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泰安园
  • 点击:18845评论:82018/08/07 13:18

1


月光光,秀才郎。

骑白马,过莲塘。

莲塘背,种韭菜。

韭菜花,结亲家……

小男孩唱着童谣站在小水渠里,水花早就打湿了卷起的裤管。清澈冰凉的渠水淌过脚面,脚趾轻轻地抓着小石头,水草也调皮地在脚边搔痒,心里有无限的欢喜。

两只小胖手各捏着一朵不知名的小野花,一朵是红的,一朵是黄的。小心翼翼地平放在水里,心里默念着。

一二三,放手。

顺着水流,两朵小花争先恐后地往前游,每一个湾道、每一个突出水面的大石块都可能让排名发生变化,一会是小红花领先,一会是小黄花领先,一会又是齐头并进。

小男孩哈哈大笑,光着脚走上陌路在后面追赶。

哎呀!

滑了一跤。


2


“阿舅,起床食饭……”

洪晓明睁开惺松的眼睛,看见一位比梦里还小的男孩在拍他的脸。他伸出手来在小外甥文俊的胖脸上轻轻地掐了一下,假装要抓过来挠痒痒。文俊吓得像小兔子一样逃出了房间。

洪晓明翻了翻身,还没完全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感觉有些不太真实。

昨晚还在深圳加班做方案,然后开车赶了一夜的路,回到了梅县老家。从现实到梦幻,其实不过是几个小时的车程。

每次回家,钻进安乐窝里,就不会轻易地出来了。如果可以一直呆在梦幻里面,不用再回到现实的大都市,那该多好。所以,赖床也成为了一种幸福。

前面已经热闹起来,不能再独享赖床的幸福了。

“阿明古(客家男孩昵称),快点刷牙洗面。大厅来了好多人,抓紧去帮手招呼人客。”

洪晓明的妈妈林秀琴正在厨房忙得不可开交,看见儿子懒懒散散地走出房门,免不了又要啰嗦一番。洪晓明假装地挤出笑容,撒娇说:“阿妈,心莫急。”

“庵(这么)大人了还做娇,羞死人。”

说话的是村里的福伯姆,她打趣的话引来了一众叔嫂伯姆的哄笑。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周围的亲朋戚友都过来帮忙。尤其这些叔嫂伯姆都是家务的好手,厨房里的主力娘子军,有了她们的助力必然会有一桌好饭菜。

洪晓明也笑了,“福伯姆,莫笑涯(我)。各位叔嫂伯姆庵早就过来帮忙,十分多谢。”

“还早喔?日头都晒屎核(屁股)吔,就尔(你)才庵舒服。”姐姐洪晓芸昨天就回娘家来了,正在旁边捡菜。她从小对弟弟都是宠惯着,免不了也要调侃他两句。

一众帮厨的长辈,好像是找到了新的话题,不停地调侃。在繁忙的劳动之中,大家嘻嘻哈哈地说着家长里短,事情也会不知不觉变得轻松。俗话说是一个女人一台戏,当一群妇女聚在一起就更热闹了。洪晓明不敢再接话了,老老实实地去洗漱。

“泰安园”是一座经典的半月型横堂式客家围龙屋,坐落在梅县一个以洪姓人为主的村子里。洪晓明的卧室和厨房是在左侧的横屋,从横屋穿过小天井和连廊通道,来到祖公堂。这里是整座建筑的中心位置,正前方是大天井,左右两边是正堂屋的厢房,再往前就是大门。祖公堂是家族公共活动的地方,正墙上挂着本支洪氏家族的开基祖先,两边的墙上则挂满家训门规的字匾。逢年过节的时候,洪氏后人都会回到这里祭拜祖宗。

祖公堂早已摆好了三牲果盘贡奉,而东西厢房则改成了接待间,现在是都坐满了人。

在东厢房正中摆放着一张八仙桌,桌上放着茶水糖果。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靠墙而坐,约莫有八十岁左右,随身的拐杖斜放在旁边。右侧也坐着两位老人,看样子年纪比白须白发老者稍微小一些。左侧坐着的是两位中年人,还有许多村民都坐在周围的长条凳上。整个厢房里长幼尊卑次序分明。

今天,村里有名望的长辈和干部们都来了。

白须白发老者抬头看着房顶四周,“还系(是)老屋住得舒服。泥瓦结构,通风又阴凉,前面天井采光又好。老屋还维护庵好,阿忠,尔等人(你们)花了不少心血。”

