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莨缘
  • 点击:3471评论:192018/03/21 23:57

把非遗文化与当代设计艺术结合,美感自然天成,将每一幅面料都变成可珍藏的艺术品。——梁子


1莨之偶遇

上世纪80年代初,新城深圳开埠,位于咸淡交汇之处,中西融合前沿,背山靠海有良港,重创意,严法规,自由开放,发展如日中天,引海内外南北创业者纷至沓来,搏改革之浪潮,拼个人之智慧,创新城之奇迹。

90年代初,在那来深的滚滚洪潮里,有一对年轻人,他们就是现在的梁子时装实业有限公司的创始人:梁子女士和她的先生。两人皆生于浙江,同在西安西北纺织学院求学,学的都是服装设计专业,毕业后分配回浙江,后又同来深圳创业。

80年代中期,香港制衣行业逐渐向深圳等地内迁转移,对外加工出口的发展,使得深圳的服装企业日益繁荣,当时深圳有千余服装企业,上百个品牌在深圳加工。但是,当时的模式是“三来一补”:来料加工,来样加工,来料装配,补偿贸易。

到了90年代初,深圳周边的服装加工业也逐渐兴起,服装加工业逐步成为深圳的限制发展行业,三来一补的模式因技术含量低,附加值低,衰败或被迫转型是已是必然状态。

此时,初来深圳的梁子也在从事着服装代加工业,创业最初的模式,就是别人提供面料,他们代工生产,没想到第一单生意在没有投资的情况下赚了钱,原因是她设计的款式好,特别畅销。

这是梁子第一次意识到设计的价值,她和先生也敏锐地觉察到当时行业中的弊病,觉得要在这个行业立足,必须向着高附加值,自主品牌的道路发展,所以,在1994年的时候,梁子颇具前瞻眼光地创立注册了自己的品牌:TANGY-天意。

也就在同年,一位经销商朋友因为资金短缺,委托梁子和先生帮忙处理一批“没人要”的面料。

梁子没有想到,她会由此与这种面料结下一段不解奇缘,由而扎根深圳这座城市,在这里开辟她的事业,打造了知名的品牌,成就一段传奇。

那天在朋友仓库的一角,梁子被一堆奇特的面料所吸引,它发出幽幽的光泽,如黑陶油亮,如玉温和,触手又滑爽,不似一般丝绸柔软,也不过于硬挺,抖之沙沙轻响,展了开来,反面却是咖色的,有着不规则的龟裂肌理,如古瓷的开片,绝不雷同,每一块都独一无二的古朴醇厚。

梁子顿时被这种面料所吸引,然而她并不知道它的名字。她与先生皆出生于丝绸之乡,学的服装专业,分配的单位是丝绸企业,深圳的工作也与丝绸息息相关,对丝绸可以说了解至深了,却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丝绸,她顿时对它起了浓厚的兴趣。

朋友告知这种面料叫莨绸,粤地多称为香云纱。《广东省志·丝绸志》中早有记载,因其穿着行走时会发出沙沙的声音,因此又叫“响云纱”。

最早关于莨绸的文史记载可以追溯到明朝永乐年间,莨绸在明清时誉满天下,鼎盛于民国时期,为宋庆龄陆小曼张爱玲等名媛所钟爱。那个时期也是广东丝绸的繁荣时期,粤地有数千家丝织厂、500多间晒莨厂,莨绸远销欧美、印度、南洋等地。而到了20世纪30年代,莨绸随着广东丝绸业的凋零,受到严重打击。世界经济危机的爆发,欧美各国用本国生产的人造丝代替丝绸,从此莨绸一蹶不振,几近消失。

莨绸之所以称为莨绸,无疑与它的制作过程必不可少的一样植物:薯莨有关。早在北宋年间,就有关于薯莨的记载,如《梦溪笔谈》中有记载:《本草》所论赭魁,皆未详审,今赭魁南中极多,肤黑肌赤,似何首乌。切破,其中赤白理如槟榔。有汁赤如赭,南人以染皮制靴。李时珍【本草纲目】中也有:赭魁闽人用入染青缸中,云易上色。

