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安,苦恶鸟
  • 点击:2511评论:62016/09/28 16:06
  • 收藏


1

我在香港某大学等吴苏敏下课,逛到湖边,在一个告示牌上,看见有这么一种鸟的介绍。它的中文学名叫白胸苦恶鸟,大致说,这鸟两颊、喉以至胸为白色,与黑色的背部黑白分明。不善长距离飞行,善奔走,在芦苇或水草丛中潜行。飞时头颈伸直,两腿悬垂,起飞笨拙。发情期和繁殖期常彻夜鸣叫,鸣声似“苦恶、苦恶”,单调重复,清晰嘹亮。整个晚上,久鸣不息。故称“苦恶鸟”。

香港对于我来说像一本禁书,乍一翻开,一只鸟首先急不可耐地飞了出来。

香港的天好蓝好蓝,蓝得就像“解放区的天!”,自从有了自由行的通行证,香港就成了我沉重身躯的解放区。我有幸住在邻近的深圳,常常没来由地拿上港澳通行证,用E通道过境香港,在落马洲口岸上了东铁线。东铁线就像一道闪电,从香港最北的上水贯穿到香港最南最热闹的尖东。也像一个隐身的感叹号,香港岛就是感叹号的圆点,而维多利亚湾像浮雕花边,装饰着这个感叹号,成就了世界公认的最美海湾!我这么个深圳居民,天天来香港看来香港吃来香港泡港姐,渐渐稀松平常!我迟迟不肯在内地找女友,可不是为了这一天嘛!

香港女孩叫吴苏敏,条件真不错,大学讲师,有钱又年轻呢。今天是第三次见面。第一次见面,误打误撞,她正在主持一个学术会议,远远朝我招招手,就把我支走了。第二次在深圳见的面,她陪着学校领导去考察联合办学,匆匆十分钟寒喧,走过场一样算把我也一并考察了。所谓一回生二回熟,三回手脚忙啊。今天在她任教的校园等她下课,东张西望,天空蓝,荷塘静。我的激动藏在飞鸟们的眼睛里。

白胸苦恶鸟!长得什么样啊?我带着好奇,按图索鸟,从湖区东找到湖区西,从凉亭外找到内湖湾。突然下起小雨,我跑进了附近的学校餐厅。坐在露台上,听着雨声。一下空旷起来的景区内,细蒙蒙的雨雾里,我看到一只前胸洁白的鸟,迅捷地划过,我目光随着它远去,帮它寻找避雨的落脚点,有一个人挡住了我的视线,我东扭扭西扭扭,这个人也随着我移动,执意不让我看,让我急,这人穿着暗花点的职业装,我盯着衣上的斑点,叫道:

能不能把梅花鹿牵开点啊,挡着我了!

能不能给梅花鹿多点两份菠萝包啊,还有一只小鹿哦!

吴苏敏嘻嘻笑起来,我忙递上纸巾,让她擦擦雨水。她一闪身,身后还站着一个小女孩,吴苏敏介绍是她的学生,刚才她正讲着课,突然要昏倒,坚持到下课,是这个学生扶着她走过来的。我要她们快坐下来,喝杯热咖啡。女孩子朝我眯眯笑着,执意要走,苏敏跟她耳语两句,就说,随她吧。

我关切地问,你怎么回事呢?

低血糖,老毛病了。说罢,她从包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轻轻推开盖子,取出一小块锡包装,撕开锡纸,两颗小小的药丸白白地停在她的手心。

她坦然地介绍着她的这个老毛病,不能疲劳,调节心绪,长期服药才行。

堵得慌,好好的女孩子怎么会得这病!我小心地将带来的鲜花推到她手边,她看到花,喜不自禁。也许爱情会让她战胜病魔,我有点意想天开起来。我还苦恼呢,不这么想怎么会有下一步的行动呢,医生永远不会告诉她,你这个病需要爱情的滋养!医生不说,并不代表奇迹不会发生。我相信奇迹,绝不是机心作祟,面对这个双目含情,面色桃红,脖颈白细,粉一般的女孩,你的选择是放弃?那是你的事,我不是。

2

吃了甜品、喝了咖啡后,她就完全正常了。

她家住在将军澳那边,和母亲住。她说想在学校附近租一套房子,这样她就用不着太赶车,一天来回,要省下两个多小时呢。在香港的大学做老师都很敬业,还不够,还要有卖命的那种热忱。吴苏敏无疑有的,时间真是太金贵了。

我介绍自己,在深圳有两套房子,一个人住,却都没住里面。

因为它们是在一个风景区里。

你怎么知道的?

上次我去深圳考察了嘛,虽是走马观花,也是事先做了功课的哦。

那你还知道我什么呢。

单身六年了,最近又回公司打工,供房压力很大吧。

我含糊地点点头,看来她摸的还挺准的呢。

你有点花心哦,有不少艳遇吧,合合合。

我焚香净身好久了。

那就好,那我们很快就会做爱的。

不是……今晚?

一年后。

太快了吧,明天大年三十,后天就……?

