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击:1581评论:102018/02/05 15:33

天空阴得瘆人。

比天空瘆人的是五十岁老板一颗衰老的心。

王思懿被骂了出来。也怪她,这个时候还要钱买什么衣服,双十一是便宜,但老板已不是从前的老板。

王思懿经过杜顺丰桌前时看了他一眼。眼红红的,有泪。杜顺丰端坐,不嗔不喜,色即是空,心里却骂,贱!

王思懿是和杜顺丰同一拨进公司的,面试那天他们坐一起答卷。王思懿悄问,销售食品企业是否要办卫生许可证? 杜顺丰答,填C,食品销售许可证。王思懿脥下眼,说,乖。

杜顺丰身上一热。

后来他们都进了公司。前半年,杜顺丰有事无事总喜欢和王思懿走近些,王思懿也吃过他的饭,听过他的演唱会,还一起去香港拜黄大仙。后来,王思懿做了老板的小蜜。杜顺丰愣了三天。

同事葛海东说,该愣。人家爬个山还刻到此一游,你刻什么了?杜顺丰摇摇头。葛海东说,他哥前年看上了邻乡的美芳,和父母一起去相亲。那天,双方父母从生辰八字谈到彩礼新房,从婚前种瓜谈到婚后养娃,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宽阔的。隔星期,兴冲冲叫媒人送聘礼过去,没戏了。原来美芳家翌日又来一个相亲的,人家不但相亲,还拥抱接吻,第二天不小心又弄破了膜。你就知道喝茶傻笑,傻笑喝茶,抱了吻了那个了?哥听后大悔,对美芳也由爱到恨。

但杜顺丰还是喜欢王思懿,怎么也恨不起来。王思懿也没什么变化,还是会跟他去图书馆、大梅沙、咖啡厅。杜顺丰只是在心里气,没心没肺的,什么女人啊!

就不恨吧。天涯处处长芳草。

那时,杜顺丰离婚刚两年。王思懿为什么跟了老板?杜顺丰有时数星星的时候想。听王思懿说他爸是守边防的,常年不在家,难道是人格不独立?还是这个年纪的老板如醇酒一样的杀伤力使然?有一次公司聚会。王思懿说她是个敢爱敢恨的前卫派心理学者,是城市画像探索熟女。就像眼前碟中的朝天椒,个性鲜活。而老板总是自比刚上市的茄子。难道她与老板还是真爱不成?杜顺风嗤嗤发笑。

其实,杜顺丰是有一次机会的。那次周末,五个人的宿舍只剩下他和王思懿,他听王思懿在房间里嚎啕,他敲门,王思懿开了。哭成崩溃状的王思懿倒在他肩头接着嚎啕。杜顺丰身上一阵燥热,肉乎乎的一个女人在怀里梨花带雨,你还正襟不乱,你还是男人吗?有一刻,杜顺丰只想把她剥了扔床上。但,这不是乘人之危么?杜顺丰圣母婊一样强力掐灭自己的欲火。

这天晚上,杜顺丰跟同事赵子龙去了农民村发廊。这是杜顺丰第一次洗头。赵子龙一月二次,他说,人都有生理需求。而已。杜顺丰离婚两年了,生理需求也撂荒两年。发廊妹鬼精得很,她似乎早已一眼看穿了他,大哥,憋坏了吧。发廊妹趁机多收了他五十洗头费。

晚上,在公司宿舍,王思懿对杜顺丰说,你就是会直线思维,买什么衣服啊,我是叫他给我二千块钱,我四个月没拿工资了。杜顺丰又愣了,这大半年他领百分之五十工资,公司其他人也是。

老板似乎到了绝境。半年只进来几笔货款,而货还必须按时给代理商发,不然。不然更别指望结款。女儿易水寒还在广州医院的ICU病房昏迷,每天一万多。一个月了,怎么就醒不过来呢?