说话的老者是乾伯公,是村里德高望重的老叔父辈。被唤做阿忠的人正是洪晓明的爸爸洪忠国,也是泰安园的主人之一,坐在左侧上首,他应声说:“乾叔,今下(现在)大家都搬出去住新屋,老屋没人住了,逢年过节才转来住人烧火。老屋久了没(音mǒ)人住,十分(很)容易坏。老屋虽然残旧,但系祖先传下来的家业,唔(不)敢荒废,旧(去)年才翻新过。”

“今下翻新也唔好搞,以前的工艺同材料都没几多(多少)人晓(会)做。"

“特别系横梁,老杉树都寻唔到吔。”

坐在左侧的两位老人看着房梁也是颇多感慨。他们是洪晓明的堂叔公,二叔公洪思义和三叔公洪思礼,都是泰安园的主人。他们从小在这里生活,岁月变迁世事无常,特别是在今天这个日子里,更容易勾起那些已经泛黄的记忆。

“系呀。旧年翻新搞了十分久,横梁也发现了白蚁,又专门去寻到消杀公司来处理。”洪忠国简单介绍了翻新的情况。

乾伯公点点头,“以前,涯同尔爸在这里从细搞到大(从小玩到大)。五十多年过去吔,好像放电影一样记得庵清楚。”

“涯还记得,尔爸去偷番薯转来,在屋背烤来食。”

“好像尔没份食一样,尔也一下去做贼来,还着等(穿着)开档裤。”

一说起以前的事情,三位老兄弟就特别起劲,互相揭对方的短,脸上原有沟沟坎坎一样的皱褶被笑意挤得有些滑稽,哪里还有什么长辈的威严,倒像是三个老顽童。周围的晚辈们乐得听故事,了解家族的历史。

洪晓明简单地洗漱完毕,没顾得上吃早餐,就来到了厢房。其实在外面生活久了,也忘记了吃早餐的习惯。每次回到家里,一日三餐都是准时准点,特别是家里人叫起床吃早餐的时候,反倒是一时适应不过来了。

洪晓明微笑着,向周围的叔伯兄弟一边派烟一边打招呼,然后在年轻人聚集的角落坐下来。

“阿明古,昨晚转来吔?”

“系,理叔。”

理叔是村长,坐在洪忠国旁边,抽上了洪晓明刚点的香烟。

“做嘛唔早点转来,同老叔等人多料(玩)一下。”

“涯也想啊,实在是工作没做完。”

“又去扣细妹(泡妞),才唔闲转屋家。”坐在一起的洪真真用手肘捅了洪晓明一下,还皱了皱鼻子做鬼脸。

洪真真是乾伯公的孙女,也是洪晓明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朋友和同学。两个人之间是太熟悉,彼此开玩笑打闹是习以为常。每次洪真真要欺负洪晓明,从来都是得心应手,洪晓明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大家的注意力马上就转移到了洪晓明身上,洪晓明尴尬地笑着应付。

“做嘛唔带细妹(女孩)一下(一起)转来,正好尔公(你爷爷)可以见面。”理叔吐了一口烟,笑着说。

“嘻嘻,面(脸)红喔。”洪真真转过头来盯着看洪晓明,轻易不会放过欺负他的机会。

“莫乱讲,没细妹中意涯。”洪晓明自我调侃一下,马上转移话题。“姊丈(姐夫)去接阿公(爷爷),几时转到?”

洪忠国看了看手表,已过十点,“应该快了。”

乾叔公问:“阿仁今次从台湾转来,系一个人吗?”

“唔系,还带孙子一下转。”

“其(他)年纪也大吔,一个人出远门系唔方便。”乾叔公语气有些落寞,从小一起玩泥巴偷番薯的好兄弟,再见面时都已经是暮年老朽。不得不感叹时间的流逝在不知不觉之间沧海桑田,谁又能想到命运会如此安排他们的际遇。

“诶,尔见过尔公没?”

