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丰满的石榴
  • 点击:29076评论:112017/12/07 13:53

在下午的各种肖像之中


图谱,南方的影子在码头上缠斗

下午的阳光开始消减它多余的眉梢

我需要各种肖像来缅怀历史

思想像一把刀,可以在流亡中自卫

而曾在内心里默念过的东西

已无法再收回去


下午的人头攒动,如果都跑起来

就会像飘零的叶子一样暗淡,野玫瑰怒放

但每个秋季都不同,那个装运石灰的人

碾碎的石头中掺有他的骨折声

谁能接收一个乞讨的孤儿,他可从来不讲谢谢


我的生活如大部分人的生活

讲究速度,像一个忍者,当世界的大片寒意

穿过我的下颚,那些带有畏惧感的事物

就会被我分辨出来,火苗直立,风呼啸

在下午的各种肖像中,我寻找的彩色头颅

有着贵重,光泽的皮毛和沉重的呼吸



我的孤独美好如初


华灯初上,鸟雀们将重谱它们的歌

而时间在精细的磨盘中转动,像网一样交错

深夜,野兽已不肯过江东

疫苗和玉米在城市的疾控中心笔直

如苦难的停放处


壁炉中木头通红,寒冷之夜从没遇过敌人

那尚未诞生的胎儿

你听见飞蛾舔舐寂寞的声音吗?