当时老板接到电话,人一下瘫在大班椅里,一百八十多的大胖子,像一堆肉陷进泥淖。是杜顺丰和葛海东把他拔出来,向广州赶。

吵个架怎么就开煤气自杀呢?老板在车上一直不停叨着这句话。而身子没停过抖。王思懿和老板坐后排,她握着他的手让他放宽心,没事的。

怎么会没事呢,男朋友把她送医后就水汽蒸发了,连警察也找不到他。老板除了一笔一笔交钱,就是问医生,还有救吗?医生沉默了一个白垩纪,说,有点难。

王思懿说,有点难,不等于难,更不等于没救。我妈做医生的,我知道他们的口气。祈祷吧!说完跪下去。老板也跪下。老板娘也跪下。苍天啊!

第二天,老板开了一个短会,公司九成人马全出去收款,两人一组,收不到全款收半款,收不到半款给一万二万也行。再不给,你们打电话给我,我带上老婆去跪给他看。后一句,老板这一两个月都说。

杜顺丰本来是打算给老板提下月请假去洪都的,话到嘴边怎么也开不了口。跟老板四年了,总体人还是不错,现在人家在难中。

下月,老家洪都有一个文学改稿会。杜顺丰来深圳之前爱写小说,来深圳后就废了,流水线、跑单、送货、出差。这两年工作稳定些,杜顺丰又捡起来写,也是晚上挤时间,不想何方仙佛就附了体,又是发表又是获奖。本来,参加改稿会是要年龄的,要嫩,作协领导或是看他像范进中举,恩准他作为特别学员增加一个指标。杜顺丰收到邮件乐了半天,当晚没在公司宿舍住,而是转两趟地铁两趟公交回到新家。晚上,和二婚老婆连做三次。

杜顺丰和王思懿去惠阳友邦贸易公司。惠阳是惠州市下面的一个区,离深圳两小时车程。杜顺丰这几年没少跟友邦打交道,收欠款也不止一次了。王思懿是公司文秘,还是第一次去。但友邦老板罗思凡的名字,她早听出了油腻。

好像他是神仙派下凡拯救苍生的。王思懿在公司说。

我看他是在上面犯了天条,打下来受虐的,就没见他笑过。葛海东说。

他受什么虐,家里有老婆,公司有小蜜,每月还去东莞松骨,畅享土豪福利呢。杜顺丰说。

还去日本,说寻找松骨源。赵子龙说。

哼,你们就喜欢偷窥人家的下半身,屁民。王思懿像被人伤及无辜,及时梳理自己的羽毛。

杜顺丰三个只得讪笑在那。

背后,赵子龙叫王思懿叫鸡。杜顺丰不乐了,她没你想的那么坏,你不是说你老婆婚前跟老板也有点泾渭不分么。赵子龙脸色骤变,你个挨千刀的!

果然,罗思凡还是那一套。他结着深刻的眉说,算给马云他娘的害惨了,你看现在每月还能给超市送几单货?以前超市给我们一季一结,现在,啐!你再算算我的人员工资、写字楼月租、仓库年租、税收水电。我现在过的还像CEO吗?自己开车送货,自己去超市结款,这月还得再裁员。哦,就说东莞那疙瘩吧,半年都没去了,鸡是咋叫的都想不起了。罗思凡说完竟难得笑笑。是口吐莲花?还是见王思懿在场,显一下东北人的嘚瑟?

王思懿蹙一下眉,来的时候就晕车,她没好气把水杯向桌上猛一扽,水溅了一茶几,我算见识了,一个哈工大的毕业生,一个几十号人的公司老总,当着女士的面秀下限,我要是你,哼!

