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
  • 点击:10879评论:382017/08/22 12:16
  • 第五届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十佳

题记:当我们讲述深商时,我们在讲述什么......


一 、安检员扭头重重地瞥了一眼郝建滨和曾梅丽,职业的微笑下面,浮现出一丝明显的警惕

记得某个很知名的女作家曾把广东女人比作“糖醋排骨”,郝建滨觉得那应该指的是纤瘦的广府女人。而像曾梅丽这种相对壮实的客家女人,“梅菜扣肉”这个比喻才更为贴切。

三月的北国边陲,一场大雪过后,极目望去,大地的白和天空的蓝在地平线处交汇在一起,淳静而清冽。

在乌龙省滨城机场出口,郝建滨接到了全副武装的曾梅丽------连帽的大红羽绒服从头一直裹到雪地靴的鞋帮。

“哟,瞧丽姐这身行头,咱们又不是去北极。”

“还说哪,姐姐我长这么大可是第一次来这么北的地方,在东门逛了一整天,才买到这种最长款的羽绒服。听说这里的冬天,小孩子撒泡尿一不留神都会冻掉小鸡鸡。哈,我可不想少只耳朵回去,我有那么多漂亮的耳环。”在深圳的两年多里,郝建滨就北方的大雪会不会冻掉身体零部件的问题,跟老广们解释过无数次了。

“那倒是,论耳环,丽姐不是一般的多。”说着话,郝建滨伸手要去接曾梅丽手上那个又大又沉的棕色真皮提包。曾梅丽犹豫了一下,闪开了,她利索地将提包斜挎着背到身上,冲郝建滨眨眨眼,压低了声音:“东西在里边,你去帮我拿行李吧,还有一个大箱子。”郝建滨即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唐突,本身又不是没做过这行,货不离身,这是规矩。

转飞乌尔佳市的飞机是第二天上午九点二十起飞。郝建滨和曾梅丽早早来到机场。由于带的货物特殊,郝建滨和曾梅丽提前进入了安检闸。果然,装着货物的那个真皮包刚一通过安检皮带,男安检员便把他们拦住了。

“您好女士,您带的行李我们要打开检查。”

“哦,知道的,不过,在这里……怎么检查?还是带我们去检查室吧。”看来曾梅丽对这样的盘查早已司空见惯。

“好的,请这边走。”安检员礼貌地伸手示意了一下,带着他们往安检闸左边的办公区走去,安检员和郝建滨他们拉开几米远的距离后,拿起对讲机轻声呼叫:“主任,主任,请来1号室,有情况,有情况。”对讲机里传来带着“沙沙”声的应答后,安检员扭头重重地瞥了一眼郝建滨和曾梅丽,职业的微笑下面,浮现出一丝明显的警惕。

进入检查室,女主任带着一男一女两个经警走了进来。“女士,请您把行李打开。”曾梅丽“唰”地拉开那个一直不离身的手袋,只见里面是一包包黑色保鲜袋封起来的小包,足有几十包,上边放着一个塑料文件袋。曾梅丽拿出文件袋,抽出里边的几张纸,递给女主任。“这是货物清单,这是......带金证,这是我的身份证。”

女主任接过文件和身份证,仔细看了文件的内容又拿着身份证比对了一下曾梅丽,“请您把第3包打开,抽查。”曾梅丽按着保鲜袋上贴的编号,把第3号小包拿出来,打开保鲜袋的封条,将一堆五颜六色、金光灿灿的镶嵌戒指摊在安检台上!主任身后的那两个年轻的经警眼睛猛然一亮,旋即又恢复了严肃的表情。女主任清点过数目,让曾梅丽收好首饰,“好了曾小姐,您可以去候机了,给您添麻烦了。”“不麻烦,不麻烦,要不是你们严抓走私,我们还怎么做生意啊。”曾梅丽的口气里带着恰到好处的恭维。


