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章
  • [1] [0]


十章

刘永

章一:晨起动征铎  客行悲故乡

正月初八,北方的农村还被围在寒风冰雪中,电视上播放的新闻是哥斯达黎加总统大选举行。

临近晚上,风硬得像坚冰,晚上围在一起吃晚饭,猫都不愿离开被窝。

晚饭吃的颇好,有过年蒸的枣山,还有炸过的鸡块,烧的红薯茶。

联欢晚会已经播过了许多遍,父亲今天去看望奶奶,我们兄妹五个,哥哥姐姐均自成家,只剩我和母亲在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

门一闪,母亲慌忙站起来迎接。

姨奶带着一身的寒风来了。

姨奶掩了门一坐下问了句:“喝过茶了?”

不待我们回声,便说:“谁谁儿子,谁谁老子,一家子人去浙江打工,一年好几万。”

姨奶的脾气不好,一生靠卖馍为业,凭一人之力含辛茹苦的拉扯孩子,竟是我们小镇上唯一一家出了两个大学生的家庭,如今她的孩子都在县上工作,有头脸,她却不愿进城,兼起了照顾我们这些各家穷亲戚的责任来。

她又似看非看地溜了我一眼说:“小孩不出去挣钱,写写画画能当饭吃?”

此时母亲似是理亏,不作声。

沉默了一会。母亲说:“小姨你喝茶。”

姨奶见人不接话茬,便问我:“你的伤好了?”

我点头。

姨奶说:“人要活出样子来,你当兵回来,媳妇都被人退了两个,又受了伤,你能写会画,终要活出样子,你二十上的人了,不要让人瞧不起。”

母亲解释说:“咱们家人都老实本份,他当兵在部队也靠写画,人家干部都夸他,可赶上裁军回来,你说咱们出去打工,又没一人出去过,他又刚骑摩托车摔伤,这天底下人海茫茫地,让他一个人到那儿去打工!”

姨奶是经过岁月磨练过来的人,她并不气馁,站起来说:“人只要有囊气,到那里都能替爹娘争光。”说完竟也不待人答话,站起来就走了。

她一贯如此,干净利落。

我随姨奶去关门,被寒风吹得一个激凌。

月光犹照,雪映着月光,分不清时辰。

霜又落在了雪上,我悄悄地掩了门,我自骑摩托车摔到眼躺在家里休息以来,每天早晨都是五点钟起床,然后踏着霜或雪一个人在莽莽的田野里走来走去,脚下是咯咯吱吱的雪,离我住所四五里外溪对岸有一株腊梅,香气弥远,我固定每天都循着味去走,一站就几个小时。

村庄蛰伏在地上,不胜其寒。

我如此爱你,你一草一木,甚至微尘,与我骨肉相连。

但你如此冷陌,这冷深入骨髓。

我低着头走,泪水始终在眼角打转,我不会让它成为挂在我脸上的冰。


章二:万里燕南去  青山莽苍苍

阜阳市火车站连接京九,是京九线上一个最大的枢纽站,每年春运期间,这里都少不了上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这里人如山海,如水中缺氧的鱼。朝更深的意思去探究,这里是全中国最大的劳务工输出地之一。

我穿着军大衣,这次的散步并没有走回家,而是径自走到了市火车站。

我的军大衣里边口袋里装了一百块钱。这个钱是年前,母亲说给我的压腰钱。

我不知道这个钱能买到去哪里的车票,我想我应该去哪里呢?我虽逢此大难,却仍不脱书生情怀,我想我要到最最繁华或最最荒凉的地方去寻找我的答案。

西藏从未去过,深圳虽然在我十八岁参军前出过我一部长篇小说,但我只记得它是我看电视里的印象,我亦不知道车票能有多少钱。

我甚至不知道如何去查询路线与买票。

好在我有退伍证,我只在书上得来,人在绝境时,只要有敬诚这个心,便不会绝望。不知道我那里来的机灵,我径自混进了入口,然后我看到一个穿蓝呢子大衣的调度车长。我走过去说:“请您帮我,我想去……。”

