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日再聚
  • 点击:2106评论:112017/08/20 15:37

深圳的五月,仿佛已是盛夏。上了夜班从厂房走出来,阳光明晃晃地刺眼,一时间竟然睁不开眼睛。还好,出了厂门将背对着阳光前行,没走几步,背上的衣服就开始发烫。

饭堂夜里和早上并不营业,此刻我走出厂外只是为了买份早餐。有些同事怕麻烦,会将就着吃些面包或是泡面。这些食品偶尔吃一顿是不错的,或许还可以当作美食来品尝;倘若被迫天天吃,无疑是味同嚼蜡的。大凡上夜班的人一去厕所就能蹲半个小时,那绝对是事出有因的。

每天下班后我都对自己说,去外面走一走吧,就当是透透气也不错。还好,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快餐店的大门永远为我们敞开着。当我走在园区路上的时候,我想着,要给刘然打个电话。

今天是刘然生日,往年他会召集我和高兵聚一聚的,这次我却去不成了。刘然是我们中间最忙碌的一个人,他经营着一家小型胶袋制品厂,生产各种尺寸的保鲜袋、包装袋、垃圾袋……。他的妻子小欣并不善于管理生产,厂里忙里忙外都是他一个人。我和高兵曾多次建议他招个帮手,他总是说:“其实活不多,一会儿就忙完了,多请个人不划算。”

一年下来,只有到了他生日那天,才有机会看到他在餐桌前轻轻松松地坐下来,陪我们聊聊天,说说旧事。我知道这样的一天来之不易,所以不想错过。今天早上快下班的时候,我去找组长请假,他说:“你这个月已经请过三次假,还能请吗?你进厂也有一年多了,难道还不知道这条厂规?”

我细想了一会儿,才记起来确实请过三次假了:第一次去银行补卡,后来因为重感冒又请了两次假。厂里有规定,一个月内请假不能超过三次,否则便按旷工论处。是我疏忽大意,请假几次都忘了——最后灰头土脸地走出了仓库小办公室。

此刻走在路上,我开始怀念起之前那些自由自在的日子。差不多有五六年的时间,我在这座城市里到处游走,摆过地摊、开过铺面,虽然最后以店铺转让收场,那些日子却过得随心。现在复进工厂上班,感觉就像起床溜达了一圈又上床重寻旧梦。然而梦已远去,只留下残留的躯壳。

我可以让此刻的情绪平静下来,却无法忘记组长当时讥讽的语气。身为组长的他,是否就时时刻刻记得厂规呢?我看未必。每到上夜班他就经常去外面喝酒,当他带着满身酒气回来的时候,通常已经到了下半夜。他摇摇晃晃地走上二楼半成品仓库,随便找个角落便胡乱躺在纸箱上,接着便鼾声如雷;有时即便没听到鼾声,那双脱下来的鞋子与双脚所散发出来的气味,也是他存在的标志,贸然闯入领地,赶紧掩鼻而退避三米之外:那时候的他将厂规置于何处?

说来惭愧,当初来面试的时候我应聘的正是他的职位,可当我办好入职手续后,他却不辞工了。面试我的仓库主管也没有办法,后来给了我一个仓库储干的职务,干的是仓管员的活,每天听由那位视辞职如儿戏的组长呼来唤去,这究竟算哪门子的事?

抱怨归抱怨,当时的我并没有顶撞组长,也没再多言,显得很平静的样子下班了。已过而立之年,想起以前一些冲动之事常会感到后悔,后悔次数多了,很多事情就看淡了。

我打电话将这些告诉了刘然。说实话,一起来深圳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缺席,难免有些遗憾。刘然却安慰我,说:“不让你请假就算了,生日年年都过,可不要因此耽误了上班。若是有空,我们兄弟三人再好好聚一聚……”

买了早餐回到宿舍,窗户竟然是关着的,风扇也没开,一时间就像走进了一个密不透风的蒸笼。我将快餐盒放在床铺上,赶紧去开窗户。宿舍外那条铺了好几个月的路正在浇沥青,浓烈的沥青味扑面而来,赶紧关了。转身去开风扇,风扇还是坏的,上前天就催促厂务人员来修,不想今天还没修好,着实让人气愤。

