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失格记
  • 点击:12763评论:22018/08/30 11:46

1

艾倩一人来到海滨生态公园,它位于深圳湾北东岸,是福田红树林生态保护区其中的一部分。自然,现在公园修建的很好了,遍地绿草坪,放眼看去没有一丝裸土。在北国已是金秋的当下,这里仍是满目苍翠,地上依然新生着嫩嫩的草芽,树上依然新生着嫩嫩的枝叶。

艾倩的购物袋里装了特意去超市购买的零食,虽然她平时没有吃零食的习惯,还是买了不少,她打算像上班族度假的年轻人那样坐下来后身边铺满了零食,过个悠闲的假日。

洽洽瓜子一定得有,大家都在嗑瓜子,艾倩也得嗑,与他们有相同的声音和动作她才能安心地在他们中间坐住,经常出来散心的人就会知道,就那样甚至可能要坐到黄昏的。总之,艾倩要尽量自在,不拘泥,像那些双双对对、三五成群的年轻人一样,她就是他们其中的一员。她嗑瓜子,偶尔还吃点薯片。薯片烧烤味,这个口味能把人吃得满嘴满心都是香香的。

艾倩的T恤有些旧了,爱马仕的LOGO刺绣洗水后没烫起了皱,因为这点,难免不让人怀疑它整个的品质。很好,很好,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还有艾倩的包,Birkin35橘色皮质金扣手提包,艾倩特意用水洗过后,它真的失去了原有的品相,像A货店爆款一样,皮色有些干涩的光亮,手摸上去也有点干硬,但你把手焐在上面一会它仍具有真皮的亲肤感。像所有爱美的女孩子一样,艾倩穿了件短仔裤,露着光亮白嫩的大腿。裤口只是稍稍长过耻骨位,有人给它取了个很下流的名字,叫齐B裤。这款短仔裤边缘磨过,要破还没破的样子,有几根白棉线虚了起来。但很好看,真的,很自然,不做作。这是艾倩在超市减价柜上买的,25块钱。

艾倩知道即使她身着爱马仕,她也并不另类,满大街的爱马仕A货总会有几件走到这片草坪上来。他们来消假,享受南国的暖秋,在这个红树林海滨公园风和日丽的下午。

海的对岸是香港的元朗区,许鞍华拍过一部电影叫《天水围的雾与夜》,你或许刚巧看过,那么,你便知道这大约是香港的一个什么地方。对,天水围就在那里。但从这岸看去,对岸的楼房很高,像这样晴好的天气,那些密集高耸的住宅楼清晰可见,好像就是看这边海滨大道上那些楼房一样。待到了黄昏,那边楼里的灯光亮起,楼房就会离此岸更近,像能伸出手握手的邻居。

来这里消假的人并不只是市区内的外来打工者,大多还是市区外工厂打工的男男女女和正处在恋爱期的小青年。他们并不甘心在市郊的工厂里过完青春时光,偶尔进市区内来看看这个现代化的繁华都市。这样,他们心里对命运愤愤不平时,也能想到自己也是属于这座国际化城市的。这么想,虽然他们这一生也住不上这些高楼大厦,多少也就抚去了些淡淡的忧伤。他们逛了华强北或者东门,又来到这里。他们在草坪上坐够了,也会去租双人单车,沿着海岸线骑上一两个小时。他们显然都很高兴,人多的分成几对,你追我赶,笑声夸张而造作,但显然,那是她们真正的欢乐。前面骑车的人多是男生,坐在后面的女生并不需要多用力,两脚踩着车镫子甚至不影响手里拿着棉花糖吃着。两辆车靠得近了,她们就会尖叫,叫着前面男生的名字,假惺惺地真诚高呼“小心,小心,小心。”

艾倩也不是没想过去骑单车,但是骑单人单车又有什么意思呢,又是一个人,玩不起来那种你追我赶矫揉造作的欢乐气氛。那让人怀念的气氛是独属于少不更事的年轻人的,艾倩想,她的心不适宜,她还是坐着吃零食吧。

艾倩一直在练瑜伽,但她不能在这里做动作,坐累了也不能静坐调息,她的瑜伽实在修炼的太好,只晓一伸胳膊一压腿就是教练级别的标准,她怕被人看出来。几米外有两个女人在拉练胳膊腿,艾倩看着有些按捺不住蠢蠢欲动,就只好拿出书来看。分分神吧,看她们那样僵硬的动作,想必一会就会累了。她们有腹腩,肯定生过孩子,骨骼看上去也硬,肌肉也未拉开,压腿的时候,好像膝盖后面窝窝的皮撕扯着拉不伸。

艾倩很爱看书,一看就看进去了,再抬起头来时间至少过去了两个小时。她旁边的两个女人走了,来了一个拿单反相机的男的,很年轻,好像很累了,坐着靠在一棵大椰王树上。他坐姿并不端正,半个屁股受力,一条腿弓起来一条腿伸得长长的。腿上穿着一双亮橙色的跑鞋。

