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乡村野谈》之《阴阳剪》
  • 点击:26094评论:142015/07/09 10:33
摘要:《乡村野谈》之《阴阳剪》

阴阳剪

有一年,村里来了对安徽的夫妻,在学校的操扬上搭了台,蜘蛛网似地扯了些红绸子、绿绸子,花花绿绿的,在晚风里飘扬。

刚开始是演黄梅戏,那男人是狠角色,手脚并用,敲锣打鼓吹唢呐。唱的是《女驸马》,里面的人物却由那女人一个人扮演,耍花灯似的换衣裳,换一套衣裳就成了另一个人,唱腔也不同。那时候我以为这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尤其是扮了女装的时候,霞冠珑玲,环佩叮当,眼神一勾一勾的,无限的妖娆妩媚,正切合了青春期男孩梦中的那点意思,真恨不得长大了就做李郎,能娶了那个多情多义的妻。后来到武汉当兵的时候,我看过黄梅戏名旦韩再芬的戏,演的也是《女驸马》,但印象中好像还是那个安徽女人的好。

然后是表演魔术。前面的几个魔术不足道,插铁环、丢鸡蛋之类的,端午节到镇上就有看的,有人骂娘了,看来得来点真家伙才能镇住场了。

果然就来了真家伙,要踩钢绳了!事先备了一根钢绳的,一头拴在学校的屋檐上,一头拴在一棵树上,有四、五米高。原先都不知道那绳作道具的,在男人的指挥下,人往两边退,空出了那根绳,细缕缕地悬在半空,不少人咋了舌。女人换了一套短打扮,一纵身抓住了绳,还没看得清,她人已经站到钢绳上去了,举了双臂,如鸟张开了双翼。一片喝彩声。然后开始飞了,从这头到那头,又从那头到这边。又一片喝彩声。

  • 1
这是VIP作品,后续内容需打赏才可继续阅读!

您只需点赞10元,即享月度会员,30天内免费阅读全网作品。

  • 关键词:那女人踩独轮车的样子真好看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段作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5-08-11
  • 白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5-08-11
  • 乘风无痕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5-07-10
  • 郭建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5-07-10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5-07-0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时代的发展成全了一些东西,也毁掉了一些东西。无论传统还是传说,讲的都是世道人心。如今的乡下,平日里,人们谈论的,信奉的,已全然变味。当然,特定的氛围,比如婚丧嫁娶,很多人还是挺讲究的。但从内心膜拜某一事某一物的却不多,更多是表演。写乡下,写传统,写逸闻趣事,这跟老郭的语言,经历与内心情感密不可分。从小的讲,这是写他熟悉的生活,从大的讲,其实也是一种魔幻现实主义。当然,这只是个人感受。
  • 老郭写了不少小说,个人最喜欢的还是这类小文章。无论贴于邻家的这一系列,还是“梅花盐”都别具一格。这种文字纯属性起,不求功利,最能显示作者才华!续下去。
    • 白木2015/08/10 12:54:37
    • 分享到:
  • 回复

    • 白木4举人2015/08/10 08:01:34
    • 分享到:
  • 没见过所谓阴阳剪,不过相传阴阳剪是一种道家法器的名称。这种剪刀一边儿大一边儿小,形似阴阳,所以起名阴阳剪。这种比刀剑都不差的利器,算起来也有上百年的历史了。在过去的传统社会,儒道本不分家,不管是如何主张,但都讲究修齐治平,除暴安良,在太平盛世和国家兴替交亡之际,曾经都涌现出无数道德高尚的英雄人物。文中的龙立坤虽学道家之术,却不行道家伸张正义之责,一次他认为小小的玩笑,差点丢了自己的性命,实在可怜。
  • 回复
  • 这种不正经的文字,渐渐失传。所谓不正经,是因为它带着神奇的色彩,虽是虚构,但总能让人觉得神奇甚至以为真。这就是这类文字的神奇之处。目前市传奇色彩的文章大抵会直接穿越或神话,明人一看即晓得是虚构的。所以,写得再好也难逃读者眼光。这篇《阴阳剪》,作者说是虚构,我宁愿相信他是真的。因为这种传说,在民间信誓旦旦大家都认为是真的,而这种民间高人,也确实有存在过,
  • 暂且不究此文的虚与实,能够引发人的神秘感,也能让人容易相信,能做到这一点,它就成功了。
    • 白木2015/08/07 11:06:01
    • 分享到:
  • 回复

    • 郭建勋3秀才2015/07/09 23:29:30
    • 分享到:
  • 盖一个人写字吧,大抵两种,一种是正经的,一种是不正经的。其实,这里头又可再分,正经的人写正经的字,正经的人写不正经的字,又不正经的人写不正经的字,不正经的人写正经的字。其他的不举例,不正经的人写正经的字,只举唐的元稹。其实,元哥类的可能是最多的。故而,我一直以为文如其人是一句不靠谱的话。我人在正经与不正经之间,却偏爱写不正经的字,此癖也。呵呵。
  • 妙就妙在有时假正经,有时假不正经。

