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章
  • 点击:553评论:12017/02/09 11:28


十章

刘永

章一:晨起动征铎  客行悲故乡

正月初八,北方的农村还被围在寒风冰雪中,电视上播放的新闻是哥斯达黎加总统大选举行。

临近晚上,风硬得像坚冰,晚上围在一起吃晚饭,猫都不愿离开被窝。

晚饭吃的颇好,有过年蒸的枣山,还有炸过的鸡块,烧的红薯茶。

联欢晚会已经播过了许多遍,父亲今天去看望奶奶,我们兄妹五个,哥哥姐姐均自成家,只剩我和母亲在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

门一闪,母亲慌忙站起来迎接。

姨奶带着一身的寒风来了。

姨奶掩了门一坐下问了句:“喝过茶了?”

不待我们回声,便说:“谁谁儿子,谁谁老子,一家子人去浙江打工,一年好几万。”

姨奶的脾气不好,一生靠卖馍为业,凭一人之力含辛茹苦的拉扯孩子,竟是我们小镇上唯一一家出了两个大学生的家庭,如今她的孩子都在县上工作,有头脸,她却不愿进城,兼起了照顾我们这些各家穷亲戚的责任来。

她又似看非看地溜了我一眼说:“小孩不出去挣钱,写写画画能当饭吃?”

此时母亲似是理亏,不作声。

沉默了一会。母亲说:“小姨你喝茶。”

姨奶见人不接话茬,便问我:“你的伤好了?”

我点头。

姨奶说:“人要活出样子来,你当兵回来,媳妇都被人退了两个,又受了伤,你能写会画,终要活出样子,你二十上的人了,不要让人瞧不起。”

母亲解释说:“咱们家人都老实本份,他当兵在部队也靠写画,人家干部都夸他,可赶上裁军回来,你说咱们出去打工,又没一人出去过,他又刚骑摩托车摔伤,这天底下人海茫茫地,让他一个人到那儿去打工!”

姨奶是经过岁月磨练过来的人,她并不气馁,站起来说:“人只要有囊气,到那里都能替爹娘争光。”说完竟也不待人答话,站起来就走了。

她一贯如此,干净利落。

我随姨奶去关门,被寒风吹得一个激凌。

月光犹照,雪映着月光,分不清时辰。

霜又落在了雪上,我悄悄地掩了门,我自骑摩托车摔到眼躺在家里休息以来,每天早晨都是五点钟起床,然后踏着霜或雪一个人在莽莽的田野里走来走去,脚下是咯咯吱吱的雪,离我住所四五里外溪对岸有一株腊梅,香气弥远,我固定每天都循着味去走,一站就几个小时。

村庄蛰伏在地上,不胜其寒。

我如此爱你,你一草一木,甚至微尘,与我骨肉相连。

但你如此冷陌,这冷深入骨髓。

我低着头走,泪水始终在眼角打转,我不会让它成为挂在我脸上的冰。


章二:万里燕南去  青山莽苍苍

阜阳市火车站连接京九,是京九线上一个最大的枢纽站,每年春运期间,这里都少不了上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这里人如山海,如水中缺氧的鱼。朝更深的意思去探究,这里是全中国最大的劳务工输出地之一。

我穿着军大衣,这次的散步并没有走回家,而是径自走到了市火车站。

我的军大衣里边口袋里装了一百块钱。这个钱是年前,母亲说给我的压腰钱。

我不知道这个钱能买到去哪里的车票,我想我应该去哪里呢?我虽逢此大难,却仍不脱书生情怀,我想我要到最最繁华或最最荒凉的地方去寻找我的答案。

西藏从未去过,深圳虽然在我十八岁参军前出过我一部长篇小说,但我只记得它是我看电视里的印象,我亦不知道车票能有多少钱。

我甚至不知道如何去查询路线与买票。

好在我有退伍证,我只在书上得来,人在绝境时,只要有敬诚这个心,便不会绝望。不知道我那里来的机灵,我径自混进了入口,然后我看到一个穿蓝呢子大衣的调度车长。我走过去说:“请您帮我,我想去……。”

