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街六巷七十二号(一)
  • 点击:2924评论:142018/02/23 19:16

王瞎子其实并不瞎,他眼睛没事,他是傻,或者他并不是傻,他是呆。可他也不是呆,他是痴。或许痴也不对,他是念。干脆他也不是念,饶了一大圈,他还是瞎吧。每逢人们遇上他,总会如此考究地分析着。瞎分两种,一种是得了白内障的瞎,或者是视网膜脱落的瞎;另一种是心灵的瞎,心里闭上了眼,也就瞎了。

王瞎子本来应该叫做王傻子,可谁也说不清王瞎子到底傻没傻,心灵到底是蒙上了灰还是起了雾,只能知道他眼睛雾蒙蒙地,整个人也蒸腾腾地,像一笼刚放入蒸笼的肉包子,腌了馅,半生不熟的,拌着香油、葱花、醋、酱油,整个人有点腥臭味。

这天,王瞎子走在路上,看到一个大妈拉着一辆木制两轮车,车上堆积如山的废纸皮足有王瞎子两个人这么高。大妈在前边,王瞎子在后边,王瞎子一声不吭地把他的保温杯兜进绑在腰间的杯兜里,拼了老命在后边往前推,两人‘噗呲、噗呲’从早晨拉到了傍晚,临了到家,大妈抹了一把汗,忽然看到傻站在两轮车后边,同样在擦汗并且衣衫不整的王瞎子,上前猛地一跺脚,呵斥道:“哪来的傻子,这点废纸皮是你能拿的吗,看我不把你剁成肉泥。”王瞎子打一灵醒,掉头就跑,看来被吓得不轻,就连鞋底子被自己踩掉了都不知道。

王瞎子长得丑,虽然眉峰俊俏,但眉尖初有个黄豆大的痦子,从皮肤表皮凸起来,让人看到他第一眼就不得不直视他的痦子。久而久之,王瞎子也习惯了,别人说话从不注视他的眼睛,而是注视他眼睛上的痦子,仿佛痦子就是眼睛,眼睛就成了痦子。

“呀,那不是王瞎子吗,两天没见,咋成这样了?”住在三街六巷六十九号的是一个老太太,这老太太可以说是本地人,心善人美,虽然已到从心所欲之年,但并非从心所欲。她信佛,同龄人称为萨蛮,后来同龄人相继去世,萨蛮一说也就掩埋于尘埃之下,现在人们常称她为老菩萨,见面双手合十,恭恭敬敬称一声“老菩萨,您瓶中甘露不偏移,回光返照洒人间。”这位名叫老菩萨的萨蛮一副笑意,脖颈间的珍珠项链圆润且和睦,不妒不忌,有万事融于此之相。

“可好,可好,你过得怎么样?”虽然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可人们总爱把李家的当家事、张家芝麻绿豆大的话柄讲给老菩萨听,老菩萨听了也不生气,如来佛似地一乐呵,拍了拍对方的手,好像在说“人生苦短,知足常乐”。

王瞎子见到老菩萨如同见到了有奶的娘,双手捧着保温杯隔着马路就往老菩萨这边赶,看着来往的车辆,老菩萨急得直跳脚,盘上的发髻被颠了下来,寸断银发随风挥洒,老菩萨不在意,扯着嗓子大吼“慢一点,慢一点,造孽啊,造孽啊”。可这又有什么用呢,滚滚车流如潮涌来,淹没了王瞎子的瞎,还淹没了老菩萨那颗为之一颤的心。可就在关键时候,王瞎子不着头绪地高举起手中的保温杯,他紧闭着双眼,似乎已成了案板上待剁的鱼,阳光把保温杯上的紫外线条码一晃,世间也随之一晃,这个不锈钢材质的保温杯恰到好处的把司机们都晃瞎了眼,野兽般的洪流被闸断了,一声声尖锐的刹车声扑面袭来。世间安静了许多,历史的轨道停止在这一刻,勇猛精进的时代猛兽被这个瞎子驯服了,世间只听见老菩萨紧闭双眼、低着头念咒似地说着“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却不知过了多久,王瞎子那双布满尘土和黏上鲜血的脚率先迈入了时间之门,他不慌不忙地甩了甩高举着保温杯的双手,信步朝老菩萨走去。从这以后,人们都觉得王瞎子并不瞎,不然他怎么能如此镇定自如呢,不然他怎么能让司机都在那一刻晃瞎了眼呢。真正瞎的人,是没有本事让别人瞎的,就好比坏人能让好人变坏,而好人却难以让坏人变好,这是不对等的,也是不成立的,所以人们常说“善良是稚嫩的,而恶意却是成熟的,从来不存在成熟的善良,因为成熟的善良便是凶恶。”

