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姐姐
  • 点击:16417评论:492017/07/16 20:26
  • 第五届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十佳

1、

女孩子都有想要颠倒众生的虚荣。

我却是异数。

我讨厌别人喜欢我,追求我,巴心巴肝地讨好我,仪态尽失,缺乏尺度。

小时候,我凶神恶煞,怒目金刚,多半是用来告诉那些男孩子们:不要多想了,我是个假小子。长大后,我的脑壳上也仿佛贴了符张,虽谈不上驱魔降妖,倒也让不少异性退避三舍,不敢靠近。

但漫漫人生,还是难免碰上一些天真可爱、穷追不舍的人,仗着自己长得好看或多金,有权或有势,有资源或有面子,仗着自己千帆阅尽经验丰富,以为可以居高临下、顺势而为,以为可以轻而易举地俘获你、征服你,将你收入囊中,或啃皮噬肉、就地正法,或束之高阁、严加看管,以示其功德圆满。

凡是遇到这类人,我虽有厌弃,却也心生怜悯:要是他们喜欢的不是我,而是姐姐就好了。姐姐虽然傲慢,却不会像我一样油盐不进,铁石心肠。

可姐姐已经不在。

我不是故意的。

我无法对他们说,我和姐姐不一样。

姐姐拒绝男孩子,是因为她知道越是回避躲闪,他们越是如猴儿般抓耳挠腮,欲罢不能。自己则赢得大把时间思忖观察、分析比较,悠游自在,不受其扰。

这是每个聪明女子都有的小心思,姐姐也不例外。

追求姐姐的人很多,她同学、同事、老师,还有朋友的哥哥,闺蜜的表弟,乃至邻居的表叔,都喜欢姐姐。就连路人甲乙,都几乎在第一眼看见姐姐时,就被深深吸引。

姐姐的美,注定招蜂引蝶,这不是她的错。她从不轻飘浮荡。甚至,她矜骄傲慢,从不把谁真正放在眼里。

她对我说:“南柯,女孩子家,但凡长得好看些的,总免不了有人追,但不能因为有人追,就像个婊子一样,和谁都交配。就得悠着点,就得端着,就得鼻孔朝天。雄性动物太低等了,见着个长得稍微有点人形的,就急吼吼恨不得生吞活剥。”

姐姐说这话的时候,正对着镜子抹口红,桃红色,鲜艳粉嫩,颠倒众生。

2、

家里的电话响起,姐姐示意我接。她在一旁,耳朵紧贴听筒。

说我不在——她打手势暗示。

我差点脱口而出:她说她不在。还好,话到嘴边还是改了:她不在家呢。

挂了线,长舒一口气。

“瞧你那点出息。”姐姐戳我的脑门,笑骂。

我笑。

妈妈从房里跑出来,问:“谁啊?”

不知何时开始,妈妈变得神经兮兮,家里电话一响,就忙不迭地过问。同时,眼色甩向爸爸,满腹狐疑。

爸爸耷拉着眼皮,继续看手中的报纸,脸色平静无异。

我的心总会在那一刻突突地跳。

姐姐说得对,我就这点出息。

妈妈是柠檬市职业中学的舞蹈老师。一辈子最爱芭蕾。她嫌中国舞阴柔,现代舞浮躁。她说,只有芭蕾,不管是古典派还是现代派,都充满力与美,是舞中贵族。

妈妈说,在形体上,姐姐和我,都是好苗子。

但姐姐是好苗子中的好苗子。

姐姐在伸展自己的肢体时,全情投入,真心绽放,没有保留。而我,体态生硬,机械刻板,仿佛生锈的剪刀,死活掰不开,掰开了也还是不利索。

我对自己的身体充满了嫌恶。

我无法忍受所有的眼睛齐刷刷地射过来,像观赏一只动物。

每一次跳完,他人掌声响起,我眼眶发热,满腹屈辱。

七岁那年,妈妈终于放弃了我,不再逼我练舞。

姐姐照旧。暑去寒来,年复一年,从未间断。

妈妈幽幽地叹了口气,说:“两个闺女,好歹还有一个继承衣钵。”

