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儒商
  • 点击:26325评论:132018/06/28 17:38

太难伺候了,只能中止合同了!

风雨交加中,我烦躁地打上的士,从福田到了南山某商务大楼的门口。这栋八成新的商务楼,我来过两次,第一次是参加开业典礼,第二次是来签订合同,没想到,第三次是来解除合同的。

事情是这样的,两个月前,我辞职开始创业——创业不是因为我多牛逼,而是形势所迫,因为我的职业到了一个瓶颈期,同类公司又比较抗拒我这年纪的女人。租办公室、买办公用品、请助理、公司运营了一个多月,钱花出了一大笔,可我一笔单都没有接到,心里发慌。某一个凄风急雨的晚上,因为着急失眠,我在微信圈一不小心透露了自己的焦虑,没想到被段总看到,问我公司做什么业务?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了,他说正好他公司有个文案,适合我来做。简单聊了下,第二天就签了合同。收到定金后,我和我的助理,花了好几个日夜,前后共做了三次方案,他都毫不留情地否了,这让我十分不快。昨天是周六,快晚饭时,他让我今天到他公司面谈方案。我建议他周一谈,因为我助理去阳朔玩了,他说周一时间全部安排满了,晚上要出差。

既想最后再努力挽救这个单,又怕出意外,我只好硬着头皮带着防狼喷雾剂来他公司了。

脑补了很多耸人听闻的画面,意外的是,一出电梯,发现段总的公司门是敞着的,两个人从里面出来,助理正在前台拿什么东西,噢,看来我的防狼喷雾剂用不着了。

一见到我,助理就说段总在会客,大约还有十分钟有空。

段总的办公楼,统共有两千多平,装修简洁典雅,灰色和麻色为主调。助理带我往南面最里的办公室方向走去。

周未了,段总还见这么多人?我好奇地问。

他是没休息日的,他的工作日是五加二。助理笑。

哼,一个对自己都这么狠的人,能对别人不狠嘛!我心说。

十分钟后,我见到了白净、无边眼镜、中等身材、衣着体面、笑口常开的段总。这个人我不陌生,但也没那么熟,虽然我们认识好几年了——彼时我在证券公司工作,我们俩因为同一个银行领导的饭局而认识。当时那位领导因为我工作有求于他的原因,拼命灌我酒,段总春风化雨般解了我的尴尬,让我免于酒灾。

嘿嘿,酒嘛,能者多劳,不能喝就少喝,特别是女孩子!来,行长,我们俩干一杯。

这句话,让他跟同桌其他劝女士酒的人,瞬间区分开来,我记住了他!但也仅只如此,上班族,和做老板的,现实中很难交集,我向来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和他的交情,保持在三两个月微信问次好,一周点次赞的热度。

进了需要密码的大办公室,段总正在接电话,我在黑色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助理帮我把绿茶泡好,退出去了。

“哈哈,怎么样?文案有灵感不?”段总挂了电话,边笑边在我对面坐下来。

你的养老地产,概念是非常好的,但是让投资人投钱,还是差那么一点说服力,感觉更像是公益性质。我说。

“看来你还是没明白我的理念,这样,明天你跟我一起,去项目基地看看,实地考察一下,会理解的更透彻些,费用我们公司报销,”段总说,“我们一起有四五个人去,两个博士,我,另外还有一个摄影师,不过,他还没完全确定行程。

好吧。

段总按了铃,助理进来,拿了我的身份证号,定了第二天晚上九点多的机票。

我正打算离开,段总的儿子来找他了,显然父子俩之前电话有约。

小段在上大四,一米八多,和他爹一样,有个光亮的前脑门,和复制下来的常开笑口,他是来向他爸爸借钱,利用假期去国外旅游长见识的,对话如下:

父:预算多少?

子:10万吧,计划三个月。

父:欧洲那边消费比较高,三个月,10万,你确定够?

子:应该够。

父:还款计划书做好了吧?

子:做好了,这里。

父:好嘛。

小段把几页薄薄的打印计划书放在桌子上。

我心里泛起了不平衡的浪花,跟我签个单,熬多少个日夜,他一句话就否决了。他儿子出去玩三个月,10万就这么打水漂,还轻描淡写!

还要不要人活了?!

