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告密
  • 点击:38333评论:172018/04/02 11:52

一 、不明访客

闷热的江南伏天,蝉儿“知了知了—”此起彼伏地叫了一夜,刚刚消停。清晨,车道出口迎来了一天里的高峰段,一台台小轿车鱼贯而出,一旁的行人前后脚跟着往外走。七点,谭建民交了班。他熬了一夜,脸上添了些暗黄,使原本黑黝黝的肤色看上去更黑了。他推开车道出口保安室的门,迈着大步一溜风地去小区外买早点。小吃店老板是他入伍时的战友,小名叫顺子。从窄窄的门面往里看,白蒙蒙的一片热气。走近了才看清顺子的女朋友小红正拿餐巾纸为他擦拭额上的面粉和汗。顺子复员时家里没寻着门路,顺子跟爹妈吵着把复员费拿出来,家里又凑点钱,转个小门面,做起了早餐铺子。两年过去了,有所盈余,小红也经常来帮忙。顺子见建民来了,用胳膊挡着小红的手,含笑向他招呼着:“建民,下班啦?”

“没。”建民憨憨地笑了笑,向他俩点点头。伸手要了个糯米饭包油条,又拿了一杯豆浆。

“我记得你下夜班啊。”

“小赵有事,我替他半天。”说罢在桌角放上几元钱转身走了。他听见身后顺子的喊声:有空聚聚啊。小红指着钱,顺子说:随他。

他俩在部队是侦察兵,顺子因为一点事跟部队领导闹了点小矛盾,没能提干,建民见状也随他一起复员。

回到地方难找工作,因为行业特殊,除了力气他们没什么技能。吃公家饭的公检法难进,连进大公司的保安都难。建民父亲托亲戚找到立新物业公司人事部经理,递上了钱,这才进了明珠小区当了保安。

明珠小区是上海一家地产商所建,在这个三四线的梅城算是高档小区。环境不错,待遇在同行里算头里的,小区业主也是本地有钱人,平时大家客客气气,礼尚往来。能在这做事建民觉得自个地位也提高了。

谭建民咬两口包饭又喝两口豆浆,三两步走到车道入口接了班。不一会困劲上来了,脑袋晕乎乎地想睡。他不敢趴着,万一被主任瞧见被尅不说,还要扣奖金,坐着闭闭眼养养神吧。小区两千来户业主,大概四百多台车,最近车增加不少。车牌记不住全部,但是见了眼熟,再说小区业主车都有登记,门禁能自动识别。

白天外来车不多,十点多来了一辆黑色大众,不是小区业主的,一位男士开的车,说是去三栋二单元四零二,建民做登记时,忽然想起这是去老王家的,抬眼扫了对方一眼,男士大概三十岁出头,头发梳理得很亮,脑门也光整,身板挺直,不胖不瘦,穿了件白色T,戴了副大墨镜,把脸遮了一半。建民按键抬起道闸给予放行。

他想起早上在车道出口见过老王,好像在招呼出租车,他急着买早点,擦身而过没如往常打招呼。看样子是出差去了,这个人是他家什么人呢?不管了,把门守好。他心里这么说,可潜意识还在思索那人跟老王家的关系。印象中也没见过这台车。

撑到中午同事来接班,他骑上摩托车回家,吃完饭,冲凉后立马躺上床。一觉睡到六点半起床,拎上老妈准备好的晚餐饭盒,骑上摩托车又去上班了。

一到岗,他就打开电脑登记簿,反复查阅了两遍也没有找到那台车出去的记录。难道是留宿了?

建民吃完带来的饭菜,拿出手机先看了朋友圈,然后追电视剧《我的前半生》。晚上跳广场舞的、散步的业主陆陆续续回了小区。建民是个热情的人,甘愿给予他人方便,两年来和小区业主基本上混了个面熟。遇到业主没带门禁卡的,向他挥手,他就立马开了门,逢对方向他摇手致谢,他隔着玻璃门冲对方微笑点头,也摆摆手。

夜幕降得越来越低,门口逐渐冷清了下来。一直到早上七点,那台去老王家的车也没出来。

第二天,建民夜班。一上班他仍然在记录本里巡视着那台车的踪迹。侦察兵的秉性使然,发现一点蛛丝马迹就不由自主地循着线索追究下去。找到了,上午近十一点离开小区。他不会记错车牌的,此时他像发现了目标,眼睛亮了,转瞬间想起了什么眼神又暗了下去。

