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门外有一片好大的湖
  • 点击:5084评论:142017/07/17 21:31
  • 第四届福田区“睦邻文学奖”十佳

一.

我在一家小图书公司上班,是一名儿童图书编辑。编辑在不明事实的外行人看来,是个高大上的职业。其实职业这东西就像那句话说的: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对此不想多说,因为多说无益。

我住的出租屋离公司不远,走路快的话二十分钟,慢的话至多三十分钟。我现在不用思考都能描述出这段路,而且可以让听的人“如涉其中”。出门就是一条大约六十米长,暗无天日的小巷子,一楼住的都是些清洁工和搬家拉货的,这些人一分钱都花到骨髓里,平时灯管也不舍得开,吃饭开台灯,电视机也是老式的那种,换一个台先是一荧屏的雪花,两三秒才出现人头,再两三秒才听到人话。所以这条巷子白天晚上都一样,黑。不过黑有黑的好,正所谓麻油拌芥菜,各有心中爱,行当和需求不同,对外界环境要求也不同,卖雨伞的希望天天下雨,卖西瓜的希望太阳越大越好,从来天是最难做人,习惯就好。就这么隔了一条巷子,隔巷如隔山,这边是人行道,那边已经是红灯区,应该换一个说法:黑灯区。人家红灯区白天光天化日之下,不敢张扬,大多晚上才干活,这里白天黑夜都一样,全天候上班,而且没有节假日,人家不可不说是敬业。我历来对这些用身体赚钱的人和行业不会像卫道者一样,嗤之以鼻孔,而是对她们深感敬佩。原因有二:一是伟人说“天下职业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深以为然;二是这跟自己从事的职业没什么两样,干一份活,领一份钱,也是多劳多得,而且比起那些不劳而获,道貌岸然的人不知要高尚多少。出了黑巷子,一个拐弯,眼前一亮,真有陶渊明“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之感。街道两边是各色小吃,什么爆炒鱿鱼、关东煮、武汉干炒面,还有重庆天下第一粉,湛江炭烧生蚝,柳州螺蛳粉等等,天一黑,颠锅声、油煎声、吆喝声、摇骰声,声声入耳,人气甚旺。那些上班族,早上打着呵欠拎一份炒粉上班,下班吃过饭,又拎一份小吃回来,慰藉一下一天的操劳。毕竟如静水一般的生活总需要来点小插曲嘛。

这条小吃街是个“之”字形,到了“之”字脚就是一条两车道的水泥路,路的两边都是店铺,一出小吃街,可以看到城中村特有风景线——便民车,那些不想早起的上班族只需花上一块钱就可以买到将近十分钟,真可以说是物美价廉,果然“便民”。往左走是一间超市,不大但货物齐全,因为定位不高,价格也算合理,对城中村来说,足够了。我上班是往右走,依次是小酒吧、快餐店、韩国料理店、理发店、快餐店、理发店、老爷车男装、柳州螺蛳粉店。在柳州螺蛳粉店门前有个分叉,继续往前走是一家大型超市,往右拐是一条坑坑洼洼的小巷,巷口有间修车铺,店门口在地上,而店在地下。两步跨过修车铺,继续往前走可见一扇破锈的铁皮门,门口有个保安亭,有栏杆,经常“束之高阁”。如果单在外面看就是想青肠子都想不到里面竟然是一间大学。我搬来这里之前就已经知道这所大学,里面的楼破破旧旧。走出大学大门就可以看到六车道的柏油马路了,路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我的公司就在马路的对面,不过还要上天桥,下天桥,走上六分钟,然后进到写字楼,排队等电梯,一等就是六七分钟,真是浪费生命。回去路线也是一样,走路不像开车,上路有人没人都得靠右行驶,两条腿想靠哪边都行。

这就是我的门外世界,可以说方圆几里连一条臭水沟没有,更别说什么湖了。我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有个陌生人加我微信,说我门外有一片很大的湖,真是奇哉怪也。


二.

