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章
  • 点击:743评论:12017/02/09 11:28


章一:晨起动征铎  客行悲故乡

正月初八,北方的农村还被围在寒风冰雪中,电视上播放的新闻是哥斯达黎加总统大选举行。

临近晚上,风硬得像坚冰,晚上围在一起吃晚饭,猫都不愿离开被窝。

晚饭吃的颇好,有过年蒸的枣山,还有炸过的鸡块,烧的红薯茶。

联欢晚会已经播过了许多遍,父亲今天去看望奶奶,我们兄妹五个,哥哥姐姐均自成家,只剩我和母亲在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

门一闪,母亲慌忙站起来迎接。

姨奶带着一身的寒风来了。

姨奶掩了门一坐下问了句:“喝过茶了?”

不待我们回声,便说:“谁谁儿子,谁谁老子,一家子人去浙江打工,一年好几万。”

姨奶的脾气不好,一生靠卖馍为业,凭一人之力含辛茹苦的拉扯孩子,竟是我们小镇上唯一一家出了两个大学生的家庭,如今她的孩子都在县上工作,有头脸,她却不愿进城,兼起了照顾我们这些各家穷亲戚的责任来。

她又似看非看地溜了我一眼说:“小孩不出去挣钱,写写画画能当饭吃?”

此时母亲似是理亏,不作声。

沉默了一会。母亲说:“小姨你喝茶。”

姨奶见人不接话茬,便问我:“你的伤好了?”

我点头。

姨奶说:“人要活出样子来,你当兵回来,媳妇都被人退了两个,又受了伤,你能写会画,终要活出样子,你二十上的人了,不要让人瞧不起。”

母亲解释说:“咱们家人都老实本份,他当兵在部队也靠写画,人家干部都夸他,可赶上裁军回来,你说咱们出去打工,又没一人出去过,他又刚骑摩托车摔伤,这天底下人海茫茫地,让他一个人到那儿去打工!”

姨奶是经过岁月磨练过来的人,她并不气馁,站起来说:“人只要有囊气,到那里都能替爹娘争光。”说完竟也不待人答话,站起来就走了。

她一贯如此,干净利落。

我随姨奶去关门,被寒风吹得一个激凌。

月光犹照,雪映着月光,分不清时辰。

霜又落在了雪上,我悄悄地掩了门,我自骑摩托车摔到眼躺在家里休息以来,每天早晨都是五点钟起床,然后踏着霜或雪一个人在莽莽的田野里走来走去,脚下是咯咯吱吱的雪,离我住所四五里外溪对岸有一株腊梅,香气弥远,我固定每天都循着味去走,一站就几个小时。

村庄蛰伏在地上,不胜其寒。

我如此爱你,你一草一木,甚至微尘,与我骨肉相连。

但你如此冷陌,这冷深入骨髓。

我低着头走,泪水始终在眼角打转,我不会让它成为挂在我脸上的冰。


章二:万里燕南去  青山莽苍苍

阜阳市火车站连接京九,是京九线上一个最大的枢纽站,每年春运期间,这里都少不了上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这里人如山海,如水中缺氧的鱼。朝更深的意思去探究,这里是全中国最大的劳务工输出地之一。

我穿着军大衣,这次的散步并没有走回家,而是径自走到了市火车站。

我的军大衣里边口袋里装了一百块钱。这个钱是年前,母亲说给我的压腰钱。

我不知道这个钱能买到去哪里的车票,我想我应该去哪里呢?我虽逢此大难,却仍不脱书生情怀,我想我要到最最繁华或最最荒凉的地方去寻找我的答案。

西藏从未去过,深圳虽然在我十八岁参军前出过我一部长篇小说,但我只记得它是我看电视里的印象,我亦不知道车票能有多少钱。

我甚至不知道如何去查询路线与买票。

好在我有退伍证,我只在书上得来,人在绝境时,只要有敬诚这个心,便不会绝望。不知道我那里来的机灵,我径自混进了入口,然后我看到一个穿蓝呢子大衣的调度车长。我走过去说:“请您帮我,我想去……。”

轰鸣一声,列车赶巧到了,这个列车,说挤成沙丁鱼罐头是不确切的,一是我从未见过沙丁鱼罐头有多挤,二是我若见了沙丁鱼罐头有多挤,我也会认为没有这春运的火车挤。

那人正在忙碌,闻我说话一愣,似来不及分辨,竟然抓住我,推着我的屁股将我半个身子推上了车。

上边的列车长正在拼命往下推人,见下面的列车长拼命往上推人,大骂“你他妈的给我把人拉下来。”