除了一道门被打开,墙上的工具正在哀悼

土地的伤残,我的力气正在衰退

温柔的斜坡,难以觉察的深渊

小酒馆在那里,被酒精毒死的人也在那里

中东的土壤嗜好烟火的味道


那些神志不清的中年人啊,你们逃离的光芒

都带着颤抖的死亡,我的祖国恰如我的孤独

但她是开放的,她有一篇致以空寂的祈文

她清晰的天空依靠着一座巨大的山峰

我美好如初,像一条警言



抵达深圳


当胖棕鸟的歌喉在中石化加油站

上方的屋顶歌唱,当模型技术在会展中心

高大的展台上瞬间变为了人

大鹏所城,那古老的石雕,遗憾自己不曾听过

草木之音,不曾有过儿女私情


谁来献词?羊台山让我得到了心中的慈悲

山顶上的鸟鸣,白云,我们最终

需要全然理解生活和命运

让一块染色的破布铺垫行走的悬空

雨滴敲打屋檐的声音如我的预言

深圳,不切实际的怀疑会增加疼痛


我不打算回答自己的反问,一种更好的生活

一只潜鸟的标本,一个女子远方的念情

都带着他们的体温

当我抵达深圳,低矮的独木舟在水面上滑了出去

修辞变得活跃起来,天空充满了禁忌

但云朵仍带着爱的柔性



城市,用噪音保持了平衡


几座相连的高楼,以某种倾斜的姿态

保持了向天空的伸展,可靠的事情

就是多种树,在公园里练习柔术

禁止喧哗的公共场所,喇叭划出一道笔直的刮痕

架设于人行道的广告相互隐瞒真相

餐厅,溢出的油烟味已获胜了骨头

在城市,让我们恰恰不舒服的地方

是它的合情合理,马赛克保持了内部的真身


打碎的玻璃努力举起它的匕首

是的,没有什么比一台切割机更理性

油漆露出了颜色的性情

在消弭的白色空气中,呈现一面墙

灰色的墙支撑着对立两面的水平状

那只踱在墙体上的鸟并没有死亡,它嘴巴里的牙齿

是有人性的,它的面孔是动物的面孔

就好比说,我活在城市,仍具有思乡的功能

市民们将在喧闹中赶走一群老鼠


而我在这种绝望中,听尖叫,听城市的噪音

努力接近一种废弃的象征



午夜奔跑的火焰


交出上半夜和下半夜的中点

蛇在深夜冠以帝王之名,放弃吧

爱是我们最后的幻想

今夜,让火苗去点燃一只饰金的水盆

那些萎谢的花朵会有它自信的语言


南方,奔跑的火焰会在你手中奔跑

随时可以静下之人才像冬眠之人

孩子们继续酣睡,发出均匀的呼吸

尽管某种东西在在我们身上悄悄伸展

像一面旗帜,或者绳子

但没有谁会去识破,或者写下它


火焰,正歌唱着我的南方

你必须跑开才不会被燃烧,在午夜的时间里

那奔跑的火焰携带着命的命名

我看到你的手掌,你的额头溢出水草

正是那些在午夜与火焰一起燃烧的事物

才带有不被吹灭的光芒



在人世,我们素有勾引的本能


你知道,人类的窗子都朝外打开

但我认为如果朝内打开风雨会来得更快一些

那些被我们动过手脚的图片

已不存在修复的功能,大街上

美图让街景增添了无辜的妩媚

影子们深深地躺在地上,它们无罪


在人世,我们素有勾引的本能

红棉袄配上绿裤子,矫情的文字上

多情猫的乖巧如一个人的意念,我沉迷于多情

空房间里,曾经有过多次颤栗

从壁画上走下来的女人,与我亲吻


那些被人类分拣的旗帜飘拂在风中

高楼上的灯光从四面八方合拢,一个哭叫的婴儿

踢开了被子,我停留在靠近洱海的一条船上

那里风光旖旎,并有人们不停进出湖面

他们仿佛地球上刚出炉的墨汁

维持了我的新鲜感



一个人的皮影戏


剥开桔子,可见内部的肉身

跟人的皮肉一致,在冬季的河床上

那渐入佳境的时间有更多的空虚

来供我选择挣扎,没有什么能再让我哭泣了

父亲的年龄已过六十,他还硬朗着

像一个弹簧,宽广总献给松弛的人


内心不可描述的事物强大到失踪

谁能挽救必然的冬天所带来的消瘦

在羊的骨头上面,仍留有青草的味道

我咀嚼活着的过程,用一根棍子

支撑空寂的阴影,我将滞留在出发的旅馆

看天外的艳霞高过屋顶


扮演猎人和狗追逐动物,粉绿的嘴唇啊

一束光将我们送入到心灵最深的地方

今夜辽阔,漆黑的屏幕上,人的灵活双手

拉扯着多变的命运,一个人的皮影戏

将在明年试一试春天的深浅

并用无声的手影来辨识有声的方位



一对偎依的影子


堆满沙子的海岸是轻松的海岸

在两个相爱的影子之间,我不称作为距离

有时,深渊可以抵抗时间的变形

瞬间的黑影,在吵闹的人群中闪耀

一只手和另一只的温暖,会继续旅行


我将丧失在沉重中,爱的门缝

可以塞进去多少呼吸,海边涛声一阵紧似一阵

周游世界的海浪啊,你湿漉漉的身子

像一个写了很多情书的人

也像今夜的我们,制造了雷霆


向外凝视,海屿的顶部正抹去她白天的装饰

谁释放了今夜的火光,两个偎依的影子

真实得令人震惊,是爱,在喧闹的海滩上维持了秩序

是爱,隐入了他们完整的湮灭和前程


当一阵又一阵涛声在夜里来临

熟睡的我们,已一无所知

而安静的沙子从海滩上滑了出去



想写东西


下午,想写东西的冲动非常强烈

工作会议还没开完

我的心思已在构思一只鸟的飞翔

和一个人的出生

那个被人捅破的玻璃窗子刮进了疾风

一场雨在天空穷途末路的时候

就降了下来,远方的爱人,灵魂在打滚

她内心纠结如树根缠绕大地

回到家,陌生人站在我门口

在门上贴优美文字的性病广告,这让我难堪

所以打开电脑后,想写的东西荡然无存

看看远方,树影婆娑,突然想想

人生那么多事情,真不是一下子能写完的

又何必在此一时呢?



