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来深圳的路
  • 点击:1550评论:02018/04/23 19:20

                      

               

野外的北风凌冽的吹个不停,吹得光秃秃的树枝头‘‘呜呜’’作响,吹在人的脸上如刀割一般,吹在开裂的肌肤上嫩嫩生痛,那些开裂的肌肤又沁出紫红色的血丝。虽然身上已穿得不能再负重了,再负重就工作行动不方便了,但那寒风吹来,厚厚的棉衣棉裤只当是在秋风中披了件单衣薄衫,仅能保持生产生活最低的体温。

忽然,一阵风吹起了高处的积雪飘落下来,有的飘在了彭绪智的棉帽和遮耳带上。有的还飘在了他的脸上,飘在脸上的雪花稍作停留就被体温给融化成了水,虽然不多,却顺着开裂的面颊往下流。这时,脸上如同有虫子在爬行撕咬一般难受。彭绪智却不去擦拭它,此时也找不出什么柔软的东西去舒服的擦拭,硬生生的东西擦在开裂的脸上反而难受,只能任它流下又被体温慢慢蒸发。

   ‘‘彭绪智同志,该你换班了!’’一个穿着军装的战士带着一些机修工具来到彭绪智跟前高声喊到。

    彭绪智这才从聚精汇神的工作中移目回望了一眼接班的战友,也发觉先前飘在帽上的积雪已结成了盐白色的冰雪块。其实这样的事在半野外机修不知要发生了多少回,谁也没心思去理会这些。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工程兵早对这习以为常了。虽然自己该下班了,换班的战友也来了,彭绪智又紧了紧一些螺丝,向换班的战友作了些交待,然后收了一些工具向营房宿舍走去。稍作简单整理,彭绪智去食堂打了一份面条加了些辣椒吃了起来。刚刚吃完,集合的号声就响了起来,他赶紧向集合地走去。

时空在此定格:1979年12月2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基建工程兵冶金部辽宁鞍山00019部队营地。

这集合的哨声是集合还没当班的战士。应到的战士很快集合完毕,领导在前面宣布集合事项:‘‘接上级通知,将首先在我部抽调1041人组成先遣团开赴南方新城市深圳进行基建建设,……”

“下面我宣布抽调人员:胡友成,彭绪智……”

“所有个人用品都带上,机械用具由连队根据需要打包装车。作两天准备……’’

这集合一散场,各种议论和问询就炸开了锅:‘‘深圳在哪里呀?咋在现有的地图上找不到呢?莫非又是一处秘密军事基地?’’

“听说那是小平同志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的地方。”

‘‘南方好啊,我就怕冷不怕热。’’

…… ……

议论归议论,军令如山倒。无论你是高高兴兴想前去,还是疑问着探究竟,大家还是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准备。

    接下来,装自己的行李,装连队的大型机械工具,都在车站里紧张而有序的进行着。倒计时终于用尽,气笛鸣叫,列车即将开行,许多战友站在车门口,向即将远离的驻地和送行的战友行了一个个庄重的军礼。

    列车里,闷罐车,无桌凳,地面就是座位就是床,铺上席子铺上棉被就是卧铺,也舒服,也安逸。乘火车,当兵的战友们经历过,象这样,还是头一回。列车前行,时空改变,有战友来了兴奋劲,挑动着话题议论。还有个战友干脆站了起来,学打着快板唱了起来:‘‘我当兵,我当兵,当了个建设兵,会钻墙,会挖坑,会木工,懂钢筋……’’

    这时一位领导正好路过遇见,于是拍着掌笑着说道:‘‘哟,你还懂得挺多呀,那到了深圳要大大发挥你的特长啊!’’说得那战友大不好意思,引来众战友一堂大笑,算是把气氛引至了高潮。

    不知前行了多久,上面又向每人发了一套便装,说下车时脱了军装穿便装。有人问这是啥原因,领导说这是规定。为了这事,又有人猜测议论起来:‘‘啊,这次去是让我们修战时工事吧,要收复香港啦?听说深圳紧挨着香港?’’

    ‘‘你怕嘛?!’’

    ‘‘怕个X,打就打,我还想上战场呢!’’

‘‘那收香港的事还用得着打吗?美国佬还不是向我们建交,英国佬不会傻……’’

‘‘别扯了,别扯了,那是政治的事,没听领导说这是去进行基础建设吗?’’

