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蝴蝶
  • 点击:4569评论:62018/03/12 06:04
摘要:一阵风吹过来,散落的纸片飞舞起来,就像花丛中的一团白蝴蝶。 梅梅听到了蝴蝶飞舞的声音,这声音让梅梅的心碎了。

1

梅梅对世界最初的印象是从水开始的。

那是一个晴朗的早晨,太阳刚刚跳出水面,这个时候阳光铺在水上,像红彤彤的波动的缎被一样,绵绵不绝,流动着,闪烁着,扑进梅梅的双眼,一切都像是混沌初开似的,梅梅从晃闪闪的这一刻开始,记事了,对这个变幻不已的世界开始有印象了,再往后连绵的记忆如同滔滔的湘江水浪,滚动着、跳跃着,像活跃的顽童一样,一往无前地跑了起来。从这天开始,记忆的世界和她所经历的现实的世界重叠起来了,无边无际的日子开始清晰而又逼真地走过来,再走过去,连绵不断。

从记事的时候开始,梅梅就在湘江边上打渔,她喜欢这青青蓝蓝的江水,每天早上,梅梅都照例会在草桥下面的渔船上卖鱼,然后再用卖鱼得来的钱,购买一些米面油盐等生活必需品和女孩子的一些发卡、头绳、手绢等等日常用品,日子过得像流淌的湘江水一样,清清亮亮的,平静悠闲但也汩汩生动。

但是最近,梅梅感觉日子不如先前平静了,隐隐地感受到了一种波澜,平时那种感受惯了的悠闲和舒适的气氛开始正在远去,如东逝的江水。

最先让她感受到的是——这段时间什么东西的价格都涨的太厉害,日常必需的盐已经比一年前涨了将近三倍。有什么办法呀,中国的北方正在打仗,听说日本鬼子在节节逼进,这兵荒马乱的,商人经商的风险越发变大,风险大就使得商品的加价比较高,现在的世道,是在拿命在经营,不赚点儿钱,似乎也说不过去。大家都想熬过了当下,至于明天,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是个什么样子。

是呀,明天将会怎样?梅梅真的不知道。原来梅梅的生活像静静的河面一样,日本鬼子的到来就如同在这个河里投进了一个大石头,河面再也无法平静了。

现在消息如天上的传单一样满天飞,也不知道那条消息是正确的,搞得人心惶惶。有头脸的人都早早地避险去西南了,那些一生离不开土地,衣食没有着落的农民就苦了,他们没有条件和资源供他们及时避难。只有在火烧眉毛的时候,才想起了活命,想起了“留得青山在,总会有柴烧”的古训,每每到了最紧急的关头,在炮火的催促下,他们才开始逃亡。惶惶急急的,如过江之鲫。

近来梅梅在站在江面的船上。经常可以看到那些逃荒的难民,肩扛背驮,车拉肩挑的,从北边过来,小跑着穿过草桥,好像慢一步,他们的小命就被阎王拉走了。当然,他们一定是去西南的。现在蒋总统也远在重庆,排兵布阵,指挥抗战,想来那里应该比较安全。好像只有在这个时候,领袖存在的地方,就是民众拼命奔向的地方。在这个兵荒马乱、人心惴惴的时候,领袖的号召力真是无与伦比。

梅梅想:任何时候,贫民老百姓总是最弱势的。和平时期,老百姓被贫困撵着,被贪官污吏压榨着,日子悲苦无比。战争时期,老百姓被贫困和战争一起撵着,随时都有受伤丧命的危险,每天如走累卵,日子更惶恐无比,比和平时期更加不堪。

鉴于以上的认识,我们的梅梅得到这样一个朴素的结论——无论什么时候,最悲惨、牺牲最大的都是老百姓。现在面临战争这个情状,逼近国破家亡这个境地的时候,老白姓的苦难尤巨。

梅梅每天卖鱼的时候,看着一波波逃难的人们,感受着湘水在船下勃勃的流淌,常常还产生些许的的感激,感激自己一家能守着这条湘江。这条湘江就是上天送给渔民的一个最好的礼物,这个礼物里面藏着她一家能用来换钱的鱼,人老几辈子都在湘江里面天天捕鱼,好像永远也捕不完似的。

但是实际上并不是这样,最近捕到的鱼明显少了,听说长沙在打仗,渔民都往上游来了,捕鱼人多了,每个渔民捕到的鱼就少了。另外,现在兵荒马乱的,能糊口就谢天谢地了,谁还有心思大鱼大肉地吃,所以,捕了鱼以后,也卖不上价,换不了几个钱。其他东西价格都这么高,这一高一低,就如同剪刀,剪去了渔民原有的快乐。他们的心情被战争的阴云笼罩着,黑云压江,这让草桥的渔民们感到越发的无奈和压抑了。