总而言之,人们得出一个结论,王瞎子没瞎,他只是暂时瞎了,或者他累了,人生不能总是当掌灯人,它还需要一点宽慰、一丝牵挂、一点谅解,掌灯人难当,可掌灯人后边的人好当,一个台阶砌成了,难道人们还会注意第二个吗?

等司机们骂骂囔囔地往窗外啐了一口吐沫,王瞎子已经牵着老菩萨的手走在回家的路上,这个家当然指的是三街六巷六十九号,也就是老菩萨的天宫。王瞎子驾轻就熟地往里走,绕开了门口的观音像,老菩萨不紧不慢换上拖鞋,在门口的水龙头下净手、净脚,点上三炷香、作了三次揖,走进屋内给王瞎子拿衣服以便换洗。

老菩萨这个规矩大家都知道,可不信佛的人觉得瘆得慌,屋内灯光阴暗,整间房子寒颤颤地,特别是进门要洗手洗脚这个事,麻烦得很,所以如果有人要找老菩萨总在门外喊两声,菩萨总会自来。但王瞎子是个例外,他忽视了教条、触犯了规定,按道理应该枪打出头鸟,但老菩萨赦免了,每当别人问起,老菩萨总会笑意嫣然地说:“他不是瞎了嘛,对一个瞎子,就应该有对一个瞎子的态度和感情”。

王瞎子此刻已坐在摇椅上睡着了,他从早晨推两轮车推到了傍晚,又光着脚连蹦带跳像受惊的麻雀返了回来。老菩萨怜惜地打来了温热的洗脚水,拿了一张新毛巾缓缓地把王瞎子脚上的鲜血洗净,清水换了几盆,老菩萨就念了几次“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在不大的房子里,这唯一的音律变得悠长连绵,回荡在整个空气中,和不大的空间融为一体。没人知道,王瞎子睡得安稳祥和,好似一个回到襁褓中的婴儿,没有开灯的客厅,这丝安详就连老菩萨也无从知晓。

王瞎子其实叫王百万,家穷、命苦、身世凄凉,父亲早逝,孤儿寡母只能在桥洞下居住。父亲去世那年,也是王瞎子出生那年;父亲去世那天,也是王瞎子出生那天,新老交替,生死疲劳,却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啊!王瞎子的母亲刚出了产房,挣扎着把羊水还没擦拭干净的王瞎子抱在怀里,被接生婆推到了王瞎子父亲的面前。

王瞎子母亲咽着眼泪问道“孩儿他爸,我们的孩子已经生下来了,你说说,叫啥名好?”

“我们缘浅,奈何情深。”王瞎子的父亲半个小时前被扯了呼吸机,此刻已被阎王爷收了大半的魂魄,只能酿着最后一口气说:“希望我们各自安好,丰衣足食······”一语还未尽,最后一滴泪也流干了,王瞎子的父亲就此在世间没了痕迹,如踩在冬雪中的脚印一般,一场雪落,魂飞魄散。

接生婆把王瞎子从母亲怀里抱走了,出门之前听见王瞎子的母亲哭丧着说:“人生如纸薄,我们好命苦,我遵从你的遗愿,这个孩子就叫百万吧,我希望他能赚回来百万银元,以此吊祭他父亲的在天之灵。”

王瞎子醒了,他醒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六点,他手中不锈钢的保温杯有点凉意,但王瞎子并不在意,他仍然紧捧着保温杯走到了饭桌前,揭开了锅盖,看着里边早已冰凉的饭菜,如狼似虎地吃了起来。王瞎子吃相很难看,因为吃得快,基本食不知菜味,就已机械式地吞了进去,那双涂了膏药而左右摇晃着的双脚,因为主人的苏醒,看起来也并不是那么寂寞难耐了。

老菩萨也被吵醒了,她掠过饭桌前的王瞎子,跑进厕所悄无声息地盘了头发。等王瞎子抬起头时,老菩萨已是衣冠楚楚、风度翩翩的那个小老太太。

“杜鹃花?”

