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荒冢雷雨夜悲歌
  • 点击:662评论:22018/04/13 06:13

半夜,他被一声低空炸雷惊醒。

想起了当晚发生的倒霉事。

在雨前,他急忙逃离夜钓场,途经墓地时跌了一跤,失落一部天翼手机。

那是亡妻留给他的遗物,虽然只能通话和发短信,但是,女儿給他的小米手机,都无法取代它。

那部手机的响铃,是周冰倩首唱的《真的好想你》,那首抓心挠肝的歌曲,总是让他想起英年早逝的爱妻…..

这会儿,他打开小米,给天翼通话。在雷雨声中,隐约传来“真的好想你!”的颤音,如泣如诉,柔情百转。

他好心疼:他担心在暴雨中,手机零件会报废;他担心手机没电,发不出声音来,无法去寻觅……

深夜十二点,他又用小米给天翼通话,那部沉溺于泥水的手机,还在哭泣着“真的好想你”。

他一忽身起床,穿雨衣、拿雨伞,决定连夜冒雨,循声去寻找手机。

雨越下越大,雷越来越响,雨伞撸杆,雨衣飘飞,他变成个落汤鸡,在天地间游泳。

凌晨一点半,他在雷雨声中,又给天翼通话,手机还在哭泣:“真的好想你!”,随后,传来急促呼吸声。

“您的手机没丢!深更半夜,它把我吵醒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他毛骨悚然,不知是自然的谐音,还是巧合的缘分,那是他有点耳熟的声音……

他一路上,心中有些发毛,他前行的目的地,不能不让他心生恐惧。那是一片荒草丛生的乱坟岗,而且又在深更半夜的时分,还是个霹雳闪电的雷雨天……

此时此刻,有一个女人,正站在乱坟岗的一棵歪脖树下,落汤鸡似的浑身簌簌发抖。

她一双眼睛和整个心思,都倾注在手心中那枚小小的手机,她巴望着屏幕再一次闪亮,随后响起“真的好想你!”那凄切的歌声。

这既是她热切的希望,又是她排除宛如黑夜般无边恐惧的心理措施。她盼望丢失手机那个人快点儿来,并且那个人就是她朝思暮想苦苦等待的人。

她与他,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是,她刻骨铭心地惦记着他。

一年前的夏秋之交,她带着三岁的儿子,在通往高速公路南口的240次公交车上,遇到一个钓鱼人,看样子五十来岁,皮肤黧黑,五官端正,年轻时定是个黑珍珠般的美男子。

他与同坐,而且她也有钓鱼的爱好,本想同他谈谈钓鱼的事儿,但见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也不好意思主动搭话,倒是她那个可爱而又顽皮的儿子,开始替她公关了。

她那个小男孩儿,生得十分可爱,白白净净的脸蛋儿,笑起来现出两个小酒窝儿,一双大眼睛很有神儿,活像两汪葡萄水,特别讨人喜欢。

他先是冲着他笑,随后,来竟然用他的白胖的小手,抚摸他黝黑铮亮的手背。

他的妈妈发现孩子的动作,连连道歉说:“这孩子真烦人,总是自来熟,对不起,大哥!”

在她道歉的瞬间,他认真地看她一眼,她从他的眼神儿中,似乎看出他的惊讶和赞许。

他把孩子的小手握在掌中,说道:“这孩子真可爱,我喜欢!”

她娘两个长得一模一样,同样的眼睛,同样的酒窝,同样的白皙,同样的天真……如果小男孩儿,可用英俊可爱来夸奖的话,那么,她的妈妈,就应该用俊俏靓丽来赞扬。

“他这么喜欢我的孩子,那他对孩子妈如何呢?”她这么胡想着,心有些乱。

240公交车快到终点时,那女人问司机:“师傅,请问:到高速公路入口,在哪站下车呀?”

“你坐错车啦!去高速的路,早就封死了,在哪站都不对,回去坐351吧!”司机回答时,有些粗鲁。

“呃呀,那可咋整啊?还等着接人呢!”她颇感为难地说:“不是水库边上有条小路可以到高速入口,您知道吗?”