嘿嘿嘿……

那天晚上,我们沿着她回家的路走了一个又一个坡,我们在路灯暗处、大树后面、骤雨的间歇,亲吻着,缠绵着,我们像久违的恋人。

我自以为收获这份甜蜜犹如探囊取物,现在看来取物的人未必是我,我以为是我。不是我取,是吴苏敏,人家早早在做功课了!她是我在香港见识的第一个知性女子。

吻着吻着,能感觉苏敏力不从心。天色太晚,她辛劳一天,有了倦意,她要我把她送到最近的一个大巴站。一个小时左右到家,她可以在车上匆匆地睡一觉,到住所还要备一下课。我不能贪心,既是人家的物,就乖乖听人家的话:她说停,就停,把手脚和舌头放回原处。她说要上车回家,那就送她上车。她说你不用再送我,就坐等BX路车,那我就立正稍息坐下,在大巴亭里等。等她消失了,我转头看山下的万家灯火,被海水美美地托起来,美美地晃动。

我赶上最后一班东铁。深圳的水客们大件小件把车子挤得满满当当,我站着其中,拥着一份沉甸甸的甜蜜在摇晃的空间独自品着, 一个老男人的经验告诉我,苏敏又渴又累。

3

吴苏敏是个爱做主的人,在香港她能做主。她曾愉快地说,我们很快就要做爱的,快到我的欣喜还没有落进肚子里,我的屁股还没在办公椅子上坐热就起身赴约了。

第一次幽会是她定的,在屯门大酒店,十楼的一个面朝大海的房间。为什么会选择这么偏的酒店呢?她说在九龙那边,她的学生太多,不太方便。我赶到酒店时,天已经黑了。看到她眼睛有点红肿!原来她的学生很多不上课去了中环,下午,她去看望了自己的学生,才从中环赶来的。

天很热,忙了一天,想快快洗一下澡。洗的时候,倒是很仔细。我们本着对情侣负责的态度,谦逊又大方地让对方巡视,咸淡方圆,彼此满意,甜蜜与矜持交织中,她慢慢地忘记了自己。

而我对她却有所保留,她有一种西药的苦味,还有一点焦味,不是很密,淡淡萦绕在感官。再有一点,就是苏敏的脸、脖子和前胸白细无暇,可是腹部和下肢明显的灰暗,这些可能是她长期服药的结果吧。她身体很轻,娇小匀称,只要我们肌肤相亲,她就一直轻轻呻吟,不绝如缕,始终处在一个高亢的平台上。我停下来,呻吟也就停下来,这让我一直清醒着。面对她自顾自的状态,我有点难受,怕停下来,引起她的不快。可失去了节奏,容易让人疲劳,我最后还是小声对她说,我有点累。

她停下来,眼睛没睁开,一两分钟后,轻轻地说,好吧。苏敏略加思索地睁开了迷人的眼睛。

那天午夜,我们下楼,不远处有一家香港非常出名的西式餐厅,我们坐在原木锯开的椅子上,享用着高热量的羊排和烤蠔。苏敏倒不忌口,这让我有一些安慰,星空虽然遥远,海上的明月却格外抒情。

第二天早上,我正常地醒来,平时这会已经是在上班的路上。昨天下班前,我已填好表格,今天我跑外勤,不用回单位打卡。我都是用这种方法去香港逛街、留宿的。对于拿死工资的人而言,这家私营企业也就剩下这点小福利,而我把这暗自挤兑的福利全部用在香港了。

远处,飞机从海对面的香港新机场一架架飞过来,正好掠过我们上空,苏敏依偎在我身上,每飞过一架,我就向飞机摆摆手,我们就 会一齐说一路平安!一路平安!我想下海游泳。她说,水冷。果然,下水的人不多,几个年长者,戴着泳帽,像在练冬泳。我们在酒店用了早餐,在花园里转了转,拍了几张合影。苏敏答应下午陪我去中环看看的,我很感动,竟请到一个老师陪同!不过我也答应她,到了那里,就在边缘走走,不会挤进人群。她点点头。

一看时间才九点多,我转脸对苏敏说,我们回房间做爱吧。苏敏会说话的眼睛满是盈盈笑意。

4

地铁进入了中环边缘一个站,因为交通管治,我俩突然走入无人之境,经过德辅道中,干诺道中,遮打道,红绿灯还在机械地闪烁,指挥的只是空荡荡的街道,像极了外星人来袭后的洪荒。我忘了在德辅道还是遮打道,大步流星,夸张地飞舞着双臂,开始逗得苏敏前仰后合,帮我拍了几张搞笑的照片,照片上一个微胖的中年正对着空旷的大道踌躇满志。苏敏却不再接招了,她脸色变得雪白,泪水流了下来,我问她怎么了?