    政治话题敏感,有战友又议论了别的话题。有战友说:‘‘哇,听说南方的女娃子温柔水灵哟,要是我在那里干久了,也娶个南方女娃子睡睡,给我生儿又育女,那就太好了!’’

    ‘‘就你想得美,干好了那里还得回去,还是要回老家从事集体生产劳动的,听说南方平平坦坦,哪个女娃子回你那山沟沟吃苦受罪?’’

有议有博,一唱一合,战友间说出心里话,不计较批评,只在乎参与。

    吃了睡,睡了吃,议了停,停了议,天黑了又亮,亮了又黑,列车一路开行,时停时走,路边的积雪越来越薄,气温越来越高,身上的棉衣脱了,内衣也一件件减少。最后只剩下一件单衣,车厢里还是暖烘烘的,比北方的暖气屋还暖和。

偶尔透过可向外张望的小窗口看去,这里还能看见如同早春或晚秋的景象,北方冬天的身影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有人掰算过指头,火车已开行五夜四天了,这是第五天了,最初上车的兴奋劲已消减了很多,只在心中留下一丝焦急,迫切地想见着‘‘深圳’’这个素未蒙面的城市。按以往的经历幻想着那城市人夹道欢迎的场景,幻想着自己该接哪位妙龄女子送上的鲜花,幻想着又是一朵大红花戴在自己神奇的胸前……想着这些,心也美了,情不自禁暗笑。

列车快到广州了,有战士看见了城市的身影,推算着时间以为到了深圳,还呼叫着其它战友先睹一下城市的尊容。车厢里燥动不小,不想却有领说那不是深圳,而是广东的省会城市广州,深圳远没这么多高楼呢,哄闹的战友们只好慢慢平静下来。

    列车继续开行了好几个小时,前面的车厢真正的燥动了起来,有领导一路走来,说不要打包行礼,但应搞整洁一点,得换上便装,前方不久将会到站,但我们还将在车上过夜。整个列车上立刻燥动起来,叠棉被的,找鞋子的,装东找西的,紧张而有序。

    随着火车发出一声长长的气刹声,火车安安静静地停了下来,停在一个荒效野外的小站。车门打开了,在门口的战友向外张望了一下,有人疑惑的问道:‘‘这恐怕是司机搞错了吧?应该还没到吧?这哪里是啥子城市哟!’’

    ‘‘是不是司机没来过,开错了方向,开错了地方?’’

‘‘是不是深圳不通铁路,下了车还要我们步行前去?’’

    ‘‘下车,下车,全部下车透透气,全部旅行到此结束,这就是深圳!’’有领导跳下车吹着口哨宣布着。

    这就是深圳?是!这就是深圳!

    是到达目的地了,从北到南3000多公里的旅程结束了!有战友看读着车站墙上的新标语:热烈欢迎建设工程兵到来,支援新城市深圳建设!

    还有一些旧标语也比较清晰:坚守光荣,偷渡可耻!要狠狠打击煽动外逃的阶级敌人!

战友们下了车议论纷纷,半信半疑,晃如梦中,也第一时间感知了这个所谓的新城市:没有鲜花,没有掌声,没有欢迎的人群。黑压压的下车战友占据了小站站台所有的空位,多余的人只能站在铁轨边上。这时也没有其它列车通过。看不到城市的高楼,荒草拥抱稀树,从眼前到远处,一直连到远山,荒草稀树后面是稀稀落落的黑瓦黑墙南方小屋。看不见城市的人群,只有挑着担,拽着网的几个农家老汉老妇和几个小孩躲在大树后向这边张望,眼里充满疑惑,也充满期待;……

    地点在此定格:新城市深圳,火车北站。

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间就四十年了,深圳已从当初的边陲荒芜小渔镇发展成了今天的国际大都市。还是改革开放的政策好啊!还是小平同志他老人的决策高啊!

    回想起四十年前初来深圳的路,身为工程兵机修连战土,现已在深圳退体养老的姐夫哥彭绪智,常常感叹着向我们讲起那段不凡的经历。


  






  • 1
  • 关键词:深圳工程兵改革开放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1钻
  • 老家为四川省平昌县,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
  • 老家为四川省平昌县,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8377
  • 7
  • 780
  • 不愧是写诗的高手,三言两语,就展现万种风情!一万个人,在这些人心中,该有10000个深圳,皆因我们经历不同,感受不同,对深圳的体味不同。从题目就能展现诗人的浪漫情怀!深圳还是一个好小伙,引凤筑成美女窝!看看街头,美女如云,成了深圳别样风景!