“不知道!”司机明显地不耐烦了,“嗨,告诉你回去吧,一个女人抱个孩子,在荒郊野外,游荡个啥呀!”

司机的态度虽然粗暴些,但是,他的话也不无道理。那里是人迹罕至的郊外,一个恶性案件频发区,而且不容忽视的,那个小男孩儿那么可爱,男孩儿他妈又那么漂亮,这能不增加危险系数吗?

她要找的那条小路他知道,但是,由于下面的原因,他并没有立即告诉她:“我知道。”

那条路很偏,是一条高低不平的土路,平时一天也没有几个人经过,经过的多半是捡破烂的和下地干活儿的,以及像他那样的闲来无事到湖边垂钓的人,一般穿着稍微体面一点的年轻人,谁也不肯在乌烟瘴气的土路上,风尘仆仆地赶路。

那条路很险,是一条很不太平的邪路,曾经是劫财劫色恶性案件的高发区,除了无钱无色的老丑人员,放心大胆地通过外,有财有貌的中青年人,都不免有些提心吊胆……

他生性爱冒险,一生中也多次历险。他的顾忌,不是一般意义的胆小怕事,而是另有深层次的原因和长远的忧虑。

他一向是自我感觉良好,对自己人缘特有自信的那种,他天性善良,对人的关心,具有绝非常人可比的真诚和细致。

这不是他自作多情、自吹自擂、自以为是,而是他近乎病态的温情所致,有些人和事,他不过问则已,一旦过问,就当作心事,认真对待,完全彻底,由此派生出感人至深的人格魅力,更令他本人忧虑——他是个中年丧妻发誓不娶的男人。

从表面看来,或者就事论事,这是当好人、做好事;可是,从长远看,从实效看,却未必如此,经常引发意想不到的恶果——这让暗恋他的女人感到精神痛苦。

他的这种心态,可能旁人很难看懂,甚至觉得匪夷所思;但是,只有他自己最清楚,这种近乎病态的柔情,无论对人对己都贻害无穷!

近来,这种心态有增无已,我特别惧怕同女人交往,尤其是为女人排忧解难的事,能躲就躲,眼不见心不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在终点站,抱小孩儿的女人下车了,她茫然四顾,愁容满面,他的“铁石心肠”有些动摇,他很想说,跟我走吧,我知道那条路。

她看他一眼,明知故问地说道:“大哥,您去钓鱼呀!”

她本来再加上半句话,他的“铁石心肠”就土崩瓦解了,可是,她没往下说。

“啊,钓鱼!”他答道,转身就走,再没说什么。

到湖边钓场,得先走一段高台路,那是紧贴一幢大楼院墙外的小路,路很窄,只有半米宽,路旁就是一条一丈多深的壕沟。雨天路滑时,胆小的人不敢走,稍不小心就滑到深沟里。

他默默地走了一段路,回头一看,不由得心头一颤:那女人竟然悄悄地跟来了!

她一不小心,被横在路面上一根木棍拌了一下,她本能地向墙边一倾,用身体护住孩子,她的头在墙上磕了一下,她叫声:“大哥!”

这时,他再也不能置之不理了,他返回身走到她身边,问她:“碰着头了吧?”

她说:“不要紧!大哥,这条能到高速入口吗?”

“能,只是不好走!”他说,“司机说得对,那不是你们年轻女人走的路!”

“我不怕,我能吃苦,我胆子大!”听这口气,绝对不像她这样漂亮女人说的话。

他一看,她赤脚穿着二寸厚跟凉鞋,不禁眉头紧锁,暗自思忖:“穿这种高跟鞋,怎么走前面那条三里多崎岖不平的土路哇?抱着个大胖小子,一会儿脚出汗,直打滑哧溜,就等着摔筋斗吧!”