罗思凡仗着以前跟王思懿在电话里有点熟,涎着脸问,你要是我咋啦?王大小姐。

我要是你,这里赖着人家的货款不还,那里还恋着东莞,我就跳东江里浸猪笼了,什么东西!王思懿把茶几一拍。

罗思凡没想到王思懿有这么一说,又见她真恼了,忙站起身,哈着腰说,对不起,对不起啦,我们商人就是俗。说着,从女员工手里抢过抹布细细地将茶几上的水抹干,再给王思懿续杯。

罗思凡在生意场中油惯了,才说几句货款,又话锋一转,王小姐年纪轻轻,对浸猪笼这民粹有研究?王思懿又剑眉一竖,怎么啦,想过下瘾?这可是天上没有的。

罗思凡又陪上笑,哪里哪里,王小姐没必要太严肃嘛。顺丰兄,你说对不对?

杜顺丰对罗思凡素无好感,一身的烟屎臭。从三十岁戒烟后,杜顺丰奇怪的是从此闻不得烟味,更对烟屎臭反胃。尤其是罗思凡那无赖相,每次结款,不说结也不说不结,没杀死的鸡鸭般。

好了,罗总,我们老板的情况你也知道了,到绝境了,要不然也不会让王小姐大老远一起跑来,她今天全程晕车。

在车上,王思懿说正赶上这几天不舒服。杜顺丰看她软耷耷靠在副驾座上,蓦地生出一腔怜香惜玉。要说王思懿对老板也算不错,几月工资没领,不舒服也没吭一声,当时就答应来惠阳。

男人真是个奇怪的动物,即使是对世俗所称的小蜜,只要不恨,一样能包容下去。公司都知道杜顺丰处处护着王思懿。杜顺丰在进公司第二年再婚,老婆是莲花山征婚角选的公司白领,婚后生活也幸福,要说他早没必要念着王思懿。杜顺丰想,不是念着,就是觉得她不该被世俗骂得那样难听。但,她又是老板的小蜜老板娘嘴里臭不要脸的无疑。唉。

罗思凡说,顺丰兄,我真没结到款,你要我拿命给你?

王思懿说,那我们就断货了。

罗思凡叹一声,那我们一起死。

杜顺丰高声说,你这是绑架,穿新鞋走老路。罗总,拿出点新花样给我们吧。

罗思凡也站起来,我没钱,我可耻,我像一条狗一样活着,我没新花样。

王思懿说,有供货商发现你到龙光城交首付。

罗思凡说,那是带内地同学去买房,我放下他就去超市催款了,说谎出门被车撞死。

王思懿说,你真要我们老板来跟你下跪?

罗思凡说,我昨天给他说过了,收到款,我们当天回款给你们,没收到,你给我跪我给你跪,我也可以叫上老婆孩子。

罗思凡说完,杜顺丰王思懿都不知怎么接话。杜顺丰最怕陷入这种僵局。哀莫大于心死。

一会文员送进来三个快餐,罗思凡做了个歉意的表情,三个人又默默吃饭。

边吃饭,杜顺丰边说,有一个中年,他年轻时唯一的至爱是写小说,来深圳后,一停二十年。二十年,一个孩子都上大学了。近年,他重拾旧梦,不忘初心。现在,洪都江边文学院有一个改稿会,让他去参加。也许,与别人这只是一个平常的文学活动,于远离小说二十年的他却是一次心灵朝圣。但他不好开口请假,因为他的老板正在闹钱荒,四面哀歌。而他,只要收回一笔款,也好抽身几天。

罗思凡把饭推至一边,拿过一根烟点上。一会,他兀自说,走,我带你们一起去乐哈哈大亚湾店,今天就是嘴皮磨出血也要磨来几万款子。

乐哈哈是大型超市,在惠州有五家分店,大亚湾是总店,老板顾春生的龙兴之地。罗思凡直接上三楼找顾春生。

顾老板不等罗思凡说完,抢过话直嚷,罗总,你看下我店里,鬼毛都没几个,全网购了,我现在去杭州杀马云的心都有了。昨天,物业来催一季度租金,最后停了我的水电。我只好报警。你们昨天来就好了,有戏看了。警察、街道、区里人全来了,最后十二点才重新给我通水电。现在,要我保证月底前先给物业三十万,余下的八十万春节前结清。明年六月结清去年欠的九十万。卵子,保证书我也不是写一次了,没钱我拿什么结?前天员工罢工,上星期是惠城店员工罢工,劳动监察来来往往。罗总、杜生、王小姐,我俩公婆在沙头角做电器走私攒下的家产,要全败在这几个超市手上了。打四折都没人愿接手呢。