远远看到同学们,我就会流眼泪。

我一下子紧张起来,我来这里算什么啊,来看热闹啊?我知道我没有幸灾乐祸,我爱香港,爱过去的车流,爱今天的空旷,郊野、小巷,爱她的创意,爱她的勤勉,她是什么样子我都会爱的。

苏敏的情绪还在变化,状况也悄悄地在变坏,她身体微微摇了摇,正要朝左边倒下时,我一把揽住了她,刚站正,又向右边滑落。

扶我到前面那家咖啡厅。

说罢,她就闭上了眼睛,像进入了梦里。

她身体软软的,我扶她坐下,她说,帮我要一杯加糖的咖啡,一碟甜点。她身体需要糖。一会过后,她像充到了电,眼睛又慢慢地发出光来。我的眉头才展开一点。帮她打开小药盒,取出两种西药。

我好了,在这里坐一会,你去再看看吧,我等你。

不了,我已经看到了,你身体不适,我们还是早点回吧。

聊一会吧,我最近身体有一些反复,上课时,有两次晕倒。一年前我第一次失恋,心情不好,那时我突然不能走路了。学校这才给我病假,我跟妈妈去泰国散心,站在大佛面前祈福,我一下子腿就有劲了,又跑又跳的,回来就精神抖擞上课了。可是最近又没劲似的。

是不是学校教务繁重,压力山大?

学校就是这样,不像内地。我们的课每天都有,都很满,课后还有学生开放日,接待日,香港的学生有无尽的问题要问老师,有时晚上十二点还脱不开身,我们不会敷衍的。也有淘汰的哦。

可你们薪酬也可观,叠在一块亮瞎眼。

讲师也就三五万,妈妈帮我存到一百万了,买房不行,租房就行,合合。

我踊跃地说,租房!那我出一半的钱,好吧。

她笑笑不语,是嘲笑我急功近利吗?

我还想辩解,大陆的工资与香港的还是差一大块的呢,我一个月还没有过万呢。再一问,学校附近的房租要九千多。如果我出一半就没钱还房贷了呀。说实在的我在深圳的两套房子就像两个痴呆儿子,养得我精疲力竭,除了学会抠门,只剩下仪表还能堂堂一下。

她没有要我出钱的意思,我也羞于再开口。人家也从来没邀请我搬去一块住啊。

进一步想,人家就算想我搬去一块住,她不提钱的事,我就可能低眉顺眼地进去住了吗。

  • 分享到:
  • 张樯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6-09-30
  • 刘洪霞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6-09-29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张樯评委1220积分 2016/09/30
    • 分享到:
  • 小说写作的快感来源于亦真亦幻的特定场景和语言表达的冲击力,在变幻万千,绝处逢生,又自然起承转合的险境中,一个个绝妙且又精当的细节出现在无关信仰又崇尚信仰的时代。作品呈现自由心性和自由精神的链条,成为迂回往复的进化物。进而达到从一种事物抵达另一种事物的绝妙之境,这是时代赋予的命运之书,令人惊叹也让人战栗。
  • 无关信仰又是无奈的崇尚着一个全社会的物质信仰,感谢评家的精妙而深入的见解,其实创作而言,作者是第一位的,读者也是一个创作者,相对一个发出内心的声音,多少都不同程度影响着听者,进而共创了一个华章!
  • 回复
  • 现代都市中的重重压力下,人们有没有真正的精神上的依托,依托情感、金钱,还是药物,小说从一对深港两地恋的男女青年身上探讨了人的深层心理需求。苏敏是一个刻画得很成功的人物形象,她独立、自强,更重要的是,在她那里,尊严无价,她构成了现代都市女性精神独立的性格特征。
  • 尊严无价!看的到位!
  • 回复
  • 一场跨越深港两地的爱情,一段纠结犹疑的现代都市情感大戏。作者下笔坦诚,真切地表现出现代人婚恋观的特点和都市生活的某些侧面,显得新颖别致。“在深圳供的两套房子,像是两个痴呆儿子,成年了还需要不断吃奶。看似身价百万,却月月囊中羞涩,诚惶诚恐。“形象地表现了房奴的窘境。整篇小说有不少可圈可点之处。欣赏了。
  • 谢谢欣赏啊,房奴们如何突围是好
  • 回复
  • 有些信仰不朽,有些追求不止。在众生百态的潮流中,逐渐消失的事物又会在特定的环境中重复出现,可视为永恒!有时,在不断突围的同时又不断被包围!
  • 谢谢关注!阳光之下已无新鲜之事,因为人的一念,世界千差万别,每个个体最终都有沉甸甸的别样的收获,周而复始,歌哭传唱!
  • 回复
  • 这个故事非常浓厚的现代气息,反映了当代青年人的爱情观、价值观、道德观。社会在变,在进步,恋爱自由,他们性爱自由,却不色情。他们彼此相爱并调整自己去适应对方,体谅对方。他们经济都有压力,却不去贪对方财物而是各自努力去创造价值。作者还善于细节描写,为后文的发展做好准备,比如苏敏的药与糖,最后苏敏失联了,我找不着苏敏,也就很自然了。只是有点希望爱情真的能医好她的病,她真能亲口向苦恶鸟道声早安。
  • 感动你深刻的理解,道声早安,合合,记下了你的大义!
  • 回复
  • 我要评论
  • 表情
  • 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邻家悦读
  • 260积分
  • 3星
  • 3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31700
  • 2
  • 260
  • 作者:道长
  • 邻家币:498000
  • 评论:45
  • 点击:12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