我们家有一间不到二十平米的练功房,白墙,落地窗,高两米宽两米的大镜。镜子里,我们无可躲避地看见自己。

无数个日夜,我见姐姐在那里滑步、屈伸、踢腿、跳跃、旋转,浑身汗涔涔。

姐姐很卖力,并时刻关注妈妈脸上的阴晴。她晴,她也晴,身轻脚快;她阴,她也阴,枝节频生。

“怎么回事?脖子,脖子!伸长!怎么缩成落汤鸡的样子了!”妈妈嚷起来。

姐姐像一只疲惫的天鹅,怏怏地扑腾着翅膀。

“今天就到这里!心都散了,还跳个屁!”妈妈甩门而去。见我在门口,瞪了一眼。“一个二个都是没出息的懒鬼!”

她骂我骂得没错,可骂姐姐,就冤屈了她。

姐姐勤奋,不是一般的勤奋。周一至周五,至少每天四个小时。周六日,翻倍。妈妈盯着的时候,她练。没人盯着,她还是练。

“你真的不喜欢跳舞吗?”她问我。

我点头。

“南柯,你看着,我一定会夺冠的。”她说。

三个月后,柠檬市将有一场盛大的青少年芭蕾舞大赛。

姐姐磨刀霍霍,野心勃勃的样子,让我羡慕。

还有歉疚。

也许妈妈把放弃我的那些,双倍地压在姐姐身上了。

可我什么也没说。

我回到房里继续做我三年级的数学题。

一直以来,妈妈也许是更偏爱姐姐的。

吃个瓜,她说,要给你姐留块好的。

买条裙子,她说,你姐个头比你高,当然更费料子,更贵。

去外婆家,她总是喊,一梦,过来,给你外公外婆舅舅姨妈跳支舞。

路上遇了熟人,她总会把姐姐拉到跟前,介绍说,这是老大,正在学芭蕾呢。

仿佛我这个不跳舞的老二是透明的。

很少很少人,会真正留意到我。

六岁的年龄差距注定我和姐姐之间的鸿沟。

姐姐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时,我看起来还是个猥琐的鼻涕虫。

我不怪妈妈,我知道,在一个巴不得全天下人都习舞的舞蹈老师眼里,芭蕾舞就如同人间极品,闪着高贵的光,让人动容。

我也不怪那些看不见我的人,原本,我就不希望被看见。

反倒是我的姐姐,不安起来。她不能容忍任何人冷落我。

她倔强地把我拉到人前,说:“这是我妹妹,南柯。她画画。”

她介绍我时,语调局促,一脸正色,生怕别人不信。仿佛一个即将溺毙的落水者为寻一线生机,拼命挥手呼叫,又卖力又绝望。

我埋下头,心中羞愧。我没什么值得夸耀的本事,她却如此奋力地要向人彰显。

我可怜的姐姐,她不想让任何人看扁她的妹妹,轻贱她的南柯。可她也许没想过,画画的人,很多很多,没什么了不起。

谁都能画画。

3、

我九岁那年,姐姐十五岁。

十五岁的姐姐出落得像只高傲的白天鹅。

舞台上,她光彩照人。舞台下,她气质出众。

姐姐的每一场演出,我和妈妈都必在台下。

姐姐美得让人不忍,让人自惭形秽。我常常怀疑,自己和她,是否真是亲生姐妹。我低微、怯懦、惊惧。

我永远无法和姐姐一样,笃信自己和别人。

我习惯于安静地坐在不为人知的角落,悄悄地打量这个世界,悄悄地藏好自己。

台下的妈妈,总是满脸忧虑,担心姐姐的演出能否完美无瑕,天衣无缝。

行家永远没办法做一个真正的观众。就像一个厨子,因为忙着做出好菜而失去了品菜的心情。

至于爸爸,常常缺席,要么出差,要么开会。

妈妈常常揶揄他,说他错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刻。

爸爸回应说:“等我宝贝闺女出嫁时,才算是最美好。”

妈妈朝他翻白眼,骂:“俗物!”

