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燃灯索
  • 点击:42464评论:342018/03/27 12:01

望着湍急的河水,你眉头紧蹙着。那浑浊的河水自西向东流,上面漂浮着枯枝、被遗弃的塑料玩具、垃圾袋、不明动物尸体。一阵风从北边吹来,就像恶心的河水一样,令人作呕。你似乎听到有人在叫你名字,“老赶,老赶。”

“老赶,安排你去银川驻场一个月。”小你近二十岁的行政语调阴阳怪气,“本来安排龙少去的,他说要休假,只好再劳驾你了。”

“这次就不去了吧,我女儿上幼儿园了,要人接送。”你撒了个谎,但说得并不决绝,只是以商量的口吻跟行政说。你最终将最后几个字吞了下去。

“我不管,你找老板谈去。”对方扔下这句话,走了。

这发生在半年前,刚过立夏,天气渐热。你忽然心生悲凉,内心阵阵寒意。这样的岁数,还像陀螺一样被人任意抽打,你想到的一个词是“活该”。进入车公庙这家文化传媒公司也快一年了,始终得不到老板信任。你一直没有怨言,每每坚持不住时,你都会告诉自己,还有女儿呢。是的,女儿才两岁,放弃的念头就像浮冰一样瞬息在脑海里融化。一年来,加班熬夜就成了常态。那些棘手项目,偏僻地区项目,大家不愿意出长差的项目,都像会识人的箭头一样,非常精准地朝你的靶心飞去,常常一箭中的。久而久之,那些弓箭手们,为了省事,最后都懒得拉弓,直接让你这个靶子,自个朝箭头飞过去。

你也曾抗议过,比如上次被安排去佳木斯出差半个月,本来是另一个同事TOMMY去的。TOMMY说要回香港和女友结婚,并以辞职作威胁,老板不得已只好安排你去,因为老板知道你不会辞职。你需要钱,需要为你早产的女儿积攒随时可能住院而瞬间爆发的巨额医药费和营养费。

老板面无表情,请你喝茶,自然是装模作样安慰一番。“本来我是坚决不让你去的。我知道你女儿还小。但TOMMY这小子居然偷偷结婚了,没跟我讲。现在年轻人呀,未婚生子真受不了。还是你本分,老实。”这个貌似怀孕七月的中年男人呷了一口茶,乜斜了你一眼,“你女儿马上要上幼儿园了,现在一年大概费用多少?”

“一万四。”你不自信地回答。

“听CATTY说,你还供了一套房子,每月有三千多房贷吧。”老板翘起二郎腿,悠悠点了一根烟。“抽根烟先?”

你接过烟,老板将火机扔了过来,“下次我一定不让你出远差,这次你就当帮下TOMMY,等他回来,让他请你吃饭。”

你不是傻子,不会听不出弦外之音。你没再辩驳,低下头退了出来,TOMMY正巧进去交请假单,你们互望一下,彼此无言。房间里传来一阵笑声,还有隐约的微弱说话声,“什么玩意,跟我讨价还价,不做就滚蛋。”

一年多来,这已不是第一次面对如此窘境。你似乎也习以为常,也似乎麻木了,这种感觉需要自己独自咀嚼。但三年前,你是那样意气风发。至少,你觉得人生的美妙逐渐打开,甚至笑称自己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

彼时,你也开了家房地产广告公司,还算做得风生水起。在那个年代,捞个业务还是比较容易的,至少你的方案总能打动开发商。你的天性就像抹了凡士林,平滑适度,开发商那班策划和销售经理都满信任你。更重要的是,你手下有一些务实的员工,像你一样低调,且才华横溢。譬如提完一个案子,或者结束一个项目,除了公司聚餐外,你还能抽空去市青年合唱团练声,参加歌剧或诗剧场排演。你们合唱团排演的《大漠之夜》,曾斩获过广东某合唱比赛大奖。当年,你是高声部领唱。你的年龄刚好算得上是青年人。

年会,你会穿燕尾服给员工表演《军中女郎》或《图兰朵》唱段,尽兴时,也会唱一首戏歌。你的声音高亢圆润,很多人误以为你是科班出身,大家觉得你入错行,如果进入歌唱界,或许已经有了赫赫声名。但你知道,这是调剂。声乐界远非那么容易混,随便一个科班出身的籍籍无名歌手,都能瞬息让你无地自容。这是需要时间沉淀的,正如你中文系科班毕业,做这个广告行业非常合适。