其实有几次我真想给她(微信上显示为女性)描述一遍,甚至邀请她过来实地看看,可想到聊天无非要点乐趣,打发一下枯燥无味的时光,没必要较真,何况人家是一个女孩子,非得闹得人家说你不识趣,没有罗曼蒂克细胞才行?可按理说,对于一个陌生女子,我没必要多加理会,谁知道,这年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自然也不例外。

开始我还挺喜欢跟她聊天的。因为关于我的生活,化用名著开头就是:我的过去,一潭死水。偶尔来点小插曲,当做生活调料,也不错啊。而自从她跟我说我的门外有一个好大的湖之后,我对她的喜欢渐渐变成了害怕。前几次她找我聊天,话题总离不开我门外那个子虚乌有的“湖”。我不得不挖空心思给她捏造一个,几次下来发现,虽然我可以编织些儿童看绘本小故事,但那是“纸上谈兵”,真到了“真刀真枪”地忽悠,智商和情商都捉急。不过我还是给她交上了一份答卷。

就这样,我的门外好像真有了一片好大的“湖”!

那是个什么样的湖啊,天知道!反正我也是随口说说,就当放了一连串的屁,出了肛门就没了。只记得那屁很香,因为这是我综合几张房地产广告后,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而成,就当免费给房地产打广告了。谁料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她见我说的那个湖天上有地下无的,决定来饱览一番。

我听了之后,心头一咯噔,下意识并不是琢磨她说的是不是真话,而是思考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孩。这年头什么都不让人省心,吃的是地沟油,喝的是皮革奶。虽说要相信阳光总在风雨后,生活还是值得期待的,但也没到随随便便陪个女孩逛街的地步吧。况且还是个微信摇到的,一点根底也不知道。

当时摇到她,一看两地距离相距1589公里,原想又是一个话不投机半句多的,上半截登时就冷了,连招呼也懒得打。这是经验之谈,地方离得越远话题也越飘忽,基本上都是鸡同鸭讲,语气之谈:哦、噢、喔、嗯。如今可好,微信一摇,你若不呼,我必自来,既来之,则扯之。


三.

临冬的十月下旬,空气中有了丝丝凉意。有天晚上我加完班,拖着有些疲劳的身体回到出租屋,已过九点半。这个点已是常态,然我前脚刚跨进这个不足八平米的匣子,两眼一抹黑,突然一股陌生之感从四处袭来,从四肢直逼天灵盖,然后从耳膜轰的一声,登时窜出去了。可我熟悉它就像熟悉那条连接公司和出租屋而我不用思考都能描述出的路。

我以为自己走错房间了,于是前脚又退回去一步,后仰着身,左右看看邻屋门口鞋架的摆放,接着抬头看了一眼门顶的红色房号:368。没错,这就是我住的房间。我虽说不笃信怪力乱神,但当时看这个数字,心里还是有些欣喜,就当图个吉利。而且这次不像以前那样租一年整,而是租八个月,也是图个吉利。没能力问苍生,只好问鬼神了。

我深深倒抽一口气,调匀呼吸,放轻脚步,小步跨进去,反手小心带上门,再徐徐拉上门闩,生怕惊动了屋内空气中的微尘和拧紧眉毛的黑暗,轻手放下手中的黑色布袋,其实里面就一把处于半停工状态的雨伞,双脚互相推掉回力鞋,弓着身,慢慢爬上床,像条多宝鱼趴在上面,四肢划水似的伸开成一个“大”字,一动也不动了。时间仿佛停止了。

我尽量让自己各处神经像泄气的轮胎似的松弛下来,再把自己想象成空气中的一粒微之又微的微尘,轻轻静静地在半空浮着,不上也不下,保持着恒定状态。任大脑神经与身体在一阵阵抽冷中分裂开来,一个匀速上升,一个加速沉降。就在这时,我恍然大悟,自己不是生活如腐水,而是一无是处,吃饭睡觉,跟一头猪没什么区别,人家猪还有卖钱这一用处,细想来连猪都不如。

可到底身为“万物之灵长”,生活除了温饱,还应该有其他的。照网上流传的那句“真理”:生活不止于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诗和远方就算了,没那心思也没那时间,归根结底,没那钱。记得某位文学家说过,少年是一个人永恒的故乡,而且比现实的故乡还要稳固。想到这,我脑海蹦出一个荒唐到自然的念想:假如门外有一个湖。我少年时多么喜欢钓鱼,要是门外有个湖,我可以上网买一支能收缩的钓竿,挑个昏昏欲雨的天气去湖边钓钓鱼,延续我少年的梦,多么惬意啊。我还可以去晨跑,下班吃过下午饭就去散散步,运气好的话还能邂逅一个单身妙龄少女,再用叔本华那句“我也是这样,那我们不妨一起走吧。”来搭讪,不过这个可遇不可求,想想就好。我还可以买一本速写本,留一头乱发,有空就去湖边“写生”,扮一下文艺青年,就算在上面涂鸦也好。因为我相信不会有人关注我的画本。对对对,门外有个湖真是太重要了。看来那微信好友说到我心坎上了,我的门外不是有一个好大的湖,而是我的门外需要一个好大的湖。