我母亲的母亲


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南方的风有一阵清凉

母亲的喉咙似乎卡住了什么

别了,母亲的母亲,我的外祖母

一条让我得以出生的古老的骨头隧道

我将永远再见不到你了


六岁那年,你弯着腰,带着我在山上看牛

健壮的水牛一溜烟跑到了另外一个山头

你背着我狂奔,散乱的头发,激怒的目光

我触碰到你的背部,成串的汗珠,气喘

使命成为一种追逐


前年,八十岁,你拔掉了二颗牙齿

烈日下行走十公里来到我的家

牵着母亲的手,把你积攒下来的核桃

一颗颗从口袋里掏出来

上面有你曾经咬过的痕迹

深夜,你的儿女们发现了你

你在通往另一个尘世的路上紧握着双手


母亲的母亲,我的外祖母

你就是迷途的羔羊,在人世间最后的光阴里

克服了死亡的恐惧,在一种缓慢的退却中

坚硬,如你生下的儿女



秋天河流


秋天的河流干净了很多,河水不紧不慢

光着身子从高处向低处流动

鱼群肥美,低洼处的水草像认出了我们

摇着头,但并不想跟着我走

我知道它们有自己的归宿,腐烂于河流

或者被风带走


这些年,一直在寻找一条横在内心的河流

细小的沙子,隐蔽的翅膀

雨水在它的面上翻滚,光芒在河里盘旋

有汹涌的波涛,有前行的渴望

河流所经过的地方,都留下水的巢穴

我从桥上可以看见大片的鱼群争吵

露出一排排牙齿


秋风拂过,那曾经火焰般绽放的花儿

堆积在季节的伤口,河流,不息的悲哀

我们被画在这料峭的河岸

听秋季后的河流刺耳的冰的手鼓

我向一条水的裂缝靠近,那里有曾经溺死的人

被水偷运到了另一个尘世



沉默,向上挥动着孤独


我愿意挥动手臂,向一个陌生人招手

向一栋高楼的情人致敬,时间那流动的斑点

让一个沉默者更具有魅力

云,滑过太阳的轮盘,孤独者的天堂

抛弃了他唯一可以驾驭的空寂

水上幽暗的图画,被点开


进出于同一个人行通道,到处旅行的人

是在旅行中蹲伏什么,我时刻准备好游戏

随灯盏在人群中狂欢或者颤抖

那让我紧紧抓住的,仍然是不可信的

身体的自由和精神的迷宫


现在薄暮来临,这一年,里程碑浓缩成

冰冷的文字,被群众遗弃的大厅

仿佛有人在敲击舞台的铁钉,我不张扬

在来来往往的爱恨之间,保持着沉默

看壁虎伪装心跳,看太阳下的飞机一刹那的急射

人生没有前哨,只有向上的孤独



虫,爬过了古墓


灵魂,在地底下辛勤地工作

腐烂的尸体啊,从宋朝开始挣扎

今天还带着伤痕,虫,真实的尾随者

饥饿的嘴唇像铁格的窗子

它已陶醉于腐肉的味道


所有的鸟来自于西部的山林

高空被风腐蚀,被楼刺穿,云暗淡

夕阳可以是每个人的旗帜

但黑夜掌握了它,每一个古墓里

死者有比活着时更拥挤地生活


小屋亮起了灯盏,被命运驱赶的人

被疾病缠身的人,我们现在哭泣和倾听

是因为死后能分辨出更清晰的死亡

人,不死,什么也不是

虫子也不是虫子



观澜街道的夏天


暧昧的光线在街道的人群中消失后

观澜街道的夏天开始慢慢变热

我们在黑暗的房间里相互抚摸

讨厌的蚊子飞来飞去

手掌是被支配的另一种情感动物


电梯,在花园小区的升降中

感到了孤独和害怕,但电并没有放过它

在街上,撇清跟其他人的关系

我可以安心选择更多的食物

这个夏天,卖弄身材的人很多

我没有仔细欣赏小腿以上的部位,怕滋扰民众


喧闹后,更多新鲜的东西均有磨损

雨忽然停止,风腐蚀了门窗和花粉

在观澜,如果要询问清楚生活和来路

必须在微暗的灯火中重新梳理一次这里的秩序

这里曾经的爱,恨以及那些摆件的位置

还要观察那些生意惨淡的门面

挣扎,消失,又接着回归,亮起灯



地下铜


暗中的事物,离我有一段骨骼的距离

花白颜色的乳房上罩着铁的布衣

我抚摸隔壁的洒水瓶,声音穿透墙壁

地下,铜开始发情,生出绿来


我没有情敌,所以一直珍藏着这样美好的岁月

河流在暗道里自由涌动,一颗心

挂在悬壁上,是一种更深且外在的东西

让我采取了不同的态度,对于铜

对于深埋于地下的铜


深入,在五百米的故乡

