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木棉湾的日子
  • 点击:142585评论:1402013/06/20 12:36
  • 首届“雪丽阿姨奖”
摘要:与妓为邻、和小姐面对面、偷窥、反目、遇到女神。木棉湾的日子,回不去的曾经

一 租房

六月的毒日头火辣辣地烘烤着深圳,大地像一块是被烤得干巴脆的大烧饼,没有一点水分,似乎一跺脚就会裂开。都市林立的高楼下,我们拖着拉杆箱的影子仿佛也被烤焦。这个陌生的城市用高温来考验着两个闯入者的耐心,一点也不考虑两个打工仔千万里远道而来的艰辛。

大傻用手抹去额头上的汗珠,用手一甩,地上溅起一串潮湿的省略号,但很快就被发烫的地面烤干。大傻哼哼唧唧说:“哎呦,俺娘哎,深圳的太阳真能晒死人哩!我记得俺们走的时候,咱家的太阳没这么毒呢?”我解释说太阳还是家里那个太阳,只不过我们走到太阳眼皮底下来了。大傻大为惊奇,抬头看看天,迷惑不解地问,“太阳还是那么大啊,我们咋就走到太阳眼皮底下来了?”

我笑笑说,叫你个大傻真是不亏,你打牌时咋就那么精呢?

大傻是我的同乡,也是我的同事,本姓曹,因为他没什么心眼,做什么事都不考虑后果,所以被大伙儿戏称为“大傻”。我们原本有四个人一起从淮河边的小城F市南下到深圳,另外两个是分别是大帅哥张涛和小帅哥赵宇。在来到深圳之初的一个星期里,我们都在梅林的总部培训,天天还朝夕相处着;等培训一结束,我们就被分别扔在深圳的各个角落。赵宇分在关内,我分到布吉,大傻被分到观澜,张涛最惨,和充军发配一般,被远远地抛到新田。据说这是总部有意这样安排的,主要原因是避免在基层形成各省各地的老乡圈子,这些圈子不利于管理。我对这样的分配只能服从,一个人拎着皮箱孤孤单单地前往布吉,半路上接到大傻的电话,说是布吉这边有人想去观澜,他知道我在布吉,就主动和那人对调,现在正在来布吉的路上。我闻讯大喜,在布吉街头焦急地等来了大傻,然后我们拿着介绍信找到了组织找到了党,但党和组织却很不好意思地告诉我们:宿舍已经爆棚了,你们还是到外面租房住吧,关外的房租也不贵。

  • 1
这是VIP作品,后续内容需打赏才可继续阅读!

您只需点赞10元,即享月度会员,30天内免费阅读全网作品。

  • 关键词:木棉湾打工日子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92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廖东平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8-16
  • 牛叉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5-25
  • 寒月孤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1-22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1-22
  • 深圳老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1-22
  • 知乎者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1-22
  • Reader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1-22
  • 邻家猩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1-2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文章比较接地气,人物也很鲜活,不过情节处理上还是显得有点草率,文字也比较粗糙。另外内容的尺度把握不是很到位。有点过了。也许网络比这更过火的文章比比皆是,但是作为一个文学大赛,我们还是要把握好尺度,小姐、二奶、黑道这些不是不可以写,但不要写得太直白,太表象化,要用文学的形式,从人性的角度来表现。
  • 我挺木棉湾,真实,感人,不必为了迎合比赛,真实记录是更高境界。
    • 驿马2013/07/01 20:21:37
    • 分享到:
  • 感谢费老师百忙之中辛苦点评!您说我的文字粗糙我没什么意见,因为,我写这篇文章时突然生病,中间停顿半月,后来仓促写就,难免不够凝练。至于您说的太过,太直白,太表象化,我则不敢苟同。
    • 驿马2013/07/01 20:26:47
    • 分享到:
  • 我写这篇散文完全是按照在场主义写作的要求,“去蔽,敞亮,本真。”为力求还生活本来面目,文中人物的对白没有一点修饰,完全是记忆的现场在现。
    • 驿马2013/07/01 20:28:40
    • 分享到:
  • 如果说这些太直白了,那么,陈忠实在《白鹿原》里关于白嘉轩七个老婆那段描写,以及黑娃和田小娥在郭举人家偷情的描写岂不是更加露骨,直白!
    • 驿马2013/07/01 20:32:09
    • 分享到:
  • 在场主义,就是去除那些自称为真理的谎言、去除那些制度化语言、意识形态用语、公众意见对作家心灵的遮蔽、对人类个体生存处境的遮蔽、对当下现实的“真实”与“真相”的的原初经验接触,并通过本真语言呈现出来。
    • 乐之2013/07/01 23:12:55
    • 分享到:
  • 在场主义,在地文化,不错的理念,向费老师推荐。
  • 写性写小姐也要写出美感,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太赤裸太直白了,就不好看了。如同美女,赤身裸体总是不及一袭薄纱笼罩着美。
    • 驿马2013/07/02 20:24:54
    • 分享到:
  • 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只是提起了性和小姐,并没有大肆渲染,我只不过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客观地记录下来,难道这也有错?
    • 驿马2013/07/02 20:29:04
    • 分享到:
  • 比如你家的浴室有面镜子,当你洗澡的时候,镜子会真切地映照出你的身体,你总不至于认为镜子太过清晰,而把它换成磨砂玻璃吧?同理,我的文字也是这样,直白,是为了清晰地表达!
    • 驿马2013/07/02 20:36:24
    • 分享到:
  • 而且,我写小姐和偷窥的文字只有三个章节,只占整篇文章的三分之一,我们这些草根阶层在初来深圳的日子在城中村所经历的那些磨难、压抑和苦闷才是这篇文章的主旨,但费先生根本没有看到这些,只看到小姐和性
    • 驿马2013/07/02 20:38:28
    • 分享到:
  • 我感觉他的点评还不及网友孤月寒星的点评全面和到位。
    • 起云2013/09/11 22:03:14
    • 分享到:
  • 我挺他.

