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是用来感知的(10首)
  • 点击:1848评论:02018/02/09 10:13


想象的雪

——致太阿


深圳24摄氏度,安徽蚌埠正暴雪。

一天几个小会后,我坐在灰暗中

并努力让自己明亮如灯管。

太阿路过蚌埠高铁站,雪让他

凝视窗外。为了看雪

乐宝下台阶时

摔倒在视频里。

他哇哇说着我听不懂的话。

这之间可能有某种关系,只是

我现在还不知道,所以我写作。


写作写的就是隐情。

无需追问。

雪穿越般划过窗外,虚无的她

穿着新衣服新鞋在一个购物中心

吃锡纸花甲,她的四周金碧辉煌

我的四周是水泥制造出来的空荡荡。


她边吃花甲边发微信说,十三年了。

他想起她说这话的心情,和心事

他雪人一样固定在大地上。

他难过,他说再坚持一两年。

夜色深沉,这是中国的冬天,也是两个人的冬天。


朋友圈不断有人在发下雪的照片、视频。

太阿离开蚌埠,继续北上,我坐在走廊想象着

雪被高铁击中后瞬间碎裂的情景。

下雪,真好,即使看不见

也是好的。雪正用它的白掩埋

这座城市的“赤橙黄绿青蓝紫”。

这绝对的想象也是好的

像模仿乐宝说话那样写作一样好。


2018


冬日絮语

——致臧棣


时至今日,我终于知道你

为什么要去写作以及在短句中

布置小钢炮似的词语,502胶水般黏合。

还有,吃羊肉粉时

为什么流下男人

五十四岁年龄的泪。

这看似难以理解,一个中年

男人在一个青年男人面前。

但我就懂了。不止于此,还有

你为什么写那么多还那么好。

还有什么比写诗更合适比写

好诗更绝爽,作为叛逃的精神仪式。

这个高大的男人,和我父亲同龄

他忘了年龄,或年龄是种虚构。

他将忧伤献给同道中人,而父亲

将它献给了谁。我祝愿

有另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工人

也叫他父亲,并让他放松。除了语言,

一个男人很难对另一个比他

高大的男人解开父子的传统。这就像

我和父亲,那么多年,那么多次

一前一后走在田埂上,皲裂的人工池塘燃烧着

附近几个村子的垃圾。霜冻的麦子

和非洲肌肉男似的白杨,各自承受我们的衰老。

他给你的,想必你无法回馈;

他没给你的,想必你无法埋怨。

所以相对是一个伟大的词,它让我们

有理由相信“情感是相通的,

与直写主义无关”。像喜鹊窝借助一棵树,

向整个田野行注目礼般

轻易暴露了所有鸟类的鸣叫。


2018


恋曲2018


是感激也是残忍,年末

我们总结,这过去

的得失,悲喜。年龄

让语言羞涩,而所谓“不以物喜

不以己悲”成为虚空的一炮。

几杯酒下肚,且听老诗人交谈

性,死亡与生命的意义。

微信里我说霸气外露,实际上

是要说”弥漫着观感,支撑着丰满”。

乳房多美好,描写乳房的语言

性感得可以舔舐。

当距离伸缩因为感性,我们微笑不语

气温继续回升,谈话变得细碎和敏感。

待众人散去,天台开放成欧美的酒吧。

你我都是来自乡村的善男信女,看

月光光在头顶上,耳朵叛逆了我们

犬吠犹在周围。这都不是我想说的

也不是你想听的,但你想听的和我想

说的现在还不是时候,吧台的姑娘送来

几杯伏特加,这俄罗斯的异域酒让我们

感到来自另一个半球的温度。如果说

存在是一种互补,最好的时刻莫过于

我们十指间的距离。少一根手指

和多一根手指都不行,你颔首示意。

风吹拂,然后风景跟着我们的双腿

晃荡。这经改造的旧工厂

还要在历史中持续下去,这月朗星稀的屋顶

让词语羞于表达,让我羞于抚摸你的脸,让你嗔怒

可这些句子是属于你的,我必须还给你。

我的手放置的地方是我们必须潜泳的公海。


2018


睡 眠


邻居们都走了,院子空荡荡。

他坐在椅子里,并深陷其中。

日光沉没在尖顶大厦,离开的人

奔向一座城市的各个洞穴。


一天又没了,谈何悲观;