岩石的躯体横在截面上,那清澈的沉重

彷如铜的再一次起身,在地下,我与绿搏斗

在地表,已看不到我的光荣



在宽阔之地


在宽阔之地,野火自由燃烧

水流向它的腹地,一种药草替大地疗伤

而狮子在它的尖爪上摆弄带血的骨头

风不断地擦掉天空的内景,一片乌云

在宽阔之地,它黑暗的嘴里含着巨大的谎言


如果远行,我将赋予某种人的特征

光已经来临,它一定会照射什么

轻柔的锤子敲击,那个平静中观望世界的人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肖像深圳石榴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范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4
  • 范明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3
  • 仁智山水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2-18
  • 520周冠打赏39000,共计39000
  • 2017-12-11
  • 暁霞囡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2-08
  • 嘲讽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7-12-07
  • 瓜子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12-0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范明评委2018/09/03 17:15:12
    • 分享到:
  • 也许是评了那么多诗歌,我觉得一个写诗的人读另一个诗人的作品,有时只是内心的一种感应,而非话语能表达。这组诗是娴熟的,意象繁复,有着现实性和现代感,也有诗人对生活在“讲究速度”的深圳的自我调整以及对写作的思考,诗人仍喜欢孤独如初,这也是进入写作的最佳状态。也许诗人将自己喻为“丰满的石榴”,“已否认曾经获得的所有荣誉”,“但剥开的时候/掉落的籽粒会在地面上肆意地翻滚”,难得的一份清醒与自信。
  • 回复
  • 各种诗性勃发的意象令人目不暇接,浮想联翩。乡愁和漂泊之恸沉进诗行,羊台山和大鹏所城等本地意象拉近了诗歌与读者的距离。象征隐喻的手法和参差错落的形式,以及诗中蕴含的复杂情感,让人想起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 回复
  • 这是一张色彩极浓的现代诗的组合柜,透亮又暗红的错落层级中遗有典型的海子诗歌体格。其间各种意象层出,像用蘸满翰墨的丹笔提起兔子耳朵时,雄兔前脚扑朔和雌兔媚眼迷离,或置于地上后,双双跳跃,难辨雌雄。 用石榴总装有关无关的万象事物,用石榴籽打包千变人性、万化人脸、多样人生及其异质画皮,幻魅了灯影。 让看得懂、阅不明者都有一种爱读深入的情欲和奇妙青涩的探寻冲动。 而作者身披厚厚社会迷彩保护色,恣意穿行在字
  •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7/12/07 14:27:37
    • 分享到:
  • 这当说是志武兄的典型诗歌还是非典型诗歌?在这里,我鲜有看到“故乡”、“土地”、“城市”、“火车”、“流浪”、“厂房”等熟悉的符号,但是,我又通篇看到一个在不断探寻,探寻内在自我,探寻外物,那些石榴、那些蓝天白云……探寻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并如何与之共处。人是皮影,又是影子,身上像石榴一样长满颗粒,但饱满的颗粒中总有晶莹的汁液,耐人咀嚼。
  • 感谢兄弟的深读,如有时间加我微信 13691936348 ,详聊。
  • 回复

