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桃
  • 点击:58230评论:182021/08/07 09:07

邓小桃三岁时,母亲找人给她算命。算命先生直言不讳,会嫁个好人家,但身体不太好,到六十是个坎。母亲还挺满意,六十岁在那个年代已经略微超过平均寿命了,况且还能嫁个好人家,一生大概不会太差。

今早女儿文文出门前,站在玄关处突然嘱咐她,明天上午去拍照,约了照相馆。邓小桃隔着阳台玻璃门,清脆地回了一声,手里的活没停。晾好衣服后,她照例去厨房接水浇花,这一盆月季种了半年,开过两拨杏粉色的花。

吃完早餐,邓小桃把外孙毛毛叫醒,半小时后终于送进了幼儿园。

二月的深圳是冬末春初的感觉,十三四度的气温,冷冷的。此时才八点十五分,科技园的上班高峰还没到,街道干净空旷,几个卖热干面、蒸包子和煮玉米的摊子支在路边,温着食物的锅冒起热气,蒸腾向上,像森林里的一团篝火,这是邓小桃能接收的为数不多的信号——老家的早餐摊也是这样的,其他的,比如办公楼、商场、ATM机,以及遥远的海滩景区,她不了解也不明白。但不要紧,这里大多数老人也不太明白。

一路上,除了环卫工人和老人外,偶尔走过几个驼着背的年轻人,面无表情地移动到早餐摊前,抬头点餐,扫码付款,如果买的是热干面,就继续划起手机,沉默地等待。

邓小桃在人行道上不紧不慢地走,拉着超市送的小推车。推车上是印着广告的鲜红色大布袋,袋子底部浸透过猪油、鱼血、葡萄汁和青菜汁,洗了很多次,还是红褐色,散发着菜市场特有的腥味。每走一步,两个轮子贴着地面嗞嗞滑响,轮子外的塑料表皮早已磨损,长出几排锯齿状的小尖嘴,像擦丝用的刨子,一下一下啃咬着水泥路面,如邓小桃的小细步一样刻苦执着。女儿给她买过新的推车,她不肯用,坚持要把旧的用坏了才肯用新的,女儿一生气就把车退了。

邓小桃喜欢买菜。像往常一样,她先去肉菜市场。买菜并不像年轻人想的这么简单,有时菜市场的排骨便宜,有时连锁超市的山药特价销售,还有小商超,每周四会搞优惠活动,主要是鸡蛋,去年最便宜的时候,一大板只要十五块九毛九,买的人多了,鸡蛋也更新鲜。总之,不知道什么原因,同一种菜在菜市场、大超市和小商超常常卖出不同的身价,一般相差三五块一斤,有时甚至接近十块,像邓小桃这样跑一趟,一个月下来可以省六七百块。邓小桃乐此不彼,女儿却希望她不要为了省钱太累,她给女儿递上一个削好皮的苹果,笑着说,哪里会累,这样就累了那还得了?何况,闲下来又能干嘛呢?她总是这样想,她的时间不值钱。

其实也不是每天都要跑三个地方,大家没那么盲目,这些无法依靠互联网传播的即时消息,老人们只需去其中一个地方转转,向其他买菜的同龄人打听一下就知道了。大多数时候,人们也会主动互相通知,像是信息交易,也有人是为彰显自己聪明灵通,胜人一筹。不过说到底,大家只是想找人说话而已。

十点不到,邓小桃买好了菜,中午又煮了面条加青菜,午觉起来搞搞卫生,备好晚上的菜,就到了接毛毛的时候。白天就这样唰地一声过去了。


第二天,邓小桃和女儿一早来到照相馆。

“阿姨的气质太好了!”化妆师看着自己的作品,不住称赞。

“我怎么没遗传到你这么细的腰呢?”女儿最明白邓小桃好看在哪儿。

邓小桃害羞地笑了笑,感觉腹部的肌肉变得更紧实。她吃饭从来七成饱,很有效,最近还跟着手机视频里一个老师学习怎样瘦肚子,比如早晚用掌心按摩肚子一百圈,睡前醒后做空中自行车二百下,坚持了大半个月了,腹部又酸又痛,女儿说这证明锻炼有效。

她对着镜子认真地观察自己,化妆师根据她的想法,把齐肩长发用卷发棒烫成波波头,圆润的发梢弧线里,脸小得像森林里突然蹦出来的小鹿。邓小桃皮肤很白,眼睛晶莹透亮,没被岁月欺负过的样子。她最在意嘴唇,别人夸得最多的就是她的樱桃小嘴。现在流行的厚嘴唇,她搞不懂,很厚很突,像皮肤上不小心烫出的血泡,有点瘆人。