那场姐姐志在必得的芭蕾舞大赛如期举行。

妈妈一声令下,召集了家里几乎所有亲戚。

我能想象,那个浩荡的队伍是如何地占据柠檬市音乐厅满满当当的一角。

那天,我没去。奶奶和爸爸也没去。

我发高烧,奶奶留在家照顾我。

爸爸一如既往,说单位加班。

黄昏到了,夕阳宽大无度,铺得到处都是。暖色调的天空让人惆怅。

我在床上躺得百无聊赖,沮丧透顶。

可错过姐姐的比赛,竟有一丝暗暗的欢喜。

长期扮演一个卖力鼓掌的人,是件疲惫的事。

我知道,姐姐必是全场最出彩的那个。我那光芒四射的姐姐。

愿一切顺利,愿姐姐夺冠,这样,妈妈的脸就不会阴晴不定。

琼瑶阿姨的《窗外》终于看完。太阳穴突突地跳。

奶奶突然闯入,给我递来一杯温水。我吓得把书拼命往枕底下塞。

其实奶奶不会告状,也不会干涉。可我还是本能地做出藏书的动作。现在想来,那些战战兢兢偷偷摸摸看琼瑶阿姨的“小时候”真好。人生的真相总会露出来,能多做几年梦就多做几年好了,何必着急长大?

书是姐姐借来的,我们轮流看,深陷其中。比语文课本有意思多了。

是铁定不能被父母知道的。

若被妈妈看见,定会惨遭收缴。至于爸爸,不好说,也许不收缴,可态度怕也好不到哪里去。电视上播放《青青河边草》时,他满脸不悦,说,怎么尽是这些哭哭啼啼的东西?

可我和姐姐,都喜欢那些哭哭啼啼。

我从床上爬起,跑到窗边。想看看窗外有没有什么好景致。

人生病时,对时间充满不耐,度日如年。

我就是在那时看见爸爸的。

他就像是从地面冒出来一般。

连缓缓开启的帷幕,也没有。

他亲吻了一个女人。

女人裙裾飞扬,笑靥如花。夕阳的光甚至让她的脸生出辉煌。那是个美丽的女人,美得让人难过。她比妈妈年轻,脆弱,易碎,像玻璃。

画面单刀直入,突如其来。

原来,二楼,离地面那么近。

原来,人在发烧时,视力如此之好。

我甚至能看见爸爸眼中的温柔。

我火速钻回床上。

躲起来。

4、

“我们一点可能都没有吗?”他问。

“嗯。”

“为什么呢?”

“不为什么。”

“一丝机会都不给我吗?”

然后,我就开始沉默。任凭他怎么短信,都不回。

我跑到阳台上,看底下的草坪和几棵不算高大的白玉兰。树木稀疏无序,散布于地面,像是没人打理的野孩子。

夏夜潮湿粘稠,空气带着沉甸甸的水分。

宿舍里,几位舍友睡的睡,看美剧的看美剧,写论文的写论文。

宿舍楼斜对面,是新开辟出来的自习室。灯火通明。

那一刻,我真想姐姐。如果姐姐在,她一定会指导我遣词造句,妥当脱身。

平心而论,他是个好人。可我不爱这个好人。他和歌手崔健同名,比崔健好看。我们都在柠檬大学读书,不同专业。我学美术,他学金融。他家世显赫,父母据说是柠檬市的高官。反正,追他的女孩子排着队。我们是在诗社认识的,可我丝毫不记得第一次见时他的样子。

我是个有严重脸盲症的人,常常自动屏蔽别人的脸,以及脸背后的东西。所以,人物肖像总不是我的强项。曾有老师批评我说,我的人物,全都面目模糊。可是这么说我的人不了解我,他们不知道,我记住了我想要记住的东西,如果那张脸足够独特,我一定会记住,想忘也忘不了。

他的信息还是穷追猛打:

“饭堂见,明天中午一点。”