杜顺丰和王思懿都手脚冰凉。

罗思凡说,顾总,说好的季度结呢,现在都三个季度了,就剩卖血了。昨天老娘还从棺材本里拿一千块给我加油。

顾老板闭起了眼睛,午后的阳光从窗玻璃踽踽斜射进来,落寞地照着他的半边脸,让他脸上的皱纹、暗斑、毛孔以及生命中的暗流都明晰了。他张了张嘴,似乎在用力,一会才有声音送出来,我老娘,昨天凌晨三时走了。大姐来了十六个电话,明天我都还不知能不能赶回去,明天劳动监察还要来检查。做得好,娘操心,做不好,娘还是操心。姐说,娘是急死的。娘昏迷前最后一句话还在念,早知这样,当初怎么都不会放春生仔去深圳。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网上销售传统销售收款小说初心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20000,共计20000
  • 2018-02-12
  • 思之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2-11
  • 薇薇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2-10
  • 隐词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2-09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09
  • 木易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09
  • 默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09
  • 昆阳森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09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09
  • 汪彩萍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8-02-08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2-07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07
  • 木易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8-02-07
  • e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2-0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江飞泉5进士2018/02/09 12:15:38
    • 分享到:
  • 看完这篇活色生香的小说,我更想聊聊隐藏在背后的社会背景和趋势。我真不知道那个表演功守道的瘦小男人是救了中国经济还是毁了中国经济,实体经济的雪崩性倒塌堪比当年的国企下岗潮,更甚。抛开欠钱不还的道德层面,实体创业的艰难跃然纸上,无论是个体户、全民创业、工厂、超市、实体店,未来的萧条无法预见。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尽管下跪催款略微夸大,但也说明,在生死存亡面前,什么道德、荣辱、身份、羞耻都不值一提。
  • 所以我在想,杜顺丰那一拉是否有用,能阻挡住大势的下滑么?本文没给出我们答案,或许答案隐藏在读者心中,或许才是小说的高明之处。一如既往地喜欢这些角色名字,让人莞尔。