你那时是那样富有魅力,大家都围着你,喊你“赶总”。你其实姓阚,很多人不知如何读“阚”字,常常把它读成“赶”,于是叫顺了,你就成了“赶总”。

不知是年纪越来越大,你感觉有点力不从心了。近年来,地产广告业务逐渐萎缩,偶尔有新项目进来也是折腾人的主,回扣高不说,还得赔笑脸,配时间,这不是你所长。好在老客户关系维护还算不错,但费用越来越低,几乎只能抵扣人员工资。

“赶总,现在一个普通文案居然要价一万,才工作一年。文案写得像一坨屎。”负责人事的同事跟你说。

“这坨屎也太金贵了吧?”但你知道水平高的,远非这个薪水了。而且你的公司毕竟不是知名公司,也吸引不了那些厉害角色。你越发头疼,一度接不到项目,员工工资有时都成了问题。你在那时,开始失眠了。

有些老同事拗不过压力,委婉提出辞职。他们知道你的不易,你也不能自私到强求他们,毕竟当其他公司以多百分之三十的薪水吸纳他们时,你是无能为力的。

当同事只剩下一半时,你感觉压力巨大。项目也时断时续,服务费甚至出现了拖欠,这是以往没有出现过的。开发商销售经理也是一口一声赶总诉苦,说他们的工资都快发不出,还有那么多供应商,什么工程、装修、活动、礼仪、影视,催款的排成长队,你念在多年情谊的情况下,也就默许了拖欠。这一拖欠,越来越严重,最终影响到团队运营。

就在这样的形势下,一个开发商朋友撮合你说,可以尝试下代理,如果一个项目成功,也是不错的转型就会。对方说是撮合,不过是拉皮条,那人需要高额提成。在他天花乱坠的语言攻势下,你感觉做代理倒是个机会。你想试下水,总比在广告泥淖里挣扎好吧。

三年前的那个秋天,经那朋友推介,你在某北方某三线城市下属县接了一个尾盘代理项目,“阳光天地”。你本来不是很感兴趣,毕竟项目所在地过于逼仄,而且项目本身也是问题巨大,像一个长相有着巨大缺陷的人,再怎么包装也无法卖个好价钱。但你做的方案,对方老板很满意。这种认可让你感动一阵,仿佛遇到知音。

“赶总,阳光天地项目我们希望你来做,不过丑话说前头,有些事必须跟你说,我们也没钱了,前期需要垫资。”对方总经理老赵是个爽利山东人,诚恳地对你说,“这个不强求,你可考虑下。我不能保证能赚多少,听老汪说,你公司现在也在谋求转型,这个项目对你们来说是个机会。”

“那要垫多少?”

“前期五十万,二期三十万左右,一共不会超过一百万。”对方说得坦率,“你慎重考虑下,毕竟要垫这么多钱,不容易。”

你征求了老汪的意见,他觉得也可以做,这个项目一旦启动,他每月有10%的提成,老汪也是殷勤撮合,还拍胸脯说赵总是他铁哥们。你也暗自盘了下,也觉得是可以做的。你打电话给财务,问账户上有多少流动资金,你被告知账面上还有一百多万,另有二十万应收款。财务颇为谨慎地告诉你,这种项目不能垫太多资金。你也有过犹豫,毕竟这一百多万,即便关了公司,也能让你及家人过得不错。你肯定不甘心,再说不做广告,还能做什么呢?你也没有其他投资渠道,现在的深圳中心区已经飙到十万一平,连龙岗都五万多了。

你想了想,觉得无论如何是个转型机会,退一步说,如果做不起来,至少可以保本,毕竟对方给的销售提点还比较可观,这也是吸引力之一。与其半死不活地做房地产广告业务,还不如借此机会让公司杀出一条血路。

“我做。”你爽快地答应了他们。

合同很快就签了。你立马回深圳组建了营销团队,彼时,要找到愿意去驻场的人不容易,去那个旮旯角的更少,不是嫌这个就是嫌那个,必须高于市场价30%薪水才能找到人。不仅高薪,还要承诺包吃住,往返机票,出差补贴。这不由得你想太多,你果断从深圳英联地产挖来一个营销总监,对方索要月工资三万二,你倒吸一口凉气。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终以二万八成交,对方说只在那待三个月。

