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悲情烂庙坳
  • 点击:17851评论:102018/03/04 16:00

顾名思义,烂庙坳是因为那里有一做年久失修破败不堪的烂庙而得名。破庙方圆三四里杳无人烟,却经常看到一些新扶起的触目惊心的土堆,附近的人都知道,土堆下面都是一些年岁不算大的生命。也曾听一些老人说过,一到晚上,那些夭折的生命就会聚集到烂庙里去,或歌或舞,或哭或闹,努力延续在人间尚未完成的心愿。

且说那一年村里的医生生病了,全村人都很着急,因为他是村里唯一的医生,在几百公里外的省城念过书。本来他完全可以在当时人人垂青的城里落户,可他却执意地回到了贫瘠的故乡做一个“赤脚医生”,所以村里人很敬重他,每次看到他背着那个红十字的药箱出诊,总是老远就点头致意。现在他病了,全村人虽然很焦急但不知道该怎么办。据说医生的病是前一个晚上夜诊回来时经过烂庙坳得的,回来后就不吃不喝躺床上起不来了。后来还是德高望重的老村长有点主张,立马就差几个后生用凉床把他抬到十多里之外的乡卫生院,卫生院的人看了看连说吃不消得赶紧转到镇医院。镇医院通过紧急处理,好歹才把医生的一口气续了下来,但人却变了个样,能吃能喝能说能想就是不能走路了。医生管叫“半身瘫痪”。医生家境不怎么好,勉强维持了一个多月后便再也交不起药费了,后来还是乡邻们有鸡卖鸡有鱼的卖鱼一点一点接济,医生老婆也变卖了几乎所有的家产,如此又折腾了一两个月之后医院传下话来,这病在这里是治不好的,另谋高医吧。一位内行的医生说只要花得起价钱到省高级医院去也不是没有康复的可能。

医生老婆犯了愁,自己家已是非常窘迫了,乡邻们也尽了力,到哪里去寻那么多钱呢?就去找乡邻们商量,乡邻们听说要把医生送到山遥路远的大医院去治疗就有不赞同的意思,他们不放心他们所崇敬的医生远离他们。

就在医生老婆两头为难的时候,一个打扮奇异看上去四十来岁自称为“半仙”的男人找上门来,他围着医生的屋子转了两圈之后又在屋子里东瞅瞅西看看,接着煞有介事地掐着手指算了一会儿才胸有成竹对医生老婆说:“你家男人其实不是病,是破烂庙坳的一个女鬼缠上了,我给你做几场法事就没事了。”

于是医生老婆又找村里人商议,材里人大多数说试试看,李家三拐子的脚就是喝神水喝好的,还有刘大婶的小崽崽闹夜哭结果请一个道士画一道符就没事了。于是一架凉床又把医生接回家,并和那“半仙”订了协议:一个月之内一定要治好,否则要把他吊到村前的大榕树下饿死。

以后的日子,“半仙”每天都在医生家敲锣打鼓呼神唤鬼地叫嚷一阵子,每天都要在医生家每道门上贴一道新的“驱妖符”。而且每隔三天就会在子夜时分穿上宽大的道袍捧着他自己谓之为驱逐百鬼的“雷印”让医生老婆拿着供品纸钱跟他一起去阴森恐怖的烂庙坳折腾一阵子。请得半碗昏浊的“神水”给医生喝。村里谈到烂庙坳都会怵然变色,见道士竟敢在深更半夜去那个地方,心下对“半仙”便多了几分敬畏。至于那“神水”,医生开始不太相信亦不肯喝,但看到老婆幽怨和期待交织的眼神以及想到两个尚未成年的孩子,便硬是闭上眼睛抿着鼻子喝了。

一个月很快就要过去了,医生的病并没有好转的势头,乡人们疑惑了,但“半仙”却仍然胸有成竹,他说关键是最后几天。在一个月期限的最后一个晚上,医生家里举行了一场隆重的法事,几乎全村子的人都来了。法事举行到子夜时分,道士又要医生老婆提着纸钱供品跟他去烂坳庙,并一再嘱咐众人千万不要乱动,否则性命不保。因为稍有不慎,则会成大祸。

“半仙”和医生老婆去了两三个小时了还没有回来,村人犯了嘀咕,但很快被几个老年人厉声制止了,直到东方快吐白的时候才发现事情确实不对头,便派了十几个胆大的后生崽举着火把去烂坳庙看个究竟。十几个小伙子畏畏缩缩摸进烂坳庙时被一个披头散发的怪物吓了一跳,正当他们准备夺门而出转身狂奔的时候,怪物“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原来是医生老婆。

道士失踪了,村里人四处找了两三天都没有结果。没过多久,医生也死了。医生老婆趴在他身上惊天动地地哭了一场又一场。据说医生怎么也不闭眼,好象是不明白一些事情也不放心一些事情。医生出葬那天,医生老婆一动不动地坐在门槛上看倾村出动的男女老少把医生抬向烂庙坳那片山地。

