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执鞭记
  • 点击:24243评论:132018/07/03 14:46

一 语言的果子和零食  

这是一间特殊的平房。

它栖身于摩天大楼的丛林里,很有点夜郎自大的味道,如同建筑物里的阿Q。因为它站在了十层楼的肩膀上,觉得自己有了高度,胆敢与对面的京基100大厦叫板。其实它只是加盖的临时建筑,几间简陋的平房,随时都有被拆除的可能。说起来,它目前的身高,只到对面那个100层庞然大物的脚踝处。

我站在房间里,如此近距离凝视着窗户外的京基100大厦,居然也飘飘然起来,有了城市新主人的良好感觉。当然,我嘛都不是,这个地段的一个卫生间我都买不起,包括这间陋室。

这几间房子以前可能是某单位的仓库,后来,也许是这个路段越来越繁华,单位的整栋楼都租出去了,作为附加建筑的仓房也忽然身价倍增,它们结束了以前的使命,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少儿兴趣培训班的所在地,也就是说,这些仓库集体升级成教室了。

我此刻站在朝南的一间教室里,背靠黑板,面对着十四张天真无邪的面孔,身份是少儿作文培训班的授课老师。

课者,言旁从果也。我这个授课老师,说白了,也就是教学生摘取语言果子的人。

我从事的职业,与摘果老师这个行当风马牛不相及,由于我不务正业,业余时间喜欢附庸风雅,在报刊上发表过若干文章,也拿过几个文学小奖,于是认定我一定行的朋友绑架般地把我拖过来,死乞白赖地塞给我这根教鞭。从这天开始,我的人生履历里又多了一个称呼:老师。

教室是仓库改建的,里面的设施却丝毫不落伍。八根日光灯管分成四组,把室内照得亮如白昼,课桌椅也是最时尚的塑钢板材和铝合金框架结合体,一台柜式和一台壁挂式空调,分别占据小屋的前后两个角落,讲台边还矗着台饮水机,雪白的墙壁上悬挂着两小幅西方音乐家的肖像画,看来这间教室曾经被当做过培养音乐天才的地方。总之,这里的一切陈设和“繁华”、“富庶”、“文明”等深圳概念,无不契合得严丝合缝。

还没到上课时间。孩子们趴在课桌上,交换着从家里带来的各种精美零食,有个孩子居然带来一份肯德基全家桶,她慷慨地邀请大家分享,炸鸡腿和薯条汉堡包的香味在狭小的空间里扩散,孩子们不加掩饰的咀嚼声此起彼伏。

我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早已过了正常的晚饭时间,这些小皇帝们还在快乐地享用着这些高热量的美食。本班的孩子,除了个别过早抽条发育的之外,大部分都是小胖墩。家长们明明知道自家的宝贝营养过剩,可还是不停地给小皇帝们供应零食,好像生怕宝贝们受委屈似的。这种现象非常让人困惑:这些孩子的父母是怎么了?难道是从小吃苦受累太多,而产生了逆向思维?

我知道学生们都来自富有的家庭。这个地段的房价接近七万一平米,也就是说,没有千万以上资产的人休想在此买房安居。从孩子们脸上明显自娘胎里带出的黑色素来看,他们的父母应该多半来自农村。这些农二代的精英们,不知经历了怎样鲜为人知的艰辛打拼,终于有了现在的辉煌,当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时,把自己少年时代对零食的渴望,移花接木到下一代身上,所以也就不难理解为何我眼前出现这么多小胖墩了。

我也来自农村,我敢保证比这些孩子的父母年长许多,可以说,我少年时代应该比他们当年经历过更多的苦难。零食,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只是一把炒蚕豆或南瓜籽,然而,我对这种填鸭式的溺爱不以为然,肯德基全家桶加各种零食,能弥补你我当年所遭受的苦难么?

我的眼前浮现了另外一间教室。


二 水故事

七十年代末。大别山麓。

同样是几间平房组成的小学。非常有趣,它的前身也是仓库,生产队的仓库。屋子很宽敞,但不明亮,因为没有电灯。所有的光源都是老天赐予的,到了阴天下雨时,教室里昏暗一片。不妙的是,雨水往往会从外面蹦进来,原因是有窗无户,只有几根窗棂,到了冬天才会糊上白纸。春夏秋三季,风雨都是在窗户里随便进出的。碰到大雨天气,只好用撑开的油布伞挡住从天而降的雨点部队,即便如此,屋子里还是雨水淋漓纵横如水墨画,闪电似乎知道教室光线不够,频频刺破教室的昏暗,老师的粉笔字在一阵阵的闪电中,泛出耀眼的白光来。

