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泰安园
  • 点击:22028评论:82018/08/07 13:18

1


月光光,秀才郎。

骑白马,过莲塘。

莲塘背,种韭菜。

韭菜花,结亲家……

小男孩唱着童谣站在小水渠里,水花早就打湿了卷起的裤管。清澈冰凉的渠水淌过脚面,脚趾轻轻地抓着小石头,水草也调皮地在脚边搔痒,心里有无限的欢喜。

两只小胖手各捏着一朵不知名的小野花,一朵是红的,一朵是黄的。小心翼翼地平放在水里,心里默念着。

一二三,放手。

顺着水流,两朵小花争先恐后地往前游,每一个湾道、每一个突出水面的大石块都可能让排名发生变化,一会是小红花领先,一会是小黄花领先,一会又是齐头并进。

小男孩哈哈大笑,光着脚走上陌路在后面追赶。

哎呀!

滑了一跤。


2


“阿舅,起床食饭……”

洪晓明睁开惺松的眼睛,看见一位比梦里还小的男孩在拍他的脸。他伸出手来在小外甥文俊的胖脸上轻轻地掐了一下,假装要抓过来挠痒痒。文俊吓得像小兔子一样逃出了房间。

洪晓明翻了翻身,还没完全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感觉有些不太真实。

昨晚还在深圳加班做方案,然后开车赶了一夜的路,回到了梅县老家。从现实到梦幻,其实不过是几个小时的车程。

每次回家,钻进安乐窝里,就不会轻易地出来了。如果可以一直呆在梦幻里面,不用再回到现实的大都市,那该多好。所以,赖床也成为了一种幸福。

前面已经热闹起来,不能再独享赖床的幸福了。

“阿明古(客家男孩昵称),快点刷牙洗面。大厅来了好多人,抓紧去帮手招呼人客。”

洪晓明的妈妈林秀琴正在厨房忙得不可开交,看见儿子懒懒散散地走出房门,免不了又要啰嗦一番。洪晓明假装地挤出笑容,撒娇说:“阿妈,心莫急。”

“庵(这么)大人了还做娇,羞死人。”

说话的是村里的福伯姆,她打趣的话引来了一众叔嫂伯姆的哄笑。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周围的亲朋戚友都过来帮忙。尤其这些叔嫂伯姆都是家务的好手,厨房里的主力娘子军,有了她们的助力必然会有一桌好饭菜。

洪晓明也笑了,“福伯姆,莫笑涯(我)。各位叔嫂伯姆庵早就过来帮忙,十分多谢。”

“还早喔?日头都晒屎核(屁股)吔,就尔(你)才庵舒服。”姐姐洪晓芸昨天就回娘家来了,正在旁边捡菜。她从小对弟弟都是宠惯着,免不了也要调侃他两句。

一众帮厨的长辈,好像是找到了新的话题,不停地调侃。在繁忙的劳动之中,大家嘻嘻哈哈地说着家长里短,事情也会不知不觉变得轻松。俗话说是一个女人一台戏,当一群妇女聚在一起就更热闹了。洪晓明不敢再接话了,老老实实地去洗漱。

“泰安园”是一座经典的半月型横堂式客家围龙屋,坐落在梅县一个以洪姓人为主的村子里。洪晓明的卧室和厨房是在左侧的横屋,从横屋穿过小天井和连廊通道,来到祖公堂。这里是整座建筑的中心位置,正前方是大天井,左右两边是正堂屋的厢房,再往前就是大门。祖公堂是家族公共活动的地方,正墙上挂着本支洪氏家族的开基祖先,两边的墙上则挂满家训门规的字匾。逢年过节的时候,洪氏后人都会回到这里祭拜祖宗。

祖公堂早已摆好了三牲果盘贡奉,而东西厢房则改成了接待间,现在是都坐满了人。

在东厢房正中摆放着一张八仙桌,桌上放着茶水糖果。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靠墙而坐,约莫有八十岁左右,随身的拐杖斜放在旁边。右侧也坐着两位老人,看样子年纪比白须白发老者稍微小一些。左侧坐着的是两位中年人,还有许多村民都坐在周围的长条凳上。整个厢房里长幼尊卑次序分明。

今天,村里有名望的长辈和干部们都来了。

白须白发老者抬头看着房顶四周,“还系(是)老屋住得舒服。泥瓦结构,通风又阴凉,前面天井采光又好。老屋还维护庵好,阿忠,尔等人(你们)花了不少心血。”

