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深圳的时间之余(三十首短诗)


《 孤蝉记》

就像这晚风。风吹树叶沙沙响

就像这月光。肆无忌惮地泄下来

一只孤蝉在芒果树上叫

我说:

你飞吧

我说:

夜色刚刚好。你飞远一点

我说:

你飞远一点。

远一点有小叶榄仁、凤凰木

再远一点。有飞驰而过的地铁、万家灯火

如果还要远。

你看这夜色苍茫,灯火也照不亮


《旧鱼市记》

两个工人在铺设平滑的石板。平滑而干净

只有阳光驻足

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我小心翼翼得

怕惊扰到,被石板压住的腥臭味

七十年前这里是一个鱼市

被鱼刺卡死的孩子,现住在后面的山坡上

他的父母,也住在后面的山坡上


《 夜雨行吟》

雨落屋顶。

雨落五里外的深山。

雨落松林。我是醒着的那棵松树,

我也是对面楼群里,亮灯的一扇窗。

从很远的地方滚来的雷声,

现藏在我的体内。

面对窗外的雨。

更远的雨。

楼群。

深山和松林。

像面对——暗中潜行的日夜一样。

(生活不断投放于身体的余毒)

我最终保有的

唯有静默。

不发一言。

仅剩枯骨的老奶也曾如此神情地

望着逃荒的人群

我怕我每吐出一字,就是一次惊雷的炸响。

就有一道闪电,从我的体内劈出。


《 在深圳的暴雨中给李白改诗》

燕山雪花大如席。

骤降的暴雨,

让我突然想着,把这句诗改一改

我从未去过燕山,也未见过

燕山的雪。

但我见过山——

离此五里有凤凰山

但我见过雪——

故乡的冬天每有落雪

但我见过席——

我正躺在席上想入非非

那么就改成:

凤凰山的暴雨浇息了我回乡的想入非非


《星期五的下午》

星期五的下午

他可以更好地抵达自己

譬如鼻尖上的痣,

在最高的山头乱窜

譬如他还什么都不了解,

就急不可耐地

投了自己一票。

那么好吧。

现在由他把那颗痣

抓回来,由他来讯问

为什么在山头乱窜,

而不是躲到山洞里去

他必须交出答卷来,

让整件事拥有

意义。然后,他可以

歇一歇了,他可以

坐到板凳上,他可以

更好地抵达自己。

譬如他坐在板凳上,

感受到板凳木质的纹理

正不断跳跃着

还原成一颗树。

感受到树枝上

唱歌的鸟,哦,还有一个

鸟巢。感受到正在

爬树的少年

是他自己。他知道自己在

干什么,他有明确的目的。

哦,当他懂得寻找

意义的时候,

他已经长大了

他拿斧头把树砍倒,

做了一个板凳

星期五的下午,坐在板凳上,

他可以更好地抵达自己

譬如星期五可以指代任意一天

譬如他可以指代你我


《呆呆说,关于慌乱》

作为一个诵经者,月亮便是木鱼了,

便是妄念。

一念之差,

故乡的夜风便夹于腋下了。

而他,始终静坐。把流水线上的金属片,镶嵌到夜空里。

“比星星更美一些呢”

呆呆说。

呆呆是他旁边新来的女普工。她像拔掉妈妈的

白发一样,扒拉着那些金属片。

动作持续,而慌乱。

“关于慌乱,不可对侧身而过者多说。”

呆呆又说。

呆呆是好看的女诗人。


《自嘲贴》

明月照大江。能够想象到的

浩瀚之美。只是,

大江太远了

明月照屋顶吧。照屋子里失眠的人

照他的戾气、

酸文人气,他的圆润与况味

他幻想过的江湖气:

快意饮酒,酣畅时可以吞下整片月亮。

照他的杀人之心。

夜阑更深时

拍栏杆吧,把栏杆拍遍了

拍脑壳

看还能否听到骨头里——嘡嘡的回声


《时间之余》

我在一架老吊扇下

读诗

老吊扇你好

在一首诗里,我跟它打招呼

老吊扇呼呼喘气

在另一首诗里,或者

在十年前

我好怕它飞走了

它比鸟还多一个翅膀

我好怕它穿破屋顶

飞走了

它比鸟,还多一个翅膀啊


《梦与树》

我问:树啊

睡不着怎么办,我能像你一样掉叶子吗

很随意的就可以抛撒出去,

任它们飘到哪里

一片

两片

三片

上面写着她的名字

上面写着她的名字

上面写着她的名字

上面写着:丙申年,五月十六,夜。

天气不明。

我梦到一棵树在掉叶子,不厌其烦地

掉下一片

掉下两片

掉下三片


《椿树下的少年》

夜晚带着月亮,然后带着

不期而至的雨。我醉酒后

不说话,我醉酒后数星星

看不到星星。我醉酒后

春天过去了,早过去了

我醉酒后,想到十多年前

躺在老家院子里,那时候

春天早过去了。在一棵

椿树底下,我把所有衣服

都脱了,干干净净的啊

听妈妈讲故事,数星星

讲到夏天,把春天省略了

我咯咯的笑。我还不懂得

为了什么感动吧。我还不懂得

椿树发芽地艰难。椿树开着

细碎的花,我咯咯的笑

我听妈妈讲故事,数星星

那时候,还没学会酗酒

在村西的小河里,喝饱了水

捉了小鱼,折了榆钱

回到院子里,就已经是夏天了

在夏天的椿树底下,妈妈的故事

总也讲不完,我听着听着

就咯咯的笑,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我从未想到过,会在十多年后

一个人坐在异乡的窗前

接着数少年时没有数完的星星


《之前》

晚风吹动,

小叶榕枝叶晃荡的孤独

晚风吹动,

一群麻雀飞翔的孤独

晚风吹动,

野猫在屋顶上眺望的孤独

晚风吹动,

葛藤与木瓜缠绕的孤独

晚风吹动,

水泥坪上的青苔匍匐的孤独

这一切,发生在雨落之前

发生在,

我决定长成一只蘑菇,或者

开成一朵花之前


《来世》

把姿态放低。

不要轻易去吻不该吻的东西

不要轻易地说:

青芒果啊,我看到了你的心事

是啊。

它轻易地长得又肥又大

多像你,

轻易地绕过了,那些湿漉漉的语言

绕过了,

整个雨季盼望着的,晴朗天气

不要总是不合时宜。

不要总是钻到聊斋里,胡言乱语:

那株后园的牡丹,是我种的

它的前身,

是一棵芒果树

芒果树的前身,是一颗青芒果

青芒果的前身,

是一个青袍书生

青袍书生,曾在牡丹花下

感慨过来世


《独行》

每一个独行在月光下的人,都怀有

不轨之心。杀人的念头按也按不住

我闻到的草莽味,是从树冠上传下来的

当你不经意抬头,月亮已经不见了

密密麻麻的枝叶掩盖住真相。是的

所有的爱和恨都有不可告人之处

都有不可说的理由。这理由

月亮一样圆缺不定。月亮一样

等人都走了,席也散了,再偷偷地

释放出内心的光华。


《午后记》

写一写阳光吧

写一写午后的阳光

写一写,阳光穿透枝叶,经历的

忐忑与温暖

写一写阳光下的老树

写一写,它不动如山的样子,让你

想起了父亲,

还是老虎

写一写

在这样的午后,

你又是怎样听到了,远方的

隐隐雷声


《梦见姥娘》

离离原上草。梦到老家的麦地

想起了这句诗,下面那句

我不想说出来。

就像,一想到麦地,就想到埋在麦地的姥娘一样

我最终还是会,想到下面那句

但我就是不说。

我就是不说。

就是不说。

心里的火烧不尽。春风也吹不生。


《自身的蚁穴》

若天空的暗沉

不因乌云地劫掠

而源于我缓缓闭上的眼睛

那么我用一片野葛叶

覆盖住的蚁穴

是否能让一群蚂蚁,经历一场

穿越中世纪之旅

一整天我沦陷在这样不断地

推翻与重构里

像一条来回摆动的钟摆

把自己忘干净后

时间蓦然停下。但

我依旧无意识地游荡

那最原始地拨动的力

传递到哪里了呢

骤息的阳光呢

我怀疑,重新把眼睛睁开

我也无法看到——原来的世界

像蚂蚁无法回到

自身的蚁穴


《静夜思》

在风中慢慢消失的,

还有月亮

我在庄子镇抬头看到过的圆月

风一吹十年。把我从豫东平原

吹到这座南方大城。

窗外的木瓜树,

怀揣青绿色毒瘤,它摇荡的暗影

无法阻止我

一直保持那年,抬头的姿势


《夜色记》

想到夜色,便想到一种尖锐的疼

月亮——

是一把弯刀啊。

它一片一片,把内心的光芒

剥离干净。

这不可饶恕的夜色,和身怀远方的乌有之心


《一日》

我用一日的时间守着静止的雨。

它保持这样的状态不变,“咚咚”敲打着铁皮屋顶

哦,它想探寻的秘密,我不会主动说出

当一个人习惯了被轻抚和理解,就可以漠视一切安慰的目光。


《窗中见》

玻璃窗的发明,是为了使我的视野更宽、

使我看到更多隐匿之物。

比如,雨。

比如,它们细小、透明的骨头。

比如,它们跳下来,

一只、两只、三只

从高高的云彩上面跳下来。

跳到野葛叶子上。

跳到矮墙上。

跳到水泥坪上。在暮春,

我透过玻璃窗,看到它们从高高的云彩上面

跳下来。

多么决绝。

它们粉身碎骨,又重新聚合。

我看着这一切,从破晓到午后

整个天空的暗影从我眼前缓缓走过。


《阳光下的上午》

我曾遥想过的。

夏日的阳光,照着

野葛和木瓜。照着

铁皮屋顶。

目光顺延过去。照着

短墙。照着

大面积繁茂的厂房。

再细小一点。照着

从厂房挤压出的人流。照着

他们胸前佩戴的厂牌上

不同的工段和名字。

我们再把目光放大。

大到能看的足够远。

夏日的阳光,照着

一切高尚的或卑微的

人,以及物。

而我,如此虔诚的爱着他们

整个上午。


《穿墙术》

阳光大盛。一只鸟儿

在练习穿墙术。

它穿过了我预设的十七面墙

在穿过第十八面的

中途。

停在了树枝上。

此时能体会到的情绪

大抵也只剩下洋洋自得了。

十七面墙是我的十七种想法

我不想说出都是些什么。

但鸟儿应该是理解的

只听它“啾”的一声,发出单音节的

鸣叫,并用翅膀

对我摇了一摇。


《内心之景》

捷达车安静的行驶。

福凤中路的小叶榕,与凤凰山脚的

大片绿意,轰然相撞。

那声响,

坐于车内的人是听不到的。

我们内心的即逝之景,在下一个路口,

汇入人流。

一个人会与另一个人,偶遇。

相揖,并离开。

这说明不了什么!

而我们所期待的,皆浮于表象、

浮于阳光下的斑驳,和一群

即将惊飞之鸟。


《饮胜》

没有阳光的正午,

依然是正午。

小汽车停靠的路边,一个人孤零零的

走过去了。他是一个

没有影子的人,他安然

闲适。像身侧小叶榕,迎风轻动的

高冠。仿佛,宽袍一摆,就能

一直走到宋朝去。

宽袍再摆,卞梁繁华声,便透体而出。

在高楼的高处,

“刘郎兄,饮胜!”

“此去经年,

到南方大城,努力加餐饭!”烟雨

朦胧中,他打马,拐过街角。

灰白色工衣的后背,还能看到

未洗净的汗渍。


《她压在我身上》

天空蓝的理所当然。

我躺下来,望着她抽烟,

吐烟圈。

我想写一首诗来

赞美她的蓝。

我把她想象成

一个女人,

穿一身蓝色衣服。

清风吹动,露出

隐隐约约的白。

我猛抽几口烟,

开始剧烈的咳嗽。

她压在我身上,让我

喘不过气来。


《耳光》

街边的小孩儿,

戴红帽子的小孩儿。

他张开手臂扑向我,眼眸深处的春天。

这下午四点的时光,多么好。

小店里的麻将声,多么好。

鸟鸣声缓慢,像从最深的井底传来,

多么好。

我也张开手臂

……

我们应该深怀谢意,感受这从未感受过的虚妄,抽打耳光的声音。


《忆少年》

麻雀低飞。乌云下来。

乌云下来,我把窗子打开。

我把窗子打开,看到捡风筝的少年。

“下大雨啊,快回家啊”

快回家啊,他在奔跑,

他飞起来了,他飞过远山。

少年飞过远山。远山。

远山背负云团,

像背负一段,不吐不快的往事。


《火车》

第一次见到火车我忘记是什么时候了

只记得好长好长的“咣当”声

第一次坐火车,是我那年辍学,

去投奔在深圳赚钱的表姐

我兴奋的睡不着,火车跑了一天一夜啊!

