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贞的肚子


1

春暖花开的时候,我想去旅行。有点迫不及待,像一个急于逃离监牢的囚徒。于是去了。确切地说,我一直弄不明白旅行和旅游这两个词的概念。当我和家人在小区门口吃过简单的早餐时,深圳这座城市还没有真正的醒来,路上行人不多,车辆寥寥,榕树里不知名的鸟正在欢声笑语。太阳还没有从高楼上跃过,楼与楼之问也没有阳光射下,但我的心情已经好起来了。于是,我想,我正要做的,不过是一次短暂的,甚至是即兴的旅游。

深圳是一座给点阳光就灿烂的城市,有时候,灿烂得让人无所适从。我是说,就在昨天以前,起码有一个月时间,似乎更久,冷空气缠裹着深圳,像一场久久不愿退去的瘟疫,气温极低,阴冷潮湿,甚至还下了雪。这一点也不夸张,据说这场雪,让深圳历史上下雪的记录增加到三次,而上一次下雪,是在遥远的六十年前。市区内下起了雪粒,有点像刀劈过的冰屑,据说梧桐山上落了真正的雪花,有人还堆了雪人,像一只刚破壳而出的雏鸡大小。那场雪之后,持续寒冷,所有的人都得了瘟疫,厚衣加身,瑟瑟发抖,对生活毫无兴趣,同样的,对性生活也冷淡得很,据说超市及药店的避孕套整整滞销了一个月。

我的病情就是在这场瘟疫中加重的。我怀疑自己的病又多了一种。但不管怎么说,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救治,或者,这场令人讨厌的瘟疫再多停留一个礼拜,我一定会被人送去火葬场,我面目狰狞,身体肮脏,他们就像焚烧垃圾一样,将我的尸体扔进焚尸炉。我会作出很痛苦的样子,面部、四肢和躯体极度扭曲,像孩子们手中的橡皮泥,熊熊烈火随意将我弄出各种造型,之后,火熄了,其实我已经成了一股青烟,蹿上火葬场高耸的烟囱,天空灰蒙,青烟了无踪迹。鬼才往那条晦气的大烟囱上看呢。

细算起来,我这病已有两年了。这么说吧,自从挺着大肚子的阿贞被公司辞退之后,我就开始有了心悸的毛病,睡眠质量很差,晨起一身汗,医生说那是盗汗。严格地说,辞退一个孕妇,是很不道德的,我查询过相关法律,有点失望的是,法律条文也没有规定孕妇不可以被炒鱿鱼这一条。我忿忿然,但我却装出一副不关己事的坦然模样,与其它人谈论工作或者无关紧要的事,比如糟糕的股市和疯狂的房价,一旦他们说起阿贞被炒鱿鱼这事,我就闭上嘴,我尽量做得漠不关心的样子,以证明我和阿贞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有人用挑逗的眼神看着我,我也会呵呵一笑。这一笑,大家都能意会得到,就是说,虽然我在淡化阿贞,但我们之间仍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当然了,敢当面挑逗我的人不多,除非关系很硬的朋友,大多数人围在一起谈论大肚婆阿贞被炒鱿鱼了,当我走过去时,他们即刻会转移话题。

老蔡是一个很没趣的人,怪不得公司里人都叫他老菜。老菜居然来找我,确切地说,他是来求我的。老菜从香烟盒里抽出一支万宝路,向我递来,我说劲太大,其实早些年我也是一直抽万宝路的,那时候香港人就抽这个牌子,很洋气的。后来阿贞说,洋烟太冲,抽一口顶一盘蚊香,我就换抽国产烟了。我真没想到老菜为阿贞的事来求我,让我怎么说呢,真菜,这个家伙,他求谁也不应该求我啊,一点男人的骨气都没有。我很看不起他,我从来没看上眼过这个老菜。其实,自从阿贞跟了老菜,我甚至都有点看不起阿贞了。

阿贞被炒鱿鱼了,你知道吗?老菜有些着急,被我拒绝的香烟在他手上不停地抖,老菜说,阿贞被保安拉去了财务部结账,但她不签字,她不想走,你和老板能说上话,能不能求个情,让阿贞留下。

