侧,突兀的感觉让我总是想笑,他的眼睛小到看不见缝隙,却总是努力睁着,就像永远也睡不醒的人,让人觉得随时可以闭着眼倒下去。他倒是鼻子坚挺,除了鼻头微微塌陷,其余看上去很匀称。两片薄薄的嘴皮略带赤红,可能是火性体质所致,却时常湿润有光感,或许是他一直注重养生所致。老彭的肚子也是超常规,每次我都担心他若摔倒,肚子着地的话,会不会像气球一样瘪掉,这种邪恶的想法让我老是想用指甲去戳一下,当然是想想而已。虽然住宿条件糟糕,但丝毫不影响他每天做明目醒脑操,有时还会说服其他住客一起做。他算得上口才不错之人,似乎整天都闲不住,叨叨个不停,从女人到股票,再到养生,喝茶,话题多变,偶尔谈到他的儿子,一脸的自豪,但我始终不知他的自豪来自哪里。他对我还算不错,除了邻床的缘故,更多的是他觉得我比较有知识——当他得知我本科毕业时,惊骇一番,“你怎么住这种地方——当年我也差点考上大学的,后来因为成分问题去不成。”我将信将疑,我觉得他没有读书的资质,即便成分是贫下中农出身,也估计考不上大学——推荐上学除外。

很多人跟他关系不错,熟悉后,他们经常跟他开玩笑,“老彭,怎么不找个妹子?”

“把你妹子介绍给我?”他嬉皮笑脸地答道,那人啐了他一口,“呸,不要脸,这么老了,还想我妹子。”当然是玩笑话,大家都不生气。每次我都在旁边笑着,他就拿我开玩笑,“给小江介绍一个呗,你看他细皮嫩肉的,妹子最喜欢咯。”我也不计较,这种玩笑我还开得起。

不过一次,同住一间房的阿东告诉我,“小江,昨天我看到老彭在陈姨房间。”

他神秘地笑起来。我瞬间明白为何最近老彭总是那么开心,偶尔还哼着歌,也时常帮助陈姨给我们准备晚饭,弄得满头大汗。那么热的天,一个大胖子躲在闭塞的厨房里炒菜,真是受罪,每次出来头发就像落水的鸡毛一样贴在前额,汗水涔涔,脏兮兮的,让人忍俊不禁。

“今天的晚餐四元。你彭叔今天专门买了鸡翅,今天晚上吃卤鸡翅。”陈姨一边跟我们打饭,一边说着,嗓音愉悦,像抹了蜂蜜或玫瑰露,我们似乎都明白其中原因,我和阿东相视一笑。

“笑什么,死小鬼们。”陈姨妩媚地瞪了我们一眼。

我们每天会在吃饭前统计人数,然后陈姨去买菜,按照每份3-4元搭配当日的菜品。一般说来,有西红柿炒鸡蛋、炒上海青、红烧鱼、青椒肉丝之类的家常菜,偶尔会有卤鸡翅、饺子或瘦肉汤。尽管也算简陋,但比起外面的饭菜还是干净卫生些。老彭也算有点天赋,变着花样做菜,我们都蛮喜欢他的手艺,也经常变着花样夸他。人呀,最经不起夸,每次夸他,他就笑得下巴不知哪去了,眼睛更是笑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就像他原本没长眼睛似的。每次吃完,当场结算,偶尔我们也会欠着,陈姨就会用一个笔记本记着,某某欠晚餐一顿三元。不过对实在拿不出菜金的住客,她也会网开一面。

老太太平素也是忙碌之人,每天吃过早点准时去深交所看股票,据说还赚了一些钱。据说钱大多寄回家给女儿,她是离婚了还是老伴去世已记不清了,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自给自足,租了这间屋子,当二房东,养活自己,补贴家人。中午准时回来做饭,中午人数不足,她基本不做太多,老彭偶尔会在家吃,平素也不知去哪里——要么也去炒炒股,要么去下古玩城。下午雷打不动地要午睡半个钟头,然后去跳舞或散步,五点左右准时回来做饭,如果老彭没在,她就自己下厨炒菜。

