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旧时光的倒影
  • [125] [17]


1

八岁那年,去学堂报到时,故乡的名字开始镌刻在我的记忆里。八岁之前,对于故乡的认识,还是一片模糊一片空白。

那个阳光满怀的日子,父亲牵着我来到学堂。我好奇而又陌生地重新打量着这里的一切。黄狗绕着我转了几圈,兀自撒欢去了。我一下就记住了学校的名字:水庄小学。几天下来,这几个字我已经能写得像我自己的名字一样漂亮。水庄就是故乡的名字。我知道了它的名字,就像我第一次听见别人喊我名字一样。那是如此的亲切。我的练习本上每次都是先写出水庄,再写出自己的名字。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我与水庄紧紧相连。

水庄,是一个充满诗意的名字。水庄,字面上读来,仿佛是水一样的村庄。闭上双眼,落雨时节,故乡雨水弥漫的日子,我跟一帮孩子们在雨水中嬉戏追逐的场景便浮现在我脑海里。时光如水一般流逝。站在如水泊一般的时光面前,我看见的是故乡模糊的倒影。静静地蹲下,把一颗石头投入时光的水流之中,记忆的涟漪缓缓荡漾开来。

水庄在吉安泰和下属的一个村子里。方言是故乡无形的血脉。在异乡,听到熟悉的乡音,顿生亲切之感,仿佛看到了故乡的身影。故乡,像一个安静的长者,方言是他固有的声音,水庄是他独有的名字,他的面容在时光的洪流里,也慢慢沾满褶皱。

2

那个雨水弥漫的清晨,十八岁,刚刚中专毕业的我带着刚刚拿到手的身份证,提着行李,踏上了远行的路。临行前,父亲从镇上给我买了个鳄鱼牌单间男士挂包,很是时尚。我带着写有水庄的那张身份的名片,行走他乡。我把身份证放进裤兜里,随身携带着,仿佛装着整个故乡。在异乡的夜里,我把身份证掏出来,放在手掌心,看着月光映射下的水庄二字,仿佛就看到了故乡的身影。身份证,它时刻提醒着我的出生地在哪里。

在喧嚣而又拥挤的火车上呆了一夜,我来到了深圳。我拿着简历在烈日下奔波。穿过一条条众横交错的陌生的大马路。路上,汽车飞驰,车流拥堵。暗夜里,我在马路边的出租屋躺下,仿佛听到这些马路喘息的声音。我想起了水庄那一条条路,它们如此的轻柔,带着泥土的气息。而拥堵的马路,急切,喧嚣,隐藏着某种不可预知的灾难。故乡路旁的树弥漫着春天的气息,树叶在轻柔的风中飘舞,树东一棵,西一棵,有的长在门前,有的生在井水边。它们随遇而安着。而这里的树,整齐划一的姿势,仿佛带着某种不容反抗的指令生长着,它们被永远地禁锢在这里。一只鸟携带着生长发芽的种子,落入泥土之中的种子骨子里流淌着鸟儿飞翔的自由。来自远方森林的树,带着漂泊的气息。看着那一棵棵整齐划一的树,我仿佛看见了自己未来的命运。

在这的第一个晚上,在梦里我梦见自己走在这里的每一条路上,不停的奔跑,却始终找不到回家路。暗夜里,屋外响声急促的敲门声。我们慌张地打开门,查暂住证的治安人员一边把灯光晃在我们脸上,一边叫嚣着让我们把证件拿出来。我瑟缩着掏出身份证和暂住证,凶神恶煞的治安人员扫了一眼身份证,继而看了我一眼就出去了。短暂的喧嚣之后,屋子变得愈加安静起来。昏黄的灯光下,静静地看着身份证,像是看到了水庄,心底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忧伤。

