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人骚客多风流
  • 点击:2404评论:42018/05/08 08:38

文人骚客,多有风流的传说。

江湖有传,晚唐诗人杜牧,就是那个“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的杜牧,风流指数排名第四,很靠前;点秋香的唐伯虎排名第十,很羞涩。

杜牧赴京摘功名,逛青楼寻花折柳,情深意绵处,毅然拔下一颗大牙做情物——摘取功名就娶心肝宝贝为妻;青楼女子热泪流,红绸包好杜牧的牙放进百宝箱,指地发誓——请土地公公作证,奴家愿为公子守身如玉,静候公子花轿迎娶。杜牧名落孙三,返青楼要跟奴家复习复习;奴家使劲擦揉眼睛,总也想不起跟杜牧有过交集,“公子,认错人了吧?”杜牧急,张开嘴巴叫奴家瞅仔细,叫心肝宝贝回忆回忆:“牙,我的牙,我的一颗大牙!”

“大牙?哦!”奴家瞄瞅过杜牧的嘴巴,扼腕叹惜公子嘴巴里边的四颗大牙都没了,打开百宝箱,叫公子辨认仔细。

“啊!这么多牙?哪一颗是我的呀!”杜牧傻逼了,踉踉跄跄退出青楼不回头。

斗转星移,千古文人骚客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李敖。李敖先生月前仙逝,音容笑貌犹新。

李敖一九三五年出生于哈尔滨,“一出生就是沦陷区的遗民”,两岁随父母迁居北平,十四岁流落到台湾,学贯东西,精通文史,笔耕不辍,嬉笑怒骂皆文章,著书一百多部挥洒三千万翰墨——都是一笔一划书写出来的,从不使用电脑。先生的书斋,书籍“排山倒海”琳琅满目,犹如图书城;七个工作台分门别类摆满手工制作的图片索卡,俨然“写作工厂”,著书立说都有严谨的史料证据支撑。先生厌恶台湾当局嗅美日的屁股闹眼子,拍卖收藏的古董字画救助台湾慰安妇三千三百万台币哄动海内外,探望通共在押的嫌犯蹲过六年又八个月号子;多家电视传媒做嘉宾,针砭时弊指点江山叱咤风云,自诩“自由主义大师,以玩世来醒世,用骂世而救世”的反独促统斗士,享誉中外的史学家、文学家、国学大师、中国近代最杰出的批评家,在全球华人圈拥有众多的粉丝。

然,李敖先生说,他其实很风流,“风流指数不在杜牧之后,甩唐伯虎十三条街。”你还别不信,有先生八十岁出版的“火辣辣”《风流自传》为证。

先生一生有过七次恋爱两次婚姻。十六岁高中生时,有过刻骨铭心的初恋,一恋四年被甩喝下一瓶安眠药决别;抢救过来肝肠寸断,生死恋过一回玩世不恭,跟女友同居有了私生女也不敢亲近婚姻。四十五岁的“绝代才子”特立独行,跟台湾“千万男人的梦中情人”胡茵梦有过一百一十五天的初婚,“离婚后二十三年,我送她五十朵玫瑰,是蓦然回首,是生日礼物”。梦中情人兴奋不已,绝代才子却叫她别嘚瑟了:“只为提醒,你再美,也已经50岁了”。其时,李敖已组织了稳定的家庭。一九八五年,年近五旬的李敖先生,跟十九岁的大学生才女相恋,九年后结合,五十八岁喜得爱子李戡。

李戡品学皆优,不满绿毛龟撕裂族群弃台大读北大。李戡对他的同学们说,他的爷爷、大姑和二姑都是北大毕业生,只有父亲困于台湾六十年。“我愿意超越这六十年的海峡,衔接这一心愿。”

李敖支持儿子的选择,捐赠一百三十八万台币,请求北大为老校长胡适立雕像,“一九六一年,胡适之先生支助过一个贫困潦倒的叫李敖的家伙一千台币;李敖这个家伙,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何况胡适之先生是上世纪新文化运动的领军人物。”

李戡崇拜父亲,“我佩服他,他绝对是偶像级的人物。他在很多领域是无人能敌的。他在哲学等方面的研究造诣很深,现在这样的文人已经很少了,有思想的作品也乏善可陈。当然,北京已经比台湾好太多了。”