薯莨多生于两广地带,性凉味苦,有收敛止血消炎抗过敏的功效,它益于皮肤,块茎富含单宁,可提制栲胶,用来染制丝绸棉线,能加强纤维韧性,古人用来染渔网,可防止海水腐蚀鱼网纤维,另外,还有先民也以薯莨鞣制皮革。因形似芋头,故曾被刘墉用来冒充荔浦芋头蒸之以愚上。

听着朋友的介绍,梁子爱不释手地抚摸着那些面料,它们古朴醇厚色彩宁静,好像在跟她倾诉一个古老的故事,而在了解它的整个制作工艺后,梁子更是深深地喜欢上了它。

莨绸的制作,是匠心的过程,更是诗意的过程。

它需要富含生命力的丝绸,生长于崇山峻岭里的薯莨,温度适中的日照,4-10月份岭南潮湿温润的天气,顺德地带独特的富含铁离子的小河塘泥,天时地利人和,方才成就。

它制作的时候,不在工厂的车间,没有机器的轰鸣,它在田野上,在碧波边,在草地上,在阳光里,伴随着清风虫鸣,晨曦清露……

莨绸的制作过程需要经过这些步骤:坯绸精练→浸薯莨汁→晾晒→洒莨汁→封莨汁→煮练→封莨汁→煮练→封莨汁→卷绸→过乌→沙洗→晒干→摊雾→整理入库。

先是将采来的野生薯莨碾碎榨汁,汁液的浓度比例,只有年长经验丰富的师傅才能调配,将百分之百桑蚕丝的坯绸裁成16米一段浸泡在薯莨的汁液里,浸好的绸匹置于爬地老鼠草地上摊开进行晾晒,晾晒的温度要求十分严格,温度过低晒不干着色不成功,温度过高莨绸会变硬变脆,只有岭南4-7月及8月下旬至10月底的阳光适合晒莨,莨布需重复浸染薯莨汁35次以上,晒的过程中,还需重复喷撒薯莨汁,再经铜鼎煮练增色,待色初固,继续反复撒莨汁晒莨,酱咖色的半莨初成之后,就迎来了关键的一道工序:过乌。

取无污染的小河塘泥,在日出之前,将泥均匀涂于半莨布的一面,大约半小时后,薯莨的单宁酸和河泥的铁离子发生了奇妙的反应,莨布的一面变成了光泽柔和内敛的黑色,工人们得在太阳出来之前,将成功着色的莨绸抬至河边沙洗,河泥成就了莨绸,又重归于河水,循环使用。上色成功的莨绸晾晒在清晨的阳光里,晒干后绸匹即成,手感却稍硬,须待黄昏时分,又将绸匹摊于扒地老鼠的草地上,日沉时分,草根吸收了土地里的水分,水分滋润到草身,上面摊着的绸匹由此也吸收了草身的水分而变得柔软。

这样经过最低十四道纯手工工序,最低半个月以上的时间,一匹莨绸才得以制成,每一块都独一无二无法复制,这样制好的绸匹被放置起来,3-6个月后方可取出做衣。

这份天然的本性,这样自然的馈赠,注定了莨绸拥有的珍贵独特的身份,被人们认定为丝绸中的极品。它丝质紧密质地轻薄,冬暖夏凉,汗流不沾身,防水性强,不易起皱,越洗越柔软舒适,在清水中轻轻展开拂动,汗水即可自动分离,它具有生命的灵性,经久耐穿,蕴含丰富的植物矿物精华,穿着的时候莨绸如玉般与人体相互滋养,久穿之,越来越柔软轻薄,实为面料中的软黄金。

这种相遇简直是一种天意,梁子初创品牌就多用以棉麻,追求自然舒适天人合一的境界,更为自己的品牌起名:TANGY天意。

如千里马得遇伯乐,莨绸得遇梁子,梁子当下决定,要用莨绸来设计制作服装,将之作为自己品牌的主打面料。


2莨之痴迷  

说干就干,梁子开始着手设计用莨绸来制作的时装。

她满怀对莨绸的热爱,天天呆在版房里,画出一张又一张的设计图,剪了纸样定了版,在裁剪的时候,却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问题。

