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湖夜雨
  • 点击:5093评论:152018/03/21 01:37

在旅居新加坡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要一有假期,我都独自背着背包,混杂在那些行色匆匆的背包客里,在许多新加坡周边国家游荡,吉隆坡的KLCC,曼谷的考汕路,雅加达的贾克萨路,胡志市的范五老街等著名的国际背包客集散地都留下我风尘仆仆的脚印。这些国家都不富裕,路过的背包客,在年青人和小孩的眼光里,满是羡慕和崇拜。我曾在爪哇中部的古城日惹那拥挤的公交车上,碰到两个小学生,她们看到我上车,硬是我给这个大男人让座;在通往泗水的老式火车上,在摇摇晃晃中我睡着了,醒来时,一个男孩子跑过来,告诉我,他等我了两个小时,就想和我说说话;在马六甲,我请当地一个穆斯林小伙喝了一杯饮料,第二天,小伙子用他的摩托车载着我逛遍了整个城市。这些国家,犹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那个时代,外国人在我们眼光,也像是天外来客,是我们尊贵的客人。后来,我又去了澳洲、迪拜、英国等发达国家,旅行中碰到许多有趣的人们,一直藏在记忆深处,不时从梦里跳出来,向你招手,把你带回过去的时光。


1. 洁兰

那一年春节,我没有回国,独自去了巴厘岛,住在库塔区坡辟斯街的巴林旅舍,那里是背包客的天堂。

巴林旅舍是一片很大的院落,房子都是一层楼高,围圃而建,中间一个小公园,葱葱郁郁,很有味道。大概是为了抗飓风海啸,房子都比较矮小,但房间很宽敞,我住的是一个二人间,二百千印尼盾一天。

库塔的勒甘路上,酒吧林立,人流如鲫。帕迪、波递、天空花园等巨无霸酒吧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欧美游客。这些巨无霸酒吧让我颠覆了对酒吧的认知,其规模能容纳数千人同时欢狂。

我白天睡觉,晚上在勒甘路上留连忘返。我到达库塔的第二天中午,我迷迷糊糊听到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前台的侍者,领着一个清秀的中国女孩,侍者跟我礼貌地道歉,说他带客人来看看房间。他指着屋里的空床对女孩说,还剩下这一个床位,您看行不行?女孩拖着大行李箱,看看床,又打量了一下我,觉得我不像坏人,便点头同意。女孩把行李放置妥当后,伸出手,跟我说,你好,我叫洁兰。我说,我叫罗杰。握完手,我掐了一下自己,感觉到痛,看来并不是梦。

我们坐在床沿,互相做了简单的介绍,洁兰是江苏人,在新加坡国立医院做护士,住在金文泰,趁着假期出来旅游。印尼的治安口碑并不好,我问她一个女孩子,怎么那么大胆?她说,她已独自横穿爪哇岛,没碰到过坏人。我说,如果我是坏人呢? 她认真的打量了一个我,一本正经地说,我不会看走眼的。她的话说得高明,我想使坏也不好意思了。

洁兰提议我们合租一部车,一起去玩,我求之不得。我们下午去了情人崖,海神庙,最后是金巴兰海滩,那里沙质细柔,浪涛阵阵,海天一色,当地人把餐桌放好餐具,铺上餐布,直接摆在海滩上,乐队、歌手和舞者在海滩上载歌载舞。踏沙逐浪,看落日、听音乐、吃海鲜,别有一番味道。

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挎着一个小篓,篓里放着一支支的玫瑰花,在海滩兜售。走到我们在这桌,小女孩问我,先生,买支玫瑰花送小姐吧。小女孩错认为我们是情侣了,我有些难为情。买,怕被洁兰认为唐突;不买,又怕洁兰不高兴。我抬头看看洁兰,她双脸已绯红。小女孩锲而不舍,她说,就帮我买一支吧,我卖了花才有钱吃饭呢。我不得已,挑了一支颜色鲜艳的,递给洁兰,洁兰接过,放在餐桌边,脸颊更红了。

晚上九点半,我跟洁兰说起勒甘街夜场的盛况,邀她去天空花园。洁兰婉拒了,她说累了,想早点休息。于勒甘街的人们来说,夜才刚刚开始,我不想浪费这样美好的夜晚,便独自去了天空花园,碰到一伙澳洲的年青人,说起我和澳洲的渊源,他们邀我一起喝酒,我和他们玩到凌晨才回。

洁兰起床早,洗漱过后就来叫我,让我和她一起去乌布,我实在起不来,让她自己一个人去了。洁兰回来又很晚,看起来很累,我打消了拉她去天空花园的念头。洁兰只想多走些景点,多拍好好的照片做纪念。而我只想多认识些来自己世界各地的朋友,倾听他们的想法和故事。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都没有为对方让步,直到洁兰把巴厘岛的角角落落都走遍了,无处可走了,我才跟洁兰说,今天我也不去酒吧了,我们去库塔海滩晒太阳吧。那是我们计划在库塔的最后一天,我们俩在库塔海滩租了两个帐篷,戴着墨镜,躺在沙滩椅中,一边喝着新鲜的椰汁,一边享受印尼人的足部按摩,我幻想着让这样的时光一直持续下去。