他们之间只有两三米的距离,他手持着长镜头向海面看,长镜头里或者正走着一只青足鹬或者小白鹭。

公园很多人,大家都是这么近的距离。艾倩偷偷用练瑜伽时的静坐心境可以观察到他屏住呼吸的气息。

艾倩不会细盯着他看,这没必要,她不是来看帅哥的,更不是来寻觅情人的。他虽青春好看,但不会与她有什么关系。

艾倩坐在椰树林的草坪上,面向南方,即香港的天水围,草坪过去是人行道,人行道过去是自行车道,自行车道下面是石滩,石滩下面是海水。涨潮的季节,海水最大量能涨到人行道上来,或者不到人行道上,反正那时你的眼前到处都是满满的海水。

艾倩的右手边是深圳湾大桥,它建成后,往来深港两地只需10到15分钟的车程。等到天黑,桥上灯亮起,桥就好看了,灯带蜿蜒的样子就是桥的形状,是要比白天看得明白的。

现在天还没有黑,正是傍晚近黄昏时节。

艾倩正前面的人行道旁的石凳上坐着祖孙三人,奶奶,姐姐和弟弟。弟弟穿着开裆裤——这穿着在深圳的小区是极少见到的——不断的爬上石凳往草坪上跳,每次跳嘴里还要说“唉哟”。奶奶也不管,由他自娱自乐。这次跳了个嘴啃草就哭了,奶奶也才转过身来扶起他安慰。

有五个年轻的姑娘从人行道上走过,四个人搭着肩并排走在后面,一个人倒退着在前面拍照。拍照的那个人不时指挥并排的四个姑娘:“停。甩头发。步子要交叉走。眼睛别往一处看。神情要傲慢一点。”她在前面啪啪地拍,后面的四个人按照她的指挥做动作。她们很高兴,神态是造作的,好像在拍电影,但看上去她们一点也不为此惭愧和害臊。然后换人拍,每一个走到前面的人都像是专业的导演。等她们自己拍够了,找了一个路人给她们拍合影,这时的她们就不好意思做什么动作了,一溜直地站着,努力地向镜头微笑。

人行道到自行车道有两三米的高度。人行道边缘拉的铁锁链很粗,可以承受住成人坐在上面。

一个穿红纱裙的长发姑娘就坐在上面,应该是野模,迎光逆光娴熟地摆着各种姿势供七八个长镜头拍照。拍照的都是男人,每个人的架势都像是专业的。在人来人往这样的广众之下,穿红衣的模特甚至能摆出唆指撩裙摸裆的动作。还好她穿着白色的蕾丝平角裤,不然真是要不雅了。

也有人驻足观看野模,多是些老人,毕竟年轻人是不屑看的。他们多少都是见过世面的,这样的野模也就是供摄影爱好者拿来练习用用或到什么场合跳个钢管舞。这可能不算过分的,艾倩上网时还看到某个摄影论坛上贴出“山涧裸模拍照”的征集贴。

这个社会太乱,各种信息流通的也快,还未等辨出价值,已迅速冲击着现代生活下的人们,把人冲昏了头,迷了眼睛,看不清前面生活的方向。

进入黄昏,远处的深圳湾大桥上、近处的人行道上、树林里的路灯都亮了,海滨生态公园在明暗交替的灯光下进入了一个神秘的世界,好像有神灵随时会在这里出入。艾倩的东西已收拾好了,除了一张纤薄瑜伽垫她会折叠起来带走,那些没吃完的零食她是不带的,她会把它们丢到垃圾桶里,它们被塑料袋装着系好,谁也分辨不出它们大多还没有撕开袋口。

艾倩虽收拾好了,但她还不会走。她跟家人若讲好在外面吃晚饭,回到家的时间是10点半,现在距离这个时间还有三四个小时。她未打算去吃晚饭,她得节食,吃进腹里的一些零食已经相当平时的晚餐用量。在日常的生活里,她还得保持着良好的身材。

艾倩旁边拿单反的男的也还没有走,他没有吃过零食,但一支运动饮料已经喝完了放在草地上。

书是看不了了,已经被艾倩收到瑜伽垫的袋子里。她无所事事,只是看着海面上映下的灯光。

男的朝艾倩说话:“我刚才拍了你几张照片,放心,都不是正面的,你看,需要发给你吗?”