第二天深夜,我们到了G省机场,段总G省的司机来接我们,一路都是彬彬有礼,沉稳开车,一看就训练有素。我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了,段总不断指着车窗外黑夜里某处灯光,告诉我们,这是民俗村,那是新开发区,这是著名茶园,那是文化遗址保护区……

“段总,你精神怎么这么好啊?周未不休息,这个点了,你还像打鸡血似的。”我努力睁眼,想看清外面的地方,可惜除了遥远零散的灯光,一无所获。

哈哈,我们做生意的,熬夜甚至通宵是常态。

两位博士跟段总一样,精神十足,不停地问东问西,三个人聊得十分火热。

凌晨一点多,司机终于将我们带到段总的项目基地附近租的一栋五层的商住两用楼,二楼的一间大会议室灯火通明,大屏幕在播放着各种户型图,七八个人正在吞云吐雾,段总给大家介绍了同行的两位博士和我后,问:你要不要参加我们的会议?

什么会议?我脑子全是糨糊。

定我们养老地产的几种房型。

算了,我困死了。

那好吧,小林,你把作家带去休息。

那个叫小林的女孩从会议室里出来,带我到楼上一间女用客卧,热情地告诉我,各种日用品在哪里。我已经没有任何思维动力了,匆匆冲了凉,把自己丢到床上。

在鸟语中醒来,推开门,花香茶香扑鼻而来,走到栏杆处看风景,远处层峦叠嶂,近处是高低不一的村屋,在山和楼之间,是白色的公路,和大片大片的果园和茶园。

段总陪我和两位博士吃了小林做的早餐,带我们去他的项目基地,那里已经有二十来个人在施工,他要做的,是童话般的“同居式”养老中心,面积在上千亩,耗资在N个亿以上。我知道他以前是做高科技行业的,不知怎么就突然转行,投入到养老业来了。

“你都那么有钱了,年纪又不轻了,还这么折腾,你家里人同意嘛?”许是空气好,景又美,我大胆地问。

“我老婆知道这是我的一个梦想,让我想做就做!”段总笑说。

段总的妻子我在他新公司开业典礼的时候见过,外表年轻漂亮,但是待人接物相当沉着老到。记得有一次写一篇约稿,写到男人结婚的动力,我问了好多家庭幸福的男人,是什么让他们下决心结婚的,也问到段总,他说了件小事——有一次,我和当时还是女友的她吃饭,她接到一个女人电话,对方说,我爱上了段总,希望你退出。她答,那是你和老段的事,跟我没关系。

试想,一个男人有这样心胸的老婆,还有什么不敢干的呢?

什么梦想?我好奇地问。

经过轰隆隆作响的作业机,来来往往的工人,沿着草地已经踩出的小路,我跟着段总往美若仙境的项目地靠山的地方走去。

段总:几年前,我母亲得了脑血栓(父亲先于母亲去世),在家里需要人照顾,母亲年迈,又是老一辈那种“儿女承欢膝下,父母千万事足”的心理,她希望我们这些孩子,能时常陪伴左右,亲自照顾她,可是我们怎么去照顾她?

原来她身体好的时候,我们一年就算只去看望她几次,也挺辛苦了。因为到了我这个年纪,事业家庭负担重,精力体力也大不如前,回一趟老家,要做很多安排,才能成行。到她生病以后,就更辛苦了。我们家几兄妹,都没法亲自去照顾她,不是没这个孝心,也不是想推脱责任,原因很简单,首先,我们兄弟姐妹都有自己的事业,大家都在干活,不可能把公司家庭丢开,一心一意去照顾她;其次,从某种角度来说,我们也是五十多岁的老人了,我哥哥姐姐年纪更大,他们要是去照顾,身体更受不了。我妈这个病,不仅白天,就是晚上,也需要有人时刻照顾,坦白地讲,就是没病的人去照顾,也可能搞出病来;第三,我们不专业,对于一个年迈病人,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什么时候该吃什么药,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有效科学地护理,更是不懂;第四,观念问题,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自己的生活,我把你照顾好了,其实是放弃了自己的生活。我回头这样想,如果是我的儿女,我这样要求他,我快乐了,但儿女痛苦了,我们也不会真的感到快乐,我们的幸福不能建立在儿女的痛苦之上;第五,沟通问题,我们和他们的交流,不如他们同代人的交流。

所以,尽管我们给她请了最好的医生,最好的护理,也用了当时最好的药,做了力所能及的一切,母亲还是去世了。之后相当一段时间,我都心存愧疚,因为眼前总浮现出,她希望我们守在她身边的期待眼神。其实我清楚,母亲并不是非要我们时时刻刻守在她身边,只是因为没有人陪,太寂寞太孤单了!她的亲朋老友,哪怕住在同一个城市,也很难常常见面,因为都老了,出趟门实在是不容易,不像年轻人,想去哪就去哪儿。