课桌板凳都是笨拙的木头材质,没有油漆过,经过年学生们复一年油汗的濡染,已经看不出本色,散发出淡淡的腐浊气味。墙上也贴着画,那是雷锋叔叔的标准照,他穿着军棉袄戴着棉军帽,手握冲锋枪,正笑容可掬地看着我们。

不通电,当然就没有电铃。老师用铁锤敲击悬在屋檐下的一块顽铁,这种原始的打击声就是上课下课的信号。这些都不是问题。最大的难题是上百学生的喝水问题,那个时代没有桶装纯净水,虽然墙角的水缸里存有井水,但农村喝生水这个陋习不能在学校里继续上演吧?于是某位泥水匠出身的代课老师,在两间教室结合部的空档里用砖块砌了个炉子,不知从何处寻来一个大号的铝制钢精锅,喝开水的问题似乎解决了。

炉子、锅、水都有了,燃料呢?一所小得不起眼的民办小学,哪里来钱买煤?

还是就地取材,漫山遍野都是枯枝落叶都可用。后来老师们发现松果比较耐烧,于是发动全校师生,利用周六下午的时间上山打松果。记忆里,小学师生倾巢出动的景象很壮观,满山都是我们的欢呼和打闹声,枝头的鸟儿纷纷飞起,胆战心惊地看着下面这些不会飞的两脚怪物。我们的身影在青枝绿叶下流连,高年级的同学负责用竹竿在松树上打果子,低年级的同学在下面捡,用家里带来的竹筐装满,送到学校去。很多松果都是青碧色的,只好摊在太阳地里暴晒,三五天之后就会焦干,扔到炉膛里,烧起来发出哔哔剥剥的声响,那是松子爆燃的声音。我估计那段时间,附近山上的松鼠对我们恨之入骨,因为我们把它们的口粮都抢光啦,它们最后都应该集体搬家了。

辛苦这些代课老师了,他们不但要努力为我们摘取语言的果子,还要隔三差五带我们上山去松鼠家里摘松果,前者是抽象的,后者是具象的,但不管是啥样的果子,摘取它们,都要付出辛勤劳动才行。

在炎热的夏季,学校水缸里的存水总是消耗得很快,补充缸水的任务一般都由三个年级的班干部来完成。小学校只有三个年级,所以打水这个重任自然而然由三年级的学长们完成。等我熬到三年级的时候,我终于有幸参与了几次这样的劳动。

白花花的日头在天空中施暴,我们赤着脚在地上行走,两半大孩子一前一后,中间是一个吊在扁担上的空水桶,竹扁担连接着两孩子的肩膀,炽热的夏风从面颊上掠过,我们和水桶扁担的影子在路面上纠缠不清,很像《三个和尚》的故事漫画。水井在学校后边的居民区,不远,两分钟路程。池形,敞口,像一面四方镜子,映出我们稚嫩的面孔和鲜艳的红领巾。这里的水井很特别,它打破了井口一定是圆形的这个常规,所以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它的模样。

轻松地将水桶灌满,再用力抬着回转,井水在木桶里调皮地乱窜,有的就从桶里逃出来,淋漓在路面和我们的光脚丫上。山里的孩子夏天基本不穿鞋,一是为了凉快,再者是穷,都买不起凉鞋。把水抬到学校时,我们两人的脚都是湿漉漉的。

“老师!”一句脆生生的声音,把我从七十年代的小山村拉回了二十一世纪的深圳。

“什么事?”

“饮水机里没有水了,我好口渴。”说话的正是携带肯德基全家桶的那位同学。洋快餐的确好吃,由于食品里放了大量的鸡精,所以吃后容易口干。她这么一说不打紧,剩下的十三名同学也跟着嚷嚷口渴。

我走到饮水机那儿看看,果然,蓝幽幽的塑料桶里,水面不到一公分了。下午四点到六点,这里曾经有另外一个班的学生在此上课。也许是老师粗心,没注意饮水机告罄,他那个班的学生把水喝光了也没注意。嗯,问题严重了,还有一节课没上,总不能让这些孩子们嗓子冒烟一个钟头吧。

我仿佛置身于半个世纪以前的上甘岭。

怎么办?这么晚,叫送水工已经不可能了,马路对面有个家乐福超市,只能自掏腰包买水解决旱情了。

十五分钟后,我提着五升装的农夫山泉矿泉水回来,这些苦苦等待甘霖的花朵们争先恐后地涌上前来,不到三分钟,满满一桶水变得底朝天。

现在的孩子们真幸福,他们可以放心大胆地喝生水,不必像我们当年那样,为了把水烧开而漫山遍野地打松果。

看着空空如也的瓶子和孩子们清澈透明的眼睛,我想,如果把我少年时代的水故事说给他们听,会有人相信吗?