下面的列连长筋脉贲张破口回敬:“你的妈的我非把他推上去。”

结果,我在两位列车长的对骂中踏上了征程。

我虽然不熟世事之圆滑,却并不认为迂。我混进了车内惦记那列车长必定要找我报仇,便迅速挤进人群,如泥牛入海。

我喘息了一会,忽然从沉寂的乡村进入了这热气腾腾的车箱,我猛然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车子果然是经往深圳,白日过后,夜色深沉,远处山影,近处池塘,光影闪的太快,我的眼受伤初愈,看一会就闭一会眼。山川莽莽,烟雨苍苍,人便经常踏上这不由自主的列车。

车上每响一遍广播补票的播音,我的心就收缩一下。

我是熟读诗书的人,,虽然在乡村却学的是致良知之圣学,我并非不想买票,而是我一是不知道钱够不够票钱,二是我亦不知道这车行到何处才够补票的钱。

车过麻城,已经是夜里十一点钟,我觉得差不多我的钱应该可以去补票了,就朝餐车方向挤。刚走至六箱餐车箱,正不防与人撞了个满怀。

那人怒吼:“小心点!”

抬头一看,两人俱一愣,真正个冤家路窄。

列车长得意地睨着我,如同猫儿捉了老鼠,他说:“你还跑!”

天意弄人,我攥的被汗水浸透了的钱,竟然还是只有一百零几块,还缺了二十块钱。我正窘迫之间,旁边忽然有一个女生说:“我们认识,他来找我,我替他付。”补完票之后,那女生示意我也跟她挤在一起说:“这座位是吃饭后花钱买的,挤一下。”我别无他法,贴里靠车窗坐下,不敢再说话。她主动给我介绍:“我姓谭,也是到深圳的。”我此时心情无法言语,并不同别人一般,这时又想到林语堂说过的:“人所达到彻悟的程度,恰等于他受苦的深度”,我并不敢理会她,只呆呆的望着窗外比黑漆还黑的夜,又忽然想到韦承庆的南行别弟的诗来,万里人南去,三秋雁北飞。未知何岁月,得与尔同归。这是我幼年时练习书法学来的,此时心里万般滋味,又忽然想到“青山处处可埋骨”这句诗,心里也暗自下定决心,此回出来,再不回乡。

后来又知道,母亲早知道我一早出行,竟一夜未睡,只是不忍这离别,故不作声。

而我这车费,也是姨奶早就卖了一只小羊为我准备的。


章三:长夜无聊过  冲锋弃鞍刀

曦明之中,车至罗湖,我同座的谭姓女生,似乎想讲话,终不见我回应,我最后给她要了电话,说要有朝一日还钱给她。待下车时,她似乎欲言又止,一起下车,一起走出通道,前边是两个岔道,一个通向东门,一个通向西门,她望了我一下,似乎看我走那个门,我径走西门,不知道为什么,只是顺势,也或许是逃避。她愣了一下,似乎想走过来,又似乎离东通道更近,便犹豫了一下,只得走向东通道。人生际遇,不可预料,鸳鸯蝴蝶终不是现实生活,我自此再也没见过她,再后来想还她二十块钱,打她留的电话,也不通,多年后回想这一天,仍想不通,她到底想给我说什么。

湿漉漉的深圳像浩淼的大海塞进我的眼睛,我自下车便腿软,像浮在了水中一样,这种感觉后来一直延续在我在深圳的日子里。

我在后来研究心学时悟到“独知”二字,这两个字识字易,识义难,此两字是一人立于滔天恶浪当中,心中有何所想,此时所想,无论善恶,便是最真的念头。这个理是后来在事上磨才得来的,但在当时,我如一人跌入远古洪荒,残剑破履,四顾茫茫。我在这个城市里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没有依托,为了工作与生活,我强忍放弃了我最热爱的读书、写字、画画,弃如敝履。这次出事故对我的影响非常之大,使我重新审视我自小学习的儒家经学,建功立业,与心安何处?外学之用与内学之功?我陷入了一个大混乱,我心中千丝万缕,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抽刀断水,一废百废。我自小便与书为伴,没有书夜里难以入睡,我自小溺于丹青绘事,无笔无纸,我刮锅底灰作墨,无事时我常在觉得手都无处安放,但我再不提起,统统放下。