李敖侠骨柔情,说他父子,祖孙的年龄差,父子的情爱厚,兄弟般亲密无间。先生病重期间,爱子贴身侍候,父子俩知心话儿聊不完。

父亲日渐憔悴,李戡泪湿衣襟,不由感叹文人骚客多艰。

李敖先生乐呵,说也有风光的哟,比如那个写得一好字的秦桧,官至宰相,跟臭婆娘王氏好不风光,都风光一千多年了还双双赤身裸体跪在岳王庙里风光;还有汪精卫吧,有过“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激越诗句,跟母夜叉陈璧君也算郎才女貌,一个登上民国政府主席宝鼎一个坐上民国监察伪座,风光浪漫得很哟!

“卖国求荣,狗汉奸!”李戡嗤鼻子,斥责汉奸卖国贼。

“国是卖不了的,也就卖身做狗罢了!”李敖仰天笑,说狗汉奸还能讨根骨头吮,还有不如狗汉奸的野狗,委身倭贼给洋主子看门还自己花钱买骨头。

“也就认贼作父的李登辉之流罢!”李戡跟父亲息息相通。

“认贼作父?李登辉这只绿毛老乌龟,日占时期就皇民了就日本人的哈巴狗;他哥哥的鬼魂挤进靖国神社,他自己弄个日本名岩里政男。”

“岩里政男究竟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

“这个?只怕他妈都说不清。”李敖拿出岩里政男跟他爹不同时期的照片叫李戡辨析。

李戡刮眼睛盯瞅照片,诧异李登辉跟他爹的面相差异大,问李敖:“岩里政男他爹是不是中国人?”

“他爹倒出生在台湾,岩里政男也出生在台湾。”李敖涩牙笑。

“一点都不像嘛!”李戡皱鼻子。

“尿,尿来了。”李敖喊尿急,李戡服侍父亲入厕。

李敖捏着老二边尿边对李戡说:“岩里政男有一样像他爹。”

“是么?”李戡问哪一样。

“上厕所,上厕所呗,岩里政男跟他爹都上男厕所。”李敖笑嘻嘻,说,或许岩里政男跟他爹小时候都嗜好觊觎女厕所,被逮住往死里打,打成傻吊了。



  • 1
  • 关键词:言情杜牧李敖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文人轶事,总是不乏美人身影,从杜牧的大牙,到李敖的生日礼物,都有沉甸甸文化,也有沉甸甸的情谊!一代文人逝去,带走的不只是他本人,还有他所创立的文化,趣事,带走他的一代芳华!过去的,已经过去,未来该如何到来!
  • 回复
  • 问好,默然文友!欣赏大作!再次赞一个!祝好!如意安康!
  • 回复
  • 此文很好!学习了!一代大师李敖先生悄然而逝,几多难忘几多缅怀?却见《文人骚客多风流》非虚构祭奠文章,用家喻户晓的晚唐“小李杜”杜牧,陪衬当代风流倜傥叱咤风云的国学大师、言辞犀利的批评家、令台湾政客头痛的李敖先生,风趣幽默,却又不失纪实写真。李敖先生去了,其浓郁的爱国情怀、傲然而立的骨气与天地同在,笔耕不辍的精神、洞悉秋毫的敏锐及尖刻犀利幽默的语言风格,必将逾久弥新,无限光彩。其傲骨和勇气值得敬仰。
  • 回复
    • 寒雪儿2童生2018/05/08 09:17:52
    • 分享到:
  • 五千年文明灿烂,文人骚客荟萃,几多倜傥几多风流?古有晚唐诗人杜牧拔大牙做情物尴尬一场后不回头,今有“风流指数不在杜牧之后,甩唐伯虎十三条街”蜚声海内外的绝代才子李敖——虽已仙逝,音容笑貌犹在,风流轶事仍在江湖广为流传。李敖先生3月18日辞世4月25是是先生的83岁冥诞。《文人骚客多风流》,有江湖传说有具实写真,风趣幽默,为祭奠一代国学大师、不屈不挠的反独促统的斗士而作吧?
  •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寒冬蛰生一草根破土拔节二月春栉风沐雨三夏酷经秋历霜四季青
  • 寒冬蛰生一草根破土拔节二月春栉风沐雨三夏酷经秋历霜四季青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4
  • 81785
  • 119
  • 1667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