我觉得烦躁,在阳台和宿舍之间进进出出,心神不宁。

“不见。”我打了两个字,又删了。

终于,正在看美剧《越狱》的舍友“皇上”按了暂停键,瞥了我一眼,勒令:

“手机拿来。”

我奉命缴上。“皇上”久经沙场,战绩颇丰,出手不凡,是我们大家的情感郎中。

看了我和崔健的信息后,大骂:

“你这人就是不识好歹,人家死缠烂打那么长时间,你倒好,不但拒绝,还拒绝得这么欠脑。”

见我不吭声,郎中继续循循善诱:

“结不成婚也没关系,谈一场恋爱也行啊,何必那么拗。”

“那你负责搞定他好了。”我回敬。

“人家没看上我,人家若看上我,我保证当仁——不——让。”郎中是广州土著,使出了粤剧的功夫,咿咿呀呀地把一个字拉得比面条还长。

  • 1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南柯一梦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7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秦锦屏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1
  • 张尔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31
  • 朱正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31
  • 张尔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1
  • 朱正安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0
  • 朱铁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30
  • 朱铁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9
  • 柏亚利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04
  • 杨婉玲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7-24
  • 叶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7-19
  • 张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7-19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7-17
  • 何逵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7-1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张尔评委2017/08/31 02:39:01
    • 分享到:
  • 好的小说先从满足语言开始。作者文字练达从容,笔锋老辣劲道,对气息与节奏的控制恰如其分,刻画人物的外在与内心亦锐利精准,有写出上乘作品的潜在能力与提升空间,值得鼓励与期许。
  • 多谢张尔老师关注点评。祝一切好!

    回复

  • 我是这样解读此篇小说的,姐姐和妹妹无疑就是荣格心理学说中“本我”与“自我”的化身。因为长期被姐姐的光环所蒙蔽的妹妹,一直活在自卑嫉妒之中,阴暗自私的“本我”,妹妹亲眼见姐姐跳河自杀于不顾,最后活在“自我”的内疚自责当中,表达的是人性善恶纠结分裂的两面性,人生如戏何如“南轲一梦”呢!整体而言佛花的文字有力度,有锋芒,人物处理得也有个性,节奏的掌控也到位,如结尾处理得再隐晦一些,会更耐人寻味一些。
  • 多谢才女姐姐拨冗关注。

    回复

  • 佛花的语言让人嫉妒。它们精练、准确、冷冽、锋利,同时又节制透彻,充满张力,像野生的植物,恣意且高傲,有一种不可言说的幽暗的美感。写作有技巧可以模仿、借鉴、修炼,但终归是一种手艺,惟有语言是天赋的,无法盗取。小说以妹妹的视角进行着自我剖白,她自卑怯懦,笼罩在姐姐的光环之下,当姐姐宣布不再跳舞时,她心中有了龌龊黑暗、罪恶却又难以抑制的欢喜,她曾有万一之秒的瞬间希望姐姐死去,然而姐姐真的死亡后,背负着自
  • 己的原罪继续活着,便成为了生活给她的审判。小说将人性的暗面写得入肌入骨,却没有鲜血淋漓,这是需要极为深厚的叙述控制能力的。
  • 如果结尾不把南柯一梦的隐喻以及创作意图说破,无论是戛然而止,还是稍点几笔,留下开放空间,可能都会更好些。
  • 谢谢朱老师用心用情的点评指导。

    回复

  • 小说行文元气充足,显现出一气呵成的流畅感。人物的取名别具匠心,姐姐与妹妹,南柯与一梦,小说叙事与现实保持着距离,有亦真亦幻的艺术感。两姐妹之间,嫉妒与怜惜交织一起,又仿佛是同一个人的不同精神侧面。美丽与魅力集于一身的姐姐,跳着芭蕾舞骄傲如白天鹅的姐姐,总是摆出一副胸有成竹欢场老手的姐姐,难逃毁灭的宿命。现实似乎就为摧毁美而存在,只剩下平庸留存世间。点赞!
  • 谢谢德彬

    回复

  • 酣畅淋漓,声色具空!语言犀利如刀,手起刀落,切痕细腻。语言是箭,直触深骨,嘎然见痕。更有言外之意,刺穿皮相,抵达灵魂。
  • 谢谢美女姐姐拨冗一阅。祝好!