二、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红脸的关公战长沙

在机场支线跑道上停着一架国产老式运七,挂在机舱门口的起落架很像是东北家庭下菜窖用的钢管焊的梯子,几十个穿着厚笨的乘客,像树熊似的吃力而缓慢地爬上了飞机。等乘客都落坐后,乘务小伙像摆弄大卡车般“咣”地一声关上舱门,顺手插上了粗粗的门叉。

郝建滨和曾梅丽都是第一次坐这种支线小飞机,飞机在跑道上停留大约十分钟后,开始进入起飞跑道,老式运七的马达和螺旋桨一起轰鸣着,就像几十台东风牌手扶拖拉机同时开动。老爷飞机颤颤巍巍地开始爬升,郝建斌紧紧抓住座椅扶手,紧闭双眼。几分钟后,听到过客舱道传来走动声,他才睁开眼睛,原来是乘务小伙已经开始进行客舱服务。老爷飞机喘着粗气,一边在大气层中穿行,一边呈波浪式抖动,每一次的抖动机身都“吱吱嘎嘎”作响,仿佛机身随时都会散架……

郝建滨飞快地瞄了一眼一旁的曾梅丽,和很多广东女人一样,曾梅丽不爱化妆,此刻她的素颜愈发显得苍白......

曾梅丽出生在粤东客家山区,70年代末,广东爆发了大规模逃港事件。与香港一水之隔的深圳当时还是一个近乎半原始状态的农村,很多青壮年都参与了逃港。为了政治的需要,政府决定从广东其他地方迁居一部分人来深圳定居。曾家不是当地大户,自然被“排挤”进了迁居的名单,一家人哭哭啼啼背井离乡,来到深圳,被安排进了福田的红伟村,成了深圳另一种意义上的原住居民。世事难料,迁居后没几年,深圳经济特区成立了,曾父尽管没上过几天学,可凭借着早年外出闯荡学到的一手鉴定加工珍珠的手艺,短短几年内就在红伟村盖起了三栋五层楼房,单是房租一项就给曾家带来了可观的收入。曾家先是办了一家珍珠加工厂,随后加工厂变成了公司,业务也向其他领域特别是珠宝行业拓展。上世纪九十年代,国家对黄金饰品的经营还未向民营企业放开,受政策的限制,精明的曾爸爸把自己的公司挂靠在了一家有黄金珠宝资质的企业名下,从而跨进了这个门槛高企的行业。

客家人对女儿的传统教育,十分注重所谓“家头教尾”、“田头地尾”、“灶头锅尾”和“针头线尾”这四头四尾。但在特区这种环境下,曾父对上述几项执行得是“虎头蛇尾”,早早地便让曾梅丽进公司帮着打理生意,和男孩子一样在商场摸爬滚打。几年前,曾爸爸突然中风,曾梅丽便接班做了亿铭公司的总经理。

曾梅丽伸过手,拍了拍郝建滨的胳膊。“唉,本来你从深圳辞了职,说是回滨城陪你母亲住一段时间,好好调理心情的。我一个人去送货,人生地不熟的,滨城和乌尔佳市离得又不算远,让你陪我去一趟,有个伴,也顺便帮你散一散心。这倒好,先惊了一惊心......”

曾梅丽在去年春节的广州珠宝展上认识了乌尔佳市一家金店的伍总经理,伍总到过亿铭公司三次,每次都拿几万的货。前几天伍总打电话说装修好了一家新店,这个月开张,让曾梅丽拿三百万左右的镶嵌和k链过去,让他挑两百万的货,现货现款。

郝建滨睁开眼睛,笑着说,你是亿铭“金”人嘛,当然“惊”人啦。曾梅丽搞清楚“金”“惊”二字是怎么回事后,也笑了。

郝建滨让曾梅丽不要说见外的话。他在深圳这几年,因为工作关系认识了曾梅丽以及她老公骆辉,在生活中没少受他们的关照,无数个周末,他从下步庙南的出租屋坐小巴到他们在罗湖闹市的花园小区,每周不同款的老火靓汤,让他在冰雪的滨城回想起来,倍觉温暖。他循着味觉的记忆,将那些汤馔在北国的厨房里还原,让寡居的母亲透过粤式饮食的精心与细致,感受和联想着儿子在遥远他乡的生活细节点滴。