宿舍里入住了十人,跟我上同一个班次的另外还有五个人,此刻都已躺在床上。在这闷热的空间里,他们尽量裸露着自己的身体,白花花的,仿佛五堆肥肉。他们是注塑车间的加料员,一整夜的忙碌早已累得疲惫不堪。人在这个时候是最容易入睡的,他们会梦到家乡吗?或是喜欢的姑娘?或是细雨纷飞的清凉世界?我不知道。

我却因为烦闷,心里清静不下来。想到今晚还有整晚的班要上,强迫自己睡去,依旧还是睡不着,愈是心烦。浑身的汗水也涌出来凑热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我,就像一条在搁浅在沙滩上的鱼。

到了中午时候,上白班的人回来休息;过后,睡醒的人起来喝水——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一直到下午才睡着。迷迷糊糊睡了四个小时,七点的闹钟响了,躺在床上半天不想起。我知道,必须要起床了,八点上班,除去吃饭的时间,已容不得赖床。

洗了脸晕乎乎地下楼来,依旧还是那块天空;饭堂灯光昏暗,冷冷清清的依旧还是那么几个人,不会有任何新意到来。

厂里有规定,所有部门上下班时必须站队集合,点名未到者,以迟到或是早退论处。仓库部门集合地点在二楼,慢吞吞地走上楼梯道,昏暗的灯光就像一张无精打采的脸。通常主持者是当班的组长,不知为何,今天主管却来了。自从厂里的注塑车间实施按件计酬之后,主管已经很久没有主持过集合了。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他表达抗议的一种方式?

注塑车间实施按件计酬,初衷是为了提升员工的积极性,然而因为对数量管控不严,反而为投机取巧者提供了可乘之机。不知机台操作员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反正每次半成品入库时,总会有几箱出现数量短装的情况。起初,仓库主管对此问题非常重视,他要求所有仓管员必须要认真核查入库数量,若是数量不符,直接退回注塑车间。可惜实施一段时间后,不但得罪了许多人,短装现象却并未改善。当所有主管都偏向“可能是无意之中短装的”这一说法后,他是孤立的。孤军奋战的他后来也放弃了坚持,不再过问。

一切又恢复了风平浪静,到最后出现账物不符的情况时,研发部门开空单领去报废,然后回来大家接着谈笑风生。

然而,可能是今天白班的仓管员疏忽了,竟然没有联系研发的人来销账,有账无物,导致组装线停线二十分钟。不过这样的事之前已有先例,这次主管也没有问责,只是提醒大家,要提高警惕,发现问题及时去处理。然而我们班的组长就像领了秘旨般表情极为严肃,他单独向我面授机宜:“必须要仔细清点入库数量,每箱都要点,之前的库存全部盘点!”

如此这般巨大的工作量,若是没有人来帮忙,估计一个通宵也完不成。然而组长对我的请求很干脆地拒绝了。仓库有些闷热,他似乎急着要去小办公室,转身就走了,留下我在原地傻傻地站着。如果我此刻选择消极对待,他绝不会来找我的麻烦;但是到了明天集合之后,主管定会来找我了,那时处罚是难免的。只要违反了厂规,无论轻重,首先当月的全勤奖就会被扣除,其它对应的处罚另算。进厂打工不容易,犯不着跟钱较劲。

每箱物料的重量大约在三十斤左右,叠了六层高,一个人搬上搬下,确实比较吃力。忙了大半个小时,衣服就能拧出水来,索性脱了,反正晚上没有女性光临仓库。

差不多九点的时候,刘然打来电话:“高兵今晚好像不大对劲,大杯大杯地灌自己——要不,你还是过来一趟吧!”

