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抛物线
  • 点击:7393评论:92017/09/05 09:52

他就这样默默地呆坐了很久,直到那疼痛慢慢融化,溶入一团说不清的情绪中,他才拧开发动机。车里忽然响起迪克牛仔沙哑的歌声:“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有多少人值得等待,等爱情历经沧海,是否还有勇气去爱……”方易的眼睛,莫名地红了。他这才想起,自己精心安排的音乐,没有和素素一起听。而现在,已经没有再听的必要了。

窗外,攒了一天的日头让繁茂的梧桐树镀了一股怏怏的倦意,蝉声越发沉闷和稠密。随着车子扬风而去,路边盛开的野菊花猛地摇曳一下,清香落了一地。



孩子高烧四十度,素素整整一夜没睡。一想到持续高烧可能会烧坏脑子、导致耳聋,还有可能伤害神经系统,她的心就火烧火燎的。就着夜色,她看了一眼表,已是凌晨两点了。她不敢睡,一分钟也不敢,仿似自己睡了孩子便没救了。尽管她知道,即使自己这么醒着,也没多大用处。但她要醒着,无论如何得醒着。一种根深蒂固的母性本能让她支撑着意识,顶着疲惫,扛着困倦,已然忘记了透支很久的身体。

孩子浑身滚烫,额头上没有汗,干干地烧,一直烧到脚底。隔一阵子就说几句胡话话,含含糊糊的,听不清楚。医生说,服用美林要隔四小时滴五滴,一滴都不能多。她哆嗦着手,睁着猩红的眼睛,小心翼翼地捏着滴管,看那发红的液体一滴一滴地流进孩子烧得蜕皮的小嘴里,心里默默地祈祷着:“我的宝贝,快点好起来吧!”正默念着,孩子一扭头,滴管里的液体便溅到枕头边上,在昏暗的夜色中,渗开一个个灰色的墨点。素素心中一惊,手忙脚乱地擦拭了半天,才消停下来,略微迟钝的神经也在昏昏沉沉中清醒过来。

隔壁睡房里传来床板和床垫摩擦的咯吱声,一听就知道是翻身的声音,在深夜里格外清晰。她看了一眼旁边的门,心里有些不安。想必年迈的父母也听到了动静吧,两人都干咳起来。光是听声音,便知道:他们也老了。“这,便是生活吧!”素素把压得酸疼的手臂从孩子的身体下抽出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是啊,这令人绝望的生活!”素素闭了闭酸涩的眼睛,散了架般的身体稍微舒缓了些。但她感到缺氧,甚至还有点耳鸣。一些幻像也不经意地浮现出来,那是一张十多年前熟识的脸,夹杂于模糊而久远的画面和声音中……白日里,接到方易的电话,她正在医院等孩子的血液化验单。这意外的邀约似乎在讽刺自己狼狈的生活,她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愤怒和不安。她不咸不淡地答应了,像是跟自己的过去宣战。是的,自己被这该死的生活打倒了,败得体无完肤。而胜利者正在欢呼雀跃,备好庆功宴,来羞辱自己。

在素素眼里,他早该忘记自己了。她不止一次听过关于他的绯闻,有酒吧小姐的迷情,也有师生恋,还和一位知名的漂亮少妇纠缠不清。十年了,他一直独身,是看透了生活的真谛?还是对自己念念不忘?素素想不明白。但是,有一点她可以肯定:他是快乐的,欢悦的。他还像当年一样,享受着无边无际的自由和洒脱。而那样的生活,对自己来说,一天都是奢侈的。“好吧!肯亚咖啡……那妙曼而浪漫的色调和音乐,那芳香甜美的糖衣炮弹!还有那不堪回首的岁月……”素素想着想着,狠狠地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第二天一早,孩子外公想必看出来了女儿的疲惫和担忧,带着母女二人直奔退休老院长开的私人诊所,他也心疼自己的孩子。素素在他眼里,还是那个吃不了多少苦的小公主。可是,自外甥女出生以来,女儿的确成熟了不少,有担当、也有个做母亲的样子了,他既欣慰又心疼。

