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坠的夜晚
  • 点击:1423评论:72017/12/15 15:29

即使管理处已经将小区道路两边茂密的芒果树都摘过一遍,但仍旧不断有熟透的芒果掉落到路边或是一楼的小院子里。有些落在清洁员无法打扫的地方,不用几天就迅速腐烂,形成一滩散发芒果味的发酵酱泥。朱素莲清早在打扫自家院子时发现了两个只剩下皮和核的芒果,像被人吃过扔下的,她怀疑是楼上的住客干的,他们一定是故意的。

楼上住着几个年轻人,常常会在夜晚弹吉它唱歌和说话,而且也不将窗户关上。即便她将房间所有的窗都关上,仍然可以听见他们说笑的声音从天花板上传下来,虽然并不能听清楚他们说话的内容,但那些模糊的声音却像苍蝇的嗡鸣声般缠绕着她,让她整夜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老头子倒是睡得香,每次和他说起这些夜间的噪音时,他都会说:“什么声音?我没有听到。我觉得是你神经过敏,你总是神经过敏。”

她曾多次向管理处和屋主投诉都毫无效果,后来不得不亲自到楼上去敲门指责他们。年轻人们态度全是诚恳,却依旧不改。朱素莲干脆瞅准他们第二天下楼时打开家门站在自家门口,一个个数落他们。虽然明知道这样并不会令他们搬走,但至少能让他们收敛一些。

最近几天他们却突然安静了,连开门的动静都没有,静得像没有人住一样。眼下看这芒果皮,说明他们又回来了。朱素莲站在院子里朝楼上的窗口看,静静地等待着他们其中的一个出现在窗口,然后好指着脚下的果皮警告他们。她在院子里来回走了好几遍,最后终于看见一个年轻女人在窗口出现了,却是一张陌生的面孔。

“这芒果皮是你们扔下来的吗?”朱素莲说。

“不是,我昨天才搬进来的,而且我不吃芒果。”女人说。

“哦——,你是新搬来的啊。”朱素莲仔细地打量着那个年轻女人并迅速从心底掂量了一番这个女人是否难以对付。“那就是之前的住客扔的了,你不知道啊,他们一点礼节都不懂的。”她突然有种冲动想将那伙年轻人的恶行一件一件讲给她听,以证明她对他们是有多么容忍,再者也可以起到警示作用,让新来的租客知道不打扰别人是件很重要的礼节。但是她只张了张嘴巴,又将这种冲动咽了下去。

朱素莲对楼上换了住客有些高兴,她吩咐老头子把院里的落叶和芒果皮清理干净。“别总是疑神疑鬼的,也许是树上掉下来就烂的了。”老头子架着眼镜翻动手中的报纸说话,也并不抬头看她。朱素莲乜斜着眼看着这个几十年来都不曾取得过她欢心的人,特别是每回都说中她下怀的时候的样子尤其令人憎恶。她说:“哼,你以为你能好到哪去。拿着那叠报纸,你就能在沙发上坐一个上午,什么都不干。”

“至少我从来不会像你那么多是非。”

“是非?你当然了,睡得跟死了一样,雷打都不醒。哼,我天天晚上都睡不好,谁同情我。”

“你总为一点小事就去和别人计较,难道你没发觉自己有多难讲吗?几十年都是这样。”

朱素莲不想再跟他争论,她要去市场买菜,儿子晚点会过来吃午饭。儿子在市区中心供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每个月都会有一到两次过来看他们,偶尔会把小外孙带来,但自从儿子从这里搬出去后,儿媳妇就践行了她“保证一次都不会来看她”的诺言。老头子说,除了他和儿子,根本没有人能容得了她这种性格。她无所谓,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从年轻时就这样了,也从未想过要去改变什么。她只是想自在地活着,不想忍受任何委屈而己。

