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阳
  • 点击:1468评论:122018/04/16 11:59


一.

这件事发生在上年秋尽时节,校长因公务繁忙,委派我这半个秘书到深圳参加一个教育高峰论坛,临行前,在深圳金融行业上班,偶尔联系,畅聊花边新闻的大学同学K君给我发来信息,叫我来时务必去在深圳某局上班同是大学同学明帆那里。我以为他只是想借此机会,由他做东,与我、明帆三个人来个简单的聚会,畅叙往事,然细看“务必”两个字,心不由得觇敲起来。

而且毕业以来,七年过去了,我与明帆谁都没联系过谁。一联系就麻烦人,这就像伊坂幸太郎说的“大部分人被问‘你还好吧?’的时候都会回答‘还好’,因为回答‘不好’也需要勇气。”我这样做,说实话,还真需要一番勇气。

我到了深圳才联系他,事先掐准了高铁到达的时间,下午六点半,已经过了下班点。他接到我的电话不惊也不喜,知道我的“醉翁之意”后倒是沉默了几秒,我差点就说不方便那就算了。他语气平淡地叫我在地铁岗厦站等他,他稍后就到。然而,直到七点半华灯初上我们才见上面。虽然七年不见,我见到他时也没有多大感慨。我以为他住在岗厦所以才叫我在岗厦地铁站等,没想到还要坐地铁,估计岗厦离他工作的单位近。

我们在水贝才下。出了地铁,两次靠左走,我跟在他后面,随着人流进入一个潮湿如回南天的城中村,然后七拐八弯到了一栋六层高的居民自建房前。房子的对面是片树林子,我无意间抬头发现,房子南面墙在浮动,萤绿萤绿。走到下面近处才看清,原来是爬山虎。我在他后面,因为一路上我们没说几句话,又都是平淡无味的客套语,直到他说到了我才回过神。也就是在此时,我扫视周围,房子的门口白炽灯余光刚照到的正对着的树林子里有一座旧坟,坟墓还砌了水泥围边。我颇为惊讶,如芒在背。

他住在顶层,门号是608。隔壁屋的鞋架摆在外面,居高临下都能闻到潮湿的又莫可名状的类似臭肥的气味。甫一推开门,一阵蒸热浓稠的臭味好像在里面困很久了似的,劈头盖脸地奔涌出来,我差点没被熏晕过去,但又不好说,心里暗想入乡随俗吧,接下来只当是“入鲍鱼之肆,久闻而不知其臭”了。转而想到出门在外能有个落脚地,省了找房子、回去报销费用等诸多麻烦,心里什么都顺了。然而房间的景象顿时让我汗毛倒竖,触目所及都是“极简主义”。十平米大的房间实在干净极了。床、电脑桌、被褥、枕头、竹席,小衣柜,高脚塑料凳、窗帘,数量皆是一,电脑桌上搁了一本书,外封面不见了,而内封面蒙尘了,是费孝通先生的《乡土中国》。厨房水槽的墙上挂了只蓝色小篮子,估计是前人留下的,里面放了牙膏牙刷。厨房用具碗筷、电磁炉全不见。我被这实实在在的“极简主义”震撼到了,于是客气地说:“在楼高、房价高、物价高、最低工资标准高的深圳,看来机关人员单位也很难兼顾得到啊。”眼睛快速扫视已经铺在地上的黄蓝镶嵌的泡沫垫子,心里佩服他的办事效率,暗以为这也是“极简主义”的作风了。

他的脸刷地红到脖颈,血管条条浮凸,先是有些难为情,而后用鼻子笑着说:“我哪算什么狗屁机关人员,就一合同工而已,人家机关人员才不住这地方呢。”说完,他的眉头顿时浮上一片阴翳,脸上的红色悄然黯淡,颇有自嘲的意味。

我以为自己是哪壶不提提哪壶,便觉得心里有愧,转了话题:“现在像你这么爱干净的男人是稀奇物种了。”

“那是闲着没事。”他说。

我以为他会跟我发表关于“极简主义”在当代社会的生存意义,可完全误会了。只见他把头深埋进破行李箱里,露着粗黑的脖子,准备拿衣服去洗澡了。他撅着屁股的样子使我油然生出陌路之感。我把单杠小行李箱竖起来,靠在墙上。现在虽说深秋了,但还不冷,洗澡不需要热水,出门可以穿短袖,最多加一件长袖衬衫,晚上睡觉吹点风扇就刚刚好。我这人怕冷又怕热,加上还有个坏习惯,睡觉怕生。