说话的老者是乾伯公,是村里德高望重的老叔父辈。被唤做阿忠的人正是洪晓明的爸爸洪忠国,也是泰安园的主人之一,坐在左侧上首,他应声说:“乾叔,今下(现在)大家都搬出去住新屋,老屋没人住了,逢年过节才转来住人烧火。老屋久了没(音mǒ)人住,十分(很)容易坏。老屋虽然残旧,但系祖先传下来的家业,唔(不)敢荒废,旧(去)年才翻新过。”

“今下翻新也唔好搞,以前的工艺同材料都没几多(多少)人晓(会)做。"

“特别系横梁,老杉树都寻唔到吔。”

坐在左侧的两位老人看着房梁也是颇多感慨。他们是洪晓明的堂叔公,二叔公洪思义和三叔公洪思礼,都是泰安园的主人。他们从小在这里生活,岁月变迁世事无常,特别是在今天这个日子里,更容易勾起那些已经泛黄的记忆。

“系呀。旧年翻新搞了十分久,横梁也发现了白蚁,又专门去寻到消杀公司来处理。”洪忠国简单介绍了翻新的情况。

乾伯公点点头,“以前,涯同尔爸在这里从细搞到大(从小玩到大)。五十多年过去吔,好像放电影一样记得庵清楚。”

“涯还记得,尔爸去偷番薯转来,在屋背烤来食。”

“好像尔没份食一样,尔也一下去做贼来,还着等(穿着)开档裤。”

一说起以前的事情,三位老兄弟就特别起劲,互相揭对方的短,脸上原有沟沟坎坎一样的皱褶被笑意挤得有些滑稽,哪里还有什么长辈的威严,倒像是三个老顽童。周围的晚辈们乐得听故事,了解家族的历史。

洪晓明简单地洗漱完毕,没顾得上吃早餐,就来到了厢房。其实在外面生活久了,也忘记了吃早餐的习惯。每次回到家里,一日三餐都是准时准点,特别是家里人叫起床吃早餐的时候,反倒是一时适应不过来了。

洪晓明微笑着,向周围的叔伯兄弟一边派烟一边打招呼,然后在年轻人聚集的角落坐下来。

“阿明古,昨晚转来吔?”

“系,理叔。”

理叔是村长,坐在洪忠国旁边,抽上了洪晓明刚点的香烟。

“做嘛唔早点转来,同老叔等人多料(玩)一下。”

“涯也想啊,实在是工作没做完。”

“又去扣细妹(泡妞),才唔闲转屋家。”坐在一起的洪真真用手肘捅了洪晓明一下,还皱了皱鼻子做鬼脸。

洪真真是乾伯公的孙女,也是洪晓明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朋友和同学。两个人之间是太熟悉,彼此开玩笑打闹是习以为常。每次洪真真要欺负洪晓明,从来都是得心应手,洪晓明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大家的注意力马上就转移到了洪晓明身上,洪晓明尴尬地笑着应付。

“做嘛唔带细妹(女孩)一下(一起)转来,正好尔公(你爷爷)可以见面。”理叔吐了一口烟,笑着说。

“嘻嘻,面(脸)红喔。”洪真真转过头来盯着看洪晓明,轻易不会放过欺负他的机会。

“莫乱讲,没细妹中意涯。”洪晓明自我调侃一下,马上转移话题。“姊丈(姐夫)去接阿公(爷爷),几时转到?”

洪忠国看了看手表,已过十点,“应该快了。”

乾叔公问:“阿仁今次从台湾转来,系一个人吗?”

“唔系,还带孙子一下转。”

“其(他)年纪也大吔,一个人出远门系唔方便。”乾叔公语气有些落寞,从小一起玩泥巴偷番薯的好兄弟,再见面时都已经是暮年老朽。不得不感叹时间的流逝在不知不觉之间沧海桑田,谁又能想到命运会如此安排他们的际遇。

“诶,尔见过尔公没?”