    昆阳森林深圳,我梦中的姑娘

    2018/8/21 17:54:24
  • 广西女人有吃苦耐劳的精神,放着老家的好工作不做,跑来深圳“受苦”。这不,刚到深圳就要吃苦头了——初来深圳,从睡卡板床开始。或许,就是因为坚持,所以成就了后来的把根扎在深圳。其实每次读这样的文章,都感受到“励志”的力量。从小细节当中可看出,作者很为她人考虑,其实在姐姐家暂住几天,应该是可以的,但作者还是做出了要自己想办法找住处的决定。不给别人添麻烦,其实是一种较高的素养。欣赏这种真情,为作者点赞。

    吴春丽我来深圳的第一天:人生新起点

    2018/8/21 17:31:08
  • 是诗吗?不像。但为什么读起来,又有诗的韵味?仔细一看,原来是邻家诗仙写的,写诗的人,不只是写诗才有诗意,就连写辞职信都散发着诗意,比如那句“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女子。深圳和东莞很近,你写得有点东莞的气息了,不对,有点东莞的味道。 不过,深圳确实是个好姑娘,引得四面八方无数郎。深圳的第一天,遭遇各有不同,有人写得如泣如诉,有人写得像百灵歌唱,只有你,写成了诗行。

    小宇深圳,我梦中的姑娘

    2018/8/21 16:56:14
  • 春风妙语是我认识的人里面,最乐观最开心的文友。面对生活的苦难,正所谓,哭也一天,笑也一天。春风妙语用她的热情和幽默化解了很多生活的艰辛。年届不惑,敢于走出家门,来到深圳,这个魄力和胆识已经证明了她是一个敢做敢当的人。他的文字不是最好的,但她的灿烂如秋花一样的笑容却是值得很多人称赞的。深圳的每个人,都很精彩,春风妙语也是。

    小宇我来深圳的第一张照片

    2018/8/21 16:33:32
  • 谢谢老师的支持与打赏。每个人来深圳打拼都有精彩故事可写。因字数要求,每个人写的角度不同。许多打拼者非常苦,对我来说工作是现成的,一个人来深圳,从各种生活的不习惯,到后来的融入,从胃口不合到现在欣赏广东菜,都是有过程的。从一个打工妹变成深圳人,从一个人打拼到后来的扎根,看似表面的风光,包涵了很多的艰辛。许多人将苦难与艰辛当作财富,从迷惘到坚守到后来的安居乐业,苦中有乐,把异乡作为故乡,坚守就是胜利。

    春风妙语我来深圳的第一张照片

    2018/8/21 15:57:10
  • 我们来深圳之前,在报纸上、电视上总是看到深圳的负面新闻,关于房价的,关于股市的,关于抢劫与杀人……仿佛深圳是个坏人集散地,十步打五人,一个都不冤。等来了之后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深圳是中国文明程度最高的城市。诚如虹玫所遇,服务人员态度职业,陌生人助人为乐——果然是环境改变人啊,当这个城市崇尚文明、效率和秩序时,无论做什么都会让人感觉很舒服,不废话,不折腾,不必付出额外的人生成本。深圳,你好!

    笑笑书生我来深圳的第一天:小姐,你好

    2018/8/21 11:59:45
  • 第一次来深圳,什么都是新奇的,天气,街道,公园,树木,花,鸟,语言,等等。19岁的年龄,充满了探求的精神,看什么都觉得有意思。对于一个准备长期作战的地方,首先需要的就是用自己的双脚丈量它,理解它的空间愈轮廓,确定它的节点与位置,这样才会熟悉并逐渐产生感情。春丽厉害,来深圳第一天就把鞋子磨破了,确如你结尾所说,那时要有微信运动,你肯定能占领很多朋友圈的封面。起码得3万步吧,我脚的。

    笑笑书生我来深圳的第一天就把新鞋穿破了

    2018/8/21 11:47:12
  • 不错啊,虽然有点小曲折,但一来深圳就有生意做,多好啊。如果在老家,更大的可能是过和左邻右舍一样的生活:今天就是明天,明天又跟后天一胎孪生,增加的除了年龄,估计就是麻木和绝望了。鼓足勇气,破釜沉舟,来到深圳,不但事业步步向上,而且还拿起笔,成了作家,手起手落,键盘噼里啪啦的声音转变成一个个生动的汉字,表达心情,描述时代,交友获奖,乐何如哉。