    回复

  • 一篇原生态反映打工者经历的文字,一段艰辛忧伤的岁月。让人感叹,也让人沉思。无论作者笔下的难兄难弟,还是风尘女子、美丽的奶茶妹妹,他们都是挣扎在都市里最底层的小人物。有时候,文学作品无需作“艺术”加工,原始的东西更能直击人心。
    • 驿马2013/09/21 20:54:13
    • 分享到:
  • 感谢唐兄能不带任何偏见地评论这篇作品。我看了你在别的文章里的评论,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和观点,从不人云亦云,这很不容易。“未出土时先有节,到凌云处也心虚。”作为一个文人,必须有节,这唐兄当之无愧,问好!

    回复

    • 王威评委2013/07/28 06:56:41
    • 分享到:
  • 这篇作品曾引起争论,个人认为它接地气,很形象地写出了从前的木棉湾,写出了闯深圳的各色人等真实、庸常、苦中带乐、乐中有泪的漂泊生活。 当然,作者可再作修饰,去掉直白、粗俗的部分白描式文字。
    • 驿马2013/07/28 21:09:14
    • 分享到:
  • 谢谢
    • 驿马2013/08/03 14:30:05
    • 分享到:
  • “从来任凭尘土暗,今朝始得碧纱笼。”感谢的话语不再多说了,一切尽在不言之中,问候王老师!
    • Reader2013/08/05 23:21:08
    • 分享到:
  • 我有点多事地说一句,“问候”一词用于:长辈对晚辈、上级对下级、首长对战士、领导对员工,等等的哦!平级,也不宜用“问候”的哦!呵呵!
    • Reader2013/08/05 23:24:53
    • 分享到:
  • 用“问好”吧!或“向……问好”。
    • 驿马2013/08/06 20:41:53
    • 分享到:
  • 我查了一下百度词条,和仁兄说的不一样。尽管如此,我还是采取仁兄的建议,就改成“向王老师问好!”呵呵。感谢指点啊!
    • Reader2013/08/06 20:56:01
    • 分享到:
  • 不信全信百度的,百度仅供参考。我们不要见到领导就“问候”啊,要有资格才能问候别人的。
    • Reader2013/08/06 20:58:28
    • 分享到:
  • 不能全信百度,以前的语文有讲这两词的区别。
    • 起云2013/09/11 21:53:07
    • 分享到:
  • 我赞同王威的评论,很中肯.
    • 起云2013/09/11 21:54:02
    • 分享到:
  • 原来是评委,失敬,应该叫王评委.
    • 起云2013/09/11 21:54:07
    • 分享到:
  • 原来是评委,失敬,应该叫王评委.
    • 起云2013/09/11 21:54:11
    • 分享到:
  • 原来是评委,失敬,应该叫王评委.
    • 起云2013/09/11 21:54:16
    • 分享到:
  • 原来是评委,失敬,应该叫王评委.
    • 起云2013/09/11 21:54:20
    • 分享到:
  • 原来是评委,失敬,应该叫王评委.
  • 向王威评委致敬!