洪真真悄悄地问洪晓明。

洪晓明先是摇摇头,一会又点点头,让人搞不清楚到底想表达什么。洪真真在他胳膊上用力地掐了一下,洪晓明强忍着疼痛不敢叫出声来。

洪晓明摇头,是因为爷爷是在五十多年前离开家的,别说他没有见过,就算是爸爸对爷爷也是没有什么印象。毕竟,爷爷离开的时候,爸爸都没满周岁,还在襁褓之中。洪晓明后来又点头,是想说看过爷爷寄回来的相片。

那是一张全家福的相片,原来爷爷在外面还有一个家。


3


五十多年前。

洪晓明的爷爷洪思仁也才十七岁。作为家族中的长房长孙,洪思仁的父亲洪老爷子做主早早地就给他定了一门亲事,女方是隔壁村的蓝姓女子,叫做月娥。女方年纪比男方刚好大三岁,正应了那句俗话“女大三,抱金砖”。在那个年代,年轻人的婚姻大事一般都是奉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洪思仁懵懵懂懂地就成了亲。

蓝月娥是典型的客家女子,家务农活都是一把好手,待奉公婆孝顺贤惠,勤俭持家与邻友善。洪家上下对这位大方得体的长房长孙媳妇都很满意,洪思仁对亲密爱人更多出几分敬意。

新婚小夫妻恩爱缠绵,第二年就诞下了一个健康的小男孩,取名叫做洪忠国。

当时正值二次国共内战,社会动荡民不聊生,洪家在历史的洪流中自然是不能幸免,原本殷实的家业渐渐财匮力尽。洪思仁这一房老的老小的小,上有年迈双亲下有新生幼儿,再加上两个未成年的弟弟洪思义和洪思礼,全家人的生活开销是捉襟见肘。

洪老爷子读过私塾,也在县城里的新式学校里教过学,生逢乱世家无宁日,时常长吁短叹地念叨着"国泰民安",希望可以尽早结束动乱,能够安稳地过日子。

然而,时局正在变得越来越差。

人心浮动,村里面有关系的人家让年轻人外出营生,有下南洋的、有去香港的,还有的远渡重洋去了美国,都是去投奔亲戚讨生活。洪老爷子有一位方姓拜把兄弟,在国军里混成了高级军官,可以联系投奔,而现在家里唯一能远行谋生的就只有洪思仁。这让洪思仁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一是家庭生活无以为继,二是家里的老人小孩都离不开他这个顶梁柱。

蓝月娥看着烦恼中的丈夫,开解说:“留下来全家一起捱苦,出去才有一线生机。男儿志在四方,走出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也好。家里尔放心,涯会照顾好老人同细人。今下世道庵乱,自家在外面爱(要)小心。”

洪思仁庆幸自己妻子是这样地通情达理和顽强坚韧,让他可以抛掉后顾之忧,去独闯未知的世界。

蓝月娥从左手腕上取下一只金手镯,塞进洪思仁的手里,“屋家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尔拿等来(拿着)防身,有困难就拿去典当来换钱,没事就时常拿出来看,记得屋家。”

这只金手镯是当年蓝月娥嫁入门时,洪老太太亲手给她戴上的一对传家宝。现在将其中的一只取下来交给洪思仁,其中的殷情厚意不言自明。洪思仁虽然是堂堂男子汉,在分离之际难以抑制情绪,抱住了妻子哭泣。

夫妻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决定会让一家人天涯相隔半个多世纪。

国共战事从一开始就很激烈焦灼,这是一场将改变所有人命运的大决战。争天下,其实争的是民心。国军在战事开端还占有一定的优势,但是失去了人民的支持,注定不能长久,战局很快急转直下,国军节节败退困守台湾,共军连战连捷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时也,命也。又有几个人能透析时局,预测到这个结局?洪思仁也只不过是在时代洪流中裹挟进来的一叶扁舟,无能为力地随波逐流。国军不力,但洪思仁个人的仕途却是不退反进。战时在方长官身边担任机要秘书,跟着方长官败退台湾以后,凭着出色的能力逐渐在国民党内站稳了脚跟。在敏感的历史时期,洪思仁跟大陆家里断了联系,等到多年以后两岸关系和缓,才恢复书信往来。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家族客家台湾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朱铁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2
  • 朱铁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10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0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 感谢朱铁军老师的推荐和斧正。老师一语中的指出了本文的不足之处,行文仍有拖沓之处,还可以二稿精修。文章中穿插了方言客家话,对于普通读者来说是有一定阅读障碍的,再次感谢老师能抽空指点。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8/09/10 21:43:00
    • 分享到:
  • 喜欢里面的方言,尽管很多看不懂,但韵味的特别使之突显。恭喜兄弟入决。
  • 谢谢飞哥。客家话是古汉语的一种,读起唐诗宋词很押韵。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梅县客家的风土人情很淳朴,客家人的命运是在漂泊之中寻求安稳,在全世界都能落地生根。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8/08 09:30:16
    • 分享到:
  •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故事,一代传承着一代。
  • 感谢赞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幸福是不变的追求。

