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湖夜雨
  • 点击:17755评论:152018/03/21 01:37

在旅居新加坡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要一有假期,我都独自背着背包,混杂在那些行色匆匆的背包客里,在许多新加坡周边国家游荡,吉隆坡的KLCC,曼谷的考汕路,雅加达的贾克萨路,胡志市的范五老街等著名的国际背包客集散地都留下我风尘仆仆的脚印。这些国家都不富裕,路过的背包客,在年青人和小孩的眼光里,满是羡慕和崇拜。我曾在爪哇中部的古城日惹那拥挤的公交车上,碰到两个小学生,她们看到我上车,硬是我给这个大男人让座;在通往泗水的老式火车上,在摇摇晃晃中我睡着了,醒来时,一个男孩子跑过来,告诉我,他等我了两个小时,就想和我说说话;在马六甲,我请当地一个穆斯林小伙喝了一杯饮料,第二天,小伙子用他的摩托车载着我逛遍了整个城市。这些国家,犹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那个时代,外国人在我们眼光,也像是天外来客,是我们尊贵的客人。后来,我又去了澳洲、迪拜、英国等发达国家,旅行中碰到许多有趣的人们,一直藏在记忆深处,不时从梦里跳出来,向你招手,把你带回过去的时光。


1. 洁兰

那一年春节,我没有回国,独自去了巴厘岛,住在库塔区坡辟斯街的巴林旅舍,那里是背包客的天堂。

巴林旅舍是一片很大的院落,房子都是一层楼高,围圃而建,中间一个小公园,葱葱郁郁,很有味道。大概是为了抗飓风海啸,房子都比较矮小,但房间很宽敞,我住的是一个二人间,二百千印尼盾一天。

库塔的勒甘路上,酒吧林立,人流如鲫。帕迪、波递、天空花园等巨无霸酒吧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欧美游客。这些巨无霸酒吧让我颠覆了对酒吧的认知,其规模能容纳数千人同时欢狂。

我白天睡觉,晚上在勒甘路上留连忘返。我到达库塔的第二天中午,我迷迷糊糊听到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前台的侍者,领着一个清秀的中国女孩,侍者跟我礼貌地道歉,说他带客人来看看房间。他指着屋里的空床对女孩说,还剩下这一个床位,您看行不行?女孩拖着大行李箱,看看床,又打量了一下我,觉得我不像坏人,便点头同意。女孩把行李放置妥当后,伸出手,跟我说,你好,我叫洁兰。我说,我叫罗杰。握完手,我掐了一下自己,感觉到痛,看来并不是梦。

我们坐在床沿,互相做了简单的介绍,洁兰是江苏人,在新加坡国立医院做护士,住在金文泰,趁着假期出来旅游。印尼的治安口碑并不好,我问她一个女孩子,怎么那么大胆?她说,她已独自横穿爪哇岛,没碰到过坏人。我说,如果我是坏人呢? 她认真的打量了一个我,一本正经地说,我不会看走眼的。她的话说得高明,我想使坏也不好意思了。

洁兰提议我们合租一部车,一起去玩,我求之不得。我们下午去了情人崖,海神庙,最后是金巴兰海滩,那里沙质细柔,浪涛阵阵,海天一色,当地人把餐桌放好餐具,铺上餐布,直接摆在海滩上,乐队、歌手和舞者在海滩上载歌载舞。踏沙逐浪,看落日、听音乐、吃海鲜,别有一番味道。

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挎着一个小篓,篓里放着一支支的玫瑰花,在海滩兜售。走到我们在这桌,小女孩问我,先生,买支玫瑰花送小姐吧。小女孩错认为我们是情侣了,我有些难为情。买,怕被洁兰认为唐突;不买,又怕洁兰不高兴。我抬头看看洁兰,她双脸已绯红。小女孩锲而不舍,她说,就帮我买一支吧,我卖了花才有钱吃饭呢。我不得已,挑了一支颜色鲜艳的,递给洁兰,洁兰接过,放在餐桌边,脸颊更红了。

