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评委欧阳德彬提名作品(排名不分先后)
2019/9/25 11:35:26|阅读10201次|作者:秘书处

《病隙琐记》格阑

读了不少闯深圳的非虚构,工作总结式的虚话多,真正的生活的东西少,反倒觉得这组日记式的作品言之有物笔中含情,呈现出现实生活的真实和直面人生厄运的勇气。城市生活具有多面性,不止于歌功颂德之一端,还有面对疾病、破产、灾祸的恐惧。当罹患白血病,要到医院接受“敲骨吸髓”,尚能冷静地调整心态,醉心于读书写作,用文学抚慰内心,实在令人佩服。


《入深圳记》 骚风

作者以小说法写非虚构,塑造了数位独具特色和命运的人物,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金玉茹精明强干,是务工者之中的弄潮儿,却嫁给了一个隐瞒了家庭的男人。脸上有颗美人痣的肖巧云,激起多少美好的想象和向往,却在一次偶然的交谈中好感全失……这篇文章的叙述如同行云流水,干净利落,文章虽长,读起来却十分畅快。


《从流水线走向讲台》媚子

这篇非虚构叙述十分扎实,朴实的语言具有穿透人心的力量,每每给人落泪的冲动。作者在书写时抓住了一些典型的蕴藏魔力的细节,比如“我们线员的工衣像做饭时穿的围裙,头上还会戴着工帽,以免头发掉在零件上影响产品质量。那工帽就像紧箍咒一样,常常令我头痛欲裂。即便下班后躺在床上,我也会觉得非常自卑。”从流水线工人,到传道解惑者,在深圳,无数人生破茧成蝶。


《母亲在深圳》 李双鱼

母亲题材的散文多矣,在老生常谈的题材中写出新意,开出新花,更有难度。这篇散文中的母亲,呈现出多种面相,超脱了个人的母亲,变成了天下人的母亲,在典型性的意义上有了普遍性,任何读者都难逃干系。“夜色愈加浓稠,那明亮彻夜的街灯、奔赴签约洽谈之途的车灯、弓身伏案书写的台灯,是这座城市明媚的底色。我从一棵木棉树的枝头,跌落下来,昏昏沉沉,肉身回到了俗世。”这篇散文,实现了世俗性与精神性的统一。


《深圳梦》 刘郎

阅读这组诗,心灵似乎插上了翅膀,在精神与理想的维度自由翱翔:沐浴在午夜的孤灯中,躲藏在蝴蝶的羽翼下,在街头与一条野狗问答,在路上与一颗孤星对语……在钢铁水泥的丛林中,呈现出古老迷人的诗意和追索,沉思与冥想,仿佛在与内心世界中的上帝交谈。


《看不见的深圳人》王国华

在南方的一座城市,人们在四面八方逼近的压力下,活生生被逼到树上成了鸟人。而在不断完备的地下铁中,又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失魂落魄者。作者以举重若轻的现代派手法,营造了一座亦真亦幻的大城,使读者生发出多种联想。写实与写意交相辉映,透过虚实相生的光影,得以窥见一座现代之城。这是一座卡尔维诺笔下看不见的城市,也是经典电影《黑客帝国》中的母体。


《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溪有源

读了不少书写深圳的篇章,大都采用写实的手法,循着时间线索,将在深圳的经历如实托出。这篇可谓是写意,作者的感受与城市水乳交融。可贵的是,文中的感受并非见证这座城市伟大之类的单一,而是拥有多重向度,欣喜、期待、失落、忧伤……种种感受交织在一起。深圳不仅有成功人士,还有重返故乡的失落者,“至少他们沿着铁轨延伸的方向,流过真诚的泪,滴过真实的汗,像脊背弯曲的纤夫,奋力拖动过城市的大船。”


《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梦晴

这篇非虚构以个体经历为基点,以朴实无华的笔触呈现了姐姐、我和弟弟三人在深圳二十余年的坎坷历程。怀着史心,选定一处地标为深圳立传的写法也好,使用个体视角,展示自己的生活经历也罢,写法千变,动人为上。深圳是一块绿洲,人们选择深圳,同时被深圳选择,诚如文章结尾所说“深圳确实也给每个寻梦人带来了许多机会,但有人能抓住,有人却一次又一次地错过。在人生的道路上,每个人都要学会自己走路。”


《村城嬗变说梅林》苇公子

作者手握史笔与文笔,将梅林的前世今生娓娓道来,赋予了这座年轻城市以历史纵深和文化内涵,让读者忍不住向往梅林,爱上梅林。除此之外,在作者笔下,迈向现代化的梅林依然山歌嘹亮,依然田园牧歌,“白首不相离的背影在晨曦中牵手而行,仿佛郑姓牵着黄姓,仿佛上梅林牵着下梅林,仿佛过去牵着现在,仿佛村庄牵着城市,仿佛现在牵着未来”。除了光辉的历史,更有未来的期许!


《入深圳记—我在深圳浴火重生》平凡

一篇优秀的非虚构作品,一段催人奋进的深圳打拼史。作者一五一十地叙述了自己逃离内地,在深圳浴火重生的故事,可以说是在深圳奋斗的一个典型。或许在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藏着这样的故事,写出来,每一篇都有特色。一座城市伟大,在于每一个善于学习的个体都能找到独属于自己的路,生存下去,并且活得更好。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