大概现场不方便说话,刘然的声音遮遮掩掩的,让我更是心急。

我赶紧穿上衣服,心急火燎地来到小办公室向组长说明了情况,打算出去一趟。斜坐在吊扇下的组长,双脚搭在办公桌上,正捧着手机浏览“六合彩”网页。我们这位组长平时没有多少爱好,就喜欢研究“六合彩”特码。他似乎天赋异禀,竟能从一大堆繁杂的文字谜语中猜出一个数字来,而且又善于吹捧自己的过往战绩,不管是否真有获利,反正大家是信了,因此在厂里被尊称为“码神”。若是在厂外相遇,递烟买水的人不少。

我说完后,码神并没有改变坐姿。他看了我一眼,大概我身上那件已经湿透了的衣服汗味较重,他用手不停地在鼻子前扇来扇去,以此提醒我应该保持距离。码神并没有直接答复我,而是慢条斯理地顾左右而言他,显出一幅深不可测的模样。我是个急性子,平日里最不喜欢与装腔作势者为伍,此刻更是心烦。我当即就发火了,甩门而出:

“懒得听你废话!”

快下楼梯时我回头看了码神一眼,他脸上的表情是僵硬的,张开的嘴巴不合也不拢。

我没有回宿舍换衣服,直接走到大路边等车。夜空中布满乌云,昏暗的月亮躲在云层后面,就像一块长了霉的饼——这样的景象是要下雨的前奏。深圳是一座追求效率的城市,就连天气也受了影响,通常不需要雷鸣电闪的酝酿,倾盆大雨说来就会来的。可是,等的出租车却一直没来。

后来,等不及了,就拦了一辆载客的电动单车。上车后师傅问我去哪里,一时间竟然回答不上来,匆匆忙忙的,忘了问刘然地点了。我一边跟师傅解释一边给刘然打电话,刘然催促着说:

“快点过来,在陈伯这里。”

师傅载着我全速前行,晚风在耳边呼呼作响。灯火疏离,浮生若梦,一时间想起了一些往事。

2001年的春末,三个十八九岁的年青人从广州来到龙华,他们手里拿着一封信边走边问,穿过许多个工地才找到信封上的地址——那三个年青人就是刘然、高兵和我。我们三人在广州一家小厂上班两个多月,并没有领到工钱,身无分文的我们来龙华是为投奔刘然的表哥。让人始料不及的是,刘然的表哥已经辞职离厂,不知去向,于是初来乍到的我们一下子就变得无依无靠了。

之后我们过起了流浪生活,捡过拉罐,睡过草坪。我们在龙华到处游走,渴望找到一份工作,只要管吃管住,哪怕工资少一点也无所谓。差不多十来天之后,才在第十工业区的一家小厂里找到了一份打杂的工作。那家工厂坐落在山坡上,厂门前有一棵高大的细叶榕,每个清晨都有聒噪的鸟声。那家工厂只有二十几个人,生产公路简易栏杆,我们三人负责刷油漆,一天到晚不停地刷。

那段日子的确很辛苦,每天在空地上干活,太阳从早晒到晚,还没半个月,我们就被晒成像来自另一国度的人。不过发工资的时候也毫不含糊,那个月上了二十来天班,就领了四百多块钱。比起先前的那家工厂,不知强了多少倍。

第一回领到工钱,而且还是现金,都显得有些紧张,紧紧攥在手里,最怕又是睡在草坪上的一场梦。当天晚上下班后,高兵带着我和刘然顾不上吃饭就走出了工厂,我们快步地走着,黄泥路上因此显得尘烟滚滚。我们是想赶在邮局下班前寄些钱回家。

寄了钱,天已经全黑了,赶回工厂可能饭菜早收了,饥肠辘辘的我们决定在外面吃饭。厂里清汤寡水的生活早已让我们忘了肉味,高兵问:“我们找家馆子庆祝一下如何?”