    回复

  • 郭老师的<<乡村野谈>>之阴阳剪真让我们开眼界,那龙立坤使阴阳剪把钢绳剪断,好在另一个师傅技艺高超,让在钢丝绳上的女人得以脱险。阴阳剪给读者留下深刻记忆。那时的人真有这么好的功夫?钢绳都能用无形的功夫剪断?想想够精彩,够惊险,够刺激。我们年轻的时候虽然文娱活动不多,看坝坝电影,看艺人表演杂技,围个圈子自编自演自唱,乐在其中 。让表演成为自觉,过去的时光现在虽成为回忆,那也是美好的。
  • 郭老师的系列,让我们读完,可能也会学着郭老师,写写我们过去的生活。
  • 瞎扯淡的,呵呵。谢了!

    回复

  • 郭老师其实是很善于编故事,小说家就应该有这样的能力。
  • 很善于谈不上,瞎编着玩儿。谢了!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有时候想钱都想疯了有时候不就读读书
  • 有时候想钱都想疯了有时候不就读读书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4
  • 7257
  • 64
  • 4790
  • 作者描写了一个平凡女人的一生:读书、相亲、恋爱、结婚、伺候老公、儿子、公婆,到后来当奶奶。做女人难,做一个好女人难,做一个老公儿子公婆喜欢的女人更难。但当我把文章读完,感庆幸的是:木子像一根小草,居然顽强地活了下来。自己也是做女人的,现在也在当外婆,想想自己比木子好象幸运得多,少照顾了几个人,少受了些罪。细想起来,中国的女人真苦。结婚生子教子做家务照顾老人。男主角花花草草的事多,做他的老婆真累。

    春风妙语木子的心事

    2019/8/22 1:53:33
  • 这篇小说堪称是一个女人的血泪史,让我想到柔石的《为了奴隶的母亲》,木子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当今很多女性的集结。我在想,这样的范例普遍吗?细想一下,还真不少,只是没有这么极端。中国女性,尤其农村妇女,承担的似乎就是生儿育女的任务,甚至退化为生育工具,什么诗意、美容、花朵、生日、白月光、蓝宝石,不存在的,全然与这些无关,有的只是黄脸、黑眼圈、尿布、做饭炒菜、辅导孩子,甚至面临婆媳不睦、丈夫出轨、孩子叛逆

    江飞泉木子的心事

    2019/8/21 22:55:50
  • “城熟了,他们老了”这句话,听起来很感伤。有多少人的青春都留在了这片热土,他们的故事,需要记录下来。你的这个生日,过的很有意义——国贸旋转餐厅,是第一代“拓荒牛”时代的记忆,也是当时的地标建筑。很应景的是你在这间餐厅,思考着“冷冰冰的摩天大楼们不能没有了温度,一座优秀而成熟的城市,怎么少得了人文呢?”深圳的第一代“拓荒牛”已经逐渐老去,但他们的故事不能湮灭,期待你的大作……

    熊宗俊大城崛起

    2019/8/21 22:39:44
  • 整理了一下最近的一些文字,放在平台上。匆匆的时光可以悄悄地过去,这也没什么。但一些记忆,一些深入内心的记忆,变成文字可以留下。这些,可以在浮动的物件之外,像一些无声的沉默者,远离了喧闹的场景,保持着孤寂的身影。保持着诗歌到了深处本真。诗歌,清高而冰冷,百般锻打,更像一截提炼过后的冷钢,冷得发黑,其中也含着雪亮,那是一种光芒。

    杨辉腾辉腾诗选100首

    2019/8/21 22:09:30
  • 看作者在前面说自己的散文诗偏向散文。我要告诉你有个专门写诗的诗人对我说,好的散文就是散文诗。他说散文可以是诗,从语言上,它拥有张力,剔除公共语言。而且易懂而不浅,就可以叫诗。关联词还在,又可以是散文,关联词不在,就不是散文诗。

    红红的雨月光下的城市

    2019/8/21 21:03:03
  • 带着感叹和心酸,看完了李玉100万买的小产权房子的经历。众所周知深圳的房价高的吓人,买早了还好,后来买的,一天比一天贵,可是打工一族,买不起房就只能租房,每月辛辛苦苦的工资钱,大部分都被用来交房租,再加上生活开支、打钱给老家的父母、人情世故等,真的所剩无几了。所以买房,是正确的选择。但是买商品房,一般工资收入的只能望而叹之,当然,小产权房有各种风险,相信,李玉是个非常谨慎的人,一定不会被套进去的。