三 富二代进行时

“老师,你发音不准,‘劳动’不念‘老’动。”

“老师,你怎么写连笔字啊?”

我一边读范文,一边在黑板上写粉笔字,对于我生涩的读写行为,台下的学生们纷纷发难。我心里在喊惭愧,表面上却假装满不在乎。对于教学,根本没有经验,我却强词夺理地说,老师是来教你们写作技巧的,不是来教朗诵和硬笔书法的。

好在这些孩子很容易哄,他们听信了我孔乙己般的自圆其说,不再继续纠错。

我暗自庆幸,同时也感叹:真是时代不一样了,学生敢在课堂上挑老师的错!

在我们那个年代,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尽管那些代课老师也只是民办教师,但在当时的农村,贫下中农们基本都是文盲或半文盲,对认识很多字的民办教师极其尊敬。我那个不听话的儿子你随便管教,他们经常这样对老师说。语气极度诚恳。于是老师们真的拿起鸡毛当令箭,在课堂上体罚学生的现象见怪不怪。我亲眼目睹过一位调皮捣蛋的同学,当着全班孩子的面被罚跪,那个捣蛋鬼脸色惨白下跪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

眼前的这群孩子在蜜糖里泡大,是货真价实的小皇帝,我们当年的那群山里娃如何能同日而语!

这些不过十来岁的孩子,几乎每人都有手机,有人用的是父母手里退役下来的苹果5、三星,也有人用的是时尚的腕表手机,这种手机戴在手腕上,既可当表也可当手机用,对于腕表手机,我曾在一篇小说里拿它当过道具,可我总是没有机缘一识庐山真面目,没想到在我的学生这里才得以谋面。

他们不仅有自己的QQ,甚至也有微信和朋友圈。某次课间休息时间段,我听见几位女生正议论班上另一位叫彩云的女生,说她加了某男同学的微信,两人聊得很投机,日后可能成为恋人之类云云。

我听后大吃一惊,看来飞速发展的网络时代,不仅为网恋婚外恋提供了便利,居然也是早恋的酿造工具之一。

网络,是白雪公主后妈的那个半红半绿的苹果,红的那面诱人而有毒,绿的那面平凡却无毒,可人事懵懂的孩子们偏偏喜欢有毒的一面。

孩子利用网络谈恋爱,他们的父母在做什么呢?

这个班的家长们建立了一个微信群,把我也拉进去。因为男主外女主内,群里的家长无一例外是妈妈。我平时在群里很少说话,但对于群里的消息偶尔窥视一下,但让人奇怪的是,这些超级辣妈们平时很少议论孩子们的学习,她们没事聚在一起时,谈论的都是拼团网购美食的信息,新疆的纸皮核桃、海南的椰子、缅甸的金枕榴莲等等,除了吃以外,真的不知道她们还对什么感兴趣。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教书富二代学生上课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段作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04
  • 520周冠打赏36000,共计36000
  • 2018-07-0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驿马的散文我很喜欢看,这篇也不例外。校外补课在全国各地开花,已成为中国特色教育之一种。文章通过作文辅导这一视角,既写出了深圳“富家子弟”这一特殊人群不同生态,也出了家长们的众生相,并还原了作者的童年生活。作品信息量大,鲜活有趣。
    • 驿马2018/08/08 21:24:52
    • 分享到:
  • 谢谢段兄精彩评论,问好,遥握!

    回复

  • 这个题目很好,既是非虚构,以为会有很多孩子们的趣事,看到最后,只是一些新旧对比、城乡对比,没有冲突,没有问题,也就没有了人在矛盾中所表现出的解决问题的智慧和能力,至少让我们看了会心一笑,至少需要抖一抖童真,引人入胜为好。 期待你更精彩!
    • 驿马2018/08/08 21:27:18
    • 分享到:
  • 谢谢老师宝贵意见,因为种原因删去了一些敏感话题,问好,遥握!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8/07/04 15:25:23
    • 分享到:
  • “现在的孩子”每当大人说起这话时,都有一种复杂的口气,不知是喜是忧的态度!大人也都难逃脱时代的造就。何况孩子们?
    • 驿马2018/07/04 19:42:00
    • 分享到:
  • 感谢关注,问好!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8/07/04 09:58:33
    • 分享到:
  • 琐而不杂。
    • 驿马2018/07/04 19:42:58
    • 分享到:
  • 感谢老师点赞和打赏,问好!