“路还挺远的,不好走,你穿这种鞋也不行啊!”他想到鱼具兜里一双没上脚的新布鞋。

那是女儿从美国买来的,是男女两用的便装布鞋。因为这双鞋,父女俩曾暴吵一架。

原因之一是,价钱太贵,相当于人民币四百元;原因之二是,款式太怪,鞋后跟抠个三角形的空穴。

女儿说爸爸老土,在国外这种鞋很时兴,青年男女都喜欢穿;临了,他屈服了,答应穿,只是不在闹市穿,决定钓鱼时穿。可是,一到水边儿,又舍不得穿着新鞋,去跋踏泥水,于是乎这双布鞋,就一直原封不动地放在渔具袋里。

“那咋整啊?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上哪儿去弄双鞋呀!”她嘴一撅,又爽朗地笑了:“也怪我,穷嘚瑟!不就是见个半大老头吗?还臭美个啥呀!?”

听她的话,她好像去相亲,而且很可能还是个年逾花甲的初老男人。

“他是谁?长得什么样?有多大年龄?”他情不自禁地想着。“关我个屁事,眼下燃眉之急是,得解决她穿鞋问题!”

他刚吞吞吐吐地说出那双鞋,她眼睛一亮,自来熟地说:“好哇,有救啦!快快拿出来,我试试!”

他从精致的软包装取出那双新鞋,她顿时傻眼了,喊着:“哎呀,妈呀,这么新,这么高档!这种鞋,我听说过,很贵呀!这我可不能穿哪!”

“为什么?”解释道:“那是新鞋,没上过脚!”

“就是因为这个,我才不穿呢!”她红着脸说:“我没带袜子来,光着脚穿过的鞋,别人以后还怎么穿哪!我是汗脚,那个味呀,连我自己都烦!”

“没关系,穿吧!”他安慰说,“真的没关系!”

“什么叫‘没关系’?”她不解地问。

“没关系就是‘没关系’,就是不在乎的意思!”他平静地说。“先试试吧,”

他递给她一块湿巾纸,她擦擦脚,嘴里嘟囔着试鞋,不大不小,正合适!

她千恩万谢之后,问我一个很敏感的问题:“大哥,家里还有什么人哪?”

“孩子都在外地工作,”他故意说得很平淡,不再涉及别的。

“大哥,你很喜欢钓鱼吗?”她扭转了话题。

“很喜欢!”我答道。

“您是钓鱼高手吗?”她问道。

“不算,但是,还行,懂得点门道儿,”他答道。

“有机会的话,我可要鉴定一下呦!”她说这话时颇有几分得意。

“这么说,你也会钓鱼喽?”他惊异地问。

“您应该把‘也’字去掉,就剩下‘会’了!”她不动声色地说,“不瞒您说,小妹打过全国钓鱼比赛,还拿过名次呢!”

“啊,遇到高人啦!”一听说她爱钓鱼,他就不后悔为她领路了,甚至也不再嫌恶那条土路的崎岖和‘漫长’了,准备与她畅谈一番垂钓的事,随即问道:“现在,你还钓鱼吗?”

“不钓了!现在听到‘钓鱼’二字,我的心就打颤颤!”不料,她把刚开头的话题,又给封住了。

接着,我听到一个负心男人,欺骗这个美丽而善良女人的故事。

她叫齐晓丽,家住长春郊区齐家洼子,与丈夫经营两个由鱼塘改成的钓场。三年前,在儿子刚满月那天,丈夫因车祸过世了。

丈夫过世后,她家的垂钓生意,反倒意外的火起来,有几个年轻的渔友,几乎天天泡在池塘边。其中,有一个手脚勤快、能说会道的河南人,还主动帮助她经营养鱼塘。

一来二去,日久生情,单纯、爽朗的晓丽,竟然与那人同居了。

可是,时过半年,那人把晓丽家全部家资(除了鱼塘外)席卷一空,突然在人世间蒸发了。

从那时起,思维简单的晓丽特恨爱钓鱼的男人,尤其是年轻的垂钓者。

晓丽在精神空虚、低迷时期,曾一度沉迷于网恋,结交都是一些半老和初老的男人。她对同龄或者比她更年轻的男人,始终怀有恶感和敌意!

