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鹅(长诗)
  • 点击:1936评论:42018/04/23 00:07

01

许是梦境。

我被一阵风送到遥远的湖心

在黄昏折叠前。

地平线埋入太阳的垂死头颅。

我在沼泽地挣扎,眼睑挂满蜘蛛卵与尘土

四肢被冰冻湖水瓦解

我被死亡监控。


霜冻和积雪压垮的枯枝倒挂

举着不甘的手指

在褪皮的树干,那被剥掉外皮的骷髅。

一切被充满棱角的绝望笼罩

我预感将被暗影尽情咀嚼。


我奋力游过浑浊湖水,到尽头。

——我看见了天鹅

一大群,白色翅膀的天使——倒映的白色巨塔

在未知的广袤水域中央。

它们不出声。它们是沉默智者

身边湖水亦如时间般沉默;它们像披着长袍的僧侣

点化墨绿天穹的额头。


它们有十二只,或十三只,甚至更多

我所说的只是概述,它们聚群而居

像我们宗族一样巨硕。

圣洁大地交出的白色棋子

天鹅们!天鹅们!

它们是白色磁石,吸走我冰冷的呼吸。


它们穿过蓝色天穹的脖颈

高擎着天穹的弧度;它们驶过天堂的波澜。

它们拨动朱红的掌

是仙女用竖琴拨弄着白色音符。


众神手掌间滑落的雕塑。

莲花阵中星群的舞蹈。


02

我被它们拯救。

作为猎手的部分,我耷拉着头颅。

我本能举起枪管,拉开保险插销,瞄准

我是动作熟练的刽子手

我对准它们,这是一次偶然猎杀。


我如此轻易被它们击败

它们无视我的愚蠢。

靠近它们,收起庸俗的想法

屏住毫无欲望的呼吸。

我只想看看它们——

我的爱人,我的孩子!


我是被它们宝石瞳孔忽略的

微不足道的过客

天使们从不需要向我请安。

很好,这没有惊动它们

当它们汲取山谷黑色的静寂

像勇士对峙群峰的肃静。

在红海花盛放的屏障外,它们

无意理会外来入侵者的偷袭。


“从不惧滚烫的枪口与子弹

演绎的密集画面

它们从不存在于猎杀的计划中

没有猎手可以轻易完成猎杀。”