这几天,梅梅的父亲和其他几个渔民商量着准备一起给鱼涨价,不涨价不行呀,其他的东西都涨了,鱼的价格不涨,继续这样下去,他们就没有办法养家糊口了。爹爹自有爹爹他们的道理,但是梅梅觉得眼下涨价有点儿不厚道。这个时候大家都苦,如果鱼也涨价了,就有一些和现在政府倡导的互帮互助,抗战图存气氛有点儿不符了。

但过日子毕竟是过日子,过日子是脚踏实地的。也就是说,道理很丰满,但现实是很骨感的。眼下的道理就是,要过日子,就必须随波逐流,跟着形势走,因此,梅梅便听长辈的,长辈说,这鱼怎么卖,卖什么价格,梅梅就卖怎样的价格。梅梅不想看父母的苦,因为自己的坚持或者不听话,而陡然增加。梅梅是个孝顺的闺女。

但人活着,作为人活着,总是要有一些理想的,也许这理想是不着边的,甚至是可笑的,但我们应该对拥有一份理想的人,充满敬意才对,也许这个理想来源于内心的善良;也许来源于她的人生体会还没有深入社会现实,是一种肤浅的光亮;也许来源于一种崇高的传递,奉献的比拼。

这样的理想与现实应该是有一定的距离的,它应该渗透着一种力量,一种更能让人感动,更能让人感到一股穿越时空的力量,更能体现人不同于别的动物的区别和价值。

现在是一种什么气氛呢?当然是有点儿紧张的气氛。这个紧张随着大批南逃的民众,显得更加令人不堪忍受。但这个时候,另有一批人,排着队,扛着武器北上,这就是中国军人——危难中的党国军人。

梅梅喜欢坐在船上,看着北上的这些军队,梅梅看到这些人,梅梅的心头就产生一阵温暖。觉得有这批人在,她才有一些不断增加的中国人的底气和尊严。这是我们的军队,是我们这个国家的军队,在这个时候,我们的军队走上前线,做民众的屏障,这体现了军人的价值,真正的军人就应该这样,在每每面临紧要关头,这些人是一定要顶上去的。梅梅看着逆逃难的人流而上的中国军人,对他们充满了敬佩。

这样的温暖让梅梅产生一种冲动,她甚至想,把这些鱼无偿赠送给那些在危难中的人们。我们刚才已经说了,在现实面前,人不能太理想化了,当下,贫穷像一条鞭子,抽打着受苦受难的人们,使他们脚踏在现实的土地上,放弃那些可笑的、不现实的想法,围绕着活命,围绕着柴米油盐酱醋茶过自己的日子。

梅梅家现在的情况是——日子也过得苦紧,天天都在等着这些鱼换钱买米买面,现在一袋米要两个银元,现在纸票子太多,连个屁也不值,连做买卖的人都不收了,买卖交易都用银元来。

今天梅梅剩下几条大鱼没有卖,这些是有人定下的,定这些鱼的人叫崔站稳。梅梅记住这个人是先从名字记住这个人的,名字叫站稳,让人觉得这个人是小儿麻痹症患者,站不稳似的。实际上崔站稳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在衡阳驻军某个营地负责买菜的,就是给军队做饭的,由于经常买鱼,就和梅梅熟悉了。梅梅喜欢把鱼卖给军队,梅梅不辨来由地喜欢这样做,最近以来,由于形势趋紧,更多的军人在梅梅的眼前晃动,我们的梅梅更喜欢这样做了。

这一段时间梅梅自己也感觉怪怪的,三两天不见崔站稳心里就空落落的,好像不见他,自己站不稳一样。

不过,梅梅今天心里很沉稳,因为崔站稳昨天让人稍话过来,今天早上要定梅梅几条大鱼,说有重要人物要来衡阳驻防,上边特别交代要买几条好鱼,用来招待莅临的将军。

2

眼看太阳已经老高了,但那个能“站稳”的人还没有来。梅梅看着清清亮亮的湘江水,独自出神。这个时候,突然从水下钻出一个人来,吓了梅梅一跳。那人一晃脑袋,甩掉脸上的水,梅梅这才看清了——原来是柱子。

柱子和梅梅都住在江心的东洲岛上。柱子和梅梅是从小在一起长大的,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伙伴,彼此知根知底的,熟悉对方就像熟悉自己一样。柱子也没有上几天学,柱子的父辈同样也是打渔的,整天在湘江上漂来荡去,以船为车,以江为路,逐鱼为生,用爱开玩笑的孙茂才大叔的话,柱子和梅梅两家,都是离不开湘江,都是一些“水”命的人。

柱子胆子比较小,自小出名,在他还小的时候,这个胆儿小的特征特别明显。那个时候,柱子也就是三岁左右,有渔民逗他上船,柱子刚上船,船一晃,竟然咧着嘴哭了起来。

渔民的孩子,怕船怕水,怎么能行,经过不知道多少次锻炼,柱子才敢上船,才学会游水了。柱子人好像比较拙一些,自从学会了游水以后,不再害怕上船以后,柱子就天天呆在水里,船上。从怕水怕船变成了恋水恋船,就好像船和水就是他柱子的命一样。