策划经理和销售经理是个难题,这类专业人才多半不愿意去偏远地区。你咬咬牙,找了之前一个业务一般的下属,情商可以,肥头大耳,颇能说会道。只是他历来做事不很靠谱,时常留下烂摊子让别人收拾——但他愿意去现场,薪水要求也不高,一万二。对方没多少料道,你也想过,可是一时找不到人,先死马当活马医吧。

对方老总对你们的团队非常满意。尤其你主笔的方案让人耳目一新,无论是营销策略还是策划方案都预计能在当地引起轰动。对方预付了二十万启动资金。之后的费用完全靠你们自己,满打满算,五十万必须扔进去。光销售物料印刷费用和人工工资就要三十多万。对方除了配一个现场销售总监,其余的销售人员都得由你们招聘、发工资、自主安排。

大老板姓白,高大的东北汉子,身体微胖,面黑却也器宇轩昂。他一口纯正东北腔,跟你们称兄道弟时,满脸真诚。营销总监姓陈,一个30多岁的黑瘦男人,精明能干。加上那个山东总经理老赵,这个团队看上去挺让你放心。

你一上任就三把火,立规矩,定法则。原来公司的销售人员坐不住了,屡屡到总经理那里告状,一天他们联合罢工不上班,你想了想直接将其中的带头人开了。那个女的可不是吃素的,在营销中心大吵大闹,佯称要去劳动局告你们。你也觉得事情闹大了,让赵总来息事宁人。你得到一个令人惊讶且确凿的消息,那个女的是白总的金丝雀。你掐了自己的手,怎么这么冒失呢?

好在赵总将事情摆平了,你非常感激他,专门让你妻子从香港带了一只香奈儿手包送给赵总的女儿。赵总笑说客气了,不过也让他以后多注意那些无所事事的人。赵总也是职业经理人,某种意义上,他也在提防那些人,弄不好,什么时候就被摆一道。

他吸了一口凉气,觉得里面的水并非那么浅。但好在前期的方案和团队气象都焕然一新,让你心中多少攒了些底气。

“阳光天地”项目坐落在这个小县城的半山腰,背靠本地最高山马鞍山,这是当地一个知名风景区,远远看去,真像一只马鞍横亘在天地之间。山下有一条河,叫流沙河。这个名字听着就阴郁。据当地人说,每每发大水,三分之一县城都会被淹。这个半山腰是无论如何都淹不到的。

“鸾城唯一不被淹的楼盘。”这是你们团队提出的概念,开发商很满意,觉得这能在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这个创意一下子将其他项目置于不利地位。新广告牌刚挂上去没两天,开发商就被投诉了,说这样的广告是恶意竞争,凭什么说自己就是唯一,意思是其他楼盘都会被淹了。围墙也被撕掉一角。设立于县城中心的外展点在半夜被砸掉。你们当然知道这是竞争对手的恶意报复,苦于没有证据,即使报警,也不会有合理的解决方案。很快,当地论坛爆出你们项目存在工程质量问题,害得开发商赵总在周一股东会上黑着脸一言不发。赵总团队被白总狠批一顿,又被规划局的人约谈,心情自然不好。更让他糟心的,是其他股东的意见。

  • 1
  • 2
  • 3
  • 4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老赶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唐兴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4-11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4-09
  • 520周冠打赏35000,共计35000
  • 2018-04-02
  • 昆阳森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3-29
  • 深圳老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3-28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3-27
  • 一叶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3-27
  • 落梅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8-03-27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3-2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江飞泉是一个具有探索精神的作者,无论是他的小说还是诗歌,都能体现不一样的新意。单是《燃灯索》这个题目,就有意蕴。但这篇小说采用第二人称的叙述形式,让人读起来有一种“陌生感”或“隔膜感”。 文字里所隐藏的沧桑和悲凉,也给人一种隐隐作痛的感觉。在深圳这座大都市里,我们身边有许多“老赶”这样的人物,他们生存的这样艰难,就没有一种退路了吗?就这篇而言,在情节的发展和人物的塑造上可以绵密一点。厚重一点。
  • 谢谢唐老师精彩点评,本来是按中篇构筑的,但写了发现“枯竭”了,不过正在逐渐补充,丰满,李炯那条副线,也会发展起来。不过很多人一旦倒下,真的就会因为疾病,年龄或性格,而从此一蹶不振的。