    回复

  • 字里行间弥漫着浓郁的亲切感......
  • 活捉客家妹子一枚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2钻
  • 我有许多故事,来一壶老酒,我们一起聊聊。打开虫洞,带你飞。
  • 我有许多故事,来一壶老酒,我们一起聊聊。打开虫洞,带你飞。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25000
  • 11
  • 4010
  • 他看着我一直在看他的手,就解释说,我的手不好看。是个干苦力的命。 他说,你不心疼啊,这么新卖废品是最不划算的。 单从对这个收废品的人的描写,就可以看到在外漂泊的艰难生活的一斑,一个收废品的人尚且对文化文学有如此的敬畏和爱惜,何况一辈子都在为文学熬夜熬日的人呢!不管生活如何,总算还有文学相伴。

    平溪慧子手记:深圳生活纹路

    2019/8/18 20:50:18
  • 这是一部令人振奋也让人感动的城市奋斗史书,真替作者感到高兴,同时也为他点个大大的赞。能够远离舒服区选择来竞争激烈的深圳打拼已经让人佩服,而在短短几年的奋斗生涯里,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更是淋漓畅快,让人赞赏不已。尤其获得政府资助的清华高级工商管理课程,并不是所有人能做到,让我想到同样的2008年辞职考MBA的往事,尽管目前还没得到有效用途,但我也是无怨无悔。

    江飞泉入深圳记—我在深圳浴火重生

    2019/8/18 17:39:19
  • 感觉是一种泥胎打滑,种子挣不开壳,朝阳里的某种色盲,绝望中时不时流露的男人媚态,作者是个多面手,能把这些感觉表达到位,写绝望写死亡,写冷漠写空转,无疑是文坛顶级高手,像双雪涛、于一爽等等,但,这里是邻家的坛子,你的作品要冲着大奖来,你要拿出最适合的,最精彩的,我相信你会得大奖,似是而非的爱,模棱两可的笑,东成西就的果,写出命运的况味,写出流变中的宿命!

    健字号手记:深圳生活纹路

    2019/8/18 1:59:10
  • 深圳,曾经代加工的辉煌时代已经过去。在不断前进的路上,转型升级把一些低密度制造业给淘汰出局。这是进步。勤勉踏实的人,在哪里工作都会有容身之地。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处理,繁复沉重的工作负担。让改革开放之初的一代人既找到了自身的价值,又实现了自己的理想,更找到了前进的方向。入深故事皆不同,每篇都有汗与累!

    涸辙之鱼入深圳记

    2019/8/17 12:58:19
  • 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故事里的事,说不是就不是。像写实又像是写虚,作者这样安排一个故事,告诉我们情节,与我们摸索出来的结局,或有出入。有些作者写的故事情节,我们刚看到开头就已经知道结尾,而好的故事情节,让我们心潮澎湃,在作者的迂回转折中把读者带向一个情感的制高点,读来欲罢不能!

    涸辙之鱼私生子

    2019/8/17 12:47:36
  • 月是深圳明,情是书生真。由唐朝的月亮到深圳的月亮,月亮还是那个月亮。无论月亮在哪儿,书生意气风发,书生的月亮在心里,心里的明月,永远照亮着你,不管万水千山。书生此文,写情写景抒情,都错落有致,细细道来,情真意切,感动!

    涸辙之鱼月是深圳明

    2019/8/17 12:34:23
  • 卖马蹄的人是为了养家糊口,买马蹄的人是为了自己的老伴,自己的爱人。撕开马蹄的外表,里面的内涵可是美好的,它好吃,醇甘清香,糯香爽口。看,卖马蹄的人,为了更好的吸引顾客,假装受伤,而买马蹄的人,因为有自己的心事,反而不曾留意。做人应学马蹄,不应该虚有其表!