晚上九点半,我跟洁兰说起勒甘街夜场的盛况,邀她去天空花园。洁兰婉拒了,她说累了,想早点休息。于勒甘街的人们来说,夜才刚刚开始,我不想浪费这样美好的夜晚,便独自去了天空花园,碰到一伙澳洲的年青人,说起我和澳洲的渊源,他们邀我一起喝酒,我和他们玩到凌晨才回。

洁兰起床早,洗漱过后就来叫我,让我和她一起去乌布,我实在起不来,让她自己一个人去了。洁兰回来又很晚,看起来很累,我打消了拉她去天空花园的念头。洁兰只想多走些景点,多拍好好的照片做纪念。而我只想多认识些来自己世界各地的朋友,倾听他们的想法和故事。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都没有为对方让步,直到洁兰把巴厘岛的角角落落都走遍了,无处可走了,我才跟洁兰说,今天我也不去酒吧了,我们去库塔海滩晒太阳吧。那是我们计划在库塔的最后一天,我们俩在库塔海滩租了两个帐篷,戴着墨镜,躺在沙滩椅中,一边喝着新鲜的椰汁,一边享受印尼人的足部按摩,我幻想着让这样的时光一直持续下去。

天有不测风云,半夜时,洁兰老是翻来复去,浑身不舒服,我感觉不对,用手一摸她的额头,很烫手,原来洁兰发高烧了。我赶紧找到前台,前台说,要登巴萨才有二十四小时的医院,他从旅舍的备用药箱里找出一盒药和一支温度计递给我,让我不要担心,先吃药看看病情发展再说。我一看是退烧药,赶紧拿回房间,扶着洁兰吃下去。又量了体温,三十九度。我又用毛巾浸了冷水,敷在她额头上,我不敢入睡,半个小时给她换一次毛巾。过了几个小时,体温降到三十八度比较稳定了,我才昏昏入睡。

我睡到中午才醒来,洁兰也醒了,用感激的眼神看着我,说麻烦你了。我说换成了我生病你也会这样做的。我又给她量了体温,还是三十八度,没有再往下降。我有些担心,建议一起把返程日期推后,等康愈再回去。洁兰接受了我的意见,我们各自打电话给单位请了假后,我便带洁兰去了医院。医院的检查结果让我们吓了一跳:伊蚊感染,登革热。医生给我们开了药,让我给房间驱蚊,尽量不要出去,不要刷牙,不要刮伤,定期吃药,三五天就会退烧。我知道洁兰是护士,问她为什么不能刷牙,洁兰说,刷牙刷破牙唇就可能血流不止。她反问我,你不怕传染吗?我说我不怕,如果被传染了,我们又可以在一起多待一周,让她来照顾我。洁兰举起她那虚弱的手来捶我,我跳开了。

说不怕是假的,回到旅舍,第一件事便是驱蚊,然后紧闭门窗。没有蚊子,确保洁兰不出血,便传染不到了。从医院回来不到二小时,政府的卫生部门官员也登门造访,察看了一下环境,叮嘱洁兰不要出门。他们走后,我跟躺在床上的洁兰开玩笑,说肯定是在乌布山村里传染的,听说那里的蚊子又大又肥,专咬外国人。洁兰没心情附和我的玩笑,她说,还好没有回新加坡,不然要被强制隔离。

洁兰的低烧一直持续了四天才消退,她说,这已算是快的了,有的人要六七天。烧是退了,只是食欲不振,病怏怏的样子,不过行动已无碍。我问她是不是可以回去了。她说,还不行,还得要等一周病毒清除了才行,不然回新加坡一样要被隔离。

我们在巴厘又待了一周,朝夕相处。我尽心尽力地照顾洁兰直到她康复,我们改签了到同一个航班回到新加坡,我送她到家楼下,坚持要送她上楼,她坚持不让。但我临走时,她抱了抱我,在我耳边说,谢谢你!