03

它们踮着脚尖,无需他人告诫

这些芭蕾舞演员正欲出场。

它们时而梳理羽毛,高昂着雪白的颈部

巨大影子倒挂在乌黯的幕布上

雪白钢琴键罗列的迷人阵型。

它们舞蹈,旋转,定格

这是它们的独角戏。


它们垂下头,扎向冷硬的湖水

银色子弹般迅速掠过时间的纹路。

它们瞬息消失,在无边的旷野和群峰之下

像隐士从未来过。

而它们恰好成为隐士

在大地肩胛骨磨损的剩余位置

它们抬头,鸣叫。

白色意志力摇曳着彗星白色的腹腔

飞旋的脱缰野马的鬃毛

跳跃在逆转时光里。


我奋力游向湖的另一侧

——荒废的木舟搁浅的鹅卵石滩

我被救赎的力包裹。

那群天鹅,在我前面缓缓腾空

无数强劲的小型飞行器掠过脚下大地

它们搅动空气,翅膀如同

螺旋桨翻卷死寂的时间。

嘶鸣开始响彻高空,它们交流着,回望着。

我被耳际凝固的静寂压迫

我放下意识的枪管,插入冰冻的湖水。


起伏的树丛越来越远

像版图的钉子沉落污泥。

它们煽动强韧翅膀,白色的,六翼天使一般

脖颈冲向苍穹,额头弯成皇冠的弧度。


没有一片沼泽与黑暗能扣留它们。

死亡也不能。

这里不属于它们。

远方的天空和星群折射的光芒是

它们寻找归宿的理由。

它们在寻找。


04

它们在寻找。

落脚地。如同回溯记忆波段的时空扭曲

它们在荒芜的某个角落

凝视:俯瞰着弱小者

它们永不会被时间击败。

它们抱紧消歇的黄昏

在夜晚如网罩住它们前,它们是胜利者。

另一片水域,或被刻录为天堂之所

将接纳这些巨型天使。


沙尘掠起嘶吼的愤怒,咆哮

时间的钟摆一次次倾斜。

它们被灾难驱逐。

它们在意识到灾难莅临时

优雅向魔鬼说晚安。


我无法乞求被带走,我庸俗的魔鬼

不配成为同行者。我甘愿被遗弃

而我无法遗忘这样的故事

在一群天鹅与孤独的旅行者之间

在无法描绘的脑波般晃动的湖水与湖水之间。


我与它们短暂交汇于未知函数弧顶

坚硬数字无法计算的和弦

我亦如此,为万物赋予的意志力鼓舞

在芦苇和荆棘统治的沼泽地里

重拾勇气,站起,挺立。

在某个黄昏,白色巨像掀起的风暴

永远不会被遗忘。


05

多年之后,脑子激起终极梦境

我与它们重逢,在某个黄昏。

我想念它们多年

——我的孩子,我的情人。

在墨绿渲染的湖水展开的诡谲皱褶里。

我攀附枯枝与石碓,我凝望它们。


一只又一只,它们是棋子

钉住神置放的花岗岩棋盘

它们打破凝固的黑色、紫色的胶质黄昏

插在黑褐色围墙的白色旗帜

跟随星辰的振幅,在滑行。

䴙䴘或野凫,追随者们,失去踪影

它们被抛离,从不在一个维度。


白色想象:我在某个歌剧里触摸到

一群白色飞禽踮着脚尖

它们高傲的翅膀像天使的手

飞行器的螺旋桨或荷兰风车,在海边转动

不止歇,在风中。

它们没有走远,从水晶的梦境逃脱

修长脖颈的绅士,或淑女

它们是精灵,是天空的宠儿,被墨色湖面

倒悬的胜利者。


我被它们捕捉

心甘情愿。


06

Clo-clo-clo,一对交颈天鹅吸引我

我被光泽洗礼。优质的伴侣

让人类瓷器婚姻失色,它们是楷模。

忠诚远胜人类。暮光中与我相伴

白色卫士,眼里荡漾着语言的柔波

它们在呢喃,在相互鼓舞。

在废墟下浮起的白色岛屿

它们在岛屿之上。

“我要向你游去,我要托举你白色翅膀”

天使陨落前,闪电列举了形状

交出难懂的字母和词语——

我匍匐前行,沿着蛇形曲线

缓慢进入心的檀宫,它们站立的琴弦

墨绿色湖水,硬玉般坚韧

它们红色之心棉花般,柔软。


Clo-clo-clo,最后停留的天使凸起头顶

我辨认出恋人的本质。九月的黄昏

它们相依的灵魂诱惑我,它不会让爱人沉沦。

它们相互依存,交换的血液与肢体

白色羽毛张开的愉快倒影,是的

它们跳华尔兹,芭蕾与探戈

它们的身形与湖面交织的角度

反射天堂的光华。角质层与隆起的肉瘤

成为某种荣耀,湖泊此时广袤如海洋。


Clo-clo-clo,天鹅们!它们像被上弦的弹弓

投过深秋的檐角,它们是射手

抵达了我没抵达的靶心——

那只下弦月,它们高举胜利旗帜,绕场庆贺。

暗夜指令的执行人,退却而去

绝望地摇头,迟缓地颤栗。

星光从幽蓝的幕布漏下

凉透骨髓的水趟过,我的脉搏暂停。

我被它们赞赏。Wächter!Wächter!

我无需任何的指引。

我愿呈献我的肢体

还有语言,在看不见的时空中。


07

关于死亡,大卫王写下咏叹调:哈利路亚。

天鹅,或爱情,在牛皮卷发黄内页

奏鸣曲响起,四分之一音符勾勒着生命旋律

F调偏上,A小调偏下,滑翔的音乐史诗

Hallelujah,Hallelujah

幻像涌起:在柏油路尽头。琴行

歌剧院外面,一对天鹅,旋转的黑白钢琴键

在湖面弹奏,如肖邦。

它们掠过公园长椅,像久违的伴娘

大提琴的低沉如雄天鹅求爱的魔力

1899年的科莫湖,天鹅绒包裹着爱情故事

记载着我狂野的心,从某天开始降解

比神灵赐予的痛苦更茂盛

更漫长。天鹅赐予我生机,白昼一样的生机。

反转的黄昏来得更早,也更出人意料。


听一支天鹅湖,我标出庄严的名字:

Swan,白巧克力的诗句

行走的词语,如圣桑

光从屋顶倾泻,拥抱一只沐光的天使

天鹅从墨绿色辞藻里站立起来。

拥挤的桨橹是我腹腔里的歌

金黄色夕阳下,天鹅湖中

荷花的水彩让我想起某个夜晚将至

一只天鹅从达芬奇的画里起飞。

羞于启齿的丽达沉沦一只雄天鹅

万物之王的恩宠,攀援的手

在扭曲的脖颈里暗藏金色杀机。

海伦的母亲,死亡胎记摆动在金属的和平

与公平的绳索间,在无数口中传递

从一个谎言到另一个谎言

天鹅,将被流言击倒。

圣桑的左手从没有写下灰暗数字

音符发酵的死亡诏书还未下达。

刽子手被解封,他唱着铜色花腔,他在掩饰

丑陋面庞。为了接近天鹅,他不惜一切

Ο δήμιος,Ο δήμιος(刽子手,刽子手)

千万阻止他涌入Il Paese di Cigno。


08

白色的爱人弹奏五弦琴

在冰的银色舞池旋转,一只爱人死于某种阴谋

或战争,这不是一个意外

一只天鹅死于自己的爱情。

它穿轻柔白纱,面容凝重。

它在啼鸣,在挣扎

伴侣死亡即是她的死亡,她如此忠贞。

它想捂住死神刀口的曲线

黑色毛线球翻滚在猎手的瞄准镜中

猎手比所有恐怖事件都无耻,它躲藏在亡灵身后。

洁白的伴侣翩然起舞,丝毫没有意识到

子弹的死亡表面比爱情更滚烫

这只天鹅死于诅咒,死于刽子手。


它飞旋在爱侣身旁,失去爱人的阵痛比流产还疼

一只孤独的天鹅无法度过死劫。

沼泽是归宿,它不可重生。

圈囿于荒谬的困境,这种回顾了无生趣

我无法穿越,亦无法拯救那只白色天使

轮回的经幡和佛堂也不能

宿命可以,死亡可以

死亡可以拯救死亡。


10

我从不惊讶,我预见过:一只天鹅的死亡

一场黑色风暴,一场血色屠杀,不,阴谋

不期而至。在密林深处,隐藏着的

子弹或屠刀。

天鹅衰竭的呼吸里有阴暗的造影

而白色颂歌开始崩塌。

血色将至,比黄昏更残酷;

天鹅无法摆渡过亡灵车。


天鹅湖,枯竭的气息像撒旦诗篇。

但丁的诗句不是天鹅白色之羽

但丁的神曲在地狱中,关于天鹅的句子

黑色素般沉积,久久不散像冤魂。

时光的镜子,折射太阳光芒

又将太阳黑子反弹到镜中。

天鹅读不懂突然的袭击

她的白色翅翼,绞肉机般张开扑向屠宰者。

无济于事,它比命运更宿命的

肉体崩塌

像一颗黑洞。


群星倒向它,在化身一只天鹅的幻境里

一切都是栩栩如生的。

它被追逐,被射杀,它期待复活。

不死的天鹅呀,湖中王者汲取亡灵的乳汁

白色君王赐了毒药

击溃被神灵吻过额头与脚趾。


梦境里,我被指认为继承者

我被点化,像一条蛇。

从黑洞爬出,是一条蛇

曾被我厌恶的爬行物

成为我模仿对象。

我化作一只天鹅,从破碎的绿色玻璃飞出

从一只牢笼逃到另一只牢笼

受困的巨鸟,交出翅膀和飞翔

需要勇气。


冰冷的湖,黑色地狱,魔窟

没有颂歌。魔窟的渊底可以复活

生命的奇观呢?无人知晓

而天鹅此刻埋葬自我

它已从另一个世界复活。


创作谈:

我采用欲扬先抑,天鹅是爱情,忠诚,高雅象征,是高贵,不同流合污,孤独;后面会逐渐展开,从各个层面展示天鹅的休息,飞行,抗争,爱情及死亡


  • 1
  • 关键词:天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飞泉这首《天鹅》写得太好了,值得反复吟咏。从一个狩猎者噩梦般的悔罪心态出发,来写天鹅的爱情,忠诚,高雅的形象,写天鹅的高贵,圣洁,孤独的品质;来写天鹅的休息,飞行,抗争,爱情及死亡的实态;写出了人禽通心,异类通魂,不仅内容新、视角新颖,而且体现出怜爱生命的生态伦理,特别值得赞许!诗文的意境、文字的功夫,写作的水平,也是没说的。总之,这是一篇很耐人寻味的力作!
  • 谢谢刘老师第一时间送上鼓励,长诗确实不好写,不亚于中篇小说,而且更甚,甘苦自知。
  • 受飞泉的鼓舞,我想在反复吟咏《天鹅》的基础上,模仿描红一篇长诗,但愿能写成!
  • 想写什么主题呢,肯定能成功的。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3钻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深圳市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深圳市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1
  • 357139
  • 108
  • 26680
  • 不愧是写诗的高手,三言两语,就展现万种风情!一万个人,在这些人心中,该有10000个深圳,皆因我们经历不同,感受不同,对深圳的体味不同。从题目就能展现诗人的浪漫情怀!深圳还是一个好小伙,引凤筑成美女窝!看看街头,美女如云,成了深圳别样风景!