朱素莲拿起购物袋一边走一边盘算着一会该买什么菜,在经过路口一处垃圾桶时,见到有一束被丢弃的花——淡绿的桔梗配白色的满天星——里面还有好几朵开得正艳,她觉得有些可惜,寻思着是现在拿回去还是等会买完菜再拿。她看看四周,又觉得等会回来时或许早被清洁工清走了。她从中选了几枝还在盛开的花又返回了家里,用剪刀朝花的根部斜斜地剪了一下,找出花瓶添了些水把花插进去。她用手拨弄花的位置,又看花的高低与花瓶是否适合。屋里很安静,老头子仍旧在翻他的报纸,外面的道路只有风吹树叶沙沙的声音,她突然有种错觉——在这个地方,整一条街上,只有她一个人居住——这种孤单感让她很舒服,这是她向往以久的那种安宁感。老头子翻报纸的声音打断了她的错觉,她看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你再不出去把那些芒果皮扫掉我就扔到你的枕头上去。”然后用力关上门再次出去了。

朱素莲对自己的晚年生活没有满意不满意之感,她或许还能再活上十年,又或者更长。她对寿命的长短没有太大的介怀,对生活也没有特别要求。她不善于与别人相处,性格执拗,常常与人发生龃龉。在五十岁时还要与丈夫闹离婚,她无法对周围的人友善,她不需要这些所谓的温情并认为人与人之间根本没有什么交融点。如果说她一定得有一个生活期望,那就是她希望自己能够一个人独居。整栋楼,整条街都只有她一个人,不和别人打交道是她最喜欢的事情。

去到菜市场已经晚了,烧鹅已卖完了。只有这一家做的最好吃,她不愿将就光顾其它档口,于是临时改变主意,买了半斤虾和一斤白贝,家里冰箱还有半边鸡,三个人吃也够了。路过水果摊时打算顺道买些水果回去。她扫视了一遍所有的水果,发现黑加仑不错,颗粒又大,新鲜。她从购物袋里取出老花镜戴上,用手摘了一颗捏了捏,又用拇指搓搓上面的白霜放进了嘴里。

“这些是今天的?”她又拿起一颗放进嘴。

“是啊,很甜的。”

“多少钱一斤?”

“18块。”

“这么贵。”她又摘了一颗放进嘴里。

“阿姨,不要再摘了,再摘我都卖不出去了。”

“不就吃了两颗吗,哪有这么严重。这个有散装的吗?”

“买散装的就不要吃那些好的了,真是的。”卖水果的很不情愿地从里面拿出一个塑料框,里面都是散落的提子。

“这个怎么卖啊?”朱素莲用手在里面翻动了几下,又往嘴里塞了两颗。

“八块钱一斤咯。”

“味道又不怎么样,六块钱行不行。”

“阿姨,不好吃你都吃了那么多颗了,八块钱你不要就算了。”

“这么小气干什么,我又不是不买。”

朱素莲一手扶着眼镜一手在框里翻动着挑选,这些散落的提子粒粒都新鲜饱满,价钱却很便宜。她时常都会到水果摊上买一些特价水果。有时是龙眼,有时是各种提子葡萄。但她从来不买在地上箱子里那些更便宜却有破损的水果,节俭与落魄并不是同一回事。

回到家时,儿子还没来。她把菜都放置好,准备开始煮饭。不久儿子打电话来说今天不能来了。“哼,又是那个女人在搞鬼吧?”她说。“她就见不得你来见我,我可是你妈哟。”“你只会帮着她说话,她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吗?不就嫌弃我多讲了她几句吗,记一辈子的仇。我讲她还不是希望她做得更好一些?”