飞机的抖动更加剧烈了,似乎还有冷风从舱门灌进来。二人不语,重又闭紧双眼。

豪杰路过马良关,

观见此马心喜欢。

空有大胆的英雄汉,

不能到手也枉然。

从座位左侧传来了几句熟悉的京剧唱腔,先是一句西皮摇板,然后是三句西皮快板。郝建滨转过头瞟了一眼,中年唱者摇晃着脖颈对他似笑非笑地回视了一下。

飞机终于降落到了乌尔佳市机场。在出闸大厅,一群人高举着“乌尔佳市京剧团”的牌子把中年唱者簇拥走了。郝建滨对着他们的背影唱了一嗓子: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红脸的关公战长沙!


三、看来这个伍总在乌尔佳的能量不小!

“阿滨,快看,伍总来接我们了。”

大门不远的停车场站着六七个男人,身后一辆白色带警灯的警车旁停着几辆黑色桑塔纳,其中一个魁梧的中年男人微笑着朝他们走过来,深棕色齐膝真皮大衣,棕色水貂毛真皮雷锋帽,一双黑色高腰皮靴,把北方男人的帅气英挺烘托得淋漓尽致。

伍总刻意用广东腔普通话活跃着见面的气氛,曾梅丽被逗得哈哈大笑,笑声里满溢着一种优越,一种对商场中“勤奋耐劳,在商言商,敢于抢占先机,机不可失,时不我待......”等等一系列高辨识度粤商精神的骄傲。

伍总问曾梅丽:“你这一路还顺利吧,是不是被查了个遍?”

“那是自然,我就不信你带货的时候机场不查你?”

“哈哈。哦,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李总,负责公司业务这块。这是大伟,办公室主任。”

大伟上前热情地要替曾梅丽拎提包,曾梅丽连忙谢绝:不重不重,还是我自己来吧。伍总不轻不重地挖了大伟一眼。

这时,刚才停着的警车已经悄然开离了停车场朝着大门驶去。伍总带着一群人来到几辆桑塔纳前。曾梅丽在深圳开原装进口的大众甲壳虫,老公骆辉的坐骑是奔驰320SEL,对面前这几辆不起眼的桑塔纳并没太在意。而郝建滨却倒抽了一口气。最左边的一辆车牌是“龙C00003”,另两辆车牌数字没什么特别,但是前缀的“龙O”却格外扎眼。在机关大院长大的郝建滨十分清楚,两辆“龙O”是正规报备的警务用车,而那辆“龙C00003”一定是当地政府最高规格的官方接待用车。看来这个伍总在乌尔佳的能量不小!

市区离机场有二十公里的路程。黑土地大平原的那种平坦宽广,让曾梅丽连连惊叹。郝建滨十分理解,一马平川、辽阔壮丽的北国风光对“逢山必有客、无客不住山”的客家人来讲,是何等的震撼。

车子驶进了乌尔佳市区的主干道——奋斗大街上。在警车的导引下,车队转进了一个有武警站岗、围墙高大的机关大院。一块白底黑字的大牌子挂在院门大柱上:乌龙省乌尔佳市人民政府。警车在院内花坛往右一拐,驶向大楼的后边。车队来到一栋六层老式灰砖大楼跟前,又继续开了一百多米才在一栋二层小楼前停了下来。小楼的门开在侧面,门边有块牌子:乌尔佳市宏图贸易公司。伍总的公司竟然开在市府大院里!