我不禁收回四肢,兀地站起来,气沉丹田,双目平视远方,好像眼前的漆黑里正有一个好大的湖,而我非常认真地盯着湖面时起时沉的浮漂。就在这时候,裤袋里的手机震响两下。我依依不舍收回视线,掏出手机来看。又是这厮!我把手机直接扔在床上。

他是我大学同学,如今在佛山某中专当语文老师。聚会时别人互问职业,他一说中专两个字,话都没落地,立马就有三五个人不约而同地反问:中专也有语文?搞得他每次都得含羞带怯地解释一番,郁郁寡欢。他所在的那所中专,人浮于事,流行忽悠,学生忽悠老师,老师忽悠领导,领导忽悠更高的领导。他上课从不带书,也不备课,两肩扛个脑袋就去,然后天马行空地讲,大搞一言堂。中专学生没有升学压力,学生混日子,老师也跟着混日子,因此我们都说他现在已经在过退休生活了。可他却整天羡慕我们,说自己生活太颓废,很茫然,年轻还是做些年轻人做的事。我记得他当年看了刘醒龙的《天行者》后拍着胸脯说毕业想去山区支教,可事与愿违,他是家中独子,父母不肯,留在本省吧,他不想窝在家乡,而广东除了珠三角,其他地市跟他家乡没什么差别,只好当“广漂”了。然而他英语不过四级,说话掺杂地方口音,普通话不过二甲,珠三角中小学语文老师的大门与他无缘了。他不得已去了佛山那间面试不用试讲的中专,开始还很有激情,就想着将自己毕生所学传授给祖国的未来,谁知是石灰店里买眼药——走错了门,那些中专生根本就不需要语文,需要语文的也不来读中专了。他明白自己的价值在可有可无间后,渐渐地成了方玄绰,整天在“差不多”里混日子了。其实谁不是这样呢。看他活得这么累,我曾经叫他出来找一下其他的工作,他每次都说过一段时间再说吧,三年过去了,估计生活于他而言已经是出了窑的砖——定型了。他平时极少找我聊,但时不时给我发一些新闻,口味很杂,不过民生居多,花边次之,开始我以为他会跟我谈“娜拉出走以后”的问题,没想到谈的事跟新闻没半毛钱关系。看来忽悠成性了,不过忽悠学生、领导就算了,连同学也忽悠。我捡起手机,点开新闻一看,又是失联!不知哪年报道了某地女大学生失联事开始,几乎隔几天就报道一起,甚至一天几起。开始关注的网民很多,现在大家都习以为常了,用一句流行语来说:不作死就不会死!我也看了不少这类新闻,有一些确实是受害者欠考虑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条新闻也是女大学生失联,我看得很快,一目十行,其实看到第五行我阅读速度就放缓了,往下是十目一行。这条新闻说的是:湖北荆州某女大学生失联,患有间歇性神经病,出门前说是去同学家看湖。至今未归。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深圳湖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9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胡野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1
  • 朱铁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30
  • 朱铁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0
  • 唐兴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01
  • 唐兴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7-31
  • Mr.老亨点赞50(5000),共计5000
  • 2017-07-27
  • 叶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7-25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7-25
  • 520周冠打赏23000,共计23000
  • 2017-07-24
  • 木易打赏2000,共计10000
  • 2017-07-24
  • 木易打赏2000,共计8000
  • 2017-07-24
  • 木易打赏2000,共计6000
  • 2017-07-23
  • 木易打赏1000,共计4000
  • 2017-07-23
  • 其琛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7-23
  • 故里打赏2000,共计4000
  • 2017-07-23
  • 木易打赏2000,共计3000
  • 2017-07-23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7-19
  • 故里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07-18
  • 木易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7-1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篇不太像小说的小说,布满了作者设置的隐喻和机关,无论是时间之海,还是博尔赫斯/温子涛/我,以及贯穿始终的大湖等等,都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阅读难度。作者文学功底深厚,阅读广博,语言中还隐约有王小波的气息,看似掉书袋式的叙述元素其实都有用意,却偏故意往虚无里带路。索性也散漫着读,甭管什么世界是混沌的,文学是非现实的,虚构的往往最真实,像水消失在水里一般的庸俗沉沦也是清醒与坚持。这篇很有意思,值得读几遍
    • 雪川2017/08/30 07:08:58
    • 分享到:
  • 铁军评委那句“虚构往往最真实”实在精准!谢谢您的推荐!

