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诗卷


坝光村,两个人的村庄

我要说,坝光村是属于两个人的

一个诗人,一个作家。我常常说不清楚

爱情,家庭,我也说不清楚

小山,我也常常哑语。山坡上的银树,都让我

开口不出啊。我愧于语言,愧于这个有声的世界

大海呢?村中捕鱼的渔人。我都不想说出来

荒草,我想说出来,我红唇白齿就是说不出一个字

我想我是一个真实的哑巴。坝光村

我不是用语言就能表达得清楚。它只等两个人发现

并正在消失,毁于人类的语言


梧桐山的山顶

所有能工巧匠打造着天梯

上帝在这里营造着天池

来到山顶上来的人们在这里渴死

梧桐山顶,有人在敲着石头,春色近了

爬上山来的人们,他们的精神拐杖

是一节枯木。坐在山顶上,忙于呼吸

又忘记呼吸。春,在半山腰亮起杂树的旗帜

一大片的白花,把山点染得像残雪

被融化了,又留念春天的年纪。太阳

永远含着羞涩,不忍心,又狠心的,即忙绿的

把山顶上的草,一一啃吃掉

啃了大地一个精光裸体。站在山顶上,我真的以为

自己高大起来,一米七零的身体,借助山的头颅

把山脚鄙视了一回。我以为我可以摘掉

太阳,迎风站在山顶上,我又是多么渺小

被天空嘲笑。尘世中的疲倦,落下灰尘

山顶上,我拥抱了一次爱情。有的在这里留影

有的留下到此一游。我到希望我从来没来过

以免沾染苦暑。这一副身体,背着一百三十斤

的血液,骨头,皮毛,肉,三斤水的总和。从山脚

往上爬,究竟为了什么?要用一个上午的时间

汗水,脚力,气喘嘘嘘才到山顶

无限风光在山顶啊,在这里,剩下的疲劳

向往。只是一次征服么?梧桐山山顶上

春色不在这里,我在这里,一副空空的身体

许多空空的身体,被风吹得孤零零的响

草木不生,一片荒凉


大梅沙

沙滩上有人把自己埋在这里,我埋着我的朋友

我为他筑起沙堡,在他今生未完成的遂愿

我为他虚构了个坟墓

我愧于海水蔚蓝得像块玻璃

它把我节节击退,退回到沙滩上

一个姑娘在原地绘着一颗心

她的男友说画的大点,于是她在一颗心上再画一笔

结果是两颗相互依着的心

他的男友喊再大一点

结果是三颗心走在一起,好像一家人

一个女孩穿着比基尼,她取掉腰肢上的纱巾

我以为她是塞壬,会唱出迷惑的歌声

迎着海,我以为她会飞起来

结果她投入大海,呛了一口海水,脸色骤然间赤红

我以为我很辽阔,结果被大海投入波中,不冒一个气泡

海水的苦涩,让我的喉管缩小了好几倍

漂过来的海草

围绕在一个骨骼粗大的小伙脖上

大胡子上的眼睛,严峻,像礁石和海石

我一个人在沙滩上独坐,朋友在远游大海

他用青蛙的方式

远远,我只看见他的头颅被海水汹涌着,像一个漂浮

状物。

海水中的救生圈,把一个个身体托起,花花绿绿的

泳衣,像一只只蝴蝶的尸体

我感到脚下的沙流逝着,就像要陷入了地狱

很快被拯救


鹤洲新村的下午

我真以为自己拥有一座空房子

积木的色调,旧有的时光缓慢在这个庞大的家族史册上

我真以为在这里居住下来,高于屋檐的仰望

矮于一米阳光的井水台

我真以为自己活得多像一个乡绅,春耕秋实

建筑着后花园。不能离它太近了

太近了我就真以为自己是个泥水匠,在修建着这座

空房子。我从空房子那边走出来,又从空房子这边走进去

没有盛世,没有桃源。我活着过去

从我的家谱里我小心的活到现在


南澳听涛

这是观音山,南澳的头部埋在里面

四肢像被拆下来一样,五脏六肺

它的身体就停下来,仰望着天空

这是一座靠山的宾馆,我极度的疲倦

倦于一册诗集,两张冰冷的面孔

它们重叠后,惯于熟悉,又多么的陌生

我以为,我以为我会被传说带到一个向往的地方

我们不过是俗世犯困,黑夜代替了白天

把一张小小的皮囊交给床,交给时钟

交给纸币,交给宾馆中的服务员

第二天醒来,多么清晰的早晨啊

站在阳台上,啊!我原来困倦在大海上

昨夜,我紧紧捂住耳朵,并带我进入梦乡的是

我脚下涛声,我常常倦于此


东江纵队,无名英雄史

馆是纪念馆,碑是英雄碑

有名的永垂千史,无名的尸骨化成灰尘

龙岗,临陲的故居。我想在《前进报》翻出那些

无名英雄的事迹。而这是一间作坊

无名的是不是当年刻录的打字员

无名的是不是当年送报员

一个下午,我都在思考着这件事情

到底有没有一座碑是无名英雄纪念碑

到底有没有一座馆是不是无名英雄纪念馆

他们是英雄吗,或者是英雄一个小小的送信员

我为这无名的英雄陷入悲哀

用这首诗祭奠,安息的灵魂,我骚扰了


大鹏所城,乌云压城

一部努力要挽留的晚清城,只不过一座小小的自然村

村中的建筑,快要消失的样子

城貌毁容,太多的胭脂遮不住。赖将军,快把城门大开

走在城中或是村中,我都摸不到过去的硝烟和战争

从深圳市区出发,去大亚湾核电站的途中

大巴士把一些人的五脏弄出腹腔

导游的解说更让男士们给出了身体

拐过一片野地,就看到这低压压的城

我就像站在被拾收回来的土地,干裂而焦渴

从东门到南门,一棵高大的树就挽住了天山的乌云

是雨非雨。被摄影机留下的小女孩

我以为是聂小倩借着她的身体还魂

诸位将军,把你们的鬼魂招来,听命我的旗下

我做一天的城王,给你们士兵三千,银万两

粮草先行。收复我河山,还国家

从城里出来,抬头看到丽日,回过头去望

千云万朵,向着城压下去。摄影师的镜头远了


山巅

——游银湖山

如果把白云装进口袋,天空也就离

地面一尺之选

再把白云撕碎一点,我们内心疯狂

生长着蓝的蓝天

路一直把我们逼退,退到没有和尚的寺庙

如果再爬上山巅,我们是不是要放纵身体的老虎

再在山巅上撒一次野,把头发披散下来去捉山中的女鬼

路一直错误的把我们带回一潭池水

我想静止下来,风吹跑着石头