曾梅丽拽了拽郝建滨的袖子,二人对视了一下。郝建滨秒懂其中的芥蒂。以务实著称的广东商人喜欢闷头挣钱,对政治的热情一向不高,平常不大热衷于谈论政治。做生意时,如果知道对方是有政治背景的,往往还会有所顾忌。

主人把客人往小楼里让,上了二楼,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两边是门上挂着职能牌而房门紧闭的八间办公室,走廊的尽头一扇红木大门敞开着------走进伍总豪华的办公室,一百八十多平米的空间被分割成里外两间,靠墙是一排排红木壁柜,柜子里摆满了各类奖牌、奖杯、书籍和几张大幅照片。客厅里,气派地摆了一组当时在北方非常少见的棕色欧式真皮大沙发,一张偌大的白色大理石面的茶几上,放着一套原木功夫茶具。

  • 1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深圳商人双城故事商战博弈深商精神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5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心灵拾贝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9-07
  • 费新乾打赏20000,共计21000
  • 2017-09-03
  • 张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9-03
  • 秦锦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9-03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9-01
  • 郭建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9-01
  • 秦锦屏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1
  • 芒果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7-08-31
  • 胡野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1
  • 郭建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1
  • 张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9
  • 朱铁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9
  • 朱铁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9
  • 唐兴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7
  • 唐兴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6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4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4
  • 唐小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4
  • 唐小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3
  • 王国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3
  • 王国华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2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2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2
  • 杨点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2
  • 咔咔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8-22
  • 瓜子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7-08-2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记得去年读过杨点墨的一个小说。讲故事是没有问题的,蛮会讲。但我想说说语言。作家吧,但凡写到一定的份上,我觉得编个曲儿叭叽的故事、弄点一波三折的情节,皆是基本功。最后拼的,可能是语言,独特的语言、有点味的语言、令人耳目一新的语言。依我看,这篇的语言尚有下功夫的地方,至少,我看不到蛮多能跳出来的语言、能界别人物特点性格的语言和特别有机心的语言。过于偏重故事之奇情节之曲而忽略语言之味,非为正途,我认为。
  • 谢谢郭老师的提名打赏。谢谢您的好建议,我会继续努力,在语言方面多下功夫。

    回复

  • 力挺作者,不仅仅因她是福田作协力推的“五朵金花”之一。就算不是,小说写到这个份上,也要公心点赞。连环套的情节,生活化的场景,京韵大鼓式的旁白和“提携”,让这篇小说紧锣密鼓,精彩纷呈。而我更看重的是,笔底腾云,为一种精神擦拭招牌。这比直吼吼,赤裸裸的表达要好。这也恰是小说迷人之处。
  • 谢谢秦老师的力推和公心点赞。谢谢您一直以来的鼓励和支持。希望福田文学,深圳文学蒸蒸日上。

    回复

    • 张军评委2017/08/29 21:50:53
    • 分享到:
  • 这个小说一部分发生在深圳,一部分发生在内地的双城故事,深圳商人的商战博弈,探索、歌颂了一种深商精神。小说取材自一位深圳珠宝商的一段真实经历,有一定的纪实性,如果是严格意义上的小说,注意提炼生活、塑造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注意来源生活,要高于生活;注意艺术性的升华。
  • 谢谢张军老师的提名打赏。这篇小说是无数深圳往事里的一个小片段。有时,我们不得不承认,现实比小说更精彩。

    回复

  • 大赛之外曾读过杨点墨的一些作品,这一篇让我颇有些惊喜。本文语言流畅,叙述洗练,情节紧凑,一波三折,环环相扣,是一篇阅读黏性很强的作品。戏剧所需的矛盾冲突、转折突变、伏笔包袱等运用得娴熟自然且毫无匠气,京剧唱段如隐喻般贯穿在文中,增添了阅读的寻索趣味。更为可贵的是,人物塑造没有犯脸谱化的毛病,善恶有因,立体真实,通达了人性的多元。
  • 感谢朱老师的提名打赏。十分荣幸朱老师还关注过我的其他作品。在写作中尽量避免人物的脸谱化,努力还原人性的多元是我在写作中的一贯追求。谢谢您的肯定与鼓励。

    回复

  • 这篇小说的代入感很强,从一开始,就吸引人有读下去的欲望。我们常说:商场如战场。虽然从这篇小说里没有感觉到战场的硝烟弥漫,但小说所表现出的九十年代中国经济转型时期市场的不规范以及江湖气,却让人感受到一种惊心动魄。其实,这是一部长篇小说的素材和架构,如果把它写成长篇小说,人物形象会更加鲜明,情节会更加丰富。读来也会更加过瘾。
  • 谢谢唐老师的提名打赏。诚如您所言,此中篇的确是从一个长篇里剔出来独立成篇的。大赛的评委老师要看那么多稿子,着实辛苦,所以我就没弄那么大的篇幅。