他在厕所洗澡时,我推开另一扇油了银色油漆的铁门,赫然发现外面竟然还藏了一个刚够肩膀宽的狭长的小阳台,铁条加铁丝网围着,与眉齐平的铁条上挂了两花篮,里面没有花木,右面墙墙壁上的防盗窗上还绞附着两根干枯的三角梅花枝,断处斜平,头上挂衣服的铁链子空空如也。阳台外面原来没有墙壁遮挡,对面的楼是五层,第六层是三四间铁皮屋,但只建了一半,靠近这边的空着,这样就有了很好的采光,而且可以“放目”。铁皮下挂了一排的花花绿绿的衣服。我低头看到脚下有一盆绿萝,可是只有藤,没有叶子,看来城中村的老鼠是又可怜又猖狂。阳台夹角处结了蛛网,网上黏了干枯了泥色的虫尸。听到厕所拉门声,我赶紧关了铁门,准备去行李箱取衣服。

洗完澡,我躺在床上,双眼紧闭,人却醒着,心无比的亮堂。我们依旧无话。分开时间太久,连低眉浅笑的小动作都像拉了很长的线,中间就是一只苍蝇的重量也会让两边支点承受极大压力,不知怎么开口,怕把握不住压折了。他的背还是跟原来一样,有点驼,不过两片肩胛比以前更加崚嶒了,给人感觉正一秒一秒地往内收,本来就很瘦削的头颅,夹在中间愈显得小了。他睡觉之前推开阳台的铁门,吹半个小时的笛子。我非常熟悉那首曲子,是日本宗次郎的《故乡的原风景》。笛声辽远空灵,却夹有缕缕忧伤,仿佛窗外的月色,忽明忽暗。他的笛声乘着晚风在挨挨挤挤的出租屋间游荡着。毕业七年了直到今晚我才发现他还会吹笛子,竟吹得如此好。我听得入神了。

迷迷糊糊中我被一阵阵有力且有节律的呱呱声吵醒。下午在阳台晾衣服发现,那呱呱声是给蓄水池抽水挂在竹竿上像匣子的机器发出来的,开始还以为是蛙鸣。他也会这么以为的吧,我想起了大学时期关于他那件把蛤蟆说成青蛙的趣事。

记得大三时,我们宿舍几个男生常常去学校西门后的水库钓罗非鱼,他没买钓竿,但跟我们去。有次在回来路上,天上下起了雨,我们几个加快脚步往宿舍楼赶,他却越走越慢,后来定住了。我们在不远处的墙下避雨,叫他快跑,他却若无其事地站在雨中,指着东面的天空说,快看,彩虹!我们都笑了,其中有个舍友朝他喊:你以为你是徐志摩吗!当时路边的小泥潭里传出了呱呱呱的蛤蟆声,他说那是蛙声,我们又笑了。只见他突然仰天大声吟诵起来。回到宿舍,他还不消停,全身湿漉漉也不找干衣服换,仿佛汪曾祺先生笔下的那位“哭圣人”,天地之间只剩下他和他的满嘴珠玑。后来我才知道,这一嘴珠玑出自他散文《听蛙声》。他当时很喜欢写文章,尤其喜欢写散文,盖因那段时间他迷上了周作人的“美文”风格,文章充满“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复古色彩。这篇《听蛙声》就是其中典例。

我横竖睡不着,嘘然四顾墙壁上微黄的便利贴和空荡荡的出租屋,心里不由得开始一番“均势外交”:一是觉得此举搞笑,一是佩服他的极简。这狭窄的出租屋就是诗意的栖居之地。王小波说,我们拥有一生一世还不够,还有拥有一个诗意的世界。而他就是这个“世界”的“王”。他不仅拥有它,还牢牢掌握它。

第二次醒来,透过银灰色的窗帘可以知道窗外已经晨光熹微了。


二.