繁忙的工作在深圳的车轮上飞转。

短短一年之内,我便从初到深圳一百三十斤瘦到一百一十斤左右。


章四:苦心诣有寄  无意柳成荫

昔王阳明被谪龙场,置一石棺,终于有“龙场开悟”。

我被塞进办公室顶上处二平米办公室夹层之中,亦同石棺,然终无期有进。

复一年,我结识妻子,我曾多次在文中与演讲中提及,她不弃卑鄙,于患难中爱我,不但是我爱人,亦是我恩人。因我踏实肯干,忠心耿耿,被公司特别照顾安排一间不足二十平米的小房间。

久幽思动,我于百般困苦当中,终有一天悟到:“外学之用,在于致用,内学之用,在于放心。出世与入世,不在形势,是在内心。”这个浅显的想法,使我放下了自己的执着,我进而又想:“内圣,是对心的交待,但外王是做事的手段,内圣和外王又同时是入世和出世的诠释和方法,我自觉得社会不接纳我,自闭于世外,是因为我内心中没有想与这个社会有所接洽,若我想入世,便做与世接洽的事,做得一分便是一分,不做一分,不但出世外王无分,便是内圣,也只是停在口头上。”这便是我从读书中悟得的道理。

这一念之转,使我一下子对深圳改变了看法。

从此,我便想方设法,重拾读书写字画画。读书还好,唯写字画画,我小小的一个房间,又是卧室、又是客厅、又是厨房、又是洗手间,我便想方设法,在楼道中的转角处,上一层是并排的几个水龙头,我这一层每日人来人往,熙攘盈声,我便小心奕奕在不影响别人的情况下,展开纸卷,趴在楼道下画画,灯光还是声控灯,便一会咳嗽一声。

自我悟到致用之理,便想我的绘画虽是从爷爷处家传传下来的指画,也需与与所住这座城市有接洽之处,因深圳又名鹏城,我便将指画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创作老鹰的画法之中,并立志,无论时人识不识我,我自尽力为这座城市画一卷千米的指画长卷《鹏城赋》。这卷长卷,至今仍在创作当中,但已得到多方认可,并由时任中国收藏家协会会长阎振堂亲自题名。

但在当进,一切犹如夜中行军,怀刀夜行。

一日,适逢居委会在各个小区住房查计生,看见我于楼道明灭之处,手下遄飞,大鹰突出,叹为观止。因又告说深圳人才汇粹,藏龙卧虎,正逢一年一度的深圳外来工才艺大赛,由居委会推荐我参加。

这是我第一次与深圳发生关系。我参加活动,一路初赛、复赛,畅通无碍,参加总决赛时,正逢四川汶川大地震后一日,其时我妻子已经待产,我这时连生育小孩子住院的钱都没凑够。总赛是在宝安区,我便少有的打车赶去,当时司机一路上说出租车公司鼓励的士司机捐款,他已经捐了五十,待到门口又想,捐一百也才是他半天的收入,可对那些埋在地下的人来说,一瓶水可能就救得一命,因此,他又折回去又捐了五十。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刘永十章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巨额的打赏。刚开始看到一连串的数字,我还认真地数了数上面的数字,哦,确定是六位数。为什么一篇文章可以获得如此巨大的打赏呢?为此,我特意前来学习!文章分十章,写了: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万里燕南去 青山莽苍苍……离开故乡,抵达深圳,是为追寻梦想。在深圳,作者收获不少。获“书香岭南模范个人”称号、“深圳爱心家庭奖”、举办过“刘永指画书法展”……这是一篇文笔极棒的个人传记!强烈荐读!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50积分
  • 3星
  • 0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00100
  • 1
  • 150
  • 十四首闲游深圳后催生出来的闲趣诗歌,让吾等迄今还未一睹深圳真貌的异乡人对该城市的认知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原来,深圳这样一座“在一夜间崛起”的经济强市,亦暗含着诸多历史底蕴;快城中也有“斑驳的椅子”、“留声机”和“篱笆”等象征慢生活的事物;钢铁水泥般的鹏城也有“雨滞仙湖游廊”、“小梅村之海”和“大芬古院”这样的浪漫和柔情。

    黄元罗闲人闲时闲游鹏城闲赋

    2017/8/24 8:59:23
  • 这篇小说的出场,让我想到明星范爷的亮相——霸气十足,闪亮登场!文章的描述——在机关大院长大的郝建滨十分清楚,两辆“龙O”是正规报备的警务用车,而那辆“龙C00003”一定是当地政府最高规格的官方接待用车。(很强大的气场)小说取材自一位深圳珠宝商的一段真实经历,深商这块匾,拿什么来亮招牌——讲诚信!初稿有六万多字,后经多次删改,成为目前的三万多字。初次尝试写商战题材,点墨用智慧之眼去点亮深商招牌!