我说我试试。这句话给了老菜很大面子,老菜的苦瓜脸上绽放出了一朵希望的花,我觉得很难看,就像苦瓜的花一样难看。

我上了三楼,老板就在三楼,难得他今天来公司。我进了洗手间,锁上隔子门,坐在马桶上,没有小便,也没有大便,奇怪,还是挤出了几点尿液,我的尿一定很黄,昨晚喝多了酒,每次喝多酒之后,第二天的尿又黄又稠,有一股隔夜浓茶的味道。本来我想思考一下问题,后来想想什么都不用想。我掏出手机,刷了一下朋友圈,点了几个赞,顺便放了一个屁。提上了裤子。

我下了楼,老菜还等在我办公室。看到我,他的脸又严肃起来,像一个等待高考成绩的学生一样焦急。我摇摇头说,没用的老菜,你们的事情搞大了,大得连老板都收拾不了了。老菜的脸便黑了,他转身要走,我说,也许连你都是泥菩萨过河呢。老菜看看我,脸更黑了。

2

老菜说得没错,老板很器重我。但那是以前的事了,我如日中天的时候,一度被默认为公司副总候选人,可就在这时,彼特来了。彼特一来,我的好日子就到头了。我像失宠的妃子一样,几乎被打入了冷宫。彼特当了总经理,这无可厚非,他是老板的儿子嘛,如果有一天彼特做了老板,难道谁会有异议吗?所以,我们很知趣地叫彼特小老板,而不叫钟总,也只有我,会倚老卖老地叫他彼特。这个留洋归来的年轻人,我们必须爱他、尊重他,因为他一不高兴,我们的日子便很难过,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和谁过意不去,也不能和彼特过意不去,和彼特过意不去,就是和人民币过意不去。说句良心话,尽管我一百个看不起这个说话满嘴黄段子的老总,我都会为他的每一个下流无耻的笑话而哈哈大笑。他的口头禅是:把鸡巴割掉。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手掌如刀,用力剁下,意思是炒鱿鱼了。他不分场合地说这句话,男员工笑得很尴尬,女员工则低头掩面。

我想,我是没有得罪彼特的,像我这么精明的人,怎么会干那种白痴才会干的事呢。彼特的指令我都尊照执行并完成得滴水不漏,对我的下属,甚至在任何人面前,我常常对彼特进行极度的赞美,有时候连我都觉得自己很恶心,后来,阿贞告诉我,我说过的超级恶心的赞美辞是这样的:彼特的思想和管理理念,我们骑上火箭也追赶不上。我说大不了就像一只榴莲,闻着臭,吃起来香。但事实上,不论我怎么做,彼特对我的态度依旧冰凉,这与他的爸爸,也就是钟老板,现在每天泡在高尔夫会所的老头,对我的态度大相径庭。彼特对我不待见肯定是有原因的,我琢磨不透,也许这就是缘分,一个人不喜欢另一个人不需要理由,彼特真不喜欢我,所以,我做不了副总,甚至连现在的岗位,都岌岌可危。事实证明,我的判断失误,直到公司里招聘来了许多香港人,而且都身居要职,我才明白,这个我每天都高唱赞美辞的彼特,竟然从骨子里看不起大陆人。糟糕的是,某一天,彼特肆无忌惮地说,女员工不穿短裙进公司,一律把鸡巴割掉,阿贞嘀咕了一句,下流。恰在此时,我的掌声响了起来,我是为彼特鼓掌的,没想到,所有人都认为我是为阿贞鼓掌。我的掌声太孤单了。所有人都看着我。彼特也看着我。从他得意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并未听到阿贞的话。我因紧张而胀红的脸,慢慢回归常态。

一支队伍里,出现一两个汉奸再也正常不过了,可怕的是,那汉奸就潜伏在你身边,和你是朋友,而你永远不知道他是汉奸。所以,阿贞直到被炒了鱿鱼,也不知道是谁向彼特告的密,说阿贞骂彼特下流。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我自然是受害者,谁叫我鼓掌呢。我知道在公司里,再也不可能有所作为了,阿贞骂彼特下流后不久,彼特给我派了个上司。这么说吧,之前,即使彼特再不怎么待见我,我还是有权直接向他汇报部门事务,而现在,则不必了,大小事务,我只要向隔壁房间的香港人詹姆斯李汇报就可以了。当然,如果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存在似乎可有可无。