第三天论坛只是上午开会,我在会上作了发言,题目是《论新时期教育与人心人性人文之关系》,倡导教育要回归本真状态,本真状态就是教育从上到下、由里及外都要从师生人心人性出发,遵循教育规律和人的认知发展规律。一言以蔽之:以人为本。我的发言获得与会专家的交口称赞。散会时有好几个已经到了知天命年龄的专家拉着我说些“深以为然”的话,其中两个要了我联系方式,还夸我自古英雄出少年,是教育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将是“本真教育”这个领域的领军人物,恨不得将我“延致门下”。不过他们不知从哪里了解我的“底细”后,都对我敬而远之了。

对这种现象,我早已经习惯了,学校清洁阿姨、打饭师傅,就连那些部门主任都对我客气十分,不过是因为我给校长干活,他们看人下菜碟罢了。古人有云,“宰相门前七品官”嘛,我要是认真就输了。

我下午回来,B君还没下班,对于明帆的行为我至今积了几天的疑问,于是给K君电话。

“平时很多人过来明帆这里吗?”我劈面就说。

“没有。”K君不假思索地说。

“那你为什么叫我务必过来他这里?”我压低了声音,担心门后有人,蹑手蹑脚都到门边,通过门上的猫眼往外看。

“我在地铁偶遇过他两次,他一次站着,一次坐着,但不管站坐,他都面无表情,视线只落在一个地方,好像那里会开出一朵花。我见他这样,不敢上去打扰他,但又禁不住好奇心的袭扰,就一路跟到水贝,直到他出地铁。在这期间他的视线没有一丝的漂移。”K君说。

“也许人家在思考某个问题。”我说。

“我忘了说,他坐着那次有个孕妇就站在他跟前,他也毫无反应。”K君说。

“那你为什么叫我过来他这?”我不知道怎么接话,就重问刚才问题。

“你不是参加教育高峰论坛吗?那你就是教育专家啦,你还记得雅斯贝当斯那句形容教育的名言吗,教育是什么?教育就是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后面那小句忘记了,哈哈。你也知道,我现在整天就想着怎么拉人买理财产品,学校学的东西全还给老师了,早知今日,当年就应该拿这笔钱买理财产品,哈哈。言归正传,我想让你这棵教育专家树摇动他那棵榆木,你这朵教育云推动他那朵鱼鳞云。”K君操一口公鸭嗓,在电话那边笑嘎嘎地说。

“是雅斯贝尔斯。”我颇为无奈地说,他心里估计也跟明镜似的,这年头最不缺的就是“专家”了。

不过榆木还好理解,榆木脑袋的意思众所周知,但鱼鳞云跟明帆有什么联系就有些不解了,便问他:“鱼鳞云是什么鬼?”

“你见过会动的鱼鳞云吗?” K君颇为惊讶地说.

我说:“没见过,可是······?”见他这么说,自己只是替人跑腿的实情卡在喉头吐不出来。也因动了恻隐之心。然而让人改变是多么难的事,我这个“伪专家”心里可一点信心也没有。


三.

在回校前的那天晚上我被自己的梦吓醒了。我梦见他从外面推门进来,满身酒气,我正拉开行李箱的链子,准备找衣服洗澡。突然,他一个箭步过来,盛气凌人地说,你怎么敢动我的东西?!我说,你搞错了吧,这是我的行李箱。他说,我的!说完一把扯过行李箱。我死活不放,他瞪大两只铜铃般血筋通红的眼,抡起手中的啤酒瓶就往我头敲下去,我眼睛直直盯着划过来的啤酒瓶,人猛地醒过来,后背直冒冷汗。

“你睡不着吗?”他漫不经心地问,瘦削的脸消隐在漆黑中。

“没有,我刚刚做了一个梦,有点恐怖。被吓醒了。”我心有余悸,见乌漆墨黑中冒出他的声音,还以为刚才发生的事不是梦,差点没跪地求饶。深呼几口气后,脑子清醒了些,盯着头顶黑气弥漫的天花板,边说边尽力让自己脉搏平静下来。

  • 1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
  • 分享到:
  • 猜你喜欢!
本文所得 1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故里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4-19
  • 默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4-17
  • 默然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4-1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默然4举人2018/04/17 08:29:27
    • 分享到:
  • 《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犹如刘恒《白涡》的味道呢。《白涡》写职场的情,写高知的情感旋涡;《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写游弋社会底层懦夫的情,写醉生梦死的纠结。情色或色情,人类生活的一部分,重要的部分,仅次于食罢。情色或色情并非就黄色吧?或许伴着真伴着永恒。“雪阳”,折分开,或许都教人赏心悦目,各自的自然属性都有可欣可赏的成分也;码在一起呢?或许就排斥,就难免矛盾。欣赏并点赞美文。
    • 雪川2018/04/17 08:41:22
    • 分享到:
  • 由衷说一句:“雪阳,码在一起,或许就排斥。”说的真好!我就是想表达“矛盾”。赞赞!
    • 雪川2018/04/17 08:42:40
    • 分享到:
  • 题目本意也如此!
    • 默然2018/04/17 13:26:36
    • 分享到:
  • 先生的《雪阳》,精致的视角,轻盈的文笔,貌似随意却裹着深邃,切人之情感最敏锐最装的部分。欣悦拜读,喜不胜收,窃以为是邻家最小说的小说。
    • 默然2018/04/17 13:28:30
    • 分享到:
  • 抱歉,掉字了,直切人之情感最敏感最装的部分
    • 雪川2018/04/17 14:46:41
    • 分享到:
  • 回复