“嗯。”老菩萨似乎早已知道王瞎子要说什么,并无惊讶,只是走到菩萨像前跪拜了一百零八下。王瞎子也不着急,坐在摇椅上晃着双腿,像一个稚嫩的儿童。

“这杜鹃花开得真好哈。”街坊邻居见到老菩萨时,老菩萨的一百零八拜已经做完了,半个小时前汗水浸衣的样子早就不见踪影,王瞎子腰间却依旧兜着保温杯,拿着浇花的提壶兴奋地像个孩子。

“杜鹃婶这时候恐怕早就上摊喽。”几个人笑着和老菩萨聊碎语,王瞎子依旧不动摇地浇着他的杜鹃花。旁人一看,诡异地问道:“老菩萨,这王瞎子是啥子意思,莫不是他在暗自策划着什么,如果他一直在装傻,我可不给他好脸色看。”老菩萨也不言语,半响过后才神神秘秘地说道“天机不可泄露,公道自在人心”。“不过话也不能这么讲。”说这话的人又圆了回来,“王瞎子照顾这杜鹃花这么多年,也没什么越界的动作,可能也是我多想了,王瞎子根本不是这样的人,有了百万之前不是,有了百万之后也不是”。

这时候,王瞎子放下手中的提壶,指着杜鹃花说:“你们看,真好啊。”

王瞎子有空回忆起往昔岁月时,已经是四十一二的光景,先后讨了两个老婆,分了一个成了一个,成的那一个现在估计在王家大院里吹着柴火烧着竹筒饭。“王县。”秘书小周敲响了王瞎子的门,此刻的王瞎子不能叫王瞎子,他办公桌前的名牌已经写得很清楚了,他叫王百万,引领百万雄师过大江的那个王百万。不过他亲密的部下都叫他王县,不亲密的也毕恭毕敬地叫一声王县长。王县此刻慢悠悠地抬起了沉重的头颅,耷拉着眼皮问道“何事?”

“那个,没啥,就想提醒您应该吃晚饭了。”小周媚着笑脸,目光扫向被窗帘罩住的窗户,王县点点头,小周把厚重的窗帘一拉,王县这才发现窗外早已布满了夜。

“你先回家吧,我等会自己开车回去。”

“好哩。”小周早已见怪不怪,心里默默叹息着这些男人,无论何种阶级、无论何种身份,心思原来都长在家外边啊。

王县听见楼下门卫室保安小吴关上了大门口厚重的铁门,才慢慢地脱下了夹脚的皮鞋,点上一根烟也不抽,就看着烟丝在空气中静静燃烧、烟雾在台灯下悄悄挥散。这个世界只有成功人士才能把往昔的苦难称为峥嵘,何又为成功人士呢?王县如同刀俎,被人们刨肉去骨,却传为佳话。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这是王县办公椅后边的八字箴言,人们自当憧憬也当激励,自从王县上任后,成为了当地学生的具象教材,每次国旗下讲话时,全县八十多所学校就接连点出了王县的大名,导致每个周一坐在办公室里的王县总觉得瘆得慌。

“百万,照顾好自己,我应该是不能亲自看到你金榜题名了,你要对得起你父亲对你的期望、对这个家的期望,让我好上去找他。”这是母亲对自己说完的最后一句话,想到这时王县手中的烟已燃到了尽头。王县食指和中指间已结了痂,感觉不到疼痛。

王县正在烟灰中忆往昔时,时间却不愿意给他脑子里过一场电影的机会,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电话那头的女声问道“王百万,你什么时候回来吃饭?”王百万嗯嗯了几声,压低嗓音说道“我马上回来”便挂了电话,他先把窗户打开,把烟灰斗进了垃圾桶里,随后用抹布擦拭了桌面,便提着公文包关上了这层楼的最后一盏灯。