轰鸣一声,列车赶巧到了,这个列车,说挤成沙丁鱼罐头是不确切的,一是我从未见过沙丁鱼罐头有多挤,二是我若见了沙丁鱼罐头有多挤,我也会认为没有这春运的火车挤。

那人正在忙碌,闻我说话一愣,似来不及分辨,竟然抓住我,推着我的屁股将我半个身子推上了车。

上边的列车长正在拼命往下推人,见下面的列车长拼命往上推人,大骂“你他妈的给我把人拉下来。”

下面的列连长筋脉贲张破口回敬:“你的妈的我非把他推上去。”

结果,我在两位列车长的对骂中踏上了征程。

我虽然不熟世事之圆滑,却并不认为迂。我混进了车内惦记那列车长必定要找我报仇,便迅速挤进人群,如泥牛入海。

我喘息了一会,忽然从沉寂的乡村进入了这热气腾腾的车箱,我猛然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车子果然是经往深圳,白日过后,夜色深沉,远处山影,近处池塘,光影闪的太快,我的眼受伤初愈,看一会就闭一会眼。山川莽莽,烟雨苍苍,人便经常踏上这不由自主的列车。

车上每响一遍广播补票的播音,我的心就收缩一下。

我是熟读诗书的人,,虽然在乡村却学的是致良知之圣学,我并非不想买票,而是我一是不知道钱够不够票钱,二是我亦不知道这车行到何处才够补票的钱。

车过麻城,已经是夜里十一点钟,我觉得差不多我的钱应该可以去补票了,就朝餐车方向挤。刚走至六箱餐车箱,正不防与人撞了个满怀。

那人怒吼:“小心点!”

抬头一看,两人俱一愣,真正个冤家路窄。

列车长得意地睨着我,如同猫儿捉了老鼠,他说:“你还跑!”

天意弄人,我攥的被汗水浸透了的钱,竟然还是只有一百零几块,还缺了二十块钱。我正窘迫之间,旁边忽然有一个女生说:“我们认识,他来找我,我替他付。”补完票之后,那女生示意我也跟她挤在一起说:“这座位是吃饭后花钱买的,挤一下。”我别无他法,贴里靠车窗坐下,不敢再说话。她主动给我介绍:“我姓谭,也是到深圳的。”我此时心情无法言语,并不同别人一般,这时又想到林语堂说过的:“人所达到彻悟的程度,恰等于他受苦的深度”,我并不敢理会她,只呆呆的望着窗外比黑漆还黑的夜,又忽然想到韦承庆的南行别弟的诗来,万里人南去,三秋雁北飞。未知何岁月,得与尔同归。这是我幼年时练习书法学来的,此时心里万般滋味,又忽然想到“青山处处可埋骨”这句诗,心里也暗自下定决心,此回出来,再不回乡。

后来又知道,母亲早知道我一早出行,竟一夜未睡,只是不忍这离别,故不作声。

而我这车费,也是姨奶早就卖了一只小羊为我准备的。


章三:长夜无聊过  冲锋弃鞍刀

曦明之中,车至罗湖,我同座的谭姓女生,似乎想讲话,终不见我回应,我最后给她要了电话,说要有朝一日还钱给她。待下车时,她似乎欲言又止,一起下车,一起走出通道,前边是两个岔道,一个通向东门,一个通向西门,她望了我一下,似乎看我走那个门,我径走西门,不知道为什么,只是顺势,也或许是逃避。她愣了一下,似乎想走过来,又似乎离东通道更近,便犹豫了一下,只得走向东通道。人生际遇,不可预料,鸳鸯蝴蝶终不是现实生活,我自此再也没见过她,再后来想还她二十块钱,打她留的电话,也不通,多年后回想这一天,仍想不通,她到底想给我说什么。

湿漉漉的深圳像浩淼的大海塞进我的眼睛,我自下车便腿软,像浮在了水中一样,这种感觉后来一直延续在我在深圳的日子里。

我在后来研究心学时悟到“独知”二字,这两个字识字易,识义难,此两字是一人立于滔天恶浪当中,心中有何所想,此时所想,无论善恶,便是最真的念头。这个理是后来在事上磨才得来的,但在当时,我如一人跌入远古洪荒,残剑破履,四顾茫茫。我在这个城市里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没有依托,为了工作与生活,我强忍放弃了我最热爱的读书、写字、画画,弃如敝履。这次出事故对我的影响非常之大,使我重新审视我自小学习的儒家经学,建功立业,与心安何处?外学之用与内学之功?我陷入了一个大混乱,我心中千丝万缕,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抽刀断水,一废百废。我自小便与书为伴,没有书夜里难以入睡,我自小溺于丹青绘事,无笔无纸,我刮锅底灰作墨,无事时我常在觉得手都无处安放,但我再不提起,统统放下。