因为这件事,我就想到中国越来越严重的老龄化问题,过去物质相对贫乏,技术相对落后,70岁就被称为古来稀,假如60岁退休,到寿终也不过10来年时间。现代医学那么发达,平均年龄已经80岁以上了,再加上生命科学的发展,人们可以轻松活到90,甚至100岁以上,退休到自然死亡,中间长达几十年,这个时长,跟我们正式工作时间差不多。如此漫长的养老生活,等着儿女来陪自己享受天伦之乐吗?坐在家门口数着夕阳等死吗?肯定不行。

我就想,要是能在闲时琴棋书画,结伴旅行,有事互相照应,抱团养老,给一群同年龄、同层次、同爱好、有共同话题的人,找一个美丽的地方,做一个理想居所,那该多好呀!我前后跑了五十多个地方,最后定到这里。

“五十多个地方?”我惊讶。

是的。

你就没绝望过,没想过放弃?

在我的人生字典里,从来没有“绝望”和“放弃”这种词,认准的事,我会想方设法完成,而且,越有难度的事,我越兴奋!

尼妈,跟这种人聊天,分分钟被暴虐。

为什么定在这里呢?

因为这是贫困省贫困县,想结合当地资源,在保护生态和能源的情况下,尽己所能,做点什么。

我有点感触,竟然不知说什么好了。

你知道为什么很多读书人不成事?所谓“秀才起兵,十年不成”?段总反问。

为什么?

因为他们总是瞻前顾后、患得患失、毫不专注,也可能是自身条件太好、选择多,反而什么都想试一下,最后却什么都做不好。所以,看好一样东西,没别的,就是坚持!没有什么事没困难,如果不困难,那这件事根本不值得做。

正说到这里,一个红脸、圆眼、身材板实,包工头一样的人,满脸堆笑过来,原来他是来给段总献策的,他说如果给他权利,让他自己去找零散工人来做这个工程,起码可以节约30%以上的成本。

想想,段总,30%的成本,你得节约多少钱啊?对方开心地说。

段总毫不犹豫地回答:打住!我宁愿增加30%的成本,也要按正规的工序和要求来做。我知道你是好心,能帮我节约很多费用,但我不敢保证,这个工程质量让人满意,当然,不是说低价一定低质,但相对来说,正规工程公司,更有质量和工期保障。从另一方面来说,我这么大项目,不能随便找些工人,就在那里搭啊建的,得综合考虑,全盘规划。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7-08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7-06
  • 深圳老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7-02
  • 520周冠打赏17000,共计17000
  • 2018-07-02
  • 嘲讽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8-06-29
  • 暁霞囡打赏20000,共计20000
  • 2018-06-2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作者以一个“创业小白”的视角,着力塑造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深圳儒商形象,打破读者心中“无商不奸”的认知惯性。在一座物欲横流的城市,商业成功的同时又心有人文主义情怀,实在难能可贵,这恰是文学作品中应该表现的人物形象。这篇小说的语言明白简洁,十分贴近深圳现实生活中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明白晓畅,顺滑到底。
  • 谢谢欧阳家的,真舍得夸啊,你说到的有一点,我是有体会的,事实上,很多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更爱惜自己的羽毛,也更舍得扶持那些看起来有前途的年轻人。

    回复

    • 陈彻4举人2018/07/04 19:02:38
    • 分享到:
  • 以一个文人的角度对商人、商业的理解,虽然有些主观和单薄,但毕竟这是作者的角度,作者对自己作品的叙事角度、立场有完全的控制权。但读者的阅读也是自由的。为什么作者们写出的作品会越来越客观、越来越深入、越来越多层次?就是因为读者希望读到的是不单薄、有嚼劲的作品,想留住读者的兴致,作者就必须越来越曲径通幽。希望看到本文作者更有深度的文字。
  • 谢谢陈老师的指点和深评,感激不尽,我会努力深入。

    回复

  • 一口气读完,故事并不离奇,细节也并不特别,有些地方作者直接插话评说代替了故事本身。照理说,这是文学创作蛮要避讳的,但是欧阳就是不管不顾,风风火火一路写下来,还让你一口气读得下去,读的过程中,还不时点头认可,这真是奇妙。
  • 看你这回复,五。味。杂。陈,是夸我呢?还是夸我呢?反正我就当你夸我。
  • 今晚的邻家文弹,揭秘了作者的写作技巧,谢谢静茹,你给大分享了很多干货。