一生都没了,尘世还那么新鲜。

长毛狗走丢了,卷毛狗睡在椅子边。

他走进起居室,失去的日子,被折叠在诗里。


他开始清空。清空欲望,清空人民币

清空这些年在生命中停留的感情的房客。

他打开相册,一页一页翻阅,这是家人,这是朋友

这是恋人,这是合作伙伴。夜晚寒冷


他开始哭泣。更多埋藏在心里的名字,他没能够

说出口,更悲戚的是,他慢慢忘了他们的名字。

他毕竟是一位老人,最后他说出的那个名字

是第二天人们将它在刻墓碑上的名字。

也是后人在舌头上睡眠的名字。


2018


你和它


小时候家里穷,可能

现在也不富裕。

钱挣得越来越多,

日子仍不宽裕。

这是父辈的埋怨。

下雪了,我们还会说

“冬天麦盖三层被,

来年枕着馒头睡”。

但更年轻的你们

已理解不了。

那些经过1958年的老人

为什么总是告诉我们

珍惜每一粒粮食。

村子要重建,

根基要转移到别处。

机场这个曾遥远的物象

让大家背井离乡。

对于更年轻的你们

也不理解:

“那些瓦房怎抵得上小区房?”

小时候,家里穷

馒头是饭,辣椒面是菜。

雪下在屋顶上,

第二天滴落成冰锥

透亮,吃一口爽过冰镇雪糕。

起夜时,屁股在北风中

像两个皮球左右摇晃。

而半夜倚窗,听

巨大的树枝被雪压着发出

鬼魅的呼啸,同时擦枪似的

擦拭着墙壁。

更年轻的你们

已多年不回老家

不见雪

不知冰锥为何物。

更何况穿着胶鞋

哧溜好几米远的结冰的河面。


2018


爱是用来感知的


在拥抱中确定我们

和在接吻中确定,

哪一种更准确。


阴暗的夜晚,

你将我从电梯里

拉出来,并质疑


“你现在不爱我了,

因为你好久没吻我

吻也不会好久。”