她放了电话走到厨房里,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些什么好,愣愣地站着发呆。

“你也不至于这么恼火,他肯定也是有事来不了嘛。”老头子放下报纸说了一句。

她并不回答,仍旧在厨房里站着,脸色阴沉。

“你是不是又开始钻牛角尖了?食古不化。”

她突然抓起水槽里的菜扔到垃圾桶里,然后朝老头子大声喊:“关你屁事!我就是钻牛角尖,钻死你!”接着走进房间用力把门关上。老头子把报纸扔到一边站起来走到厨房,从垃圾桶里将被扔掉的菜重新捡起来对着房间门说:“神经病!有病就到医院去看啦!发什么神经。”

朱素莲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做错过什么,她在市里一所小医院工作了几十年,只有一件事情曾让她怀疑过自己。临退休前两年,因为某些不明利益的分配不公让她无法忍受,决定暗地里给有关部门写一封检举信。过后不久有调查组下来了,带走了医院的几个领导,全院也为此召开了会议,进行了整顿,从此所有人每个月都不会再有一个装着现金的信封了。朱素莲并不在乎这个信封,那一点金额并不足以让她产生消费欲望。她以为或许有人会和她一样感到不公,也会赞同她的做法。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却成了全院的公敌,大家都在背后指责她议论她,讲关于她的各种流言。后来在一次节日晚会上,一个讽刺一名恶妇的小品获得了全场热烈的掌声,虽然那小品的内容与她毫不相关,但所有的人都知道男主角在大骂“老猪婆”时实际上就是在骂她,她在他们的嗤笑中脸色铁青愤然离场。只有这一次,她曾经怀疑自己是否做错了,但很快又将这种不快的情绪抛之脑外。她并不屑与那些人来往,反正用不了多久她便可以退休了,不需要再忍受那些人的冷言冷语和白眼。

楼上新来的租客生活规律,白天上班,夜晚早睡。即便如此,朱素莲晚上也并不总是安稳地睡着,但至少没有任何可以埋怨的理由了,失眠也显得特别心安理得。不久这种安宁被女人肚里出世的婴儿打破了,楼上又开始了热热闹闹的声响,每日总有前来探望他们的人扯着大嗓门说着他们的家乡话,婴儿的哭啼声越来越响亮。

朱素莲原本安静下来的心绪又被婴儿哭闹的声音再一次扰乱,她不知道那个小人儿是个男孩还是女孩,为什么总喜欢在夜里无时无刻突然就放声大哭。每到半夜上两三点钟的时候就准时开始哼哼,随后啼哭,声音越哭越响亮,而前来安抚的大人却迟迟不来。朱素莲替他们着急,为什么一开始哼哼的时候就立马赶过去呢?非要等到哭声响彻整条街的时候才急急忙忙地起来,然后才

“哦哦——”的安抚婴儿。她静静地留心听着楼上的声音,猜测着他们此刻的举止。朱素莲越发讨厌这个突然出现的婴儿,她觉得她有必要提醒一下他们应该好好学习一下怎么带孩子。她瞄准他们抱小孩出去散步的时候,站在院子里对他们说:“哎——你们家的小孩真能哭,吵得我晚上都睡不好觉啊。”

“嗯,是啊,我们也为这事烦恼呢,一到晚上就哭呢。”

“最好去医院看看啊,别是得了什么病才好。”

“看过了,没事。”

可是一到晚上,婴儿的啼哭声就让朱素莲在床上咬牙切齿地翻来覆去。她想过要去管理处投诉他们,但是这种事情他们必定是不会管的,况且她察觉到管理处就之前的几次投诉已经对她产生了偏见。她又想找楼上的房东,由她对他们进行告诫。但是房东也肯定不会理会她,她曾与房东为之前的几个租客而产生过争执。但是后来她在半夜想到了一个非常妙的办法,既能起来警示的作用又不必麻烦任何人——趁他们都不在家的时候写一张字条贴到他们的门上。她越想越兴奋,干脆也不打算睡了,从床上起来就去找笔和纸,然后放在厅里的饭桌上,开始琢磨用语。

