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冬天其实并不漫长
  • 点击:3733评论:82018/02/12 08:44

冬日


最冷的冬天,适合孤独摊开书页

这符合我的旨意

周边空无一人。白茫茫的雾气腾起

笼罩着书房

它的面纱置身于无边界的湖面

包裹整个黄昏

恰巧我在湖边构思一首无边界的诗


窗外阴霾加重,渐渐消失了

远处的苍穹和不远处的花园

天空灰、冷、潮、湿,眼中浮现

德古拉伯爵的墓穴

我让灯一直开着

不想在寒冷尚未妥协时落荒而逃

幽蓝的客厅和橙黄的书房

互为正负极。我掩藏在厚窗帘里


被包裹的内心

赤红而炽热。

手指僵硬,敲不动脑袋里迂腐的血块

迟钝的血液比往常更加缓慢流着

我无法伸直僵硬的腰板

我靠着软枕,摩擦着双手与微麻的腿脚

企图取得温暖,像燧人氏


我脑海里遍地都是温泉、火盆和暖水壶

这类事物从未如此美好。

这至少让我对冬天心存好感。


我需要这种清淡的态度

对待世间万物

用最后的热量,装饰冰冷的黄昏。

对于冬天里的一切

我无法理解,甚至一无所知


冬天的紫荆树


寒风更甚于昨夜

窗外的紫荆花又落了一些

像脱离婚姻轨道的

某些朋友。

紫色的小型花瓣

拼成某种骨感美

铺满水泥地、假山和机动车顶

它们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它们纷纷落下

像极了故去的亲人;