这里的阳光炙热,整天,我怀揣着简历奔跑在工业区尘土飞扬的小路上,工作却毫无着落,心里满是疲惫和忧伤。一个星期后,我满怀期待地去一个电子厂应聘。

来到电子厂,高高的大大门紧紧地关着,一保安探出脑袋警惕的询问起我。我和善地解释着是来应聘的,并掏出了那张写有水庄的身份证,他接过我手中的身份证,原本僵硬目无表情的脸忽然灿烂起来,笑着对我说,我们是老乡呢。我也是泰和水庄的。为了验证一下,他忽然来了几句家乡话。站立在厂门外的我听了,心里一阵温暖。这个当保安的老乡迅速放我进去了。我有些忐忑地往办公室大门口走去。走到楼梯口时,一条狼狗忽然窜出来,咬住了我的裤脚。我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得大叫起来。保安老乡闻声赶来,立刻把狗赶走了。我挽起裤脚,发现一条印痕出现在小腿肚,一丝从鲜血从皮肤深处溢出来。老乡帮我简单地处理了一下,我就匆忙上楼去面试了。那次面试无果而终,但老乡帮我争取到了三百块钱的医药费。我把这些钱用来打狂犬疫苗。

深夜,我躺在阴暗潮湿的出租屋内,轻轻触摸着腿部被咬伤的地方,脑海里不由想起几百里之外的母亲,想起家里的黄狗。每次我从百里之外的学校归来,黄狗总是一脸亲昵地围着我打转,像是许久未见的朋友。

弹尽粮绝之时,我去了深圳坪地一家风扇制造厂。风扇厂弥漫着浓重的胶水味,在车间里坐上一天,我感到一种难以忍受的压抑和窒息感。我们从早上八点一直加班到深夜11点。宿舍里放着7架铁架床,住着十四个人,显得拥挤而紊乱,发霉的袜子,沾染着个人隐秘气息的内裤肆无忌惮地暴露在众人的眼光里。十四个人,冲凉是一件很费时的事情。第一天深夜下班后,我回到宿舍,舍友们排在队在冲凉,我坐在床沿等着,来不及等到冲凉,我就沉沉地睡着了。在梦里,我梦见母亲,梦见自己躺在母亲晒好的弥漫着阳光气息的温暖的被窝里。等我醒来时,寝室里却空荡荡,几分钟后耳边响起刺耳的铃声,我迅速起床,往车间跑去。

日子变成了简单的三点一线,我仿佛掉进睡眠织成的网里,一躺下,浓重的睡意便迅速将我俘获。日子变得千篇一律枯燥无味,我站立在窗前,望着窗外的笔直的马路,仿佛看到了自己未来的命运,一眼就可以望到头。我渴望跌宕起伏的人生,即使摔跟头,我也青春无悔。透过锈迹斑斑的宿舍窗,一张张铁丝网横在眼前。往楼下望去,能看见每层楼中间都被一张铁丝网给结实的网起来。这里曾经有员工跳楼。闭上双眼,我仿佛看见一个人从高处迅速坠落,紧接着啪的一声,一个年轻的生命戛然而止。飞翔的姿势,隐喻着自由,却最终以死亡作为最后的告白。在巨大的惊慌里,工厂的管理人员为防止员工跳楼,于是织下了这样一道层层密集的天网。我闭上眼,一张张无形的网却迅速罩在身上。车间、食堂、宿舍,三点一线形成的无形绳索,在时间的层层勒紧下,挂在颈部,我们几乎处于窒息的境地。

在风扇厂呆了一个星期,一天,我正在上班,车间的广播忽然在呼叫我的名字,通知我去车间办公室接电话。我的心跳忽然加速起来,适才做错了一道工序,被组长批了一顿。他们会不会把我炒掉?我心底忐忑着。到办公室,一个文员递给我电话。电话里传来匡正的声音,匡正说,坪山的一个学校让我明天去上班。我听了,连声说好。压抑住内心的兴奋,我缓缓走出了办公室。独自一人躲到厕所,在气味难忍的厕所里,想起出来的经历,我禁不住眼眶湿润起来。

虽然是中专师范生,但坪山的这个学校却接纳了我。从教导处陈绪钦主任眼里,我看到的是他信任和鼓励的眼光。我始终记得去面试那天,我把自己背井离乡来深圳找工作的苦和乐,十分真诚地向他讲述了一遍。他像一位老大哥一样静静地听我倾诉着。或许是我的真诚打动了他,抑或是他从我的经历里,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慢慢地,我开始习惯这里的一切。我习惯了一个人走在热闹而忙碌的上班路上,我习惯了路的沉默不语,习惯了一个人散步,习惯一个人待在出租房。一路走来,我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我在这里已经生活得十分的洒脱。