也许我比较讨长辈喜欢,每次打饭时,她都会明显给我多点饭菜。有时我加班晚了,饭菜还给我留着,温在锅里,就好像家里一样,现在想来依然十分感激。


住了一些日子后,总算跟周边的人熟稔起来。尽管我一直是内向之人,好在还算善于沟通,决然不会像某些人一样钻牛角尖。我展示自己温顺无害的一面,和不少人成为朋友,也挖掘出他们琳琅满目的人生,或折腾,或动荡,或丰盛,或多变。

老肖是其中让我印象深刻的一位。那年他应该是刚过四十,我戏称他为“肖叔叔”,湖南益阳人,要么就是衡阳人,总之籍贯后缀里有个“阳”字,他为人也算阳光大气,浓眉大眼,形象气质俱佳,在这个院子里算是美男子了。加上早年做过若干生意,烟草,茶叶,也开过茶馆,据他自己说,身价曾经达到500万之多。

“那为何现在如此?”熟悉后我忍不住问他,“现在茶馆还在吗?”

“后来赌博全赔光了。”他说这话时没有一丝忏悔的样子,好像习以为常,也许他早就参透人生,不是我等刚入社会的小咖能明白的。尽管没什么钱,他倒经常请我们吃宵夜,有时是撸几串烤串,有时是炒一盘米粉加一瓶啤酒,坐在红桂路旁的松园街大树下,漫无天地侃大山,优哉游哉。我喜欢听他讲述他与几个情人斗智斗勇的辉煌故事,每每说到兴头上,眉毛一耸一耸的,就像告示曾经不败的丰功伟绩,“以后千万别惹女人——女人都不是好惹的,一定要注意。不过你还小,等以后你就知道了。”

  • 1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葡萄入榨人生十年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梅江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8-31
  • 芒果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7-08-31
  • 谭家幺少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5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3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2
  • koko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08-12
  • 芜薇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8-12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07
  • 隐词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08-06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0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私心喜欢这篇文字的理由是,给我补了一堂深圳生活史课,让我这种后来者,与这座城,更容易建立起亲密的对接关系。文字略芜杂。情绪流有剪裁的余裕。一些过渡与交代不必要。你一旦交代,考虑的就是自己,而不是读者。但它丰富,逼真,从阶层流动的角度,揭示了这座城基本气质的由来。尤其关于病痛的叙述,相当精彩。世界过于强悍,自感无力掌控时,病痛及对病痛的疑神疑鬼,就是生命在发挥伟大的自我保护本能。标题也是一个加分项。
  • 很感谢元涛老师提名,我会利用点时间做些修改,我同意老师的意见,略显芜杂,使之更加精炼些。
  • 在写这篇文章时,几次写不下去,这可能导致了情绪泛滥,枝节过多,感觉回忆的痛苦比写作更艰难。再度多谢王老师赏识。