打完一针暗黄色的药剂,孩子沉沉地睡下了,还轻轻地打着鼾……素素这才朦朦胧胧地小睡了一会儿。约会的时间是下午两点,她准确地推算着时间,包括刷牙、洗脸、化妆、选衣服、做发型,还有路上的时间……中午饭就不吃了,时间不够用了。

小睡后的素素有了一点精神,可是满脸的疲惫像扫不去的灰,沉沉地埋在眼底和细纹里。站在镜子前,她感到沮丧。已经试穿了十多条裙子,竟然没有一件是合适的!不是颜色太鲜艳,就是太紧身,变形的身材让每一件衣服都看起来别别扭扭的,燥热的身体也不断地冒出汗来,沾粘着让她透不过气的塑身内衣。她烦躁极了,索性把试过的衣服一股脑都堆进衣柜里,喘着粗气坐在床边生起气来。可是,她又能生谁的气呢?看了一眼表,已经一点了。她心里涌起一阵更刺挠的急躁,随手从衣服堆里拎出一件最不起眼的灰色吊带裙来,反正已经败得体无完肤了,干脆就低调到底吧!她恨恨地想道。

衣服有些皱,她抖了抖裙摆,勉强穿了进去,塑身内衣并没有自己想象得那般有效,两团赘肉还是从勒紧的腋下挤了出来。可是,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就要迟到了……她对着镜子,轻拍了些散粉,涂上浅紫色的口红,用吹风机拉扯了几下乱蓬蓬的头发……已经没时间做发型了,她对自己的要求一降再降。

孩子睡得安稳,素素妈在身边啰嗦:“你就不能在家好好睡一觉?瞅你这黑眼圈,怪吓人的!大中午的,往外跑,也不吃饭……早点回来啊!”素素什么也没说,胡乱答应着便蹬上一双高跟鞋往外跑。“不能让妈妈知道自己是去见方易的,十年前不能,现在更不能……”素素一边想着一边逃一般地快速关上了门。已经快两点了,自己肯定迟到了。她来不及想象见面的场景,迅速拦住了一辆计程车。刚一开门,

一股酸臭的味道就钻进了鼻孔。可她顾不上那么多了,一屁股坐下去就冲着司机说:“肯亚咖啡,麻烦快点,赶时间。”计程司机倒是不急,笑着打哈哈:“肯亚咖啡?那个肯亚?”

“区政府对面的街上。”素素懒得绕圈子,直截了当地说。

“噢……是隆祺家园那里吗?”司机故意卖关子。

“嗯!”

“约会啊?让他多等会儿……”司机很多话,还想喋喋不休地说下去。素素强忍着烦躁,故意扭过头看向窗外,沉默下来。那个多嘴的司机还算知趣,也就不再说话了。一个局外人怎知道:这场约会,等她的人,已经等了整整十年!

顾不上擦汗,素素连门口茂盛的绿色植物也没看上一眼,就推门而入。一股浓香的咖啡味扑面而来,清凉的空气让她周身立刻获得一股力量,燥热和疲惫也瞬间被驱走。正待她细看,吧台旁迅速站立起一个熟悉的身影,像下午柔软的阳光,闪烁着温和的气息。定睛一看,正是方易,他微笑着向素素走来。

“对不起,我迟到了。”素素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她知道自己笑得不够自然,嘴角的抽动有些颤抖。

“没关系,看你说的。”方易似乎等了很久,他身上有种凝固了时间的味道。白色T恤让他看起来干净利落,她心里涌起一阵欢喜,似乎闻到了栀子花的味道。而就在靠近他的一瞬间,她又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是古龙水的味道。正在恍惚中,只见方易伸出一只大手将楼梯的入口让位出来,示意她朝这边走。她有点不习惯方易的礼貌,而这些礼仪,从前是不需要的。他曾是她最熟悉的人,一个眼神便能知道他在想什么。而现在,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好顺着他的手势向楼上走去。但她感到浑身不自在,似乎有双热辣辣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的后背,每一阶楼梯她都走得有些心慌和酥软。

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惶恐,素素一边走一边问:“到楼上吗?”