轰鸣一声,列车赶巧到了,这个列车,说挤成沙丁鱼罐头是不确切的,一是我从未见过沙丁鱼罐头有多挤,二是我若见了沙丁鱼罐头有多挤,我也会认为没有这春运的火车挤。

那人正在忙碌,闻我说话一愣,似来不及分辨,竟然抓住我,推着我的屁股将我半个身子推上了车。

上边的列车长正在拼命往下推人,见下面的列车长拼命往上推人,大骂“你他妈的给我把人拉下来。”

下面的列连长筋脉贲张破口回敬:“你的妈的我非把他推上去。”

结果,我在两位列车长的对骂中踏上了征程。

我虽然不熟世事之圆滑,却并不认为迂。我混进了车内惦记那列车长必定要找我报仇,便迅速挤进人群,如泥牛入海。

我喘息了一会,忽然从沉寂的乡村进入了这热气腾腾的车箱,我猛然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车子果然是经往深圳,白日过后,夜色深沉,远处山影,近处池塘,光影闪的太快,我的眼受伤初愈,看一会就闭一会眼。山川莽莽,烟雨苍苍,人便经常踏上这不由自主的列车。

车上每响一遍广播补票的播音,我的心就收缩一下。

我是熟读诗书的人,,虽然在乡村却学的是致良知之圣学,我并非不想买票,而是我一是不知道钱够不够票钱,二是我亦不知道这车行到何处才够补票的钱。

车过麻城,已经是夜里十一点钟,我觉得差不多我的钱应该可以去补票了,就朝餐车方向挤。刚走至六箱餐车箱,正不防与人撞了个满怀。

那人怒吼:“小心点!”

抬头一看,两人俱一愣,真正个冤家路窄。

列车长得意地睨着我,如同猫儿捉了老鼠,他说:“你还跑!”

天意弄人,我攥的被汗水浸透了的钱,竟然还是只有一百零几块,还缺了二十块钱。我正窘迫之间,旁边忽然有一个女生说:“我们认识,他来找我,我替他付。”补完票之后,那女生示意我也跟她挤在一起说:“这座位是吃饭后花钱买的,挤一下。”我别无他法,贴里靠车窗坐下,不敢再说话。她主动给我介绍:“我姓谭,也是到深圳的。”我此时心情无法言语,并不同别人一般,这时又想到林语堂说过的:“人所达到彻悟的程度,恰等于他受苦的深度”,我并不敢理会她,只呆呆的望着窗外比黑漆还黑的夜,又忽然想到韦承庆的南行别弟的诗来,万里人南去,三秋雁北飞。未知何岁月,得与尔同归。这是我幼年时练习书法学来的,此时心里万般滋味,又忽然想到“青山处处可埋骨”这句诗,心里也暗自下定决心,此回出来,再不回乡。

后来又知道,母亲早知道我一早出行,竟一夜未睡,只是不忍这离别,故不作声。

而我这车费,也是姨奶早就卖了一只小羊为我准备的。


章三:长夜无聊过  冲锋弃鞍刀

曦明之中,车至罗湖,我同座的谭姓女生,似乎想讲话,终不见我回应,我最后给她要了电话,说要有朝一日还钱给她。待下车时,她似乎欲言又止,一起下车,一起走出通道,前边是两个岔道,一个通向东门,一个通向西门,她望了我一下,似乎看我走那个门,我径走西门,不知道为什么,只是顺势,也或许是逃避。她愣了一下,似乎想走过来,又似乎离东通道更近,便犹豫了一下,只得走向东通道。人生际遇,不可预料,鸳鸯蝴蝶终不是现实生活,我自此再也没见过她,再后来想还她二十块钱,打她留的电话,也不通,多年后回想这一天,仍想不通,她到底想给我说什么。

湿漉漉的深圳像浩淼的大海塞进我的眼睛,我自下车便腿软,像浮在了水中一样,这种感觉后来一直延续在我在深圳的日子里。

我在后来研究心学时悟到“独知”二字,这两个字识字易,识义难,此两字是一人立于滔天恶浪当中,心中有何所想,此时所想,无论善恶,便是最真的念头。这个理是后来在事上磨才得来的,但在当时,我如一人跌入远古洪荒,残剑破履,四顾茫茫。我在这个城市里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没有依托,为了工作与生活,我强忍放弃了我最热爱的读书、写字、画画,弃如敝履。这次出事故对我的影响非常之大,使我重新审视我自小学习的儒家经学,建功立业,与心安何处?外学之用与内学之功?我陷入了一个大混乱,我心中千丝万缕,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抽刀断水,一废百废。我自小便与书为伴,没有书夜里难以入睡,我自小溺于丹青绘事,无笔无纸,我刮锅底灰作墨,无事时我常在觉得手都无处安放,但我再不提起,统统放下。

