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地砖头
  • 点击:2403评论:242016/05/10 10:04

1984年,我家买了一台14吋的黑白电视,轰动全村。

每天,天一擦黑,来我家看电视的人络绎不绝。有大人,更多的是小孩。

由于人多,屋里挤不下,父亲就把电视搬到院里。

来得早的,去屋里拉条凳子;来晚的只好站在后面,时间稍长一点,双腿发酸,找几块砖头垫在屁股下。

第二天清早,父亲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清理院里散落的一地砖头。开始的时候,父亲乐此不疲,时间长了,有些烦。

烦归烦,父亲照例每天晚上把电视搬到院里,偶尔,拿出香烟给男人们散。

不知何时,来我家看电视的人越来越少了。后来,竟连一个人也没有。

父亲有些伤感,又有些高兴。因为,村里越来越多的人买了电视。电视已不再是个稀罕物件了。

二十多年后,父亲和母亲坐在吹着电扇的房间,看着大屏幕的高清彩电,觉得没意思透了。

父亲突发奇想,并立即行动:和母亲一起把电视抬到院里,声音调的高高的,仿佛想要全村人听见。

父亲搬出家中所有的凳子,并和母亲把去年刚买的沙发抬到院里。

满怀希望地等了很久,一个人影也没有。

陪伴他们的,是满天星光。


  • 1
这是VIP作品,后续内容需打赏才可继续阅读!

您只需点赞10元,即享月度会员,30天内免费阅读全网作品。

  • 关键词:520微咖大赛一地砖头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5-28
  • 林健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5-10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5-10
  • 默然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5-1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梦蝶4举人2016/05/27 21:49:12
    • 分享到:
  • 文字里不着痕迹地描写了孤独的村庄,留守的空巢老人。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推进,留在农村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向往城市的人越来越多。当年老的父母变得不再健壮,接踵而来的各种空虚,寂寞,天伦之乐无处寄。年老的父母本来可以享受悠闲自在的生活,他们欲眼望穿的共享天伦之乐为何愈来愈远?他们的天伦之乐会被子女的成功和自豪感所取代。跟孩子以前住的房子变大了,也变空了。可老人对家的依恋也愈来愈深,在等待子女们常回家看看
    • 石渔2016/05/29 17:33:39
    • 分享到:
  • 感谢梦蝶老师精彩评论及送来的板栗!

    回复

    • 林健4举人2016/05/10 20:17:39
    • 分享到:
  • 又见石渔老师作品,感到特别亲切,因为在老师的作品里看到的多是温暖的故乡,温馨的人情以及淳朴的乡土气息。在乡村,1984年的黑白电视机还真的是稀罕物,它给精神饥渴的村民带来了娱乐的同时,也带来了开眼看世界的好机会。于是,那夜里的一地砖头就显得意义深远了。然而,二十年之后,人们富裕了,劳力外出了,农村再度寂寞了。所以父亲即使再怀念那曾经有过的一地砖头,也盼不来了。读完此篇,心情有点儿沉啊……
  • 赞同林老师的说法,此篇值得推荐!
    • 石渔2016/05/29 17:34:04
    • 分享到:
  • 感谢老师推荐!