建民不愿把业主往歪处想,即便搞清楚了又如何呢?那是人家的私事,可说是亲戚,恰巧赶在老王出差的时候,这推测很勉强。建民的脑子还在那条思绪沟沟里爬不出来。

夜间巡逻的强子走过来叫他,建民正好拉他替一会,说要去用洗手间,顺带把饭盒洗一下。强子说他正想进空调室凉快一会,嘴里埋怨道:天真闷死了。建民拿着饭盒往管理处旁边的监控室走,跨过车道,拐过三栋就是二栋下面的管理处,明珠花园最高只有九层,小区配套全,绿化面积大,小区中心有个小小的人工湖,不论白天还是夜晚,湖水里都映上了楼房的影子,外置电梯给小区增加了动感,同时与湖水中静谧的倒影一静一动相映成趣。拐弯那边有一片桂花树,旁边小径过去是游泳池,建民隐约听见孩子们的欢呼夹着大人们的喊叫声。每每走在小区,看着怡人的景色和过往的小区业主们,他不由得心生羡慕,自己一个月工资还买不到半个平方,恐怕下辈子也住上这样的房子。

要走过三栋了,他停住了脚步,抬起头朝二单元四零二看了看,灯亮着,老王回来了吗?老王五十岁左右,偏瘦,颈脖有点凸,显得背有那么点伛偻,戴副眼镜,斯斯文文的,他老婆黄女士大约三十七八岁,算不上胖,大概是日子舒坦,藏不住的润腻显露无疑,皮肤也白,眉眼是大大咧咧的,蛮好看,就是隔的远,这边够不着那边让人看着急得慌,她常常是画了浓眉、眼线又加了深色眼影,或许是想掩饰一下内心的躁动和无休止的欲望,适得其反却越发暴露得厉害。她是小区少有的几个全职太太,这是跟大城市的人学生活呢,不过她倒不像另外几个太太经常在小区遛狗,她只是在傍晚常跟老王去小区后面的浅水潭散步。他们有个女儿今年要去美国上大学,暑假去旅游了,他们一家在小区是令大家羡慕的一家。想到这些,建民自言自语道:嗯,多好的日子;多好的日子。

等他忙乎完回来再看老王家,已经关了灯,望着黑乎乎的窗口,建民不由得高兴起来,仿佛老王家回头过日子的不是黄女士,而是他自己。总算回头了,还是家好,就这样过吧。强子见到他面带喜悦忙问他遇到什么好事。他答:“没什么。”心里却为迷途折返的羊羔而祈祷。

第二日早上七点,老王那台黑色奥迪开了出来。建民下班后休了一天转到车道入口上一周白班。

二、 自责

建民值白班的一天,还是上午十点多钟,上次那个开车进老王家的男人这次自己刷门卡进来了。那人还是戴着墨镜,身高大约一米七十五公分,头发一丝不乱的向后梳,上身穿了件深紫色的T,下身穿了条牛仔裤,刷完卡急匆匆向三栋方向走。建民想:人家有卡,若是他家亲戚,冒然去问显得唐突。转念一想,万一是小偷用了捡来的卡,岂不是方便了贼。他给在监控室值班的强子打电话,注意那人的动向,尤其注意三栋二单元,小区现在除了门禁监控好的,其他监控差不多都坏了,正在调整方案准备重装。

一会儿,强子打电话说那男人确实进了三栋二单元,建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判断又进了一步,来人很可能是与那家女业主厮混的。

晚上六点多,老王和他老婆从建民值班的口出去,刚出门,他老婆就赶上去挽着老王的胳膊,她穿了件鹅黄色的绸缎简易旗袍,长度只到大腿中部,露出雪白肉滚滚的腿来,饱胀的臀部一扭一扭的与老王并肩走着。建民看见忍不住想说:这大热天也不觉得腻味。他的脸发烫,像是自己做了亏心事骚红了脸。骂人的话直往口里涌:一张面孔怎么换得这么快,白天一个男人,晚上又换一个男人,还装得没事人似的;都说奸夫淫妇心狠手辣,没准哪一天合谋害死老王也不一定。也不知道老王买了保险没有,不是常有杀人取保的报道吗?我是不是想多了?杀人看来不至于,那就不急,不急;再者,兴许是他老婆家亲戚,可谁家亲戚大白天不上班,窜门子,还持有门禁卡?