    回复

  • 小说?非虚构?传记?传奇?在这篇文章面前,文体归纳术无能为力,只能说它兼具多种文体的特质。各种文化元素在文中“狼奔豕突”,却又能相安无事相得益彰。权力的傲慢、金钱与美色的诱惑、在各种势力之间的周旋,充分体现了深商的睿智与操守。
  • 谢谢德彬老师的点评打赏。谢谢您提到小说中的“各种文化元素”,移民文化,双城生活,极大地丰富了这些元素。希望善感的我能敏锐地捕捉到并呈现出来。

    回复

  • 我曾是一个不读“商战小说”的人,我原以为,这样的小说最多就是把商场写成战场,或者再穿插一点成功的男人是怎样消费漂亮女人之类的情场。这篇小说却展现了一种出乎我意料的内核,并在最后艺术地曲终奏雅——讲诚信。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作者不仅善于构思,而且具有很强的叙述复杂故事的能力。除此之外,读此小说也在喜闻乐见中了解了世态人情,懂得了海量的和经商有关的知识,以及在经商中必须恪守的原则。
  • 感谢唐老师的提名打赏,作为文学评论家,您定是阅文无数,此篇拙作能稍稍扭转一些您对商战小说的印象,实在有些小窃喜。
  • 某些商战小说喜欢商场、情场相互穿插。我最初也想过给郝、曾二人加入情感戏,但读来终觉得生硬。定稿时删繁就简,索性让二人的关系变得纯粹。

    回复

  • 两万多字,一口气读完,情节太紧凑,停不下来。商战故事多,能生动到这个地步的,不多。同样一件事,从不同的角度打量一件事,确实是完全不同的结论。正面人物的对面,也是个迫不得已的人。世界不是非此即彼,而是各有苦衷。读到结尾,竟然有点小感动。开头慢,中间不疾不徐,结尾快,很符合阅读的节奏。
  • 谢谢王老师的提名打赏。这篇小说的初稿有六万多字的,主线之外还有副线,后经多次删改,成为目前的三万多字。初次尝试写商战题材,得到您的肯定,真是莫大的鼓励。

    回复

  • 读到三分之一,觉得像纪实;读到三分之二,又觉得像非虚构;读完,长出一口气,是个不错的小说。人心人脸非红非白,也可以蓝,人情人性的丰富才能得到真实呈现。这样的创作意图,基本实现。而且叙述从容,节奏合拍,好看。鸡蛋里挑骨头的话,二号人物郝建滨有点抢戏,不是吗?放弃全知视角,用郝的有限视角来叙述,故事的张力或能得到进一步强化。然后,京剧相关内容,与整体故事游离,估计作者也曾冥思苦想,最后没有找到好办法。
  • 谢谢评委老师提名打赏。初稿时我本想给这部小说起名为《连环套》,这是一个博弈的故事嘛。
  • 我还特地重温了一遍以此为名的京剧,文中引用的唱词,我也精心挑选过,唱词内容看似有些游离,但实际存在某种隐约的关联与暗喻。再次谢谢王老师。

    回复

  • 表面上在写商战,实际上还是写情感、精神,复线穿插富有层次,京剧脸谱的介入让故事的人文容量增大。语言上如果再能含蓄一点则更佳。
  • 感谢胡老师的打赏及评论。写这篇小说时,我一直在找寻情节的起伏与语言的含蓄这二者之间的平衡点。希望今后我能二者兼备。