    红月亮​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8/21 20:07:26
  •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我们只是以各自的方式,在人世的孤旅上跋山涉水、奋力向前而已,饥餐渴饮,日夜兼程,身上的创伤越来越多,好不容易遇到一处风景,就放慢脚步,尽量多看一会儿。这篇文章写得笔力强劲,感情充沛,动人心怀。文中含纳过去与现在、他者与我者,却处理得井井有条、清晰明白,功力着实了得。那首诗也非常精彩:没有肉,只有皮,还有骨,立在浪人的世界里,眷顾着浪人......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2:57
  • 下班时间,照例没有即刻就走,习惯性想读一篇邻家作品。这次轮到老乡的《浪人》。此处浪人,不同于《浪人情歌》里的浪人,此处的浪人,到处漂泊流浪,昨天不知道今天在哪里,今天不知道明天在哪里;他们艰难地抗击着人世的穷困、台风、毒打,伤痕累累,无法掌控自己。但是,浪人也有他们的强悍活力与微渺希望:“人,从来都是挪着活,总有一处儿活得好。”以此为镜,可以照见一切众生,你也好,我也好,他也好,谁又不是浪人呢?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1:20
  • 小文借助第三人称的方式塑造了一个来深圳生活的平凡女子。篇幅不长不短,有点不伦不类,不算中篇却跨度很大,又不像短篇,没有一个戛然而止的横切面。这是我认为最不满意的地方。可思来想去,在“入深圳”这个主题下,这个女子却又代表了一个群体的形象。字里行间穿梭着我自己,也有行走在我身边的女人。尽管文体有些模糊,创作起来却很自由。在我尚未找到一种模式来承载这个故事前,全当一种尝试吧!

    黑雪木子的心事

    2019/8/21 18:20:03
  • 文字充满悲悯,有一种无法克制的感同身受的漂泊与颠沛的印记。作者也许要表达的正是这种人间沧桑的同情与善良。有时候流浪并不是孤意的选择,而是许许多多无法述说的“隐患”作崇。它们一直伴随着流浪无定的人生。只不过,许多人的表面是坚定的,专执的,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个浪人。在成人之时,我们注定是个浪人,却又无法具有浪人的情怀,在儿童时却是因了居无定所,身无所依的流浪带来沉重的心灵伽锁,钥匙就是友情与及爱情出现。

    叶紫浪人

    2019/8/21 16:56:34
  • 文从一场暴风雨入题,生活也就像被暴风雨搅成了一锅粥。在城市有安身的房子,有代步的车子在多少人眼里就是幸福的事情,是多少人奢望不来的东西,文中的主人公和猫猫拥有了。可是一个遭受妻子的背叛,一个遭受婚姻的破裂及病故。人生的悲剧莫过于家毁了,人没了。这个社会是怎么啦,自由恋爱结婚了,却没有几人坚守到了百头偕头。作者并无交代空中楼阁的故事的缘由,却让人觉得司空见惯,令读者不禁拷问,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心灵拾贝空中花园

    2019/8/21 16:52:18
  • 人生是一场旅行,我们每个人都走在岁月大道上,有的在风景中什么也不曾看见,有的看到什么都是风景。用文字借山水表达出或欢欣或悲伤的情感,那么走过的时光没有遗憾,走过的风景没有遗憾。自幼我们就知道广西的美----有桂林山水甲天下,有刘三姐的歌传民间,还有广西独有的梯田,作者将旅程用文字录影下来,既有写实,又有抒情,让读者也感到如同身临其境,我们体会到了广西的风土民情,让我们也认识到广西宽广博大。

    心灵拾贝远方的风景(广西行组诗)

    2019/8/21 16:21:13
  • 偶尔来邻家串门,那是一种情不自禁,这不一进来就能看到这么优秀的作品,而且总是在看完作品后才发现作者竟然是老朋友。这就是为何虽不常来,也不能将邻家忘怀的原因了啊。再说这组诗,取材似信手拈来,就在百姓身边,只有热爱生活,心中满是激情,才能将平凡的化作诗意盎然的美妙。这无不表现了作者对深圳充满热情,饱含深情。我相信很多人都更喜欢第一首《弘法寺盛开的莲花》--佛的感召,让心灵平静,纯洁。

    心灵拾贝深圳散章(诗六首)

    2019/8/21 15:53:36
  • 小说并不长,的确前面看得昏昏沉沉,但也不是没有任何价值,毕竟小说家写了,肯定有心机。里面也埋伏了一些索引,终于结尾亮了。感觉前面就是一个“三流”爱写小说的人意淫的故事,而结尾的那些新闻才是赤裸裸的现实。终于相信了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但是,它一定不高于生活。生活的魔幻你无法想象,尤其在某些地方。结尾充满讽刺,好好的破烂不收,写什么小说,“走正道”才有出路,击打得我们写字的七零八落不堪一击。

    江飞泉捕蛇者说

    2019/8/21 11:46:34
  • 志清做事依然认真踏实,如同他一如既往的文字,狮城留学经历或者马峦山实地考察,更有计划中的中亚东欧探寻之旅,为他点个赞。《大城崛起》这类大题材实际上不容易写,写好了就是厚重的人文大散。文中选取一些片段,将粤港澳大湾区的气质赫然纸上。详细的史实、数据、白描式的场景描写,个人化的生活体验,都看得出作者用了很大的心思。而且从行文看,似乎作者比较擅长这类文体的裁剪、收集、整合和构架,这也是文化大散文的必需。

    江飞泉大城崛起

    2019/8/21 11:30: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