3

话又说回来,彼特也似乎没给阿贞穿过小鞋,倒是在行政经理调查过此事的一段日子里,阿贞有些紧张,惶恐不安,随时等着被炒鱿鱼。如果阿贞对公司已经厌倦了,或者说对老总彼特心生厌恶,也许不等公司炒她,她也会自己走人。阿贞至所以仍然留在公司,据我推测有两个原因,一是彼特本是一个大度的老总,除了嘴有点臭,他不会计较阿贞的冒犯,而行政部所做的调查纯属汉奸行为;二是阿贞本就不舍得公司,倒不是因她的薪水有多高,或者有多么珍惜这份的工作,主要原因是,老菜还在公司里,她不想和老菜分开。

我是看不上老菜的,并不是因为他职位没我高的缘故,就像彼特看不上我一样,连我自己也说不出为什么,总之,老菜这个人,我一点也不喜欢,尤其他一口软软的江浙味很浓的普通话,很不男人。当然了,如果老菜喜欢喝酒,也许我会改变对他的看法。

后来,我觉得尽管我对老菜怀有偏见,但我依然应该感激他,因为阿贞爱上了老菜,爱得很是心甘情愿的,其实用死心踏地这个词也许更准确一些,因为阿贞后来还怀上了老菜的孩子。一个女人,能为一个男人怀上孩子,这事发生在一个正常家庭中,简直太正常不过了,如果女人的肚子一直一马平川的,那才是一件怪事呢。问题是,这个阿贞啊,她怀上了老菜的孩子,这他妈的算哪门子事啊。

阿贞的肚子,就那么堂而皇之地一天天大了起来,她堂而皇之地出入公司,并在公司里堂而皇之地招摇过市,脸上没有丝毫的羞耻,反倒长满了雀斑和所有孕妇应有的羞赧与自豪。有时候,我都替阿贞羞愧,也替老菜羞耻,可是我什么都没做,我甚至在第一次发觉阿贞的肚子里有货时,对她报以惊喜的眼神,很猥琐的样子。我真是个卑鄙的人。

这真是一个宽容的时代,同样,也是一个宽容的社会,难道我的公司不够宽容吗?同事们除了茶余饭后拿阿贞的肚子作为调剂品,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似乎那必须是一道调剂品一样,没了阿贞的肚子,反倒生活少了些许乐趣和滋味。我们的老总彼特先生,也对阿贞的肚子颇感兴趣,他曾在公司的一次聚会上,对老菜说,弄大了阿贞的肚子,把你的鸡巴割掉。所有人都当彼特的这句话是玩笑话,因为彼特喝大了,他一喝大酒,不论男女,都要把鸡巴割掉,以至于他这句口头禅,失去了本应有的威力,像一把生锈且老掉牙的刀,谁还会相信它能杀死一只鸡呢。

正因了彼特这句亦真亦假的玩笑,反倒使本就心怀忐忑的老菜放下了心,老总对阿贞的肚子持宽容态度的,由此,老菜便有些放肆起来,阿贞亦然,似乎给了他们一剂春药般地兴奋。

4

阿贞的肚子,真的让人操碎了心。一个女人的肚子,让公司上上下下多少人,为之惊讶、欢呼、窃笑、咒骂或者祝福,这是一个怎样令人难以割舍得下的女人啊。这个阿贞。

回想起来,自从阿贞来到公司不久,便有人关注她的肚子了。

传言,确切地说,绯闻是这样的,真实与否,全凭听着自己去思考与判断。和大家所预期的一样,阿贞给龚海鹰做助理不到三个月,就去医院打胎了。是龚海鹰亲自陪着去的医院。那么,既然打过一次胎,打两次或者三次也便不足为奇了,到底打过几次胎,公司里人也说不清,总的来讲,打过多次胎的女人,和打过一次胎的女人是不一样的。当然了,在外面开房也更算不得什么事了,龚海鹰甚至给阿贞租了一套两居室。

  • 标签:老痴阿贞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心灵拾贝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费新乾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费新乾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电击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故里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更多
  • 段作文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红红的雨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6/09/09 10:36:32