莨绸这种特殊的面料,因为天然加纯手工的加工工艺,造成它每块成品绸的色泽和纹路都是独一无二的,要制作一件衣服,要使衣服的颜色纹路协调一致,必须一片片地裁剪,一件普通衣服用其他面料可能是1到2米即可,而用莨绸则需要5至6米才可以完成。而这种一块块一片片的小量裁剪,要大批量地生产的话,无疑成本是极其高昂的。

但是这种独特的属性,反而让梁子找到更多设计的乐趣,更痴迷于莨绸,毕竟品牌创立之初,生产量不是太大,这个问题也就暂时克服了,然而在找工厂生产的时候,新的问题又出现了。

用莨绸制作服装,工序非常繁杂,工艺要求极高,必须一次缝制成形,否则面料就废了,又还不是大批量生产,大多数合作厂家都无法忍受这样的低效率低收益而拒绝合作,当时唯有一家工厂,看好莨绸的“钱”途,接受了梁子的莨绸服装的加工订单。

面料运用的陌生,摸索地缝制,最初尝试的时候,有百分之五十的面料可能因为缝制工艺而报废,梁子的莨绸时装最初就是这样,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到达了它的检测终点---市场。

1995年,梁子在寸土寸金的华强北开了自己的第一间原创时装设计师品牌旗舰店:TANGY-天意,莨绸服饰开始正式进军市场。

而市场上,人们对莨绸这种几近消失的面料几乎一无所知,看到那种正面是黑色反面是咖色有点皮质光泽质感的衣服,大多数是好奇又质疑的,莨绸服饰一时并不被人们所接受。梁子便亲自上阵,每天穿着自己设计的用莨绸制作的服装,向每一个进店的顾客解释这种神奇的面料,力荐他们去试穿体验。

在这样的境况下,梁子-天意在最初使用莨绸做主打面料的时候,一直是处于亏损的状态。但是梁子一直未言放弃,先生也一直支持她,他们出于对莨绸的热爱和痴迷,深信这种天然环保又有文化底蕴的东西一定能被世人所接受和喜爱。

梁子也慢慢地摸索出一些更适合莨绸的设计途径,莨绸这种五百多年来没有变过的纯手工制作方式,这种中国独有的面料,当然首选运用中国传统元素进行设计,梁子设计出的款式,形式简洁细节精致,洒脱中蕴含和谐,时尚儒雅又独特,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进店,其中有些年长有阅历的顾客到访,他们对莨绸有所了解,有的还见过上两辈的长辈穿着过,知道这是十分珍贵又舒适的好东西,十分欣喜地购买了梁子-天意的莨绸服饰,梁子和莨绸,终于慢慢地得到了市场的接纳。

精挑细选精工细作,在仓库角落发现的那批面料很快就用完了,梁子开始寻找可以生产莨绸的工厂。

而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顺德伦敦,虽成为了华南地区最大的木工机械基地,却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地方独有的一门特产---莨绸制作技艺,差点失传,晒莨场也仅悄然留下唯一的一间作坊-----成艺晒莨厂。这种无法追求产量,又不能向时间要效益的传统手工行业,已经在日渐快速高效的商业社会走向了濒危。

在那位朋友的介绍下,梁子和先生找到了成艺晒莨厂,认识了制莨手艺传承人梁珠师傅,双梁相会,梁子和莨绸的奇缘开启了一段新的旅程。

那时梁子的天意和成艺的制莨,两家的生产规模都不大,梁珠师傅时常是做得了,就坐着车扛着莨绸送来了深圳。

莨绸时装的千里之行,胼手胝足筚路蓝缕,梁子在TANGY-天意的设计版房里,一呆就是多年。

如璞玉一般,天窗开启后终会绽放光泽,莨绸开始被人们喜爱,位于北回归线之南的深圳,长夏短冬,很适合穿着莨绸,穿过的人们都疯狂地热爱上它,热爱那种天然含蓄又古朴的韵味,穿着它,享受着来自草尖无尽的清凉,如一股清泉淌过身上。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深商故事大赛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4-09
  • 深圳老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3-26
  • 520周冠打赏33000,共计33000
  • 2018-03-26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3-23
  • 嘲讽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8-03-22
  • 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3-2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为商业人物立传,难度至少有四。一,不大张旗鼓地写传主赚钱的成绩不行,写太多也不行,因为赚钱,不就是他们的本分吗?二,对第一桶金或最关键处两步,传主一般不轻易吐露,如果含糊其辞地交代,会出现叙述硬伤。三,不写传主的情怀不行,可如果写得过于高大上,又会显得言不由衷。四,不引用企业的经营数据,传主不会满意,如引用太多,岂不变成了年终总结?对于这类难题,作者有思考,有努力,基本把持住了相对的平衡,不容易。
    • 无香2018/04/11 13:20:41
    • 分享到:
  • 谢谢王老师