    回复

  • 对了,还有一个疑问,为什么有两处,曾被称为“王小姐”?
  • 谢谢王老师看得这么仔细。定稿后我改了女主人公的名字。哈哈。赶紧再去改正一下。

    回复

  • 故事以成功珠宝商曾梅丽为主人翁,展现了新社会男女平等的公正与包容。社会是给人历练的,商场如战场,虽然曾总机智、敏感、警觉......却有女性的不足,轻易走入伍总的布局中。好在有郝建滨的帮助,才得以化解危机为转机。跌宕起伏的剧情中,最后伍总保护人质而中弹,实在意外,但又符合人们对“商而不奸”的追求愿望。写到此处,似乎听到有人正唱着:让那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大家都爱看,民族遗产一代一代往下传......
  • 谢谢心灵拾贝的关注及点评。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7/09/01 11:15:09
    • 分享到:
  • 看完自觉点墨是冲着改编剧本去的,无论情节、对话和人物塑造,怎么看都像一部舞台剧。的确如作者所言,原题目《连环套》似乎更像本文的主题,整部小说就是商场的战争,惊心动魄,甚至我一度认为会有火并或枪杀这类的情节。结尾看似风轻云淡,却是波澜诡谲后的风轻云淡,不知商场上都是如此。因为我所了解的,我从事的房地产业,这种商业战争太普遍了,也非常残酷,简直就是肉搏战,为了目的不择手段,更别提商德、道义和伦理了。
  • 某种意义上,在利益面前,似乎其他可以抛却,尤其对那些还在腥风血雨中徒步前进的企业。几个主要角色刻画都让人印象深刻,还有行业术语很专业,看来点墨下了不少功夫,这点让我很敬佩,学习了。
  • 另,想问下点墨应该是去过东北吧,不然那些人物、情境刻画怎么那么逼真,或者就是东北人?
  • 谢谢文友飞泉的热心支持。飞泉的诗写得好,我正在酝酿给你的评。
  • 哈哈,谢谢飞泉读得这么仔细。我是......深圳银。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7/08/24 08:47:33
    • 分享到:
  • 这篇小说的出场,让我想到明星范爷的亮相——霸气十足,闪亮登场!文章的描述——在机关大院长大的郝建滨十分清楚,两辆“龙O”是正规报备的警务用车,而那辆“龙C00003”一定是当地政府最高规格的官方接待用车。(很强大的气场)小说取材自一位深圳珠宝商的一段真实经历,深商这块匾,拿什么来亮招牌——讲诚信!初稿有六万多字,后经多次删改,成为目前的三万多字。初次尝试写商战题材,点墨用智慧之眼去点亮深商招牌!
  • 谢谢春丽老师的热心点评,小说有点长,读完肯定耽误你不少时间。谢谢关注哈。

    回复

    • 杨点墨3秀才2017/08/22 13:25:18
    • 分享到:
  • 这篇小说取材自一位深圳珠宝商的一段真实经历,作为深商,他们严格恪守着一种默契,一种精神,他们无时不刻不用自己的言行去擦拭“深商”这块匾。二十多年前的故事,读来仍是历久弥新,因为某些精神是永恒的。不论是商场还是生活,深圳都绕不开双城这个概念,因为双城,使深商精神的辐射扇面变得更广。
  • 回复
  • 看这个小说,让我想起了骗子遍地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刚刚从学校毕业,在我工作的粮所的旁边,就是人才荟萃的骗子专业村,听说骗子中的高手,拉上一麻袋印章,从海南岛直接骗到黑龙江。随着法制的健全,人的素质的提高,现在骗子少了,前段时间,回到曾经名声远扬的骗子村,感到村子很落魄,这也许才是社会之幸。深商商战,配上京剧唱腔的题目,流畅抓人的描写,此文不错。
  • 谢谢昆阳森林老师的关注及评论。

    回复

    • 柏亚利3秀才2017/09/01 20:49:43
    • 分享到:
  • 祝贺入决!
  • 谢谢柏姐。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2钻
  • 我思故我在,我写故我爱
  • 我思故我在,我写故我爱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2
  • 17650
  • 27
  • 4500
  • 荣荣的文字如她的为人一样朴实无华,虽然没有风花雪月的浪漫,也没有洋洋洒洒的华丽词藻,但却平实、热情、不做作,读来让人温暖、踏实,这也是许多人喜欢她和她文字的原因。这首歌词立意清新,朗朗上口,既写出了深圳的变化,又写出了拓荒牛的艰苦奋斗、理想和情怀。读来,让人不由自主地回味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峥嵘岁月,对于亲历这一段岁月的人,会有许许多多的感想和共鸣。