    回复

    • 默然4举人2016/05/10 12:25:47
    • 分享到:
  • 题好一半文,这话不假。目及〈一地砖头〉,立马想起刘振云的〈一地鸡毛〉,挤点时间也要接着读下去。母亲河贯通河南大地,古老的土地上总出好东西。作者的〈一地砖头〉,由父亲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的黑白电视机切入,又以二十多年后父亲的大屏幕高清彩电收笔,表相上描写的是宽厚朴实热情洋溢的父亲,描写他围绕电视机的满足和失落感,实则从一个侧面反映改革开放以来农村日新月异的变化,妙!
    • 石渔2016/05/10 16:36:32
    • 分享到:
  • 宋老师的点评非常精彩!多谢!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6/05/10 10:27:43
    • 分享到:
  • 1984年,我家买了一台14吋的黑白电视。这还得了,乡亲们估计饭没还吃饱就开始上门占位置了吧。父亲有爱心,心里装着乡亲们,舍得把电视机搬到院里,与乡亲们共同分享时代的进步!微咖当中嵌入的砖头之说,体现出父亲的无私,——电视供给同村的村民看,还要帮忙收拾他们看电视时在院里散落的一地砖头。然而有一种惆怅叫多年后,父亲想要找人来家看电视,甚至搬出大屏幕的高清彩电还有刚买的沙发,也没见有人前来。
  • 《一地砖头》,有多种语境。1.时代进步了,再也回不到从前。有一种美好,只能珍藏。2.生活进步了,走向高科技了,人也变得孤独了。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小圈子里,不肯扎堆了。3.谁来陪伴渐感孤独的父母,儿女们?
  • 另,发现微咖中有一句,偶尔,拿出香烟给男人们散。(这一句话,可妥?)(散字,不妥吧。)
  • 用“散”字,妥妥的,很生活化,也很生动。春丽是个女孩子,所以,没见过散烟的场景。
    • 石渔2016/05/10 16:40:20
    • 分享到:
  • 感谢春丽的精彩解读及点评!散烟的“散”字读四声。同时感谢憨憨老师的解读。
  • 在邻家,我是所有的评论、微咖都看的。自然也看到了以上的两条回复。我现在知道了,散字没有用错,是我自己孤漏寡闻啦!闹了个笑话,抱歉!
    • 石渔2016/05/11 18:46:58
    • 分享到:
  • 你想多啦。看到问题及时指出才是真朋友。
  • @春丽:估计你也是用拼音打字的吧,孤陋寡闻。散烟,在俺河南就是给人们发烟的意思。等你和芒果等来东莞了,俺给你散糖吃哈。

    回复

    • 红月亮5进士2016/05/29 20:09:11
    • 分享到:
  • 看完《一地砖头》思绪万千,记得小时候,俺家也是村子里最早买了一台14英寸黑白电视的,记忆犹新的是电视剧《西游记》的播出,村子里的人很早就来占位置,父母亲总是提前将电视搬出来,院子打扫很干净,农村时常停电,父亲还专门买了备用的电瓶。几十人聚集在一起看电视,异常热闹,和如今每户人家,一家几口在客厅看的的高清超薄电视,带来的氛围绝对不同。另一方面也说明如今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人们为了生活出门打工,留下家
  • 中孤寂的父母,这也是时代发展的趋势吧,出门打工,挣钱养家,在家挣钱没有在外面的收入高啊。老乡的文很接地气,拜读学习!

    回复

  • 很喜欢这篇作品,因为它真实地讲述了一个时代的变迁,因而感同身受。
    • 石渔2016/05/29 17:34:50
    • 分享到:
  • 感谢老师对小文的喜爱。问好!

    回复

  • 这正是我经历过的年代,在没有电视的年代,村子里偶尔有一场电影,有一场皮影戏,或一场耍猴……就是全村人的节日,人山人海,呼朋引伴。当黑白电视出现的时候,那一些就悄然退场了。夏天正值暑假,有电视的人家早早就把电视搬到屋外头,孩子们总是第一批观众。后面大人为寻孩子也加入到观众行列。乡邻乡亲的关系近了,孩子们不打群架了。文明的乡村从有黑白电视开始吧!
    • 石渔2016/05/29 17:35:36
    • 分享到:
  • 感谢老师佳评!祝福你!

    回复

    • 砌步者3秀才2016/05/25 11:14:21
    • 分享到:
  • 就这个标题,俺得给投上一票。
    • 石渔2016/05/29 17:35:53
    • 分享到:
  • 感谢老师投票支持!