一个高鼻梁的女人

站在你面前,周身散发着

金桂花香。


爱是用来感知的。

没有花枝招展,

依然是有香味的桂树。


2018


目 睹


冬日凌晨,倚窗望。

对面的楼梯是裸露出来的楼梯。

一只黑猫从六楼跑下来,

它衰老得很慢,无声无息。


楼下叉车装满白纸,

轰鸣刺过视觉里的听觉。

气温骤降下来我感到冷得突然。

外套搭在绿植上,

呈现出另一种褶皱。


人该怎么才叫活,才是活得好。

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还在想这个。


新年来了,

我住的房子换了新房东。

那一栋栋立方体的房间

像巨畜的心脏。

灯光如畜眼,

凝视着路人的行走,和榕树叶的脱落。


明天将有一个高大男人从里面出来。

将有一个女模特从里面出来。

将有一个卷发孩子

和一只宠物狗从里面出来。


这不是我的房子,

我本不该为这短暂的停留充满留恋。

所有与我同在的人和事物都在消耗我。


我高举双臂,伸出窗户。

别无选择,活得像

大马哈鱼的一生。

出生在淡水中,

却在海水中长大。


2018


直的,弯曲的


昨晚写一首诗,

没写完,

今晚继续。

这是另一首诗。


恋爱的女人,

没爱够,

领证结婚。

这是另一个女人。


诸如此类的事

很多。

很难罗列在一首诗里,

毕竟诗不能太长。


为此我希望是一名小说家(长篇),

象征派画家。

或一个渔民,

渔民总要有网吧,那么多孔。


但我偏偏是诗人。

这是我一直困惑的身份。

我累了,我想放弃。

如这诗之寂静,有点不容易被接受。


2018


有 感


看完一部纳粹屠戮犹太人的电影

我悲伤,安静,满足。

虽然夜晚无所事事,我置身

流动的空气里。冰箱有过期的水果

6盏灯,小阳台花草几株

很少打理,任它们自然干枯。


生命的意义不应该用来这般比对。

所有的灯光于我都是多余的。

我很不习惯在明亮的环境写作

我又喜欢写作。

还要持续多久。


这些年我虽未度过几个风雨飘摇的日子

我也花很多时间用来回忆

那些记得清的过去。现在

我哪也不想去,事实上

关上窗户,房子也没让我感到更安全。


没有风,哪有风景。

夜晚再次展开魅惑之术。

俊男靓女,猎人般出洞。在音乐中,在酒精下

敲打着一个国家哗啦啦的身体。

爱国者静静站立。坐轮椅的犹太人被推出窗外。

拄双拐的男人和妇女跳舞。在泥泞中,在监视下。


在很多个这样情绪喧哗的时刻

我就用类似这样的影视场景让自己

灰暗下去。越灰暗越心安。

我赞美灯光通明的家庭。

他在满是弹孔的房里弹钢琴,月光四面八方射进来。


2018


乌鸦协奏曲(3首)


1


火车的声音从身后飞过。

我回到家里,卸妆,去衣,瘫沙发。

妻儿早已入睡,冰箱嗡嗡响,内部似有

蜜蜂在叛逆它的同类。再熟悉不过的房间

日复一日紧促,而不曾有一些倾斜。

好像时空是假的,像《楚门的世界》

主人公Truman Burbank

在一个宁静和谐的小岛生活。

他的朋友、邻居,甚至是妻子

都不过是演员而已。他生活的社区

是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如果事实如此

我反倒安慰了。我点起一根韩国牌的薄荷烟

猛抽一大口,烟细长,在燃烧中慢慢流失。

我想象着自己是一位神,手指足够灵敏

光滑,有力。耳朵如嚎叫

足够听得更远。眼睛如海湾,

足够看得更多。不像

坐在这里,火车还在别处轰鸣

直觉上我如同乘客遗留下的

可被随意丢到窗外的乌鸦的一两下叫声。


2


餐饮店关上了一天的记忆。

最后一位

顾客,老板和女招待

向我投来空洞的一瞥。在下一个路口

拐弯处,更多酒吧

裸露肌肉,大排档

和夜晚出没的乌鸦,在嘶鸣中厮磨。

这并不值得记录,和特别说明。

在今天。或今天以前,明天以后。

我走在城中村的喧闹和废弃物混合散发出的

弯曲的气味霉菌中,气味是我最具体的感官。

每个年代都需要赞美,埋怨,沉默。

一种妥协在我身上滋长,灵性的敏感

毕业生的理想主义,冗杂的日子

碎裂的玻璃,喋喋不休,你用粘稠

将年月日分裂成可供消化的时分秒

再黏贴在一起制造出来的恍惚感。

有些人多庆幸啊,他们可以清醒的满足于平庸

却将更多的疲倦感留给我,无外乎另一种乌鸦。


3


若非突然寒冷,衣柜的棉衣

不会加身。它们葆有白棉分叉的乳白

和一年150天以上

的光合作用,所以那么温暖。

寒冷好,让我们想到不少被遗忘的

物件,被流放到记忆盲区的朋友

和永久离开的亲人

慢慢消耗你的心灵。一些人走了

生命的列车并没因此减轻,下一站还有

新游客挤上来。我们需要游客的心态。

如果有一天没事可做,退休工人的那种无所事事

在道德感上我必将是空虚的乌鸦。在乡下

乌鸦是忌讳的黑鸟。这是深圳。深夜

模仿乌鸦,分不清乌鸦和乌黑。这微小的呼喊

和感性的触摸,让周遭清晰如腰肌劳损。

生活中,我被看作圆滑的老司机,好好先生。

“你是故意的嘛?”

