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马
  • 点击:6838评论:172016/08/05 08:17


1.

隔老远石岩就听到了女人的声音。等等,她大喊一声:别锁门!

他吓了一跳。这声音就像一把破碎的玻璃。石岩回过头。女人抱着孩子冲过来,就像阵风,转眼间刮到他跟前,几乎和那个尖锐的声音同时抵达。他很少见女人抱个孩子还能跑这么快。

让我们坐一次……好吗?女人抱着小孩,断断续续地说话,眼睛盯住石岩手里的锁。她跑得太急,很难把气喘平。

不好,石岩瞥她一眼,麻利地给铁栅门上了锁。他喜欢听上锁的声音,吧哒一声,一天的工作和劳累就结束了。

女人把小孩放下,看着石岩,眼睛里流露出一种让人难以拒绝的恳求。石岩不习惯跟女人对视,脸红了一下,避开女人的目光,低头看着小孩。小孩大约三岁左右,路走得不是很稳,他步态蹒跚地走到那道铁栅门前。里面是石岩负责管理的木马场,圆形的顶棚像个蒙古包,里外两圈拉杆从棚顶垂下来,将花花绿绿的木马吊起。小孩两手扒着门,眼睛里就像长着两根线,死死拴在那些木马上面,不说话,只是用手摇门,似乎想把铁栅门摇开。

明天再来吧,石岩指指手腕,到点了。

帮帮忙,一次,女人说,就一次,行吗?

女人长得很好看,中等个,眉眼清秀,长发披散着很随意地挂在肩上,上身穿件藏青色长袖衬衫,下面是条淡蓝色牛仔裤。这是深圳的夏天,城市就像着了火,每个人都恨不得把皮扒下来,女人却长衣长裤。如此严实的装扮,火星来的吧?石岩想。不过的确是好看,尤其是两条腿,将牛仔裤绷出匀称饱满的曲线。石岩很喜欢这样的腿,瞬间就让他联想到一些脸红心跳的画面。他知道这么想不道德,但又忍不住去想。在他的审美意识中,他喜欢这样的女人。但喜欢归喜欢,喜欢也不能为她破例。他要下班。石岩又看了下表,说:我有事,马上得走。

其实什么事也没有,只是到了时间就想下班,条件反射似的,一秒钟都不想多呆。说公司就是家,那是扯淡,说这话的基本都是老板,他们希望员工吃出来的是草,挤出来的是牛奶。家个屁,站着说话不腰疼,这么大座城市,天价的房子,哪来的家?在石岩观念里,深圳和家从来都是两个毫无关联的名词,想都不敢往一块想。他的家远在千里之外。下班后回的地方,当然不是家,连狗窝都算不上,充其量就只是个住的地方。打工这些年,石岩感受最深的就是,深圳很大,住的地方很小。刚来深圳时,他在一家工厂做员工,住集体宿舍,八人一间,正好两桌麻将,天天像是住在菜市场里,那时候,他睡梦中经常充斥着八个人的声音和味道。尤其是早上的时间,光上厕所就得排半个小时队,有时憋急了,就只能拿个脸盆解决,完了倒掉,草草冲洗一下,照样拿来洗衣服洗脸。工厂的生活就像那些偷工减料的产品——草率,粗糙不堪。他就是在那家工厂和西丽搞上了对象。搞对象也相当草率,彼此看着顺眼,约出去吃个饭,逛个街,顺便找家便宜的小旅馆开个房间就搞上了。

有了女朋友,集体宿舍就没法住了,不方便。石岩换工作到了这家游乐场。从关外到关内,算是进了城,世界突然大起来。来这座城市好几年了,他头一回觉得自己名副其实地到了深圳,那些公园、绿地、摩天大楼、大型商场、市民广场,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当然,看了也没用,那些地方跟他一点关系没有。真正跟他有关系的,还是住的地方。他租的是个单间,每月租金是工资的四分之一,换来的面积只有十几平米,其实也就是个睡觉的地方,刚好摆张床,放了床后,走路得像螃蟹一样侧着,转身就碰到墙壁。即使是这样,在石岩看来,跟工厂的集体宿舍相比,已经是天壤之别,从八人混居到两人世界,简直就是脱贫致富奔小康。每周周末,西丽会来他的出租屋过夜。她总是先忙上一阵子,像个魔术师一样把被石岩弄乱的房间收拾成家的样子,然后冲凉,洗衣服,再然后就是上床,甜密的夜晚便开始了。