    回复

    • 王威评委2013/07/24 12:47:08
    • 分享到:
  • 我发现这篇文章后面有了很多评论,非常有意思。有朋友说“李敬泽说:永远不要埋怨读者”;可是邓拓在他的《燕山夜话》中说过:要少评多写。评论别人是多么容易的事情啊,一旦轮到自己动笔写起来,才知道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写永远难过评。作者和读者都要达观些,对作者来说,就如母亲下了个蛋,不要太在乎别人的看法。对读者来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待续)
    • 王威2013/07/24 12:47:52
    • 分享到:
  • 母鸡,错大了。
    • 王威2013/07/24 12:52:24
    • 分享到:
  • 我忝列评委,要在海选入围的文章中挑出10篇来,费老师又先下手为强,已把部分好作者的文章挑走了。而且我个人又不想再挑已入围决赛作者的文章,所以,我很纠结。
  • 王老师过谦了。现在海选入围的543篇,里面应该有很多不错的作品。入围决赛的作者,我也认为不宜再挑。应该覆盖尽可能多的作者,这也是为了公平起见。当然在社会嘉奖层面,可以同一作者多篇次奖励。
  • 我也学习了,费老师说的也是啊,里面还有很多不错的作品啊,呵呵。

    回复

  • 有争论是很正常的。那么我也来说说我的看法。二十世纪最重要的作家之一卡尔维诺曾说过:“写作不是简单的呈现现实,而是在现实上面加一个玻璃罩。”所谓“玻璃罩”就是要通过写作对现实进行一种美学上的处理。揭丑不是目的,文学的价值还是在于感化和审美。如真要不变形地还原生活现场,文字的功能远不及影像来得直接,最在场的小说,其效果还远不及一部生活DV。
  • 你提到“文中人物的对白没有一点修饰,完全是记忆的现场再现。”恕我直言,这是比较低级的写作手法,如电影镜头一般直接简单地呈现生活,停留在生活表层的写作,从某种意义上讲是“爬行主义”,而不是“在场主义”。
  • 另外,我不得不承认的是,我对文字好的小说有所偏爱,因为我觉得文字是写作最基本的东西,如果一篇小说连文字都不过关,在文字的处理上都很草率,虽然不敢断定就是失败的小说,但其文学价值无疑会大打折扣。
  • 在我十余年的编辑生涯中,过目稿件也算不少,和一些作者也有过深入交流,我深知一篇好作品问世的不容易。作者在其中所花费的心血非外人所能知晓。就像自己的孩子,谁不疼爱?但盲目的疼爱,就会造成溺爱。
  • 在当下的文坛,并不缺少描摹生活,停留在故事层面的作品(这与当下强调故事性的大环境也有关系),而是缺少真正有审美意味,有历史高度,写出普遍人性的厚重之作。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作家的浮躁功利与小家子气。
  • 争论到此为止。我已表达了我的看法、态度和立场。我也不想去说服谁。各自保留意见。如作者还有异议,恕我不再回应。
    • 驿马2013/07/03 21:35:03
    • 分享到:
  • 谢谢费先生能专门抽时间回复我。我不想和您争论了,但我必须重申的是:本文不是小说,是叙事散文;您以小说的目光来审视散文,显然是不够严谨和科学的。
    • 驿马2013/07/03 21:38:14
    • 分享到:
  • 虽然任何文体都是同气连枝的(杨献平语),但散文和小说还是有着质的差别的。小说讲究的是虚构,在虚构里展现美;散文则不然,基本不容许虚构,并且讲究的是现场感、画面感。
    • 驿马2013/07/03 21:42:25
    • 分享到:
  • 您说在场主义是比较低级的写作手法,从某种意义上讲是“爬行主义”,而不是“在场主义”。这简直是赤露露的侮辱了。
    • 驿马2013/07/03 21:44:39
    • 分享到:
  • 您干脆就骂我们是兽类得了。如果我对在场主义理解不够的话,您侮辱的是我本人;如果我符合在场主义写作手法的话,您侮辱的是我们这个群体。我认为这有损您的形象,作为一个大型文学刊物的主编,不该如此。
    • 驿马2013/07/03 21:46:49
    • 分享到:
  • 我想说的是,兄弟(我比你大几岁,这样称呼,您不会反感吧?)您能混到现在这样确实不容易,何必为了我一个区区草根而自毁形象呢?
    • 驿马2013/07/03 21:49:11
    • 分享到:
  • 其实,不管小说也好,散文也罢;都不过是一场文字游戏罢了,各个文体有各自的游戏规则,何必如此认真、大动肝火呢?您又何必把您的游戏规则强加于他人头上呢?
    • 驿马2013/07/03 21:50:55
    • 分享到:
  • 希望您要冷静,不要冲动,冲动是魔鬼!最后祝好!
  • 我以前写东西只是为了抒发自己的感受,所以也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但是,现在试着想写一些好一点能更加打动人的东西时,我开始试着在文字上与构思上下点功夫了。
  • 好的东西,我想都是从生活中萃取出来的,而不是直接从生活中不加选择拿出来的。当然,我的说法也只是代表我的个人观点。
    • 驿马2013/07/09 23:03:56
    • 分享到:
  • 好吧,我保留意见。请菡萏参阅我发在邻家社区首页的四篇推荐文章。《在场主义散文现象论》《消失》《瑶山春深处》《混迹江湖,不如落草为寇》。
    • 驿马2013/07/09 23:07:32
    • 分享到:
  • 其中特别推荐杨献平的《混迹江湖,不如落草为寇》,其文为一个散文作家的心路历程,对散文写手来说,是一篇不易多得的对散文写手大有裨益的佳作。
  • 力挺驿马!