此番她抱着孩子行走在人烟稀少的乡间土路上,只是为了去会一个网恋的老情人,她这种单纯、率真、浪漫之举,表现出令人担心的轻信和幼稚。那正是她上当受骗的性格基因。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手机雷雨哭泣言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江飞泉5进士2018/04/13 23:31:37
    • 分享到:
  • 好吓人,还以为是恐怖小说呢?
  • 多谢飞泉文友的雅赏! 这确实是一篇爱情加恐怖的小说!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2星
  • 2钻
  • 大学教授,写作徒工,学理爱文,专业不精,心地善良,交友坦诚,走南闯北,酷爱旅行,亲近自然,山水放情,生活简朴,低碳人生
  • 大学教授,写作徒工,学理爱文,专业不精,心地善良,交友坦诚,走南闯北,酷爱旅行,亲近自然,山水放情,生活简朴,低碳人生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9
  • 50700
  • 156
  • 32030
  • 曾在邻家文学社区有幸拜读过欧阳德彬先生几篇与“鸟城”有关的中、短篇小说。这些文章中都带有固守传统文人意识的主人公与发展势如破竹的鸟城这对“旧”与“新”之间的矛盾。今日,在品阅完杨点墨女士这篇书评后,个人感觉欧阳德彬先生的“鸟城系列”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打工文学”相比,更多了些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厚重的话题让读者咀嚼出社会嬗变之际的生活不易及观念冲突。

    黄元罗漫步在鸟城的边缘

    2018/6/21 8:46:51
  • 真诗,真心,惟刘郎。和之: 有心此一刻,麦田无限风, 春秋时过往,熟生几就空。 有鸟飞天外,只在窗棂中, 此际高枕熟,依稀十八葱。

    水去先生工业雨丝

    2018/6/15 21:14:57
  • 作者分享的小故事充诠释了人生过客的道理。不管是暧昧关系还是君子之交,基本没有好的结局。也许正因如此,生活才要每天新鲜过,欢乐过。喜欢这种每天都充满精彩和未知的生活。不过建议作者可以捋一些故事的顺序,由第一节故事引出第二节故事的主角,以此类推,阅读起来会比较舒服。

    撩妹的女子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6/15 15:10:04
  • “不止香港有,深圳也有鹰”。不是观鸟人,写不出这样的文字。前时南兆旭先生送我一本《十字水自然笔记》,将花鸟虫鱼玩活泛了,自然好看,书好看,南昆山十字水自然也就看好了。深圳文化人煞是有招,值得学习。

    因特虎老亨深圳的鹰

    2018/6/15 8:19:26
  • 什么是文化,文化依附在哪里?文化是生活习惯和心理意识的汇集,文化你我生活的点滴中,在草根生活的琐碎中。刻意的,伪装的,远离生活的那些文化,如同无根之萍,不会成为一棵树,更不会成为一片森林!而邻家会!也许100年后,我们已经告别了这个世界,我们留给这个世界的痕迹越来越少,但邻家的痕迹会留着。人们了解我们,不是通过官方的正史,而是通过邻家的文字,这才是我们心灵的流露!

    昆阳森林活法 ——我与邻家文学社区

    2018/6/14 9:47:56
  • “梦想”二字萦绕嘴边,这简短的两个字凝聚了生命所有的力量,梦想是美好的,但实现梦想的道路是曲折的,双耳失明的贝多芬,在那么恶劣的条件下,还能创造出世界之绝响,物理学家霍金,在身体遭受如此折磨的情况下,还坚持为科学做贡献,他们为了梦想,无所畏惧,无数人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遭遇了无数曲折,但我相信只要坚持努力,脚踏实地朝着梦想去攀爬,一步一个脚印,梦想之花一定会绽放出灿烂的梦想之花。

    欣欣​请叫我新农民

    2018/6/13 11:36:28
  • 在规范文辞文旨的传统严肃文学与驰骋创想快意书写的新兴网络文学之间,好恶评价之不同有如天渊,判若云泥,但是可以预期的是:最终大家还是会合流的。金敦兄的这篇《鹏城臻情》第一次发在邻家时审核未予通过,因为太过“网络文学”,经过修改,现在终于通得过了。网络说书会越来越升级文字水准和审美情趣;传统的纯文学,也很快会从新兴的网络小说中找到自己的价值的和出路。我个人看好两者的相互学习与渐行渐近。