  • 1
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打工题材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8
  • 王国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2
  • 王国华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歌曲《北京北京》里面唱到:“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儿死去;我在这里祈祷,我在这里迷惘”,前奏十分忧伤。李启远这篇作品,画面感很强,一个个似曾相识的面孔在眼前一一略过。我想,如果配上《北京北京》的伴奏,应该是最恰当不过了。主人公们的遭遇,是很多来深打工者的遭遇,主人公的忧伤和憧憬,更是千万人的忧伤和憧憬。这是一篇容易产生共鸣的作品。
  • 谢谢王老师!下班的路上看到王老师的点评,差点就流泪了,找个僻静处调整了好久……谢谢王老师!就跟王老师点评的一样,文中的刘然、高兵和“我”,就跟许许多多来深的务工者一样,可能职务不同,却有着各自的艰难。也许每个人对这座城市都有着不同的感情,但要离开的那天一定是依依不舍的。因为这座城市不但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追梦的平台,还有这么多的美好回忆……“生有去处,苍有归途”,余生也不会太多遗憾。 谢谢王老师!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7/08/27 17:14:27
    • 分享到:
  • 写这篇简评时,电脑里传来《朋友别哭》时,刚好看完最后一段,内心被刺了一下。我是当做非虚构来看的,今年有些奇怪,很多作品类别模糊,比如《我有一个岛》说是非虚构,却像小说;点墨的《蓝色的窦尔敦》看似小说,却像非虚构;这篇也是如此。我相信里面有作者的影子,才能写得这么真实感人。情节简单,就是三个兄弟的闯荡深圳的历程,也许艰难和苦痛多过快乐和顺遂,好在有兄弟在,有温暖在,有坚持在。
  • 谭家幺少在我的《葡萄入榨》留言说,居深不易,对于任何外来者,都需要一个阵痛坚持,蜕变的过程。这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也许我们最终选择离开,但过程是必经的,也是刻骨铭心的。
  • 小说里的结局略显伤感,但离别是人生永恒主题,好在结尾又充满希冀,梦想在,谁说就一定不能实现呢?另外,文中那种淡淡的伤感很迷人,那种人生多艰的无可奈何感让人唏嘘不已。
  • 最后说一句,无论生活多么艰辛,一定要相信世间美好,譬如兄弟,譬如梦想,譬如坚持,加油。
  • 谢谢飞泉兄的点评与鼓励!如果与飞泉兄坐在对面,会感到不好意思的,仿佛心事都已被知晓了。谢谢飞泉兄,点评让人感动。 我们从各自的家乡来到这座城市,又通过这个平台相遇,不得不说一声谢谢!愿我们为着梦想,一直努力走下去!
  • 客气了,相信勤勉者不会被辜负。

    回复

    • 李启远1布衣2017/08/21 11:42:54
    • 分享到:
  • 谢谢@黄元罗@女人如花两位文友对拙文的打赏!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08/21 08:03:39
    • 分享到:
  • 2001年春,三位均不满二十岁的年轻小伙儿刘然、高兵和我来深圳龙华“淘金”,龙华汽车站是他们仨“追梦”的起点,可谁也没有料到,十多年后,高兵和刘然先后携家带口依依不舍地“逃离”龙华,龙华汽车站又成为他俩“梦碎”的见证。为什么会这样?我想,这或许才是该篇小说留给广大读者们的最大震撼。
  • 谢谢兄台的点评,知音。来这座城市十几年了,对于这座城市的感情,我想引用文中刘然说的一段话——“若是以后在那边做得好,我一定还会回来看看的,这么多年,这么多回忆,肯定会有挂念;若是做得不好,混成了乞丐,就不回来了,怕给龙华丢脸,更怕触景伤情……” 因为有这样的一种感情,才会有担忧,现在的这座城市无疑是繁华的,但以后呢,会不会有更好的发展?这也是我的担忧。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能爱的,都给了!结果会如何?随缘吧!
  • 能爱的,都给了!结果会如何?随缘吧!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457
  • 1
  • 270
  • 诗歌,有时就是一个人内心的独白。当生活经历过鲜为人知的孤独,生命的秘密试图穿透文字来抵达那个被俗世浸染的自己。赶马的人在无人喝彩的马路上,已经习惯了一种默默的生长。其实,一个人无论怎样的讲述与书写,你必须承认,错过的马车和扬长而去的马,生活的故事再也没有回来,而旅途却在你的眼前清晰如昨。一个人说到底,就是相遇一首诗歌的经历。