这些年不断的往返,我早已

习惯了火车,习惯于一上车就找个角落

睡觉,习惯于经常梦到第一次见到火车的

情景,那声音“咣当咣当”响个不停。

  • 标签:深圳…故乡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睦邻文学奖打赏了500000邻家币
  • 心灵拾贝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刘洪霞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范明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范明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更多
  • 吴春丽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王国华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王国华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范明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分享到:范明评委880积分2016/09/22 11:50:09

    这组诗,富有诗性,音乐性,节奏明显,长短句交错自然,不晦涩,简洁明朗的诗行,诗意浓郁,读来舒服,取材也是平常生活,诗人的独自吟唱,雅致平和俏皮。一组佳作。诚荐。

    分享到:刘郎2016/09/22 12:52:31

    谢谢先生评荐鼓励…来深十年,多年来一个人摸索着学习写诗。没有想到在这里会得到这么多肯定和鼓励。刘郎唯有努力写出更多更好文字,以不负赞誉……谢谢先生

      回复
  • 分享到:王国华评委1700积分2016/09/12 22:55:50

    本组诗歌内容比较庞杂(也可以说丰富),短诗之间几乎没什么内在关联。有观察外物的随感,有独处时内心的冥想。但诗歌说到底还是语言的艺术,要让每个字都有张力,可以反复玩味,且越嚼越有味。这组诗歌做到了这一点,是本次海选入围中少见的精致之作。

    分享到:刘郎2016/09/13 13:23:22

    谢谢先生的评荐与鼓励,这些文字基本都是刘郎今年的作品。我自己不敢说有多么好,但刘郎一直在努力……谢谢先生

    分享到:刘郎2016/09/13 13:29:31

    谢谢先生的评荐与鼓励,这些文字基本都是刘郎今年的作品。我自己不敢说有多么好,但刘郎一直在努力……谢谢先生

    分享到:江飞泉2016/09/13 22:33:54

    的确很不错,王老师慧眼,而且小伙子很有前途。加油

      回复
  • 分享到:刘洪霞评委450积分2016/09/23 16:23:53

    没有滞涩与陌生,全然清澈如水,然而,哲思与巧思都在这透明与朴实之中。可以飞翔的诗。

    分享到:刘郎2016/09/24 12:51:51

    谢谢您…刘郎会继续努力的

      回复
  • 分享到:心灵拾贝33790积分2016/11/03 23:26:13

    三十首诗,是个什么概念,我数了数自己写的诗,包括那些或者还不叫诗的诗,才几首?在这里我认真读完了三十首诗,如果我仅读一遍,就发表长篇大论,那就是肤浅。诗人的诗,并不是每一个人看了就懂了,看了就能成为诗人那样的人。毕竟灵感的来源与个人的环境才智有关。不过我们也能感受到一些共鸣的东西,美妙的意境。从另外一个方面,也感染了这种创作力,手法,技巧。于是我们读过,便有收获。

    分享到:刘郎2016/11/06 00:54:01

    谢谢您认真的读与评……

      回复
  • 分享到:吴春丽41590积分2016/09/13 10:19:39

    很喜欢这三十首短诗。充满凝神感!越是短的诗,我觉得越是难写。在那么区区几行字里,要揉入个人的随感随想,还得有充盈的“扩物质”,是很不容易的。最喜欢的是诗歌的标题,高度吻合了“深圳睦邻”的主旨,——“为深圳而写,为生活而写,为热爱而写!”在众多的诗歌作品中,这三十首短诗率先得到了王国华老师的提名,恭喜来自河南现居住在深圳宝安的刘郎!细品这组短诗,有不少的句子写得真好!感叹作者对生活的洞悉力、想象力!

    分享到:刘郎2016/09/13 13:26:39

    谢谢春丽姐用心的读评,刘郎会接着努力的……

    分享到:王国华2016/09/13 21:33:21

    小伙子在宝安吗?有空时可以参加一些在宝安举办的文化啊。这边的活动很多的。

    分享到:吴春丽2016/09/13 22:03:42

    @王国华,走到哪里也不忘推销宝安的文化活动。下次,我也还翻山越岭,穿过三座大山,从坪山出发,前往宝安参加活动。上次去打铁,是送别隆焱大哥!

      回复
  • 分享到:哑鸣290积分2016/09/29 22:11:17

    不错的诗,顶起!

    分享到:刘郎2016/10/13 13:03:18

    谢谢来读,多批评……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阿霞
  • 白石洲西社区 @云裳
  • 作者:刘郎1400积分
  • 社区:塘尾社区
  • 简介:刘郎,原名刘明中。90后,河南商丘人。中学辍学,现谋生深圳。14年开始真正意义上的诗歌写作。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8277
  • 5
  • 140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