从此,医生老婆变得木讷寡言,她既做娘又当爹,尽管乡里人不时接济一点,但她那本来就是瘦弱的身子更加弱不禁风了。常常是天刚麻麻亮就起床,晚上黑漆漆时才摸进家门。大概过了两三个月,村里人惊奇地发现:医生老婆的肚子略显福态了。便暗地里猜揣:是谁的种呢?接着对医生老婆的态度也淡了,并且在后面指指点点。只是两个月后村里人发现医生老婆的肚子又复了原。村里没有谁去追究,却有人暗地里说是野种当然不敢生,但也有人说劳累过度流产了。

医生老婆更加沉默寡言了,开始拼命地忙里忙外,两个儿子也慢慢长大到了上学的年纪。这时,有谈提亲的来了,医生老婆好象也动过心,毕竟带着一双儿女拖着一身债务的日子难熬啊。然而,冷落她已经很久的乡邻们却又热起了心肠:要对得起医生呀!儿子都长这么大了,最苦的日子都挺过来了慢慢会好起来的等等。医生老婆终究没嫁,却常常望着两个日渐长大的儿子怔怔发呆。

现在,医生老婆已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两个儿子总算没有白费她的一腔心血;大儿子继承父业已是一个年轻有为的医师,小儿子做生意也已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小款爷”。按理说医生老婆应该是很幸福的,但村人们发现她的脸上很少笑容,而且每年医生的祭日都要到烂庙坳坐在烂庙的门槛上呜呜的哭上一阵子。凄凄惨惨的哭声在风烛残年却仍在挣扎的烂庙里显幽远而荒凉,奇怪的是,医生老婆尽管哭得柔肠寸断,却只是在烂庙前哭,从不去烂庙对面的医生的坟头去哭一回站一下甚至看一眼。

这个故事已经过去了许多年,至今烂庙坳或许又多了一些新坟,至今医生的事仍旧是个谜团,就象一个凄凉的传说一样为烂庙坳蒙上一道挥之不去的阴影。


  • 1
  • 关键词:烂庙坳半仙医生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嘲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3-08
  • L.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3-0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嘲讽4举人2018/03/08 09:26:27
    • 分享到:
  • 这个故事是封建社会的缩影,医生老婆无疑是这个时代的受害者,被所谓贞洁害了一生。不靠谱的半仙和挑事的村民反映着社会的现象,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这种人一直都存在,如病毒一般侵入这个社会的骨髓。
  •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3/08 09:05:09
    • 分享到:
  • 看完这篇作品,仿佛回到曾祖母给我讲故事的那段日子。并不在故事真假,也不在乎鬼神之说,只当是传奇故事来听。这个故事很悲情,也很耐人寻味。在我们快知道真相时便结束了,好似再说,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回复
    • 瓜子2童生2018/03/07 10:29:29
    • 分享到:
  • 找回了读小说的感觉故事戛然而止,医生老婆的悲惨形象却一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如果能扩成中短篇就好了,满足读者胃口
  • 回复

    • 寒雪儿2童生2018/03/05 09:19:51
    • 分享到:
  • 改革开放造成的一些失误,有目共睹,毋庸置疑。窃以为,所造成的最大失误,莫过医疗和教育,两个事业都沦落为产业了!一个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一个传道授业解惑的为人师表,都鬼迷心窍,都被铜臭污染得乱七八糟。党和政府或已关注到了,近年的中小学义务教育有所改善,而医疗产业链条上仍挤满了形形色色的“半仙”——拿人命赚钱,开人命的玩笑,太过了!《悲情烂庙坳》的揭示意义,或在于此。
  • 老故事,新解读。

    回复

    • 默然4举人2018/03/05 08:58:01
    • 分享到:
  • 《悲情烂庙坳》,或许虚构,却也能在记忆和现实中找到依据,踪迹清晰。孱弱的”赤脚医生”,竟然让江湖骗子“半仙” 吞噬断送,老婆也被“半仙”绑架坑害——真的很悲情,甚至教人 扼腕叹息、悲愤!曾经的“赤脚医生”,也就背药箱的农民,活跃乡里为千家万户送医送药,多么可爱可亲?至今记忆犹新。由于多种原因,可爱可亲未能逃脱昙花一现命运。浮躁乍起,医疗事业沦丧为医疗产业,“半仙”何其多也!
  • 中国半仙何其多。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3
  • 8010
  • 36
  • 4910
  • 春城的故事还没讲完。他讲的是1947年那个厂天,郑家面临抓壮丁。虽然郑家的郑德光没被抓去当兵,只能选择进城或进山。后来,郑桂英爷孙在深圳墟建立了地下党联络点,无论党内外同志去香港,抑或是香港的同志去广州,这里都是他们联络的好地方。故事拼劲着讲一定很精彩。战争、爱情、革命、虽然是节选我,我到是且听你的下回分解。

    春风妙语1947年的那个夏天

    2019/7/19 0:39:04
  • 我真是服你了,把马峦山的历史抖扯得这么清楚。马峦山对于我来说,它是一个旅游圣地,是人们放松心情的好地方,是人们呼吸新鲜空气的好地方,也是人们品尝美食的好地方。当你在山路上渴了,你可喝一口清甜的山泉。当里累了困了,你可坐在石头上听小溪唱歌,看小鸟儿欢快的跳舞。遇上天晴,还可以看日出日落。去过无数次的马峦山,不同的季节,不同的路人,会在途中收获不同的快乐。你能认只很多的植物,你能收获许多的欢笑。 。

    春风妙语马峦山下

    2019/7/19 0:16:09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