    回复

    • 驿马4举人2018/07/03 15:24:06
    • 分享到:
  • 感谢故里老师打赏,也感谢邻家的后台工作人员文章将副标题排版改正了,而且这么快入围,多谢各位兄弟姐妹的支持!
  • 支持驿马的在场主义散文
    • 驿马2018/07/04 19:43:37
    • 分享到:
  • 感谢黄总的抬爱,问好!
  • 写的太短了,不尽兴
    • 驿马2018/07/08 16:35:41
    • 分享到:
  • 谢谢黄总宝贵意见!

    回复

  • 最近来访
  • 驿马
  • (我名即我号)
  • 4举人
  • 3星
  • 2钻
  • 不会写东西,只会扯,原谅则个。
  • 不会写东西,只会扯,原谅则个。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7
  • 29400
  • 22
  • 10320
  • 一篇优秀的非虚构作品,一段催人奋进的深圳打拼史。作者一五一十地叙述了自己逃离内地,在深圳浴火重生的故事,可以说是在深圳奋斗的一个典型。或许在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藏着这样的故事,写出来,每一篇都有特色。一座城市伟大,在于每一个善于学习的个体都能找到独属于自己的路,生存下去,并且活得更好。

    欧阳德彬入深圳记—我在深圳浴火重生

    2019/6/20 16:35:32
  • 还蛮喜欢你的文字,只是有点写着写着就飘了。如果以明心做点,刻画其他人,再引出明心上船的原因是不是更好些?交代一下伤的来源或者丰富船员的故事,应该会是相当精彩的部分。一篇故事出现的角色或情节设定都有用处的,我还有点小期待伤疤的故事,或者说是明心背后的故事,希望作者可以再斟酌一下。期待后续新作!

    别看了船上的生活

    2019/6/19 15:44:55
  • 李老师的语言风趣而幽默,把自己一波三折的深圳经历写得有声有色。同时也验证了 “这座城市不是我们的故乡,却有我们的主场”这句经典之语。许多来深圳的人,都有过徘徊无助,但是机遇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李老师就是这样一个有准备的人:他不甘于内地的沉闷和安稳,抛弃了无生机的生活,选择闯深圳,不断跳槽,不断前进,终于成就自己。回首来路,每个人都不由得感谢深圳,在内心对自己说:深圳不相信弱者的眼泪,坚守才是强者。

    叶紫26年前,我走出家乡红土地

    2019/6/18 14:28:26
  • 从作者的文中所描述的经历,再次证明了有志不在晚的真理。深圳就是这样一个城市,不管你是十八岁来,还是四十八岁来,都有适合你的舞台,前提是你不断地努力。正是作者这种不断学习,努力前进的精神,最终在深圳拥有了自己的舞台。这也是千千万万来深圳务工、创业者的共同的精神缩影。向文中的主人公学习!

    叶紫入深圳记—我在深圳浴火重生

    2019/6/18 13:56:49
  • 在故事里,我看到了一个男孩是如何变成一个男人的心路,也经历了从怀揣着梦想的不甘一直到背负着生活的不安,最后还尝了把爱情是如何从风花雪月变成了柴米油盐,故事很普通,普通到每个字眼都是从你我的生活里抠出来的。

    西水路

    2019/6/17 17:50:38
  • 这篇散文的标题别有深意,表面上看,是作者偷得浮生半日闲,在游览莲花山的过程中遇到富有爱心的老奶奶,上百个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大叔大婶,老年人自发组织的读书沙龙以及一对对谈情说爱的年轻人,等等;若往深层次想,又何尝不是包括莲花山在内的深圳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有幸邂逅总设计师呢?

    黄元罗遇见莲花山

    2019/6/16 18:49:53
  • 我忽然找到了H君说的“邪门”的深层原因:写作本是一件寂寞的事,尤其是在这个经济发展的社会里,非专职、不知名的作者甚至是作家,没有一种氛围的激励,是很难坚持下去的,而深圳,恰好就有这样浓厚的氛围,深圳是全国内刊最多的城市,在深圳写作,你绝对不是独行侠,总有那么一群人在你左右,与你一同前行,你不敢懈怠,不好意思落后于人,他们的存在对你就是一种鞭策和激励。

    深圳老亨深圳,叫我如何不爱你?!

