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浓妆化骨
  • 点击:259评论:02018/05/05 02:03

不能再乱了,刚才那位大哥火气就够大了,吃了炮子药似的,还对女孩子动了手。其实有啥呢,还没针尖那么大的事儿。就是客人在喝酒的时候跟女孩子聊天,问女孩子是哪里人,来多久了。女孩子就回答是哪里人,说没来多久呢,才一天。不料,大哥一听就不高兴了,脸立即阴沉了下来,丫的,个个都是才来一天,难道就没有两天的?都新鲜着呢!女孩子完全没有注意到大哥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这表情有多严重,继续说,我真的才来几天啊大哥,本来没打算的,这不是没法子。是不是家里穷,父母都生病了啊?大哥问。大哥,女孩子一脸的懵,怎么我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还装,大哥的脸更沉了。我真没装啊,女孩子说,你说的都对啊大哥,你是怎么知道的呢?不料,没等女孩子反应过来,大哥就甩了她一耳光。女孩子一个踉跄,旋即坐在了地上。马丽进来的时候女孩子还没起来,马丽顾不上她,忙过去给大哥陪笑脸,干嘛呀大哥?今个儿是咋的?心情不顺?丫刚来,大哥说,给个见面礼。小女孩不懂事,马丽说,大哥大人大量别计较。说着拿起酒杯,敬酒赔罪。让她走!大哥说,哥同情心早没了,都被你们这些丫的骗光了,自己都找不到了。是是,哥你是个善良的人,这些女孩子欠管教,来,我再敬你一杯!马丽又喝了一杯。放下酒杯,马丽扯起女孩子,对大哥说,哥你先喝着,我给你换一个来!在走廊里,马丽对女孩子说,下次人家再问你,别傻傻的,得看人家脸色。女孩子怯怯地点点头,“哦”了一声。

她真的是才来一天。

马丽来到另一个出事的包房,一进门,就看到这位大哥正在说笑,几个挤在沙发里的女孩子被逗得哧哧乐,旁边站着的几个小弟则笑得有些前仰后合。马丽径直走到大哥旁边,挨着他坐下,没什么事吧大哥?

大哥这才阴下脸说,你的美女“跑跑”了。

原来,大哥今天晚上点了几个女孩子出去吃宵夜,可是,歌唱完了准备带她们离开时,其中一个女孩子不给面子,提前开溜了。

马丽一听可坏了,赶忙堆笑脸,陪不是,敬酒,你别生气大哥,犯不着为这种女孩子生气,我给你再找个好的哈?马丽说。

不,我就要她,大哥说。

那行,我去给你把她找回来!马丽起身就往外走。

不用你找,大哥把马丽叫回来了,我们自己解决,先让她跑一会儿。

话音刚落,大哥的手机就响了,他只看了一眼,就按掉了。然后起身,拍着马丽的肩膀说,别担心,我帮你调教美女,你手下的美女欠调教。

那是那是,马丽点头哈腰,生硬地笑着。

他们都走了,几个出台的女孩子都跟着,看样子都很轻松,有的还接着哧哧乐,一点儿也没受到逃跑女孩子的影响。

可马丽却轻松不起来,她很担心。走廊尽头有个窗户,可以看到街道。她看到街道上有两辆黑色小轿车,正一前一后夹着一辆出租车。见大哥几个走出了酒店大门,前面小轿车里钻出一个男人,走到出租车旁边,敲了敲车门,里面就钻出一个女孩子来,乖乖跟着他上了车。

从出租车里出来的就是那个逃跑的女孩子,马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她的,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可是她无能为力,人家今天没有为难自己,就已经给了很大的面子了。

马丽看看时间,点都差不多了,其他几个包房也该散了,马丽去自己的工作间,准备换衣服下班,这时,手机收到一条信息:我在楼下等你!