想到西丽,石岩裤裆里就激动得发热。这冲动来得早了点,今天不是周末。不是周末也不愿待在游乐场里,只要到了下班时间,他就觉得这个地方莫名地让人生厌。再坐一次,其实也就三五分钟的事。但就这三五分钟,石岩也不想浪费。跟她又不熟,凭什么。他绕开女人,往游乐场门口走,手里拎着钥匙,走出一串悉悉索索的声音。

女人追上来,挡在石岩面前。求你了,就一次,她说,我们从宝安过来的,来一趟不容易。

宝安?石岩脑海里瞬间闪现出几十个站台。他测量这座城市的距离,习惯用公交和地铁站计数,宝安到这里,有二十多个站,大部分在深南大道上,很远,来一趟的确是不容易。这年头大家都不容易。在深圳生活,谁他妈敢说容易?一年一小变,五年一大变,想把日子过成深圳的日子,你就得跟着它抽风般的节奏马不停蹄地奔跑,否则就被淘汰。能在这座城市里待下来的,都是打不死的小强。他听人说过,来深圳的人,不管你有没赚到钱,能在这座城市里坚强地待上十年八年,就算成功了。然而就算你混成了成功人士,你所拥有的每一分钱里,也都装着满满的辛酸。容易吗?不容易,深圳就是这样,谁也不比谁容易。不容易这三个字,让石岩妥协了。他转过身,走到门前,让女人把贴在铁栅门上的孩子抱开,他好开门。

女人把孩子挪到一边。石岩将钥匙插进锁孔,一扭,咣当一声,铁栅门应声而开。

去吧,石岩说。

谢谢,女人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很白,像电视里的牙膏广告。她笑起来的时候更好看。

女人抱着孩子坐上木马。石岩把电匣拉开。

两张票,他说,三十块。

女人递过一百,说:不用找了。

必须得找,石岩一脸的严肃。这话让他有点不悦。把我当什么人呢?还给小费。他可不是一个贪图小便宜的人。

石岩把票撕下一半,另一半和找回的零钱递到女人手里,转身回到控制箱前,按下启动开关。

2.

木马起起伏伏,吱吱呀呀地画起了圈,声音很刺耳。再刺耳石岩也得听,已经听了一年多,现在,即使这些木马不转,他耳朵里也会拥塞着同样的吱呀声。声音也是有惯性的,尤其是躁音,听久了,会如影随形走进你的生活。在游乐场工作,石岩得出了这个伟大结论,他很骄傲。上高中时数学老师说过:生命不息,思考不止。他做到了。只是游乐场不是个适合思考的地方,整天与木马和孩子打交道,除了无聊,还是无聊。但无论如何,比流水线要好多了。流水线上的工作,天天按部就班,与同样的产品打交道,就像是固定在传送带旁边的一具木乃尹,把日子过死了。在这里,每天能听到小孩的欢笑,虽然与他无关,但孩子们发自内心的欢乐,让他的日子又活过来了。每当按下开关,木马转动起来,孩子们欢欣鼓舞的笑脸会让石岩想到春天——鲜活,生机勃勃。

女人带来的这个孩子有点不同,石岩注意到了。小孩没有笑容,也没发出过声音,就像段木头,面无表情,呆坐在木马上面,脸上有种与年龄不相称的沉静。这样的小孩石岩从未见过。据他观察,坐在木马上的小孩,很少有不笑的。女人似乎也有点奇怪,望着远方时,眼神时不时会有些涣散和迷茫。母子俩同坐在一只木马上,孩子在前,女人在后。女人一手扳着马头,另一个手圈成半圆,小心翼翼地环着孩子,就像一只张开翅膀护着幼崽的雌鸟。棚顶上的彩灯闪闪烁烁,随着木马的转动,在地板上画出柔和的彩色光圈。这样的画面让石岩觉得温馨。晚点下班也值了。他是个容易满足的人。

木马转了一会,速度慢下来,缓缓走半圈,戛然而止。

到时间了?女人问。

到了,石岩点点头。

真快,女人下了木马,对小孩说,下来,我们走了。

小孩没说话。

下来下来,女人又说。

小孩还是没说话,小脸僵着,没有表情。表情都在两只手上了,他死死扳着马头,不肯下马。女人伸手抱了一下,不动,加大力气又拉一下,还是没动。小孩就像个骑手,俯身贴在木马背上,双手锁定马脖,顽强地保持着一个稳固的姿势。他丝毫也没有想要下来的意思。

女人叹口气,看着石岩,说:再坐一次好吗?