下班了,强子路过门口告诉他,那男人下午五时许才离开。建民在车道入口没见着,很可能是从车道出口走了。强子说:“建民哥,你是不是也怀疑他们?”

强子见他点点头接着说:“我见过那家女人跟他出来,上的车。”

“他的车?”

“是出租车,我看见的都是走进来。”

“不止一次?”

“是的。”

“像亲戚吗?”

“两人挨着走的,看见人就分开了。”

“简直是明目张胆。”

他俩交换了一下眼神,似乎不需要再查什么细节了。建民愤愤不平地说:“咋办?”

“还能咋办,不是偷盗就不是我们管的事。”

“可是,这对老王不公平啊!”

“这些人也是,有钱去外面作啊,在我们眼皮底下,瞅着别扭。”

他俩站路边正为这事踌躇着,那边老王两口子散步回来了。见他俩,老王笑呵呵地说:下班啦?好热啊!他老婆的脸黏黏地磕在他肩上,老王被这么一拉扯显得又矮了一截。老王背虽驼了些,步伐却有力,拉着老婆的手稳稳地迈着腿,脸上乐滋滋的;他老婆半睁着眼睛在他俩脸上扫过来扫过去,像是用力找到点什么乐趣;嘴角似笑非笑地裂着,带着讨好似的媚态,又含有应付似的冷淡。建民看他俩走远,口里咕哝着说:“老王每次遇到我都打招呼,还笑眯眯的。”

强子说:“看着还挺好。”

“这么瞒着老王,不地道啊!”

“咋办?”

“要不要提醒一下老王?”

“要是闹离婚了,那女的找人报复咋整?”

“一个大男人还怕这个?”建民说着,思考了片刻,用手拍拍强子肩膀,那意思是:要说也是自己去,不用强子出面。

要不要提醒一下老王?让老王敲敲他老婆?真闹掰了不好,可是瞒着又昧了良心。这事在建民心里不住地上下翻腾,管了,担心没向他所想的方向发展;不管,又陷入一种强烈的自责中。对,对,都是私事,少管吧。

轮到建民在小区执行夜间巡逻,走着、走着,头脑里冒出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夜色笼罩下的亭台楼阁,家家户户的窗口有的亮着灯,有的黑着灯。有几家夫妻在恩爱;有几家夫妻在敷衍行事;又有几家男人或女人在和不是老婆或老公的女人或男人偷欢?这么想小区仿佛比原来少了许多光泽。湖水、树木、花草,甚至连人都蒙上了一层不明不白的灰尘,这些灰像嵌入肉身里的刺,是洗不掉的。

自从核准了老王老婆偷情的事,建民就尽量回避老王的眼睛。在他看来,老王明晃晃的目光像把锥子能捅开他内心的秘密。可老王每次见他都笑微微地叫道:小谭、小谭。那声音又似锥子在扎他的心。每次相遇,他都希望老王赶紧走过去,若再看一眼自己就要显形;再稍稍停留一会,他可能对其脱口而出实情。面对老王,建民觉得自己就是伙同他老婆欺骗他的坏蛋。一日不告知,老王老婆继续偷吃,建民就多了一分愧疚和罪孽。

想着走着,忽然一道闪电划破了天空的沉寂,由远而近传来轰隆隆的雷声,一会儿下起了雨,好大的雨,瞬间如盆似地倒了下来。他赶紧躲进最近的单元门口,往日花园般的小区瞬间变了样。树枝交叉着乱舞,一排矮冬青原地打着转转,雨借风势似车轮般滚滚而来,大喇叭样的美人蕉闭上了血红大口,粗状的茎在风雨中左右摇摆了两下后趴下了。眼前成了一片肆掠的狂欢,一张混浊不清的巨大面孔在空中飘荡,接着两道闪电又把那张脸撕得支离破碎;很快又换了副表情,两只脸盆大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建民抹了一把后脊梁的冷汗,用力眨眨眼睛,使劲摇摇头,努力驱除这噩梦般的幻觉。他期盼雨快点停,风快点歇,赶快离开这里,不要像个梦呓般的罪人在这风雨中瑟瑟发抖,更不想做个遗落在世上的偷窥者。

