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什么没有我
  • 点击:1640评论:02018/04/09 10:44

此刻,几个年纪不相上下的少女,站在一伙总数被数字3拒绝整除的药丸前迟疑不决,面对一粒不在计划之中的名叫安眠药的药丸,她们在对其各抒了己见之后,就不知道该用谁的言论来处决它,才能与她们这晚的杀人目标和谐一致。于是她们就只得借鉴书本上提到的政治民主集中制:先举手表决,达到排查异己的目的;再以少数服从多数的严则,铲除异己;最后用余留下来的意见,一统思想。为了避免重蹈前几次计数失误的覆辙,这一次,女孩们决定打破她们自己设定的规则,提前进行药丸的服用步骤。因此接下来就出现了这样一幕情景,女孩们在用手修改了药丸分堆存在的形象,使其复原了来时拥挤不堪的相貌之后,在放弃水的帮助之下,立马你一粒我一粒,让药丸的个数总和,以数量3的速度开始递减,一粒一粒地失踪于她们的口腔之中。女孩们没有模拟毫无人性的畜生抢食时的争风吃醋,而是很自觉地就展示了人类女性在未主动把她们完整的裸体全部奉献给了男性的眼睛和生殖器官之前的心理与行为,她们总是忠诚地等到自己的合伙人彻底结束了上一粒药丸的性命过后,才狠心送下一粒药丸踏上不归之路。

本来她们是这样打算的,每人被分到三十三粒药丸之后,立即用一杯温水,把分到手的药丸强行灌入各自的腹腔之中;紧接着她们就以并排的方式,仰卧到一张床上去;然后她们紧闭双目躺在床上的被窝里,专心致志地等待死亡来袭。不料她们预先设计的方案没有顺利得逞,就在药丸被平均瓜分的命运已经接近尾声时,女孩们却惊奇地发现,有一粒药丸违背了她们的主张,擅自修改了自己的归属地,独立于了三堆药丸之外,所以这才产生了一系列承上启下的故事情节。

其实十粒安眠药的魅力,便足以使人昏睡而死,可女孩们却非要好高骛远,坚持不把携带而至的九十九粒药丸悉数分食而尽,誓不罢休。由于她们盲目的自我固执,以至于当第七粒药丸开始在她们的身体内启动安眠的本性时,她们不但浑然不觉,竟然又连续吞下了三粒药丸。很快,就在她们捻起第十一粒药丸,准备把它放入口腔的刹那间,她们的意识终于遭到药丸药性的全面围剿,变得模糊不清了起来,使她们开始无法主导自己四肢的行为举止。或许这是命中注定,与此同时,一个中年女人的尿意也突然从天而降,并且成功地引诱她上来了往旅馆的公用厕所疾步奔去的兴致。

这个中年女人,是女孩们临时住所的夜晚负责人。

不久之后,中年女人就完成了体内废水的排泄任务,离开了厕所,而且还因丧失了尿意的追赶,恢复了无所事事的姿态。因此中年女人在打道回府的途中,走出来的不是步履匆匆,她用的是,走一步算一步的脚速,这便为她的耳朵,打听客人们在床上制造出来的动静,提供了有力的时间保障。女孩们所在房间的外部走廊,是中年女人回去的必经之路。中年女人在临幸这儿之前,一共经历了三种声音——不同性别的呼噜声;男女在床上做合体运动时衍生出来的咿咿呀呀;以及木床因忍受不住性活动而发出的歇斯底里。

中年女人原本以为,当她来到女孩们所在房间的门外时,她能听到的,必将是自己早已听得滚瓜烂熟了的三种声音中的其中之一。这一点,中年女人可谓信心十足。谁知随之而来的事实,却与她自信满满的肯定,相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当一种混合了多种杂音的噪声,来到中年女人的耳膜时,她不但立即就辨别出了声音的与众不同之处,而且还不假思索地便萌生了对它的求知欲望。在好奇心的诱惑之下,中年女人掏出了随身而带的配用钥匙,然后用它打开了第四种声音的盛产之地。