人们之所以不回顾老菩萨的历史,一是因为得以证实的人很少,二是因为难以和现在慈眉善目的老菩萨对上号,或许也应该说人类的潜意识已经隔断了这层可能性,这叫选择性删除记忆。

  • 1
1/5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荒诞情感宗教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暁霞囡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3-14
  • 段作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3-06
  • 多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3-02
  • 多语打赏1000,共计3000
  • 2018-02-28
  • 多语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2-28
  • 默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28
  • 何逵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26
  • 520周冠打赏34000,共计34000
  • 2018-02-26
  • 何逵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2-25
  • 萌面侠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8-02-2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一个中篇,下午硬是把它看完了。见过作者几次,一个中学生,深圳挺有潜力的文学少年,安静很会写的一个小妹。虽然成语处处可见,句式行文仍有学生范文的痕迹,但在繁重的学业之余,能完成这样一部中篇,而且人物众多,情节交错,实属不易。但令人很欣喜的是,文字日趋成熟,几乎看不到网络语言,若持之以恒,在文学这条路上,必定会有所收获。
  •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8/03/14 10:08:31
    • 分享到:
  • 转王顺健(评委)的评语:这么多的文字,这么多的场景和人物,显示了作者的雄心,有改编成电视剧的铺排。受网络流行小说影响,对人对事更多了一份表达不太畅顺的参透与关照,人物于西坡让人想到去年火红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的郑西坡,也存在着地皮地产的纠葛,小说的结尾正好落在此处。这原来还是之一,还有之二之三呢。作者编织故事的能力假以时日,一定是把好手!
  • 回复
    • 多语1布衣2018/03/01 23:52:57
    • 分享到:
  • 这是一部成熟的都市文学作品,作者有书写的欲望、叙述的激情,洋洋洒洒两三万字,文字老道、稳健,叙事从容娓娓道来,亲切清新。通过一个门牌号,引发王瞎子、老菩萨、杜鹃婶、郝周到、郑西坡等现实人物的众生相,生动形象,刻画饱满,语言诙谐,笔触灵动,颇具力道,有着让人惊喜的写作天赋,出自一个少年作家之手,实属不易。
  • 回复
    • 默然4举人2018/02/27 08:54:37
    • 分享到:
  • 窃以为,微短小说,跌宕起伏一波三折、从容淡定些为宜。而短篇中篇乃至长篇呢?却与微短相反,越长越须简练——语言的简练叙述的简练,越长越须平实——转换的平实铺垫的平实,一波三折则隐匿于整体架构中,而非局部跳跃式的蒙太奇。整体由局部碎片黏结组合,因此呢,碎片须平实,如若碎片太多太大的跳跃,难免让读者找不到北,读着读着须手忙脚乱地前翻察看,非作者的初衷也
  • 回复
    • 何逵3秀才2018/02/26 14:53:26
    • 分享到:
  • 文笔细腻,故事选材有特色。《三街六巷七十二号》作为题目,更是给故事增添了真实感。一个固定的场所,一群背景迥异的人物聚在一起,每天生活的摩擦和碰撞就是小说最原始最真实的状态。不过有点建议,出现的人物太多,情节的承接存在一定的诟病,如果能再磨合磨合应该会更好。其次是如果是在我大深圳的故事,那就很好啦。哈哈哈
  • 谢谢指点,还要多多学习

    回复

    • 默然4举人2018/02/27 08:22:04
    • 分享到:
  • 三街六巷七十二号,笔墨细腻,胜于细节描摹,人物形神皆备,语言诙谐俏皮。不过,太弯太绕太多蒙太奇,布局跳跃太大过频,人物身份转换匆促交待铺垫不足,情节杂乱了点儿。小说,或是最通俗最大众的文学品种,几百字的微咖蒙太奇些尚可,而大几千上万字的短中篇过于蒙太奇,捧读就累。累了就不想读,这篇小说我没读完,虽强迫三次。写小说读小说,需要轻松愉悦,虽文似看山不喜平,也非藏猫猫捉迷藏也。管见谨供参考
  • 谢谢指点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8/02/26 14:43:13
    • 分享到:
  • 故事几条线一同进行,关系错综,王百万和儿子、老菩萨的关系,郝周到和父亲、与西坡的关系,杜鹃婶穿插其间。故事还没结束,吸引我继续看第二部。以土地的开发买卖,商业资本运作与权力政治的勾连和斗争,虽然故事、人物关系还不够明晰,还没能力透纸背,但作者文笔潜力不小,手法细腻,有的描写颇为到位,看来是不可忽视的新星哦。
  • 谢谢!争取下次更上一层楼,到时候欢迎大家多多批评指正,我来者不拒