    回复

    • 廖东平5进士2014/08/16 15:21:16
    • 分享到:
  • 按这样看《在木棉湾的日子》都引起口水战?《麻将之道》岂不是逆天?如何体现邓一光老师说的:全民写作不是文学潮流,也不是一个文学流派,是每个个体在全民写作中得到的最大的尊重,是每个人写作的天赋权。要写“我”自己,写“我”与世界的联系,包括边缘、另类、阳光照不到的地方都要写,这才能成就全民写作的胜利,城市的胜利。
  • 回复
    • 牛叉叉3秀才2014/05/25 11:04:47
    • 分享到:
  • 任何决心有所成就的人,决不在私人争执中耗费时间。争强好辩无法消除误解,只有靠宽容、协调、技巧以及同情才能获得彼此间的信任,并真正解决问题。正如卡耐基所说:“你绝对赢不了任何争论。你之所以赢不了,是因为你若输了,你固然是输了。而且你若赢了,你还是输了。”窃以为,为文也莫不如是。其实,我们都无需把自己的内心示以他人。自己内心的强大,由别人去感知即可。
  • 回复
    • 邻家猩2童生2013/08/30 16:02:50
    • 分享到:
  • 作者对生活的敏感与对文学的尊重,对木棉湾的受,构成这篇文章的内涵.不过,实在可惜的是,在生活与文学之间,虽有默契但仍缺乏一种超脱.一种美妙的平衡.使文章生活大于文学.其实对于与妓为邻那篇我也有过一篇小说,嗯,小说而已,所以处理起来比你那篇大胆,自由,而且有所超脱.我想,生活的热度与文学的超脱是兄弟要努力平衡的.加油
    • 驿马2013/08/31 10:46:26
    • 分享到:
  • 谢谢兄台。非虚构文体和小说还是有区别的。后者更能畅快淋漓地表达,在这方面,女作家塞壬处理得游刃有余,我的火候还不够。话又说回来,我还没怎么大胆就已经遭到当头喝棒,如继续大胆,恐怕会被一棒子杀。感谢鼓励
  • 你似乎忘了非虚构后面还带有文学两字.不要以非虚构来掩饰文字的干BIE.超脱不仅适用于非虚构,小说,诗歌,散文,还适用于人生.大家的争论感觉仍停留在一些概念.非虚构与日记\纪实\报告文学早已有定论
    • 驿马2013/09/02 15:48:01
    • 分享到:
  • 兄台高见。我写非虚构都是用散文的框框来定位,基本都是写实的风格,因此忽视了情节和细节的描述,看来还得在超脱两字上下工夫。感谢兄台的诲人不倦,你应该对我抱着很高期望的,否则不会如此。问好,遥握!
    • 驿马2013/09/02 15:52:23
    • 分享到:
  • “超脱两字还适用于人生”,这句话让我思虑良久,我心智驽钝,读《金刚经》始终没参出禅意,读到这句话却隐隐悟出禅机。兄台绝非等闲之辈,为何非要披着马甲,不以真面目示人呢?