  • 社会主义不能光看大马路,要看城市的背街阴巷,看看底层生态!越是底层越是念及性事,越是直面性事。性,人之大欲,在底层,竟然会成为谋生的工具与手段,这是另样的生态,另样的平衡!
    • 雪川2018/04/20 10:34:53
    • 分享到:
  • 确实是这样

    回复

  • 作品可以用两个字概括:纠结,五脏六腑仿佛上了绞肉徒刑。让我看到矛盾体的触发和延伸,一个男人对情感和生存的质问。五味陈杂,打翻在地。
    • 雪川2018/04/19 11:52:51
    • 分享到:
  • 回复

  • 问好,作者叶京京。欣赏大作!写的很好!大赞! 学习了!
    • 雪川2018/04/17 16:39:11
    • 分享到: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12071
  • 12
  • 4650
  • 前度刘郎今又来!祝贺,我特别喜欢第一首,孩子的世界,我们无法理解,但我们知道,这个世界是单纯的,饿了哭,病了闹,喜了笑!相反,我们大人,越来越善于伪装自己,越来越神情严肃,仿佛我们大人单纯了,世界就会倾斜,骗子就会找来!其实,也许是我们大人真的想多了!

    昆阳森林白鹭和我们(外7首)

    2018/7/20 6:22:04
  • 读兄长的诗歌,只要读开头的几句,我就立马能够分辨出来。 那种韵味,独特。 最为奇怪的是,兄长的诗歌中穿插了那么多深圳的地名,而我,比兄长早来深圳十多年。我的诗歌中从来就没有任何一个地名。以后呀,兄长比我幸福,翻阅旧作的时候,那么多的地名,那么多的诗意和故事。 问好兄长,有空一起坐坐,喝喝茶,喝喝酒。

    子在川上曰大浪,下早新村

    2018/7/19 19:46:17
  • 本文专访对象“刘向阳”的奋斗史可算得上是若干深商成长历程的缩影,在商海浮沉二十多载的他,既有职业上的不断变化,也有身份上的数次转变。纪实类文学不好写,在情节上往往会因为过度求真从而弱化故事性,本文也存在这一缺陷。好在写的是深商故事,又跟深圳市福田区有关,参加比赛倒是有一定的优势,看好你哦。

    黄元罗​刘向阳:敢立潮头唱大风

    2018/7/18 8:51:09
  • 本期的邻家文弹很有料,我忍不住地大吃了几口。印象中,散文就是“煽情的文字”的简称,令人意外的是,待聆听完驿马先生的讲座,突然间发现,散文也有锋利的棱角。只不过,有些读者囿于眼界暂时没有发现这一特性,有些写作者缺乏迎难而上的勇气,致使这一特性渐趋淡化。期待驿马先生能在今后多创作些更为精彩的在场主义散文,为文学界注入更为纯正的氛围。

    黄元罗驿马:用文学去掉生活表象遮羞布

    2018/7/17 9:17:25
  • 一个人无论他的学历地位有多高、官有多大、背景有多好,如果不懂得如何做人、如何待人处事,一切都是枉然,小说《老兵》高大爷在角色转换中永葆老兵本色、老兵的高尚情操、闪光的思想和人品,令人肃然起敬,兵休也是一个人职业角色的转变,从一线转到二线 ,从忙碌转到清闲,从领导变为闲人,这一系列的转变是突然的,在他们心里是很难接受的,高大爷褪去的是军装,沧桑的是容颜,但不变的是植入骨子里的军人素养,值得我们学习。

    欣欣老兵

    2018/7/12 10:55:48
  • 这是一篇颇有讽刺意味的小说!浴缸就是生活里的梦想,可是在这繁华高悬的大都市,为生活而挣扎的人们,柴米油盐的事都难保,何处安放“至尊浴缸”呢?又何人能容你拥有“至尊浴缸”?看似滑稽的想法,在作者行文里却合情而合理,足见作者的功力。此文让人读来忍俊不禁的同时,又不得不慨叹,在深圳房价高企,租房纪录不断上涨的情况下,不要说租房族容不下一只“至尊浴缸”, 就是普通的有房阶层恐怕也是一种奢侈的拥用吧?