    昆阳森林深圳,我梦中的姑娘

    2018/8/21 17:54:24
  • 广西女人有吃苦耐劳的精神,放着老家的好工作不做,跑来深圳“受苦”。这不,刚到深圳就要吃苦头了——初来深圳,从睡卡板床开始。或许,就是因为坚持,所以成就了后来的把根扎在深圳。其实每次读这样的文章,都感受到“励志”的力量。从小细节当中可看出,作者很为她人考虑,其实在姐姐家暂住几天,应该是可以的,但作者还是做出了要自己想办法找住处的决定。不给别人添麻烦,其实是一种较高的素养。欣赏这种真情,为作者点赞。

    吴春丽我来深圳的第一天:人生新起点

    2018/8/21 17:31:08
  • 是诗吗?不像。但为什么读起来,又有诗的韵味?仔细一看,原来是邻家诗仙写的,写诗的人,不只是写诗才有诗意,就连写辞职信都散发着诗意,比如那句“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女子。深圳和东莞很近,你写得有点东莞的气息了,不对,有点东莞的味道。 不过,深圳确实是个好姑娘,引得四面八方无数郎。深圳的第一天,遭遇各有不同,有人写得如泣如诉,有人写得像百灵歌唱,只有你,写成了诗行。

    小宇深圳,我梦中的姑娘

    2018/8/21 16:56:14
  • 春风妙语是我认识的人里面,最乐观最开心的文友。面对生活的苦难,正所谓,哭也一天,笑也一天。春风妙语用她的热情和幽默化解了很多生活的艰辛。年届不惑,敢于走出家门,来到深圳,这个魄力和胆识已经证明了她是一个敢做敢当的人。他的文字不是最好的,但她的灿烂如秋花一样的笑容却是值得很多人称赞的。深圳的每个人,都很精彩,春风妙语也是。

    小宇我来深圳的第一张照片

    2018/8/21 16:33:32
  • 谢谢老师的支持与打赏。每个人来深圳打拼都有精彩故事可写。因字数要求,每个人写的角度不同。许多打拼者非常苦,对我来说工作是现成的,一个人来深圳,从各种生活的不习惯,到后来的融入,从胃口不合到现在欣赏广东菜,都是有过程的。从一个打工妹变成深圳人,从一个人打拼到后来的扎根,看似表面的风光,包涵了很多的艰辛。许多人将苦难与艰辛当作财富,从迷惘到坚守到后来的安居乐业,苦中有乐,把异乡作为故乡,坚守就是胜利。

    春风妙语我来深圳的第一张照片

    2018/8/21 15:57:10
  • 我们来深圳之前,在报纸上、电视上总是看到深圳的负面新闻,关于房价的,关于股市的,关于抢劫与杀人……仿佛深圳是个坏人集散地,十步打五人,一个都不冤。等来了之后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深圳是中国文明程度最高的城市。诚如虹玫所遇,服务人员态度职业,陌生人助人为乐——果然是环境改变人啊,当这个城市崇尚文明、效率和秩序时,无论做什么都会让人感觉很舒服,不废话,不折腾,不必付出额外的人生成本。深圳,你好!

    笑笑书生我来深圳的第一天:小姐,你好

    2018/8/21 11:59:45
  • 第一次来深圳,什么都是新奇的,天气,街道,公园,树木,花,鸟,语言,等等。19岁的年龄,充满了探求的精神,看什么都觉得有意思。对于一个准备长期作战的地方,首先需要的就是用自己的双脚丈量它,理解它的空间愈轮廓,确定它的节点与位置,这样才会熟悉并逐渐产生感情。春丽厉害,来深圳第一天就把鞋子磨破了,确如你结尾所说,那时要有微信运动,你肯定能占领很多朋友圈的封面。起码得3万步吧,我脚的。

    笑笑书生我来深圳的第一天就把新鞋穿破了

    2018/8/21 11:47:12
  • 不错啊,虽然有点小曲折,但一来深圳就有生意做,多好啊。如果在老家,更大的可能是过和左邻右舍一样的生活:今天就是明天,明天又跟后天一胎孪生,增加的除了年龄,估计就是麻木和绝望了。鼓足勇气,破釜沉舟,来到深圳,不但事业步步向上,而且还拿起笔,成了作家,手起手落,键盘噼里啪啦的声音转变成一个个生动的汉字,表达心情,描述时代,交友获奖,乐何如哉。