    梦晴【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18 10:52:11
  • 深圳今日的辉煌,离不开数以万计的“拓荒牛”。窃以为,本文中的“拓荒牛”至少有两层含义:一是,改革开放后,深圳的首批耕耘者,他们的拓荒造就了深圳的幸福满仓;二是,他们的举止实在是牛,短短数十载,即让深圳由名不见经传的小渔村华丽转身为国际化大都市!深圳拓荒牛伟大,用文字将他们的丰功伟绩固化下来的荣姐亦值得点赞哦。

    黄元罗【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18 9:12:16
  • 《陪父亲洗澡》的标题吸引我读完文章,作者详细描述了为什么陪父亲洗澡,也道出了儿子在外有自己的工作家庭。一个军旅生涯的老父亲近90岁,发白耳背眼失明,作为儿女该做些什么?幸好作者意识到孝敬父亲,为儿女做表率。我们都会老,也希望自己心儿孙们孝顺。如果作者再注意细节描述会更感人。

    春风妙语陪父亲洗澡

    2018/4/17 16:09:29
  • 乌鸦反哺,羔羊跪乳,动物即有的本能也。动物的本能,在《陪父亲洗澡》的文笔中再现,虽然迟到的再现虽然显得羞羞恬恬,甚至多有愧疚甚或不自然。然,正因这种羞恬这种愧疚不自然,更见其真其诚。都说,散文的价值就在写真,就在依托写真的抒发情怀,读过《陪父亲洗澡》,我信。《陪父亲洗澡》,记叙文体,文笔恬淡,描摹细腻;抒发情怀真切,没有矫情刻意都真情实感。或许,真情实感最具穿透力。喜欢,点赞

    默然陪父亲洗澡

    2018/4/17 15:11:21
  • 《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犹如刘恒《白涡》的味道呢。《白涡》写职场的情,写高知的情感旋涡;《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写游弋社会底层懦夫的情,写醉生梦死的纠结。情色或色情,人类生活的一部分,重要的部分,仅次于食罢。情色或色情并非就黄色吧?或许伴着真伴着永恒。“雪阳”,折分开,或许都教人赏心悦目,各自的自然属性都有可欣可赏的成分也;码在一起呢?或许就排斥,就难免矛盾。欣赏并点赞美文。

    默然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

    2018/4/17 8:29:27
  • 恭喜李玉获得周冠。一早就读了,一直没评论。微信上与李玉有聊,以这样的文笔,差不多赶上香港财经小说的水准了,畅销已经不是问题。譬如本篇开头部分,读来就有行云流水的感觉。可是读到最后呢,还真就是个亲历或亲耳听说的故事,作者如实照写出来了。想象呢?文学的虚构呢?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东西呢?欠奉!这就是我有点不甘心的地方,吐槽出来,砥砺下一篇。

    因特虎老亨红玫瑰酒店

    2018/4/16 15:41:10
  • 99年出生的小女生,实际上是00后,才将高中毕业吧,文学上已经是山清水秀了,在400多人的邻家线上文弹中,不疾不徐,娓娓道来,令多少深圳文学江湖上的老炮人物刮目啧啧。是的,龙思韵:90后写作形散而神不散,她的讲谈实录,就是这个了。

    因特虎老亨龙思韵:90后写作形散而神不散

    2018/4/16 14:41:54
  • 首篇同题征文《深圳奋斗谣》以“深圳速度”在邻家文学社区贴出。该首诗词或者说是歌曲让我们从中读到了“凤凰传奇”的动感与欢快。其实,深圳就犹如凤凰涅槃,她仅用不到四十年的光阴即走完了国内绝大多数城市花上数千载还未走完的路!本次同题征文大赛在赛事期间又会演绎怎样的精彩?又将带来哪些高潮?颇为期待!