    2019/6/16 8:14:57
  •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主人公朱文飞从大学校园生活到社会的情感经历。在这当中,有甜蜜和幸福,也有心酸和苦涩。然而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也许只有作者才能深刻地体会。但是在读这篇小说的时候,却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的校园生活。在那个纯真又懵懂的美好时光里,谁心里不是住着一个最爱的女孩或者男孩?但是,现实偏偏又是残酷的。在那一地鸡毛的背后,往往是不休止的争吵。再美好的爱情终究抵不过彼此的不信任和不理解…

    萧大侠水路

    2019/6/16 1:03:30
  • 喜欢这样的故事,把自己脚下佳美的踪迹,心路的历程,用温暖的文字,娓娓道来。媚子老师心里有梦也有光,梦想带着光前行,光为梦想照亮前面的路!自考,工厂和讲台,也是我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轨迹。甚至连2017孩子高考的情节也有几分相似。读着媚子的故事,对于我来说,有一种特别的亲切与感动。祝福媚子老师,梦想慢慢实现,追梦的激情永不改变!

    王学君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14 19:58:31
  • 开始我看了反问为什么那么多想要去西藏,是什么吸引了大家,老段写的“我”各种经历,是否有点自己的影子,成分不像很多,红叶倒是写了不少,高师傅,各种咒语,有时候胃疼折磨着你,病痛的起源是什么?落叶归根你,跑去西藏干嘛,也许年轻时去走一槽就不会这样想了,咒语的信念不科学,但是有些人还是信仰的,寄托,寂寞,孤独,对应该是一种孤独感

    谭家幺少余温

    2019/6/13 21:40:29
  • 散文不长,作者用荒诞虚幻构造一个空间,把房价物价等现实话题与之融合,与平行世界的读者产生共鸣,发生化学反应,擦出火花。可以看出作者忧国忧民的人文情怀。然,一人之力难以匹敌,借文抒情。

    放学别走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11 15:40:42
  • 感谢老亨兄鼓励!鲁克生来乍到,只带着满腔热情和热血,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留下几枚脚印。蒙兄不弃,给了鲁克诸多温暖。那饼茶,弟一直没舍得喝呢。这世界,每个陌生人给予我的点点滴滴的好,我都深深记得,我会把这些好、这些暖化成文字,化成诗歌,化成脚印,留在深圳,留在各处,留在这苍茫的大地上。人心如地——我携带着诗歌,悄悄路过。祝福邻家,祝福深圳,祝福拼搏在特区的每一双手臂和每一颗怦怦跳动着的善良有爱的心灵!

    鲁克入深圳记

    2019/6/11 8:58:18
  • 读了此篇,看到了强者,但更多地看到了不强者。现实就是这样,在地球村里寻找生存的空隙,不能只有悲哀,而要用阳光照亮心情,用积极点燃行动。放松和放开同等重要,不能让心萎缩,拥抱城市同拥抱爱人都是温馨感!多点关爱,多点浪漫,阳光总在风雨后,佩服作者的心境:“他们”像扫描机一样,记住每个人的名字,每天都整理一遍…“他们”按自己的逻辑牵引…运行着深圳的地下世界。我只希望还是坚强、不必在意的漫长…

    文缘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8 17:41:25
  • 每个人的故事都有感人的地方,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表述不完的心路历程。坚毅和执着似乎就是人生路上的两大法宝,奋斗总会有希望,不奋斗什么希望也没有;所以人生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只有不断刷新自我,才可能超越自我。如作者所说“每一个瞬间似乎都在生命中绽放”﹗关键是把握的程度、奋斗和坚持的程度;刀不磨会生锈,人不学会落后;自强是需要内力的修炼,知识改变人生,智慧成就未来,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铁杵磨成绣花针!

    文缘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8 15:58:34
  • “抬头不见天 低头不见地 没关系 我能看见清晰的梦”,多好的诗句,让人读到了一种生命的苟且与艰辛,同时还让我联想每一条人生之路,在其起始阶段都饱含酸楚与艰难。但没关系,年轻人有梦,年轻是他们的资本,他们会不止歇地去追逐前方的梦。周遭一片黯淡,作者的梦却是清晰的,真好!这首诗,选题、立意、切入点、积极阳光的主旨,都很好!有一个小建议——“披上远方的霞光”,改为“披着西天的晚霞”,是否更有诗意?

    老练之一穿过福田红树林公园去上班

    2019/6/6 11:51:2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