远一点的山下,天桥在晃动

近一点的杂草杂树,装饰着飞鸟的痕迹

完全的走兽,像山下的大楼

这被风拉扯着的双手,被衣服拉扯了个够

又拼命的摔下悬崖

我站在山巅,和你的感受像秃鹰

如果有点大同小异

那一定是抽离了地面

拧着一块干毛巾一样的拧着头发





  • 标签:深圳诗歌地域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心灵拾贝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顾启淋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段作文打赏了100邻家币
  • 江飞泉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费新乾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更多
  • 费新乾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红红的雨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6/09/21 13:06:34

    程鹏的诗歌叙事,不是于坚、伊沙的那种口语化,也不是藏棣、王小妮那种学院化,他自成一派,不苟且,也不高蹈,重要的是还不“装”。读过太多云里雾里,“装”得厉害的诗歌,对这种真诚、自然,脱下假面具的诗歌,尤觉得可贵。他的用词看上去都很平淡,但却经得起咀嚼,越嚼越有味道;明明在叙事,在书写日常生活,但却饶有深意,比如“沙滩上有人把自己埋在这里,我埋着我的朋友”,从平常中写出不平常,这是一种能力。

    分享到:程鹏2016/09/22 20:24:56

    你这样评论,我找回了对诗歌的一点信心。但我的诗歌作品我知道它在那个位置上,写诗歌的是非常要有才情,而我是不够到达的。所以,我玩其它的去了。谢谢阅读

    分享到:张夏2016/09/25 18:23:07

    我不懂诗,但我真觉得费评委评得精准。

      回复
  • 分享到:心灵拾贝33790积分2016/11/02 23:33:21

    深圳的景点众多,司空见惯中,常常映入大家的眼帘,却难以触动情感,人们忙于生计,或迫于压力,对丑的充满抱怨,对美的也充满抱怨,因为那颗想拥有更多的心,终是难以填满。这一组诗,为大家打开了另一扇门,让人们在百忙之中,能抽出一份闲暇,随着诗人的笔端去旅行。我虽不在深圳,但诗中的梧桐山、大梅沙、南澳、东江纵队都有去过,在读此诗时,特别能体会作者的那种精气神,更多的是他启迪了我们的生活,也启迪了我们的灵感。

      回复
  • 分享到:江飞泉17670积分2016/09/21 14:23:41

    浅显直白的诗歌有时更加可贵,因为生活本来就是浅显直白的。而生活万物通过这种方式表达出来,呈现出的是一种清新,自然与别样韵味。诚然,与我的诗歌风格相差甚远,但文无定式,正因为自己未必写得出来,所以喜欢。我蛮同意费老师说的,诗歌不是越“装”越好,保持日常化写作也是一种能力。而实际上,根源于生活的意象反而是源源不绝的素材,就看怎么用。整体而言,这组诗歌不错。若说挑刺,就是散文化过了一点,稍稍收敛点就好。

    分享到:程鹏2016/09/22 20:25:25

    你的诗歌作品我看了,是我无法到达的才情,感谢你的阅读

    分享到:江飞泉2016/09/23 09:45:11

    兄弟客气了,风格不同而已,你的风格我很喜欢。

      回复
  • 分享到:红红的雨23830积分2016/09/18 16:56:31

    对这有些诗歌的地理名词并不陌生,正像我没有见过作者,但也不会对作者十分陌生。程鹏写的诗没有刻意而为之,没有故弄玄虚。读罢令我想亲近自然,增加了对生活的一分热爱。像梧桐山的山顶,我也上去过一次,坐在山顶上,忙于呼吸,又忘记呼吸。这是引人共鸣的句子。大梅沙去过好些次,每次的感受都不一样,但内心的快乐是相似的,许多大人请玩伴把自己埋在沙滩里,许多孩子在沙滩上做城堡,大海滩上玩大家都忘记了年龄~

    分享到:红红的雨2016/09/18 16:57:18

    感觉自然是最公平的

    分享到:程鹏2016/09/21 06:19:51

    曾经想写一组关于深圳所有的地理诗卷,但我实在是一个不喜游山玩水的人。对于诗歌,才气不足,也就罢了。谢谢阅读

      回复
  • 分享到:刘郎1380积分2016/11/12 10:14:52

    喜欢

      回复
  • 分享到:江飞泉17670积分2016/10/31 17:30:50

    恭喜兄弟连连获奖,散文,诗歌都能来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作者:程鹏920积分
  • 社区:布吉社区
  • 简介:程鹏:参加过青春诗会,获过奖,打过工,也回过乡,出过书。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29300
  • 3
  • 92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03/25 03:53
  • 陌上花
  • 保定李立军(老李飞刀)评》
  • 浮途
  • 老黄牛学飞翔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