    回复

    • 柏亚利3秀才2017/08/04 00:04:54
    • 分享到:
  • 闻听佛花的小说发邻家网了,我顾不得眼睛还在康复期需远离电脑的禁忌,破一次例上来“追星”。以往看过纸媒上佛花的文字,惊艳了我的视觉。此篇文艺女青年的故事,风格鲜明色彩饱满语言灵动,呈现特质突出的心灵世界。姐姐,美的化身,被毁灭于无情的世俗现实中。妹妹的真实,有多重解读。文本中的麦哲伦书吧和女船长,引人无限联想,便是广阔无垠的世界和我之间的思索,有关人性,有关永恒。 生活,继续在亦真亦幻之中。
  • 谢谢柏姐评论鼓励

    回复

    • 杨婉玲1布衣2017/07/24 11:19:12
    • 分享到:
  • 此短篇小说作者别具匠心,以工笔描绘姐姐的"美",以写意笔墨大写妹妹的"嫉妒",淋漓尽致。姐妹俩人格襯托、对比强烈。 文章时而直叙,时而倒叙,情节跌宕昭彰令读者欲罢不能。小说结局逝者死得干净利索,但活着的生不如死。呜乎!南柯一梦。最后,精明的作者一笔点"睛",出现麦哲伦和船长,带来了一束曙光撫平了读者的心潮。我为"姐姐"点赞
  • 谢谢杨老师点评鼓励

    回复

    • 张谋3秀才2017/07/19 15:44:22
    • 分享到:
  • 在《龙华文学》仔细阅读过佛花的另一篇小说,对船长的比喻记忆尤深。这篇小说的叙事一如继往的克制,冷静,缓缓而来,于风平浪静中慢慢搅起涟漪,一圈又一圈的扩大,直至深入到内核。作者也应该是个姐姐,对姐姐的刻画似乎有着偏爱,细腻入微的情感描述中,留下的一地让人回味的羽毛。
  • 谢谢张谋

    回复

    • 叶紫3秀才2017/07/19 11:36:27
    • 分享到:
  • 小说行文流畅,短句相接,如二个年轻女孩的拌嘴,轻俏、言词活泼又不失老辣。女孩成长的过程,总有太多的阴郁与相互猜忌,还有对成人之间,讳莫如深的秘而不宣的纠结。姐妹二个人,一个是影子,一个是灵魂,有时候相吸,有时个相互嫉恨。作者对少女的心事揣摸,如工笔画般精致,对语言的驾驽能力,达到了至臻境界。总之,不是笔力遵劲的写作者,是无法完成此篇小说的。在此学习了!
  • 谢谢鼓励

    回复

  • 写小说可真不容易。这么精心策划安排,实际到头来,也是俗套。梦醒了,南柯也一梦,一梦也南柯。这么处理吧,大煞风景。不这么处理吧,更觉无语。絮絮叨叨,兜兜转转,弯弯绕绕,欲说还羞,遮遮掩掩,到最后,还是要说清楚了。事情倒是说清楚了,但故事迷惘了。倒不如选择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周庄,让故事更加迷离,因一个我,而两个我,而三个我……或可以把现实,理想,思考,幻想,欲望,虚荣,本真融入一炉。躯壳就那一副……
  • 谢谢批评

    回复

  • 人生短短数十载,经历再多,最终也不过是梦一场。 实话说我是比较偏爱姐姐的,爱她自信大方,爱她的理智跟决绝…一直以来,我的心里都有个影子,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成型,直至今日读了《姐姐》,这个影子不再缥缈虚幻。感谢作者写出如此绝佳的小说,期待之后的作品。
  • 谢谢关注阅读。祝福。

