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与深圳
  • 点击:9868评论:22017/12/31 12:21

城市永远年轻。这句话放在深圳是适用的。年轻成为这座城市最鲜明的标签。深圳的简历大抵如下:性别男;年龄38岁(看起来比实际小,约32岁左右);婚姻状况钻石王老五;职业梦想家兼创业者;个性独立,性格热忱,富于冒险精神,爱好折腾。它和那些历史名城不同(譬如北京、西安、南京),不是用考古学的方式来诠释城市的深度与厚度,而是用不断自我迭代的方式,焕发出鲜活、持久的生命力。它没有资历,它通过改革、创新的方式攒积资历和声名。

深圳毗邻香港,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使其成为经济特区中最耀眼的明星。其地域狭长,海岸线贯穿东西,犹似蛟龙入海。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中,深圳占地面积最小,只有北京的八分之一,广州的四分之一,上海的三分之一。它显得“小而美”。它野蛮成长,迅速崛起,从一个偏僻的小渔村华丽变身,成为经济实力强劲的国际化大城市,仅用了三十年的时间。城市发展在宏大叙事背景和框架下循序进行,深圳就像一台庞大的经济加速器,以其惊人的生产力和发展速度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

这也是一座与梦想有关的城市,以其独有的包容性与开放性,吸引着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他们怀揣希望与梦想,前赴后继来到这个“美丽新世界”。每个个体都在书写自己的历史、改变自己的命运,然而没人能置身事外,没人能独善其身,一旦踏入深圳,他们就被裹挟到时代的洪涛巨浪中,他们的青春、雄心壮志、爱恨情仇都被编织入这幅宏伟的时代卷轴画中。在伟大的历史进程中,普罗众生显得微不足道,但又不可或缺。普罗众生化身薪火,点燃城市的梦想。伟大者造梦,普罗众生践梦。

在深圳,每个人以自己的方式生活着。天堂?地狱?梦幻乐园?时尚之都?堕落之城?华丽?性感?温情?冷漠?势利?浅薄?几乎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深圳。大多数人都是这个城市的过客,人来了,人走了,城市不会为谁伤悲,不会为谁哭泣。当然,就个人而言,从长远看,每个人(即便是城市的定居者们)都是这座城市的过客,如同每个人都是这个世界的过客一样。

在波德莱尔看来,城市生活最核心的体验是“冷漠”。城市的广阔与个体的微渺相矛盾,城市对永恒发展的追求与城市人的流动性相矛盾,城市的聚居性与人们之间的陌生关系和冷漠相矛盾。城市不折不扣地按生活规则行事。人们对城市的种种主观判断,受他们在城市中的处境及与他人的相处方式所决定。这些评价往往带着浓厚的个人色彩。有人在城市生活中获得归属感和满足感,有人却难以融入城市生活中,他们视城市为牢笼,对任何人事保持距离,以愤世者而非狂欢者、以局外人而非参与者的身份,与这个世界相处。

即使再微渺的个体,他的故事散佚在宽阔的深南大道、绿阴如盖的步行街、狭窄阴暗的无名巷子、密集嘈杂的城中村,以及华强北、东门、蛇口、科技园、深圳北、罗湖口岸……他们的名字不必载入史册,也不会出现在市政府的工作报告、会议纪要、备忘录、批文呈件、官方档案中。他们是城市的匿名者。


多年前我在那个寂寞的小山城呆到腻烦。我痛恨所有的确定性,痛恨波澜不起、一眼望到头的人生,痛恨从他人生活的湖面上预见我的命运的倒影,痛恨那个灰旧、破败、日夜轰隆、没有希望的老火车站,痛恨那间长年密不透风、散发着霉味、靠墙摆满会计档案的财务室,痛恨日复一日困在会计循环的迷阵中。生活在别处,我要去远行。我唯一想到的城市只有深圳。它是所有未知城市中最令人难以捉摸的。而未来的不确定性和冒险性是促使我出走的源动力。我如同一个孤注一掷的赌徒,带上虚无飘渺的未来,只身前往深圳。