洪真真悄悄地问洪晓明。

洪晓明先是摇摇头,一会又点点头,让人搞不清楚到底想表达什么。洪真真在他胳膊上用力地掐了一下,洪晓明强忍着疼痛不敢叫出声来。

洪晓明摇头,是因为爷爷是在五十多年前离开家的,别说他没有见过,就算是爸爸对爷爷也是没有什么印象。毕竟,爷爷离开的时候,爸爸都没满周岁,还在襁褓之中。洪晓明后来又点头,是想说看过爷爷寄回来的相片。

那是一张全家福的相片,原来爷爷在外面还有一个家。


3


五十多年前。

洪晓明的爷爷洪思仁也才十七岁。作为家族中的长房长孙,洪思仁的父亲洪老爷子做主早早地就给他定了一门亲事,女方是隔壁村的蓝姓女子,叫做月娥。女方年纪比男方刚好大三岁,正应了那句俗话“女大三,抱金砖”。在那个年代,年轻人的婚姻大事一般都是奉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洪思仁懵懵懂懂地就成了亲。

蓝月娥是典型的客家女子,家务农活都是一把好手,待奉公婆孝顺贤惠,勤俭持家与邻友善。洪家上下对这位大方得体的长房长孙媳妇都很满意,洪思仁对亲密爱人更多出几分敬意。

新婚小夫妻恩爱缠绵,第二年就诞下了一个健康的小男孩,取名叫做洪忠国。

当时正值二次国共内战,社会动荡民不聊生,洪家在历史的洪流中自然是不能幸免,原本殷实的家业渐渐财匮力尽。洪思仁这一房老的老小的小,上有年迈双亲下有新生幼儿,再加上两个未成年的弟弟洪思义和洪思礼,全家人的生活开销是捉襟见肘。

洪老爷子读过私塾,也在县城里的新式学校里教过学,生逢乱世家无宁日,时常长吁短叹地念叨着"国泰民安",希望可以尽早结束动乱,能够安稳地过日子。

然而,时局正在变得越来越差。

人心浮动,村里面有关系的人家让年轻人外出营生,有下南洋的、有去香港的,还有的远渡重洋去了美国,都是去投奔亲戚讨生活。洪老爷子有一位方姓拜把兄弟,在国军里混成了高级军官,可以联系投奔,而现在家里唯一能远行谋生的就只有洪思仁。这让洪思仁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一是家庭生活无以为继,二是家里的老人小孩都离不开他这个顶梁柱。

蓝月娥看着烦恼中的丈夫,开解说:“留下来全家一起捱苦,出去才有一线生机。男儿志在四方,走出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也好。家里尔放心,涯会照顾好老人同细人。今下世道庵乱,自家在外面爱(要)小心。”

洪思仁庆幸自己妻子是这样地通情达理和顽强坚韧,让他可以抛掉后顾之忧,去独闯未知的世界。

蓝月娥从左手腕上取下一只金手镯,塞进洪思仁的手里,“屋家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尔拿等来(拿着)防身,有困难就拿去典当来换钱,没事就时常拿出来看,记得屋家。”

这只金手镯是当年蓝月娥嫁入门时,洪老太太亲手给她戴上的一对传家宝。现在将其中的一只取下来交给洪思仁,其中的殷情厚意不言自明。洪思仁虽然是堂堂男子汉,在分离之际难以抑制情绪,抱住了妻子哭泣。

夫妻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决定会让一家人天涯相隔半个多世纪。

国共战事从一开始就很激烈焦灼,这是一场将改变所有人命运的大决战。争天下,其实争的是民心。国军在战事开端还占有一定的优势,但是失去了人民的支持,注定不能长久,战局很快急转直下,国军节节败退困守台湾,共军连战连捷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时也,命也。又有几个人能透析时局,预测到这个结局?洪思仁也只不过是在时代洪流中裹挟进来的一叶扁舟,无能为力地随波逐流。国军不力,但洪思仁个人的仕途却是不退反进。战时在方长官身边担任机要秘书,跟着方长官败退台湾以后,凭着出色的能力逐渐在国民党内站稳了脚跟。在敏感的历史时期,洪思仁跟大陆家里断了联系,等到多年以后两岸关系和缓,才恢复书信往来。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家族客家台湾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朱铁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2
  • 朱铁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10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0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 感谢朱铁军老师的推荐和斧正。老师一语中的指出了本文的不足之处,行文仍有拖沓之处,还可以二稿精修。文章中穿插了方言客家话,对于普通读者来说是有一定阅读障碍的,再次感谢老师能抽空指点。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8/09/10 21:43:00
    • 分享到:
  • 喜欢里面的方言,尽管很多看不懂,但韵味的特别使之突显。恭喜兄弟入决。
  • 谢谢飞哥。客家话是古汉语的一种,读起唐诗宋词很押韵。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梅县客家的风土人情很淳朴,客家人的命运是在漂泊之中寻求安稳,在全世界都能落地生根。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8/08 09:30:16
    • 分享到:
  •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故事,一代传承着一代。
  • 感谢赞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幸福是不变的追求。