    吴春丽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

    2017/8/24 8:47:33
  • 我曾是一个不读“商战小说”的人,我原以为,这样的小说最多就是把商场写成战场,或者再穿插一点成功的男人是怎样消费漂亮女人之类的情场。这篇小说却展现了一种出乎我意料的内核,并在最后艺术地曲终奏雅——讲诚信。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作者不仅善于构思,而且具有很强的叙述复杂故事的能力。除此之外,读此小说也在喜闻乐见中了解了世态人情,懂得了海量的和经商有关的知识,以及在经商中必须恪守的原则。

    唐小林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

    2017/8/23 22:45:34
  • 荣姐,文章里多处提到我,很是感动。记得刚参加加工作时我才20岁,与你共事十多年,直到你退休。有幸认识你、让我这个地道的观澜人学会吃川菜。其实,我爱美食,爱运动,更珍惜与你共事的时光,在你身上,让我感受到你的活力。爱生活,爱写作,爱美食,爱同事,是充满正能量的一个好大姐,我知道你跟我们年轻人在一起工作,非常快乐。就是退休了,我们的娱乐圈里也少不了你,有你会增添生活的乐趣,祝荣姐退而不休,佳作不断。

    华华舌尖上的观澜

    2017/8/23 22:14:18
  • 如果说现实生活是一幅素描,文学则是一只墨笔,在那些浅浅的线条上多描几下,使之突出出来。这篇小说,通过组织业委会这一事件,把生活中失败的线条一一描摹出来:自大、自私、盲从、浅尝辄止、冷血、冲动……其中任何一个,都可以将整个活动置于死地。描摹的意义最终还是要影响具体生活,让那些主人公从中看到自己。如果说将来的生活一天天变化,跟文学的这种强烈的介入不无关系。

    王国华社区公敌

    2017/8/23 21:57:25
  • 郑荣大姐点评的多,发的文章少,但这篇满满的美食,让顶着饥饿奋战的我难以自持,越发饥饿了。似乎都是我喜欢吃的,什么粤式早茶,川菜火锅,团年饭,都是很亲切,给人一种融融的暖意。这种暖意发自内心深处,不容人质疑。大姐是热心人,所以才会聚集一批热心的朋友,饭饭群,邻家,隆焱大哥这些熟稔的名字,让我倍感亲切,吃饭或聚餐有时不过是仪式,人之交流才是重要的。固然独酌不错,但人毕竟是社群中人,众乐乐才好玩。

    江飞泉舌尖上的观澜

    2017/8/23 18:04:56
  • 我是被开头那首诗体前言吸引的,尤其当作者写到咖啡时,我想起了刚出道时模仿写过的左岸咖啡馆。也许那是我写得最好的文案之一。然而忽然转变成小说文体,写一个深圳务工者的艰难谋生历程。这似乎是来深者必经阶段,苦难伴随着焦灼不安,但又掺杂着奋斗的色彩,让文章有了暖意。印象中幺少是很年轻的作者,一直坚持写作,这种坚韧也是深圳的标签之一,就像标题天亮说晚安,令人心碎。

    江飞泉天亮说晚安

    2017/8/23 17:33:27
  • 女主角的个性设定稍显简单了,一味地不讲道理,就招人烦了。不是说,生活中没有这样不可理喻的人,比她更可厌的也有,我知道。但,把这样一个人直愣愣放在你面前,你会不会心生反感?小说也是一样的,再给她点理由,让她又可气,又有自己的不容易,形象就会更迷人。相比之下,男主人公的心理过程就完整丰富多了。尤其是拿学历反而被乡人看不起,这个视角,至少对我而言很新鲜,会促我重新思考这座城与这片土地之间的深层纠缠关系。