    回复

    • 潇,殇1布衣2017/07/21 12:01:34
    • 分享到:
  • 南柯和一梦,我觉得是一个身体里存在的两个灵魂。南柯懦弱胆小,一梦果断勇敢。现在许多人都比较像南柯,但是,我相信每个人的心里也住着个勇敢的一梦。这是一篇很棒的文章,可以看出作者是一个生活阅历的人
  • 谢谢鼓励。愿七月安好。

    回复

    • F.U1布衣2017/07/20 01:07:08
    • 分享到:
  • 喜欢《姐姐》。有异于某些小说的土气、暮气,如一道清流,让人耳目一新。文采斐然、文风清俊靓丽,雅俗共赏。至于小说的哲学高度,则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是山是水是深是浅任由读者自个儿度量。
  • 回复

  • 文思很灵气,语言很俏皮,是块写小说的料,可望能写出很时髦、能赢得广大青年读者青睐的好小说!
  • 谢谢鼓励

    回复

    • 芥茉1布衣2017/07/19 18:46:09
    • 分享到:
  • 人性本善却瞬息万变,揭露了人性内心世界变化莫测的诡异……
  • 谢谢亲

    回复

  • 到头来只是南柯一梦罢了。姐姐像一只白天鹅一样美丽动人,受尽大家的赞美和追捧。而妹妹却因平凡不被人关注,自卑消沉。姐妹之间的相爱相杀、嫉妒、嫉恨与可惜......她们都是彼此的镜子,也都是彼此的影子。高贵华丽、平凡平庸、无论是什么,终究只是南柯一梦。
  • 谢谢关注批评

    回复

    • Ling 娜1布衣2017/07/18 14:49:16
    • 分享到:
  • 读了《姐姐》后,再去一趟麦哲伦书吧,想必会更清楚,灵魂的去处……
  • 谢谢你这个给麦哲伦做广告的托儿

    回复

  • 其实,刚开始时,我只是想写一个美丽的女孩子的故事,写她在这个红尘滚滚中,与各种力量的较量、角逐,既要保证能够体面生存,又要保证不伤自尊。 后来,写着写着,我想写一种对比,隐忍和张扬,生与死,取与舍。 再后来,我想更深地探讨一个话题:原罪。 我希望能写出一点,每个人活着,都是戴罪之身,都有属于黑夜的部分。 最后,我想写,不管如何,人生都如梦如幻,或虚或实。庄周梦蝶,蝶也梦庄周。 (《姐姐》创作谈)
  • 回复
  • 很欣喜能在邻家社区文学比赛如火如荼中读到简洁流畅明快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小说看似充满阳光,在阳光下却包藏痛苦与阴暗的撞击。恭喜作者获得社会嘉奖。一边读一边想,如果要我来写姐姐,写出来的文体会这样简洁明快吗?或许我们的生活年代不同,笔下的姐姐肯定会有不同,我们有五个兄妹,生活的细节与元素肯定不同。虽然如此,我还是喜欢读此类小说。作者首发作品就能得到提名,可看出作者有丰厚的写作功底,希望多出佳作。
  • 谢谢阅读关注

    回复

  • 我想,好的文章不一定圆满,但是却能让我们看到更多不同的视觉感受和人性。作者构造的南柯一梦,两个极端性格的女孩,最终的人生走向让人唏嘘。我猜作者更偏爱姐姐,因为活着的人就是在不断的赎罪。看了两遍,原谅我的胡言乱语,苍白的语言无法表达我的感情,希望能看到你更多的作品
  • 谢谢温暖支持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2钻
  • 人生漫漫,唯故事永恒
  • 人生漫漫,唯故事永恒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
  • 42600
  • 1
  • 510
  • 荣荣的文字如她的为人一样朴实无华,虽然没有风花雪月的浪漫,也没有洋洋洒洒的华丽词藻,但却平实、热情、不做作,读来让人温暖、踏实,这也是许多人喜欢她和她文字的原因。这首歌词立意清新,朗朗上口,既写出了深圳的变化,又写出了拓荒牛的艰苦奋斗、理想和情怀。读来,让人不由自主地回味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峥嵘岁月,对于亲历这一段岁月的人,会有许许多多的感想和共鸣。