    回复

    • Reader1布衣2013/08/05 23:13:16
    • 分享到:
  • 看了一下,文章的中心思想是不是宜在艰苦中尽量向上积极一点?另外,感觉文笔欠流畅,文字还得锤炼,比如:“到处是泥头车,到处是挖掘机,到处是戴着黄色安全帽的民工”。这不是散文诗,宜改为——“到处是泥头车、挖掘机和戴着黄色安全帽的民工”,这样既因应了文体之需,又显得简洁。然否?
    • Reader2013/08/05 23:14:32
    • 分享到:
  • 仅举一例如上。
    • 驿马2013/08/06 20:34:28
    • 分享到:
  • 谢谢朋友不吝赐教。需要说明的是,本文不是传统散文的写作方式。起初我写的也是像仁兄所建议的那样句式,后来为了凸显现场感和画面感,才把一句话打断成三段,这样就从原先笼统的画面变成三个画面,
    • 驿马2013/08/06 20:35:46
    • 分享到:
  • 也许我的手法不够成熟,我也是摸着石头过河,仁兄切勿见笑。

    回复

  • “在场主义”想必也不仅仅是说“我在这儿”。为此,我特意再去看了下《我的左邻右舍》,其中也有关于二奶等问题的描述,同样是真实再现,但在处理方式上更有文学性,都是那么回事,但衍生出来的思考却不一样。一者读来畅快,一者令人深思,这也就是为什么文学要高于现实。有讨论是好事,证明有人关心与关注,褒奖与批评都表现出读者对作者的关心,仁者见仁,悉心接受与一笑置之取决作者。希望能有更多探讨,而不会发展为“骂战”。
  • 回复
  • 没有一场激辩,成就不了一场赛事。没有文学批评,何来社区文学?迄今为止,深圳社区文学大赛参赛作品过1000篇,作品点评近10000条,开放式点评互动成为一大特色。有评论,就有争论。有争论,因为有立场、有误会。对文,不对人,不作意气之争,争出个文学理论、文坛佳话来。《在木棉湾的日子》引出的“在场主义”与“爬行主义”的辩论,意义深远,要往上引导,不要向下沉沦。
  • 好吧,借老亨的提议,我再说几点。一、不管这篇作品的题材是小说还是作者所说的散文,都无碍于我的批评,因为我的批评指向是其文字情节和写作手法。与题材无涉。
  • 三、我从未针对个人,对文不对人,所有批评都从文本出发。也从未抨击在场主义,只是觉得作者的写作离在场主义要求的去蔽、敞亮、本真相去甚远,画虎反类犬,用爬行主义形容更适合,如此而已。
    • 驿马2013/07/04 13:35:38
    • 分享到:
  • 不好意思,老亨,我本意不是向下沉沦的。我的确误解了费先生的“爬行主义”。作者的神经都是敏感的,我看到爬行主义自然联想起“爬行动物”,我认为是费先生的臆造之词,有意打击我的。今天早上看到费先生的解释,感
    • 驿马2013/07/04 13:41:20
    • 分享到:
  • 感觉有点惭愧,特别是费先生一直有礼有节,让我汗颜。准备中午回郑重地向费先生道歉的(天地良心)。但没想到他居然歪曲我对散文和小说界限的划分,并讽刺我幼稚,费先生,我说过不能有纪实性的小说,虚构性的散文么
    • 驿马2013/07/04 13:45:06
    • 分享到:
  • “小说讲究的是虚构,在虚构里展现美;散文则不然,基本不容许虚构,并且讲究的是现场感、画面感。”这是我的原话。费先生,摸着良心解释一下,什么时候说过不能有纪实性的小说和虚构性的散文了?
    • 驿马2013/07/04 13:50:00
    • 分享到:
  • 你如此打击别人抬高自己,感觉有意思吗?我看到了你心里的阴暗面。再者,你了解在场主义么?据我看来,你一无所知。因为当我在讨论中提出在场主义的理念时,你还一味地拿小说来说事。
    • 驿马2013/07/04 13:53:32
    • 分享到:
  • 众所周知,在场主义是散文作家周闻道先生提出的全新的散文写作理念,如果你真的了解这些就不会在我提出本文是在场主义手法时,你还一个劲地小说长小说短的,不懂不要装懂!
    • 驿马2013/07/04 14:09:00
    • 分享到:
  • 对费先生来说,小说确实是个内行,但散文您就未必精通,我还是我的观点,以小说的目光来审视散文,显然是不够严谨和科学的。
    • 驿马2013/07/04 14:15:59
    • 分享到:
  • 争论就此结束吧。让邻家社区烽烟四起,让他人看笑话,你我都有罪过。