石岩点点头。既然开了门,一次也是坐,两次也是坐,无所谓了。他其实是个很随和的人,走到哪里都有不错的人缘。西丽能跟他在一起,大概也是因为这点。

想到西丽,石岩裤裆里又热了一下,最近那里总喜欢热,就像裤裆里隐藏着一座小火山,时不时爆发一下。是因为夏天的原因吗?他看了看眼前的女人,很好看的一张脸,腰以下的部位被牛仔裤撑出饱满圆润的曲线。他立马有了反应,脸突然就红了。他知道不应该,但又无法停止胡思乱想。

去吧,石岩对女人说。

谢谢,女人说,走几步,扭过头来又说:师傅,你是好人。

您这是骂我还是夸我?石岩说。

女人楞了一下。

好人我不敢当,石岩说,太贵了,当不起。

女人又楞了一下。

你也当不起,石岩说,在街上看到有老人倒地,你去扶下试试?

这下女人听明白了,捂住嘴,扑哧一声笑了起出。这一笑,让石岩觉得俩人之间的陌生感顿时少了很多。

女人再次回到木马上,还是那个充满母爱的姿势,一手扶住马头,一手环抱着前面的小孩。石岩又被温暖了一下。记忆中,他好像从来都没被母亲这么抱过。

姐,坐稳了,石岩说,开了啊。

不经意间,他对女人的称呼变成了姐。这种微妙的转变,让女人又是一笑。她点点头,看石岩一眼,又转过头,把注意力集中在小孩身上。

石岩走到控制箱前,准备启动木马,手刚碰到按键,身后突然“啊呀”一声。他吓了一跳,手停在按键上没往下按,回头一看,女人歪着身子从木马上滚下来。石岩赶紧跑过去将女人扶住。低头一看,就像变脸似的,她的五官拧成一团,那种清秀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夸张的表情。

没事吧?石岩问。

没事,有点头晕,女人说,可能是感冒了。

这可不像感冒,石岩心想,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哪有人能感冒成这样?这情况他在电视里见过,但也不敢胡乱猜测,他无法将那种事跟眼前的这个女人联系在一起,这长相,这身材,怎么看都像好人。

我送你去医院吧,石岩说。

不用,女人说,真没事。她的声音连同整个人都在颤抖。石岩抓紧她的手臂。她稍稍镇定了些。

谢谢,她从包里掏出纸巾,把脸擦了擦,拍拍衣服,将散到额前的头发拔到耳后,这样一来,这张脸好看了些,只是很苍白,就像大病一场。

我上个洗手间,马上回来,女人指指孩子,帮我看下。也不管石岩愿不愿意,撒腿就跑。

反了,石岩叫住她,指着另一个方向:公厕在那边。

女人掉转头,顺着石岩手指的方向又跑,脚底下飘飘忽忽,就像被摄走了魂想拼命去追回来似的。

就不怕我把小孩拐跑?石岩心想,才认识多久,就如此放心,这妈妈当得未免有点草率了。但他很欣慰,女人对他的信任,足以证明他长着一张让人放心的脸。就凭这份信任,也该好好帮她看着小孩。