    向日葵兄弟南方旅途:一个人的独白

    2018/4/20 13:10:06
  • 卫生纸,日用品,不值一谈,却有精彩一现。姥姥五个儿女,外孙女都长大成人了,姥姥当五零后或四零后年逾花甲或年近古稀了吧?这辈人,吃糠咽菜长大,骨子里都是节俭都是节约归己,用卫生纸都很抠门的。微咖架构,描摹细腻,姥姥的形象栩栩如生,可爱可亲。拜读学习了,好,好文笔的好。窃以为,最后一闪,稍显刻意了,以为大可不必。当止则止,留白更好,读者都能领悟到文笔的意境,说出来反倒画蛇添足了。

    默然卫生纸

    2018/4/19 21:23:34
  • 诗言志,歌咏言。深商故事也可以通过诗词,甚至是歌曲的形式呈现。相对于小说、散文、人物传记等体裁,诗词和歌曲具有篇幅短、朗朗上口、便于流传等优势,但诗难作,曲难谱,5200元的特设奖金不易拿!套用“铁人”王进喜“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句话,在邻家,遇到这好事儿,必须上!

    黄元罗深商故事大赛接龙之《深圳奋斗谣》

    2018/4/19 8:59:03
  • 这篇文章我是在手机上看完的,邻家网的好处在于用手机看也可把字放大。作者很详细描述了去西藏的感受,那里的人、景、物,包括动物都让人喜欢。特别是蓝蓝的天,白白的雪、西藏人对佛教的真诚信仰、还有核实的人都值得喜欢。我一直也很想去那儿,苦于没有机会。但我会抽机会去看看的,去感受那里浓厚地宗教信仰,去品尝那里的美食,去欣赏那儿的美景,想想在一个寂静的下午,走在西藏的路上,手可以摘到云朵的感觉是多么美好?

    春风妙语拉萨记事

    2018/4/19 1:27:16
  • 荣荣的文字如她的为人一样朴实无华,虽然没有风花雪月的浪漫,也没有洋洋洒洒的华丽词藻,但却平实、热情、不做作,读来让人温暖、踏实,这也是许多人喜欢她和她文字的原因。这首歌词立意清新,朗朗上口,既写出了深圳的变化,又写出了拓荒牛的艰苦奋斗、理想和情怀。读来,让人不由自主地回味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峥嵘岁月,对于亲历这一段岁月的人,会有许许多多的感想和共鸣。

    梦晴【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18 10:52:11
  • 深圳今日的辉煌,离不开数以万计的“拓荒牛”。窃以为,本文中的“拓荒牛”至少有两层含义:一是,改革开放后,深圳的首批耕耘者,他们的拓荒造就了深圳的幸福满仓;二是,他们的举止实在是牛,短短数十载,即让深圳由名不见经传的小渔村华丽转身为国际化大都市!深圳拓荒牛伟大,用文字将他们的丰功伟绩固化下来的荣姐亦值得点赞哦。

    黄元罗【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18 9:12:16
  • 《陪父亲洗澡》的标题吸引我读完文章,作者详细描述了为什么陪父亲洗澡,也道出了儿子在外有自己的工作家庭。一个军旅生涯的老父亲近90岁,发白耳背眼失明,作为儿女该做些什么?幸好作者意识到孝敬父亲,为儿女做表率。我们都会老,也希望自己心儿孙们孝顺。如果作者再注意细节描述会更感人。

    春风妙语陪父亲洗澡

    2018/4/17 16:09:29
  • 乌鸦反哺,羔羊跪乳,动物即有的本能也。动物的本能,在《陪父亲洗澡》的文笔中再现,虽然迟到的再现虽然显得羞羞恬恬,甚至多有愧疚甚或不自然。然,正因这种羞恬这种愧疚不自然,更见其真其诚。都说,散文的价值就在写真,就在依托写真的抒发情怀,读过《陪父亲洗澡》,我信。《陪父亲洗澡》,记叙文体,文笔恬淡,描摹细腻;抒发情怀真切,没有矫情刻意都真情实感。或许,真情实感最具穿透力。喜欢,点赞