    回复

    • 萌面侠2童生2018/07/06 11:44:59
    • 分享到:
  • 不知为何,就是抓人
  • 回复
  • 啧、啧,广东省还是段总最成功!
  •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6/29 09:52:04
    • 分享到:
  • 文人,多半是感性多于理性。不过这位段总倒是感性与理性并驾齐驱。正如文中所说:一件事情做不做,不是分析条件够不够,而是看这事情值不值得做,值,他创造条件去做,想方设法把它做成。所以这样的人是注定能成大事的。儒商儒商正是如此吧。有文人的雅致,也有商人的敏锐。
  • 感谢大赏! 确实,我在段总身上学到很多,是少有的一个把读书人的儒雅和商人的决断完美结合的一个人。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8/06/28 22:31:27
    • 分享到:
  • 爱上你的语言
  • 谢谢你的爱!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7340
  • 2
  • 560
  • 还蛮喜欢你的文字,只是有点写着写着就飘了。如果以明心做点,刻画其他人,再引出明心上船的原因是不是更好些?交代一下伤的来源或者丰富船员的故事,应该会是相当精彩的部分。一篇故事出现的角色或情节设定都有用处的,我还有点小期待伤疤的故事,或者说是明心背后的故事,希望作者可以再斟酌一下。期待后续新作!

    别看了船上的生活

    2019/6/19 15:44:55
  • 李老师的语言风趣而幽默,把自己一波三折的深圳经历写得有声有色。同时也验证了 “这座城市不是我们的故乡,却有我们的主场”这句经典之语。许多来深圳的人,都有过徘徊无助,但是机遇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李老师就是这样一个有准备的人:他不甘于内地的沉闷和安稳,抛弃了无生机的生活,选择闯深圳,不断跳槽,不断前进,终于成就自己。回首来路,每个人都不由得感谢深圳,在内心对自己说:深圳不相信弱者的眼泪,坚守才是强者。

    叶紫26年前,我走出家乡红土地

    2019/6/18 14:28:26
  • 从作者的文中所描述的经历,再次证明了有志不在晚的真理。深圳就是这样一个城市,不管你是十八岁来,还是四十八岁来,都有适合你的舞台,前提是你不断地努力。正是作者这种不断学习,努力前进的精神,最终在深圳拥有了自己的舞台。这也是千千万万来深圳务工、创业者的共同的精神缩影。向文中的主人公学习!

    叶紫入深圳记—我在深圳浴火重生

    2019/6/18 13:56:49
  • 在故事里,我看到了一个男孩是如何变成一个男人的心路,也经历了从怀揣着梦想的不甘一直到背负着生活的不安,最后还尝了把爱情是如何从风花雪月变成了柴米油盐,故事很普通,普通到每个字眼都是从你我的生活里抠出来的。

    西水路

    2019/6/17 17:50:38
  • 这篇散文的标题别有深意,表面上看,是作者偷得浮生半日闲,在游览莲花山的过程中遇到富有爱心的老奶奶,上百个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大叔大婶,老年人自发组织的读书沙龙以及一对对谈情说爱的年轻人,等等;若往深层次想,又何尝不是包括莲花山在内的深圳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有幸邂逅总设计师呢?

    黄元罗遇见莲花山

    2019/6/16 18:49:53
  • 我忽然找到了H君说的“邪门”的深层原因:写作本是一件寂寞的事,尤其是在这个经济发展的社会里,非专职、不知名的作者甚至是作家,没有一种氛围的激励,是很难坚持下去的,而深圳,恰好就有这样浓厚的氛围,深圳是全国内刊最多的城市,在深圳写作,你绝对不是独行侠,总有那么一群人在你左右,与你一同前行,你不敢懈怠,不好意思落后于人,他们的存在对你就是一种鞭策和激励。

    深圳老亨深圳,叫我如何不爱你?!

    2019/6/16 8:14:57
  •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主人公朱文飞从大学校园生活到社会的情感经历。在这当中,有甜蜜和幸福,也有心酸和苦涩。然而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也许只有作者才能深刻地体会。但是在读这篇小说的时候,却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的校园生活。在那个纯真又懵懂的美好时光里,谁心里不是住着一个最爱的女孩或者男孩?但是,现实偏偏又是残酷的。在那一地鸡毛的背后,往往是不休止的争吵。再美好的爱情终究抵不过彼此的不信任和不理解…

    萧大侠水路

    2019/6/16 1:03:30
  • 喜欢这样的故事,把自己脚下佳美的踪迹,心路的历程,用温暖的文字,娓娓道来。媚子老师心里有梦也有光,梦想带着光前行,光为梦想照亮前面的路!自考,工厂和讲台,也是我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轨迹。甚至连2017孩子高考的情节也有几分相似。读着媚子的故事,对于我来说,有一种特别的亲切与感动。祝福媚子老师,梦想慢慢实现,追梦的激情永不改变!