事实上,是我的怀疑主义和内心不安驱使我来到深圳。对人生的种种困惑和不满,只能靠自己和这个世界、和生活干架,你才会得到答案。当我回首来路,我问自己:你后悔了吗?的确,在某个心情沮丧、身疲心倦的时刻,我曾怀疑我是否做了正确的选择。但当夜阑人静,我扪心自问,即使我不去深圳,我也会在那个山城郁郁寡欢,潦草度日,彼时我才真该后悔呢。

确切地说,那是2005年夏天,我将之称为“五月出走”。我在《五月出走》的文里写道:“五月繁花似锦,阳光灿烂,与往昔任何一个五月没有什么差别,我的世界却在这个季节瓦解崩溃了,这个季节让我感到忧伤、失望,甚至绝望…...”那年我26岁,我引用T·E·劳伦斯的话:要安于无所事事,我还太年轻;要从头开始,我又太年长了。对于那时的我,一切都是速朽的;如今我38岁,我觉得一切刚好。

刚到深圳,我寄宿在朋友的出租屋里。布吉,上水花园。那是一间十平方米左右的单间,独立厨卫。房间摆着一张铁床,朋友和他女朋友一起住,我在床尾的地板上铺一张凉席,算是有了住所。安定下来后,开始找工作。人才市场在罗湖区笋岗附近,宝安北路有市人才大市场(档次略高),宝安南路有罗湖人才市场(档次稍低)。一大早,求职者们从四面八方聚集到人才市场门前,等待开市。那场景颇似小时候去赶集。男人女人精心打扮,穿着一丝不苟,以最好的形象和精神状态,去迎接每一个改变命运的机遇。那里就像一个公开的、庞大的人贩市集。八点半,人才市场开市,求职者蜂拥而上,如过江之鲫。排队购买入场券,然后上楼,各楼层分区域摆着一排排摊位。摊位后面是一群负责招聘的人事主管,负责收简历,筛选,面试,然后决定是否录用。他们像法官一样,面无表情,冷若冰霜,手握这场生存游戏里生杀予夺的大权。摊位周遭张贴招聘信息,上面写着岗位名称,以及岗位要求、年龄、性别、学历、工作年限、工作经验以及薪资水平等等。求职者将自我简介倒背如流,他们仿佛逛集市一样,游走在各个摊位之间,对号入座,推销自己。我像个滞销品一样,乏善可陈的个人简历无人问津。直到两个月后,一家水电工程公司录用了我,职位是会计。公司在南山,每天早上,我先从布吉坐公交车到上梅林,然后转再乘公司的接送班车。后来,我在南山同乐村租了一间民房,从朋友的住所搬了出来。这是一家员工不到十个人的小公司,老板四十来岁,主要靠人脉关系签项目,然后转包给施工方。财务部除了我,还有一个女出纳,湖南人。老板是北方人,性格直爽,说话不拐弯抹角。小公司组织结构简单,包括销售、财务、行政、前台,就像一支机动灵活的作战部队,用最精简的组织形式,确保公司经营正常运转。公司所有的事,都由老板说了算。我刚到公司上班,老板找我谈话,说会计不能抱着账本过日子,而要协助业务跟进回款,推动销售部门完成经营目标。谈完工作,他用一种严肃、鼓舞的表情看着我,说:“好好干,深圳是个很不错的地方。既然来了,就要想方设法在这里居住下来。”然而我并没想好要“好好干”,我在那家公司只干了两个来月,我就离开了。

我知道,我来深圳不是为了做一名会计的。我在心里暗自期许:平生之志,不在会计。除了写作,我对别的事情都没有兴趣。但我也深知,我无法将写作当成一种职业。一方面,我还没有积攒足够的资本在这个行业立足,另一方面,我亦知道不是光把文章写好就成了,还得找到一条通向文坛的道路。直到今天,这条路我也还没找到。“我从不曾想把写作当成一种职业。这是一个孤栖独立的行动,练习永远无法积蓄资历。”当我读约翰·伯格的《讲故事的人》,我觉得这句话是讲给我听的。是的,练习永远无法积蓄资历,我做过千百次的练习,每一次都转向自身,而不是外部世界。“幸运的是任何人都可以开始这一行动。”这让我稍稍感到慰藉,所有的习作都是值得写下来的。