一分耕耘一份收获,经过多年的辛苦打拼,我终于在深圳扎下跟来,拥有了一份体面而安稳的工作,也拥有了一个温馨的家庭。

在都市生活了那些年,我在这里得到了很多,可是我总觉得有些东西它给不了。

3

十多年后,当我回到故乡水庄,水庄已经面目全非。

当我踏上水庄的路时,我就能听到路在颤抖,这是多年未见的老友的激动。家里那条老黄狗仿佛早早闻到了我的气息,陪着父亲蹲坐在村口的大树下,痴痴地朝路口张望着。当我的车一出现,它立刻直奔而来,绕着我的车不停地欢叫,父亲满是皱纹的脸上堆满的是笑容。老黄狗两只前腿搭在车身上,眼里仿佛满是泪花。常年漂泊在外,我的气息,它仿佛依旧那么熟悉。老黄狗真的老了,没有了十年前的活泼好动。

一踏进家门,父亲就向我诉说着这些年水庄的变化。父亲委屈地说,水庄已经不叫水庄,我望见门牌上的确已经不是曾经的名字了。父亲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他向我倾诉着,身份证上写了一辈子的水庄,如今却要换名了。我看了看父亲,仿佛换掉的是他的名字。一旁的老黄狗无法抑制自己的激动,总是蹭到我身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用手轻抚它的头,老黄狗慢慢安静下来。我用心安慰父亲,名换了,水庄还是水庄。是啊,无论故乡变成什么模样,我内心深处的水庄却丝毫未变。我望着站立于门前的父亲,晚风吹乱了他鬓边的白发,他浑浊的双眼一点点黯淡下去,他微弓的身躯仿佛是在像无情的岁月俯首称臣。

父亲说要带我出去走走。父亲微弓着背,缓缓前行着,晚风吹来,他偶尔干咳几声,胸口剧烈地起伏着。父亲依然像从前一样和我并排的走着,不过他没有像八岁那年一样牵起我的手,而是把两手一会搭在了背后托着背,似乎害怕背随时会掉下来。我紧跟着父亲的步伐,时而扶父亲一把。风吹起了老黄狗的毛发,露出它形销骨立的身躯。

整个村庄静悄悄地,风带着我的问候穿遍整个村庄,得到的回应是风呼啸的声音。风仿佛在呜咽哭泣。偶尔有几个留守的老人碰见父亲,会热情地打招呼。一幢幢新房子矗立在村庄的泥土之上,远远望去,显得辉煌气派。往村庄深处走去,望着一扇扇紧闭的大门,才倍感村庄的寂寥与冷清。水庄的人都外出打工去了,年根才会回来。淡淡的夜色中,我仿佛听见故乡的沉沉的叹息声,为这一年四季长久的孤寂与苍凉。我们都是故乡的背叛者。

缓慢中,我们走到学校那条熟悉路上,路苍老了许多,坑坑洼洼的,路旁的树已经长得我都不认识了,旁边的荆棘丛依然自由自在的生长着,有的把手伸到了路面,旁边的水塘依然静静的守候在这里,那个挂钟已经长满了红红的皱纹。小学门口已经杂草丛生,模糊不清的校门慢慢的风化着,校园内杂草丛生,它们是否能够听到这里曾经的读书的声音。教室的墙体流出了一条条岁月的泪痕。父亲说,在村里读书的学生很少了,他们基本都去镇上的学校读书了,还有的很小就被外出打工的父母带出去了。

一路上,父亲不语,却慢慢陪着我走着,我慢慢感受着这里的一切。聆听风和故乡的絮絮低语,呼吸这里充满故乡味道的空气,感受这里每一棵树,每一只昆虫的歌唱。

  • 标签:深圳寻工故乡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sally 共计打赏23700邻家币
  • Simple 共计打赏15000邻家币
  • 范明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分享到:胡野秋评委2670积分2016/09/30 15:22:42