“尊敬的住户:由于你们对小孩管教无方,小孩半夜的哭闹给周围邻居带来了极大的困扰。请你们注意一下。”落款写的是“本楼业主”。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老人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8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思之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2-11
  • e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2-08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2-22
  • 520周冠打赏38000,共计38000
  • 2017-12-18
  • 故里打赏2000,共计4000
  • 2017-12-15
  • 故里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12-15
  • 木易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7-12-1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篇小说塑造了一个饱满的退休妇女朱素莲的形象,折射出生活中的多少酸甜苦辣。朱素莲人心倒是不坏,却因为性格上的好管闲事,成了同事和邻里的公敌,近乎一种“平庸之恶”。在其老公死后,她终于得到安静的居住环境,却深深坠入生命的空虚和黑暗之中。这种升华式的结尾很是巧妙,也十分有力量。
  • 回复
  • 无影发在邻家的文章不多但质量高。两作品获得十佳,两作品周冠,这篇也将进入周冠。无影描写人物内心与外在很仔细。朱素莲退休在家无事所做,脾气傲、犟、狠心、小气。稍遇一点事就大吵大闹。邻里之间总是猜测,没有同情心。老头子在的时成天也跟老头子过意不去,典型的“更年期”,骂得老头子生气急上脑得了脑溢血,直到头子死她都悼不出一滴眼泪。夜终于静了下来,可太静的夜让她有了恐慌,太静的夜终于让她迫害怕,心更无安宁。
  • 回复
    • 黄元罗3秀才2018/02/09 08:26:15
    • 分享到:
  • 不得不承认,在现实生活中,“朱素莲”还真是不少!对于该类群体,我们基本上是避之唯恐不及!很少会有人静下心来理性思考:“朱素莲”与周围人格格不入的性格是不是与生俱来的?如果不是的话,这种怪癖是不是一种病?这种病还有没有办法根治?窃以为,这一系列引人深思的未解之谜才是本文的亮点和精华所在。
  • 回复
    • 陈彻4举人2018/02/07 12:40:34
    • 分享到:
  • 很好的一个切入点,你又一次准确地找到患处把手术刀插了进去。我也又一次认真细致地读了下去。可是你没有如从前一样把所有患处都剖析透彻啊!这个讨厌的老女人她到底是如何变成这么讨厌的?我找不到从她的角度完全合理化的解释。一个坏人她的坏,也一定是有足够的外力内因把她推到这个境地的,读到最后要让读者能理解她“如果我是她也我会变这样的,”最后失去老伴的痛虽然真切,但无法让我感同身受,就是因为之前写得太匆忙。
    • 雪川2018/02/12 19:09:26
    • 分享到:
  • 陈彻评论到位

    回复

    • 电击4举人2017/12/16 16:09:28
    • 分享到:
  • 这么多事的老女人,是生活中真实存在的缩影。这世界是喧嚣的,可是这正是生活的写照。如果,你把世界按下了静音,那么会感到沉寂会让人窒息。楼上婴儿的哭声,老头翻报纸的沙沙声,也许还有楼上坠落的芒果皮的声音,也或许还有收破烂的叫声,还有街市汽车的笛声,这些构成了鲜活的生活。更加万籁俱寂的是另一个世界。作品细腻记叙了一个追寻寂静的女人的典型的角色,不予否定。只做了同情的表述。老头的意外离世使她惊醒。
  • 回复
    • 萌面侠2童生2017/12/15 17:03:17
    • 分享到:
  • 很庆幸,朱素莲最后还会哽咽,还会流泪。这个傲女人,够直,够犟,够狠心,够小气。世界喧闹的时候,她钻牛角尖,需要安静。但在这个冷漠的社会里,谁会像要求她大度一点、心胸豁达一点,来对待她呢?谁做到了呢?
  • 回复
  • 最近来访
  • 4200积分
  • 4星
  • 3钻
  • 坚持在孤独中行走的人
  • 坚持在孤独中行走的人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8
  • 329701
  • 18
  • 4200
  • 这篇文章的故事情节给人的感觉是老生常谈、在语言叙述上朴实无华。可这样的文章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依旧是经久不衰、百读不厌的经典!因为“助人为乐”的故事正如“花坛边上的那块馍”般,永远讲不完;“林桂芳”这类默默无闻、做好事不求回报的“中国好人”亦像“花坛边上的那块馍”般,不断地涌现!