    回复

  • 我们每天都像蜗牛似的狂奔,可是停下来却发现自己并没跑多远。拼命前行的同时,掏空的却是自己的心灵。梭罗曾说:“我步入丛林,因为我希望生活得有意义,我希望活得深刻并汲取生命中所有的精华。然后从中学习,以免让我在生命终结时却发现自己从来没有活过。”我门前的那一片湖,如同梭罗步入的丛林,是我们向往和期待的精神圣地。温子涛的纵身一跳是灵魂悲壮的皈依。他死了,却是真正的活过。欣赏作者扎实的文学功底。强烈推荐!
    • 雪川2017/07/31 20:48:23
    • 分享到:
  • 谢谢您的阅读、点评和推荐。修辞立其诚,与您共勉。

    回复

  • 真正的美好应该建立在精神世界上,超越平常的人间烟火,每个人心中都该有一个“湖”,来洗涤我们被雾霾包裹的尘世污染的心,来承载那些从半空中跌落的梦。
    • 雪川2017/08/31 07:13:22
    • 分享到:
  • 回复

  • 作者很会卖关子,以抽丝剥茧的艺术手法去探寻“湖”的奥妙。湖的理念,最初是狭义的,它仅限于生态湖、风景湖、人工湖。后来,随着对“湖”的寻根问底,湖成为了一个被拓展的广义词,它的定义也由此而被延伸、拓宽。我的理解是,每个人的心灵上,也会有一个湖,思想的解放,是我们追求的。虽然我们很难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但执念可成人,也可害人。找到安放心灵的境地,那个地方,叫:湖。也叫,福。作者的文字素养极好!
    • 雪川2017/07/21 13:59:29
    • 分享到:
  • 谢谢吴春丽的精彩点评!

    回复

    • 叶紫7520积分 2017/07/20 17:28:30
    • 分享到:
  • 看前半部分,我以为作者是个混世油子,调侃诙谐,入世轻俏。越读越发现“他”不是这样的,他并不是“两肩扛着一个脑袋”的写作者,他为当下文学的“城中村”悲,为自己没有门前一个“湖”来执念而悲。作者的文学基础深厚,专业功扎实。当然,我并不是以他列举了许多文学名人,就如此评价。而是其中的气氲,是读者能感受到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湖,只是我们应当以“湖”濯灵魂,而不应于以生命的代价殉“城中村”的俗世生活。
    • 雪川2017/07/20 18:22:58
    • 分享到:
  • 谢谢叶紫的点评!问好叶紫

    回复

  • “我的门外有一片好大的湖”,这里的“湖”也许是寓意,借指“理想”。有的人整日里为生活而奔波,忘却了门外还有片“湖”,比如说文中的“我”;有的人虽说心中有“湖”,但一直不敢越雷池半步,比如说文中在佛山某中专学校当语文老师的大学同学;有的人一直生活在“湖”中,久久不肯上岸,最终淹死在“湖”中,比如说文中的“温子涛”。以轻松活泼的文风写颇为沉重的话题,足见作者高超的文学创作功底!
    • 雪川2017/07/20 18:23:46
    • 分享到:
  • 谢谢黄先生的点评!问好黄先生
  • 首次有人称我为“黄先生”啊,不知是高兴呢,还是高兴呢。

    回复

  • 一方面是世俗的世界,一方面是理想的世界。我们都在世俗的河流里迷茫,为了生活,我们放弃的太多,其实越忙我们的心中越无法平静。多少人在阳光普照的日子选择自杀,又有多少人得了抑郁,现代病渔网一样罩着我们,要挣脱之,我们需要一片湖,一片好大的湖。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390积分
  • 3星
  • 3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5
  • 97713
  • 11
  • 3390
  • 因为热爱邻家,所以才愿意为邻家建言。据说,当年的邻家币之制,是王盛菲提出来的。可见,一个网站想要完善,得多聆听来自民间的智慧建言。关于邻家赛制,元罗一直在邻家玩耍,是最清楚邻家的一切赛制。要完善一个网站的成长,是需要多方达人的集思广益。元罗积极,总是第一时间提出建议。写这样的建议很花时间的,元罗辛苦了!文友们也要多跟帖来讨论2018的新赛制。2018,崭新的开始,全新的赛制,更应有积极参与的我们!