    梦晴【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18 10:52:11
  • 深圳今日的辉煌,离不开数以万计的“拓荒牛”。窃以为,本文中的“拓荒牛”至少有两层含义:一是,改革开放后,深圳的首批耕耘者,他们的拓荒造就了深圳的幸福满仓;二是,他们的举止实在是牛,短短数十载,即让深圳由名不见经传的小渔村华丽转身为国际化大都市!深圳拓荒牛伟大,用文字将他们的丰功伟绩固化下来的荣姐亦值得点赞哦。

    黄元罗【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18 9:12:16
  • 《陪父亲洗澡》的标题吸引我读完文章,作者详细描述了为什么陪父亲洗澡,也道出了儿子在外有自己的工作家庭。一个军旅生涯的老父亲近90岁,发白耳背眼失明,作为儿女该做些什么?幸好作者意识到孝敬父亲,为儿女做表率。我们都会老,也希望自己心儿孙们孝顺。如果作者再注意细节描述会更感人。

    春风妙语陪父亲洗澡

    2018/4/17 16:09:29
  • 乌鸦反哺,羔羊跪乳,动物即有的本能也。动物的本能,在《陪父亲洗澡》的文笔中再现,虽然迟到的再现虽然显得羞羞恬恬,甚至多有愧疚甚或不自然。然,正因这种羞恬这种愧疚不自然,更见其真其诚。都说,散文的价值就在写真,就在依托写真的抒发情怀,读过《陪父亲洗澡》,我信。《陪父亲洗澡》,记叙文体,文笔恬淡,描摹细腻;抒发情怀真切,没有矫情刻意都真情实感。或许,真情实感最具穿透力。喜欢,点赞

    默然陪父亲洗澡

    2018/4/17 15:11:21
  • 《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犹如刘恒《白涡》的味道呢。《白涡》写职场的情,写高知的情感旋涡;《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写游弋社会底层懦夫的情,写醉生梦死的纠结。情色或色情,人类生活的一部分,重要的部分,仅次于食罢。情色或色情并非就黄色吧?或许伴着真伴着永恒。“雪阳”,折分开,或许都教人赏心悦目,各自的自然属性都有可欣可赏的成分也;码在一起呢?或许就排斥,就难免矛盾。欣赏并点赞美文。

    默然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

    2018/4/17 8:29:27
  • 恭喜李玉获得周冠。一早就读了,一直没评论。微信上与李玉有聊,以这样的文笔,差不多赶上香港财经小说的水准了,畅销已经不是问题。譬如本篇开头部分,读来就有行云流水的感觉。可是读到最后呢,还真就是个亲历或亲耳听说的故事,作者如实照写出来了。想象呢?文学的虚构呢?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东西呢?欠奉!这就是我有点不甘心的地方,吐槽出来,砥砺下一篇。

    因特虎老亨红玫瑰酒店

    2018/4/16 15:41:10
  • 99年出生的小女生,实际上是00后,才将高中毕业吧,文学上已经是山清水秀了,在400多人的邻家线上文弹中,不疾不徐,娓娓道来,令多少深圳文学江湖上的老炮人物刮目啧啧。是的,龙思韵:90后写作形散而神不散,她的讲谈实录,就是这个了。

    因特虎老亨龙思韵:90后写作形散而神不散

    2018/4/16 14:41:54
  • 首篇同题征文《深圳奋斗谣》以“深圳速度”在邻家文学社区贴出。该首诗词或者说是歌曲让我们从中读到了“凤凰传奇”的动感与欢快。其实,深圳就犹如凤凰涅槃,她仅用不到四十年的光阴即走完了国内绝大多数城市花上数千载还未走完的路!本次同题征文大赛在赛事期间又会演绎怎样的精彩?又将带来哪些高潮?颇为期待!