“嗯。”身后的男人声如洪钟。

长长的楼梯上,两人都没吭声,两种不同的脚步声在空气中不断碰撞、分离,再碰撞再分离……声声都撞进耳廓。

为了舒缓自己内心的紧张和不自然。刚坐定,素素就先开了口:“好久不见。”

“还好,才十年而已。”方易轻轻地耸了耸肩,装作好似昨天刚见过面的样子。素素有点招架不住这样眼神和近乎调侃的责备。对面的这个男人就是她相恋了十七年的男人,她实在想象不出,自己认识他这么久了,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接吻,第一次……都发生在这个陌生的男人身上。他穿了自己最喜欢的白色T恤,眼神中流露出熟悉的宽容和温柔,让素素心头微微一颤。这双动情的眼睛啊,藏了多少故事!尽管一切都不再是为我了,素素内心一沉:“十年了吗?有那么久!”

“是的,截止今天,刚好十年。”男人定睛看向素素,表情忽然认真起来。素素不知道哪个表情才是方易真正的心思,索性就低下头去。看得出,方易还是在乎,他只是装着不在乎。为什么是刚好十年呢?截止今天?今天几号了?素素脑子里一团混乱。正在寻思,忽而听到方易说:“喝点什么呢?”

肯亚咖啡在她记忆里已是很遥远的地方了,尽管在深圳那个大都市里,四处都是咖啡厅,但唯独这里的咖啡让她印象深刻。这里有她最纯真的记忆,舌尖舔过的焦糖混着现磨的咖啡香儿,是她最难忘的味道。在那些贫瘠的年少时光里,如此小资的精神享受是多么奢侈的体验啊!十多年过去了,她再也没有喝过这样的咖啡了,有些人、有些事,以及那时的空气和温度,是再也找不回来的。她至今记得她常点的一款咖啡,名叫卡普奇诺,一个透着咖啡丝滑味道的名字。说出它的名字,似乎能让她看到圣芳济修道士深褐色的布道服,以及那顶尖尖的帽子。咖啡师轻挑那些发着白色泡泡的细腻牛奶,瞬间便勾画出一片蕨菜模样的树叶,抑或是一个饱饱满满的爱心……那醇厚的芬芳,总能让她回到过去的好日子里去。

“卡普奇诺,加糖。”她娴熟地将这个名字说了出来。她要加糖,要加很多很多糖,要把这熬过的十年的苦全都补回来。

“好。”对面的男子惜字如金。可过去的他不是这样的,总是拿着点餐单看来看去,一副拿不定主意的样子。那时的他,眼里透着不安,也是腼腆和怯懦的。十年了,他看起来既沉着又冷静,也看不出有多少欢悦,完全不是过去那个唯唯诺诺的样子了。

素素偷偷瞟了他一眼,现在的他,虽然外表上没有多大变化,但骨子里却有种很强大的力量,在眉眼之间闪烁,透着一种果敢和自信。

这种陌生的气质,让素素感到不安。正思忖着,男人笑着和旁边的服务生说道:“一杯卡普奇诺,加糖。一杯肯亚。”

男人说完便正色地转过脸来,看向素素。素素觉得有些心慌,不知道自己的妆花了没有,临走时原本要喷些香水的,安娜苏的许愿精灵总能让她找回些自信来。可是走得匆忙,她还是忘了。也许,该死的出租车上的味道还留在她的衣服上,想着想着,她的额头又冒出汗来。

“擦擦汗吧,看把你热的。”对面的男人极合时宜地说道,随即递来一片纸巾。素素着实心中一惊,莫不是他看出了自己的心思?她一边掩饰着心慌,一边故作镇定地调侃道:“对我还是那么好。”