    回复

  • 字里行间弥漫着浓郁的亲切感......
  • 活捉客家妹子一枚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2钻
  • 我有许多故事,来一壶老酒,我们一起聊聊。打开虫洞,带你飞。
  • 我有许多故事,来一壶老酒,我们一起聊聊。打开虫洞,带你飞。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25000
  • 11
  • 3970
  • 还蛮喜欢你的文字,只是有点写着写着就飘了。如果以明心做点,刻画其他人,再引出明心上船的原因是不是更好些?交代一下伤的来源或者丰富船员的故事,应该会是相当精彩的部分。一篇故事出现的角色或情节设定都有用处的,我还有点小期待伤疤的故事,或者说是明心背后的故事,希望作者可以再斟酌一下。期待后续新作!

    别看了船上的生活

    2019/6/19 15:44:55
  • 李老师的语言风趣而幽默,把自己一波三折的深圳经历写得有声有色。同时也验证了 “这座城市不是我们的故乡,却有我们的主场”这句经典之语。许多来深圳的人,都有过徘徊无助,但是机遇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李老师就是这样一个有准备的人:他不甘于内地的沉闷和安稳,抛弃了无生机的生活,选择闯深圳,不断跳槽,不断前进,终于成就自己。回首来路,每个人都不由得感谢深圳,在内心对自己说:深圳不相信弱者的眼泪,坚守才是强者。

    叶紫26年前,我走出家乡红土地

    2019/6/18 14:28:26
  • 从作者的文中所描述的经历,再次证明了有志不在晚的真理。深圳就是这样一个城市,不管你是十八岁来,还是四十八岁来,都有适合你的舞台,前提是你不断地努力。正是作者这种不断学习,努力前进的精神,最终在深圳拥有了自己的舞台。这也是千千万万来深圳务工、创业者的共同的精神缩影。向文中的主人公学习!

    叶紫入深圳记—我在深圳浴火重生

    2019/6/18 13:56:49
  • 在故事里,我看到了一个男孩是如何变成一个男人的心路,也经历了从怀揣着梦想的不甘一直到背负着生活的不安,最后还尝了把爱情是如何从风花雪月变成了柴米油盐,故事很普通,普通到每个字眼都是从你我的生活里抠出来的。

    西水路

    2019/6/17 17:50:38
  • 这篇散文的标题别有深意,表面上看,是作者偷得浮生半日闲,在游览莲花山的过程中遇到富有爱心的老奶奶,上百个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大叔大婶,老年人自发组织的读书沙龙以及一对对谈情说爱的年轻人,等等;若往深层次想,又何尝不是包括莲花山在内的深圳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有幸邂逅总设计师呢?

    黄元罗遇见莲花山

    2019/6/16 18:49:53
  • 我忽然找到了H君说的“邪门”的深层原因:写作本是一件寂寞的事,尤其是在这个经济发展的社会里,非专职、不知名的作者甚至是作家,没有一种氛围的激励,是很难坚持下去的,而深圳,恰好就有这样浓厚的氛围,深圳是全国内刊最多的城市,在深圳写作,你绝对不是独行侠,总有那么一群人在你左右,与你一同前行,你不敢懈怠,不好意思落后于人,他们的存在对你就是一种鞭策和激励。

    深圳老亨深圳,叫我如何不爱你?!

    2019/6/16 8:14:57
  •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主人公朱文飞从大学校园生活到社会的情感经历。在这当中,有甜蜜和幸福,也有心酸和苦涩。然而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也许只有作者才能深刻地体会。但是在读这篇小说的时候,却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的校园生活。在那个纯真又懵懂的美好时光里,谁心里不是住着一个最爱的女孩或者男孩?但是,现实偏偏又是残酷的。在那一地鸡毛的背后,往往是不休止的争吵。再美好的爱情终究抵不过彼此的不信任和不理解…

    萧大侠水路

    2019/6/16 1:03:30
  • 喜欢这样的故事,把自己脚下佳美的踪迹,心路的历程,用温暖的文字,娓娓道来。媚子老师心里有梦也有光,梦想带着光前行,光为梦想照亮前面的路!自考,工厂和讲台,也是我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轨迹。甚至连2017孩子高考的情节也有几分相似。读着媚子的故事,对于我来说,有一种特别的亲切与感动。祝福媚子老师,梦想慢慢实现,追梦的激情永不改变!