发信息的又是一位大哥。这位大性赵,以前并不多见,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时几乎每天晚上都来。他来后独自一人开一个包房,也不叫女孩子来陪。马丽有空就过来和他说说话,喝喝酒,没空来他也不强求,就坐在那里孤独地唱歌,一首接一首地唱。唱的都是一些八九十年代老歌,什么《心雨》《祈祷》《涛声依旧》等等。唱得不算好,但也不至于听后让人想跳楼的那种,算是普通加勉强级别吧。本来,今天晚上说好的要过去陪陪他,但发生了几茬事儿,就把这茬给忘了。马丽迅速换好了衣服,想着等下怎么去跟他解释。

坐进赵哥的车,他们去了一家比较高档的咖啡厅。

咖啡厅真是一个安静的地方,轻柔的音乐,是古筝和笛子的合奏,配上暗淡的灯光,实给人一种美好的感受。

也许是换了一个环境,心情不一样了,马丽不禁认真打量起这个男人。略呈长方形的脸,脸上的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眉毛很浓,没有秃顶。从外表看,似乎与那些经常去夜场的男人不同,起码目光就不同。那些男人目光看起来都很飘忽,游离,没有这么凝聚。对,是凝聚。马丽以前只见过赵哥一两次,好象都是陪客人来的,好象每次来都没叫过女孩子。这在马丽脑子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因为在她的记忆中,去那里消费的男人,很少不叫女孩子的。单凭这一点,她对他就有些好感。当然了,好感归好感,如果每个客人去了都不叫女孩子,那么马丽只好喝西北风了。

他们面前放着咖啡,马丽一个劲地往杯子里挤伴侣,加糖块。赵哥却什么也不加,就用小勺子在杯子里搅了几下,拿起来就喝。这让马丽十分欣赏,她认为男人喝咖啡就应该这个样子,什么东西都不加。而女人则不同,女人喝咖啡需要多一些辅助,这样看起来就有情调些。男人不需要那么多情调,多一些品尝就足够了,她不禁笑了一下。

笑什么?赵哥问。

没什么,马丽说,看你喝咖啡。

试过几次,就这样好喝,赵哥说

原汁原味,真正的品尝,马丽说。

算是吧,赵哥说。

赵哥,马丽说,我有那么好么?经得起你每天去看我,还带我来这么高级的地方喝这么贵咖啡。

算是吧,赵哥说。

马丽噗了一声,说那就是还不够确定啦?然后不等他回答,就抢着说,算是吧!

他们都笑了。

笑过之后,马丽想起车上赵哥对她说的话,于是说,赵哥你太抬举我了,我真没你想象的那么好,你就当作一个屁给放了吧?

赵哥没说话,嘴角边抿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他从口袋里掏出两样东西来,放在马丽面前。

是两把钥匙。

一栋别墅,一辆跑车。

全部归你,赵哥说。

尽管见过世面不少,但马丽还是吃了一惊。赵哥语气很轻松,流淌着满不在乎和轻描淡写,仿佛面对着一个三岁小孩子,给了一堆糖果或者玩具说“全部归你”。可马丽却轻松不起来,她顷刻间感到了紧张,感到了压力,这种紧张和压力从来没有过,陌生的,突如其来的,一点儿思想准备都没有。这种突如其来的东西把刚才走进门的那点儿平静一扫而光,换来了一股强大的惶恐和不安。她嘴唇嚅着,突然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她有些无助地望着赵哥的脸。赵哥脸上神情和他语气极度相似,松散,轻描淡写,并没有因为拿出两把钥匙有什么改变,拿出之前是什么样的,现在依然什么样。既没有暗示,也没有强调。这样马丽就更加不安了,她甚至不敢看那两把钥匙。其实它就在眼前,静静地躺在台面上。咖啡厅里暗淡呈橘黄色的灯光照耀着它,它似乎有些不太习惯地作出一些微弱的反射。音乐仍在继续着,只不过曲目换了,换了一首马丽非常熟悉的萨克斯风《回家》。委婉,轻柔,似离别之后的哀思寄托,似黄昏夕阳下的乡音脚步。马丽不由得低下头去,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当再次抬头双手拿开时,早已是泪流满面。

马丽的变化,让赵哥有些不知所措,刚才一脸无字表情忽地一下不见了,换成了一脸木然。你……拿,拿着……他非常不自信地吐出了几个字。

马丽凄然一笑。

但是,似乎只是一瞬间,赵哥又恢复了本来的神态。先不急,你不要有压力,考虑三天再答复我,他说。

三天后,我等你答复,他又说。

赵哥这句话说得很潦草,仿佛在匆匆收场,就好像去一个什么地方,到了以后发现走错了,而急于要回过头一样。赵哥的变化,马丽一点儿也没有注意到,她已经完全被自己的惶恐沦陷了。