我们一直都保持着朋友关系,后来洁兰回了国,又辗转去了美国波士顿,嫁了当地一个华侨,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她去了美国后,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但我相信,那段巴厘情缘,我们都不会忘却。


2.凯特

新加坡地方很小,开车绕城一圈,一个半小时可以完成,待得久了,很无聊。我决心攻读硕士。我报读的南十字星大学主校区在新南威尔士洲的利斯莫市,新加坡有分校,有些课程需要在主校区完成。利斯莫距昆士兰洲的黄金海岸不远,不到二百公里,黄金海岸是著名的旅游景点,我计划十一月去那里旅行。

十一月底的某一天,下午二点半,我抵达澳洲的黄金海岸,恰值春夏之交,外面下着小雨,风很大,我只穿了件单薄的外套,有些冷。我坐直达巴士到了市区,但没有提前订房,我认为如果一切都是提前做好安排,那旅行就失去了一种对未知的期待。

在市中心,到处能看到年轻的面孔和人流,他们充斥着大街小巷。一路都有迎面而来的男孩或女孩,不时伸出一只手,微笑着和你击掌,这样的场景让我兴奋,我喜欢年轻人的世界。

我喜欢这个城市,在街头溜达了好一会,才开始寻找住处。可所有的酒店和旅舍都告诉我:毕业季,成人礼,无房。这个季节,黄金海岸已被这些刚成年的年轻人们占据,他们用各种派对赤裸裸地表达需求,表达他们对生活,美酒和异性的欲望。

下午六时,我又冷又饿,精心准备的攻略也弄丢了,内心开始焦虑惶恐,不过我得打起精神,继续寻找住处,不然只能睡大街。天无绝人之路,半小时后,我找到了一家叫ISLANDER的背包客旅舍,那是我见过最大的背包客旅舍,共用二百多间房,一千多个床位。旅舍是一幢十层楼高的大楼,有停车场,独立的院子,宽敞的大堂,餐厅和酒吧。它有大酒店的配置和规模,只是没有设独立的单间,房间分为四人间和八人间,四人间三十澳元,八人间二十澳元,都是男女混合宿舍,整幢楼住的全都是背包客。这样的地方让我莫名兴奋,当旅舍前台确认他们还有少数床位时,我很庆幸。

我要了个四人间的床位,一楼二号房,室友为二男一女,长得高大帅气的男孩叫麦特,他戴着一个棕色的牛仔帽,嘴角一扬,有种坏男孩的味道,像是从电影里走出来的西部牛仔。清秀的男孩子是杰米,刚满十八岁,来自英国,总是低着头,很害羞的样子。女孩是亚欧混血,名叫凯特,她身材匀称,脸蛋娇美,很漂亮,她的床位在我对面下铺,来自加拿大。凯特和杰米拿的是一年期的打工度假签证,可以边打工边旅行,麦特和我一样,短期游客,他一周后返回美国。我第一次听到打工度假签证,便向凯特打听,凯特说,这是澳洲政府面向全球青年推行的一项政策,三十岁以下都能申请,期限最长为一年,可以合法打工不用交税,但每个岗位不能超过六个月。难怪有这么多背包客聚集,我恍然大悟,澳洲地广人稀,却是背包客的天堂。我们随意坐在房间的地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谈着乱七八糟的见闻,大家都友善而热情,随后我们一起走上街头,一起探索这座城市的各种风情。