    王元涛​被命运刺上鲸刑的人

    2017/8/23 13:52:16
  • 比较遗憾的一点是,小说人物的名字,缺乏潮汕味。但故事好看,人物形象也立得住。在惨境甚至绝境下,一个人要么彻底委顿,要么去开掘杀伐决断的一面,天堂或地狱,往往只在一念间。尽管女主角的三拳两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可毕竟让人看了痛快。与养女佳佳的情感纠葛,应是重中之重,现在看,分量稍显不足。最喜欢吃螃蟹的细节,妹妹喜欢吃,我才抢着吃的!这种思念与牵挂,是实的,是活的,让哥哥原本平板的形象一下立体起来。

    王元涛寡妇年

    2017/8/23 10:11:01
  • 两万多字,一口气读完,情节太紧凑,停不下来。商战故事多,能生动到这个地步的,不多。同样一件事,从不同的角度打量一件事,确实是完全不同的结论。正面人物的对面,也是个迫不得已的人。世界不是非此即彼,而是各有苦衷。读到结尾,竟然有点小感动。开头慢,中间不疾不徐,结尾快,很符合阅读的节奏。

    王国华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

    2017/8/22 23:19:49
  • 没有先天女性优势的地产公司高管花木青,靠着吃苦耐劳,终在职场拼出一条血路,是个在公司在家族都担当着巨大压力的女汉子。一切围绕木青负责的“宝湖湾”项目的开盘工作展开,花氏三姐妹的家庭与工作关系,与休戚相关的房事捆绑在一起,牵一动百。虹玫文风凌厉,精彩的细枝末节,故事环环相扣,营造剑拔弩张的紧张氛围,迭荡起伏不给你喘息的机会。好的文本,亦如她的文字,像射出一发密集的子弹,弹无虚发,枪枪击中现实的要害。

    朱正安开盘

    2017/8/22 22:47:20
  • 读茨平的文字,在想一个问题,刊物发表与网络发表区别何在?最要命的,恐怕是缺一道编辑环节。多好的故事啊,人物形象鲜活生动,是躲在书房里编不出来的。只是,行文确有一些小毛病,如到底是官生还是管生,如读来别扭的“二份”、“二个”,若能经编辑之手打磨,此文会更加光亮照人。“人力官生”一节中,对官生夫人的外貌描写有歧视性,不恰当。而第一节“绩效林生”中,对害人工作日记的理解,才是平正持中的健康立场,很宝贵。

    王元涛宿舍中的过客

    2017/8/22 21:28:49
  • 这篇文章,把我读哭了!文中的许多描写,居然与我惊人地相似,仿佛作者就像是在写我自己和我的母亲。如作者一样,我也常常在梦中与我离去的母亲相会。醒来的时候,耳边仍然回响着母亲唤儿的声音。作者的老家在东北,我的老家在四川,多年来,儿行千里母担忧。我们的母亲远在千里之外对儿子日夜的牵挂,完全是一样的。“感人心者,莫先乎情。”作者写的是自己的母亲,表达出的则是人类伟大的,共同的情感。感谢作者!感谢他的母亲!

    唐小林那个最疼我的人走了

    2017/8/22 20:22:31
  • 私心喜欢这篇文字的理由是,给我补了一堂深圳生活史课,让我这种后来者,与这座城,更容易建立起亲密的对接关系。文字略芜杂。情绪流有剪裁的余裕。一些过渡与交代不必要。你一旦交代,考虑的就是自己,而不是读者。但它丰富,逼真,从阶层流动的角度,揭示了这座城基本气质的由来。尤其关于病痛的叙述,相当精彩。世界过于强悍,自感无力掌控时,病痛及对病痛的疑神疑鬼,就是生命在发挥伟大的自我保护本能。标题也是一个加分项。

    王元涛​葡萄入榨

    2017/8/22 20:04:17
  • 扶郎花是非洲菊的俗称,或者中国化的称呼,原来毫无诗意的花卉忽然变得有情有义,扶郎花很形象地被称为旺夫花。小说中夫妻二人裸婚,共同拼搏,共进退,共荣辱,求发展。这是非常不容易的,在深圳这个地方,多少夫妻因为天各一方而劳燕分飞。在科华这种公司,毫无疑问,这个公司以铁腕管理著称,看似风华绝代,背后藏有多少血泪。正因如此,多少女性化身扶郎花,给予自己的先生最大的支持,难能可贵。

    江飞泉扶郎花

    2017/8/22 18:35: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