    回复

  • 五万字啊,一开始你就发群里说五万字,没读,今天看了,有点酸,十来年的深圳见证,自述,你似葡萄,毕业入榨社会,迷惘,彷徨,无助,孤独,孤奋,就连十年后,都还是这般挣扎,扎心了老铁,想起白居易也,飞泉不易,谭何容易?你这是给自己立了篇自传,写吧,岁月无痕,青春有悔,如你提到的那句歌词:再回首惚然如梦,再回首你心依旧,还好读起来不来,为你的真挚感动了一下下,另,追忆逝水年华是普鲁斯特开始意识流的创作吧。
  • 好扎心对吧。能在深圳扎根真心不易,但熬下来就是成功。印象中,追忆逝水年华是意识流的鼻祖,有时间可以看下阿兰德波顿一本专门讲《普鲁斯特》的书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7/08/07 10:38:26
    • 分享到:
  • 五万多字的非虚构不好写,至少也得花费数十天的时间!从2002年到2011年,人生最美好的十年,以作者自身经历为例,书写了有泪花有幸福的成长!其实能够在一个城市一如既往地居住,算是老深圳了。资深居住者打量自己的居住地,会更客观、细致。切入的是生活的点滴,体现的是“我在闯深圳”的传奇经历。其实传奇是自己与命运的抗争,是自身的努力,诸如定计划的存钱,看书,出游,买书等,都是充实自我的具体要求。致敬辛勤者
  • 痛并快乐着
  • 春丽的评论很温暖,让我感觉这五万字是值得的。其实对于读者是个巨大挑战,但对于写作者也是巨大挑战。有种不忍回视的伤感与怀念,但这就是生活赋予的真谛。
  • 换成是我,恐怕至少要用上一个月呢,飞泉多才又勤奋!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7/08/04 19:18:08
    • 分享到:
  • 五万多字的非虚构《葡萄入榨》终于上线,松了一口气,这篇文章写了两个月,确切地说是写了10年。从初入社会的2002年到2011年,这十年一直被认为是我人生最好的时光,多层次、丰富且诡异的经历让我很享受。尽管回忆有点困难,且有点伤感,那每一个字都是温暖的,真实的,寄托着我的内心感情,所以这篇文字可以说字字有我的体温,心跳,眼泪和微笑。我就像那个海边拾贝的孩子,轻易地就捡起了美好的贝壳。我是如此幸运。
  • 这是我不可能回避的十年,如果不写出来,我内心非常将会不安,像一根鱼刺卡在喉咙,生活太真实了,真实得不忍直视,真实得令人惊慌。所以我写了,也放下了。
  • 白居易也,深居不易,奋斗吧,骚年

    回复

    • 梅江2童生2017/08/31 21:31:36
    • 分享到:
  • 五万字,十年!文章之长,时间之短。最初我也被这五万字吓到了,差点让我烧糊了一锅菜。当我完完整整看完时,却没有太多的压力,因为飞泉大哥描述的状态正是我此时正在经历的。面临着诸多选择,面临着诸多条路,有些不得不走,有些想走不能走。刚毕业的我确有一番志气,架不住人人的苦口婆心地劝说,架不住为人孝顺的观念作祟。初入职场,尚未感觉到尔虞我诈的同事关系,然而老板间的笑面虎和敷衍了事,表里不一处处可见。深有触动
  • 谢谢建荣留言。刚开始都比较艰难,坚持下去,找准自己喜欢的行业和擅长的事情,深耕细作,坚持五年,必有所成。加油

    回复

    • 柏亚利3秀才2017/08/31 13:08:09
    • 分享到:
  • 赞美好文!
  • 谢谢柏姐

    回复

  • 飞泉来深圳很早的,其实,在小公司里,能见识到的东西多。在工厂,大多是千篇一律的,我来深圳也十多年,沉迷于看书当中,一些事情过了也就过了,没有记录,感觉没什么经历一样。
  • 我算经历丰富,见识过很多老板,自己也算过得斑斓,很享受这个过程。祝兄快乐

    回复

    • 芜薇2童生2017/08/12 09:40:26
    • 分享到:
  • 感谢江老师的真情分享,任何一种经历都是一份财富。葡萄入榨,才得美酒。愿作者的文字如葡萄酒般纯美、人生如葡萄酒般甘甜滋润。
  • 谢谢芜薇姐的打赏和精彩点评。的确如你所言,经历是无法刻意追求的,反而让我们的人生更丰盛,更有价值。
    • 芜薇2017/08/13 09:34:25
    • 分享到:
  • 订正:纯美-醇美

    回复

    • 姚志勇3秀才2017/08/12 05:24:15
    • 分享到:
  • 翻到第三页觉得不对,瞄了瞄评论,整篇有5万多字,飞泉兄,这贴子我沉了。你的胆红素不会升起来吧。
  • 现在很平稳。谢谢兄弟

    回复

  • 飞泉真勤奋。当然,第一是有天赋
  • 一般勤奋都和天赋无关,大哥,你别骗我了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3钻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深圳市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深圳市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9
  • 220825
  • 100
  • 24720
  • 诗歌,有时就是一个人内心的独白。当生活经历过鲜为人知的孤独,生命的秘密试图穿透文字来抵达那个被俗世浸染的自己。赶马的人在无人喝彩的马路上,已经习惯了一种默默的生长。其实,一个人无论怎样的讲述与书写,你必须承认,错过的马车和扬长而去的马,生活的故事再也没有回来,而旅途却在你的眼前清晰如昨。一个人说到底,就是相遇一首诗歌的经历。