晚上,我们去了大堂左侧一家叫维加斯的清吧,各自买了自己的酒,喝了二三轮,那些坐在吧台上三三两两的男人们,看到凯特,都过来搭汕。凯特跟大家介绍我们是她的室友,这个称呼让我些尴尬,慢慢也就习惯了。男人们知道凯特单身,多了些放肆,我拉了拉凯特表示了我的担心。凯特说,你没看出他们都喜欢我吗?而且你也会保护我的,是吗?她用了保护这个词,我看看她身边两个牛高马大的男人,手臂都比我的大腿还粗。但我还是说,我会让你安全回房间的。尽管我和她也是刚认识,但她始终没有戒备我,这点让我认识到了“室友”这两个字的份量。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背包客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笑谈一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4-13
  • 唐兴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4-10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4-09
  • 520周冠打赏34000,共计34000
  • 2018-03-26
  • 三玲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3-21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3-21
  • 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3-2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组充满诗意的随笔,读完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它们似乎是人生路上的一个个青春驿站。在这些驿站里演绎了许许多多的故事。只是,光阴流逝了,留下的是那些或深或浅的记忆。无论是在马来西亚遇到的中国女孩洁兰、还是在澳大利亚黄金海岸遇到的美国女孩凯特、亦或是在深圳遇到的英国女孩维姬、英国遇见的土耳其女孩艾玛,都曾在作者的心里荡起过涟漪。这些涟漪,也自然留在了读者的心里:美好、温暖……
  • 谢谢点评单身,年轻,则处处有涟漪

    回复

  • 必须说,标题,个人不喜欢,会让人误以为是一个阴谋与自伤的故事。实际上,作品整体基调阳光,堪称拿得起放得下;而且作者视野开阔,有一种“临大洋而天下小”的气度。一群年轻人,来自世界多国,对爱与哀愁的理解与表达,初看浅白,实则不失原则。在有礼貌的滥情与试探之下,有一颗颗渴望接纳的小心脏在怦怦跳动。如果说存在一种情感的全球化,那么他们,就是第一批勇敢的尝试者。当然,如果情绪表达能再深沉一些,就更完美了。
  • 谢谢点评!标题的确让人越看越别扭

    回复

  • 作者用娴熟的文字,轻松的语调,将多视角经历,娓娓道来,像女人缝棉衣,不紧不慢,功力毕现。非虚构不好写,不像小说,可以用各种技巧拔高主题。作者一直在暗处操控火候,加料加食材,到最后用那句——“因为我实在没法享受这种交易而来的感情,而且哪怕一天”,露出自己的真容,多情但有底线。这让我想起王顺建的《我有一个岛》,生活哪怕再杂碎,心中总有美好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 回复
  • 欣赏佳作,问候作者!
  •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8/03/26 15:06:41
    • 分享到:
  • 旅行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不仅开拓视野,还能体验生活,感受平时感受不到的乐趣。遇到的人物,发生的故事,还是人物背后的故事,都是值得收藏的回忆。旅行本身充满了无限的可能和未知,值得作者去探索也值得读者去品味。
  • 谢谢,正是那种无限未知和可能才是旅行的魅力,可惜绝大部分人都受生活牵绊太多。包括我自己^_^

    回复

    • 红月亮5进士2018/03/22 05:40:08
    • 分享到:
  • 佳作不容错过,向老师学习!
  • 谢谢互相学习^_^

    回复

    • 三玲1布衣2018/03/21 09:15:45
    • 分享到:
  • 有的文字简洁,但是让人舒服,并且能铺展开画面。蛮好
  • 谢谢^_^我喜欢简单。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8/03/21 09:08:14
    • 分享到:
  • 像是欣赏完了一幅异域女子图
  • 好男人要懂得怎样去书写女人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28307
  • 14
  • 1330
  • 同为观澜人,同为在深圳打拼的人,首先肯定的表扬吴小林,干的是最苦最累的工作,当过清洁工,当个保安。自己一直坚持心中的梦想,那就是写作。在深圳,许多人都觉得很寂寞。吴小林用写作打发空闲的时间,写出了许多接地气的文章,也获得了许多奖项。他不抽烟,不打牌,很少喝酒。他的空闲时间,写诗,写小说,写散文。他身边的生活就是写作素材,他所生活的观澜文化底蕴浓厚,给予他丰厚的土壤。他乡做为故乡,原你早日衣锦返乡。