  • 关键词:中篇小说
  • 分享到:
  • 姚志勇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11-09
  • 心灵拾贝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11-01
  • 秦锦屏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9-29
  • 秦锦屏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6-09-29
  • 胡野秋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6-09-29
  • 王威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6-09-21
  • 王威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9-19
  • 范明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9-18
  • 范明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6-09-18
  • 廖令鹏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6-09-12
  • 无香打赏100,共计100
  • 2016-09-09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6-09-07
  • 费新乾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6-09-07
  • 故里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09-05
  • 段作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6-08-06
  • 憨憨老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6-08-05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篇小说无疑是篇力作。卫鸦驾驭文字和构建情节的能力,可谓炉火纯青,所以整个故事读起来很流畅,伏笔、转折、高潮,起承转合,都很漂亮。难得的是有温暖的基调,人性的光辉在故事的反转中,照亮了普通的小人物。我始终认为文学的普世价值是审美,揭丑和审丑不是目的,只是手段和工具。文学可以写人性之恶,甚至将其推到极致,但这恶中还能开出人性之花,就像在灰烬中葆有火种,如果呈给读者的只是灰烬,文学的价值将大打折扣。
  • 卫鸦算是我比较熟悉的作者,沉得下心写作,近年作品不多,但一出手,就是精品。
  • 对文学作用的评论棒极了,受教。
  • 小费老师辛苦
  • 回复
  • 一个身体生理有些缺陷的孩子,就在这么不经意之间闯进了石岩的生活,就像是一个木马病毒注入了他的生活系统并把它全部打乱了。为了这个从天而降的孩子,石岩带着他,走进了一种全新的生活中。全文始终贯穿着一种向善的力量,彰显着人性的良善之美。哪怕是那个吸毒的妈妈,在半年戒掉毒瘾后,也来到了当时与孩子的分离之地寻找。故事的线索很清晰,透过这些走马灯似的场景,让人领略了大半个深圳及窥视了深圳的生活。读后获益匪浅!
  • 谢谢阅读
  • 回复
  • 卫鸦这篇小说最可贵是生活气息浓郁,写得清新灵巧,作者站在精神的制高点上,为当下疲软失德的社会注入一抹暖意。在宁静从容的文章里隐藏着一种通透的生命哲学,那是对人性的观察彻底,从真实出发抵达了一种唯美的超越境界。
  • 谢屏屏老师抬爱:)
  • 回复
    • 王威评委2680积分 2016/09/19
    • 分享到:
  • 我们已经从各路媒体听到太多版本关于人性的诡诈、欺骗的故事,而《木马》却带给读者暖暖的希望。一个处在社会底层的恋爱中的青年未婚男人,竟然会收留一个患病的弃儿。文中的石岩,如果是个真实存在,这故事一定是感天动地。即使是小说虚构,读来也像是真实发生在身边一样。卫鸦的文字驾驭能力是有目共睹的!
  • 谢老师点评
  • 回复
    • 范明评委880积分 2016/09/18
    • 分享到:
  • 好几年没读卫鸦的小说,以为他不写了。不想读了这篇,比原来更显简练,从容。读起来舒服,闪泺着人性的光芒与温暖。故事的结局并未出人意料,稍显平常,但总归是美好的。要想了解深圳,就读城中村里的故事。这是这篇小说给我的启发。在今后的写作中,作者是有能力越写越好的。
  • 范明姐,主要忙于生计啊,只能抽时间写点。
  • 回复