柱子人很实在,反应也不是太机灵,给人一种质朴厚道的感觉,是一种让人看上去就很放心的那种人。就是现在,柱子的胆儿还是比较小,挂到嘴边的总是,俺爹怎么怎么的,遇到危险和事情的时候,总是说,俺爹说了,那样太危险,不能那样干,我爹娘只有我一个孩子,我出事了,我爹娘怎么办?!。

有些渔民就开玩笑说,这个柱子,得了魔怔了,哪有像你这样在水里来水里去,以水为家的,怎么?你准备做梁山好汉——浪里白条张顺吗?

平时有事没事的,柱子总在梅梅的身边转。

梅梅知道柱子是喜欢自己,但梅梅不大喜欢柱子,这种不喜欢当然是不喜欢柱子做自己的恋人。要是柱子做自己的朋友,当自己的兄长,梅梅是愿意的,也是喜欢的。柱子嘴拙,心里的话说不出来。梅梅想,这样也好,你说不出来,我就装糊涂,省得柱子很明确地把心里话说出来了,梅梅用坚定的拒绝让他伤心。

梅梅有时候感到人心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自己看到柱子很放心、很轻松,很自然,有时候看到柱子就想笑,这种笑是一种很纯粹、很发自内心的,但她却从来不会往恋人上面联想。从心里和眼里,梅梅都把柱子看成了自己的哥哥。她认为他们之间是一种很真挚的兄妹关系。

梅梅冲柱子笑笑说:“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吓我一跳。”

柱子上了船说,鱼还没有卖完呢,我帮你吧。柱子是在找理由和梅梅近乎。

梅梅皱了一下眉头,有点不高兴地说:“哪个要你帮忙,这些鱼是人家定好的,我在等人家来呢!”说完之后,梅梅看了一下岸上。但没有看到崔站稳。

柱子说:“都这个时候了,哪个人还来?,干脆卖了算了。”说着扯起架势准备吆喝,这全然是一种逗梅梅开心的意味。

但我们的梅梅现在有点儿急躁,没有心情和柱子闹。她感到这个柱子在身边,不但自己不开心了,反而增加更多的烦躁。便没有好气地说:“我的事情不要你管,我就是要等人家过来,你忙你的,我的事情你就不要瞎操心了。”

  • 1
1/10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抗战爱情历史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4-09
  • 520周冠打赏40000,共计40000
  • 2018-03-19
  • 打赏1000,共计5000
  • 2018-03-18
  • 打赏1000,共计4000
  • 2018-03-18
  • 打赏1000,共计3000
  • 2018-03-12
  • 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3-1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部作品的感情是比较饱满的,作者构筑鸿篇的雄心也有,稍有不足之处,是在人物设定与表现上,显得与特定的历史场景脱节。日寇进犯,烽火衡阳,家国离乱,性命交关,这样的时节,小儿女情肠具有如此强大的排他性,好像与常识有些距离;或者说,对于战争的惨苦与死亡的迫切,似乎缺少一点感同身受吧。但湘地有材,愿为作者加油鼓劲。
  • 回复
  • 初看这篇作品的行文,似乎有点《边城》的味道。通过梅梅与柱子、崔站稳的爱情故事,反映了战争年代的残酷、悲伤与无奈。但这篇以情感为主线的小说,通篇没有打动人心的细节。人物对话也显得概念化,人物的个性和剧情似乎不是由人物本身来凸显,而是过多渗透了作者的意愿。写到最后,作者好像失去了耐心,结尾苍白而突兀。建议重新打磨。
  • 回复
    • 默然4举人2018/03/12 13:21:26
    • 分享到:
  • 中篇白蝴蝶,洋洋洒洒十屏四万余字符吧?衡阳保卫战,抗战后期的一次重大战役,双方拼死一搏,一个女人激发两个男人杀敌,三角恋在血与火的洗礼中升华,有真实的历史依托,有细腻的情节描摹,真实可信,感人至深。虽一目十行浏览,却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九十一岁高龄的女主人梅梅,在两个勇士恋人墓地周围种满了各色鲜花,引得蝴蝶在花丛中飞舞,甚是欣慰。敬重森林先生,先生文笔勤实丰满,邻家文学一景。
  • 谢谢点评

    回复

  • 在纸质杂志发文非同小可,先抢占沙发,慢慢品味,以求楼台得月,阅读心得,容待稍后再说。
  • 请指正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森林,业余作者,有数部中篇小说,在省级刊物发表。
  • 森林,业余作者,有数部中篇小说,在省级刊物发表。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2
  • 244593
  • 73
  • 996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