    回复

    • 默然4举人2018/02/09 10:07:55
    • 分享到:
  • 三角债的网,铺天盖地,罩住男欢女爱,罩住灯红酒绿。无论老板员工,还是商家厂家,董事长总经理,都在网里苦苦挣扎;男的女的,说尽好话,下跪磕头美人计出卖肉体,无所不用其极。与哀鸿遍野相对应的是资金的流向,房产升值无止境。《网》,揭开社会的骚动,从一个侧面描摹社会转型期的困扰迷茫,刻画细腻,指向清晰,真切的警世文笔。社会浮躁已久,转型的阵痛毋庸遮掩粉饰,对症下药乃必须。
  • 回复
  • 我感觉这篇文章有冲击月冠的节奏,描写细腻,人物具体,有商业,有文学,有抵抗,有坚守,我们都在一条欲望的河流里沉沦,为了生活而放弃什么,但从内心,从远方,我们也不想沉沦,个人的坚持比集体的陷落更打动人心。我最喜欢最后的一拉,是凄惨背景中的亮点,杜顺风这一拉,虽然拉不回这个掉头的社会,拉不回"王思懿"继续走向酒店包房,但这一拉,如精卫,如夸父,还给人以希望。
  • 回复
    • 黄元罗3秀才2018/02/08 09:07:14
    • 分享到:
  • 《出轨》中的留守妇女“菁菁”与刚认识不久的陌生男“胜利”、《隆胸》中的贤内助“常相思”与朝夕相处的丈夫“卢钢强”、《网》中的职业女性“王思懿”与跟她一起进入公司的男同事“杜顺丰”,这些处于不同场合且身份各异的男女之间的情感瓜葛让卫华兄用他那特有的俏皮语言写得活灵活现,读后令人爱不释手,久久无法忘怀!
  • 回复
    • 陈彻4举人2018/02/07 13:46:13
    • 分享到:
  • 生意不好做,老板夫妻跪了、罗思凡跪了、顾春生跪了、小老板跪了。这被网商经济重压下的实体经济败相真是触目惊心。这一连串的跪中唯有杜顺丰的一跪来得有些莫名,不过是一个心怀写作梦想的中年朝圣而不得便如天塌地陷。外人觉得不足以与那些生死存亡相比,但我却觉得这是作者深埋在其中的情怀。最后杜顺丰对王思懿的一拉,也是对自己最后的一拉。管他娘的天崩地裂,我要活出自己、为追求自己的梦想人生殊死一搏。作者答案也。
  • 回复
    • 木易3秀才2018/02/07 09:23:53
    • 分享到:
  • 继《回家》的潮商后,卫华兄又交出了一份商场催款的力作,生动地描绘了近十年来深圳的实业曲折和艰辛,以催款为线索,引出一个个商业创业故事,一环扣一环,其中有句话说:大家一起死。道出商场博弈中的悲凉。当然,文中对商人嘴脸的刻画,点到即止,各有所需,是为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对全体社会与房价共舞的描写,博人无奈一笑。好文,大大支持!
  • 回复
  • 这张“网”如人皮,热的时候想显露出来透透气,凉的时候想遮蔽起来取取暖;又如海边滩涂上种植的“网箱”,退潮时显山露水的见光死,涨潮时暗流涌动的遮羞布;还如城市乡村、客观主观之间的横膈膜、食物链,进进出出全饵料,来来往往总关情。身披一种文化,体内血肉模糊,水乳交融,纵横捭阖,新陈代谢,全是光合作用下的命运共“胴体“。
  • 回复
    • 寒雪儿2童生2018/02/09 15:17:28
    • 分享到:
  • 文学工作者的敏锐视觉、犀利辨析,都在哪里?都在《网》里,都在《网》的以小见大里。文学,即人学即社会学,影响都在润物细无声,都在不刻意的昭示里。曾经的欣欣向荣,沦落到举步维艰苟延残喘,实体经济怎么了?《网》,洞若观火,了然清晰。由一个角落切入,人物黏连事件,挥洒自如;洋洋大观,纵横捭阖,旁敲侧击,痛心疾首。夹缝中的民间三角债,民间融资民间借贷,拖累危及着多少企业?正视治理时不我待。
  • 回复
  • 虽说杜顺丰有些窝囊,但是也算是忠犬人设。人嘛,不可能完美。结局充满戏剧性,却令人动容,不论过去如何,只要她需要,身后的他一直都在。仔细想想,我们又何尝不是希望遇到真心对自己的人,共度余生。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500积分
  • 4星
  • 3钻
  • 笑谈一生,93年辞职来深打工,现任职某生物公司,居福田、坪山两地。
  • 笑谈一生,93年辞职来深打工,现任职某生物公司,居福田、坪山两地。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26389
  • 9
  • 2500
  • 这篇文章的故事情节给人的感觉是老生常谈、在语言叙述上朴实无华。可这样的文章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依旧是经久不衰、百读不厌的经典!因为“助人为乐”的故事正如“花坛边上的那块馍”般,永远讲不完;“林桂芳”这类默默无闻、做好事不求回报的“中国好人”亦像“花坛边上的那块馍”般,不断地涌现!