  • 1
  • 2
  • 3
  • 4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保安自责犯罪隐私闲事告密求职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朱正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5-07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4-04
  • 叶紫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8-04-0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好奇害死猫,高尚小区的保安当侦察兵出身的谭建民,无意中窥见小区居民发生的一件婚外情,善意的提醒,多管了一回闲事,反而让他摊上大事了,被人控告侵犯隐私权打官司,工作也遭辞退。生活中这种司空见惯的情事,当一回正义者,反而落得“告密者”下场,处处受人不待见,他苦苦思索纠结的心路变化历程,稍欠火候,故事设置的悬念跌宕起伏不够,表现张力就弱了点,整体表述尚可。
    • 芜薇2018/05/08 09:37:01
    • 分享到:
  • 谢谢朱老师的鼓励和评语,我当努力进取。

    回复

  • 作者写作,会设置各种各样的主人公。如何准确站在主人公角度刻画人物心理,并准确由心理推倒出具体行动,是很见功夫的。这篇小说从一个保安的角度打量世界,有的地方似乎符合,有的地方又显得有点“隔”。整体不错。
    • 芜薇2018/05/08 09:38:36
    • 分享到:
  • 感谢评委王老师的阅读和评语。只是对这个“隔”还在揣摩中。再一次感谢。

    回复

  • 人的终极价值是什么?一个家庭,难道只有稳定了才能更好?没有真正爱,被其他因素捆绑的夫妻,难道所有的人,都有道义来维护其稳定?保安作为旁观者,我觉得其并没有深入到爱的实质,从偷情者的频度来看,女主与偷情者之间才是真爱!旁人的评价如隔靴瘙痒,总是不能到位!清官难断家务事!况且,你也不是清官,你是一个保安!。
    • 芜薇2018/04/08 09:49:02
    • 分享到:
  • 感谢您的解读,这也许诠释了黄女士坚持打官司的心态。也感谢邻家的推荐。

    回复

  • 恭喜!提名。。
    • 芜薇2018/04/06 17:48:06
    • 分享到:
  • 谢谢荣姐。

    回复

    • 芜薇2童生2018/04/04 16:57:27
    • 分享到:
  • 感谢撩妹的女子打赏和鼓励,再一次谢谢所有关心的朋友。
  •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8/04/03 09:00:46
    • 分享到:
  • 对文字的把握水准提升很快呀,一口气读下来,要是更加修炼,有亮点,就更好了。还是要多读多写
    • 芜薇2018/04/03 17:33:54
    • 分享到:
  • 谢谢晓霞老师的肯定和鼓励,感谢邻家这个平台,感谢在这里得到文友的关注,继续努力,先把小事写好。

    回复

    • 芜薇2童生2018/04/02 19:04:26
    • 分享到:
  • 谢谢叶子的打赏。现实生活中,我们是不是也有类似男主的经历,和夫妻双方都是朋友,却被一方要求替他或她的偷情保密,眼看着另一方变成最后知道的那个人,内心是不是也曾纠结、矛盾和不安过。
  •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8/04/02 16:00:13
    • 分享到:
  • 切入点不错,不过说来说去就是偷情的事情,有些乏味。建议展开写,多写写遇见的事物,而不是犟在老王的身上,故事容易被局限而显得没有新意。
    • 芜薇2018/04/02 18:56:36
    • 分享到:
  • 谢谢您的解读、打赏和提出的宝贵意见。我更想表达主人公对是否要管这件事上的心路,可能表述不清,下次注意。

    回复

    • 寒雪儿2童生2018/04/02 14:35:28
    • 分享到:
  • 哈哈,《告密》,侦察兵退伍军人告密的尴尬,道德沉沦,世风日下,令人纠心的尴尬。曾几何时,婚外情为世人不齿众矢之的,大凡婚外男女不轨,叫偷人,比小偷小摸的罪恶更深,世人不容,没脸面世上混!而今的隐私权,进步不是退步?见仁见智罢,法律的凭据就那么经得起检验么?!告密,描摹繁华居民小区旮旮旯旯一景,揉入退伍军人的良知与困境,蕴涵万千,喜欢。两会关注到了退伍军人,〈告密〉切合时政,妙!
    • 芜薇2018/04/02 19:03:30
    • 分享到:
  • 谢谢您的解读。我和您的看法一致,当时看这则故事的时候非常惊叹那位偷情者居然去告发保安侵犯了她的隐私权。

    回复

    • 芜薇2童生2018/04/02 14:00:51
    • 分享到:
  • 感谢昆阳森林、风居住的街道、暁霞囡这么快给予打赏鼓励,谢谢各位亲。这篇小说素材来源于一则法律故事。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走出故事逛出精彩
  • 走出故事逛出精彩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0
  • 94824
  • 12
  • 169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