  • 邻家近期难得一见的实力中篇。都市边沿小人物相互敢暖,谱写出人间最美的曲子。木马为题,为引,重点着笔于石岩,既真实再现了小民工的生存际遇,也展示了他们人性最光辉的一面。作为打工文学的代表作家,卫鸦兄的这份坚持实属不易。故事性、可读性强、语言生动俏皮,贴着生活写,是作者的特点。拜读,学习,问好!
  • 取暖
  • 谢抬爱,这些年懒了,没能坚持,文学是一生的长跑,与兄共勉
  • 回复
  • 卫鸦对文字的驾驭不必多说,干净、简洁,读来就一个字:爽!读完,正如他小说里的描述,故事像一枚钉子,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量扎进了读者心里。
  • 谢谢野秋老师点评:)
  • 回复
  • 好话都说完了。四五年前我评论过作者的小说《天籁之音》,后来还获了《作品》杂志的一个奖。我对作者的小说风格还是比较了解的。鉴于我也提出几部质量较高的小说,仍有不少人可以在这一平台上的决赛中亮相,所以我也像费老师一样,提上去,精彩不容错过!
  • 谢令鹏兄
  • 回复
  • 这绝对是一篇值得一读的好文。我从上午追着看,差不多一口气读完一遍的,如果还有时间,我一定会回头再次读的。这时正好收到一条友人发来的信息,上面的一些话,觉得弯路合适解读这篇,于是转来:做人就该有做人的样子,保持良知,内心温暖,内雨中挺立,烦扰中坚强。抄件起生活的担子,努力前行;顶起工作的职责,用心创造。累了,歇一歇,苦了,笑一笑。清楚幸福的曙光来自心里,自信的力量来自觉知。守一窗暖阳,让它遍及人间。
  • 回复
  • 在邻家文学群撞见卫鸦老师的身影,又见此次睦奖有卫鸦老师的名字,万般惊喜之下,找来看了,读得酣畅淋漓,今年工作忙,没写过也没怎么读过小说。卫鸦老师的小说很是让人惊艳,木马是一篇难得的精品之作,尤其读至末尾,心里更像开了花似的,有一种强大的情感力量蕴藏在心中,展现了至情至性的美。如果以文学期刊的小说水平论,木马是肯定要被选刊争抢的。
  • 抬爱了:)
  • 回复
  • 在下班的时,母亲苦苦哀求石岩让她儿子玩木马,儿子玩了一轮不下来,就又让他多玩一轮。一个好母亲树立了起来,一个善良的石岩也展示了出来。然笔锋一转,母亲不见了,孩子是个哑巴,石岩摊上事了。接着他不仅是失业,失恋,还失财。就在扼腕叹息好人难做的时候,作者又把局救回来了,他带着孩子做生意发了。还交代失业因游乐场改造是迟早的事;失恋因她有男友也是必然。重点在小孩不再自闭,一声爸爸道出了孩子对圆满家庭的渴望。
  • 回复
    • 故里2660积分 2016/09/05
    • 分享到:
  • 整篇文章看下来,唔,先说说作者吧。写文章的手法像是在雕刻一件木雕作品,刻去的皮屑有薄有厚,刻出来的形状看似粗糙却又非常精致。再说说文章吧。一个无所畏惧的小年轻,自孩子出现之后内心情绪的变化;接下来孩子给他生活带来的混乱;从抛弃的念头到慢慢学习照顾孩子的进步。一夜之间变身奶爸,像是一次人生冒险。不仅是文中的角色在经历事故之后成长,作者也在成长。
  • 谢阅读,多指教
  • 回复
  • 小说以游乐园展开,一个向来充满童话色彩的地方,在作者的眼里却是骨感的现实。作者把情节处理得如行云流水般自然,在压抑的气氛中带点个性os,巧妙的绕开了视觉疲劳引人会心一笑;人物特征随剧情一点点浮出水面,成功吊起读者对人物形象的猜疑;以深圳为大背景,生活的点滴做辅线,这对于渺小如尘埃的城市旅人来说是从头到脚的神相似。小说的认同感自然就多了。
  • 咱俩同时读一篇小说,同时写评,算是缘份吧!可惜至今仍不知您真名。
  • 回复
    • 无香7640积分 2016/09/09
    • 分享到:
  • 愿世间每个人对待问题孩子都像石岩这般有爱
  • 回复
  • 估计在今年的获奖者中,卫鸦是不多的新人之一。
  • 借兄吉言,深圳藏龙卧虎,向深圳文学致敬。
  • 实在汗颜,不是不愿参赛,是没作品参赛。
  • 卫鸦兄是深圳老人啦,之前不愿意参赛罢了。不过好作品还是要让更多人看到,的确很赞
  • 回复
    • 张夏9890积分 2016/08/07
    • 分享到:
  • 这个小说能获奖。
  • 回复
  • 我要评论
  • 表情
  • 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1230积分
  • 3星
  • 3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7
  • 71900
  • 5
  • 1230
  • 高手冰凌花参加微咖大赛了。祝贺,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很多人打赏,说明冰凌花的写作技巧娴熟无比。精彩的演绎了故事的整个过程,结尾处令人吃惊,惊艳,仿佛飘飘欲仙。冰凌花的作品,我等读过一些,深得读者喜爱。邻家微咖大赛,吸引很多高手加入,说明邻家写作平台,是一个高手如云的平台。全民写作,全民阅读,全民参与,提高了大家的写作技巧,开阔了大家的视野。我相信,邻家社区文学平台,能够更加辉煌。祝贺冰凌花。