    春风妙语故乡与异乡

    2019/6/26 0:18:36
  • 王二就是作者本人,苦过,累过,终于有了房,几经周折终于成为了新深圳人。回想起一切都是值得的,孩子们顺利地上了高中。其实一个家庭最好的投资还是投资在教育上,教育失败了一切都失败了,特别是大儿子很特别、很独立,学习也好,高中也考上了八大,这是令我羡慕的。“成功的花人们只惊羡她外表的明艳,而当初的芽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读了这篇,感到其实幸福真正的是靠奋斗出来,没有谁能坐享其成。

    红红的雨王二入深圳记

    2019/6/24 20:30:56
  • 每一个深圳梦都是一曲奋进的赞歌!叶紫的《梦,一直在路上》,相信能鼓励不少同路人!深圳不相信泪水,只相信汗水。每一个拓荒深圳人的背后,都有一串汗迹斑斑的长长脚印。叶紫虽然是从初中毕业起步,但是她一直在不断超越自己。其实每个人不需要太在意自己目前所处的位置,应该关注自己面朝的方向。只要向着梦想进发,就会有一个活出一个丰盈的生命!

    王学君入深圳记——梦,一直在路上

    2019/6/24 17:17:12
  • 一个初中毕业的农村女孩,怀着对外面世界的向往,怀揣改变命运的梦想,勇敢地走出江西老区,走出贫瘠的大山,来到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深圳。从当初的迷茫无助到清醒,从工厂流水线上的普通女工,到企业文员、助理会计师、会计师,并最终实现了自己的学历梦和文学梦。这是一个普通农村女孩的成长故事,写的合情合理、真实生动,散发出时代的七彩之光,让读者的心海久久不能平静,这是作者从心底吟唱出来的一首人生励志之歌。

    limin入深圳记——梦,一直在路上

    2019/6/24 13:22:05
  • 谢谢各位文友的打赏!我入深圳的故事如千万个来深建设者一样,平凡又不断地努力向前,它如大海里的一滴浪花,渺小地闪着自己的光亮,正是这一朵朵小光点的浪花,把我们弱小而坚强的生命,亮丽着自己的人生色彩。只要说到入深圳,我相信一千个人有一千个版本,一千个人,有一千个故事,这些故事写满了艰难与曲折的同时,也谱写了一曲曲动人的坚韧与积极向上的时代强音。谢谢遇见的每个人,让我们一起努力把自己后续的故事写得更美!

    叶紫入深圳记——梦,一直在路上

    2019/6/24 10:58:07
  • 《从流水线走向讲台》读后沉思良久。我和素云在德昌时并不相识。虽然我和她早年都是在德昌五座二楼工作。我管物料,她在线上,就像两条铁轨虽很近,但从不相交,直到今年在宝安参加一个作家的讲座,在回家的路上经龚碧艳老师介绍才相识。在地铁上,我们一起聊起了德昌的生活,聊起了大家互相认识的德昌同事,相谈甚欢。素云写的德昌生活我最熟悉不过,但让我刮目相看的是她不认输的进取和为理想不懈的奋斗。同为打工人,为她骄傲!

    方华吉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23 10:44:08
  • 虽然苦过,累过,但坚强的你们咬咬牙就坚持下来了,并且也小有成就。朴素的文字,读来亲切,只有亲历过的人才能写得出来。暂时不要回去了,老家伙,既然你这么喜欢深圳,热爱深圳的写作氛围和这边的工作,说明你知足,这就很快乐了。故乡是根,你还未老,再在深圳多做出点贡献吧,特区需要你这样的老实人。就到老得走不去的时候回去吧,你将荣归故里。