    因特虎老亨鹏城臻情

    2018/6/13 8:23:11
  • 在现实中,贫穷会令绝大多数人把理想设得很低,不敢放手一搏,因为害怕再过一无所有的日子;极个别的则孤注一掷并成为他人眼中的幸运儿。观念差异让两类起先有着交集的群体渐行渐远。庆幸的是,文章中的王小千、张哥等人,他们在陪着深圳一起向前大步奔跑的过程中,自始至终都未丢弃“善”之本性,让读者看到温暖。

    黄元罗深圳故事

    2018/6/11 8:37:32
  • 这是一篇完全配得上深圳的深圳故事,也不负改革开放这个宏大的时代命题。人生的有道与无常,机遇与努力,随缘与追梦,明做派与潜规则......在小说中一一呈现,明、灰、暗交替,活色生香。是从中国的视野写深圳,是从全球化的格局写深圳,是从地域的、经济的、人文的三维写深圳,也是从深移民与深二代、深圳三代交融碰撞的角度写深圳。大时代与小人物,好故事与好细节乳水交融,作品中多处心理刻画与对话描写妙到毫巅。惊艳!

    孙行者深圳故事

    2018/6/10 13:52:05
  • 独特的生活经历本身有价值,出之以文字,自然也有价值。新加坡,对于中国写作者而言,似是一个文学上的空白地带。多数中国人只是从旅游常识的角度泛泛了解它。此文有补缺的意义,而且写得质朴、生动、细腻、勾人,几个书写对象的选择,也颇讲究。写出了新加坡的味道,也写出了普罗大众感同身受的人生况味。对新加坡人情世道的描写与发掘,若再丰富些、再深入一些,更好。个别字词句上有些小差错,可订正。

    孙行者新加坡那些事

    2018/6/10 9:31:10
  • 新诗人写古诗人,将对杜甫的敬仰之情抒发得淋漓尽致。谋篇布局很讲究,技法娴熟。善于营造意象,语言精美。咏叹环环相扣,情感充沛,思绪悠远,写得很有耐心。是一组好诗。不过,行数似可精简若不必写这么长,以避免意境上与情绪上的重复。另,个别句子在语法与分行上似有瑕疵,请斟酌。

    孙行者小长诗:怀老杜

    2018/6/10 0:15:51
  • 故事讲得好,有深圳的味道。对于宾馆的经营之道,写得生动,作者宛若道中人;对世相人心的拿捏也颇见功力。语言老到,有自己的风格。是佳作。不足之处是:1、小说三分之二以后的部分,不如前面写的那般从容细腻,略显仓促。2、对苗苗独特性的塑造有点套路化,似新却旧。3、结尾过于刻意,反而失真。

    孙行者深圳的苗苗

    2018/6/10 0:01:27
  • 人与动物,谁更灵长,当真分属于互不相容的两界?善与恶的边界何在,其载体能以屠刀和佛珠区分吗?何为好事坏事?何为好人坏人?不妨在屋檐下看看,在左邻右舍中看看,在七尺之外的山水间看看。天、地、人,规律与世道,是值得文学探究的永恒之谜。本作品构思讲究,有民胞物与之情,有以小寓大之心。

    孙行者屋檐下

    2018/6/9 15:34:04
  • 除了有共性之外,为农之道,也可因人而异,为商之道,也可因人而殊。新农业,新农民,这是中国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值得一写。本文行文质朴,笔下含情,颇为动人。作者的故事,是个有价值的个案,可视为大变局的一个注脚。

    孙行者​请叫我新农民

    2018/6/9 15:16:10
  • 痛点题材,抓住了社会关切——这是主线;另有辅线潜伏,折射社会变迁。叙事从容,在时间的维度(过去与现在)和人物的经度(我、老婆、儿子、孙女、其他人等)上游刃有余。语言讲究,有泥土味儿,也有钢筋水泥味儿,既老派也时尚,不乏幽默感。小作品里有大乾坤,好看。精品!

    孙行者起跑线

    2018/6/9 13:41:1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