    向日葵兄弟南方旅途:一个人的独白

    2018/4/20 13:10:06
  • 卫生纸,日用品,不值一谈,却有精彩一现。姥姥五个儿女,外孙女都长大成人了,姥姥当五零后或四零后年逾花甲或年近古稀了吧?这辈人,吃糠咽菜长大,骨子里都是节俭都是节约归己,用卫生纸都很抠门的。微咖架构,描摹细腻,姥姥的形象栩栩如生,可爱可亲。拜读学习了,好,好文笔的好。窃以为,最后一闪,稍显刻意了,以为大可不必。当止则止,留白更好,读者都能领悟到文笔的意境,说出来反倒画蛇添足了。

    默然卫生纸

    2018/4/19 21:23:34
  • 诗言志,歌咏言。深商故事也可以通过诗词,甚至是歌曲的形式呈现。相对于小说、散文、人物传记等体裁,诗词和歌曲具有篇幅短、朗朗上口、便于流传等优势,但诗难作,曲难谱,5200元的特设奖金不易拿!套用“铁人”王进喜“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句话,在邻家,遇到这好事儿,必须上!

    黄元罗深商故事大赛接龙之《深圳奋斗谣》

    2018/4/19 8:59:03
  • 这篇文章我是在手机上看完的,邻家网的好处在于用手机看也可把字放大。作者很详细描述了去西藏的感受,那里的人、景、物,包括动物都让人喜欢。特别是蓝蓝的天,白白的雪、西藏人对佛教的真诚信仰、还有核实的人都值得喜欢。我一直也很想去那儿,苦于没有机会。但我会抽机会去看看的,去感受那里浓厚地宗教信仰,去品尝那里的美食,去欣赏那儿的美景,想想在一个寂静的下午,走在西藏的路上,手可以摘到云朵的感觉是多么美好?

    春风妙语拉萨记事

    2018/4/19 1:27:16
  • 荣荣的文字如她的为人一样朴实无华,虽然没有风花雪月的浪漫,也没有洋洋洒洒的华丽词藻,但却平实、热情、不做作,读来让人温暖、踏实,这也是许多人喜欢她和她文字的原因。这首歌词立意清新,朗朗上口,既写出了深圳的变化,又写出了拓荒牛的艰苦奋斗、理想和情怀。读来,让人不由自主地回味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峥嵘岁月,对于亲历这一段岁月的人,会有许许多多的感想和共鸣。

    梦晴【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18 10:52:11
  • 深圳今日的辉煌,离不开数以万计的“拓荒牛”。窃以为,本文中的“拓荒牛”至少有两层含义:一是,改革开放后,深圳的首批耕耘者,他们的拓荒造就了深圳的幸福满仓;二是,他们的举止实在是牛,短短数十载,即让深圳由名不见经传的小渔村华丽转身为国际化大都市!深圳拓荒牛伟大,用文字将他们的丰功伟绩固化下来的荣姐亦值得点赞哦。

    黄元罗【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18 9:12:16
  • 《陪父亲洗澡》的标题吸引我读完文章,作者详细描述了为什么陪父亲洗澡,也道出了儿子在外有自己的工作家庭。一个军旅生涯的老父亲近90岁,发白耳背眼失明,作为儿女该做些什么?幸好作者意识到孝敬父亲,为儿女做表率。我们都会老,也希望自己心儿孙们孝顺。如果作者再注意细节描述会更感人。

    春风妙语陪父亲洗澡

    2018/4/17 16:09:29
  • 乌鸦反哺,羔羊跪乳,动物即有的本能也。动物的本能,在《陪父亲洗澡》的文笔中再现,虽然迟到的再现虽然显得羞羞恬恬,甚至多有愧疚甚或不自然。然,正因这种羞恬这种愧疚不自然,更见其真其诚。都说,散文的价值就在写真,就在依托写真的抒发情怀,读过《陪父亲洗澡》,我信。《陪父亲洗澡》,记叙文体,文笔恬淡,描摹细腻;抒发情怀真切,没有矫情刻意都真情实感。或许,真情实感最具穿透力。喜欢,点赞