    黄元罗花坛边上的那块馍

    2018/2/23 9:24:17
  • 没有一种感情比亲情更浓烈,没有一种温暖比得上回家过年!春节,这是每个人都盼望的日子,在外漂泊打拼的游子们终于可以回家与家人团聚了!在街上,到处是游子归家的身影。空气里流淌着思乡的气味。回家,是每一个中国人心头共同的期盼,也是一份美味的心灵鸡汤。它不仅是肉体上的行走,而是精神上的迁徒。

    寒塘听雨风雪再大,也要回家

    2018/2/21 15:32:18
  • 这是一篇散文化的小说,没有过多的故事,却有浓酽得排解不开的愁肠。作者对14岁少女春芹初恋的心理描写十分细腻纤毫,就像有一根肉眼难以看见的丝线,在情感深处更深处轻挠,让人深陷其中,以自己的初恋去陪春芹一起萌动初开。那些个阳光灿烂多梦易感懵懂生涩好奇渴望,都化作点点轻泪,在起风下雨潮湿雾霭长着蒲公英牛膝草的乡村,消融。

    笑谈一生净水已生萍

    2018/2/19 13:19:36
  • 看完这篇活色生香的小说,我更想聊聊隐藏在背后的社会背景和趋势。我真不知道那个表演功守道的瘦小男人是救了中国经济还是毁了中国经济,实体经济的雪崩性倒塌堪比当年的国企下岗潮,更甚。抛开欠钱不还的道德层面,实体创业的艰难跃然纸上,无论是个体户、全民创业、工厂、超市、实体店,未来的萧条无法预见。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尽管下跪催款略微夸大,但也说明,在生死存亡面前,什么道德、荣辱、身份、羞耻都不值一提。

    江飞泉

    2018/2/9 12:15:38
  • 三角债的网,铺天盖地,罩住男欢女爱,罩住灯红酒绿。无论老板员工,还是商家厂家,董事长总经理,都在网里苦苦挣扎;男的女的,说尽好话,下跪磕头美人计出卖肉体,无所不用其极。与哀鸿遍野相对应的是资金的流向,房产升值无止境。《网》,揭开社会的骚动,从一个侧面描摹社会转型期的困扰迷茫,刻画细腻,指向清晰,真切的警世文笔。社会浮躁已久,转型的阵痛毋庸遮掩粉饰,对症下药乃必须。

    默然

    2018/2/9 10:07:55
  • 一赞薛大姐发文的时间,寒冬时节凌晨四点多,真有你的;二赞薛大姐个人兴趣爱好,既高雅别致,又涉猎广泛;三赞薛大姐的影评,洋洋洒洒中诗意侧漏。当我们蜷缩在被窝里做黄粱美梦时,您早已端坐在书桌旁与文字为伴;当我们沉浸在毫无营养的娱乐节目中并嘻嘻哈哈笑着时,您正在品阅经典大片并留下若干精彩点评。您不进步,谁进步呢?

    黄元罗胶片里的荣光

    2018/2/9 8:21:54
  • 我感觉这篇文章有冲击月冠的节奏,描写细腻,人物具体,有商业,有文学,有抵抗,有坚守,我们都在一条欲望的河流里沉沦,为了生活而放弃什么,但从内心,从远方,我们也不想沉沦,个人的坚持比集体的陷落更打动人心。我最喜欢最后的一拉,是凄惨背景中的亮点,杜顺风这一拉,虽然拉不回这个掉头的社会,拉不回"王思懿"继续走向酒店包房,但这一拉,如精卫,如夸父,还给人以希望。

    昆阳森林

    2018/2/9 3:13:44
  • 作者由鼠及人,从老鼠的形象、老鼠的生活习性、老鼠的胆小怕光、老鼠嘴馋偷食等联想到人的处境。在作者的身边,有那么一群穷人,因为生活困难到城里打工,没有文化找不到好一点的工作。还有个同乡,从原来的“黄毛老鼠”,因为积极肯干,生活阔绰变得,“像只肥大的猫”。还有一个学长,由原来的风光无限,因迷上赌博,变成一只在菜市场到处觅食的畏鼠”。作者善于观察,将老鼠的生活写得细腻。把人的处境写得详细,值得学习。