“你猜。 ”这种游戏

让我轻松,他们都是冲我来的

解放者,国王,土豪。假如我

是固态乌鸦我宁愿被吃掉。

食用前,我在溶化中重新长满翅膀。

咀嚼后,我在移动中保持乌鸦的完整。


2018


  • 1
  • 关键词:飞地书局福田八卦岭生活工作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2-09
  • 瓜子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2-0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2钻
  • 诗让我们更亲密
  • 诗让我们更亲密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2
  • 154900
  • 43
  • 4400
  • 一个离了婚的女子,舍下年幼的女儿南下,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执着啊!那些辛苦和心酸,不是亲历者,应该是无法感同身受的。不过,在那个时代,南下深圳的人,总是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故事,有的快乐,有的难过,但坚持到现在,还在深圳的人,一定收获了很多的快乐和财富,让日子一天一天好起来——这就是当初坚守的回报。 好的东西,总是要等等的,生活也一样。

    小宇我来深圳的第一张照片

    2018/8/20 10:36:47
  • 在那个年代,每一个来深圳的人,都经历了不同程度的艰辛。苦难是最好的阶梯,敦促我们不断进步,因为苦难过,更懂得珍惜;因为苦难过,更懂得坚持。因为珍惜和坚持,我们留了下来,留下来“深圳人”或者异乡人,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有着可圈可点的动人故事。 如你,如我。

    小宇我来深圳的第一天:人生新起点

    2018/8/20 10:17:30
  • 这文笔,果然了得!三言两语,深圳的变化,房价的飞涨,深圳入学的难度,深圳办事的公正,小孩子说话的知趣,作者自己的远见卓识都淋漓尽致!一句……“这地方我做噩梦来过!”成了文眼,熠熠闪光!

    昆阳森林我来深圳的第一天:红包和傻大胆

    2018/8/20 8:49:55
  • 《索居深圳》以意象+哲思的文字切入,企及社会裂变时代尚存的人文力量,从情感层面深入到灵魂深处,是对生活思考和感悟后的提炼和升华,不断思索和追问人生、生命的意义。海舒组诗表达平复现实的落差,抚慰那些无奈的、忧郁的、奋斗的、委婉的言无不尽,给灵魂找个栖落之处,以便向更好的生活回归本真。海舒作为一个追求心灵真实的理想主义者,在这些现实的细微处驻足,捕捉到慰藉生命的美好与向往,以另一种存在的表达昭示希望。

    张军索居深圳

    2018/8/20 0:03:03
  • 辛苦辛苦评论了200字,因为没有登陆,再登陆回来,一个字没有了。可恨可气。 就说最后一句:90年代初闯深圳的人,对段先生的经历并不陌生,对制服人员的惧怕在好长一段时间内,影响人的梦境。经过20多年的变迁,普通打工者,成了香饽饽————人难招,已经充分说明这一点。只是,现在来深圳的年轻人,所以承受的压力并不比当时的人小—————毕竟,以房租为首的消费品涨了很多,而普通打工者的工资还很有限。

    小宇我来深圳的第一天:南约之夜

    2018/8/19 22:42:31
  • 人这一辈子,不仅仅有生死,还有若干不期而遇的“第一次”。通读完本文,我们不难发现,标题中的“骗”是贬义褒用。一个“骗”字反映了深商在创业伊始,对人才很是“饥渴”。本人空活三十余载,迄今还未到过深圳,无缘登上“我来深圳第一天”同题征文这艘豪华游轮。庆幸的是,邻家向来倡导“你吃肉来我喝汤,你若获奖我沾光”,点赞支持首篇贴在邻家上的参赛作品,也算是一种参与吧。

    黄元罗我来深圳第一天:被“骗”到深圳

    2018/8/19 18:37:47
  • “今天又是周日,我取出我的义工服,准备按时去看余伯。”——新安故城。出租屋。高新园。“我”。余伯。娟姨。义工。千纸鹤。“我的祖国”。修自行车。旧城改造。抛弃。建筑展。儿子。照片。寻人启事。等待。古城。——我感受到作者的真诚爱心悲悯心,感受到娟姨和她丈夫的责任心,感受到余伯的痛心酸心,感受到新安古城的古今之心。义工的语言嵌入古城历史语言、古城现场语言与古城的寻找,别具一格,细致感人,自然悠长。

    廖令鹏古城的等待

    2018/8/19 9:32:15
  • 深圳是一座现代化的文明城市,和其他的一线城市不同,奋战在这里的人,几乎全是外来人口。有精英,也有一些包装出来的精英,比如,故事中的那个“光头佬”,他在美国待了多年,回国后,以为在深圳可以打下一片天地,但短短数月,就因为“会说不会做,只说不去做”而被迫离开。当然,也可以理解为水土不服。深圳是大家的深圳,但他肯定不会因为某些人而停下脚步。我喜欢这样“走着的”深圳。