    潮湿的梦曹操之死

    2017/4/28 14:17:23
  • 爱情是感觉,生活是现实,你感觉爱了,就去爱,可是,爱情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一帆风顺,其中有许多你预料不到的问题,开始他爱你,你也爱他,但是随着时间和环境的变迁,也许会发生许多变化。爱了散了,再爱了却受到了欺骗,你在这里爱的死去活来,他在那里暗渡陈仓。受伤害的还是自己。从那些灯红酒绿中走出来,仔细审视来时的路,一路坎坷,许多沧桑,人生就是如此,曲曲折折,冷冷暖暖,变化无常。

    寒塘听雨风雪夜归人

    2017/4/28 13:51:14
  • 生活的艰辛,让吕师傅有很深的感受。这是人活着必须面临的。儿子毕业了想在省城买房结婚,吕师傅卖了县城的房子,泪流满面,烧掉之前所有荣誉证书。说明艺术人才生活艰辛,证书不值钱,这就折射出写作者,书法家,等等都是表面风光,其实内心恐慌,没有经济实力,所有吕师傅,干起了书写广告的生意,两块钱也值呀,我们必须自己努力,认清社会现实,保持一颗平常心,追求文学艺术,痴心不改,哪怕自己无法改变命运,也要坚持到底。

    潮湿的梦吕师傅

    2017/4/27 19:37:25
  • 我之前写过类似的闪小说。一个男人提着红桶,红桶里装的红鸡蛋。他先到老板办公室,后来到员工写字楼。他一来就放红鸡蛋在桌子上。说他的闺女生了孩子,讨个吉利,沾沾喜气。老板大方拿两张土豪金。我已经知道他这个骗人的把戏。我就拿来二十元,他不要,说一瓶奶粉都500元,你怎么这么小气?看你是领导。我说我是打工者,不是领导。他说,你不是领导,为啥员工都不说话?我说员工害怕上当,只有我经历很多。他把红蛋收起走了。

    潮湿的梦面熟

    2017/4/27 19:09:25
  • 虽然我对反映底层打工人生活的题材和角度,常有质疑。但对此文的细腻生动以及作者的社会使命感表示由衷点赞。我们都经历过那个年代,很多见闻至今未忘,有明有暗,有悲有喜。那时好像还没有劳动法,很多人到工厂里打工饱受欺凌,青春期被禁锢在流水线上,确实是一种煎熬。但对家里都是报喜不报忧的。很多现在的白领阶层,以及在深圳站稳脚跟的移民,基本拒绝回忆不开心的事情,其实也是缺少直面阴暗的勇气。毕竟,生活要往前走。

    张夏第三次暗示

    2017/4/27 15:16:08
  • 红尘滚滚,痴痴情深,本文诗意的标题,流畅的语言,浪漫的情思。故事虽描述的是一段婚外的恋情,但并没有让读者有生厌的感觉,现实社会中,因为林林总总的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我们在感情上有短暂的迷茫是可以理解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但知道回头,知道改过,却是值得庆幸的事,在婚外情中淌河涉水的红尘男女们,能如他们一样及时刹车的有几多呢?

    漂洋风雪夜归人

    2017/4/27 13:06:15
  • 素养体现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一件小事,一个举动,就能看出一个人的素质。微咖中的刘妈和李妈,本来有机会成为亲家,却因彼此都通不过“素养”这一题的考核而弄得不欢而散。所谓握手,是指言和,更是指许多观点的知行合一。“知行合一”是明朝思想家王阳明的核心思想。必须以知促行、以行促知,做到知行合一。在我们要求别人讲素质的同时,也应严格地要求自己的言谈举止。尊重与自律,两个轮子都要转!微咖,以小见大!这就是例子

    吴春丽握手

    2017/4/27 9:55:38
  • 文章虽然短小,让我们读到了你的童年。得知你出生在农村,因为父母都要种地做农活,所以没太多的时间看你。父母的经验是只要听到在哭就表示没有大事,渴了喝冷水,饥了吃冷饭,摔了自己起来,蚊咬了擦点口水。就这样炼成了你钢铁般的身体。如今的子女,五个大人抱一个孩子子,这也怕摔,那也怕吃,很是娇贵,不经风雨哪能成钢呢?你的经验值得借鉴。