    回复

  • 商场如战场,还是商场如赌场?至少从这部作品来看,二者似乎是一回事。创业小有成就,却在一次冒险失利中一夜被打回解放前,主人公再也无法重新投入用汗珠换取温饱的生活之中。这种经历,在深圳有一定的典型性,相信可以唤起很多人的同感与共鸣。亲情是压力,同时也是后盾,这种真挚表达,相当宝贵。但是,个人不喜欢第二人称的叙述视角,因为总感觉第二人称不自然,影响阅读时的代入感。这一点,谨仅作者参考。
  • 很喜欢元涛老师的精彩点评。人生如戏,商场亦如此。第二人称是一个尝试之作,好像是劝慰朋友,实则为主人公痛惜不已。也许取材于熟悉的人事之故。谢谢老师建议。

    回复

  • 其实深圳就是一个生态系统,有成功者的光华,也有失败者的黯然,都是不可或缺的。深圳是改革之城,创新之城,是包容失败,鼓励冒险的城市,因此跌倒并不可怕,只要不丢失为人之诚信,不泯灭坚毅之精神,大不了我们从头再来!灯灭了,可以再点;油尽了,可以再添。眼下,你(老赶,李炯)虽然贫困,但只要灯索在,就有亮起来的希望。超级喜欢这个题目,但内容有点儿单薄,联系补充,完善,让作品更丰满些,按中篇构置最好。
  • 多谢指点,细节上是可以再丰满补充。其实这类题材写得很累。

    回复

  • “你”以文案自负,却写出了最遭人恨的广告语,犯了商界大忌。对照“人人二手车,销售量遥遥领先”,差距在哪就看出来了。“鸾城唯一不被淹的楼盘”如果改为“鸾城高高在上的楼盘”,或“力争上游,住XX楼盘”,可能就更符合现实商业的公序良俗了。其次,“你”对闲言碎语及上司心理揣摩过度,过于敏感,玻璃心,动不动就辞职,完全没有勾兑能力,不像是已经当过广告公司老板的人。飞泉写得好,我没话找话评几句,凑凑热闹。
  • 亨总评得好。所谓性格决定命运,大体如此吧。老赶其实不是老板的料,骨子里是文青。内心太脆弱,性格太懦弱,或许还自负,所以结果是预定的。这个你让人心疼。
  • 燃灯索,好名字,这至少是个中篇的名字
    • 默然2018/03/28 14:12:34
    • 分享到:
  • 高!高家庄的高,高见的高,高招的高
  • 我要写成系列的,哈哈。

    回复

    • 芜薇2童生2018/03/30 11:01:37
    • 分享到:
  • 第二人称写作,好大的挑战,飞泉兄厉害了!
  • 敢于尝试,勇于创新。看来职业病犯了。谢谢芜薇姐来读。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8/03/28 18:13:51
    • 分享到:
  • 《燃灯索》能引起大家争鸣,倒有点意外,本来以为是很“普通”的作品。老亨总说应该像中篇,果真够毒的,如果时间允许,我是打算写成中篇,至少像《海边的曼彻斯特》那种。里面很多细节还可以打开,比如“你”的性格养成,如何从顺应趋势的广告公司老板到忤逆趋势的失业中年,如何从幸福(?)的三口之家到妻离子散的孑然一身。性格决定命运呀。因为自负,所以想出排异性极强的广告语,最终被别人排斥;
  • 因为懦弱,所以无法调和家人与妻子的关系,导致两边不讨好,也无法在面临利益威胁时,选择反击;因为没经过前面的风浪,所以在中年时面对现实不堪一击。“你”其实很让人心疼,有时我们会说“可怜人必有可恨处”
  • 但有时感同身受,内心是悲凉的。喜欢歌剧或许是人内心的最后保留,就像我们很多喜欢文学的人一样,是自尊心的最后围墙。而文青之心是否真的无法成为商业之龙,也是值得大家探讨的话题。