    默然陪父亲洗澡

    2018/4/17 15:11:21
  • 《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犹如刘恒《白涡》的味道呢。《白涡》写职场的情,写高知的情感旋涡;《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写游弋社会底层懦夫的情,写醉生梦死的纠结。情色或色情,人类生活的一部分,重要的部分,仅次于食罢。情色或色情并非就黄色吧?或许伴着真伴着永恒。“雪阳”,折分开,或许都教人赏心悦目,各自的自然属性都有可欣可赏的成分也;码在一起呢?或许就排斥,就难免矛盾。欣赏并点赞美文。

    默然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

    2018/4/17 8:29:27
  • 恭喜李玉获得周冠。一早就读了,一直没评论。微信上与李玉有聊,以这样的文笔,差不多赶上香港财经小说的水准了,畅销已经不是问题。譬如本篇开头部分,读来就有行云流水的感觉。可是读到最后呢,还真就是个亲历或亲耳听说的故事,作者如实照写出来了。想象呢?文学的虚构呢?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东西呢?欠奉!这就是我有点不甘心的地方,吐槽出来,砥砺下一篇。

    因特虎老亨红玫瑰酒店

    2018/4/16 15:41:10
  • 99年出生的小女生,实际上是00后,才将高中毕业吧,文学上已经是山清水秀了,在400多人的邻家线上文弹中,不疾不徐,娓娓道来,令多少深圳文学江湖上的老炮人物刮目啧啧。是的,龙思韵:90后写作形散而神不散,她的讲谈实录,就是这个了。

    因特虎老亨龙思韵:90后写作形散而神不散

    2018/4/16 14:41:54
  • 首篇同题征文《深圳奋斗谣》以“深圳速度”在邻家文学社区贴出。该首诗词或者说是歌曲让我们从中读到了“凤凰传奇”的动感与欢快。其实,深圳就犹如凤凰涅槃,她仅用不到四十年的光阴即走完了国内绝大多数城市花上数千载还未走完的路!本次同题征文大赛在赛事期间又会演绎怎样的精彩?又将带来哪些高潮?颇为期待!

    黄元罗同题之:深圳奋斗者之谣

    2018/4/16 8:18:07
  • 龙华河道上的遐想,打工簇的拳拳之心,昭然若揭,细腻实诚。外来打工簇,把不是母亲河视为母亲河,对一方水土美化的思考,既见责任心使命感,也显南国改革开放窗口的向心吸引力,给人感动。倘若国人都如作者般主人公的情怀,倘若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每一方土都如深圳般的向心力,青山绿水国强民乐的梦焉不早圆?小小地球村,大家都邻里,都如邻家文坛就这么大一片天,关注共同的空间关爱共享的青山绿水,生活更美好。

    默然龙华河道上的遐想

    2018/4/15 11:25:16
  • 这篇儿童文学写得好,人心的贪婪,给我们的世界造成很大的改变,李麦镇作为精神的故乡,离我们渐行渐远。当我们淳朴不再,欲望膨胀,我们的世界注定也是一片狼藉!放牛娃变成采石场老板,这难道是我们每个人的期待?!坚硬的三块石头是隐喻,在摧枯拉朽的变革面前,我们一些好的传统能不能坚如磐石?!

    昆阳森林李麦镇的石头

    2018/4/14 6:55:43
  • 悲观者认为,婚姻犹如坟墓,双脚一踏进去,自由立马就被埋葬!所以,文章中的男主人公“超”新婚不久,即想恢复自由身,并另寻新欢;乐观者认为,婚姻好比分享,融入其中,其乐无穷!所以,文章中的男主人公“超”在想到儿子时,那种幸福的心情是无法用任何语言来表达的。故事挺现实,也颇有警醒味,拜读了。

    黄元罗超度

    2018/4/13 9:36:4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