一个陌生女人的突然而至,并未分散女孩们对药丸情有独钟的注意力。在外人看来,她们并不是一伙在用安眠药了结自家性命的女孩,反倒很像一帮正在借助摇*头*丸进行排忧解难的堕落少女。第二种人,是中年女人对眼下三位女孩身份的主观定义。散落一地的白色药丸,女孩们争相吞食药丸的动作,以及她们趴在地上的神志不清和胡言乱语,是中年女人手握的书面证据。接下去,中年女人就很坚决地走了出去,找到了她工作岗位上的固定电话,然后毫不犹豫地摁下了一个由两个1和一个0组成的三位数的电话号码。

一刻钟的功夫不到,上面的三个数字“110”,便招来了一帮身穿制服的警察。他们兴致勃勃地蜂拥而至之后,就把女孩们当成吃毒人员,送进了呼啸而来的警车。女孩们吃剩下的药丸,也以证物的身份尾随其后,直至进入公安局,才与主人分道扬镳。女孩们被架入了审讯室,药丸们跑去了药物分析室。结果使人震惊。就在缉毒民警准备好了激动的情绪,打算在这晚的猎物身上有所丰收时,紧随而至的药物成分的分析成果,和女孩们在审讯过程中死不开口的情形,使这晚所有参与了缉捕行动的警务人员,面临了一个不愿相信的事实——中年女人诬告了涉毒嫌疑人。女孩们贪食的,不是让人亢奋不止的毒品,而是一伙可以在一夜之间就能置她们于死地的安眠药。

就这样,一个完美的自杀计划,由于在执行过程中遭遇外人的多重干涉,最终以自杀者被送进医院的手术台上洗胃而告结。为了提高人民警察在广大市民心中的形象,这一起事故,被公安局的领导当成了一项为人民服务的完美业绩,通知了新闻媒体。于是第二天,一则主要内容为“三个活得不耐烦的花季少女,被一伙见死便救的人民公仆无情地剥夺了她们选择死亡的权利”的歌功颂德式的新闻,就像泛滥成灾的洪水一样,淹没了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那个报假案的中年女人,也趁机戴着媒体给她塑造的英雄嘴脸,走进了每一位见过此报道的市民的眼中。可是对此事真正感兴趣的人,却只有两位读者。

面对这则报道,两位读者都以各自的方式,表达了对女孩们自寻死路的惊讶不已。其中一位读者,是女孩们的同窗好友,这个女孩在阅读到三个熟悉的姓名时,立即用这样一句话“为什么没有我?”,阐述了对她们的愤怒之情,之后她就没有再读下去。另一位读者,是一个年轻男子,他是女孩们的语文老师,他在阅读到三个熟悉的姓名时,也说出了“为什么没有我?”这样一句话,不同的是,愤怒在他脸上拥有的面积只有20%,痛苦不堪霸占了余下的4/5。但年轻男子并未效仿第一位读者的行为,因情绪失控就毅然抛弃余下的内容,他耐心阅读完了全部的文字,并且还成功地转移了关注焦点,重视起了报道上的另一位女主人公——举报三位少女的中年女人。这个时候的中年女人,正在名气的喜悦当中不断地更衣沐浴,所以她也就无法立刻见识到命运对她暗示的不幸。

第三天清晨,一具已经死去了几小时的女尸,现身在了先前那家旅馆的收银台上。死者,就是前一天那位备受媒体欢迎的中年女人。她是在趴在桌子上休息的时候,被人砍裂后脑而亡的,凶器是一把遗留在死者脑袋上的斧头。杀人动机的排查结果显示,两日前被死者救下的三位少女,作案的嫌疑最大。接下来,她们生不见人的现状,也在一定程度上验证了这种推理的可行性。无奈追捕的最终结局,却背叛了所有人的先见之明。办案人员成功抓捕的,不是他们想象中的三个活蹦乱跳的少女,他们捕获的,是三具短斤缺两的女尸。法医解剖的结论指出,死亡的有六条人命,砒霜是少女们断气的罪魁祸首,但它可以拒绝承担尸体残缺不全的责任。于是侦查就在这里陷入了僵局。