    回复

    • 石渔3秀才2016/05/10 16:47:01
    • 分享到:
  • 感谢百年湄窖打赏鼓励!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2钻
  • 玉在山而草木润
  • 玉在山而草木润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8
  • 25362
  • 40
  • 3770
  • 荣荣的文字如她的为人一样朴实无华,虽然没有风花雪月的浪漫,也没有洋洋洒洒的华丽词藻,但却平实、热情、不做作,读来让人温暖、踏实,这也是许多人喜欢她和她文字的原因。这首歌词立意清新,朗朗上口,既写出了深圳的变化,又写出了拓荒牛的艰苦奋斗、理想和情怀。读来,让人不由自主地回味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峥嵘岁月,对于亲历这一段岁月的人,会有许许多多的感想和共鸣。

    梦晴【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18 10:52:11
  • 深圳今日的辉煌,离不开数以万计的“拓荒牛”。窃以为,本文中的“拓荒牛”至少有两层含义:一是,改革开放后,深圳的首批耕耘者,他们的拓荒造就了深圳的幸福满仓;二是,他们的举止实在是牛,短短数十载,即让深圳由名不见经传的小渔村华丽转身为国际化大都市!深圳拓荒牛伟大,用文字将他们的丰功伟绩固化下来的荣姐亦值得点赞哦。

    黄元罗【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18 9:12:16
  • 《陪父亲洗澡》的标题吸引我读完文章,作者详细描述了为什么陪父亲洗澡,也道出了儿子在外有自己的工作家庭。一个军旅生涯的老父亲近90岁,发白耳背眼失明,作为儿女该做些什么?幸好作者意识到孝敬父亲,为儿女做表率。我们都会老,也希望自己心儿孙们孝顺。如果作者再注意细节描述会更感人。

    春风妙语陪父亲洗澡

    2018/4/17 16:09:29
  • 乌鸦反哺,羔羊跪乳,动物即有的本能也。动物的本能,在《陪父亲洗澡》的文笔中再现,虽然迟到的再现虽然显得羞羞恬恬,甚至多有愧疚甚或不自然。然,正因这种羞恬这种愧疚不自然,更见其真其诚。都说,散文的价值就在写真,就在依托写真的抒发情怀,读过《陪父亲洗澡》,我信。《陪父亲洗澡》,记叙文体,文笔恬淡,描摹细腻;抒发情怀真切,没有矫情刻意都真情实感。或许,真情实感最具穿透力。喜欢,点赞

    默然陪父亲洗澡

    2018/4/17 15:11:21
  • 《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犹如刘恒《白涡》的味道呢。《白涡》写职场的情,写高知的情感旋涡;《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写游弋社会底层懦夫的情,写醉生梦死的纠结。情色或色情,人类生活的一部分,重要的部分,仅次于食罢。情色或色情并非就黄色吧?或许伴着真伴着永恒。“雪阳”,折分开,或许都教人赏心悦目,各自的自然属性都有可欣可赏的成分也;码在一起呢?或许就排斥,就难免矛盾。欣赏并点赞美文。

    默然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

    2018/4/17 8:29:27
  • 恭喜李玉获得周冠。一早就读了,一直没评论。微信上与李玉有聊,以这样的文笔,差不多赶上香港财经小说的水准了,畅销已经不是问题。譬如本篇开头部分,读来就有行云流水的感觉。可是读到最后呢,还真就是个亲历或亲耳听说的故事,作者如实照写出来了。想象呢?文学的虚构呢?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东西呢?欠奉!这就是我有点不甘心的地方,吐槽出来,砥砺下一篇。

    因特虎老亨红玫瑰酒店

    2018/4/16 15:41:10
  • 99年出生的小女生,实际上是00后,才将高中毕业吧,文学上已经是山清水秀了,在400多人的邻家线上文弹中,不疾不徐,娓娓道来,令多少深圳文学江湖上的老炮人物刮目啧啧。是的,龙思韵:90后写作形散而神不散,她的讲谈实录,就是这个了。

    因特虎老亨龙思韵:90后写作形散而神不散

    2018/4/16 14:41:54
  • 首篇同题征文《深圳奋斗谣》以“深圳速度”在邻家文学社区贴出。该首诗词或者说是歌曲让我们从中读到了“凤凰传奇”的动感与欢快。其实,深圳就犹如凤凰涅槃,她仅用不到四十年的光阴即走完了国内绝大多数城市花上数千载还未走完的路!本次同题征文大赛在赛事期间又会演绎怎样的精彩?又将带来哪些高潮?颇为期待!