繁忙的工作在深圳的车轮上飞转。

短短一年之内,我便从初到深圳一百三十斤瘦到一百一十斤左右。


章四:苦心诣有寄  无意柳成荫

昔王阳明被谪龙场,置一石棺,终于有“龙场开悟”。

我被塞进办公室顶上处二平米办公室夹层之中,亦同石棺,然终无期有进。

复一年,我结识妻子,我曾多次在文中与演讲中提及,她不弃卑鄙,于患难中爱我,不但是我爱人,亦是我恩人。因我踏实肯干,忠心耿耿,被公司特别照顾安排一间不足二十平米的小房间。

久幽思动,我于百般困苦当中,终有一天悟到:“外学之用,在于致用,内学之用,在于放心。出世与入世,不在形势,是在内心。”这个浅显的想法,使我放下了自己的执着,我进而又想:“内圣,是对心的交待,但外王是做事的手段,内圣和外王又同时是入世和出世的诠释和方法,我自觉得社会不接纳我,自闭于世外,是因为我内心中没有想与这个社会有所接洽,若我想入世,便做与世接洽的事,做得一分便是一分,不做一分,不但出世外王无分,便是内圣,也只是停在口头上。”这便是我从读书中悟得的道理。

这一念之转,使我一下子对深圳改变了看法。

从此,我便想方设法,重拾读书写字画画。读书还好,唯写字画画,我小小的一个房间,又是卧室、又是客厅、又是厨房、又是洗手间,我便想方设法,在楼道中的转角处,上一层是并排的几个水龙头,我这一层每日人来人往,熙攘盈声,我便小心奕奕在不影响别人的情况下,展开纸卷,趴在楼道下画画,灯光还是声控灯,便一会咳嗽一声。

自我悟到致用之理,便想我的绘画虽是从爷爷处家传传下来的指画,也需与与所住这座城市有接洽之处,因深圳又名鹏城,我便将指画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创作老鹰的画法之中,并立志,无论时人识不识我,我自尽力为这座城市画一卷千米的指画长卷《鹏城赋》。这卷长卷,至今仍在创作当中,但已得到多方认可,并由时任中国收藏家协会会长阎振堂亲自题名。

但在当进,一切犹如夜中行军,怀刀夜行。

一日,适逢居委会在各个小区住房查计生,看见我于楼道明灭之处,手下遄飞,大鹰突出,叹为观止。因又告说深圳人才汇粹,藏龙卧虎,正逢一年一度的深圳外来工才艺大赛,由居委会推荐我参加。

这是我第一次与深圳发生关系。我参加活动,一路初赛、复赛,畅通无碍,参加总决赛时,正逢四川汶川大地震后一日,其时我妻子已经待产,我这时连生育小孩子住院的钱都没凑够。总赛是在宝安区,我便少有的打车赶去,当时司机一路上说出租车公司鼓励的士司机捐款,他已经捐了五十,待到门口又想,捐一百也才是他半天的收入,可对那些埋在地下的人来说,一瓶水可能就救得一命,因此,他又折回去又捐了五十。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刘永十章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巨额的打赏。刚开始看到一连串的数字,我还认真地数了数上面的数字,哦,确定是六位数。为什么一篇文章可以获得如此巨大的打赏呢?为此,我特意前来学习!文章分十章,写了: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万里燕南去 青山莽苍苍……离开故乡,抵达深圳,是为追寻梦想。在深圳,作者收获不少。获“书香岭南模范个人”称号、“深圳爱心家庭奖”、举办过“刘永指画书法展”……这是一篇文笔极棒的个人传记!强烈荐读!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50积分
  • 3星
  • 0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00100
  • 1
  • 150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或许年轻,青春、激情、梦想,这些会催人奋进。其实老家的安逸也可能是只是一时,很难实现你的人生梦想。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在异乡艰苦的生活更能磨炼人的意志,父母在,不远游,这好像不适合当今这个社会了。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如果你认为在家那个事业单位只是眼前的利益,实现不了你的远大理想,相信你父母也会同意你的选择的。祝你努力实现自己心中的梦想!