    这样干净地写散文,已经不多了,见多了浓妆艳抹的文字,所以这个“水庄”便活了起来,我们每个人都有个水庄,而且也都一点一点地老了,而且“老到连名字也丢了,”比如我的老家徽州。这样的散文承接了民国的散文之风,我喜欢。

    分享到:顾启淋2016/09/30 15:55:50

    感谢野秋老师的欣赏,谢谢野秋老师提名

      回复
  • 分享到:张樯评委1220积分2016/09/29 20:45:39

    应该说时间不会使记忆风化。一个怀揣理想的人走在时代的大潮中,总有风暴席卷,总有雷电闪击,每个穿行深圳的人都有一部自己的血泪史。而在时光的倒影中,唯有故乡是每个游子心中的天使。恍若一个面容姣好又心灵简约的女子是唯美的,如果这是故乡的风景,那么,过多的抒情会不断抹掉它的温暖,自信和自然的醇香。

    分享到:顾启淋2016/09/30 09:16:59

    谢谢 樯樯评委 感谢您的提名

      回复
  • 分享到:秦锦屏评委1380积分2016/09/28 10:02:01

    作者善于以笔“画境”。寥寥数语,一个乡村倒影便泼墨纸上。虽然是“旧时光”却是“新感觉”,物是人非了!小人儿在文本中“跟着老黄狗走”,作家在文本外“牵着人走”!这正是这篇文章高妙之处。它,在生活的节点上婉转抒情,映照了我们曾经共同的心灵“故乡”!

    分享到:顾启淋2016/09/29 11:31:46

    感谢秦主席提名,感谢

      回复
  • 分享到:唐兴林评委10890积分2016/09/22 13:56:44

    如果心是故乡放飞的一只鸽子,那我们温暖的窝一定是故乡。当初我们无论如何想要急切地离开故乡,无论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多美好的憧憬,也无论我们在繁华的大都市里多么的功成名就。故乡始终是我们心底一抹暖阳。这篇散发着淡淡忧伤、文字朴素真诚的散文,像一首舒缓的古筝曲,拨动了内心对故乡的思念之情。对故乡那份难以割舍的深情,在田间,在河畔,在街头,如勃勃涌起的春潮。心里也骤然响起了一首著名的音乐《故乡的原风景》。

    分享到:顾启淋2016/09/22 14:21:07

    是啊,我们都是故乡放飞的一只风筝。感谢兴林老师提名。谢谢

      回复
  • 分享到:郭建勋评委1650积分2016/09/20 10:40:25

    唱对台戏啊,那壁厢有个李双鱼《西乡河的倒影》,这壁厢又来了个《旧时光的倒影》,还都六字句的标题,有点味。“三杯桃李春风酒,一榻菰蒲夜雨船”,久客怀归,烟波江上乡愁烟起,这是中国文人的老桥段。但读《旧时光的倒影》仍是让老江湖的我读出了白云乡寮的浅喜和烟雨江南的浅愁,走的又是浅白平易的路线,淡淡融融的文字、遮遮掩掩的情思,淡疏的文人小品,有时候倒胜过金碧山水。

    分享到:顾启淋2016/09/20 10:47:07

    感谢建勋老师的提名,文字搭建了沟通的桥梁,您的欣赏让我感动,感谢,感谢

      回复
  • 分享到:范明评委880积分2016/09/19 16:50:30

    如果说比赛,小说和诗歌相比散文而言可能更占优势。然而深圳人特有的异乡人的情怀,是众多写作者永远说不完的话题。对故乡的眷恋,对父母的牵念,是异乡人的精神依托和前行的动力。此篇文笔优美,感情真挚,尤其在结尾提升到了一个情感高度,记忆里的故乡犹如父亲,活着活着就老了,随之而来的是挥之不去、无法挽回的悲伤。

    分享到:顾启淋2016/09/19 17:05:20

    感谢 范老师 感谢

      回复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老人
  • 布心社区 @徐东的东
  • 30
  • 8900
  • 1
  • 38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