    黄元罗同题之:深圳奋斗者之谣

    2018/4/16 8:18:07
  • 龙华河道上的遐想,打工簇的拳拳之心,昭然若揭,细腻实诚。外来打工簇,把不是母亲河视为母亲河,对一方水土美化的思考,既见责任心使命感,也显南国改革开放窗口的向心吸引力,给人感动。倘若国人都如作者般主人公的情怀,倘若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每一方土都如深圳般的向心力,青山绿水国强民乐的梦焉不早圆?小小地球村,大家都邻里,都如邻家文坛就这么大一片天,关注共同的空间关爱共享的青山绿水,生活更美好。

    默然龙华河道上的遐想

    2018/4/15 11:25:16
  • 这篇儿童文学写得好,人心的贪婪,给我们的世界造成很大的改变,李麦镇作为精神的故乡,离我们渐行渐远。当我们淳朴不再,欲望膨胀,我们的世界注定也是一片狼藉!放牛娃变成采石场老板,这难道是我们每个人的期待?!坚硬的三块石头是隐喻,在摧枯拉朽的变革面前,我们一些好的传统能不能坚如磐石?!

    昆阳森林李麦镇的石头

    2018/4/14 6:55:43
  • 悲观者认为,婚姻犹如坟墓,双脚一踏进去,自由立马就被埋葬!所以,文章中的男主人公“超”新婚不久,即想恢复自由身,并另寻新欢;乐观者认为,婚姻好比分享,融入其中,其乐无穷!所以,文章中的男主人公“超”在想到儿子时,那种幸福的心情是无法用任何语言来表达的。故事挺现实,也颇有警醒味,拜读了。

    黄元罗超度

    2018/4/13 9:36:43
  • 作者用娴熟的文字,轻松的语调,将多视角经历,娓娓道来,像女人缝棉衣,不紧不慢,功力毕现。非虚构不好写,不像小说,可以用各种技巧拔高主题。作者一直在暗处操控火候,加料加食材,到最后用那句——“因为我实在没法享受这种交易而来的感情,而且哪怕一天”,露出自己的真容,多情但有底线。这让我想起王顺建的《我有一个岛》,生活哪怕再杂碎,心中总有美好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笑谈一生江湖夜雨

    2018/4/12 20:23:12
  • 文章有点长,还是安静地看完了。抛开情节不说,文中充斥的腹黑学、关系学,简直就是现代版官场现形记,个人奋斗在某些宿命角力面前不值一提,但又不得不说,个人奋斗的重要性,尽管它是妥协的、平衡的、舍弃的、现实主义的。现在社会早已不是以前的理想主义时代,社会趋势演变加剧了人性的悲剧化,因无从选择,你所处的环境必然会造就你。地狱即人心,人心即地狱,这种隐喻看似无奈,却是真实,真实得宛若真理,真实得触目惊心。

    江飞泉你是你的地狱

    2018/4/12 15:04:52
  • 小说描写了一个厂区内的三块石头因为小贼的侵入厂房倒塌之后重回家乡的故事,李麦镇是一种精神家园的象征,三块石头和少年的情谊是一种单纯美好珍贵的情感,但随着岁月的变迁,这种情感终不复存在。也如同白獒对厂房主的情感,也从忠心耿耿到不得不的伤心绝望。人性的黑暗显露无疑,悲伤的情绪充斥了小说,不过光明也始终与黑暗同在,如三块石头之间的小伙伴情谊,三块石头和白獒的友情,他们最终共同流浪,以美好与坚硬面对现实。

    春风妙语李麦镇的石头

    2018/4/11 9:49:21
  • 很是赞同笑笑书生在该篇文章中所提及的“文学即游戏”这一说法。在我看来,写作本是件“随性”的中性词,而非“功利”的贬义词,甚或是“高尚”的褒义词。曾记得晚清时期,有位叫“黄遵宪”的本家说过:我手写我口,古岂能拘牵。写作本身就是一件纯粹的趣事儿,又何必要与济民的旷世胸怀搅和在一起呢?

    黄元罗致敬大师:玩一个叫文学的游戏

    2018/4/11 9:37:2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