    王学君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14 19:58:31
  • 开始我看了反问为什么那么多想要去西藏,是什么吸引了大家,老段写的“我”各种经历,是否有点自己的影子,成分不像很多,红叶倒是写了不少,高师傅,各种咒语,有时候胃疼折磨着你,病痛的起源是什么?落叶归根你,跑去西藏干嘛,也许年轻时去走一槽就不会这样想了,咒语的信念不科学,但是有些人还是信仰的,寄托,寂寞,孤独,对应该是一种孤独感

    谭家幺少余温

    2019/6/13 21:40:29
  • 散文不长,作者用荒诞虚幻构造一个空间,把房价物价等现实话题与之融合,与平行世界的读者产生共鸣,发生化学反应,擦出火花。可以看出作者忧国忧民的人文情怀。然,一人之力难以匹敌,借文抒情。

    放学别走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11 15:40:42
  • 感谢老亨兄鼓励!鲁克生来乍到,只带着满腔热情和热血,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留下几枚脚印。蒙兄不弃,给了鲁克诸多温暖。那饼茶,弟一直没舍得喝呢。这世界,每个陌生人给予我的点点滴滴的好,我都深深记得,我会把这些好、这些暖化成文字,化成诗歌,化成脚印,留在深圳,留在各处,留在这苍茫的大地上。人心如地——我携带着诗歌,悄悄路过。祝福邻家,祝福深圳,祝福拼搏在特区的每一双手臂和每一颗怦怦跳动着的善良有爱的心灵!

    鲁克入深圳记

    2019/6/11 8:58:18
  • 读了此篇,看到了强者,但更多地看到了不强者。现实就是这样,在地球村里寻找生存的空隙,不能只有悲哀,而要用阳光照亮心情,用积极点燃行动。放松和放开同等重要,不能让心萎缩,拥抱城市同拥抱爱人都是温馨感!多点关爱,多点浪漫,阳光总在风雨后,佩服作者的心境:“他们”像扫描机一样,记住每个人的名字,每天都整理一遍…“他们”按自己的逻辑牵引…运行着深圳的地下世界。我只希望还是坚强、不必在意的漫长…

    文缘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8 17:41:25
  • 每个人的故事都有感人的地方,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表述不完的心路历程。坚毅和执着似乎就是人生路上的两大法宝,奋斗总会有希望,不奋斗什么希望也没有;所以人生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只有不断刷新自我,才可能超越自我。如作者所说“每一个瞬间似乎都在生命中绽放”﹗关键是把握的程度、奋斗和坚持的程度;刀不磨会生锈,人不学会落后;自强是需要内力的修炼,知识改变人生,智慧成就未来,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铁杵磨成绣花针!

    文缘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8 15:58:34
  • “抬头不见天 低头不见地 没关系 我能看见清晰的梦”,多好的诗句,让人读到了一种生命的苟且与艰辛,同时还让我联想每一条人生之路,在其起始阶段都饱含酸楚与艰难。但没关系,年轻人有梦,年轻是他们的资本,他们会不止歇地去追逐前方的梦。周遭一片黯淡,作者的梦却是清晰的,真好!这首诗,选题、立意、切入点、积极阳光的主旨,都很好!有一个小建议——“披上远方的霞光”,改为“披着西天的晚霞”,是否更有诗意?

    老练之一穿过福田红树林公园去上班

    2019/6/6 11:51:22
  • 显然,五天后红叶并不能来到阿里。在老段笔下,这个故事遍布苍凉,与喜剧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也好,唐小乐也好,王先生、小西、高师傅也好,他们都有着不同的人生,但这人生很难以世俗意义上的“幸福”来描述。老段的小说,一如既往地从容、稳健,就像一个中年人,历尽沧桑,饱经风霜,以近乎不带感情的语调向你讲述他的前半生,细阅之下,却有叩击心灵的力量。身处西藏的红叶,可能象征了美好与希望,但却可望不可及。

    笑笑书生余温

    2019/6/5 20:03:0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