“喔,我看看。”

他起身递过相机来。他以为艾倩不懂用佳能,蹲下教她翻页和放大。艾倩也就由着他教。

拍得还不错,偏分的长发遮着艾倩的半边脸,因为一边挂在耳朵上,眉弓、眼窝到鼻尖的轮廓清晰。也因为垂着眼皮,并不太能看出是艾倩的容貌,她那时一手拿着书,一手往嘴里送着零食,并看不出零食是什么,已送到嘴里去了,手指还在嘴边。

“挺好,谢谢。不用发给我了。”艾倩看完跟他说。

“嘿,还挺傲慢的。”他直言不讳地说。

“喔。”艾倩一顿,显然没有意识到别人这么看她,又赶紧说“不好意思,我不是觉得拍得不好。是这照片真看不出是我,所以我也未必需要作明这就是我。”末了艾倩又说“我平时也用不着这样的照片。”

“那我能要你的联系方式吗?别警惕,没其他意思,就是看能否交个普通朋友。你也不一定要给我电话,就QQ啊,微博啊,微信就行。”

“不好意思,我没有微博、QQ,微信倒是有个,也不常用。”是啊,艾倩想,我警惕什么呢,在读书会上微博微信不是经常加陌生人嘛,关了网络就可以关掉那个世界。

他掏出手机加了艾倩的微信。然后他就坐在艾倩旁边没说话了。

他拉来背包和三角架,都装好收拾好,还是没有再和艾倩说话。

艾倩觉得挺不是味儿的,坐着玩了一会儿手机。因为不时有细小的飞虫扑到发光的手机屏幕上使她也不能用心看,她准备起身走了。

艾倩起身后,他也跟着起身。他看着艾倩把一袋的零食丢在垃圾桶里,等着艾倩一起走。很奇怪的感觉,他像等待一个熟人。

他们往滨海大道上去,可能因为都不需要过地下通道到对面,又很自觉地一起往巴士站方向走。看来他们是要去往同一个方向。

等车的时候,他问艾倩住哪里,艾倩说住福田黄埔一号。他说他知道那个地方,他的头就住那个小区,他去过。喔,“头”就是老大就是顶头上司的意思。他补充说。

他们分别坐上不同班次的大巴。之后也没有在微信上有过来往。他不怎么发微信,他的微信朋友圈除了转一些摄影器材方面的讯息基本也是空白。


2

艾倩回家早了。

回到家里,保姆还都没有给孩子们洗澡。老大快要七岁了,生下来叫她宝贝,后来老二KK出生,就把老大叫成姐姐,姐姐就成了她的名字。如果不洗头,姐姐能自己洗澡。艾倩不在家的时候,她会带着KK洗,她喜欢KK,她觉得两个妹妹一个弟弟中只有KK才和她是亲的。事实也是吧,姐姐和老二KK相差一岁半,而老三老四要比她小四岁多呢,玩不到一块去。而且老三和老四是爷爷奶奶和育婴师一起带大的,还不会走路就会说粤语就会听英语。她们两个的英语不好,虽能听些句子但不敢开口讲,粤语也是这样。一家人讲三种语言,普通话,粤话,英语,谁与谁讲什么语言,谁与谁不讲什么语言,生疏感就出来了。

1/11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城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费新乾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8
  • 嘲讽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8-08-31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3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读这篇小说需要耐心,它的节奏实在太慢了,只有仔细读完,才体会到什么叫细水长流,静水流深。故事本面看上去无聊,白开水似的不带感情的“冷叙述”,锁碎的日常生活细节呈现,让人昏昏欲睡。但其实它讲述的并不是岁月静好,而是一个相当残酷的故事,女主人公的命运堪称悲惨,她失去了富足生活,四个孩子有一个夭折,她只能偷偷去见其中一个。谁能想象一个妈妈为了和孩子相处一天,竟然绑架自己的孩子。她掉下深渊,却不曾示弱。
  • 故事的讲述冷静得可怕,是零度叙事,和故事的残酷形成一种反差和张力。但过慢的节奏和琐碎的情节,的确会影响读者的阅读和进入。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0500
  • 1
  • 300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这一组诗歌只是《时光饮》的一部分,却写了我二个多月,也就是说,两个月就这么十来首诗歌,数量锐减是事实。这让我恼火,数量不在,质量势必也受影响。但这就是我的状态,被庸常的工作消磨殆尽的状态。好在我如实记录了某个瞬间的火花,不去管质量如何,先写出来,先写出来,我安慰自己。己亥年刚开始,还有大把时间完善新年。也希望能重拾写作乐趣和随性的欢乐,而不是将结果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2019,爱你依旧。

    江飞泉时光饮(组诗)

    2019/2/15 12:22:51
  • “突然的四目相对,雪梅的记忆开始剧烈翻滚。”戛然而止的情节,即与前面多处伏笔相对应,又给读者无穷的探究时空。如果前面三段再加精练,第八段再精雕细琢,也许更曲折动人。

    万群毒饵站

    2019/1/30 9:27:21
  •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笑笑书生笑忘书

    2018/12/5 13:07:42
  • 让作者变成记者,让文章中的人物是社区最普通的人群,这个想法和做法很好。每个来深圳的创业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成绩,要不然他们哪会在深圳待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书,一本等待人去书写的书,一个去给别人讲故事片的书。就看哪个写得好,讲得好。心动不如行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去,写出最感动人的故事,讲出心中最想难忘,最动情的故事。邻居=家为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不用岂不浪费?写吧,亲。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2/2 22:55: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