    红红的雨那么苦,我也不愿离开深圳。

    2017/6/22 15:30:54
  • “回不回家是难题”这一话题,引发过广大漂泊在一线城市的年轻人对于是否回家问题的激烈讨论,我们可以理解年轻人内心深处层层矛盾,尽管很多的想法不尽相同,但没有人能够真正的割舍得下故乡,当大城市的光鲜与家乡的黯淡交错着在年轻人身上投射出阴影时,谨记着不管是否留在大城市,都不要忘记脉搏流淌的血液,城市的便利与包容,可以让你留恋,每个人都有选择各有自生活方式的权利,但在打拼的同时,在理想身后那就是你的家乡。

    欣欣那么苦,我也不愿离开深圳。

    2017/6/22 14:41:30
  • 水去先生,对城市吃相观察入微,说起声色吃相,侃侃而来。语气夹生夹白,如深夜的夜招女郎,魑惑着读者的胃腑。他对都市的吃相百态,人生浮华,如描绘一幅现时代的清明上河图般:从日本到内陆,影子摇摇晃过,观念前卫而新潮,用一幅冷静的眼镜,把浮市映入自己去繁复简的眼眸。

    叶紫寅次郎的深圳食堂

    2017/6/22 10:27:16
  • 刚才,一点进邻家网,在最新打赏看到“520微咖大赛组委会”打赏了《子民的信仰》,再点进来看这篇微咖,在“荣誉奖项”,看到了三个醒目的大红字“年冠军”。祝贺西楚霸王,你凭实力获得此荣耀!作为微咖赛的参与者,我有幸见证了这个令人沸腾的激动时刻!很早的时候,我就为这篇微咖砸币了,我有一种预感,作品有机会获得月冠军,年冠军。今天一看,此前的预感还真对了。好开心好激动啊,盼望着分享邻家币的邮件快点来。

    吴春丽子民的信仰

    2017/6/22 9:39:01
  • 向善,其实是最原始的心态与行为的合一,人之初,性本善。作为感知人间烟火滋味的个体,善良是一种本能,是做人最起码的道德要求。只有善良,才能战胜人心中的自私与贪婪,为社会和谐增添有力的臂膀。许先生所做的善事、善举都得到了回报,善有善报,拾机不味,得到了犹太人老板的奖赏,真心希望每个人都可以像许先生一样,敢于向善 乐于向善, 人心向善,必有好报,有因必有果,这是绝对不会错的,或现世受、或后世受。

    狼师大半个世纪的善缘

    2017/6/21 21:05:00
  • 作为六约社区的成员,作者所写的关于深圳六约的一切场景,就犹如我的生活般。作为同样是写文字的人,我没有宴烈春的勤快与执着。他执着朴实的文字,一心不苟地打磨自己文字的耐心与劲力,这是最值得我学习的地方。与他相比,我羞愧我自己有时像是个T台走秀的女子,兴趣儿来了,对文字搔头弄粉一下,糊弄糊弄心情就得了,看了作者的文字,我才觉得,作者是慢工出细活,对文字,是发自内心的忠诚与恭敬。

    叶紫2016我在深圳写给yy的信

    2017/6/21 16:14:44
  • 只有老深圳,才能写出这样的美文!光纪录,光是写表层的景、物,会让文字淡如白开。春燕的内心,是敏感的。或许,只有内心的多滤,才会更愿意花时间去打量我们身边的城市、陌生人、熟人。市井百态,要慢慢地去感受,才能有更多的体会。生之不易,却也珍惜!在横岗多年,一颗木棉的花开,她关注;用俯视的眼光打量龙岗3号线,悟出不少的独特见解;通往横岗力嘉集团的那条小路,再重走,在惬意中静享时光的年轮。非常不错的非虚构!