    回复

  • 耐读,刚开篇,就知作者语言功底厉害!
  • 多谢鼓励,第二部的情节我更喜欢,希望不会让您失望

    回复

    • 萌面侠2童生2018/02/25 14:36:08
    • 分享到:
  • 作者小小年纪,很不错,加油
  • 多谢支持,请多多指教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2100
  • 2
  • 330
  • “不止香港有,深圳也有鹰”。不是观鸟人,写不出这样的文字。前时南兆旭先生送我一本《十字水自然笔记》,将花鸟虫鱼玩活泛了,自然好看,书好看,南昆山十字水自然也就看好了。深圳文化人煞是有招,值得学习。

    因特虎老亨深圳的鹰

    2018/6/15 8:19:26
  • 什么是文化,文化依附在哪里?文化是生活习惯和心理意识的汇集,文化你我生活的点滴中,在草根生活的琐碎中。刻意的,伪装的,远离生活的那些文化,如同无根之萍,不会成为一棵树,更不会成为一片森林!而邻家会!也许100年后,我们已经告别了这个世界,我们留给这个世界的痕迹越来越少,但邻家的痕迹会留着。人们了解我们,不是通过官方的正史,而是通过邻家的文字,这才是我们心灵的流露!

    昆阳森林活法 ——我与邻家文学社区

    2018/6/14 9:47:56
  • “梦想”二字萦绕嘴边,这简短的两个字凝聚了生命所有的力量,梦想是美好的,但实现梦想的道路是曲折的,双耳失明的贝多芬,在那么恶劣的条件下,还能创造出世界之绝响,物理学家霍金,在身体遭受如此折磨的情况下,还坚持为科学做贡献,他们为了梦想,无所畏惧,无数人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遭遇了无数曲折,但我相信只要坚持努力,脚踏实地朝着梦想去攀爬,一步一个脚印,梦想之花一定会绽放出灿烂的梦想之花。

    欣欣​请叫我新农民

    2018/6/13 11:36:28
  • 在规范文辞文旨的传统严肃文学与驰骋创想快意书写的新兴网络文学之间,好恶评价之不同有如天渊,判若云泥,但是可以预期的是:最终大家还是会合流的。金敦兄的这篇《鹏城臻情》第一次发在邻家时审核未予通过,因为太过“网络文学”,经过修改,现在终于通得过了。网络说书会越来越升级文字水准和审美情趣;传统的纯文学,也很快会从新兴的网络小说中找到自己的价值的和出路。我个人看好两者的相互学习与渐行渐近。

    因特虎老亨鹏城臻情

    2018/6/13 8:23:11
  • 在现实中,贫穷会令绝大多数人把理想设得很低,不敢放手一搏,因为害怕再过一无所有的日子;极个别的则孤注一掷并成为他人眼中的幸运儿。观念差异让两类起先有着交集的群体渐行渐远。庆幸的是,文章中的王小千、张哥等人,他们在陪着深圳一起向前大步奔跑的过程中,自始至终都未丢弃“善”之本性,让读者看到温暖。

    黄元罗深圳故事

    2018/6/11 8:37:32
  • 这是一篇完全配得上深圳的深圳故事,也不负改革开放这个宏大的时代命题。人生的有道与无常,机遇与努力,随缘与追梦,明做派与潜规则......在小说中一一呈现,明、灰、暗交替,活色生香。是从中国的视野写深圳,是从全球化的格局写深圳,是从地域的、经济的、人文的三维写深圳,也是从深移民与深二代、深圳三代交融碰撞的角度写深圳。大时代与小人物,好故事与好细节乳水交融,作品中多处心理刻画与对话描写妙到毫巅。惊艳!