    小宇我来深圳的第一天:会客厅奇遇

    2018/8/18 23:07:47
  • 此组诗,以幽深之笔抒沧桑之感,婉转低迴,沉郁蕴藉。名《索居深圳》者,于繁华中寄离群之意,愈见萧瑟况味。然而,索有离意,亦有求意,故知海舒兄实于孤寂中自抱有天地襟怀,于不见古人来者之际,持上下求索之心而不失,良可浩叹! 诗中意象斑驳而兼句法流丽,故诗风瑰奇而畅达,毫无生涩造作之感。整组诗言志缘情,寄寓深远,遥接风骚正脉,雅韵悠长。读之一唱三叹,令我扼腕长吟。

    雪影松风索居深圳

    2018/8/18 14:56:06
  • 相对于之前读到的海舒的大部分作品,这组写得通俗易懂。如果说之前的是阳春白雪,这个就是下里巴人。深圳是经济发达的特大城市,来自异乡的栖居者都是为着生活生存而奔忙,海舒却拥有着少见的诗人情怀,难能可贵。朴素的文字流淌着诗人独特的生活感悟,或悲或喜,孤独落寞,在诗人的笔下,都是那么的开合自然,真情流泻。今天正好是七夕,遥祝老友一切安好,也祝那些漂泊的诗兄弟们都有一个圆满的归宿。人生长河,诗意相随。

    剑兰索居深圳

    2018/8/17 18:34:56
  • 这组诗歌给我最初的印象是,语言在表意的过程中频繁的出现“断裂”或“空白”,即活跃中伴有跳跃、奔跑中藏着奔放。但有一个事实不容否认,那就是作者对深圳这座城市的认识可谓是不走寻常路的理性!这足见作者在日常生活中不仅把深圳当作一道美食细细咀嚼,还经常将其从胃里返回嘴里,用笔不停地反刍。

    黄元罗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6 19:07:50
  • 你所经历的,正是我的遇见的,这无数细微的事物所组成的诗章,被一个骑着白马的侠士捂在胸膛。诗人在生活中的不羁和洒脱中找到了可以醉吟之物,正如诗中所说“来,来,来,醉就醉罢,醉后你仍可吟诗桃花潭。 诗人用读者耳熟能详的事物,寄与对生活的无限热爱,没有隐晦的词语,无需用严谨的框架,更不用刻意去搜词刮句,遣词寓意却是信手拈来,只有在这片土地上踏实行走的人,才会时不时就读出盈眶之词。

    袁叙田深圳诗章

    2018/8/16 16:52:55
  • 作为深商故事,挑战性真的特别大,把它上升成小说,更是有难度。李玉做了努力。他称得上商场中人,深谙商业细节,亲历过,听说过的,满眼都是商场风云,写得得心应手,读起来让人感觉很顺,很轻松,也大长见识。但是不是因为写得太快了一点,有的地方略显仓促。以老板助理的身份看待整个案子的来龙去脉,语气不卑不亢,显得尤为真实可信。尤其是开头,幽默,别开生面。学习了。

    张夏红玫瑰酒店

    2018/8/16 16:47:01
  • 小说洋洋洒洒14万字,仿佛经历了大半人生,细枝末节都是生活的样子。这是一个文青面对生活及家庭压力的自我反省和救赎的过程,像叙述一段漫长而真实的故事。诸多现实问题接肘而来:写作还是工作,爱情还是婚姻,生存的意义等等。种种因素施加在主角身上,气氛忽高忽低,让人忍俊不禁。好似身临其境,被命运掐住了脖子奋力挣扎的状态。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是我,怎么选?一下子没了主意,不知这个命题该如何解答。

    嘲讽小家庭

    2018/8/16 16:25:43
  • 我记得有一句话叫:以日记之,以省我心,且观将来。在人人都忙碌的时代,烈春还能日日记之,把生活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坚持就是胜利,水滴石穿。即使文字平淡,生活不正是由这许许多多的平淡所之吗?而且平淡生活下,却也是波起云涌,记下来了,日后自己回顾自己曾经走过的生活足迹,也是一种精神财富。

    叶紫凯词日记

    2018/8/16 11:03:1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