    笑笑书生我来深圳的第一天:人生新起点

    2018/8/21 10:54:33
  • 北上广深,深圳排老四,其实扒开深圳的表皮,一直往里探究,它本来就是一个小渔村来的。在大城市生活习惯了的我们,记忆最美好的部分似乎都集中在童年,童年的村庄是熟悉的,清澈的溪流,聒噪的蝉鸣,青蛙池塘,抓泥鳅的小伙伴……城市里没有这些诗意,为一日三餐奔波,为未来打拼,为了能实现或不能实现的理想,每个人都在努力。不必在意这里是否经过村庄,这里的村庄只保留了名字,心底的那个村庄,可能永远也回不去了。

    白木请注意经过村庄

    2018/8/20 20:36:08
  • 时光是个极度讨厌的东西,爬着爬着,很多面目模糊了,很多事情淡忘了,留下的都是能直达我们内心深处击中我们最柔软的部分。时光虽然讨厌,但若没了时间,我们又到哪里追忆往昔呢?文中的婶娘是质朴的,仿佛在我的记忆里也有,经作者写出,也勾起了我的很多回忆。点赞。

    白木​在这样的夜里我就梦到了你

    2018/8/20 20:17:12
  • 这篇“我来深圳第一天同题征文”写得简直太“惊心动魄”了!放着老家铁饭碗不端,执意要去深圳跟别人抢饭碗。这一“破釜沉舟”,我想,很多人都不敢迈出,尤其是有了家庭、有了小孩之后。坎坷的故事情节让人捏了一大把汗,庆幸的是,结尾不负众望,很圆满,让读者很开心。这样的行文,杀入决赛并抱得大奖归,应该是不成问题的。提前祝贺你哦。

    黄元罗我来深圳的第一天:人生新起点

    2018/8/20 18:42:11
  • 感觉就是平淡了一点,似乎讲了很多事情,又似乎什么没有讲,其实我要说的就是:本文也不乏真实和温暖的细节,刻画了人与人的那种无声胜有声的亲戚般的亲情。南来北往的一些人汇聚在一个小小的工厂,打拼,创业的艰辛,守业的艰难,生活的不易。结果,能坚守的并不多,除非能承受得起肩上的重任。两三合伙的股东,最后就剩一个,作者告诉了我:越是艰难,越是珍贵的人生经历,或许,人生需要有这种精神财富。

    红红的雨请注意经过村庄

    2018/8/20 16:54:52
  • 真的,楚桥不正经的时候比正经的时候更加可爱,更加神采飞扬——但这一次楚桥却以不正经的语气写了一个很正经的故事,读后让人五味杂陈。原本是一个很美的姑娘,但性情和行为却这么怪诞,让人想到荒诞派戏剧里的一些人物。再读下去,原来她患上了乳腺癌。所有的怪诞都有了充足的理由。一声叹息。去瘦狗岭找狗。这句话脱口而出,似无意义,但却体现出一个乳腺癌患者对残酷命运的抗争和对美好生命的依恋。读楚桥的小说,就是要欣赏他

    笑笑书生去瘦狗岭找狗

    2018/8/20 16:38:09
  • 人人来深圳的第一天都是一则有意思的故事,张夏的故事尤其有意思。对深圳的印象相当复杂,看一下是一回事,住下来是另一回事。孩子脱口而出的话,充满了诡异的味道:整座城市就像一个梦,对于时代贺国家来说,它是美梦,而对于很多个体来说,确实经历了不少噩梦。买房,孩子上学,是深圳人的两个痛点,解决了,就等于半个人生,没解决,永远无法杜绝噩梦的侵袭。文章不长,但容量很大,跨度十几年,张夏写来却举重若轻,笔力了得。

    笑笑书生我来深圳的第一天:红包和傻大胆

    2018/8/20 15:28:56
  • 今天才回来深圳,感谢各位点评。 这个小说,还是关于寻找与自我。深圳在我看来,是一个隐喻,一块应许之地,我们都在其中寻找付出,历经世事,最后,有的人实现了,有的人失落,但是,真的实现了吗?真的失落了吗?父女俩父为镜子,女儿是父亲的延续,应许之地,到底是哪儿?到底是什么?我们都不得而知,也许惟有寻找,是永恒的。

    游利华应许之地

    2018/8/20 12:19:2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