    老痴这个故事真是司空见怪,说白了,就是上司搞大了下属阿贞的肚子。但故事的叙述却摇曳生姿,别出心裁。从同一个人,分出两条线来讲述,好像精神分裂出一个自我,一个他我。以自我的角度,来讲述他我的故事,而且不做作,不勉强,天衣无缝,这就是老痴的功力。“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但文中的“我”既是当局者,又是旁观者,于是这个简单的故事,就不是一碗清水看到底了,而是有了深度,有了热量,有了各种混沌,欲语还休。

    分享到:费新乾2016/09/09 10:43:04

    文中的老板口头禅,把鸡巴割掉,也就是炒员工鱿鱼,很黄很粗暴,但这粗俗倒也符合身份,简单粗暴,金钱为上,哪管他人死活。把怀孕的阿贞鸡巴割掉,这和阿贞以小三身份,被上司搞大肚子一样荒谬而残酷。

    分享到:费新乾2016/09/09 11:22:13

    之所以说阿贞被上司搞大肚子荒谬,是因为这件事进行得明目张胆、正大光明,当事人表现得理直气壮、旁若无人,同事表现得熟视无睹、见怪不怪。如此社会,难怪小三当道。

    分享到:老痴2016/09/09 13:33:48

    感谢费老师提名!问好!

      回复
  • 分享到:廖令鹏评委2010积分2016/09/10 20:50:17

    老痴的文笔我是见识过了。杠杠滴

    分享到:老痴2016/09/11 14:52:58

    谢谢廖老师鼓励!祝好!

      回复
  • 分享到:憨憨老叟评委34990积分2016/09/09 15:30:00

    首先,我是来恭喜入决的。二呢,是来学习老痴兄的这种写作技巧的,一件平常的事情,却被高手玩弄于股掌之中。三是这种自我分裂法,很新颖,交叉穿插进行,直接把读者给绕了进去。

    分享到:老痴2016/09/09 20:36:13

    谢谢老叟兄一直以来给予的支持和帮助。

      回复
  • 分享到:心灵拾贝33790积分2016/10/31 22:14:48

    今天看到公布评选结果,首先恭喜老痴获奖。于是带着学习的心态学习佳作。阿贞只是一个想在外安身立命的普通女子,在社会复杂的环境中,她的单纯,无助,无奈还有无知,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被人侵犯的原因。她一开始并不知道反抗,更不知道法律的武器。所以她的伤害一次次加深。上司以权谋私,老板只顾自己的利益和心情,大肚子的阿贞就成了牺牲品。文章折射出了女人不自强,则不能自立。社会上像文中这样遭遇的女人又何止阿贞一人。

      回复
  • 分享到:电击1670积分2016/09/09 05:00:32

    晨读,阿贞的肚子。语言极具魔力,吸引人一气读完。文中的我就是龚海鹰,用“人格分裂”法细腻地描写人物内心的思想活动,我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分身术是本文一大写作亮点。公司里的那些事,关于上属和下属的微妙关系,以及男人关于女人的永远的话题,还有女人怀孕被解聘的社会热点问题被强劲抛出!人都有两面性,一个强大无所不能的的我总在劝说那个卑微懦弱的我。喜欢的女人,她成了别人的菜,她的气味却永远珍藏在自己的心中。

    分享到:老痴2016/09/09 13:32:26

    电击老师凌晨写评,钦佩!致谢!

      回复
  • 分享到:故里2430积分2016/09/07 14:11:41

    阿贞是文中被讲述的主人公,她的存在就像气味看不到也摸不到,却让“我”产生了思维混乱。以第一人称执笔,角度自然狭隘些,这反倒让我们感受到了什么叫“别人眼中的你”。再者以第一人称讲述第三人称,给读者带来顺理成章的神秘。文中有无数条牵扯不清的感情线,看似没有头绪却又异常分明。可见作者的心机,给了读者很多的信息却依旧猜不透,就像我和阿贞的关系,鬼知道有些什么。

    分享到:老痴2016/09/08 11:08:11

    谢谢鼓励!问好!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35
  • 67589
  • 34
  • 8590
  • 缘分
  • 时间:2017-03-01
  • 点击:194
  • 评论:4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03/25 03:53
  • 陌上花
  • 保定李立军(老李飞刀)评》
  • 浮途
  • 老黄牛学飞翔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