天有不测风云,半夜时,洁兰老是翻来复去,浑身不舒服,我感觉不对,用手一摸她的额头,很烫手,原来洁兰发高烧了。我赶紧找到前台,前台说,要登巴萨才有二十四小时的医院,他从旅舍的备用药箱里找出一盒药和一支温度计递给我,让我不要担心,先吃药看看病情发展再说。我一看是退烧药,赶紧拿回房间,扶着洁兰吃下去。又量了体温,三十九度。我又用毛巾浸了冷水,敷在她额头上,我不敢入睡,半个小时给她换一次毛巾。过了几个小时,体温降到三十八度比较稳定了,我才昏昏入睡。

我睡到中午才醒来,洁兰也醒了,用感激的眼神看着我,说麻烦你了。我说换成了我生病你也会这样做的。我又给她量了体温,还是三十八度,没有再往下降。我有些担心,建议一起把返程日期推后,等康愈再回去。洁兰接受了我的意见,我们各自打电话给单位请了假后,我便带洁兰去了医院。医院的检查结果让我们吓了一跳:伊蚊感染,登革热。医生给我们开了药,让我给房间驱蚊,尽量不要出去,不要刷牙,不要刮伤,定期吃药,三五天就会退烧。我知道洁兰是护士,问她为什么不能刷牙,洁兰说,刷牙刷破牙唇就可能血流不止。她反问我,你不怕传染吗?我说我不怕,如果被传染了,我们又可以在一起多待一周,让她来照顾我。洁兰举起她那虚弱的手来捶我,我跳开了。

说不怕是假的,回到旅舍,第一件事便是驱蚊,然后紧闭门窗。没有蚊子,确保洁兰不出血,便传染不到了。从医院回来不到二小时,政府的卫生部门官员也登门造访,察看了一下环境,叮嘱洁兰不要出门。他们走后,我跟躺在床上的洁兰开玩笑,说肯定是在乌布山村里传染的,听说那里的蚊子又大又肥,专咬外国人。洁兰没心情附和我的玩笑,她说,还好没有回新加坡,不然要被强制隔离。

洁兰的低烧一直持续了四天才消退,她说,这已算是快的了,有的人要六七天。烧是退了,只是食欲不振,病怏怏的样子,不过行动已无碍。我问她是不是可以回去了。她说,还不行,还得要等一周病毒清除了才行,不然回新加坡一样要被隔离。

我们在巴厘又待了一周,朝夕相处。我尽心尽力地照顾洁兰直到她康复,我们改签了到同一个航班回到新加坡,我送她到家楼下,坚持要送她上楼,她坚持不让。但我临走时,她抱了抱我,在我耳边说,谢谢你!

我们一直都保持着朋友关系,后来洁兰回了国,又辗转去了美国波士顿,嫁了当地一个华侨,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她去了美国后,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但我相信,那段巴厘情缘,我们都不会忘却。


2.凯特

新加坡地方很小,开车绕城一圈,一个半小时可以完成,待得久了,很无聊。我决心攻读硕士。我报读的南十字星大学主校区在新南威尔士洲的利斯莫市,新加坡有分校,有些课程需要在主校区完成。利斯莫距昆士兰洲的黄金海岸不远,不到二百公里,黄金海岸是著名的旅游景点,我计划十一月去那里旅行。

十一月底的某一天,下午二点半,我抵达澳洲的黄金海岸,恰值春夏之交,外面下着小雨,风很大,我只穿了件单薄的外套,有些冷。我坐直达巴士到了市区,但没有提前订房,我认为如果一切都是提前做好安排,那旅行就失去了一种对未知的期待。

在市中心,到处能看到年轻的面孔和人流,他们充斥着大街小巷。一路都有迎面而来的男孩或女孩,不时伸出一只手,微笑着和你击掌,这样的场景让我兴奋,我喜欢年轻人的世界。

我喜欢这个城市,在街头溜达了好一会,才开始寻找住处。可所有的酒店和旅舍都告诉我:毕业季,成人礼,无房。这个季节,黄金海岸已被这些刚成年的年轻人们占据,他们用各种派对赤裸裸地表达需求,表达他们对生活,美酒和异性的欲望。

下午六时,我又冷又饿,精心准备的攻略也弄丢了,内心开始焦虑惶恐,不过我得打起精神,继续寻找住处,不然只能睡大街。天无绝人之路,半小时后,我找到了一家叫ISLANDER的背包客旅舍,那是我见过最大的背包客旅舍,共用二百多间房,一千多个床位。旅舍是一幢十层楼高的大楼,有停车场,独立的院子,宽敞的大堂,餐厅和酒吧。它有大酒店的配置和规模,只是没有设独立的单间,房间分为四人间和八人间,四人间三十澳元,八人间二十澳元,都是男女混合宿舍,整幢楼住的全都是背包客。这样的地方让我莫名兴奋,当旅舍前台确认他们还有少数床位时,我很庆幸。