“成为一名作家”的念头让我没办法做一名“好职员”。想要成为作家的我反抗着作为会计的我。从一家公司跳到另一家公司,并不能平息我内心的躁动,反而感到更加迷惘。路该往哪走,我一直没有想好。最初那几年,我过得并不顺遂。我每天都在想如何不再做会计。哪怕只是做个兼职会计也好,哪怕从事策划、文案编辑之类的跟写作沾边的职业也好,哪怕每个月挣的钱只够勉强糊口也好,我都不在乎,只要不再做会计。可是,幸运之神没有眷顾于我,似乎命中注定,我只被应允做一名会计。2009年,出于偶然,也出于潜心积虑,我不再从事会计,改做他行。此后我变得日益繁忙起来,经常到外地出差,经常熬夜加班。现实生活让我变得务实起来,我离作家梦也越来越远。写作早已不再是我生活的全部,我仍予以自己“写作者”的身份。我是我生活里的记录者,不是为了写给别人看,不是为了获得别人的赞赏,不是为了成为不朽,而是为了自我省思、鞭挞与鼓舞。

人生真是奇妙,当初随时打算撒腿离开,不知不觉就在这里度过了十多年光阴。岁月待我不薄也不厚,靠着自己一点微薄的力量,拼尽全力去生活,终于在这个城市有了一席之地。我仍不时想起我在深圳找的第一份工作,那个如兄长般的工程公司老板带着一丝优越感、一丝责怪问我:“既然来到深圳,就要想方设法在这里居住下来。”如今,我已经明白“居住”的意义。在这里扎下根,用全部的激情与生命,拥抱这方南国热土。

(2017年12月31日,写于深圳)


  • 关键词:深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10-1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嘲讽3秀才2018/10/12 09:22:41
    • 分享到:
  • 深圳是座魅力之都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1/04 09:26:55
    • 分享到:
  • 深圳是乘改革开放之风后来者居上的时代弄潮儿,这让它相对于北京、上海、广州等传统大都市而言,有着更多的包容性,所以,才会有数不清的异乡人自愿来此淘金、来此寻梦。虽说他们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金没淘到多少、梦未能寻完,但仍牢牢扎根于此,来了就不想走,走了又想回来,这是因为年轻的深圳让他们感到有盼头!
  •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2星
  • 1钻
  • 抱道不曲,拥书自雄
  • 抱道不曲,拥书自雄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2
  • 14700
  • 83
  • 8750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这一组诗歌只是《时光饮》的一部分,却写了我二个多月,也就是说,两个月就这么十来首诗歌,数量锐减是事实。这让我恼火,数量不在,质量势必也受影响。但这就是我的状态,被庸常的工作消磨殆尽的状态。好在我如实记录了某个瞬间的火花,不去管质量如何,先写出来,先写出来,我安慰自己。己亥年刚开始,还有大把时间完善新年。也希望能重拾写作乐趣和随性的欢乐,而不是将结果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2019,爱你依旧。

    江飞泉时光饮(组诗)

    2019/2/15 12:22:51
  • “突然的四目相对,雪梅的记忆开始剧烈翻滚。”戛然而止的情节,即与前面多处伏笔相对应,又给读者无穷的探究时空。如果前面三段再加精练,第八段再精雕细琢,也许更曲折动人。

    万群毒饵站

    2019/1/30 9:27:21
  •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笑笑书生笑忘书

    2018/12/5 13:07:42
  • 让作者变成记者,让文章中的人物是社区最普通的人群,这个想法和做法很好。每个来深圳的创业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成绩,要不然他们哪会在深圳待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书,一本等待人去书写的书,一个去给别人讲故事片的书。就看哪个写得好,讲得好。心动不如行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去,写出最感动人的故事,讲出心中最想难忘,最动情的故事。邻居=家为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不用岂不浪费?写吧,亲。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2/2 22:55:14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