方易似乎并不避开话题,竟然跟着自己的话题说:“嗯,我以为你忘了。”让素素心中又是一惊。

  • 1
4/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背弃、重逢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费新乾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8
  • 520周冠打赏37000,共计37000
  • 2017-09-11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9-06
  • 瓜子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09-0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黑雪擅于讲述情感故事,娓娓道来,架轻就熟。男左女右,画了一条抛物线,处于上升期的男主人公和正处于下滑期的女主人公,对于十年后的这场约会,有着截然不同的解读。这种对比、反射、映照,构成了故事的张力。再加上往事的穿插,使原本平凡的故事变得丰富而灵动,多彩而富有层次,男人与女人、过往与现在、爱情与现实、骄傲与沮丧,一言难尽,五味杂存。在这样短的篇幅里,作者用她细腻成熟的笔触,呈现了丰富的主题与内容。
    • 黑雪2018/09/10 09:32:01
    • 分享到:
  • 谢谢费掌门的认可和抬爱。小文尚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比如细节描写过于拖沓,情节也不甚明朗。但是,正如您所说的,我运用的特殊的表达方式来叙述这个故事。对比、反射、映照,算是我又一次大胆的尝试吧!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7/09/05 18:00:09
    • 分享到:
  • 抛物线是什么,从低点到高点再下坠的对称解析几何里的线条,刚好有左右之分,看似镜像重合,却完全是两个走向,两个不同的归宿和结局,没有交点,就像方易和素素,十年恍如一梦,却物是人非。此情可待成追忆,真的只剩下追忆了,这是情感中最让人抓狂的地方,不容你去哪怕重温旧梦一刻,因为终究会让人后悔。港囧里的徐峥去见初恋情人,结局就是如此,故事里的主人公亦是如此。让人感慨和唏嘘。
  • 我不喜欢方易这类一心想通过翻身像初恋炫耀的男人,这是内心极度自卑的表现,因此他放不下,直到看到对方糟糕,才感到平衡。而素素显然是有点念想的,结果也是碰了一鼻子灰,这种感觉非常糟糕
  • 结局自然是抛物线的两端,天涯各自飞,再无牵挂。丽娜看来是情感高手,如此细腻的文字和流畅的语感,把一个庸常的情感故事写得这么令人怅惘,而且字里行间有着舒缓有致的节奏,不至于让人看了劳累,反而觉得意犹未尽
    • 黑雪2017/09/06 09:52:16
    • 分享到:
  • 感谢江飞泉细致而深刻的评价,果然是评论界的高手。从文字到内涵,看得透彻。第一次尝试这样的书写方式,而后看到北岛的《波动》,竟然不谋而合……有时,创作就是这样,像张爱玲文中的那句:“原来,你也在这里。”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7/09/21 09:52:23
    • 分享到:
  • 作者从两个不同性别的角度去描述同一件事情,也让我们看到了男人和女人在一件事情上不一样的处理方式。如果说男人对初恋是爱与自卑,那么十年来的风流情史就是懦弱和无耻;同理,如果说女人对初恋是爱和无奈,那么十年来结婚生子的演变就是胆怯和幽怨。爱情与婚姻的原来隔着一层薄纱,而双方都不愿意妥协,最后成了墙。
    • 黑雪2017/09/22 16:28:28
    • 分享到:
  • 喔!很酷的解读,完全应和了我书写这篇小文的目的和情绪。婚姻和爱情,在男人和女人的世界里,根本不是一回事。有些爱情,就像抛物线一样,根本不能进行到底。

    回复

    • 黑雪2童生2017/09/08 11:00:59
    • 分享到:
  • 感谢各位大咖对小文的肯定,在下一一谢过。小文的故事很简单,取自真实的生活。所以,叙述起来并没费力。唯一有些艰难的是:我想尝试用一种新的叙述方式来表达。即在同一个故事里,写出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同样的对白、同样的光线、同样的行为举止,在男人和女人的世界里,产生完全不同的心理变化。为达到相互吻合、不露破绽的戏剧效果,行文难免有些不够流畅的地方,过渡也稍显生硬。权当是一种尝试吧,感谢各位的宽容和支持!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140197
  • 14
  • 217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