    默然陪父亲洗澡

    2018/4/17 15:11:21
  • 《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犹如刘恒《白涡》的味道呢。《白涡》写职场的情,写高知的情感旋涡;《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写游弋社会底层懦夫的情,写醉生梦死的纠结。情色或色情,人类生活的一部分,重要的部分,仅次于食罢。情色或色情并非就黄色吧?或许伴着真伴着永恒。“雪阳”,折分开,或许都教人赏心悦目,各自的自然属性都有可欣可赏的成分也;码在一起呢?或许就排斥,就难免矛盾。欣赏并点赞美文。

    默然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

    2018/4/17 8:29:27
  • 恭喜李玉获得周冠。一早就读了,一直没评论。微信上与李玉有聊,以这样的文笔,差不多赶上香港财经小说的水准了,畅销已经不是问题。譬如本篇开头部分,读来就有行云流水的感觉。可是读到最后呢,还真就是个亲历或亲耳听说的故事,作者如实照写出来了。想象呢?文学的虚构呢?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东西呢?欠奉!这就是我有点不甘心的地方,吐槽出来,砥砺下一篇。

    因特虎老亨红玫瑰酒店

    2018/4/16 15:41:10
  • 99年出生的小女生,实际上是00后,才将高中毕业吧,文学上已经是山清水秀了,在400多人的邻家线上文弹中,不疾不徐,娓娓道来,令多少深圳文学江湖上的老炮人物刮目啧啧。是的,龙思韵:90后写作形散而神不散,她的讲谈实录,就是这个了。

    因特虎老亨龙思韵:90后写作形散而神不散

    2018/4/16 14:41:54
  • 首篇同题征文《深圳奋斗谣》以“深圳速度”在邻家文学社区贴出。该首诗词或者说是歌曲让我们从中读到了“凤凰传奇”的动感与欢快。其实,深圳就犹如凤凰涅槃,她仅用不到四十年的光阴即走完了国内绝大多数城市花上数千载还未走完的路!本次同题征文大赛在赛事期间又会演绎怎样的精彩?又将带来哪些高潮?颇为期待!

    黄元罗同题之:深圳奋斗者之谣

    2018/4/16 8:18:07
  • 龙华河道上的遐想,打工簇的拳拳之心,昭然若揭,细腻实诚。外来打工簇,把不是母亲河视为母亲河,对一方水土美化的思考,既见责任心使命感,也显南国改革开放窗口的向心吸引力,给人感动。倘若国人都如作者般主人公的情怀,倘若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每一方土都如深圳般的向心力,青山绿水国强民乐的梦焉不早圆?小小地球村,大家都邻里,都如邻家文坛就这么大一片天,关注共同的空间关爱共享的青山绿水,生活更美好。

    默然龙华河道上的遐想

    2018/4/15 11:25:16
  • 这篇儿童文学写得好,人心的贪婪,给我们的世界造成很大的改变,李麦镇作为精神的故乡,离我们渐行渐远。当我们淳朴不再,欲望膨胀,我们的世界注定也是一片狼藉!放牛娃变成采石场老板,这难道是我们每个人的期待?!坚硬的三块石头是隐喻,在摧枯拉朽的变革面前,我们一些好的传统能不能坚如磐石?!

    昆阳森林李麦镇的石头

    2018/4/14 6:55:43
  • 悲观者认为,婚姻犹如坟墓,双脚一踏进去,自由立马就被埋葬!所以,文章中的男主人公“超”新婚不久,即想恢复自由身,并另寻新欢;乐观者认为,婚姻好比分享,融入其中,其乐无穷!所以,文章中的男主人公“超”在想到儿子时,那种幸福的心情是无法用任何语言来表达的。故事挺现实,也颇有警醒味,拜读了。

    黄元罗超度

    2018/4/13 9:36:4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