繁忙的工作在深圳的车轮上飞转。

短短一年之内,我便从初到深圳一百三十斤瘦到一百一十斤左右。


章四:苦心诣有寄  无意柳成荫

昔王阳明被谪龙场,置一石棺,终于有“龙场开悟”。

我被塞进办公室顶上处二平米办公室夹层之中,亦同石棺,然终无期有进。

复一年,我结识妻子,我曾多次在文中与演讲中提及,她不弃卑鄙,于患难中爱我,不但是我爱人,亦是我恩人。因我踏实肯干,忠心耿耿,被公司特别照顾安排一间不足二十平米的小房间。

久幽思动,我于百般困苦当中,终有一天悟到:“外学之用,在于致用,内学之用,在于放心。出世与入世,不在形势,是在内心。”这个浅显的想法,使我放下了自己的执着,我进而又想:“内圣,是对心的交待,但外王是做事的手段,内圣和外王又同时是入世和出世的诠释和方法,我自觉得社会不接纳我,自闭于世外,是因为我内心中没有想与这个社会有所接洽,若我想入世,便做与世接洽的事,做得一分便是一分,不做一分,不但出世外王无分,便是内圣,也只是停在口头上。”这便是我从读书中悟得的道理。

这一念之转,使我一下子对深圳改变了看法。

从此,我便想方设法,重拾读书写字画画。读书还好,唯写字画画,我小小的一个房间,又是卧室、又是客厅、又是厨房、又是洗手间,我便想方设法,在楼道中的转角处,上一层是并排的几个水龙头,我这一层每日人来人往,熙攘盈声,我便小心奕奕在不影响别人的情况下,展开纸卷,趴在楼道下画画,灯光还是声控灯,便一会咳嗽一声。

自我悟到致用之理,便想我的绘画虽是从爷爷处家传传下来的指画,也需与与所住这座城市有接洽之处,因深圳又名鹏城,我便将指画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创作老鹰的画法之中,并立志,无论时人识不识我,我自尽力为这座城市画一卷千米的指画长卷《鹏城赋》。这卷长卷,至今仍在创作当中,但已得到多方认可,并由时任中国收藏家协会会长阎振堂亲自题名。

但在当进,一切犹如夜中行军,怀刀夜行。

一日,适逢居委会在各个小区住房查计生,看见我于楼道明灭之处,手下遄飞,大鹰突出,叹为观止。因又告说深圳人才汇粹,藏龙卧虎,正逢一年一度的深圳外来工才艺大赛,由居委会推荐我参加。

这是我第一次与深圳发生关系。我参加活动,一路初赛、复赛,畅通无碍,参加总决赛时,正逢四川汶川大地震后一日,其时我妻子已经待产,我这时连生育小孩子住院的钱都没凑够。总赛是在宝安区,我便少有的打车赶去,当时司机一路上说出租车公司鼓励的士司机捐款,他已经捐了五十,待到门口又想,捐一百也才是他半天的收入,可对那些埋在地下的人来说,一瓶水可能就救得一命,因此,他又折回去又捐了五十。

  • 标签:刘永十章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吴春丽41330积分2017/02/10 14:58:48

    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巨额的打赏。刚开始看到一连串的数字,我还认真地数了数上面的数字,哦,确定是六位数。为什么一篇文章可以获得如此巨大的打赏呢?为此,我特意前来学习!文章分十章,写了: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万里燕南去 青山莽苍苍……离开故乡,抵达深圳,是为追寻梦想。在深圳,作者收获不少。获“书香岭南模范个人”称号、“深圳爱心家庭奖”、举办过“刘永指画书法展”……这是一篇文笔极棒的个人传记!强烈荐读!

      回复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1
  • 100100
  • 1
  • 150
  • 十章
  • 时间:2017-02-09
  • 点击:187
  • 评论:1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