    吴春丽新赛制下应有新变化

    2018/1/15 10:32:34
  • 2018年1月11日(周四)晚上9点的“邻家文弹”可算得上是二十八期邻家文弹中持续时间最长、参与观众最多的一期!整场内容真的如主讲嘉宾费新乾先生那般:“文学发现”设想、“全民写作”计划让“邻家人”热血“沸(费)”腾;“普惠文学”、“皮肤主义”、“有机文学”让“邻家人”“心(新)”中希望满满;2018年,邻家文学社区推出的全新游戏规则让“邻家人”觉得“前(乾)”景一片大好!

    黄元罗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5 8:29:46
  • 谢过先生的分享。生活节奏加快和智能手机的广泛应用,催化推进微小说的欣欣向荣,或许符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相适应的基本原理。先生乃闪小说高手,释疑闪小说推心置腹,施教深入浅出,认真拜读,受益良多。虽说文无定法,却也有基本套路,学习借鉴,少走弯路胜于盲人摸象。更有,狭小空间泼墨闪小说所须的精雕细刻工匠精神,于小小说短篇小说甚至中长篇小说,都有着广泛的意义。

    言默然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12 19:51:54
  • 忆往夕,壁立千仞,共峥嵘;掀新篇,海纳百川,同辉煌。邻家文学,五年里,迎纳天下文笔开创一片天地;新年伊始,费新乾,吹号角,召唤新朋旧友齐聚再接再厉。过往成就,有目共睹有口皆碑;再创辉煌,须携手并肩同心协力。闻号角,蠢蠢欲动,文笔虽拙,甘洒一腔热血。我辈五零后,读书不多坎坷不少,阅历经历还算厚实,脑憨手笨了一点,何不趁还没迷糊还能敲击键盘,赶在夕阳落山之前,释放淡然恬实的灿烂?

    言默然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2 14:13:35
  • 昨晚的邻家文弹,张夏说:@憨憨老叟 重写一个108将吧。把我们后来的也夸夸嘛。谢林涛说:@憨憨老叟 重写一个108将吧。把我们微咖人也夸夸嘛。红月亮说:@憨憨老叟 现在要一千零八。他们的打趣,令我想起苹果手机的更新,苹果手机的更新算是飞快的。关于“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的版本,这个是经典版。在此,@憨憨老叟,现在2018年了,什么时候推出一个“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的新版,在更齐全的加载中,体会新榜单

    吴春丽夸夸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

    2018/1/12 11:18:54
  • 昨晚,天冷,颈椎病的原因,只能躺在床上,将手机举高来看手机。本期的开讲嘉宾是费老师,精彩怎能错过。 古人写诗讲究章法,把律诗、绝句的布局分为起、承、转、合四个部份。清代学者刘熙载在《艺概》中对此加以总结:“起承转合四字,起者,起下也,连合亦起在内;合者,合上也,连起亦合在内,中间用承用转,皆兼顾起合也。”睦邻要往回追溯,起因是:文学发现,全民写作,邻家币机制…五年睦奖,历经多元磨砺,睦邻模式更成熟

    吴春丽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2 10:43:20
  • 该首微诗歌“微”言大意,“诗”意人生,南国的冬天虽说很少见到“雪”,但因竞争所带来的“血”雨腥风却着实不少!所以,长期生活在南方的人基本上都有“南方真的很难”之感。友情提醒一下:作者来邻家贴文,若单纯是以文会友,文章篇幅长短不问;若是想搏个“名”或“利”的话,像这样的微诗歌,最好一次性能发上个三五首,作为草根一族,文章篇幅过短,结果大多是“寸草不生”!