在夜场上班的女孩子,大部分都化妆。因为长期喝酒,酒又伤肝,肝不好脸色就不好,发黄发暗,类似腊肉的颜色。又因为长期熬夜,还要劳神费力,所以和同龄人相比,看上去自然要憔悴很多。这就要靠化妆来掩盖,妆化好了,在包房里幽暗的灯光下,个个看起来光艳夺目,美丽无比。一般情况下,她们是不轻易卸妆的,她们害怕妆一卸,不是把客人吓个半死,就是落荒而逃。

今天晚上客人多,所有女孩子都被选上了,还有客人没女孩子可选,就改去其它场子了。因为女孩子不够用,马丽正在发愁,一个女孩子打着哈欠走进了休息室。

花姐,还没睡醒啊?马丽问。

快不行了,花姐说,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你就回家休息吧,马丽说,她本想要她上班。

休息个屁,粮草没了,花姐说。

不是吧?马丽说,又没了?

是啊,仓见底了,花姐说。

那你还有认识的姐妹吗?找几个来客串一下,马丽说。

爆棚了?花姐问。

是啊,今天客人多,马丽说。

花姐一听就高兴了,说,跟我合伙租房的那女孩子,比我还厉害,都好几天没休息了,刚才出门的时候还跟我说,如果有客串的活儿,就打电话给她。

你们都不要命啊?马丽说。

不干活才没命呢,花姐说,饿都饿死了。

你都是老手了,干了这么多年,钱都花到哪了?不至于吧,连饭都吃不上?马丽说。

唉,别提了,花姐摆摆手,示意别谈这个问题,然后拿出手机,给同屋的女孩子打电话,小娥,快来啊,这里有好多帅哥!

马丽在一旁苦笑。

花姐走后,又一个女孩子走进休息室,是马丽让她来的。

这女孩子叫小姑,就是昨天晚上被客人退台的女孩子。退台的事情今天早上被老板知道了,老板就让她打扫卫生,暂时不让她坐台。

有个老头要请你吃“夜宵”,马丽对小姑说,去吗?

谁呀?我才刚来,怎么会有人请呀?小姑傻傻地问。

刚来请的人才多,马丽说,只是这老头抢先了。

这样啊?那好呀,吃什么呀?

吃……马丽一时语塞。这孩子,啥也不懂,于是就告诉她“夜宵”是什么。

原来这样啊?小姑一听连忙摇头,害羞地说,这样我就不去,我还没有被人碰过。

我就知道,一眼就看出来了,马丽说,有人碰过了谁还请你去吃“海鲜”?顶多也就一碗“炒米粉”。

这你都看得出来啊?丽姐,你怎么这么厉害?小姑瞪大了眼睛说。

姐是什么人啊,马丽在心里笑了一声,然后又问道:不愿意是吗?

嗯,不愿意,小姑说。

马丽不再说下去,看着小姑一张稚嫩不谙世事的脸,想着自己像这么大的时候还在读初中吧?而这个小丫头片子,却这么急不可待地闯进了社会,莽莽撞撞地挤身于这个险恶的江湖之中——问题是,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江湖有多险恶。这样一想,马丽心中不禁生出一些爱怜。不知道为什么,这爱怜来得很自然,很流畅,没有强迫,没有做作,就好象远处的一阵风,忽地一下就吹过来了。既然不愿意,就不能让她呆在这里了,她进而心疼地想道。于是,迅速从身上掏出几百块钱出来,塞到小姑手里说,不愿意你就快走吧,现在就离开,快点!

  • 1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 关键词:爱情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思之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5-0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100
  • 2
  • 300
  • 终于又阅读到海青的诗歌啦。从去年7月到现在5月,海青整整有大半年没在邻家发稿啦。很多时候,我来邻家总会情不自禁的去串门。比如海青家、春丽家、飞泉家、阿木家、书生家、张旭家、先和家、李玉家......,在他们的家里我总会看到很多惊喜,有很多优秀的作品在等我阅读。看,海青的这篇诗歌,很多诗句是我非常喜欢的。“我们热爱谎言”“一旦将面具取下,它们便枯萎”“阶级的阶梯不允许衣衫褴褛的途人就坐”,太多太多!