妆容和发型做好之后,邓小桃被领去选衣服。她一眼看中那件湖蓝色的天鹅绒长袖,大桃心领,搭配一条带水晶坠子的项链,耳饰和胸针女儿给她准备了。试拍了三张,她很快进入状态。

等了半小时,一张米黄色底的半身照就洗好了。经过看似轻淡的修图,照片里的人又年轻了几岁。邓小桃看着照片,笑得眼睛发亮,她想不到自己也能那么好看。

“阿姨,我们最近有活动。”前台指着柜台上的广告牌,说:“您拍一张照片,发在朋友圈,加上定位,就可以免费再洗一张6寸的照片。”

“哦。”邓小桃点了点头,只听懂发朋友圈和免费洗照片两个词,整句话是什么意思就不太明白了。

“妈,我帮你弄吧!”女儿接过她的手机,对准照片拍了几张,把带有定位在“南山区海岸城购物中心”的朋友圈发布了。

拿来做头像吧!女儿提议。邓小桃现在的微信头像是毛毛,刚学会走路的毛毛,举着手,像只雪白的小熊。她点点头,女儿就把头像换好了。邓小桃终于是邓小桃了,这是她六十岁生日收到的唯一一份礼物。

算命的说得不准嘛!晚上躺在床上时,她突然回忆起母亲在她小时候一遍遍说起的人生预言——会嫁个好人家,但身体不太好,到六十是个坎。她发现,每一句都不准,一点都不准。


六十岁生日的喜悦很快过去,况且她从小到大没有过生日的习惯。有什么不同呢?邓小桃觉得,六十岁的第一天和以前没什么不同,白天还是买菜和接送外孙,晚上还是等女儿加班回家喝汤。

那天女儿回来得比较早,八点半就到家。晚上是莲藕排骨汤,还加了一把花生和干鱿鱼。

“妈,你把户口迁到深圳吧。”女儿一口气喝完一碗汤,又盛了一碗,舒舒服服地靠在椅背上,等着汤晾凉。

“对哦,满六十就可以迁了。”邓小桃刚给毛毛洗完澡,穿好衣服,抱着孩子走到客厅。

“是!”

“我听说迁过来的话,每个月的独生子女补助多一点,是不是?我现在一个月只有八十,欢欢奶奶说她在这儿有一百六,她从四川迁过来。”

“嗯。还有好多优惠。最主要是医保,你现在这种不是个人账户没有钱吗?在深圳看病也不方便。”女儿咬了一大口粉粉的莲藕,包裹在口腔,咬字不清地说:“迁过来……我还可以帮你……买深圳的重疾险,这个不限年龄,一年30块。”

“噢,还有保险?”

“嗯!”

女儿前几年生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病后,开始研究商业保险,去年才好不容易买上,本来也想给邓小桃买一份,但发现老年人的太不划算了,只能做好每年的定期体检。邓小桃身体没什么毛病,连高血压都没有,但是,谁知道以后呢?况且,她也不想给女儿添加负担。

“行,那快点迁吧,要什么证件?”邓小桃问。

“我再看看哈。”女儿摸起手机搜索起来。

邓小桃把毛毛抱到沙发上,准备去冲奶粉。

“那个,妈!”女儿看着手机,好像要说起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我爸的户口也要一起迁过来。”

“……”

“是这么规定的——申请人男满60周岁、女满55周岁,夫妻双方须一并提出申请,离异或丧偶除外。”女儿照着手机上查到的申请规则念起来,机械的声音里少了刚才的胆怯。

邓小桃沉默了一会儿,叹一口气。

“那你……跟我爸、说一下?”女儿的话像蜗牛伸出的触角,随时准备收回。

“你去跟他说!”邓小桃一下把触角打回去。

“我说有用吗?”

“我说也没用!”邓小桃冷下脸来。

“那怎么办?”

“……”

“你跟他说,迁过来他也有好处的。”

“……”

“可以吗?”女儿乞求。

“他到时人要来深圳吗?”邓小桃终于松口。

“应该要。”

沉默了几秒,邓小桃突然开口:“我不说,要说你去跟他说!”