    笑笑书生我来深圳的第一天:人生新起点

    2018/8/21 10:54:33
  • 北上广深,深圳排老四,其实扒开深圳的表皮,一直往里探究,它本来就是一个小渔村来的。在大城市生活习惯了的我们,记忆最美好的部分似乎都集中在童年,童年的村庄是熟悉的,清澈的溪流,聒噪的蝉鸣,青蛙池塘,抓泥鳅的小伙伴……城市里没有这些诗意,为一日三餐奔波,为未来打拼,为了能实现或不能实现的理想,每个人都在努力。不必在意这里是否经过村庄,这里的村庄只保留了名字,心底的那个村庄,可能永远也回不去了。

    白木请注意经过村庄

    2018/8/20 20:36:08
  • 时光是个极度讨厌的东西,爬着爬着,很多面目模糊了,很多事情淡忘了,留下的都是能直达我们内心深处击中我们最柔软的部分。时光虽然讨厌,但若没了时间,我们又到哪里追忆往昔呢?文中的婶娘是质朴的,仿佛在我的记忆里也有,经作者写出,也勾起了我的很多回忆。点赞。

    白木​在这样的夜里我就梦到了你

    2018/8/20 20:17:12
  • 这篇“我来深圳第一天同题征文”写得简直太“惊心动魄”了!放着老家铁饭碗不端,执意要去深圳跟别人抢饭碗。这一“破釜沉舟”,我想,很多人都不敢迈出,尤其是有了家庭、有了小孩之后。坎坷的故事情节让人捏了一大把汗,庆幸的是,结尾不负众望,很圆满,让读者很开心。这样的行文,杀入决赛并抱得大奖归,应该是不成问题的。提前祝贺你哦。

    黄元罗我来深圳的第一天:人生新起点

    2018/8/20 18:42:11
  • 感觉就是平淡了一点,似乎讲了很多事情,又似乎什么没有讲,其实我要说的就是:本文也不乏真实和温暖的细节,刻画了人与人的那种无声胜有声的亲戚般的亲情。南来北往的一些人汇聚在一个小小的工厂,打拼,创业的艰辛,守业的艰难,生活的不易。结果,能坚守的并不多,除非能承受得起肩上的重任。两三合伙的股东,最后就剩一个,作者告诉了我:越是艰难,越是珍贵的人生经历,或许,人生需要有这种精神财富。

    红红的雨请注意经过村庄

    2018/8/20 16:54:52
  • 真的,楚桥不正经的时候比正经的时候更加可爱,更加神采飞扬——但这一次楚桥却以不正经的语气写了一个很正经的故事,读后让人五味杂陈。原本是一个很美的姑娘,但性情和行为却这么怪诞,让人想到荒诞派戏剧里的一些人物。再读下去,原来她患上了乳腺癌。所有的怪诞都有了充足的理由。一声叹息。去瘦狗岭找狗。这句话脱口而出,似无意义,但却体现出一个乳腺癌患者对残酷命运的抗争和对美好生命的依恋。读楚桥的小说,就是要欣赏他

    笑笑书生去瘦狗岭找狗

    2018/8/20 16:38:09
  • 人人来深圳的第一天都是一则有意思的故事,张夏的故事尤其有意思。对深圳的印象相当复杂,看一下是一回事,住下来是另一回事。孩子脱口而出的话,充满了诡异的味道:整座城市就像一个梦,对于时代贺国家来说,它是美梦,而对于很多个体来说,确实经历了不少噩梦。买房,孩子上学,是深圳人的两个痛点,解决了,就等于半个人生,没解决,永远无法杜绝噩梦的侵袭。文章不长,但容量很大,跨度十几年,张夏写来却举重若轻,笔力了得。

    笑笑书生我来深圳的第一天:红包和傻大胆

    2018/8/20 15:28:56
  • 今天才回来深圳,感谢各位点评。 这个小说,还是关于寻找与自我。深圳在我看来,是一个隐喻,一块应许之地,我们都在其中寻找付出,历经世事,最后,有的人实现了,有的人失落,但是,真的实现了吗?真的失落了吗?父女俩父为镜子,女儿是父亲的延续,应许之地,到底是哪儿?到底是什么?我们都不得而知,也许惟有寻找,是永恒的。

    游利华应许之地

    2018/8/20 12:19:2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