    黄元罗同题之:深圳奋斗者之谣

    2018/4/16 8:18:07
  • 龙华河道上的遐想,打工簇的拳拳之心,昭然若揭,细腻实诚。外来打工簇,把不是母亲河视为母亲河,对一方水土美化的思考,既见责任心使命感,也显南国改革开放窗口的向心吸引力,给人感动。倘若国人都如作者般主人公的情怀,倘若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每一方土都如深圳般的向心力,青山绿水国强民乐的梦焉不早圆?小小地球村,大家都邻里,都如邻家文坛就这么大一片天,关注共同的空间关爱共享的青山绿水,生活更美好。

    默然龙华河道上的遐想

    2018/4/15 11:25:16
  • 这篇儿童文学写得好,人心的贪婪,给我们的世界造成很大的改变,李麦镇作为精神的故乡,离我们渐行渐远。当我们淳朴不再,欲望膨胀,我们的世界注定也是一片狼藉!放牛娃变成采石场老板,这难道是我们每个人的期待?!坚硬的三块石头是隐喻,在摧枯拉朽的变革面前,我们一些好的传统能不能坚如磐石?!

    昆阳森林李麦镇的石头

    2018/4/14 6:55:43
  • 悲观者认为,婚姻犹如坟墓,双脚一踏进去,自由立马就被埋葬!所以,文章中的男主人公“超”新婚不久,即想恢复自由身,并另寻新欢;乐观者认为,婚姻好比分享,融入其中,其乐无穷!所以,文章中的男主人公“超”在想到儿子时,那种幸福的心情是无法用任何语言来表达的。故事挺现实,也颇有警醒味,拜读了。

    黄元罗超度

    2018/4/13 9:36:43
  • 作者用娴熟的文字,轻松的语调,将多视角经历,娓娓道来,像女人缝棉衣,不紧不慢,功力毕现。非虚构不好写,不像小说,可以用各种技巧拔高主题。作者一直在暗处操控火候,加料加食材,到最后用那句——“因为我实在没法享受这种交易而来的感情,而且哪怕一天”,露出自己的真容,多情但有底线。这让我想起王顺建的《我有一个岛》,生活哪怕再杂碎,心中总有美好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笑谈一生江湖夜雨

    2018/4/12 20:23:12
  • 文章有点长,还是安静地看完了。抛开情节不说,文中充斥的腹黑学、关系学,简直就是现代版官场现形记,个人奋斗在某些宿命角力面前不值一提,但又不得不说,个人奋斗的重要性,尽管它是妥协的、平衡的、舍弃的、现实主义的。现在社会早已不是以前的理想主义时代,社会趋势演变加剧了人性的悲剧化,因无从选择,你所处的环境必然会造就你。地狱即人心,人心即地狱,这种隐喻看似无奈,却是真实,真实得宛若真理,真实得触目惊心。

    江飞泉你是你的地狱

    2018/4/12 15:04:52
  • 小说描写了一个厂区内的三块石头因为小贼的侵入厂房倒塌之后重回家乡的故事,李麦镇是一种精神家园的象征,三块石头和少年的情谊是一种单纯美好珍贵的情感,但随着岁月的变迁,这种情感终不复存在。也如同白獒对厂房主的情感,也从忠心耿耿到不得不的伤心绝望。人性的黑暗显露无疑,悲伤的情绪充斥了小说,不过光明也始终与黑暗同在,如三块石头之间的小伙伴情谊,三块石头和白獒的友情,他们最终共同流浪,以美好与坚硬面对现实。

    春风妙语李麦镇的石头

    2018/4/11 9:49:21
  • 很是赞同笑笑书生在该篇文章中所提及的“文学即游戏”这一说法。在我看来,写作本是件“随性”的中性词,而非“功利”的贬义词,甚或是“高尚”的褒义词。曾记得晚清时期,有位叫“黄遵宪”的本家说过:我手写我口,古岂能拘牵。写作本身就是一件纯粹的趣事儿,又何必要与济民的旷世胸怀搅和在一起呢?

    黄元罗致敬大师:玩一个叫文学的游戏

    2018/4/11 9:37:2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