    黄元罗同题之:深圳奋斗者之谣

    2018/4/16 8:18:07
  • 龙华河道上的遐想,打工簇的拳拳之心,昭然若揭,细腻实诚。外来打工簇,把不是母亲河视为母亲河,对一方水土美化的思考,既见责任心使命感,也显南国改革开放窗口的向心吸引力,给人感动。倘若国人都如作者般主人公的情怀,倘若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每一方土都如深圳般的向心力,青山绿水国强民乐的梦焉不早圆?小小地球村,大家都邻里,都如邻家文坛就这么大一片天,关注共同的空间关爱共享的青山绿水,生活更美好。

    默然龙华河道上的遐想

    2018/4/15 11:25:16
  • 这篇儿童文学写得好,人心的贪婪,给我们的世界造成很大的改变,李麦镇作为精神的故乡,离我们渐行渐远。当我们淳朴不再,欲望膨胀,我们的世界注定也是一片狼藉!放牛娃变成采石场老板,这难道是我们每个人的期待?!坚硬的三块石头是隐喻,在摧枯拉朽的变革面前,我们一些好的传统能不能坚如磐石?!

    昆阳森林李麦镇的石头

    2018/4/14 6:55:43
  • 悲观者认为,婚姻犹如坟墓,双脚一踏进去,自由立马就被埋葬!所以,文章中的男主人公“超”新婚不久,即想恢复自由身,并另寻新欢;乐观者认为,婚姻好比分享,融入其中,其乐无穷!所以,文章中的男主人公“超”在想到儿子时,那种幸福的心情是无法用任何语言来表达的。故事挺现实,也颇有警醒味,拜读了。

    黄元罗超度

    2018/4/13 9:36:43
  • 作者用娴熟的文字,轻松的语调,将多视角经历,娓娓道来,像女人缝棉衣,不紧不慢,功力毕现。非虚构不好写,不像小说,可以用各种技巧拔高主题。作者一直在暗处操控火候,加料加食材,到最后用那句——“因为我实在没法享受这种交易而来的感情,而且哪怕一天”,露出自己的真容,多情但有底线。这让我想起王顺建的《我有一个岛》,生活哪怕再杂碎,心中总有美好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笑谈一生江湖夜雨

    2018/4/12 20:23:12
  • 文章有点长,还是安静地看完了。抛开情节不说,文中充斥的腹黑学、关系学,简直就是现代版官场现形记,个人奋斗在某些宿命角力面前不值一提,但又不得不说,个人奋斗的重要性,尽管它是妥协的、平衡的、舍弃的、现实主义的。现在社会早已不是以前的理想主义时代,社会趋势演变加剧了人性的悲剧化,因无从选择,你所处的环境必然会造就你。地狱即人心,人心即地狱,这种隐喻看似无奈,却是真实,真实得宛若真理,真实得触目惊心。

    江飞泉你是你的地狱

    2018/4/12 15:04:52
  • 小说描写了一个厂区内的三块石头因为小贼的侵入厂房倒塌之后重回家乡的故事,李麦镇是一种精神家园的象征,三块石头和少年的情谊是一种单纯美好珍贵的情感,但随着岁月的变迁,这种情感终不复存在。也如同白獒对厂房主的情感,也从忠心耿耿到不得不的伤心绝望。人性的黑暗显露无疑,悲伤的情绪充斥了小说,不过光明也始终与黑暗同在,如三块石头之间的小伙伴情谊,三块石头和白獒的友情,他们最终共同流浪,以美好与坚硬面对现实。

    春风妙语李麦镇的石头

    2018/4/11 9:49:21
  • 很是赞同笑笑书生在该篇文章中所提及的“文学即游戏”这一说法。在我看来,写作本是件“随性”的中性词,而非“功利”的贬义词,甚或是“高尚”的褒义词。曾记得晚清时期,有位叫“黄遵宪”的本家说过:我手写我口,古岂能拘牵。写作本身就是一件纯粹的趣事儿,又何必要与济民的旷世胸怀搅和在一起呢?

    黄元罗致敬大师:玩一个叫文学的游戏

    2018/4/11 9:37:2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