    黄元罗花坛边上的那块馍

    2018/2/23 9:24:17
  • 没有一种感情比亲情更浓烈,没有一种温暖比得上回家过年!春节,这是每个人都盼望的日子,在外漂泊打拼的游子们终于可以回家与家人团聚了!在街上,到处是游子归家的身影。空气里流淌着思乡的气味。回家,是每一个中国人心头共同的期盼,也是一份美味的心灵鸡汤。它不仅是肉体上的行走,而是精神上的迁徒。

    寒塘听雨风雪再大,也要回家

    2018/2/21 15:32:18
  • 这是一篇散文化的小说,没有过多的故事,却有浓酽得排解不开的愁肠。作者对14岁少女春芹初恋的心理描写十分细腻纤毫,就像有一根肉眼难以看见的丝线,在情感深处更深处轻挠,让人深陷其中,以自己的初恋去陪春芹一起萌动初开。那些个阳光灿烂多梦易感懵懂生涩好奇渴望,都化作点点轻泪,在起风下雨潮湿雾霭长着蒲公英牛膝草的乡村,消融。

    笑谈一生净水已生萍

    2018/2/19 13:19:36
  • 看完这篇活色生香的小说,我更想聊聊隐藏在背后的社会背景和趋势。我真不知道那个表演功守道的瘦小男人是救了中国经济还是毁了中国经济,实体经济的雪崩性倒塌堪比当年的国企下岗潮,更甚。抛开欠钱不还的道德层面,实体创业的艰难跃然纸上,无论是个体户、全民创业、工厂、超市、实体店,未来的萧条无法预见。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尽管下跪催款略微夸大,但也说明,在生死存亡面前,什么道德、荣辱、身份、羞耻都不值一提。

    江飞泉

    2018/2/9 12:15:38
  • 三角债的网,铺天盖地,罩住男欢女爱,罩住灯红酒绿。无论老板员工,还是商家厂家,董事长总经理,都在网里苦苦挣扎;男的女的,说尽好话,下跪磕头美人计出卖肉体,无所不用其极。与哀鸿遍野相对应的是资金的流向,房产升值无止境。《网》,揭开社会的骚动,从一个侧面描摹社会转型期的困扰迷茫,刻画细腻,指向清晰,真切的警世文笔。社会浮躁已久,转型的阵痛毋庸遮掩粉饰,对症下药乃必须。

    默然

    2018/2/9 10:07:55
  • 一赞薛大姐发文的时间,寒冬时节凌晨四点多,真有你的;二赞薛大姐个人兴趣爱好,既高雅别致,又涉猎广泛;三赞薛大姐的影评,洋洋洒洒中诗意侧漏。当我们蜷缩在被窝里做黄粱美梦时,您早已端坐在书桌旁与文字为伴;当我们沉浸在毫无营养的娱乐节目中并嘻嘻哈哈笑着时,您正在品阅经典大片并留下若干精彩点评。您不进步,谁进步呢?

    黄元罗胶片里的荣光

    2018/2/9 8:21:54
  • 我感觉这篇文章有冲击月冠的节奏,描写细腻,人物具体,有商业,有文学,有抵抗,有坚守,我们都在一条欲望的河流里沉沦,为了生活而放弃什么,但从内心,从远方,我们也不想沉沦,个人的坚持比集体的陷落更打动人心。我最喜欢最后的一拉,是凄惨背景中的亮点,杜顺风这一拉,虽然拉不回这个掉头的社会,拉不回"王思懿"继续走向酒店包房,但这一拉,如精卫,如夸父,还给人以希望。

    昆阳森林

    2018/2/9 3:13:44
  • 作者由鼠及人,从老鼠的形象、老鼠的生活习性、老鼠的胆小怕光、老鼠嘴馋偷食等联想到人的处境。在作者的身边,有那么一群穷人,因为生活困难到城里打工,没有文化找不到好一点的工作。还有个同乡,从原来的“黄毛老鼠”,因为积极肯干,生活阔绰变得,“像只肥大的猫”。还有一个学长,由原来的风光无限,因迷上赌博,变成一只在菜市场到处觅食的畏鼠”。作者善于观察,将老鼠的生活写得细腻。把人的处境写得详细,值得学习。