说完,她背对着女儿,在餐柜旁打开奶粉盖子,舀起一勺,捅进奶瓶,再把勺子在瓶口用力敲了敲。电热水壶打开的声音嘀嘀响了两下,水流冒着热气冲进奶瓶,回响着咚咚咚的空鼓,给邓小桃越来越快的心跳增添了杂乱的共鸣。她又忘了先加水再加奶粉了。

“妈。”女儿回过头喊她。

邓小桃没回头也没说话,拧紧盖子,握住瓶身,熟练地晃着手腕,一圈圈地,把奶粉和水摇匀。热水加多了,她终于感觉到烫手,忍不住转过身,把奶瓶啪地一声顿到餐桌上。

“你爸这个死人怎么还没死!”她压低声音,恶狠狠地说完,走进厨房。女儿最近的烦恼够多了,她本来也不想再为难她。


半年前,女儿离婚了。

在发现女婿近一周都睡在客厅后,邓小桃起了不好的预感。几天后,女婿出差,邓小桃哄睡完毛毛,等在客厅,电视剧看完,新闻频道里的新闻也看过第二遍了,她终于在重复的声音和画面里睡着。

十一点半,女儿回来了。一进门,她就被沙发上不声不响的邓小桃吓了一跳。

“妈,怎么还没睡?”

“嗯。”

“快去睡吧。”

“等一会儿。”邓小桃坐得小腿有些麻了,人迷糊着清醒起来。

“好累呀,这个礼拜都要加班。”女儿把包扔在玄关,没有看邓小桃,虽然她知道,即将发生的事根本躲不开。

邓小桃长长地吸了口气,又长长地叹出来,上半身浮起又沉下。

“我不想跟你说,这是我自己的事。我们已经决定了。”女儿的话带着疲乏的坚定,像一个刚刚从旷日持久的战争中凯旋的战士。

但即使是战士,也逃不了自己母亲的审问。

“决定了?决定什么了你们?”邓小桃压低声音,火力却显得更加集中。

“决定离婚了。”女儿看着她的脸,没有表情,像准备接受严刑拷打也不会泄密的敌军。

邓小桃从沙发上弹起来,膝盖当的一声撞到茶几的边缘,她胡乱踢开,好像这样可以顺便推翻这个与她无关的决定。

女儿还是一动不动。

邓小桃瞪着眼睛,望着女儿蓬头垢面的脸,宽大的文化衫遮挡不住生育后再没消下去的肚子,灰色的运动裤松松垮垮,一双原本细长的腿淹没其中。女儿终于不甘示弱,也直直地瞪回去,防御着,随时准备反击。

邓小桃完全忘记膝盖的疼痛,跨了几个大步,走到女儿身旁,扯起女儿衣服的下摆,痛恨掺杂一丝心疼,咬着牙说:“你看看你!你看看你!文文!我跟你说了多少次,要好好打扮,不要生了小孩就不注意身材。”

“这根本就没关系!”女儿把衣服扯回来。

“那你们为什么离婚?啊?”邓小桃想不到别的理由。

“他出轨了。”女儿的眼睛看向别处,低垂着,嘴巴抿得很紧。

那么老实的女婿怎么会出轨呢?邓小桃愣了一下,又脱口而出:“那还不是因为外面那些女的年轻漂亮!”

女儿擦了擦眼泪,站得笔直,什么话都不说。

“你再跟阿凯商量一下,离婚对孩子不好,毛毛才四岁,这么小的孩子!”邓小桃像以往一样,从命令路线转换到乞求策略。

“妈,你别说了,我已经决定离婚了。我现在工作很好,能照顾自己,也养得起毛毛,就是这几年要辛苦你帮我带孩子了。”女儿停了一下,继续说,“我知道你还担心什么,其实现在离婚不像以前,离婚的人那么多,没人会整天在背后说你,你自己过得好就行,更何况是在深圳这种地方。反正,我就是不想和那种烂人一起生活!他做的事我就不跟你说了,我现在看到他就觉得恶心!想吐!”