    春风妙语为鼠

    2018/2/9 0:17:53
  • 《出轨》中的留守妇女“菁菁”与刚认识不久的陌生男“胜利”、《隆胸》中的贤内助“常相思”与朝夕相处的丈夫“卢钢强”、《网》中的职业女性“王思懿”与跟她一起进入公司的男同事“杜顺丰”,这些处于不同场合且身份各异的男女之间的情感瓜葛让卫华兄用他那特有的俏皮语言写得活灵活现,读后令人爱不释手,久久无法忘怀!

    黄元罗

    2018/2/8 9:07:14
  • 这篇小说塑造了一个饱满的退休妇女朱素莲的形象,折射出生活中的多少酸甜苦辣。朱素莲人心倒是不坏,却因为性格上的好管闲事,成了同事和邻里的公敌,近乎一种“平庸之恶”。在其老公死后,她终于得到安静的居住环境,却深深坠入生命的空虚和黑暗之中。这种升华式的结尾很是巧妙,也十分有力量。

    东门小王子下坠的夜晚

    2018/2/7 21:30:20
  • 各种诗性勃发的意象令人目不暇接,浮想联翩。乡愁和漂泊之恸沉进诗行,羊台山和大鹏所城等本地意象拉近了诗歌与读者的距离。象征隐喻的手法和参差错落的形式,以及诗中蕴含的复杂情感,让人想起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东门小王子丰满的石榴

    2018/2/7 20:23:11
  • 这篇小说与当下年轻人的生存现状贴合得比较紧密,走出校门,在城市中摸打滚爬,就业艰难,职场艰难,怀抱艺术理想的毕业生难上加难。作者站在旁观者的视角,冷静地观察,客观地呈现,赋予文本一定的文学感染力。通读作者的几篇小说,不难发现这篇在语言表达方面比前几篇进步不少,比如“那一辆辆奔弛的轿车是否驶入前方的黑洞?在林立的高楼间,自己如扛着米粒的小蚂蚁,压抑地喘不过气来。”

    东门小王子洗白

    2018/2/7 20:14:09
  • 作者笔下少女朦胧的内心悸动,以及周围青山碧水的自然环境,让我联想起沈从文的湘西系列小说,“她”的情思和举动,也颇具“翠翠”等少女的自然美感。值得一提的是,叶京京还在用心描写自然环境,这在当下小说文本中已难能可贵,比如“桥下流水淙淙,她视线沿着流水望上去,蒲公英、酢浆草、牛膝菊、稻槎菜在水边依稀可见,最常见的是芒草,枝叶细长而柔韧,山风过处,一径的娇媚。”安静迷人的文字。

    东门小王子净水已生萍

    2018/2/7 20:01:01
  • 生意不好做,老板夫妻跪了、罗思凡跪了、顾春生跪了、小老板跪了。这被网商经济重压下的实体经济败相真是触目惊心。这一连串的跪中唯有杜顺丰的一跪来得有些莫名,不过是一个心怀写作梦想的中年朝圣而不得便如天塌地陷。外人觉得不足以与那些生死存亡相比,但我却觉得这是作者深埋在其中的情怀。最后杜顺丰对王思懿的一拉,也是对自己最后的一拉。管他娘的天崩地裂,我要活出自己、为追求自己的梦想人生殊死一搏。作者答案也。

    陈彻

    2018/2/7 13:46:13
  • 继《回家》的潮商后,卫华兄又交出了一份商场催款的力作,生动地描绘了近十年来深圳的实业曲折和艰辛,以催款为线索,引出一个个商业创业故事,一环扣一环,其中有句话说:大家一起死。道出商场博弈中的悲凉。当然,文中对商人嘴脸的刻画,点到即止,各有所需,是为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对全体社会与房价共舞的描写,博人无奈一笑。好文,大大支持!

    木易

    2018/2/7 9:23:5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