    回复

  • 读完有种“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的感觉。作者笔下人物形象鲜明,一些敏感话题也没有避讳,真实再现了刚到深圳的贫困打工者的生活。租房的困难、妓女的心声、兄弟偷窥的淫欲与日后的摩擦、奶茶妹妹的善良,这些都串成木棉湾的日子,作者也从四个人走到了一个人,从城中村走到了新社区。木棉湾的日子,那些酸甜苦辣的打拼生活,那些沧海桑田的改革变化,那些草根人物的挣扎与快乐,就这样跃然笔下。
    • 驿马2013/06/18 23:56:59
    • 分享到:
  • 寒月孤星的点评十分精彩到位,知我者阁下也。十分感谢!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7/03/02 09:11:57
    • 分享到:
  • 每一天,进入邻家之后,都是在阅读微咖作品。今天突然想转换一下口味,想尝尝另一种风味的作品。通过打捞,找到了驿马的这篇文章。我也曾在木棉湾工作过一段时间,因此对木棉湾这个地名还是蛮有感情的。读《在木棉湾的日子》,完全是记忆的现场在现。文中人物的对白没有过多的修饰,力求还生活本来面目。接地气的作品,很形象地写出了早期来深建设者在木棉湾的漂泊生活。挣扎在都市里最底层的小人物,原始的生态更能直击人心。
  • 回复
    • 廖东平5进士2014/10/08 12:19:22
    • 分享到:
  • 驿马先生非常有个性,赞赏!这篇比《岗边村散记》写得好!
  • 回复
    • 王盛菲4举人2013/09/25 21:50:02
    • 分享到:
  • 这文章内容挺好的,不明白哪里不妥,怎么会争论成那样。小姐,性饥渴这些完全是深圳现实的一部分,回避只会让让深圳不完整。喜欢此文!赞一个
    • 驿马2013/09/26 12:38:19
    • 分享到:
  • 谢谢美女支持,问好!

    回复

    • 何人3秀才2013/09/25 17:45:17
    • 分享到:
  • 很精彩。有些地方,能否改一下:子曾经曰过的,“非礼勿视”,
    • 驿马2013/09/26 12:41:45
    • 分享到:
  • 谢谢支持和宝贵意见。关于“子曾经曰过的,‘非礼勿视’,”这一段不是笔误,我是在故意模仿《武林外传》里吕秀才的经典台词。来衬托我的酸文人气质。问好!

    回复

    • 道长5进士2013/09/23 12:56:38
    • 分享到:
  • 恭喜驿马入决!历经艰辛,终成正果,修炼中感悟人生,写作中获得提升!恭喜!
    • 驿马2013/09/24 11:54:40
    • 分享到:
  • 虽是迟来的祝贺,却也感觉十分温馨。谢谢宪姐,问好!

    回复

    • 道长5进士2013/09/23 12:54:31
    • 分享到:
  • 恭喜驿马入决!历经艰辛,终成正果,修炼中感悟人生,写作中获得提升!恭喜!
  • 回复
    • 起云1布衣2013/09/11 21:52:23
    • 分享到:
  • 我来评评这篇争议的文章.不是有评委拿它跟<岗>来比么.我认为这篇好很多.实话一开始看,我很不适应,有点粗俗了.可是有些男的私下,男人之间是说话比较粗的.主要是潦倒,潦倒的时候说话,行为都是.文章中心比较连贯,作者的文字功底不错.特别是后面会使得我看完,恩,深圳不断在进步,变化,文明.里面还是有很多希望的.让我忘记了它里面讲过的粗了.至于什么美感,我认为还好吧.作者是以那个身份出现的.
    • 驿马2013/09/14 14:42:16
    • 分享到:
  • 谢谢朋友。