有一种这样的假设,女孩们是吃砒霜自杀的。理由如下:女孩们在三天前的自杀活动中,求死心切,谁知中年女人未曾让她们如愿以偿,于是他们就怀恨在心,决定杀死中年女人以泄心头之恨。所以她们这次服用砒霜的行为,不仅仅是畏罪自杀,更是为了完成之前失败的自杀。可这种解释立马就遭到了事实的否定,第一,它无法说明女孩们留下三具这样的尸体——一具被剪掉了嘴上的双唇,一具被割下了胸部上的乳房,一具被挖掉了阴道外口的阴唇的缘由;第二,如果女孩们是自杀身亡的话,那么死者身上那些不知踪影了的肉体组织,又做何解释呢?而且死亡现场也未发现切割尸体需要的刀具。

显而易见,三个女孩用砒霜自杀的假设不成立,她们复制了中年女人惨死的命运,同样死于一起谋杀。可什么样的凶手,才舍得对年轻貌美的她们痛下如此黑手呢?虽然女孩们的下体不存在处女膜,和她们都怀有一个月身孕的现实,可以提示办案人员,她们有被奸杀的可能性,但她们死后的肉身上,却并未留下被阴茎强行交配过的蛛丝马迹,所以奸杀行也不通。侦查,在此穿上了扑朔迷离的外衣。这种情况,直到一天之后,一个女孩跳楼现象的出现,才有所改观。

这藐视又是一个不怕死的少女,可她却似乎并不想要自己的命。当她在站在学校教学楼楼顶摆好了跳楼的虚张声势之后,她没有立即勇敢地往下跳去,而是以自杀为条件,要挟脚下围观的群众派出一个代表拨打“110”报警。接着她又大言不惭地扬言,警察不来她就不会给他们表演跳楼的动作。显然这个女孩是在多此一举,因为她跳楼的企图刚一被人发现,立马就有人通知了警方,因此她的这番话,就把仰望她的人群弄了个不知所措。很快女孩就觉察出来了观众对她的言行动员了茫然不解,于是她就觉得有必要为自己的表现辩解一番。女孩是这样自我开脱的,她说,我心中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我认为自己不能自私地把它带进棺材,但告诉你们又肯定无人相信,所以我只能对警察说。

警察是有备而来的,在及时赶来的路上,他们就已商量好了劝说女孩放弃跳楼的花言巧语,可女孩没有给他们开口对她说甜言蜜语的机会,他们一出现在女孩的眼皮底下,还未来得及豁出口腔内的内容,就被女孩的言语打了个措手不及。女孩是这样对他们宣称的,她说,我知道你们想要说什么,我是不会听信你们的谗言的,所以你们就别枉费心机了。你们给我仔细听好,女孩接着说,现在,我要一口气对你们说出四个不同性别的人名,然后所有人就听到了四个发音不一致的姓名,三女一男。女孩遵守了对围观群众许下的口头诺言,她在说完想要对警察说的话之后,立马就奋不顾身往楼下跳了去。

女孩提供的四个名字,有三个名字的主人早已见了阎王,她们就是死于砒霜之手的三位少女,所以最后那个代表男性的名字,是唯一让民警们接触了陌生感觉的姓名。在对它进行了一番明察暗访之后,办案人员看到了一张为人师表的脸,并且在第一时间内冲到了它的主人面前。这是一个年轻的男子,他似乎知道自己的性命在劫难逃,所以当一伙全副武装的警察用枪口包围了他的家,打算一拥而上对其实施抓捕的行为时,他不但没有发挥求生的本能,企图逃跑,反而敞开家中的大门,一副束手就擒的样子坐在一张椅子上对门外的警察大声喊话,他是这样喊叫的,他说,我知道你们迟早都会找到我的,我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你们不用畏手畏脚,我是手无寸铁地坐在这儿的,你们尽管放心杀进来把我带走,我心甘情愿接受自己的罪有应得。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校园性侵自杀嫌疑社会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1钻
  • 江西省作协会员,作品见《ONE一个》、《读者》、《美文》等,发表小说作品共四十余万字,获各类全国性小说征文奖三十余次‍。
  • 江西省作协会员,作品见《ONE一个》、《读者》、《美文》等,发表小说作品共四十余万字,获各类全国性小说征文奖三十余次‍。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
  • 18600
  • 16
  • 168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