    红红的雨故乡与异乡

    2019/6/22 21:09:43
  • 一篇优秀的非虚构作品,一段催人奋进的深圳打拼史。作者一五一十地叙述了自己逃离内地,在深圳浴火重生的故事,可以说是在深圳奋斗的一个典型。或许在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藏着这样的故事,写出来,每一篇都有特色。一座城市伟大,在于每一个善于学习的个体都能找到独属于自己的路,生存下去,并且活得更好。

    欧阳德彬入深圳记—我在深圳浴火重生

    2019/6/20 16:35:32
  • 还蛮喜欢你的文字,只是有点写着写着就飘了。如果以明心做点,刻画其他人,再引出明心上船的原因是不是更好些?交代一下伤的来源或者丰富船员的故事,应该会是相当精彩的部分。一篇故事出现的角色或情节设定都有用处的,我还有点小期待伤疤的故事,或者说是明心背后的故事,希望作者可以再斟酌一下。期待后续新作!

    别看了船上的生活

    2019/6/19 15:44:55
  • 李老师的语言风趣而幽默,把自己一波三折的深圳经历写得有声有色。同时也验证了 “这座城市不是我们的故乡,却有我们的主场”这句经典之语。许多来深圳的人,都有过徘徊无助,但是机遇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李老师就是这样一个有准备的人:他不甘于内地的沉闷和安稳,抛弃了无生机的生活,选择闯深圳,不断跳槽,不断前进,终于成就自己。回首来路,每个人都不由得感谢深圳,在内心对自己说:深圳不相信弱者的眼泪,坚守才是强者。

    叶紫26年前,我走出家乡红土地

    2019/6/18 14:28:26
  • 从作者的文中所描述的经历,再次证明了有志不在晚的真理。深圳就是这样一个城市,不管你是十八岁来,还是四十八岁来,都有适合你的舞台,前提是你不断地努力。正是作者这种不断学习,努力前进的精神,最终在深圳拥有了自己的舞台。这也是千千万万来深圳务工、创业者的共同的精神缩影。向文中的主人公学习!

    叶紫入深圳记—我在深圳浴火重生

    2019/6/18 13:56:49
  • 在故事里,我看到了一个男孩是如何变成一个男人的心路,也经历了从怀揣着梦想的不甘一直到背负着生活的不安,最后还尝了把爱情是如何从风花雪月变成了柴米油盐,故事很普通,普通到每个字眼都是从你我的生活里抠出来的。

    西水路

    2019/6/17 17:50:38
  • 这篇散文的标题别有深意,表面上看,是作者偷得浮生半日闲,在游览莲花山的过程中遇到富有爱心的老奶奶,上百个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大叔大婶,老年人自发组织的读书沙龙以及一对对谈情说爱的年轻人,等等;若往深层次想,又何尝不是包括莲花山在内的深圳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有幸邂逅总设计师呢?

    黄元罗遇见莲花山

    2019/6/16 18:49:53
  • 我忽然找到了H君说的“邪门”的深层原因:写作本是一件寂寞的事,尤其是在这个经济发展的社会里,非专职、不知名的作者甚至是作家,没有一种氛围的激励,是很难坚持下去的,而深圳,恰好就有这样浓厚的氛围,深圳是全国内刊最多的城市,在深圳写作,你绝对不是独行侠,总有那么一群人在你左右,与你一同前行,你不敢懈怠,不好意思落后于人,他们的存在对你就是一种鞭策和激励。

    深圳老亨深圳,叫我如何不爱你?!

    2019/6/16 8:14:57
  •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主人公朱文飞从大学校园生活到社会的情感经历。在这当中,有甜蜜和幸福,也有心酸和苦涩。然而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也许只有作者才能深刻地体会。但是在读这篇小说的时候,却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的校园生活。在那个纯真又懵懂的美好时光里,谁心里不是住着一个最爱的女孩或者男孩?但是,现实偏偏又是残酷的。在那一地鸡毛的背后,往往是不休止的争吵。再美好的爱情终究抵不过彼此的不信任和不理解…

    萧大侠水路

    2019/6/16 1:03:3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