    回复

  • 握手楼、偷窥,一楼几凤?——更吸引人的,似乎是评论中的热闹啊。
  •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最近来访
  • 驿马
  • (我名即我号)
  • 4举人
  • 3星
  • 2钻
  • 不会写东西,只会扯,原谅则个。
  • 不会写东西,只会扯,原谅则个。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7
  • 29400
  • 22
  • 10360
  • 《夜莺之歌》可名为“深圳爱情故事”,读来真有遗珠之美,作品完成度很高,语言、情节、人物、时代感均有一定的高度。塑造了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不一般的歌女,这个叫“赛沐贞”的女性或许会让人熟悉起来。又巧妙借用了早期流行歌坛的历史为蓝本,将人的遭遇跟时代结合起来,虽然不是大江大河式,却将个人在时代进程中的际遇与生活呈现出来。文字优美,韵味很浓,有部分情景描绘得真是精彩。

    微微尘夜莺之歌

    2019/9/20 15:13:07
  • 文有点散,又有点收。散在点到为止,收在容纳百态。不管是招聘还是报刊亭不卖报纸,这是时态的转变,特别生活,许多细微的东西日常化便熟视无睹,经过作者的记录被激发出来,引起读者共鸣。

    别看了招聘记

    2019/9/19 16:17:22
  • 看到黄老师这篇文章,暗搓搓地想,自己是属于圈外人?还是圈内人?是不爱互动型?好象都不是,就是觉得邻家是娘家人,自己写了点东西,赶紧献宝似地给娘家人献出来,不互动,一是确实有点忙,二是真的跟这个圈子里的作家和评委都不熟,我可以随心所欲写,但真的不敢评,因为好多作家水平都很高,我只暗暗学习,特别喜欢黄老师的点评和鼓励,邻家有你,真好。

    欧阳静茹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9 16:15:45
  • 一首小诗,洋洋洒洒着无数的思念与牵挂,还有字里行间的感触万千和欲说还羞的近乡情怯。寂静的路上,杂乱的并不是气流,而是这位南粤小丫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思。我也读出了这样的画面:空座和安静的作者之间,少了酒杯和明月,多了渴望和惆怅。远去的岁月看似无情,但是有没有发现,正因为时间一直流向未来,那些往事才弥足珍贵?而珍惜是一种能力。学会这种能力,心里若空了,随时用爱和阳光填满;而即便再重的过往,心也盛得下。

    雪候鸟归途

    2019/9/19 10:37:19
  • 记得我在一首《台风》的诗里写过,形容台风如烈性伏特加,但却没有喝过,也不敢尝试,实在不胜酒力。看到这篇,似乎浮现出作者的豪爽面庞,颇有古代侠女风范,大有于山巅雪夜,侠士们推杯换盏,豪迈之气呼之欲出。其实,品酒更见人品,更见性格品德,这是酒能唤醒人最初的本真,所有的隐藏将被褪去,留下的就是人的真性情。而以茶兑酒,更是君子侠士的结合体,似乎颇得人心,能解醉意,更能沁心。

    江飞泉微醺伏特加

    2019/9/19 10:24:19
  • 四种人,四个人生,修理工,菜农,清洁工,小旅店老板,扮演的都是普通的角色,甚至无足重轻,对于深圳这个庞然大机器,这些零件卑微到尘埃。然而,不容忽视的,对于每个个体,每个家庭,他们又是如此重要,他们承担着一个家庭的生计命脉,也扮演着自己立命于这座城的价值。他们纵使是小螺丝钉,又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苦痛与命运的归宿。这些小人物没有必然联系,却向我们提供了一个都市应有的温度和包容。

    江飞泉四种深圳

    2019/9/19 0:27:43
  • 著名作家刘庆邦说,�每个写作者无不希望通过作品作用于人的精神,使人性更善良,心灵更纯洁,灵魂更高尚,社会更美好。我喜欢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它能带给我温暖和感动。那对清洁工夫妇,时隔多年,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们黝黑的面容和纯朴的笑容。凡人善举,正是这些普通而平凡的人,他们的举动给人温暖,令人感动。我喜欢记录生活中的每一个美好瞬间,记录生命里的每一次感动,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生活中的真诚、善良与美好。