    回复

    • 默然4举人2018/03/28 14:30:04
    • 分享到:
  • 一部作品,捧进邻家,千言万语,万情千愫,毕竟满腔热忱一管沸腾的热血。不同的读者,不同的经历不同的阅历不同的人生不同的视角不同的思维,读出不同一感觉不同的情怀,不同的观感不同的的感受,或有不同的透析,或欣赏或满足或感同身受,或失落或遗憾或有些许缺欠,或以为有待扩充拓实有待提升完善,大千世界,色彩斑斓,不谋一致,五彩缤纷,见仁见智总是有的,不同的领略或许更丰富更灿烂。
  • 谢谢宋老师再度置评。可能很多人看到了熟悉的影子,或者是自己,或者是亲人,朋友,非常多好的建议,也许在以后修改时,可用。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3/28 08:06:42
    • 分享到:
  • 飞泉兄这“粪”扒得也忒狠了些,连大肠都给你拽出来了!“深商”不仅仅包括中国平安、比亚迪、华为这类燃亮深圳新时代的灯索,还有文章中“老赶”“李炯”等在商海中扑腾时,一不小心自燃的灯索。历史是由若干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组成的,我们在回顾深商发展史时,应尽可能多的将关注的焦点投射在苦苦挣扎在商业链底层的那些群体身上。
  • 虽然比喻的形容用得有点“恶心”,但我喜欢。事实上,算不上是深商的主题,更解读为职场对部分人群的剿灭,非常残酷,但无比真实。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3/27 16:45:51
    • 分享到:
  • 故事很丧,不过以第二人称来讲,倒是规避了不少负面因素。在人生绝境时,是否会触底反弹,虐盘重生?最后的3000元是否会成为故事翻转的关键?或许作者想要告诉我们的不是主角有多惨,而是经历过低谷仍对生活充满希望和斗志。
  • 看过《海边的曼彻斯特》,即便丧到令人心碎的卡西阿弗莱克,也让人看到人生的微光。正如你说的,沉陷低谷后,即便不触底反弹,也要充满斗志与希望。开头暗示了不好的可能,结尾却很开放。
    • 嘲讽2018/03/27 16:52:47
    • 分享到:
  • 就是要反转才能感受到作品的特别。
    • 嘲讽2018/03/27 16:54:26
    • 分享到:
  • 结尾的拉三有振奋人心的力量,这是一个伏笔。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8/03/27 16:24:10
    • 分享到:
  • 以第二人称叙述一个创业者失败的事业,失败的婚姻及失败的人生,一副旁观者的语气给故事定义。少了第一人称的幽怨萎靡,换个角度品鉴这个故事,倒也不错。
  • 因为用第一人称,我不忍心。旁观者,也是不错的。
  •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8/03/27 16:22:09
    • 分享到:
  • 用第二人称挑战这部挺虐心的短篇《燃灯索》,写完我大呼一口气,连同近日累积的阴霾。主人公甚至就在我们身边,非常熟悉,那些故事也几乎有源头。更让人无奈且压抑的是,主人公的命运似乎就是一部分我的同行的命运,甚至包括我自己。行业的衰颓与人性的角力,都让人精疲力竭。油尽灯枯的一天就是生命完结的一天。但只要燃灯索还在,就有最后的机会,哪怕油尽,燃灯索也会如春蚕,如蜡炬,燃尽最后的一寸能量。
  • 燃灯索的意义在于它不仅能照亮身边的亲人,也能照拂内心的理想,驱赶黑暗,完成涅槃重生。所以我不愿看到大家如燃灯索那样燃尽自己,但愿意看到大家都能成为自己的光。

    回复

    • 寒雪儿2童生2018/03/27 15:07:25
    • 分享到:
  • 燃灯索,选择第二人称视角,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恰似一曲与心灵对话的心歌。第二人称着墨的文笔,没有第三人称神视角一览无余的支撑,也没有第一人称的酣畅淋漓优越,在一定程度上是对文笔的挑战。所以,第二人称文笔不常见。第二人称的《燃灯索》,或得益于作者江飞泉先生的诗人浪漫才气,洋洋洒洒自如,纵横捭阖娴熟,人物血肉丰满,情丝通透敞亮,宽度深度皆有,伏笔与留白适度。拜读学习了,谢过分享。
  • 多谢如此高赞,是想尝试下新风格。久违的小说能得到你喜欢,很荣幸。

    回复

    • 默然4举人2018/03/27 14:45:51
    • 分享到:
  • 欣悦拜读燃灯索,犹如聆听点燃自己照耀他人的悲壮颂歌,且知创业之艰辛之不易。在深圳这片天地里,有灯红酒绿,有莺歌燕舞,有歌舞升平,更有忍辱负重、不屈不挠、自强不息。或许,人前的光艳辉煌,都由人后的默默付出、打拚挣扎、眼泪和汗水为支撑为铺垫为代价。不经心血汗水的洗礼,没有燃烧自己的坚贞不屈,成功是很难想像的。燃灯索,聚焦命理不济却有奋斗不息的创业者,远比跪拜成功者深刻。喜欢点赞。
  • 谢谢宋叔精彩点评。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4钻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9
  • 689749
  • 151
  • 37400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