我要了个四人间的床位,一楼二号房,室友为二男一女,长得高大帅气的男孩叫麦特,他戴着一个棕色的牛仔帽,嘴角一扬,有种坏男孩的味道,像是从电影里走出来的西部牛仔。清秀的男孩子是杰米,刚满十八岁,来自英国,总是低着头,很害羞的样子。女孩是亚欧混血,名叫凯特,她身材匀称,脸蛋娇美,很漂亮,她的床位在我对面下铺,来自加拿大。凯特和杰米拿的是一年期的打工度假签证,可以边打工边旅行,麦特和我一样,短期游客,他一周后返回美国。我第一次听到打工度假签证,便向凯特打听,凯特说,这是澳洲政府面向全球青年推行的一项政策,三十岁以下都能申请,期限最长为一年,可以合法打工不用交税,但每个岗位不能超过六个月。难怪有这么多背包客聚集,我恍然大悟,澳洲地广人稀,却是背包客的天堂。我们随意坐在房间的地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谈着乱七八糟的见闻,大家都友善而热情,随后我们一起走上街头,一起探索这座城市的各种风情。

晚上,我们去了大堂左侧一家叫维加斯的清吧,各自买了自己的酒,喝了二三轮,那些坐在吧台上三三两两的男人们,看到凯特,都过来搭汕。凯特跟大家介绍我们是她的室友,这个称呼让我些尴尬,慢慢也就习惯了。男人们知道凯特单身,多了些放肆,我拉了拉凯特表示了我的担心。凯特说,你没看出他们都喜欢我吗?而且你也会保护我的,是吗?她用了保护这个词,我看看她身边两个牛高马大的男人,手臂都比我的大腿还粗。但我还是说,我会让你安全回房间的。尽管我和她也是刚认识,但她始终没有戒备我,这点让我认识到了“室友”这两个字的份量。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背包客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笑谈一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4-13
  • 唐兴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4-10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4-09
  • 520周冠打赏34000,共计34000
  • 2018-03-26
  • 三玲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3-21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3-21
  • 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3-2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组充满诗意的随笔,读完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它们似乎是人生路上的一个个青春驿站。在这些驿站里演绎了许许多多的故事。只是,光阴流逝了,留下的是那些或深或浅的记忆。无论是在马来西亚遇到的中国女孩洁兰、还是在澳大利亚黄金海岸遇到的美国女孩凯特、亦或是在深圳遇到的英国女孩维姬、英国遇见的土耳其女孩艾玛,都曾在作者的心里荡起过涟漪。这些涟漪,也自然留在了读者的心里:美好、温暖……
  • 谢谢点评单身,年轻,则处处有涟漪

    回复

  • 必须说,标题,个人不喜欢,会让人误以为是一个阴谋与自伤的故事。实际上,作品整体基调阳光,堪称拿得起放得下;而且作者视野开阔,有一种“临大洋而天下小”的气度。一群年轻人,来自世界多国,对爱与哀愁的理解与表达,初看浅白,实则不失原则。在有礼貌的滥情与试探之下,有一颗颗渴望接纳的小心脏在怦怦跳动。如果说存在一种情感的全球化,那么他们,就是第一批勇敢的尝试者。当然,如果情绪表达能再深沉一些,就更完美了。
  • 谢谢点评!标题的确让人越看越别扭

    回复

  • 作者用娴熟的文字,轻松的语调,将多视角经历,娓娓道来,像女人缝棉衣,不紧不慢,功力毕现。非虚构不好写,不像小说,可以用各种技巧拔高主题。作者一直在暗处操控火候,加料加食材,到最后用那句——“因为我实在没法享受这种交易而来的感情,而且哪怕一天”,露出自己的真容,多情但有底线。这让我想起王顺建的《我有一个岛》,生活哪怕再杂碎,心中总有美好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 回复
  • 欣赏佳作,问候作者!
  •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8/03/26 15:06:41
    • 分享到:
  • 旅行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不仅开拓视野,还能体验生活,感受平时感受不到的乐趣。遇到的人物,发生的故事,还是人物背后的故事,都是值得收藏的回忆。旅行本身充满了无限的可能和未知,值得作者去探索也值得读者去品味。
  • 谢谢,正是那种无限未知和可能才是旅行的魅力,可惜绝大部分人都受生活牵绊太多。包括我自己^_^

    回复

    • 红月亮5进士2018/03/22 05:40:08
    • 分享到:
  • 佳作不容错过,向老师学习!
  • 谢谢互相学习^_^

    回复

    • 三玲1布衣2018/03/21 09:15:45
    • 分享到:
  • 有的文字简洁,但是让人舒服,并且能铺展开画面。蛮好
  • 谢谢^_^我喜欢简单。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8/03/21 09:08:14
    • 分享到:
  • 像是欣赏完了一幅异域女子图
  • 好男人要懂得怎样去书写女人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71307
  • 8
  • 89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