在路牙子和台阶缝隙处

看不见的角落,寂寞而冰寒着。

它们此时是孤独的。

在这个谁也无法愉悦的冬天。


而世间万象都是如此

充满暗示。谁无法告诉别人

独身或离婚的理由

或许,不是那么好,但也

不是那么糟。


寒夜


起风了,一遍之后的又一遍

屋子各个角落都冷

寒气始终侵占着整个空间

不给任何的反抗机会

我手指有点变形,想到鹰爪枯瘦的骇人

整个冬天我都在研究

忽然添加的掌纹,吉兆

或没有任何意义。

我情绪饱满,坚信自己拥有顺遂的一生

掌上的荆棘如同偶尔的岔路口

我终将回归正常。

此时,寒夜是个美妙的词语

所有幸福的人或事物浮现

都在窗前伸出光影的树枝前停下

一只只轻盈的秘密

停靠在那里,像夜里打开的长明灯。


无比漫长的寒冬里的一天


已多日不见阳光。阴影中的绿萝

低垂着藤叶,打扮成昏睡的孩子

从窗台蔓延下来,躲在阴影里

窗外刚走过去套着灰褐色套头衫的年轻人

寒风中的紫荆树在他身后摇曳

落满紫色花瓣。寒冷的日子不适合

任何美好的事物

它们都躲在阴影里。


渴望一次阳光的拯救。我是其中最炽烈的

埋头写诗或校对小说

在正午即将来临时,合上笔记本

喝一口热汤,加红糖、沙姜和蜂蜜

这是我驱寒的全部利器

在这漫长的寒冷一天

我不知该去哪里,或者就窝在书堆里

打个盹,凑合度过这一天


贤德街


午后的贤德街安静的模样

让我欢喜。三点零一分的街道

还有建筑,建筑里曲折的

楼道,反射着阴冷。

这是休假期间特别普通的一天

普通得我都忘记具体日期

我在等候一位朋友

他说给我看流年,以及模糊的桃花运

他认真地说,摇卦才准。

我信了他,人到中年更容易被说服

越发屈服于八卦与无形的摆布

就像掌纹的告示:听天由命

倒是很乐观的品质

街道上,一些建筑外,红油漆画的拆字

让我慌张。我担心被质疑成偷窥的人

街上冷清,一家超市外三两人

逗着短腿犬,和猫,或彼此逗着。

另一些建筑外,贴着春联,喜气盈盈

步步高升的笔迹格外醒目

夕阳的余光俯视着这安静的街道

无数个普通的角落,从没辽阔过

也不具备宏大的叙事

它们一直显得,那么渺小。


给六十岁的诗


六十岁一到,我就停止手头的工作

不管当时在做什么。

我要穿上绣满玫瑰和鸳鸯的

开襟衫,喝着放了十年的葡萄酒

将所有书本排成一排

像约见多年的朋友

我与他们逐个握手致意。

我要戴上礼帽,精心修理胡子

将年轻时学会的歌,都唱一遍

假装自己依然年轻。

我要回忆那些爱我或不爱我的人

想着他们曾经给我的快乐

或伤痛,就像蜂刺上的蜜糖

想想看,真不算什么。


往阳江


树木,池塘忽然害羞,隐没在暮色里。

我弯曲的目光与天穹持平

在我飞驰的路上。电线塔架,光秃的广告牌节节败退

它们让我想到战败国的士兵。

我喜欢这样高耸云天的暮色。


闪动的树木像时间的鬼影,

在路上,我们执着等待。

我们需要赶在午夜前抵达,

有人将暖气片打开,温暖手和额头

像冬天树立的长明灯盏。

我在黑色的车厢里睡去,

那是一种深海长眠的感觉,我认为。


这乌黯而薄凉的夜呀,几乎要夺走我的气息。

混沌的视线后面,有延伸到远处的光芒。

霓虹闪烁处,西方的太阳终于

奄奄一息。暮年的长者被黑色担架抬走。

满目的黑色,笼罩整个星空,

我像做了千年沉睡的梦,

就在凝固的松脂球里,迟迟无法醒来。


旅途中


天穹的长明灯没有任何启示,

它的静默让它永生。

我法令纹的成长,预示

不可逆转的豁口扩张。

它紧随我进入年轮的循环。

这是不惑未过度张狂前的最后岁月

膝盖骨还未弯曲,抬头纹还未深刻

人似乎还在清醒的队列中。

我将目光抬起,像抬起沉重炮台底座

身形蜷缩成箭头射出去的弓的形状,

我在旅途中,接近某种神秘的转折,

无法举手让出位置。

我只能在旅途中。


双捷镇


就这样猝不及防,

我在你坦率的目光前走丢。

你是如此快速占有我的思绪,

熟悉如汗腺,如童年的胆囊炎。

我在你恍惚的脑波里。


我不动声色地接近你

拼合成与你相似的名字

在那刻骨铭心的词根

和布满草垛和渔网的房间里

晃动的某些光芒回旋在

短暂的闪烁记忆中。


这个意外的晌午,你轻柔得如一个响指,

如一匹青春的野马。

请允许我将你命名为“美好”。

双捷镇:请不要忘记我的名字,

不要收回我的号码牌。

将我沉重的肉身,

重置于属于我的位置。


你挥别在我曾招手挥别你的路口

消失在我翕张的唇边

我那还来不及说出的话语:

“承蒙照顾,后会有期”。


沿着河走


立于源头,沿着河走,是唯一的方式。

河流的方向是明朗的,

它有着忠贞不渝的朝向和远方。

有时,它如此笔直,是两颗恒星的连线

如利刃劈开的模样。有时,

它碰到漩涡、沼泽、巉岩,它必须对抗。

很多时候,它得改变身体的形状,

揉成诡异的曲线,或突兀的不规则图形

它有时会被阻断,就像风中被这段的树枝

它偶尔也会妥协于风沙的摧残,

太阳的焦烤让它无法喘息

它都那样不息,沿着自己的路径

像扑向遥远母亲的游子,

它是虔诚的。

它和高山和大地成为一体,

此时,它是静寂的。

它压住心室的澎湃,沿着某条路径走

谁也说不清远处藏着什么。


  • 1
  • 关键词:冬天记忆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3-07
  • 段作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3-06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2-1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无论诗歌、散文还是小说,飞泉兄都能写,而且写得不少,还很优秀,特别是诗歌。他的诗跳跃,有时激越,有时忧伤,骨子里浸透着对现实的失望。但他生活看上去又是如此的热爱,因为他还在不停地写。这一组诗相对较容易理解,是的,冬天并不漫长,但它一入诗,一到了飞泉兄笔下,却又如此的漫长。
  • 谢谢作文老兄带来这么精彩的点评。如你所言,我其实骨子里还是热爱生活的。

    回复

    • 万群4举人2018/07/27 08:03:04
    • 分享到:
  • 自然真挚而又信手拈来自成佳篇,大自然和生活赋予的美好更接近“为什么写作”的原动力。
  • 谢谢万群老师来访

    回复

    • 默然4举人2018/02/12 13:52:35
    • 分享到:
  • 和西洋浪漫主义诗人雪莱呢!雪莱“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江飞泉“冬天其实并不漫长”—— 景物与情丝交融,现实与浪漫贯通,从冬日的自我审视,到冬天的紫荆树的借景感怀;从寒夜到无比漫长的寒冬里的一天到给六十岁的诗,洋洋洒洒,朗朗上口;虽然冬寒凌厉,却激情热烈伴随;冬天其实并不漫长,冬天并非都是寒冷,寒冷中有一颗火热的心,火热的心恬实淡定,不刻意争春,却有暖暖的春意春景。拜读了,特欣赏。
  • 谢谢宋叔洋洋洒洒的留言,冬天虽寒,却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回复

    • 方华吉4举人2018/02/12 12:41:55
    • 分享到:
  • 飞泉兄弟不愧为邻家一多产的作家,其诗歌、小说、散文均有上好篇章敬献给读者。在读前一篇散文《阳江行》中我留意到飞泉兄弟说的这段话:什么支撑着我持续写作,我想除了对于几乎所有人都不可否认的虚荣功利,大自然和生活赋予的美好更接近答案。飞泉兄弟的这组诗就是这种理念的真实写照,《往阳江》、《双捷镇》自不待说,《冬日》里诗人脑海里遍地都是温泉、火盆和暖水壶这类美好的事物,特别是《冬天的紫荆树》更是一种升华。
  • 谢谢华吉大哥。的确,世间的美好更能让我们去创作,不然就辜负了。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3钻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广东省作协会员。已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广东省作协会员。已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1
  • 457358
  • 112
  • 2780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