    吴春丽生之录

    2017/6/21 15:24:31
  • 本文内容引人深思,寒门孩子的成功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寒门可以出贵子,而且出贵子和出身没有直接关系,我们无法改变出身,但是可以用过自己的努力让我们的未来更好,这个就是人活着的意义,我希望和所以人共勉,无论我们的人生遇到什么样的挫折苦难,都不要丢掉人本心性之善念,世界依然美好,一时的失意根本不算什么,没事多读读书看看古人如何对待苦难和挫折的。无论何人何种出身,都要努力,都得努力才可以有美好的人生,

    狼师寒门书生

    2017/6/21 14:32:58
  • 这两老口哪是要干仗呀,分明是秀恩爱嘛。这老头子哪是要打人呀,找机会逗乐呢。文里有两件法宝吧,老头子的棍子,老奶奶的厚棉裤。没有这两件道具,他俩的戏可就唱不下去了。家有一老就有一宝,这家太幸福了,有两宝。你看家里这气氛被这俩位可爱的老人给调节得多好呀。把没盐没味的生活硬是给炒成了色香味俱全的佳肴。读完全文,深切地感受到这是一篇幽默地、接地气、温情的的微伽。

    端柔​奶奶的法宝

    2017/6/21 14:09:01
  • 阅读是吸收,写作是倾吐,倾吐能否合乎于法度,显然与吸收有密切的联系,对于阅读的吸收,不仅仅是材料本身的积累,也可以吸收有益的思想见解,通过自己的思考进行内化和发展,从而拓展自己的思维空间,对于写作的倾吐,是运用语言文字进行表达和交流的重要方式,是认识世界认识自我,进行创造性表述的过程,阅读到的知识积累起来才能厚积薄发,达到所谓的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的这种高层境界。

    狼师感恩阅读和写作

    2017/6/21 9:53:19
  • 荣姐太热心了!在邻家,荣姐每次写评论,都很用心写。我没想到的是,荣姐还有这么一个跟文友黄峰见面的经历。端午节以文会友,这个节日更有意义了。以往读黄峰的文章,知道他是从事古玩方面的工作,但不知道他是:中国深圳第一股金证“深宝安”的收藏人。因为文字,让同城的我们相识,相知。关于“文友相亲”,过程是那么美好!荣姐,你也不等等我,就跑去古玩城吃水煮鱼片,尖椒煸四季豆。有荣姐的鼓励,我相信黄峰会进步的。

    吴春丽文友黄峰

    2017/6/21 9:37:00
  • 好狠啊,居然用“中毒”来表达自己对深圳邻家的热爱!没有看全文之前,我还在想,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毒。原来,是深情种下的毒。这样说来,中毒的,可不止你一个人哈!邻家,我在这里玩了四年了,一直都舍不得离开。说到邻家带给我们的快乐,太多了。端柔是四川人,对深圳却那么热爱,说明心中充满了对文学的热爱,也对这座城市充满了喜欢。中毒了怎么解?如端柔所说,“你也喜欢这毒,那我们一起乐在毒中吧!”因为热爱,所以中毒!

    吴春丽

    2017/6/21 9:17:23
  • 黄峰,这名字起得大好。“黄”,俗点说,是“黄金”,往雅里讲,指“辉煌”;“峰”喻为“像蜜蜂般辛勤的劳作”。而这些均在本家前辈身上有所体现:物质上,您拥有数不清的具有潜在价值的古玩;精神上,您在一年的时间内,即已发表近两百篇佳作!前者,离不开您与深圳这座创造奇迹的城市一起大踏步的向前奔跑;后者,离不开邻家为你、我、他搭建一个相互认识、携手进步的平台。

    黄元罗文友黄峰

    2017/6/21 6:18:56
  • 这“毒”中得忒好了!此“毒”能激发写手们创作的热情,在不知不觉中使自己的创作能力得以提高;此“毒”能吸引读者们深入阅读并考验他们的眼力,让其敢下注、会下注,并最终与作者一起分享夺冠后所带来的物质与精神上的双丰收!正所谓:今夏吃瓜何处?快来邻家下注。既可以文会友,又能把佳作睹。

    黄元罗

    2017/6/21 6:13:17
  • 春丽这次回家写了这么好的随笔,上次我也回家了,天天在外面玩,母亲每天会去老年活动中打小麻将。我也陪了几次母亲。我在外打搏十几年一次都没陪父母过春节,里面有很多的因素。我跟你相反,一回到老家,要走时买好多的土特产。提不动就寄一部份回深圳。姐姐急得说豆腐都盘成肉价钱。我哥说:你要理解她,这么多年没有忘记家乡的味道。我这次回深圳:卤牛肉、卤兔子、爆土鲜鱼片、粉条,黄豆、五香豆腐干、枇杷、那真是提不动。

    春风妙语待到离别故乡时方知情难怯

    2017/6/20 23:13:0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