    王学君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14 19:58:31
  • 开始我看了反问为什么那么多想要去西藏,是什么吸引了大家,老段写的“我”各种经历,是否有点自己的影子,成分不像很多,红叶倒是写了不少,高师傅,各种咒语,有时候胃疼折磨着你,病痛的起源是什么?落叶归根你,跑去西藏干嘛,也许年轻时去走一槽就不会这样想了,咒语的信念不科学,但是有些人还是信仰的,寄托,寂寞,孤独,对应该是一种孤独感

    谭家幺少余温

    2019/6/13 21:40:29
  • 散文不长,作者用荒诞虚幻构造一个空间,把房价物价等现实话题与之融合,与平行世界的读者产生共鸣,发生化学反应,擦出火花。可以看出作者忧国忧民的人文情怀。然,一人之力难以匹敌,借文抒情。

    放学别走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11 15:40:42
  • 感谢老亨兄鼓励!鲁克生来乍到,只带着满腔热情和热血,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留下几枚脚印。蒙兄不弃,给了鲁克诸多温暖。那饼茶,弟一直没舍得喝呢。这世界,每个陌生人给予我的点点滴滴的好,我都深深记得,我会把这些好、这些暖化成文字,化成诗歌,化成脚印,留在深圳,留在各处,留在这苍茫的大地上。人心如地——我携带着诗歌,悄悄路过。祝福邻家,祝福深圳,祝福拼搏在特区的每一双手臂和每一颗怦怦跳动着的善良有爱的心灵!

    鲁克入深圳记

    2019/6/11 8:58:18
  • 读了此篇,看到了强者,但更多地看到了不强者。现实就是这样,在地球村里寻找生存的空隙,不能只有悲哀,而要用阳光照亮心情,用积极点燃行动。放松和放开同等重要,不能让心萎缩,拥抱城市同拥抱爱人都是温馨感!多点关爱,多点浪漫,阳光总在风雨后,佩服作者的心境:“他们”像扫描机一样,记住每个人的名字,每天都整理一遍…“他们”按自己的逻辑牵引…运行着深圳的地下世界。我只希望还是坚强、不必在意的漫长…

    文缘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8 17:41:25
  • 每个人的故事都有感人的地方,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表述不完的心路历程。坚毅和执着似乎就是人生路上的两大法宝,奋斗总会有希望,不奋斗什么希望也没有;所以人生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只有不断刷新自我,才可能超越自我。如作者所说“每一个瞬间似乎都在生命中绽放”﹗关键是把握的程度、奋斗和坚持的程度;刀不磨会生锈,人不学会落后;自强是需要内力的修炼,知识改变人生,智慧成就未来,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铁杵磨成绣花针!

    文缘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8 15:58:34
  • “抬头不见天 低头不见地 没关系 我能看见清晰的梦”,多好的诗句,让人读到了一种生命的苟且与艰辛,同时还让我联想每一条人生之路,在其起始阶段都饱含酸楚与艰难。但没关系,年轻人有梦,年轻是他们的资本,他们会不止歇地去追逐前方的梦。周遭一片黯淡,作者的梦却是清晰的,真好!这首诗,选题、立意、切入点、积极阳光的主旨,都很好!有一个小建议——“披上远方的霞光”,改为“披着西天的晚霞”,是否更有诗意?

    老练之一穿过福田红树林公园去上班

    2019/6/6 11:51:22
  • 显然,五天后红叶并不能来到阿里。在老段笔下,这个故事遍布苍凉,与喜剧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也好,唐小乐也好,王先生、小西、高师傅也好,他们都有着不同的人生,但这人生很难以世俗意义上的“幸福”来描述。老段的小说,一如既往地从容、稳健,就像一个中年人,历尽沧桑,饱经风霜,以近乎不带感情的语调向你讲述他的前半生,细阅之下,却有叩击心灵的力量。身处西藏的红叶,可能象征了美好与希望,但却可望不可及。

    笑笑书生余温

    2019/6/5 20:03:0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