    回复

  • 读了这篇文字,算是又了解了一样老祖宗传下来的好东西——莨绸。作为一个比较成熟的作者,无香的写作功底是毋庸置疑的——第四届“龙华草根文学奖”征文大赛中,无香就曾凭借小说《织毛衣》获了奖。当然。作为人物传记的良缘。还是少了一些深度挖掘的东西,也欠缺了一些可读性。即使是作为一篇软文,也应该有润物细无声的效果才好。
    • 无香2018/04/11 13:21:17
    • 分享到:
  • 谢谢唐老师

    回复

  • 恭喜无香,这是一个好的开端。软文、传记、报告文学,其实很难写,因为要做很多田野调查,而且实名实姓,顾忌颇多。这次改革开放40周年文联作协以报告文学方式创作《深圳报告》,实在是高难度动作。在中国,报告文学,或者说非虚构,很容易走入两条歧途:照顾采写对象,很容易写成广告软文;对商业文明缺乏前瞻性人文关怀,就很可能写成“扒粪文学”。镀金时代,可以扒粪,也可以好莱坞的,我觉得目前中国最缺好莱坞。
    • 无香2018/03/26 18:49:46
    • 分享到: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3/23 08:45:38
    • 分享到:
  • 改革开放四十载,无数深商演绎不同精彩。当前,人们将关注的眼光更多地放在网络、通讯和物流等新兴产业上,却忽略了不少老祖宗留下来的传统品牌,如本文中所提及的莨绸。只不过,我们想看“故事会”,而不是“科普文”。个人建议可将文章中有关莨绸的发展历史、制作过程等内容进行大量删减,写作的焦点应围绕“梁子——天意”在1995年偶遇莨绸直至今日,这二十多年来,相关人物的沉浮、相关事件的跌宕来进行艺术性的架构。
    • 无香2018/03/24 10:44:40
    • 分享到:
  • 初遇是1994
    • 无香2018/03/26 18:49:11
    • 分享到:
  • 回复

    • 何耀2童生2018/03/26 16:50:12
    • 分享到:
  • 两个惊奇,一是良子竟然是西安毕业的。二是古人是怎么研究和尝试出如此复杂精深的工艺呢?
    • 无香2018/03/28 17:41:18
    • 分享到:
  • 当年的西北纺织学院是国内八大纺院之一 古人的智慧和遗留下来的东西,现在有很多仍然是科学家都无法解释的呀

    回复

  • 年轻人就是厉害,醒着拼——就开始接招,写深商故事了。赞。
    • 无香2018/03/26 18:50:13
    • 分享到:
  • 回复

    • 嘲讽3秀才2018/03/22 11:13:24
    • 分享到:
  • 作品看似完美,实际没有灵魂。详细描述了“莨”,却没有把故事引出来,如何创业,遇到什么挫折,怎么克服。作品更像一本科普何为莨,及莨的历史和用途的字典,或者说是一份百度词条。建议完善一下。
    • 无香2018/03/24 10:46:32
    • 分享到:
  • 谢谢关注,写自己的偶像,写自己供职的公司,写自己滚瓜烂熟的东西,不至于百度词条,如果说是也对,只能说公司上百度词条太多次了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8/03/22 08:46:50
    • 分享到:
  • 写出了莨缘的创始初衷,文笔流畅,但更多的偏于软文,希望能深入挖掘故事性。还有,错别字、标点符号有点多
    • 无香2018/03/24 10:47:28
    • 分享到:
  • 第一次写软文,多多指教哦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也无风雨也无晴
  • 也无风雨也无晴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135922
  • 14
  • 296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