  • (续)里行间,让情绪表达在文字蒙皮下,如同水在沼泽草甸底悄悄流淌,意境深厚幽远。
  • 回复
  • 祝贺志武!2013年志武一帮深圳文坛湘军来邻家聚会,记忆犹新。
  • 感谢黄兄长,以后多带动,深谢。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7/12/07 18:27:13
    • 分享到:
  • 有点长,先马着。
  •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7/12/07 17:43:19
    • 分享到:
  •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大概就是表述作者这种类型。看到了字里行间的情绪,却看不穿作者的心思。ennnnn,待我喝口茶再细细品味。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2钻
  • 用文字记录社区,有记录,才会偶存在。
  • 用文字记录社区,有记录,才会偶存在。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
  • 69039
  • 3
  • 720
  • 一口气看完,行文如涓涓细流,叮咚作响,演奏出一曲优美的乐章。整篇文章有情有景,有文学有生活,有见识有思考,把丽江的诗意、古朴、美好描写得淋漓尽致,令人向往不已。如果没去过,说不定就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其实,曾经去过两次丽江,过度的开发,丽江已经很商业化,现在脑海里只残留着古城里的”灯红酒绿、人流如织"的记忆,真的怀疑,难道我之前去的是假丽江?

    梦晴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1:41:52
  • 最早去丽江是2004年的事情了。之后再去过一次,却远没有第一次那么令人刻骨铭心。当然现在的丽江早已不是那时的丽江了。那时的丽江是静谧的、诗意的、带有异域风情的,它很神秘,也很古朴。但身处其中,又处处能感受到热情和天性之美。无论是万神园还是洛克故居,无论是茶马古道还是束河古镇,都令人向往。

    江飞泉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0:47:35
  • 好舒服的文字,一见如故,再见倾心。风穿过北方,经襄阳,过长沙,穿清远,到深圳。不仅仅是美,还有气场有底蕴。今夜龙华上空,有一颗量子卫信。

    大明府故乡风吹晒布路

    2019/11/24 21:08:23
  • 飞泉今年很高产,一篇孩子又一篇孩子滔滔不绝地生,羡慕,嫉妒。记得在图书馆南书房参加一次活动时,跟赵老师打过照面,很平静和气的一位长者;朋友圈里也见过他的书法,清润可人。在飞泉笔下,赵老师不但是个杂文家,同时也是个深圳主义者——高攀一句,跟我一样。他的《深夜记》,是关于深圳的文字,“既有二三十年前的历史画卷,亦有当下的风情拾遗”,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让我忍不住想一读为快。另,谢谢飞泉提到我的名字

    笑笑书生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

    2019/11/19 16:33:58
  • 总之,道是无然却有然,读不懂的人就如读不懂的诗一样,太深奥了就不是草根,小鱼总浮在水面上,要是能沉就不会直白这么简单了。诗不是深藏的专利,我们普通凡人也可以可学学诗仙诗圣去面朝黄土,仰望天穹,发发内心感叹有何不可?大鱼大肉可入席,难道青菜萝卜就不入味?营养学里面粗茶淡饭也有一课,本以草根多发力,为何不可叹几句,来深三十近三十,往来无常莫怨人!

    文缘磋砣

    2019/11/19 15:12:59
  • 家弟非常精进,写了这么多的词。我基本上没写过词,但我非常喜欢读。要写好一首词,很不容易。平仄,韵律。每句子中包括了许多的典故,要积累很多的知识才写得好。年轻人能把词也得炉火纯青,除自身努力,想必也受到家人的潜移默化吧。从家弟这首词中,让我读到了弟弟的大婚举办在国庆之际,广东与湖南人结为伉俪,郎才女貌。这首词作者对弟弟与弟媳衷心祝愿,愿他们百年好合,早生宝贵子。这也是作为双方父母与亲人美好的期待。

    春风妙语沁园春•贺弟弟大婚

    2019/11/19 9:59:53
  • 再看这首关于父亲的作品,内心难免联想到前几日连续看的电影《偷自行车的人》《小鞋子》和《草房子》,里面形形色色的父亲就是我们熟悉或者陌生的那一个。父亲是经常被我们忽略的人,关于母亲的文字浩如烟海,而对于父亲的书写,仿佛被遗忘一样。但我们知道,父亲是更加不会表达的那一个,他对你的爱是和母亲一样的。于是,我看到作者笔下罗列父亲的好,但作者却无法真正代替父亲感受到生命的疼生活的苦。