    春风妙语钢铁是这样炼成的

    2017/4/26 22:38:20
  • 生活真是一个万花筒,啥事啥人都有,骗子的伎俩五花八门,让人防不胜防。骗子总利用善良之人的同情心,装可怜骗取财物。很多人都会像文中的“我”一样,被骗了一次还不长记性,还会接二连三上当受骗。没办法,这和本性善良有关,都说“吃一堑长一智”,可有时候面对骗子,不“上当”甚者觉得自己太冷漠。有时也很困惑,真正有弱小需要帮助时,很多人都會疑虑重重怕是騙子。我相信,善良的人一定会有好报,我,其实也是这类人。

    红月亮面熟

    2017/4/26 18:58:55
  • 我对美人夜翻书这个文友也有“面熟”的感觉。因为她给我打赏过,也给其它的文友多次打赏过。印象中,她的出现,是以投资者的身份出现的。读作者的这篇微咖,我更注重一个细节,微咖中的“我”为啥那么善忘。时隔一年的事,就不记得了。恰似在隐隐似寓:心善者,不求回报。生活中,我们会遇到耍花样的骗子,但有些可恶的骗子,台词和招术都不换,甚至选址还是那个地,只是换了个时间再来。善良,应该留给真正需要资助的急需者。

    吴春丽面熟

    2017/4/26 17:38:55
  • 我也曾听到过一位退休的老姐姐说,自己的孩子,能帮就帮吧。想必吕师傅也是这样想的吧,儿子大学毕业后准备在省城买房结婚,做父亲的怎么样也得支持一点。谁知,现在的房价昂贵啊,不是一个艺术人就能承受得起的。吕老连个首付都拿不出来!怎么办?为了孩子,豁出去了,蹲点街头,从事“卖字”的小买卖。但愿吕师傅的付出,能得到儿子的认可。从吕老到吕师傅,转换的是一声称呼,却也道出了以吕师傅为代表的老艺术家们的无奈心声。

    吴春丽吕师傅

    2017/4/26 16:33:24
  • 小说语言已经到达一定的高度,在平静的叙述上,能抓住人物的特征,触痛读者的灵魂,或者说拔动读者的心弦。小说语言最高巧的就是作者能将一个个字符掷向无数个读者,而能弹起读者的心弦。“一蹲就是一袋旱烟的工夫”简单的一句话中既传出人物个性,又传递出情节的发展。小说的语境到达这样的高度就具备一种音律,具有让人回味的内在力量。 而小说最根本是作者究竟关注了什么,在这一点上作者也在努力向更大的时空拓展。

    信安湖天稻秧

    2017/4/26 15:29:12
  • 这篇文章出现了零纪录的评论。我来是刷新这个纪录的。当然,我也阅读了刘学铭老师的文章,才提笔写这个评论的。阅读和写作,两者相辅相成,密不可分。从小学开始,学铭就嗜书如命,最喜欢唱本小说,比如,《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学铭在读书的时候,身旁总爱放着一只笔和一个札记本。多写随感,很能磨炼一个人的文笔。难能可贵的是,退休后,学铭一直笔耕不辍。热心地从事生态文明和低碳人生等课题的研究和创作。致敬!

    吴春丽感恩阅读和写作

    2017/4/26 8:57:07
  • 这是我刚来深圳打工的真实写照。开始都要查房,没有证件,当盲流处理。抓走,甚至劳教。这样的环境,很多打工者胆战心惊。过去了二十多年,我们回忆那段难忘的岁月,无不感到,这些事情就发生在昨天,就在眼前。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深圳的社会治安明显好转。千千万万的打工者,为深圳的建设付出了很多贡献,这些第一批打工人的经历,就是现在的打工者应该尊重和觉醒的。珍惜当前好的生活环境,为社会多贡献,实现自己的梦想。

    潮湿的梦血迹

    2017/4/26 6:54:40
  • 《风雪夜归人》题目富有诗意,文笔流畅语句优美,女人的心理描写形象生动。红杏出墙的她在宾馆不顾风雪寒冷,固执地等候她的情人,心急如焚发微信聊QQ,担忧他遭了不测。终究都是有家庭的两个人,这段婚外恋,男人先回心转意,一句“对不起,我已回家”,将这段见不得光的地下情戛然而止,所幸失去理智的她也将这段恋情画上句号,各自都回归家庭,感情重新归位。红尘之中,难免移情别恋,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婚姻且行且珍惜!

    红月亮风雪夜归人

    2017/4/25 21:0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