    春风妙语为鼠

    2018/2/9 0:17:53
  • 《出轨》中的留守妇女“菁菁”与刚认识不久的陌生男“胜利”、《隆胸》中的贤内助“常相思”与朝夕相处的丈夫“卢钢强”、《网》中的职业女性“王思懿”与跟她一起进入公司的男同事“杜顺丰”,这些处于不同场合且身份各异的男女之间的情感瓜葛让卫华兄用他那特有的俏皮语言写得活灵活现,读后令人爱不释手,久久无法忘怀!

    黄元罗

    2018/2/8 9:07:14
  • 这篇小说塑造了一个饱满的退休妇女朱素莲的形象,折射出生活中的多少酸甜苦辣。朱素莲人心倒是不坏,却因为性格上的好管闲事,成了同事和邻里的公敌,近乎一种“平庸之恶”。在其老公死后,她终于得到安静的居住环境,却深深坠入生命的空虚和黑暗之中。这种升华式的结尾很是巧妙,也十分有力量。

    东门小王子下坠的夜晚

    2018/2/7 21:30:20
  • 各种诗性勃发的意象令人目不暇接,浮想联翩。乡愁和漂泊之恸沉进诗行,羊台山和大鹏所城等本地意象拉近了诗歌与读者的距离。象征隐喻的手法和参差错落的形式,以及诗中蕴含的复杂情感,让人想起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东门小王子丰满的石榴

    2018/2/7 20:23:11
  • 这篇小说与当下年轻人的生存现状贴合得比较紧密,走出校门,在城市中摸打滚爬,就业艰难,职场艰难,怀抱艺术理想的毕业生难上加难。作者站在旁观者的视角,冷静地观察,客观地呈现,赋予文本一定的文学感染力。通读作者的几篇小说,不难发现这篇在语言表达方面比前几篇进步不少,比如“那一辆辆奔弛的轿车是否驶入前方的黑洞?在林立的高楼间,自己如扛着米粒的小蚂蚁,压抑地喘不过气来。”

    东门小王子洗白

    2018/2/7 20:14:09
  • 作者笔下少女朦胧的内心悸动,以及周围青山碧水的自然环境,让我联想起沈从文的湘西系列小说,“她”的情思和举动,也颇具“翠翠”等少女的自然美感。值得一提的是,叶京京还在用心描写自然环境,这在当下小说文本中已难能可贵,比如“桥下流水淙淙,她视线沿着流水望上去,蒲公英、酢浆草、牛膝菊、稻槎菜在水边依稀可见,最常见的是芒草,枝叶细长而柔韧,山风过处,一径的娇媚。”安静迷人的文字。

    东门小王子净水已生萍

    2018/2/7 20:01:01
  • 生意不好做,老板夫妻跪了、罗思凡跪了、顾春生跪了、小老板跪了。这被网商经济重压下的实体经济败相真是触目惊心。这一连串的跪中唯有杜顺丰的一跪来得有些莫名,不过是一个心怀写作梦想的中年朝圣而不得便如天塌地陷。外人觉得不足以与那些生死存亡相比,但我却觉得这是作者深埋在其中的情怀。最后杜顺丰对王思懿的一拉,也是对自己最后的一拉。管他娘的天崩地裂,我要活出自己、为追求自己的梦想人生殊死一搏。作者答案也。

    陈彻

    2018/2/7 13:46:13
  • 继《回家》的潮商后,卫华兄又交出了一份商场催款的力作,生动地描绘了近十年来深圳的实业曲折和艰辛,以催款为线索,引出一个个商业创业故事,一环扣一环,其中有句话说:大家一起死。道出商场博弈中的悲凉。当然,文中对商人嘴脸的刻画,点到即止,各有所需,是为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对全体社会与房价共舞的描写,博人无奈一笑。好文,大大支持!

    木易

    2018/2/7 9:23:5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