  • 1
  • 2
1/5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深圳老人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陈卫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9-13
  • 陈卫华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1-09-11
  • 张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13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11
  • 安颜如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09
  • 一棠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08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08
  • 陈湖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0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老人随子女在深圳生活的故事一大箩筐,但每一个故事都有存在和书写的意义,都有不一样的爱与痛。小说语言流畅,代入感很强,"小桃"就像身边的老人和年轻女子,她们是多元深圳的一部分,和城市共生。唯觉整体稍平,叙事的力度尚未全部彰显,二稿值得加料。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小说不错,作者应该写很多年了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筑牙2021/09/08 17:25:53
    • 分享到:
  • 谢谢段老师。真正写小说是这两年的事。
    • 张夏4举人2021/08/13 15:57:17
    • 分享到:
  • 我是被这篇小说的标题吸引过来的。果然,小说内容也如标题一样,散发着细腻清淡的芬芳,有很好的生活底子。作者对细节的把握很到位,叙事不惊不乍,静水深流。平常女性,平常生活,在融入深圳的过程里,在不如意的婚姻里的隐忍、坚强,以及觉醒。母女间的对话,也处理的很到位,表现出观念的不同,以及她们的互相包容和懂得。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筑牙2021/08/14 20:16:58
    • 分享到:
  • 谢谢张老师。标题定为《小桃》,是因为只有吴学年会叫邓小桃为小桃,我希望她能重新变成小桃,变回年轻的自己,变成被呵护的人。
    • 黄元罗5进士2021/08/10 09:45:21
    • 分享到:
  • 在主人公“邓小桃”身上,我们看到,“来了就是深圳人”这句话不仅仅指的是“深圳,与世界没有隔阂”的博爱,更意味着,久居深圳的异乡人,生活状态和人生价值观念在悄悄地发生质变,他们变得更加宽容、更加自信、更加阳光。也正是因为如此,邓小桃最终才会毫不犹豫地作出割舍内地的家乡,扎根于深圳的选择。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筑牙2021/08/14 17:29:26
    • 分享到:
  • 是的,人总会从一个不太宽容的地方到一个更宽容的地方。
  • 深圳不仅是一个经济发达的大城,也是观念前卫的思想之城,从内陆来看看外面的世界,不光是肉眼去看现代华丽的外表,更是用心灵去体悟内在的人文。邓小桃就是一个会体悟的人,原是婚姻保守派,看重虚无的名誉,忍受先生无数次无底限的出轨,甚至还有私生子,这样一个意志坚定的不离主义者,在深圳给女儿带孙子后,受女儿的影响,突然在婚姻大事上果断坚决,并接受黄昏恋,女儿如此,老人如此,深圳人对待婚姻的态度,不受年龄影响。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筑牙2021/08/09 16:26:16
    • 分享到:
  • 谢谢评论。
    • 一棠3秀才2021/08/08 11:52:18
    • 分享到:
  • 小说的比喻手法用得非常形象生动,给整篇小说增了色,特别是在对话中,读之有趣。小说故事是讲一个六十岁的传统老人,来到深圳后,适应了深圳的生活,接受了深圳的思想和理念,比如对待婚姻的态度,受女儿的影响,以懂得要以自己为主,给自己自由;比如接受一份追求,虽是黄昏恋,但依然宝贵,值得珍惜。小说抛出的一个主题,是女人要为自己而活,不要委屈自己,不靠谱的男人当弃则弃,匆可犹豫,未来靠自己扛起这个家,昂头做人。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筑牙2021/08/08 17:39:16
    • 分享到:
  • 谢谢评论。你看出了小桃最宝贵的品质,最勇敢的改变。
  • 原本算命先生说小桃只能活到六十岁的。原来六十岁过了,她是要把婚离,小桃终于获得了新生,终于能鼓气勇气离婚,当然是一种脱胎换骨的新生。深圳是个开放之城,活力之城,让原本保守的小桃思维活跃了起来,思想开放了起来,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女人就是要这样,连外孙也告诉外婆,妈妈说外婆很勇敢。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本文作者的这小说为这个时代把了一次脉,时代不同了,对待婚姻这个事上,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或许是小桃女儿的坚定也带动了小桃对命运的不屈服吧。离开了不值得自己再继续凑合的人,活得更潇洒。
    • 筑牙2021/08/08 17:40:18
    • 分享到:
  • 谢谢评论。女儿的经历的确对小桃有很大的影响,让她从“邓小桃”变成了“小桃”。
    • 陈湖3秀才2021/08/07 14:40:08
    • 分享到:
  • 《邓小桃的第二春》,读了小说以后,脑子蹦出这个题目。小说开篇强调邓小桃算过命:嫁好人家,活不过60岁。文章一直沿着这个悬念展开,文中写了邓小桃到深圳与女儿居住,经历了女儿婚姻变化、过60岁生日,做头发参加同学会,回老家迁户口,与貌合神离的丈夫离婚,她迈过60岁的大坎,终于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与女儿定居深圳。至于她是否有第二春,悬念留给读者。“邓小桃知道,这株月季是彻底活过来了。”懂月季的是吴学年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吴学年正单身哈
    • 筑牙2021/08/08 17:38:08
    • 分享到:
  • “懂月季的是吴学年”,或许你是希望他们能真正走到一起。
  • 一看作品的名字,小桃,我以为写小姑娘呢。看完了,才明白是写一位老太太。老太太从阻止女儿离婚,到自己主动提出离婚,这是不是特区的生活给自己带来观念上的改变呢。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小桃这个名字起的还是挺好的,寓意青春蓬勃,昭示着新生活的开始,一个最懂月季的吴学年很可能也是最懂小桃的,小桃必将迎来新的生活。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最近来访
  • 筑牙
  • (江湖无名号)
  • 1布衣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0
  • 2
  • 31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