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评委王顺健提名作品(排名不分先后)
2022/9/28 14:39:37|阅读16791次|作者:秘书处

《开学》       马虹玫

评委评语:如此构思缜密,细节充沛,情节曲折的中篇小说,未必畅销,因为不离奇,不花哨,不走虚无、颓唐的流行套路,却是一部良心之作,诚意之作,或许是因为作者或亲友有过当老师的背景,作者挖到了教育之根,真实地展示了教育育人的生态,以及教育何为的业态。亲情,友情,师生情,拿捏得举重若轻,小细节里有满满的女性叙事特质,有人说太满,那是有意让主角无暇空闲空灵,操守、责任、母性之爱,架着她撑起中国教育的一片天,令人动容。


《有的爱,需要用括号包裹起来》       冷富春

评委评语:诗里有股精气神,带着男人的练达,老师的粉笔灰。他把四则运算,把函数、抛物线写进诗,运用得妥帖,是好老师也是好诗人,他还是个调皮的王子呢,所以相隔三千里/我还会立于高台,放出一匹马/往西南。捕风/捉影,中年之累压得人喘不过气,而他呢,放下尘世的虚/握一把阳光的实。如此/身子温暖,鸟鸣和谐。他的幸福观来自,大概我的幸福像一个醉汉喝酒/没人灌我。但也不用敬人/我是多么幸福的人/风亲近我。我便陶醉,多美啊。


《深夜书》       袁叙田

评委评语:“没有人诚心忏悔 又想着被救赎”。这组诗不简单,功夫下得深,是沉浸反思之作,发现自我,走向自我,需要勇气,有大诗气象,却未必讨好时下。这是诗人的必经之路,呈现,深挖,迎接与拥抱,不能与自己和解,又怎么能承接人性的全部情愫。诗中金句不断,让人看到诗人面对沉甸甸的庄稼,像对着一面镜子,诗人拿起镰刀,走向了镜子里的自己,收获刚刚开始,而思考调整着节律,多么内在又多么及物!


《遍地黄花》       唐兴林

评委评语:工厂消失,那些人山人海的用工打工场面像个布景,说撤就没了,人群去哪了。这篇小说没有太多的传奇,却被一种对故乡的情怀所系,跟着作者星辰里摘了几天黄花菜,跟着尹娜玩了几天的自媒体,当世界在高科技引领下进入蓝光时代,大多数企业仅仅在温饱线上挣扎时,作为个人意味再一次解放,个人自我的革命就形成了生产力,开自媒体,经营民宿,跑马场等等,是工厂消失后人流的存在与方向,这是小说最可取之处,遍地英雄下夕烟啊。


《追夜》       赵静

评委评语:两篇都读了,是种享受,赵静写人与人关系有鬼劲儿,一针见血,写与丈夫与房东与堂哥,写叔父,选墓地时的爱面子,到反悔,到最后真情流露,还有他的两个儿子,三言两语,全是活的,就连说闲话的村姑也在内,死个人跟死个狗似的,是文章的黑洞,有效的写作就是与之对抗,让人体面的下葬!可贵的是,对自己下手也狠,守灵夜,守不住,称自己不顶用,坚硬的心没有余地。到咣当一声的和解,与父亲也与自己!细节饱满,可信感人,为上品。


《我身上的披肩是你给的》       吴春丽

评委评语:深深地读到了邻家传来的焦锅味。诗要传情达意,作者找到了自己的方式,顾盼流连,娓娓道来。一句“妈妈请你吃糖水”是对一个三岁的女儿说的呢,如果妈妈让我这么有尊严,白水都是甜的了。“我跟辣椒一样,对会过日子的人,充满感谢”不经意,物我就有了融通,合二为一,“小小的黄皮,小成为这样,像妈妈眼中的小女孩”又是一个玲珑剔透,珠圆玉润的意象,润物无声,宁静致远。诗坛不缺剑走偏锋,缺一个对抗现代性的汪国真。


《父爱如家的召唤》       仁文梁心


评委评语:父亲给女儿写的海外返乡记,非虚构。看了开头,被真实朴素的文字感染,泪水涌了出来。因为疫情等,海外游子个个苦不堪言,彻夜难眠。重新调整生活,默默收拾音容。突然,你(19岁的女儿)哭泣说:“回一趟家怎么这么难?!”你已经二年半没有回家了,我与你整整三年没有见面了,作为父亲,我是很想念你的。返乡一波三折,紧扣主题,爸爸冲下楼,竟激动地忘了戴口罩,不敢认啊!


《跳广场舞的女人》       青桐

评委评语:题材虽不新,还是容易引起共鸣。广场舞是中国特有的一个文化现象,是自发组织的,大妈大爷们精神的需要,几个主角有各自的故事,可以说多少个舞者就有多少个故事,是长篇是中篇,是几部长篇难详尽的一个大妈。我有首诗里写道,她们被老龄丈夫粗暴地赶出家门,一直在公园大唱革命歌曲!人性是复杂的,作者发现了也呈现了,可是还需要进入所谓的化境,即看山还是山。需要让他们再次粉墨登场,可以一笔带过,而避免道德优势与审判之嫌。


《生活总有意外》       邓利民

评委评语:这篇是写保安的,写得有滋有味,他塑造的保安员这一形象,在当代中国文学中异军突起,是改革开放文学的一个重要的衍生品,我也曾是一名深圳保安,在家乡是一个有着大学学历的警察呢,是改革开放让我获得了这一角色,难忘我下海闯深圳的第一份工作呢。小说的第二个特色是方言,湖南方言运用得行云流水,我数了下,至少有二十处,自然贴切,如虎添翼。


《做亲戚》      茨平

评委评语:这种娘家人调解小夫妻纠纷的,叫做亲戚,好新鲜!题材新,人物言行生动接地气,心理活动有温度有滋味,最精彩在最后,不是简单地抖包袱,不是新人常用的反转啊,颠覆啊什么的。而是情理交融,女婿杀了只毛还没长齐的鸭子来招待,丈母娘一见心就软下来了,这一顿鸭子吃得她明理了,小夫妻过日子哪有不吵架的,婚姻的羽毛未满,万万不可以就此扼杀啊。作者的叙述恰到好处,情节处理高人一筹,最后的喻体,犹如神来之笔,回味无穷。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