    郁小尘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9/18 22:18:17
  • 往前追溯十几年,或者更久,凉帽是很常见的物件,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凉帽慢慢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了用于缅怀的追忆,甚至连凉帽的制作、编造,都面临着消失的危险。或许,再过许多年,我们的后辈就看不到凉帽了。想想这些,就特别的惋惜,遗憾这些民间财富的消亡。在这样的思想下,写下关于凉帽的诗句,用文字的方式来延续凉帽的存在,这也许是文字存在的又一意义,记录、再现,让我们通过文字看到那些即将流逝的事物。

    橙橙长歌与乡愁

    2019/9/18 19:28:07
  • 在五湖四海普通百姓的理解中,到深圳打工,大体印象便是进工厂,干流水拉,毕竟一家普通工厂上万人,流水线工人占比80%左右。有的工人在同一家工厂同一个车间,同一条拉线同一个工位,干同一类似产品,可以无怨无悔奉献一二十年青春。酸甜苦辣个中滋味,都不能懈怠勤劳的双手,过得简单知足。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8 17:09:55
  • 在邻家,长篇有长篇的精彩,短文有短文的嚼头。就像这篇千字文当中的“售票小哥”和“我”那般,虽说身处底层社会,却不失至真至善的人性亮点以及“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追梦态度。说句实话,这类文章阅读起来,因为字数不是很多,视觉上不感到累;由于内容颇为励志,更能触动心里的那根弦。

    黄元罗深圳公交的售票小哥

    2019/9/17 17:15:53
  • 非常感谢元罗老师对邻家社区文学的关注与厚爱,同时也非常感谢你对老大姐的厚爱。正因为你心中有大爱,你对文学的爱,对邻家社区文学的爱。所以,文友们一直在猜测,元罗老师是不是商人?在邻家投资这么火热?许多的文章都有会收到你1000币的打欣赏,心情好,作者的文章写得好,还会收到你的饭盒一个。临近大赛即将进止稿时,我发了一篇文章上来,同样受到几个不认识的文友和我熟悉的打赏,半天之内文章进入推荐。

    春风妙语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4:56:41
  • 凉帽是岭南客家的文化符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深圳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题材的诗歌不太容易写,写得太正,容易给人端住的感觉,显得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不太容易体现出个人的情感体验。《竹篾翻飞》不太像主流写作,读起来没有讴歌的意味,多的是寄情于物,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写凉帽制作的过程,寄寓了作者和凉帽制作者的情感、愿景,可观、可感。第二首《长歌与乡愁》则主要写情感,这种题材就比较多了,第一首更显得灵动传神。

    溪有源长歌与乡愁

    2019/9/17 13:14:24
  • 我已经担任过两次初选评委,就我所知,大多数初选评委都特别希望读到人新、文新、耳目一新的作品,我们总是把更多精力放在选拔更多新人作品中,对于老面孔的熟人则更多了一分挑剔和高要求。比如这届里笑笑书生和水去先生的作品,我都是一眼就看上,但再三读之却觉得并未突破他们从前的水平,那就不如把机会让给更多新人去崭露头角吧。这一届少了很多熟面孔令我很惆怅,我们这个圈子好不容易形成,大家要报团取暖,不要轻易离开。

    陈彻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3:08:08
  • 梦晴的这篇《姐弟仨的深圳路》,仔细读毕。该非虚构没有宏大的事件,有的只是来深圳打拼的一家人的真实记录,既说明了来深圳的原因,也讲明了在深圳讨生活的不易,既写了姐姐的成功,也写了弟弟的失败,还写了自已打工的艰难困苦的历程,不避讳,不夸大,原计原味原生态!是不可多得的小人物的奋斗史的真实写照!深圳的一砖一瓦,深圳的高楼大厦,深圳的辉煌腾飞,无不凝聚了类似梦晴这一家的千干万万个来深建设者的心血和汗水!!

    方华吉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

    2019/9/17 11:01:16
  • 对第二则故事感兴趣,并点赞。结果有点出乎意料,但也说明了一个真相:世间只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人性的复杂可见一斑。当你风华正茂,风光无限时,一切都是美好的;当你跌落云端、满身负累时,一切美好都消失了。这是精致利益主义者的观念,也是对他们无情的鞭笞。昨天看到一个故事类似于此,一个“下嫁”给窝囊丈夫的精致女性,在得癌症时,得到她平时不待见的丈夫及夫家的兄弟姐妹精心照料

    江飞泉我和她(外一章)

    2019/9/17 9:54:1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