    涸辙之鱼城中村系列:马蹄

    2019/8/17 12:17:47
  • 点题就写在深圳的奋斗过程。人物形象,故事情节,如行云流水。故事不算错综复杂,但情节设计引人入胜。能吸引读者一口气读完,后面的一大段回忆,用来衬托上半段的描述,感觉有点衔接不上,静待整篇。再来细细阅读。

    涸辙之鱼深圳式奋斗

    2019/8/17 12:03:05
  • 这些年,没有骗我们消费的,只有卖楼的了!真是说出了卖房人的心声。想想当年陪着笑脸,跟你称兄道弟的中介小哥,为了套你卖成将来翻倍的房子, 施放的苦肉计,真是百感交集。李玉写得很克制,但我们都能感到他压抑着的愤慲,他流露出的真切感受,我闻到了板倒井,或者泥池大曲的清冽。文章就是这样写成的,真切的感情,加上作者训练有素的行文,更深一点,李玉的风格化叙事,一如父亲那篇!

    健字号​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8/17 11:05:10
  • 坪山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特别是马峦山,可以说是四季去过。不同的季节马峦山有不同的风景。印象最深的是,一次跟草根文学艺术协会去马峦山采风,黄东和带上他的儿子,孙夜一路抱着小黄。我们老中青几代人走在家乡间的小路上让我们欣赏蓝天白云瀑布涓涓细流,欣赏樱花翠柳走地鸡鹅牛羊,品赏柴禾灶煮出来的白斩鹅、嫩姜焖鸭、豆腐酿等等,这些菜都有是驴友们自己做。下午还可打会小麻将。坪山青山绿水湿地公园让人留连往返。

    春风妙语关于坪山的一组诗歌

    2019/8/17 10:37:28
  • 这篇小说读后确实论人耳目一新。看似荒诞的内容,却有着内在合理的逻辑。正如作家笔下的人物,寄托着他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毋庸置疑,作家的私心,掩藏在作品中人物的身上,一样合情合理。然而作品中的人物,并不是作家手中的玩偶。成功的作品,塑造的人物一定是鲜活的,有思想有灵魂。不同环境下的他们,所言所行往往会出乎作者的预料。

    淘书乐私生子

    2019/8/17 10:28:30
  • 我在等待最后的结果,主人公的男朋友什么时候出现。这个故事我看了两遍,第一次看到第十页,今天早上来看,更新到十三页。从开头的深圳职场故事延伸到后面的成长往事经历,一口气读下来,为主人公能紧握的命运手,而欢欣,而鼓舞。一切看似顺利简单,却是这样不经意间从小积累起来。幸运降临,不都是一个一个脚步的努力才换来的吗?

    梦蝶深圳式奋斗

    2019/8/17 9:48:44
  • 那天在沙井遇见刘郎,介绍说他是90后诗人,今天读完他的诗,果然气度不凡。一组37首组成《深圳梦》,串起了人们在深圳打拼的生活。《有的风》一直吹着我们往前走,《有时候》依然有人像妈妈那样抱着你,《写作业》我告诉孩子的,字是有生命的《深圳梦》你躺在深圳的某栋楼思考着怎么能把自已变成那只鸟等等。作者的诗易读易懂,每一首诗如天上的星星似乎相隔很远又很有关联。光可以可照亮黑暗中的路,孤独是一笔财富。

    春风妙语深圳梦

    2019/8/17 8:12:12
  • 坪山,在大龙岗时代就对它很熟悉了,聚龙山,坑梓大道,坪山湿地公园,都去过,赏过,还登上聚龙山顶,眺望落日,观赏繁花,书写诗篇。一去经年,有好几年没在踏足坪山,内心满是思念。此次,看到作者贴出一组坪山的诗歌,就当又回到那时的美好时光。那时聚龙山上的那座巨鼎好像有龙的纹饰,华丽壮观,被认为是镇山之宝。而坑梓大道当时再扩建之中,尘土飞扬,我们都说未来是一片恢弘远景。

    江飞泉关于坪山的一组诗歌

    2019/8/16 23:40:22
  • 俗话说“一波三折”,赵老师,这是“一深三入”啊,经历曲折,但文字里洋溢着对深圳的向往和追求,也散发着80年代特区深圳的那份活力和激情。那股闯劲后来没有了,至少2000年后当我来深圳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了。调档案、转户口等,是你们当时的最大障碍,也是波折的原由,到后来也都不再是问题了。我们各自的“入深圳记”,汇集成了这个时代的烙印,这也是“入深圳记”的意义所在。

    熊宗俊入深圳记:三顾鹏城方入深

    2019/8/16 22:50:3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