    莲花汉子恶抒情

    2018/5/16 14:54:19
  • 离开邻家有段日子,累了,回邻家逛逛,发觉还是那样的亲切。邻家的文、邻家的人、邻家的活动还是一样的“邻家味”。“深圳奋斗谣”歌词征集活动,吸引了我。从23岁来深圳打拼,20年来一路走过,我始终坚信:有梦就能飞翔。无论,我是当初普普通通的打工仔,还是如今奔跑在创业的愣头青,我从没放弃对梦想的追逐和努力。因为,我也爱好音乐,爱好歌唱。所以,我抽出时间写下这首歌词。我相信:梦想一定会在深圳的天空自由翱翔!

    莲花汉子深圳奋斗谣:有梦就要飞翔

    2018/5/15 14:22:26
  • 别样的文笔,托出别样的精彩,靓艳邻家文坛。邻家海纳百川,总有精彩涌现。《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意识流笔法,作者主人公合二而一,掰弄絮叨一部小说的开头与收笔,这就是所谓的元小说吧?虽文无定法气象万千,然,无不关注开头与结尾,开头引领作品的风格走向,结尾蕴涵作品的视野格局。所以,捉笔或敲键盘,无不纠结切口与收口。恰当的切入角度,顺畅迈步路好走;收尾结局则显现文笔的深度或高度。

    默然小说: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

    2018/5/14 10:11:28
  • 若是在深圳一直砥砺前行,你会发现:立足深圳,并非想象中的那样难,深圳的天空也很蓝;定居深圳,并非遥不可及的梦想,深圳也有可能成为你的第二故乡。在深圳奋斗的人,待收获成功的喜悦后,再放眼张望深圳,映入眼帘的会是杜鹃红、洒在身上的会是梧桐雨、沁人心肺的会是凤凰香、掬入口中的会是大鹏水。

    黄元罗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

    2018/5/10 8:26:22
  • 因特老虎对歌词《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的评语是:“很美。六韵,意味着唱六遍?更像是诗,不适作歌。”,此评语恳切、精准,我很同意。此文内容和框架,很具好歌词的基础,具备歌词所必备的,形式对仗和排比,内容的对称和呼应,以及关键语句的标语口号式。欲将其修改成歌词,特建议将六段改成三段(最多也不能超过四段),保留的每段,再加上三个短语,所加入的短语,在对应的位置上,要讲究对仗和呼应,当否?请酌。

    北国寒星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

    2018/5/8 18:12:01
  • 我不喜欢这样的标题:“沉浮记”、“新兴互联网产业巨头覆灭记”,太像地摊杂志了;但我喜欢这样的内容:起底微商运作模式、教科书式的品牌运营蓝本、粉丝工厂的独家内幕…… 今时今地,大家都在闷声大发财,很少有人详细叙说自己的行业故事,而张谋的这篇东东,虽则文学性稍弱、布局谋篇太实诚,但是确实有料,是可触摸的深商实录,我们对张谋进到此公司的前后变化都有所目睹,而这家公司的商业模式,至今还远未延续……

    因特虎老亨浮沉记

    2018/5/8 8:46:11
  • 围绕红玫瑰酒店从接盘装修,至开业这个商战案例,写这中间复杂的人际关系及个人私欲,一环套一环套路太深,商战中的尔虞我诈,谁都不是受害者,为了个人利益反而又成了施害者,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商战的残酷,稍有不慎将被对手碾压得尸骨无存。可见李玉是深谙此中之道,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和生活观察力,人物和故事才描绘得如此峰回路转又细致入微,有如亲临,好的小说是有现场感的,这才能深切地打动读者。