    江飞泉​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5 10:12:17
  • 虽然文字有些稚嫩,但还是有蛮多可取处。其一就是质朴的情感,通篇没有过多的修饰和纷繁意象,反而释放了一种直白纯朴之美,譬如,关于学校宿舍的校友,本身就带有校园里质朴的特质,这种回忆总是令人记忆犹新,且非常美好。作者应该非常年轻,有着令人艳羡的年龄资本,意味着有更多见证生活美妙的机会。于是,想建议下,多写写身边的事物,身边的人,身边的风景。

    江飞泉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15 10:02:18
  • 春燕姐的这则组诗,让我第一眼看时我感受到的是某些灵性、空灵的东西,这是一个到达“美”的开端,譬如“草在脚下倒伏,握一把虚空的风,从指缝里带走”等句子,也看到其为节奏语气上的安排,并不会使其显得散,也透露出一些自我的“向远”之心!

    张屯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3:31:59
  • 前一阵刚同友人前往马峦,一路去了瀑布群、马峦村、东纵纪念馆、曾生故居,遗憾的是大万世居没去,但对马峦的风景风情还是心驰神往,希望还有机会再去探寻。所以看到春燕的这组诗歌,一下子勾起那时记忆。这组诗歌很清新,并非那种旅游诗,聱牙诘屈之作,更多的是,将风景和心境的融合,借助身边小事物的指引,企及内心之上的意蕴和情绪。文字之间不乏灵动句子,通过这些句子抒发对生活的思索和对苍生万物的悯惜。

    江飞泉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0:32:57
  • 花半个月时间写了两万多字的剧评,内心依然难掩激动,久久不能平静,我已经好久没有如此了。那么多将星,如璀璨星辰,成为败军之将,如寻常百姓一样过着囚犯的生活,让人无限感慨,又心生感动。他们叱咤风云半生,转瞬功名成土,令人叹息。但他们建立的不世功勋,依然会被铭记。剧中借演员说出:艰难的岁月,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在民族气概之下,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的热情,字里行间不乏豪迈之情。

    江飞泉演技不灭,将星不朽

    2019/11/11 10:20:54
  • 蒙太奇的叙述手法,通过不同的时间节点不断地展现出一位普通的父亲,一边面朝黄土躬耕脚下的土地,一边眼望前方,耕耘儿子的未来。全篇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地替父亲唱赞歌,说好话,但若细细品读,却很容易从字里行间找到那无处不在的伟岸身影!这就好比父爱无言,却无边,默默地洒满我们的童年!

    黄元罗​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0 16:59:58
  • 《宿舍往事》创作灵感来自一位回到十年前住过的宿舍怀旧的校友,但在创作时把人异化成一套西装。西装是他的身份,但西装在诗中承担了更多的内涵,它既可以代表校友本人,也象征着独处宿舍的我的孤独寂寞。“告诉别的西装衣柜还在/告诉我可以穿着他出去”,衣柜是西装的归宿,宿舍是校友的怀念,穿着西装出去是校友对学弟的扶持相助,穿着“他”又多了奇异观感。 作品诞生后就不独属于作者,欢迎大家评论探讨。

    木落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7 11:48:35
  • 好一篇《秋日游马峦山》,隔着屏幕也可以隐隐体验到秋日马峦的秀色。登山道上,“浮云作舟”颇具志摩之风,与他的“我仰望群山的苍老”有异曲同工之妙。山中小歇,正是一张一弛的文武之道;大华兴寺的庄严,更是努力高攀后的心灵恩赐。 攀山的整个过程,分明一微缩的生活,可快可慢,或勤或懒,能丰能俭,对生活态度的不同,生活的质量自然千差万别。当然,采菊东篱的悠然和驽马十驾的砥砺无关对错,自己想要的状态,去努力就好。

    雪候鸟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5 11:10:32
  • 这两年,在邻家有幸拜读过笑笑书生几篇风格迥异的文章,感觉其笔下的深圳,宿命感格外厚重:字里行间,不难发现在深圳发生的一系列“事”与作者对深圳复杂的“情”相互交织。虽然说有些文章中的某些桥段品读起来还有些理解障碍,却也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反驳。看来,我还得向“精品邻家人”学习,多走近深圳,看看深圳的“媚好”。

    黄元罗​我与深圳相媚好

    2019/10/31 17:13:5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