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评委王顺健提名作品(排名不分先后)
2021/9/14 16:57:16|阅读6690次|作者:秘书处

《双龙花园,我的幸福家园》      祝福

评委评语:作者是幸福的,好日子可不是捡来的,算是拼来的,从建设者到小区租客再到小区业主,作者经历了三次华丽转身,代表了深圳多数成功者的成功形态,我也如此,诗里写道,如果我光靠打工挣钱,深圳的美丽就少了一部轿车!我九零年来深圳,九六年买的车买了房,那时一年一个样,但我知道如果打工可能不会这样。眼光机遇和决策,有时不是学历和文凭可以取代。人是幸福了,作家的文字不能骨瘦如柴,要让他有激情有血肉有悲悯心,共勉!


《跑调》     青初

评委评语:可谓有趣的灵魂百里挑一,又让我捡了个大漏。说明余下的作品真有大鱼深潜呢。饮食男女,活色生香,平凡却按捺不住心灵的奢侈,读来又回到了深圳似的,味同我的《后深圳时代》。大约是小说的名字太过普通,也差点让评委的我错过,看作者贴过往的作品,名字都一般,莫非有意要藏身文坛。一个好名字,再选一个火热的题材,凭作者文笔的机敏,轻盈,细节的拿捏,思想的处置,出入一线女作家的行列,只需要两三年的功夫,深圳已有先例。


《茅洲河畔之苦水玫瑰》     魏兰芳

评委评语:常常被诗感动,有时竟然被别人的点评感动,这次就是,评委不是必须要看点评的,我是无意中看了,众望难违是一方面,更需要给欠点火候的好诗以机会,诗里提到四十岁了,还有个女儿呢,人生到此,感悟个体生命最是饱满、鲜活、入情入理,水乳交融。鱼儿们顺着水流 偷偷回到/岩石下 不被打扰的家,那我就把自己的心留下来吧/在你们柔声细语的问候里/不偏不倚 不卑不亢/把它长成一株/你最喜欢的粉美人蕉。


《父亲即将死去》    赵静

评委评语:作者的参赛的两篇我都看了,第一篇似乎更完整些,还有一个洪亮的新生。这篇,好象有点残缺,全是干货硬货,浓得来不及化开,又接上下一波更浓的沉痛,可文章的艺术生命就在这里,它想告诉人们,死不如此,不要害怕,可以不死,可以与死神坐下来谈谈话,跟你走也可以,不走更好。要死的父亲看看四周的脸色,看看夜色,再听听自己肺的意见,生是又慢又有点难,死或许还有把握些呢!


《用一根皮带栓紧乡愁》    吴春丽

评委评语:小说忌惮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楼。而诗歌则不必,这组诗,是在破壁,处处正面的强攻、硬攻,直抒心胸,妈,我留下来陪你!爸,别倒,留给我今晚吃!多么朴素的语言,作者就是把这么平常的语言,大胆地放在了一首诗的结尾,那本是高光的位置,是抖机灵或者反转的要冲,作者不管不顾,而是有意拿捏好的呢?效果大好。诗无定法,亲情是永恒的母题,不用开源节流,但诗歌细节的处理,意象的推敲,词语的选择也是硬功夫,三思。


《青春没有驿站》    王学君

评委评语:这篇文章是个非虚构,传记,简介,无关紧要了,重要的是呈现,是最后的句号。有这么多人读到,点评,有话要说,就够了。文学不是要突围吗,一篇流水帐,照样有内生的诗意,是不同寻常的形式。从一个中专生一路走来,从没放弃对学历的追求,这是深圳现实,是现代性的要求,我们像狗一样被追赶着,错过一个又一个驿站,是缺憾吗?也是收获啊,专科到本科到硕士,一个个就是美丽的驿站啊,你的驿站葆有着别人没有的青春记忆,多么傲骄。


《来不及说爱你》    谷雨

评委评语:文章真情实感,小祖母的杂耍和顺别人东西的细节尤其鲜活!唤醒了记忆深处的童年往事,一个被母亲打得抱头鼠窜的英俊少年,暗恋着外婆,总想着死在她的怀里,在外婆家也没有好果子吃,受到势利的舅舅们歧视,外婆心里会不会偷偷地疼爱着我呢。这么多朋友点赞此文,是字里行间对小祖母的深情呼唤,得到了投射、移情与共鸣。令一个老少年收回对外婆的反目,正视初心,感恩她对弱小身心的呵护与眷顾。此文具有的感化功能立马体现出来。


《迷失》     张显梅

评委评语:最后一个名额,实难定夺,这才发现要错过的好稿子好作者多了去。这篇读来总有一些人事浮现眼前,加上作者文风爽快,语言犀利,直达内在。全职太太题材比全职作家新一些,而今出山,是命运的召唤吗,其实人生如戏,里是戏,外是戏,里外都有戏啊


《我的深圳地理》    阿翔

评委评语:“看不见的版图过于渺小,阳光下的/速度过于赞美”“野花保持原形始终不毕露/比原样像忘带了死亡的颜色”记得多年前,我们一起交流过诗中的引语,阿翔真诚地说,这是他自己臆想的,那时候这种伪装的天籁就已经与整首诗混搭完美。而今天他的引语又有了变化,有了别的来处,他在不太可能有更好的注解下,奋起一博,用诗写进一步探查金矿的成色,互文性的艺术价值得到了空前的放大,释放了汉语可能的光辉,致敬这致敬中的致敬!


《丹梓北路》     萧相风

评委评语:相风的文字看不出野心,在会心的微笑中,读出了他的耐心、诗意和他扎实的文风。想想,他是有野心的呢。他的题目是一条路名,自然,写人写事,要落实到这条路上。叙事不是以完整的人事为主,是辅助,比方,讲徐姐,细节却重在写工地、报建、机房设备,其实他是在耐心地写人,这小河是人,厂房是人,他们的变化是人的变化,路上的大工业区是大时代的缩影,他的野心是给这条路装上红绿灯。“红绿灯的出现让这条路变得更像一条路了”。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