    黄元罗南国的冬天

    2018/1/11 9:02:48
  • 很好,很深情,很不装。这不是你惯常的风格,但更朴实,更温柔敦厚。也许面对亲人,一切经验和技巧都是多余的,它只需要情绪的流动,山川草木,磨盘菜畦,都会来帮你,帮助把哀思与深情整理成诗的模样:结构与逻辑,意境与韵味。那些逝去的和仍然健在的亲人,与我们与简单的语言交流着:“你回来了。”“我们都很好,天气很凉,你要多穿点衣服。”但背后却粘连着一切美好。发现和歌咏这种美好,是诗歌应尽的义务。

    笑笑书生致亲人书

    2018/1/10 11:40:14
  • 闪小说因为其篇幅精短,处于快节奏生活状态下的读者们才有时间阅览;闪小说因为其内容精彩,看多了各类文体的读者们才愿意去品阅。本期主讲嘉宾憨憨老叟先生结合其经典作品《碑》《白云飘》《心愿》等给观众们派发了闪小说如何立意、闪小说写作技巧、闪小说怎样造势等一系列“干货”,让我们在2018年第一场暴雪中感到阵阵温暖。

    黄元罗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8 10:01:36
  • 热烈祝贺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揭牌暨谢林涛闪小说作品研讨会召开。我作为深圳的一名闪友,发去了贺信。我虽然在闪小说领域没有成就和建树,但是我依然爱着闪小说,也一直进行闪小说创作与学习。并且会一直坚持下去。深圳闪小说开放很多鲜花,有很多闪小说写作高手,他们把爱恨情仇都贯穿其中,得到了许多媒体的认可,得到了很多读者的喜爱,是闪小说创作的高地,我表示热烈祝贺,不遗余力支持闪小说创作祝贺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落成!

    潮湿的梦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7 16:00:13
  • “不碰。爸一口回决。”读得我有点心疼啊,春丽,也许这是你自己上次回去的真实事件吧。长年在外,因此同你父亲的见面也越来越少,为了生活,这真是无可奈何的人生啊。见一面便是一面,有时,没有见到面,但思念却是与日俱增的,思念成灾,化作文字了。父亲老了,一碰就碰在他的心坎上,一碰,在聚少离多的多的日子里画上了离别的一个句号,他怎能舍得你的离别啊。不得已而不碰吧。

    红红的雨蝴蝶不飞

    2018/1/6 14:47:25
  • 祝贺闪小说创研基地成立,祝贺谢林涛作品研讨会成功举办。双重喜事真是鼓舞人心。庆幸有老叟老师一直走在创研闪小说的路上。作品来源于生活而又要高于生活,只有对生活无限的热忱和沉淀,才能积累出好的素材。如果先生的墓志铭,白云飘等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作品。谢林涛老师总结的真好。空白不是留白。要在针尖上跳芭蕾,太形象了。

    电击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5 22:15:06
  • 1月14日,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就要成立,在这个时间上,开讲嘉宾由憨憨老叟来担当,这个契机点的把握,特别好!在此,提前祝挂牌仪式暨谢林涛作品研究讨会圆满成功!本期憨憨老叟的开讲,干货够足,肯定花了很多的心思!要了解闪小说的历史及创作方法,就一定要认真阅读这第27期的邻家文弹。憨憨老叟说,写好闪小说需要四个字:微、新、密、奇。在讲“细节”描写时,还以其作品《白云飘》为例,如此细腻化讲解,让人很是受益!

    吴春丽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5 15:29:52
  • 实际上这篇篇小说是2017年6月份写出来的,历时半年多时间。我所反应的人生就是一条船。大家在船上可以欣赏沿岸的风景,可以观察美好事物。但是遇到狂风暴雨,舵手不掌好舵,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文章中的幺姑就是其中之一。开始飞黄腾达,后不善于经营管理,听信谗言,不切实际的想法很多,想发大财,结果导致公司倒闭,全军覆灭。最后政府卖掉设备,给员工发生工资,这个就是生活当中的一只船。需要破浪前进,完成生命搏击。

    潮湿的梦一条船

    2018/1/2 22:08:15
  • 很多人希望某篇小说在故事情节上能精彩纷呈,在最终结局上善恶终有报。我们多么愿意看到文章中的“陈小雨”这位如扶桑花般有着微妙的羞涩美的女孩,出污泥而不染,能在某种机缘巧合下有个好的归宿。只不过,“扶桑”也有可能是“服丧”,果不其然,在鸟城某休闲会所大厅里做技师的陈小雨最终也成为她口中的“穿短裙的姐姐”。令人唏嘘的无奈却又让人不得不承认这就是残酷的现实生活!

    黄元罗夜扶桑

    2018/1/2 10:18:3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