    叶紫至尊浴缸

    2018/7/12 10:37:44
  • 当文学写作重复光临我时,总是将我一分为二:一个我拥有善、良知和思考,另一个我塞满欲望、世俗和卑污。一部份文学作品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八个字的笼罩下,诞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另一部份作品则对生命相反的部份(就象白天和黑夜这两个部份)中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露出现世的真诚和悲悯。

    冲动的钻石这一年,药很苦

    2018/7/11 12:59:13
  • 每一列火车都承载着许许多多平凡百姓的梦想,这其中也许包含着是亲人对家乡的期待,游子对父母的思念,人们出行选择最多的交通方式就是铁路,而铁路不仅仅是运送旅客抵达目的地,更是承载着每一位旅客的梦想与情感。它把追梦者带入梦想的大都市,它把常年在外的游子带回母亲身边,它更是在传统佳节时把家人团聚在一起的纽带,小小的车厢却拉动着每一位旅客那对目的地热切的期盼与深情。

    欣欣暑假的火车

    2018/7/11 10:56:39
  • 读完此篇,感觉一段原汁原味的生活呈现在眼前,十分真实,甚至真实得有点让人不忍直视。一对生活在深圳的饮食男女,要谈钱,要做爱,要面对赤裸裸的现实生活。这篇作品的可贵之处就是行文坦诚不加矫饰,唤起读者对生活的反思。

    欧阳德彬原点(鸟城系列之五)

    2018/7/6 12:41:35
  • 这组诗从都市表层的细部着手,刺破表面的隔膜,抵达了一些隐秘的纵深之处。比如,都市街头习以为常的共享单车,恰恰像都市人一样身不由己。比如,在翻天覆地的建设之中,生活的痕迹很快就被抹去,人再也找不到自我。诗中意象若能够唤起读者的想象和思考,我觉得便是好诗。

    欧阳德彬工业雨丝

    2018/7/6 12:34:08
  • 这篇小说的取材很巧妙,故事紧紧围绕深圳的奇妙之地大芬村,既有商业性,又带着艺术气息。没有实地调查和与画师的交流,很难写出这一世界的隐秘之处。看得出来,张夏下了实地勘察的功夫,才让人物活灵活现,悲喜可感。归根结底,画师也是普通人,也被时代所裹挟,也带着普遍人性。

    欧阳德彬大隐隐于市

    2018/7/6 12:27:14
  • 作者以一个“创业小白”的视角,着力塑造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深圳儒商形象,打破读者心中“无商不奸”的认知惯性。在一座物欲横流的城市,商业成功的同时又心有人文主义情怀,实在难能可贵,这恰是文学作品中应该表现的人物形象。这篇小说的语言明白简洁,十分贴近深圳现实生活中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明白晓畅,顺滑到底。

    欧阳德彬儒商

    2018/7/6 12:11:45
  • 零零碎碎点点滴滴的叙述,悉心记录着那些交往过的女人,款款道出一段段风光绮丽的新加坡恋情史。其中的几位现代感十足的都市女性,个性中似乎还带着点《聊斋志异》女性中的柔美主动与放荡不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惹人遐想。

    欧阳德彬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7/6 11:33:42
  • 作者对老年人的心理有精准的把握,一个和蔼可亲的“老谢”形象如在面前,鲜活可感。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的切入点非常巧妙,透过一个善于烹饪和观察的“乡村大厨”的视角,折射深圳家庭的当下生活状态,通过典型性写普遍性。作者对都市家庭生活做全景式的描摹,又有所侧重,能展示深圳生活的某些特点,值得肯定。

    欧阳德彬人间盐粒

    2018/7/6 11:17:52
  • 内容翔实,细节动人,也勾起了我对童年岁月的回忆和共鸣。没有对故乡足够的热爱以及对父母的感恩之情,是绝对写不出这么接地气的文字的。农村生活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虽然清苦,但是孩子们很快乐,也很勤奋。现在条件好很多,却出现很多普通家境里的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互相攀比。李玉这样的文章,都可以被拿来对我们下一代孩子进行忆苦思甜的教科书了。

    张夏​老村旧事

    2018/7/5 15:18:2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