    朱正安红玫瑰酒店

    2018/5/6 22:56:37
  • 一座高生存成本的城市,对物欲的渴求更高,只要你放得下自尊,什么都可以用金钱来核算和交易,三个女人为了改变命运,用青春和肉体获得捷径。而分别与这三个女人生活有着交汇的男主人公,眼睁睁看着她们沉沦却又无能为力,他自己都屈服于命运的安排,到了最后他以牺牲自己来拯救心爱的女人。卫鸦的笔调写来风轻云淡,随着故事的推进,无不透着对生活的妥协和无奈,无论从人物塑造到细节,几个人物的心理转变,他处理得都非常老道。

    朱正安棠夏

    2018/5/6 22:54:52
  • 好奇害死猫,高尚小区的保安当侦察兵出身的谭建民,无意中窥见小区居民发生的一件婚外情,善意的提醒,多管了一回闲事,反而让他摊上大事了,被人控告侵犯隐私权打官司,工作也遭辞退。生活中这种司空见惯的情事,当一回正义者,反而落得“告密者”下场,处处受人不待见,他苦苦思索纠结的心路变化历程,稍欠火候,故事设置的悬念跌宕起伏不够,表现张力就弱了点,整体表述尚可。

    朱正安告密

    2018/5/6 22:52:57
  • 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深圳特色的作品。信息化、高科技、华强北……一个个符号强化了深圳元素。本文写的是一个互联网公司由盛转衰的过程,其盈利模式和运作方式,对普通读者来说绝对具有吸引力。即使已经过去了几年,依然有新鲜感。而持久的新鲜感,是一部作品生命力的表现。

    王国华浮沉记

    2018/5/3 16:41:33
  • 读这篇小说的前半部分,感觉投资公司就是个冤大头,被人坑来坑去,还疑惑这样的公司怎么居然不倒闭。读到最后,发现世上不缺接盘侠。而且,在你手里搞不好的,在别人的手中也许能搞好。这篇小说通过一个具体案例将“上市公司”的种种乱象呈现在读者面前,生动、冷酷、琐碎、曲折,十分耐读。

    王国华红玫瑰酒店

    2018/5/3 16:40:42
  • 新加坡,一百多万人口超过七成是华人,地理位置东南亚却完全西方化,独立建国才五十三年,人口版土不过大中华一个中等城市的国度,却在纷繁世界里享有重要地位。《新加坡那些事》,读来倍感亲近,都有炎黄血脉炎黄文化的踪影,或因同种同根的莫名言状的感情。中国于新加坡,或有母子情结,母恋游子,游子恋根罢。读过第一节《小芸》,不由泪湿衣襟;继有《小虫/坎/古冬/香林/夏天》的纷至沓来,似远若近。

    默然新加坡那些事

    2018/5/1 16:19:43
  • 千千万万的“拓荒牛”汇聚到深圳,加入到建设特区的洪流中。他(她)们历尽艰辛,付出了青春,成就了深圳今日的辉煌。歌词的作者有感而发,词语平实质朴,直抒情怀,词句读来朗朗上口,配上音律,下里巴人,和者共鸣。想写就写,想唱就唱。唱出“拓荒牛”的初心,唱出曾经的艰辛历程,唱出今天的幸福,唱出更美好的明天。

    天马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27 0:17:29
  • 在职场上,“过江龙”可不好当呀,一不留神,就会被众多抱成团的“地头蛇”啃得连渣都不剩!你看,大中主任还没打到阿霞和陈宇等人的“七寸”,就迅即被对方咬得“大出血”!只不过,驰骋商海三十载的大中主任会这么“菜”吗?个人倒是觉得,作者可将《下马威》扩充为中、长篇小说,着重炮制“龙蛇相斗”的精彩。

    黄元罗下马威

    2018/4/26 9:09:42
  • 李双鱼的《苏的故事》,包含三个内容:一个是苏与被遗弃的母亲的故事,这是被自甘暴弃女人折磨的故事;一个是苏与欧交往的故事,欧爱她,但她并没有找到感觉,注定是无果而终的关系;一个是苏与林交往的故事,林爱她,比起林来,她似乎更倾心于林,以至于她追踪林到苏州,并给双鱼座的林,买一对双鱼玉石的礼物,预示着他们关系的发展方向。文章最值得称道是语言:简洁、生动、俏皮,充满诗意。但文章更像小说,定位随笔是否合适?

    北国寒星苏的故事

    2018/4/25 19:17:1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