    孙行者深圳故事

    2018/6/10 13:52:05
  • 独特的生活经历本身有价值,出之以文字,自然也有价值。新加坡,对于中国写作者而言,似是一个文学上的空白地带。多数中国人只是从旅游常识的角度泛泛了解它。此文有补缺的意义,而且写得质朴、生动、细腻、勾人,几个书写对象的选择,也颇讲究。写出了新加坡的味道,也写出了普罗大众感同身受的人生况味。对新加坡人情世道的描写与发掘,若再丰富些、再深入一些,更好。个别字词句上有些小差错,可订正。

    孙行者新加坡那些事

    2018/6/10 9:31:10
  • 新诗人写古诗人,将对杜甫的敬仰之情抒发得淋漓尽致。谋篇布局很讲究,技法娴熟。善于营造意象,语言精美。咏叹环环相扣,情感充沛,思绪悠远,写得很有耐心。是一组好诗。不过,行数似可精简若不必写这么长,以避免意境上与情绪上的重复。另,个别句子在语法与分行上似有瑕疵,请斟酌。

    孙行者小长诗:怀老杜

    2018/6/10 0:15:51
  • 故事讲得好,有深圳的味道。对于宾馆的经营之道,写得生动,作者宛若道中人;对世相人心的拿捏也颇见功力。语言老到,有自己的风格。是佳作。不足之处是:1、小说三分之二以后的部分,不如前面写的那般从容细腻,略显仓促。2、对苗苗独特性的塑造有点套路化,似新却旧。3、结尾过于刻意,反而失真。

    孙行者深圳的苗苗

    2018/6/10 0:01:27
  • 人与动物,谁更灵长,当真分属于互不相容的两界?善与恶的边界何在,其载体能以屠刀和佛珠区分吗?何为好事坏事?何为好人坏人?不妨在屋檐下看看,在左邻右舍中看看,在七尺之外的山水间看看。天、地、人,规律与世道,是值得文学探究的永恒之谜。本作品构思讲究,有民胞物与之情,有以小寓大之心。

    孙行者屋檐下

    2018/6/9 15:34:04
  • 除了有共性之外,为农之道,也可因人而异,为商之道,也可因人而殊。新农业,新农民,这是中国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值得一写。本文行文质朴,笔下含情,颇为动人。作者的故事,是个有价值的个案,可视为大变局的一个注脚。

    孙行者​请叫我新农民

    2018/6/9 15:16:10
  • 痛点题材,抓住了社会关切——这是主线;另有辅线潜伏,折射社会变迁。叙事从容,在时间的维度(过去与现在)和人物的经度(我、老婆、儿子、孙女、其他人等)上游刃有余。语言讲究,有泥土味儿,也有钢筋水泥味儿,既老派也时尚,不乏幽默感。小作品里有大乾坤,好看。精品!

    孙行者起跑线

    2018/6/9 13:41:13
  • 《小长诗,怀老杜》这组诗写的激情奔放又内敛沉郁。写出了“诗圣”杜甫的精神杜甫的魂,诗人不把老杜当圣人,而当作朋友,赞颂老杜忧国忧民的情怀,人格的高尚,诗艺的精湛,丹青之心,神圣不容侵犯。这是诗人内心的呐喊,也是对现世诗歌的反观,诗人以怀老杜,来表达诗人对诗歌力量的理解与追求。

    范明小长诗:怀老杜

    2018/6/9 9:57:26
  • 《起跑线》文章虽短,不失为一篇好文。较深刻地揭示出教育的现状,某些观念和潜规划,左右和影响着所有的家庭,似乎必须屈从与妥协。这是一种深切的无奈。文末虽然提到“路在脚下,明确的方向和目标比起跑线重要。”但在强大的现实面前,仍然显得那般微弱。

    范明起跑线

    2018/6/9 9:55:39
  • 《屋檐下》写的很有趣味,寓言的形式,拟人化的手法,看出作者写作上的得心应手,构思巧妙,语言驾驭自如,隐喻一些现象,反映出作者文化的自觉,也给读者一些关乎生态环境、生态平衡之启发。文学功用之一也在于此。

    范明屋檐下

    2018/6/9 9:50: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